第43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43】

    “小……小师叔……”

    一个人小小声又胆怯怯地叫道。

    紧紧拥抱的两人猛的惊醒,瞬间都有些不好意思。但沈醉对其他人都是面瘫,林夷的脸皮比城墙还厚,所以两人在外人看来都神色如常。林夷挣了挣从沈醉怀里离开,摇摇晃晃地站起,微笑道:“雨彤,你没事么?”

    倒是何雨彤不由自主就红了脸,不敢看他们俩,但想起苏易之,她的脸就白了,着急地说:“小师叔,苏师兄不知怎么了,僵在那里一动不动,我怎么叫他都没有反应。我……”

    林夷这才看了一下石室内,只见石室中间一汪乳白色池水,水上一朵并蒂莲。池子周围站着五个木偶一样僵硬的人,除了苏易之,还有其他几个争夺观音罗刹莲的高手。

    “这是怎么了?”林夷打出蛛丝检查了一下,“哦,原来是被莲花控制了。雨彤别担心,你大师兄……不,你沈大哥会保证他们的安全地,等出去就好。”

    “我为何要救这些不相干的人?”沈醉反问。

    “哎呀,就当是看在我的面子上嘛。”林夷笑嘻嘻地用肩膀顶了顶沈醉的肩膀,动作像是哥俩好语气却有点撒娇的意味,听着只叫人觉得说不出的亲密。

    沈醉十分喜欢他对自己撒娇,嘴角不由自主地就想翘起但又很快压下,他可不想宠得这人无法无天。于是他只是望了一眼并蒂莲,淡淡道:“事已至此,你们还要强撑到什么时候?还不束手?”

    林夷也狐假虎威地劝道:“你看,我家阿醉……不,我家妖主厉害吧?现在给你们两个选择,一呢,大家停手,你们把捣乱的目的说清楚,把人扯进秘境里不仅仅是为了找傀儡陪你们玩吧?或者,我、阿醉、雨彤、小蛟跟你们打一架,有阿醉在,我觉得我们有九成的把握能把你们打得失去神识。阿醉~”

    他转头十分开心地问道:“你喜欢吃莲子粥还是莲子糕?莲藕可以做酸也可以腌制还能煮汤,荷叶可以蒸饭,我是不是没给你做过荷叶蒸饭?”

    “莲子粥,莲藕酸,荷叶蒸饭。”沈醉答道,一团魏紫烈焰出现在手心。“烧了吧,并蒂莲一死,秘境自然垮塌,傀儡也自然能解去控制。”

    林夷拍手大笑:“好主意!雨彤别担心,小师叔做好吃的给你压惊!”

    并蒂莲看着那一团魏紫烈焰,心中一阵颤抖。经过方才一事,它们已经清楚沈醉与佛界、鬼界所遇到的任何一人都不一样。他绝不会像鬼族那么奸诈,更不会像佛界之人那般慈悲,甚至不会像当年的魏紫妖主那般刀子嘴豆腐心,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只要它们一选错,那团魏紫烈焰就会把它们烧成粉末!

    “我们……”罗刹白莲犹豫而且愤恨地说,“幻影归来!”

    林夷闻言也立刻叫道:“小蛟别打了,进来!”

    两道声音落下之时,一白一黑两道身影同时飞了进来。白衣的玉玲珑与苏易之等人站在一起,守护在并蒂莲后边。蛟龙发出一声低低的龙吟,瞬间化作小小的一条缠在林夷手臂上,呜呜啊啊地叫着,一个劲地蹭着林夷的脸颊,话也说不好。

    “我知道,我知道。”林夷摸摸蛟龙的头,捏捏它的龙角,温柔地安慰道:“已经没事啦,有阿醉在怎么可能有事?”

    蛟龙一听,立刻泪汪汪地要扑向沈醉,结果被沈醉一个“你敢”的眼神吓得缩了脑袋,委委屈屈地趴在林夷。那小样子惹得林夷一阵心软,又蹭了它一下。可怜的蛟龙流着泪躲过了,呜呜呜,妖主的声音好可怕!

    林夷完全不知道自家坐骑被自家妖主吓得泪汪汪,只是问并蒂莲道:“怎么还不解开幻莲的控制?”

    两朵莲花早已商量许久,闻言立刻回话。

    观音红莲:“要我等解开幻莲控制也可以。”

    罗刹白莲:“但妖主需助我们化出人形。”

    “噗~”林夷笑了,搭着沈醉的肩膀说:“阿醉,它们为什么会认为,用这些无关紧要的人能威胁你?脑子糊掉了?”

    “未曾化形,自然如此。”沈醉也由着他站没站相地靠着自己,瞥了一眼并蒂莲道:“本君不为洛川花使以外的花妖化形,你们若是要本君化形,便须加入我洛川花府,生死都归本君掌控,对本君言听计从。”

    并蒂莲没有丝毫的犹豫,立刻答道:“我们愿意!”

    沈醉点头,林夷道:“既然如此,那便让其他人出去吧。”

    他记得沈醉收洛川花使的时候会损失丹田内的魏紫花瓣,这大小也算是一个弱点,他不愿任何人知道,哪怕是何雨彤。

    于是蛟龙瞬间变大,龙尾一卷将其他人卷了出去,何雨彤也乖乖出去了。林夷担心地看了沈醉一眼,忽然整理了一下衣服,手指有意无意地碰了一下腰上的青玉佩。沈醉给了他一个会意的眼神,林夷便也走了出去。

    石门已经给沈醉拍碎了,沈醉便在门口布下了结界。林夷跟何雨彤坐在青叶桥上,何雨彤的腿上枕着苏易之。沈醉一开始催花的仪式,所有被幻莲控制的人都昏迷了过去。

    “雨彤。”有沈醉在身边,林夷就轻松起来,可以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易之好像不知道你喜欢他。”

    他说得太突然太直白,何雨彤的脸哄的一下就红了,恨不得把脸埋起来的样子。“小……小师叔……”

    “哈哈,你还知道我是你的小师叔啊?”林夷拍拍她的头,大笑道:“虽然我们年纪差不多,但我真的把你和易之当做自己的小辈,真心地疼爱,不管我在紫冥阁还是在花妖族。这可是关系一辈子的事情,该出手时就出手,你害羞什么?”

    何雨彤还是低着头,耳朵尖都红了,纤细的手指却不由自主地顺了顺苏易之凌乱的发,声音细若蚊讷:“他……我对他一片真心……整天围着他转,他又怎么会不知道?他只是……只是满心都是出人头地……”

    “我看未必。”林夷说,“你看他对我多不客气啊?就算他对阿醉羡慕嫉妒恨,那也不关我什么事啊?更别说忽然让你改口叫我林公子。我觉得吧,他就是有些迟钝,你是女孩子嘛,别那么厉害,时不时要他照顾一下,满足一下他的自尊心,让他觉得你很需要他。”

    “哦……哦!”何雨彤第一次跟人讨论这种事,居然还是自己师叔,真是又难为情又觉得温暖。“我……我会努力的,小师叔,我不会把苏师兄让给任何人的!”

    她可是牢牢地记得林夷给她的名单,上面那一连串的名字真叫人心惊胆战。

    林夷点头笑了,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要改变沈醉的结局,仅仅靠他在沈醉身边阻止和劝说是不够的,也要从苏易之那里入手,让苏易之不再敌对沈醉。苏易之会影响紫冥阁上下,只要苏易之明白种族并不是判断正邪的依据,他就不会带领紫冥阁围攻沈醉,沈醉的未来就能少去一个巨大的阻力。

    他还是很相信蝴蝶效应的。

    “进来。”林夷听到心里响起一声召唤,他笑着站起,转身面对石门。

    只见石门处的结界消失了,沈醉大步走了出来,第一眼给了他一个安定的眼神,随后走到昏迷的众人面前。在林夷疑惑的眼神中,沈醉屈指一弹,一颗淡青色的莲子打入玉玲珑的左肩上,瞬间融入其中。

    “敢伤花妖族之人,岂能如此放过她!”

    虽然玉玲珑是因为受幻莲控制才会伤他,但想到自己命悬一线,林夷决定这次就不阻止沈醉了。

    “那两朵莲花呢?”

    沈醉给了他一个在里面的眼神,林夷好奇地看去,只见白衣红衣两个绝色少年扶着墙壁,一步一步痛苦而艰难地学着走路。林夷忍不住大笑出声,很不客气地观赏起来。

    “你……”白衣的罗刹愤怒道,“别笑了!别以为你是妖主的人我就不敢打你!”

    “哦哦~”林夷摆了摆手指,笑嘻嘻地说,“你们现在是洛川花使,我是花妖之主的左膀右臂,你们应该讨好我才对,不贿赂我就算了,居然还敢威胁我?”

    鬼界铁面无私,乃是六界中最公平的地方,而佛界不沾染凡尘,两处都不会有贿赂这种事。林夷吃准了他们不知道,光明正大地要起好处来:“秘境就是好东西的代名词,有什么私藏的宝贝?拿出来给我看看,哄得我高兴了,下次你们惹阿醉不高兴了,我替你们求情。”

    两个少年沉默了,他们确实没见过贿赂,但是他们见过沈醉为了这个笑眯眯的男子动了杀意,不惜毁去秘境。两人对望一眼,忽然面对面四掌相对,额头相抵,双眼闭上。林夷正奇怪着,却见一道淡紫色的光芒出现在他们手臂围起的空间里。光芒越来越盛,渐渐地形成一把剑的样子。

    “你们好大的胆子!”沈醉冰冷的声音响起,“镜花剑乃是我洛川花府镇族之宝,你们竟敢偷走?!”

    两个少年一个哆嗦,镜花剑摇晃一下就要摔落,却又晃了一晃飞到沈醉手中,消失不见。

    “妖主明鉴!”罗刹哭丧着脸道,“这个不是我们偷的!当年魏紫妖主封闭洛川花府,花相芍药担心有朝一日花府被他族发现,就将珍宝库里的东西交给我们保管。他说只有回到洛川花府才能取出来的……”

    “这么重要?”林夷手中的蛛丝一甩把两个人绑了,笑盈盈地问道:“我就这么随便逼问一下你们就拿出来了,这么不靠谱,花相怎么会把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你们?”

    他脸上虽然笑着,眼中的神色却透着冰冷,竟然跟沈醉有几分相似。花妖族对妖主都有种天生的畏惧,就如百鸟对凤凰的敬畏一般。莲华赶紧解释道:“因为我们看到了妖主,觉得这剑交给妖主更安全,而且……而且给您与给妖主岂不是一样么?”

    这句话听着就叫人觉得舒服。林夷和沈醉都很满意,林夷抖动蛛丝将他们放了,沈醉道:“别玩了,立刻离开此地。”

    这里鬼气太重了,待久了对林夷的身体不好。

    “是,妖主。”两个少年应了一声,手牵手,背对背,一如还是并蒂莲的情景。沈醉瞬间移动到林夷身边牵住他的手,眼前的场景瞬间变化,白光闪过,眼前已经是郴央城江家的品莲台。

    “这……这是……”一个惊讶得几乎是喜极而泣的声音道,“观音罗刹莲终于化形了?难道……难道竟是妖主亲临么?”

    沈林二人看去,只见江城子眼中带泪,忽然对着沈醉跪倒,拜道:“江家不肖子孙江城子拜见吾主!”

    这个时候沈醉不能掉身份,林夷就装出一副好奇的样子问道:“怎么回事?江城子您没事吧?哪来的什么主?”

    “您……”江城子看他与沈醉亲密的样子,也不隐瞒。“吾主,您可记得当年洛川花府中姚黄花后的女官徽瑛?那便是江家的祖先!当年祖上徽瑛离开洛川花府时花后将观音罗刹莲的莲子交给吾祖,叮嘱她道,有一日莲子开出并蒂莲花,会出现有缘人帮助观音罗刹莲化成人形。此人将带领花妖族振兴,重开洛川花府,成为新的花妖之主。三万年,三万年了!江家终于等到妖主的出现!”

    他越说越激动,禁不住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妖主归来,我花妖一族并将不再受他人欺凌!”

    林夷这下是真的好奇了:“你不是仙修而是妖修?那江家怎么能在修真界呆这么久?”

    “我在修真界岂不是也能自然行走?”沈醉道,“洛川花府之心法与一般妖修不同,虽然体内充满妖气,但他人探测之时只能探出各种属性气息,无法认出是妖气。”

    “哦。”林夷明白了,难怪在品莲会上玉玲珑、独孤沾衣等高手都没发觉他是妖修。之前都没留意啊,林夷默默地为自己的粗心愧疚。

    沈醉终于对江城子开口:“既然是洛川花府之后人,便上前来,显示你的花印。”

    江城子应了声是,恭敬地上前,跪直了将上衣解开,露出精壮结实的胸膛。心口之上,一朵青色莲花赫然。

    “嗯,不错。”沈醉点头,“既然江家是洛川花府之后人,本君也不必费事,罗刹、莲华、辛夷。”

    “臣在。”罗刹与莲华躬身应道,又同时疑惑:妖主身边的这个男子,似乎不叫辛夷啊?

    “哗啦——”正在他们疑惑之时,品莲台下的地面忽然冒出无数的藤妖,一个紫衣女子越上楼台,屈身跪在沈醉面前,恭敬地应道:“妖主,臣在!”

    沈醉点头,吩咐道:“今后郴央江家便是我花妖族的据点之一,江城子领日常管理之职,主持传送、文书等事。辛夷带领慈云山藤妖领护卫之职,务必保护郴央城花妖之安全。罗刹、莲华领刑罚之职,花妖中但凡有伤人性命者,你二人可联络辛夷配合抓捕,定罪惩罚。记住,花妖族行踪务必保密,若是让玲珑阁察觉你等身份,那也不必为洛川花府效劳了。”

    四人恭恭敬敬地应道:“是,请妖主放心!”

    沈醉又道:“那品莲会上之人,紫冥阁弟子好生护送回门。其余之人,随便找借口打发了。若是玉玲珑派人寻找本君,不必阻拦,且让她们闹腾。”

    “是。”

    “罗刹与莲华暂居江府,日后自寻住处。”

    罗刹和莲华闻言不禁苦了脸。

    “好了,事情就交代到这里了。”林夷笑着插话道,“江城主,去整理个院子,妖主且在郴央城休息几天。院子务必要清净,不必任何人伺候。”

    “是是!”江城子连声应道。

    沈醉挥手:“罢了,都退去吧。”

    辛夷与藤妖行礼告退,江城子将青檀叫出,只说罗刹和莲华是沈醉带来的故人之子,日后暂住城主府,让她好生照料。又让人将玉玲珑等昏迷的人用软轿抬走,再亲自扶轿,让四个绝色婢女将沈醉和林夷抬到一个精致而清净的小院中。

    林夷将人挥退,沈醉在院子外结了个结界,林夷找来一个茶壶,召唤体内的经雨花树,哗啦啦地倒着花泣露。

    “妖主大人请用。”林夷心疼他凋零的魏紫花瓣,却又嬉皮笑脸地说。

    沈醉也不客气,他确实有些妖气不足。将花泣露喝下,两人各种回房睡了一觉,醒来后林夷又给了他一壶花泣露,两人开始修炼,好恢复修为。

    直到三天之后,两人才从郴央城离开。

    “阿醉,我们接下来去哪?”林夷懒洋洋地趴在蛟龙头上,仰头问道。

    “南疆。”

    “哦……”

    沈醉低头看了他一眼,问道:“何故闷闷不乐?”

    “没,就是心里一下子悲喜难明,所以表情很纠结。”林夷挪了挪靠着沈醉说,“你说你是重生,又能在罗刹境指点我,那我经历的那些事你岂不是都经历过?想着就有些难过。”

    上一世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花妖之主魏紫的托生,对也不知道观音罗刹莲里面的秘境有多么可怕。在罗刹境时,要不是跟着一群贪婪而冲动的修士,他早已成为溶骨河里的一汪河水,那还能进入洛川花府?即便有人在前面探路,他也在秘境里受了重伤,离开的时候差点没了半条命,在慈云山修养了近半年才恢复。

    不过这些都是不能告诉他的。沈醉既不想他担心难过,也不想在他面前不完美。他冷哼道:“我又不是你,怎么可能受伤?”

    “哦,也对!”林夷点头,眼睛里满是笑意。

    沈醉有些经不住他的笑,伸手遮住他的眼没好气地问道:“又傻笑什么?脑子坏掉了?”

    “没啊,就觉得你是重生的真是太好了。”林夷甩了甩头,没能甩掉他的手。“因为是重生的,所以以后你的每一步都能避免不好的事,最后实现你的目标。你会一路平平安安的,做事三思而后行,对吧?”

    “哼,这还用你交代?”沈醉被他眼睫毛一阵阵地扫过手心,连带心里也痒痒的,身体好像渴求着什么,而他不明白。

    林夷笑了一声,转身抱着他的腰就睡着了。沈醉一手抱着他免得他不舒服,另一手敲敲蛟龙的头。

    “飞慢点,飞稳了。”

    林夷的梦里,全是沈醉。

    作者有话要说:存稿没了,明天开始日更三千,爪机码字果然好困难。。。

    明天答辩来着,好忐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重生vs书穿之千瓣魏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鼓瑟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鼓瑟希并收藏重生vs书穿之千瓣魏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