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64】

    临安西子湖畔,连绵而精致的楼阁里,侍女匆匆拜倒在珍珠帘前。

    “禀阁主,林夷公子前来拜访。”

    珠帘瞬间打开,高洁出尘的玲珑阁主立刻走出:“快请!”

    话音才落,便有声音传来。“玉阁主,观雪姑娘已经把我带进来了。”

    玉玲珑望去,只见来人一身青衫,瘦得不成样子,满面的风霜与悲凉。她心中不禁一阵难过,忙请人坐下,命人奉上茶点。

    林夷一口气喝了两盏茶,终于说道:“玉阁主,好久不见,我今天来,是想跟你做一笔生意的。”

    玉玲珑看他眸色无光,眼中一片不顾一切之色,心中已有七|八成把握,问道:“不知林公子要卖什么消息,又要换什么?”

    “我要卖的消息有三个,任何一个都能颠覆花妖族,解除修真正道的困境。”林夷的声音阴测测的,怨恨之意完全掩盖不住。“我要用这三个消息,换沈醉的魂飞魄散!”

    果然……玉玲珑心中一叹。那一日发生在花冢之事已经传遍了修真界,一如当年两人叛出紫冥阁。玉玲珑与两人有数面之缘,清楚两人情深意厚,沈醉为了花妖族不惜欺骗他甚至置之死地,这对抛弃了一切追随他的林夷而言,不啻于焚心挖骨之痛。林夷怨恨沈醉,也是情理之中。但是……

    “林公子,恕我多嘴。”玉玲珑道,“修真正道与花妖族的争端,你我皆不必参与。我知道你恨妖主,但妖主也有不得已……”

    “他有不得已的苦衷,我没有光明正大的理由?”林夷冷笑,“自古人族与妖族势不两立,正邪永远不可能对立。花妖族就是仙修者的死敌,我为了修真界的大局着想,挥剑斩情丝,难道不是狭义之举?难道不该受到赞扬吗?玉阁主,我念在你我尚有交情,这才先来找你,谁知你竟再三拒绝。哼!玲珑阁不愿做,我便去找紫冥阁、找灵剑门,总有一个门派愿意帮我对付沈醉的!”

    他说着将茶盏狠狠一放,砰的一声茶托裂成四瓣。

    “林公子!”玉玲珑连忙出声叫道,观雪、听雨两位侍女赶紧拦住林夷。林夷沉下脸转头望向玉玲珑,话语中隐含怒气:“玉阁主,你既不愿帮我对付沈醉那厮,便不该阻拦我!让开,否则休怪我出手无情!”

    话语未落,林夷的左手已钻出蛟龙,昂首望着两个绝色侍女。他的右手也抓住蛛丝,一片蓄势待发的样子。

    “林公子……”玉玲珑轻轻地一叹,“我答应你就是,万万不可动武,更不能找紫冥阁与灵剑门。那两个修真门派人多口杂,又历来对邪道人士恨之入骨,哪怕他们答应了你,你也会受尽折磨。”

    林夷冷笑:“若是能将沈醉折腾得魂飞魄散,我就算粉身碎骨,也是值得!”

    玉玲珑闻言,表情更是黯然,叹道:“情之一字,当真是最可怕的毒药。”

    林夷闻言,眼眶蓦然一红,咬紧了牙关不能说话。这个样子落在玉玲珑眼中,玉玲珑忽然想起,这也不过是个刚及冠的孩子,在修真者动辄几百年的修真之路上,一切磨难才刚开始。玉玲珑仿佛看见了许多年前的自己,不禁上前轻轻地抚摸林夷的发,柔声道:“怨恨不如相忘。”

    “玉阁主,你以为我不想忘记吗?”林夷强忍着泪意说,声音嘶哑,就像被逼到绝境的小兽。“这么多年了,我一直躲避人群,不停地行走在深山与荒漠中,与蛟龙、花草为伴。我试着忘记所有人,也告诉自己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我有更广阔的人生。玉阁主,我试过,我很努力地试过!可是我真的忘不掉!紫冥阁掌门师弟的地位,玉明子首徒的前途,修真界第一门派的出身,我为了他什么都抛弃了。当年为了跟他离开紫冥阁,我被师父废掉全身穴道,将体内穴道种植的植物全部挖出。我以为为他牺牲一切,他就会感动,从此以后真心真意地待我。他想要君临天下,我也可以辅助他成就不世功绩,我什么都可以为他做!如果他一开始就告诉我,我需要为他的花妖族战士而死,我就会在活着的时候全心全意待他,也全心全意地享受他给的爱。我什么都可以忍,但他不能骗我!他不能不断地告诉我他有多爱我,却又能毫不犹豫地将我推入死亡!”

    林夷激动地嘶吼,泪水一串串地落下,拳头握得紧紧的:“他给了我最好的又将一切在瞬间摧毁,我不能接受,也不能原谅!我所受过的一切痛苦,他也要全部遭受!”

    “唉……”玉玲珑仰头叹了一声,紧紧闭着双眼,眼角隐约有泪意。

    林夷闷在心中许久的话终于发|泄出来,还当着三个女修的面哭了出来,不禁大为丢脸,面红耳赤得恨不能钻入地下。

    “慌什么?”玉玲珑笑道,“我们三人比你大了好几百岁,做你祖母也绰绰有余,长辈面前,算什么丢脸?”

    林夷红着脸不敢看她,找借口避开三人洗了把脸,好一会儿才肿着眼走进来。他不敢再多话,只是坐下喝茶,润了沙哑的嗓子:“玉阁主,你知道我一直在何处游历吧?”

    玉玲珑点头:“抱歉,因为你关系重大,是丹木灵根的丹修,与紫冥阁有牵连,又跟花妖族多有牵扯。修真各界都怕你被一方得到,所以玲珑阁受各方嘱托照看你。事出无奈,请公子原谅。”

    “我知道,玉阁主无需介怀。”林夷摇头,望着玉玲珑问道:“玉阁主,你可知花妖族的‘冥誓之门’?”

    玉玲珑望了他一眼,微笑道:“公子何以得知冥誓之门?”

    林夷似是想起什么,嘴角浮现一抹冷笑:“我前几日,误入其中,沈醉前来救我。”

    玉玲珑目光微动,却没有说话。

    林夷继续说:“数年前我被困在西北荒的一处石谷中,那石谷被云雾遮挡,外布无数嶙峋的怪石,一旦进入便迷失方向,即便是蛟龙也无计可施。”

    “这是雾石楼台。”玉玲珑道,“曾是上古一位飞升者的居所,传言进入其中之人,无一生还。”

    “我不知道。”林夷摇头,“我当时只是想找一个你们找不到的地方,所以我虽然在里面迷路,但也无所谓,找了个山洞便在里边修炼。只是我心情郁结,不仅没能提高修为,更差点走火入魔,损伤了心脉。当时一口鲜血喷出,几点血丝落在心口,恰好滴在花印之上……”

    玉玲珑神色猛的一变,失声道:“花印?”

    林夷神色一痛,却坦然地解开衣襟,露出心口的牡丹花印。“当初沈醉在我心口烙下的花后之印。”

    玉玲珑望着那朵淡紫色的牡丹重重叠叠的花瓣,指尖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慌忙拢进袖子里。

    林夷自顾自地将衣襟拢好,仿佛什么都没看见:“当时花后之印泛出紫色光芒,映在山洞的石壁上,石壁立刻出现了一个门。我察觉里边有神息,便让蛟龙为我护卫,自己进入查看。但是我一进入其中便被黑暗笼罩,再一次丧失了方向。我在里边走了五天五夜,但周围除了黑暗还是黑暗,最终还是沈醉找到了我。”

    “他告诉我那个门叫做冥誓之门,只有花后之血才能打开,那是关押花妖族万恶不赦之人的地方。我不知道他说话是真是假,但他带我穿过黑暗时,却到了另一个百花盛放的地方。那里有一个非常非常美丽的女子,沈醉叫她花主,并请她帮我检查身体。确认无碍后,沈醉带我离开了那个地方。”林夷望着眼前的女子微笑,好似一条吐信的毒蛇。“玉阁主,你猜,那片花海在什么地方?”

    玉玲珑的目光闪动,光芒雪亮,缓缓地说:“洛川花府之下的花府之心,上古之神姚黄花主……”

    “玉阁主果然见多识广。”林夷嘴角勾起,阴毒地笑了:“就是花府之心。从正常通道进入花府之心,需要经过花都、花府两重防备,十万花妖族战士的防守,即便进入花府,也还有历代花妖之主设下的结界。但是从冥誓之门走,片刻之间便能进入花府之心,从洛川花府最薄弱的内部攻破花妖族!”

    玉玲珑的目光剧烈颤抖,手指轻轻地点着扶手:“以妖主的多疑,只怕会将那条密道封锁。”

    “他不会的。”林夷摇头,“他认为没有他,我进入冥誓之门也找不到出口。但我沿路洒下追魂香,绝不会走错路。”

    玉玲珑道:“即便从内部攻入,花妖族中妖主、花相、四花将、十二花使都是绝世高手,修真界中,只怕少有敌手。”

    “这个不足为虑。”林夷悠悠然笑道,“玉阁主,沈醉修炼的《化妖诀》是《天香心法》的残部,根本不能达到最高境界。那日在花冢,沈醉勉强防御众仙修,看似轻松,其实已经损伤心脉,修为止于妖丹期,再不能精进。若不是这个原因,进入洛川花府这么多年,沈醉有千瓣魏紫的根本,早就达到大乘期,进攻修真界不在话下,哪能蛰伏如此之久?那天我见到他,亲自验证过的。”

    玉玲珑深吸了口气,微笑道:“进入花府之心的密道、妖主修为不过妖丹期,林公子,第三个秘密呢?”

    “第三个秘密是……”林夷含笑望着她,“十二花使里有一位玉琼花使,不仅能力低微,还是凡人与前任花使之子。我们只要从他那里入手,一切都将顺顺利利。”

    他眼中闪着热切的光:“玉阁主,我已经想好了。我将消息买给你,你负责组织各方人士,修真界除了紫冥阁主丹阳子,恐怕没有谁是花相芍药的对手。其余十一位花使的修为在凝神期左右,也需要有高人对付。我已经跟玉琼花使商量过,十天之后,他会伪装成我的样子迷惑沈醉,他们两人修为都是妖丹期,玉琼花使一定能将沈醉制住。届时我们从冥誓之门进入花府之心,避开姚黄花主——据我所知,姚黄花主对花妖族并不上心,否则花妖族也不会沉寂这么多年。我们从花妖族王宫杀入洛川花府,一定能将花妖族一网打尽!”

    作者有话要说:啦啦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重生vs书穿之千瓣魏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鼓瑟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鼓瑟希并收藏重生vs书穿之千瓣魏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