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牧神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61】

    花妖族王宫地下,有一个被重重保护起来的地方。给这个地方设下结界的,是每一任千瓣魏紫。

    沈醉抱着林夷站在沉重的石门之前,青石门上重重叠叠的繁复花纹全都泛起淡紫色的光。赌咒花纹与沈醉眉心、林夷心口的花印呼应,就像是验证了身份。石门变成似有似无的光,沈醉抱着人安然经过。

    石门之后暖意融融,像是世界上所有的春光都放在这里。无边无际的花海里,一个澄黄|色的身影在悠闲地散步,察觉来人,那人转头过来温柔一笑。

    “这一任的妖主和花后?怎么了这是?”

    如果沈醉的容貌是华贵美丽到极致,那这个女子就是高雅到了极致,一如她身上那美丽、庄重、娇柔、优雅的澄黄|色衣衫。

    沈醉望了她一眼,抱着林夷毫不迟疑地走近,跪下,用从未用过的乞求语气说:“姚黄花主,求您救他。”

    姚黄看了他怀中白发昏迷的人一眼,优雅的笑着,指尖点起一颗花露,手上出现了一个晶莹剔透的水晶杯。她将花露放入杯中,专心致志又漫不经心地在花丛中挑选花露:“我不帮你。”

    沈醉呼吸一窒:“为什么!您发过誓,每一任妖主都能跟您提一个要求!”

    “正是因为我答应过魏紫,所以我不能轻易答应你。”姚黄叹息说,“很多任妖主都太欠考虑,你现在要我救他,将来遇到更大的事怎么办?你的上一任妖主也让我救他的花后,但后来呢?洛川花府差点被攻破,他只能将自己的根本埋在这里,而他的花后,也魂飞魄散,再见无期。”

    她望着新任的妖主说:“你要考虑清楚,不要因为一时伤心过甚便冲动行事。没有什么爱情是天长地久的,唯有花妖族的责任才是绵绵不断。”

    沈醉抱着人跪在地上不动,虽然他的身体也有些吃不消——那一天结出光屏保护花冢,他看似从容,实际上是强撑着而已。再后来的这几天,他日夜不停地给林夷输送修为,体内修为已不剩多少。

    姚黄看他沉默不语,嘴角便缓缓露出一个温柔而宽容的笑:“你要清楚,他的伤势太重,就算他曾是丹木灵根,如今灵根也已枯死。要救他,除非将千瓣魏紫的根本种进他的丹田中,这代表什么,你明白吗?”

    “花主。”沈醉抬头,眼神坚定,只是坚定之下太多痛楚。“我不后悔,请您救他。这是花妖族欠他的,也是我欠他的。”

    年轻的妖主,你欠他的并不只是一条命而已啊。姚黄微笑,却没有说话,只是将水晶杯递给他:“喂他喝下吧。”

    他这个样子,怎么还能喝下这百花凝露?沈醉痛到麻木的心又是一揪,接过水晶杯一口饮住,低头吻住了怀中。

    他的嘴唇柔软依旧,却冰凉如冰封的雪,无论沈醉怎么努力都不能让他张开。往昔的热情柔顺和此刻的冰冷拒绝对比,就像一把刀在生命里霍霍摩擦,等待割断一切关系。

    张开嘴,我的花后,让我救你,不要走,别抛下我一个人。

    他在心中不住地乞求,亲吻的嘴唇却没有回应。天下无双的百花凝露从固执的缠绵里一点点漏走,润湿了姚黄织羽。

    “你别这样……”沈醉的额头抵着他的额头,嘶哑地喃喃,“不值得……”

    为了我放弃你的美好人生,太不值得。你活过来,我给你你想要的一切,要走要留我都不拦你,但你要活过来。

    然而无论他怎么乞求,怀中人就是不愿再回应他的亲吻。百花凝露一杯一杯地浪费了,在地上洇出小小的一圈水渍。

    “妖主。”姚黄看不下去了,轻声劝道,“算了吧,对心死的人来说,活着比死了更可怕。”

    这句话就像一把锋利的刀,终于将他的心脏割开,鲜血汹涌而出,痛得他不由得抱紧了怀中的人。

    沈醉知道的,生与死对于林夷来说不是什么大事,他可以对一个人牵肠挂肚,为了他而活,也能毫无畏惧地去死,当他觉得了无牵挂。他不是说过吗?来到这世界的第一天,他就从沉月崖跳了下去,想回到他的家乡。

    在你心里,我已经从牵肠挂肚变成了无牵无挂了吗?

    一滴泪从妖主的眼角滴下,落在白发少年的脸上,从少年的眼角滑下,好像少年的泪水落在地上。

    啪……世间最轻柔最让百花垂泪的声音,忽然令花府的地面都震动了起来。一根枝条忽然从地面钻出,缠绕着林夷左臂上,瞬间就爬到林夷的左肩。

    “放肆!”沈醉急怒地喝道,左手迅速般抓住那根枝条,然而就在这一刹,另一根枝条快如闪电,噗的一声刺穿了沈醉的左掌,然后刺入林夷的心脏!

    “林夷!”沈醉感觉不到左手的痛,眼中凶光毕露,立刻就想召唤魏紫烈焰将这枝条烧毁。

    “住手。”姚黄淡淡地喝止道,“千瓣魏紫的根本不能融入其他人的身体,花后的心脏必须饮下足够多你的血,才不会被千瓣魏紫的根本伤害。”

    沈醉立刻不动了,反而将左掌贴在林夷的心口。从他左手掌心流出的鲜血一滴不剩地被枝条吸收,随后与枝条一同隐没在林夷的心口之中。

    “这……”沈醉第一次不确定了,他心里又是期待又是害怕,眼睛不敢离开林夷的脸,声音却明显问姚黄。

    “不探一探他的经脉吗?”姚黄笑得温柔。

    沈醉听了他的话,整颗心都提了起来,伤口未曾愈合的左掌探向林夷的心口。

    砰、砰、砰……均匀而有力的跳动通过手心传来。一缕淡淡的丹木气息从他的心脉中溢出,那属性与力度在告诉他:林夷的灵根没事了,修为也恢复了。

    “花妖族与丹木灵根的修士,没有什么不可能。救花妖族需要耗尽丹木灵根的修为和潜力,花妖族的千瓣魏紫根本,自然也能恢复他损失的一切。”姚黄淡淡地说,“好了,现在你们两不相欠,而他马上就要醒了。”

    沈醉完全忽略了她话语的前半句,脑子里只是不断地重复道:“他要醒了,他要没事了……”

    他等了又等,心口怦怦直跳,心越有如风中飘飞的花瓣,越飞越高,越来越喜悦,却也越来越害怕。因为太过害怕,他忍不住轻声呼唤:

    “林夷?林夷醒醒,阿林,快醒醒……”

    回应他的呼唤的,是怀中人眼皮的颤动。沈醉紧张得呼吸都屏住了,声音抖得都变了音调:“阿林?”

    话音未落,那双圆圆的眼睛就睁开了,乌黑的眼瞳里清清楚楚地倒映出他的脸,没有茫然无神,没有出现任何记忆损失的神情。那颗如花瓣般飞得越来越高的心终于停下飘飞,刹那间平稳地落地。沈醉眼圈蓦地一红,张了张嘴却没能叫出声,身体已经先于意识行动。

    但他的手臂还内来得及收紧,怀中人就镇定而冰冷地说道:“放手。”

    那颗心才刚触碰到地面,惶惶不安的情绪才刚刚触碰到喜悦若有似无的一角,没成想地面却瞬间崩塌,他直直坠入万丈深渊。彻骨的冰冷袭来,沈醉无法反应,不敢相信得问道:“你说什么?”

    林夷没有回答,而是直接挣脱了他的怀抱站了起来。他警惕地四望,发现自己身处无边无际的花海里,一个美貌绝伦的女子正含笑看着他们。

    “这是哪里?夫人,您是……?”林夷皱眉问道。

    啊,好镇定好决绝好干脆利索的孩子,难怪能让妖主如此失魂落魄。姚黄微笑:“林公子,我叫姚黄,是花妖族的花主。”

    姚黄魏紫……林夷血泪流尽的心忽然又抽痛了一下,但与得知真相决心赴死那一刻的痛相比实在不算什么。于是他就忽略了,望着姚黄问道:“姚黄花主,你的地位能影响花妖族的决定吗?我要走,你能帮我吗?”

    姚黄没有回答,只是笑着看他的身后。林夷明白他的目光,但他不想转身老那个人的脸。

    “你……”沈醉的声音更加嘶哑,就像五脏六腑已经被乱刀搅碎了,只有皮囊还是完好无缺的。

    你为什么要走?你不爱我了?你不要我了?你是我的花后,你已经为了我叛出紫冥阁,又在修真正道面前为我复活了花妖族的战士,他们不会原谅你,更不会放过你的!

    一连串的问题哽在喉头,沈醉艰难地呼吸着,将想说的话生生改变:“你要走,我不会阻拦。但是……你能不能听我说……”

    “我不想听。”林夷断然拒绝。“我知道你有很多光明正大的理由,我已经谅解了它们一次,为你做了该做的事。我已经不欠你什么了……”

    “可是我欠你!”沈醉打断他的话,伸手犹豫再三,还是握向他的肩膀,却被他侧身躲过了。

    “我付出的代价,你都回赠我了。”林夷说,已经不肯看他,“你如果还觉得愧疚,那就将囚禁的修真正道都放了。你们将来会怎么样我不管,但这是我欠他们的,尤其是苏易之跟何雨彤。放了他们,放了我,立刻,马上!”

    他没有理由拒绝。

    作者有话要说:嘎嘎嘎!虐小攻正式开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重生vs书穿之千瓣魏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鼓瑟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鼓瑟希并收藏重生vs书穿之千瓣魏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