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 > 第五十章 宠坏了!【2更,2万完!】

第五十章 宠坏了!【2更,2万完!】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重鑫祺蓝眸眸色骇人,抡起拳头还想再给重墨一拳,结果却被重墨快速的起身,一把大手扣住男人的咽喉。

    刚刚只是措手不及,现在,重墨抓住时机迅速给了重鑫祺一拳。

    一记拳头快速的狠狠地向着男人高挺的鼻梁砸了过去,力道之大,快狠准,几乎是一点余地都没有留。

    重墨自幼就去外面磨练,大大小小枪伤,撞伤接受过太多,根本就不怕这些对于身手上的考验。

    尤其是焰杀几乎是吃人的地方,人活着进去,出来的时候,不可能补脱层皮!

    冷烨昕,风华,白逸和自己,除了风华是风叔的儿子,长的俊美,自幼受到大家的眷顾,他们三的任务最后。

    在刀尖上舔舐着生活,那种酸楚又有多少人能明白呢!

    但是重鑫祺从小从文,尤其是口才几乎是成为最锐利的杀人的武器,弃商从文,从事了律师工作,遇到重墨,自然身后不如男人快。

    “重墨,你理亏了嘛?”

    重鑫祺狠狠地唾弃了一下重墨的所作所为,自己今天早上赶到陌晓的私人医院,结果却是沐媛已经被接走,而且是在半夜瞬间转院。

    除了重墨,几乎是没有人可以做到如此迅速!

    果然,了解到就是重墨将沐媛快速的转到了K市医院,还附带了属于风华的管辖范围之内,怀孕的事情,自己还没有告诉沐妍。

    男人已经快速的在沐媛身上做了手脚!

    无耻至极!

    重墨眸色一弯,嘴角扬起一抹邪佞的笑意,眸光闪过一丝晦暗不明的神色,厉声的说道:“不关你事……”

    重墨黑眸闪过一丝不自然,脸色越发的紧绷,重鑫祺如果告诉沐妍,无疑是前功尽弃了,如今的方法只有破釜沉舟。

    重鑫祺快速的推开重墨,看着男人深沉的眸色,蓝眸闪过一丝不满的情绪。

    确实是跟自己没有任何关系,毕竟人家两口子的事情,自己无法干预,但是对象是沐妍,自己不能平白无故看着沐妍往火坑里跳。

    “重墨,你难道不怕我告诉沐妍嘛?”

    “唔,你可以去告诉,如果不害怕沐妍彻底死心塌地的话,孩子对于一个女人意味着什么,相比你也是知道的吧……”

    重墨高大的身子快速的将重鑫祺抵到了墙角,刻意压低声音,不想惹出多大的动静,重墨知道好言相劝几乎是不可能,自从重鑫祺母亲死后,重鑫祺所有的矛头都指向自己,巴不得将自己挫骨扬灰!

    所以在沐妍这件事上,自己根本就看不到重鑫祺任何想要帮自己的心!

    甚至于随时随地,男人都有可能拿这件事情作为最锋利的武器,作为捅破自己和沐妍关系网的武器!

    重鑫祺眸色一滞,蓝眸闪过一丝错综复杂的眸色,果然是重墨,一句话彻底说到了点子上,的确,自己不敢去说,担心说了之后男人反而撇的一干二净。

    嘴角扬起一抹邪肆,对上男人阴鸷的黑眸,掷地有声的说道:“重墨,其实我之前只是猜想沐妍怀孕的事情是你做了手段,没想到你倒是直接承认了,沐妍嫁给你,真的是瞎了八辈子眼。”

    重墨:“……”

    这句话已经不是头一次听到了,为什么自己听到之后觉得这么别扭呢,嘴角的笑意迅速凝结,看来重鑫祺果然有两把刷子,根本就是纯心在试探自己。

    自己倒也被试探出来了,律师之间,试探成为了永恒的武器。

    不过果然是自己赌对了,重鑫祺不会去傻乎乎的告诉沐妍。

    俊逸的俊脸扬起一抹自信和心满意足,笑容更是如暗夜的幽冥一般诡秘而且惊人的摄人,重墨简单的将被弄乱的西装外套加以整理,继续说道。

    “唔,她视力不好我知道,重鑫祺,别忘了,在重家,你是沐妍的大伯,不必要的关心沐妍根本不需要,毕竟,千万别给人说闲话,你可以接受的了,不代表沐妍可以……”

    别人的闲言碎语,是可以成为害人的力气,拳心渐渐攥紧,一句话,戳中了重鑫祺的痛楚,蓝眸落寞一闪而过,双手紧握成拳头,几乎是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将重墨抡在脚下。

    怒气在心底滋生,无止境的蔓延开来。

    “重墨,知道重家最在乎的就是名声,你还娶了沐妍,你应该知道,爸最在意明当户对,况且,你表现的对沐妍越是在乎,结果会给她带来灭顶之灾!”

    你会告诉重恩,你的软肋是什么!

    他反而也有了威胁你的致命武器……

    重鑫祺的话让重墨高达的身子一滞,深邃如漩涡一般的黑眸闪过一丝波光流转,其间的锐利更是有着让人无法触摸的致命威胁。

    重墨的俊脸一瞬间有些异样的苍白,一抹暗流紧紧萦绕着自己。

    冷冽优雅的王者气息浑然天成,让重鑫祺有几分恍惚。

    “怀孕的事情我迟早会告诉她的,前提是我拿到证据,重墨,我这双眼睛会像盯重氏的账目一样紧紧盯着你,你最好小心一点!”

    “我真的是期待沐妍发现连孩子都可以成为你利用对象时候的模样!”

    重墨:“……”

    重墨俊脸暗沉,深邃的眸光闪过一丝复杂,如同汪洋大海一般暗流涌动,的确,重鑫祺确实有这个本事。

    律师的天性让男人对于真相可以快速的嗅出来,嘴角扬起一抹邪佞的笑意。

    “重鑫祺,和你成为对手,我很幸运……”

    “当初还真的是感谢你怂恿沐妍做伪证,不然我还不知道沐妍对我这么死心塌地,没有受到你的蛊惑……”

    往事重提,重墨暗暗后悔自己在温泉对于女人的肆掠,嘴角上扬,索性,女人的心一直都在犹豫,却没有付诸于行动。

    重鑫祺脸色一白,果然什么事情都瞒不了重墨的耳目,唇角一冷,继续说道。

    “多谢,在这件事情上,我会继续努力的,只要沐妍想离开,我随时随地可以带她走……”

    两个男人之间的争执一触即发,就在此时,一个清丽的嗓音在空气中响起。

    “重墨,你在跟谁说话?”

    沐妍在病房内陪着沐媛说了一会儿话之后便再也看不到重墨的身影了,追寻男人的身影出了病房们,就看到重墨和重鑫祺争执的模样。

    尤其是男人之间的对决,沐妍全数收入眼底,锐利的眸光在两个人之间迅速徘徊回荡!

    而且还伴随着一些敏感的字眼!

    沐妍暗暗皱眉,怀孕了!

    “重鑫祺,你怎么过来了,怀孕,唔,是重暖暖怀孕了嘛?”

    两个兄弟之间讨论怀孕的事情,无外乎就是重暖暖,自从参加完重暖暖和沈哲浩游艇的订婚仪式之后,沐妍就再也看不到他们俩的消息了。

    倒是沈哲浩经常发一些短信,沐妍看都没看直接删除了!

    重墨看着女人困惑的杏眸,眸色一冷,快速的扣住沐妍的小手向病房内走去,声线有些一样的嘶哑和慌张。

    沐妍感觉到在家男人的嗓音低沉醇厚,但是同时因为重鑫祺的出现寒气四溢,却偏偏温柔如水地注视着她,以一种最亲密的姿态做着宠溺的姿势。

    甚至于扣住自己小手的力度都那么轻柔!

    “先进去陪妈吧,刚刚说的是其他的事情,不是怀孕,是怀疑,你听错了……”

    沐妍:“……”

    沐妍觉得自己的听力被嫌弃了,而且嫌弃的很彻底,脸色一红,狠狠地瞪了一眼重墨,没好气的说道:“重墨,大哥来了你怎么不说,对了,大哥垫付了医药费……”

    沐妍喊重墨名字一直习惯了,可是重鑫祺,如果关系一般可以是重先生!

    如果没有什么关系可以是重鑫祺!

    如今重鑫祺对于自己和沐媛有恩,随着重墨和重鑫祺的关系,沐妍也自然而言的称呼重鑫祺为大哥!

    表示对于男人的尊重和感激!

    殊不知听到了重墨的耳朵里就是格外的刺耳!

    其实沐妍想要表达的重点真的是医药费!总不能让重鑫祺平白无故花了那么一大笔钱啊吧,而且男人送自己和沐媛来医院,自己已经很感激了。

    “嗯,晚点我会跟他结算清楚的,你先回病房吧……”

    重墨非常不喜欢重鑫祺看着沐妍的眼神,重鑫祺是什么人,自己最清楚,比起狠辣,和自己平分秋色,比起冷漠,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可是偏偏少的可怜的带着柔意的眸光经常会用在沐妍身上!

    那种感觉真的是很糟心!

    沐妍:“……”

    有鬼,奸情!

    沐妍恼怒的没好气地狠狠地训斥了重墨一声没礼貌,转而对着重鑫祺礼貌的说道:“大哥,我妈醒了,你有空的话进房间玩会儿吧,跟她说说话也行,不然她一个人该闷坏了!”

    重鑫祺眸色一闪,看着女人澄清的杏眸染满了笑意,嘴角微微上扬,对上重墨隐忍怒气的黑眸,柔声的说道:“好!”

    走上病房,再次对上重墨警告的眸色,嘴角上扬,直接推门而入!

    重墨看着男人高大的背影,深邃如夜的黑眸闪过一丝极其晦涩不明的笑意,看来重鑫祺,真的是阴魂不散了!

    简单的将自己的嘴角再次擦拭,重墨整理好着装之后再次进入房门,锐利的眸光扫向拐角的地方,一丝异常的动静让男人敏锐的察觉到。

    大阔步的走向拐角,却意外的看到了以菱的身影,女人一身长裙,气色有些异常的苍白,对上重墨阴鸷打量,略带探究的眸色,杏眸颤抖的厉害

    “以菱,你怎么在这儿?”

    以菱努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让自己不要那么慌张,但是急促的呼吸还是起伏的厉害。

    “墨,我今天到医院复诊,正好看到你和小妍,所以跟上来看看,就迷路了,没想到你找我了……”

    以菱嘴角挤出一丝笑意,看起来与人无害,重墨眸光一冷,女人很奇怪,但是具体在哪儿有问题自己又说不上来。

    黑眸闪过几分深邃的眸光,扬声说道:“伤口好点了嘛?不好意思,最近比较忙,晚点我让风华多准备一些好的创伤药送给你……”

    说到底,女人肩上的枪伤是为自己挨的,情理之中,虽然不管自己是否愿意都需要附上一定责任,只是重墨不可能知道以菱的心思还无止尽的去送温暖。

    如今最好的办法,就是斩断一切可能存在的联系!

    把两个人的关系无线明朗,澄清化,对沐妍也公平,虽然不知道女人是否在意这档子事!

    “好,我没事了,墨,你曾经有没有喜欢过我,在沐妍没有出现之前……”

    对上男人寡情的黑眸,卷翘绵密的睫毛轻轻颤动,以菱鼓足勇气,握紧自己手中的手机,美眸水雾弥漫,多了几分楚楚可怜的模样。

    重墨轻叹一声,嘴角的刚毅还是没有散去一分。

    “以菱,我认识你嫂子,在你之前,她很早的时候就被我预订了……”

    “不是,我很早之前就被预订了,哪怕是她不想要,也得收着……”

    婚姻之间,没有强势的一方,只有互相理解和互相体谅的双方,所以重墨厌恶别人把自己定位成自己和沐妍婚姻之中的主动方。

    在心底,沐妍其实才是自己这场婚姻之中占有绝对主权的女人!

    自己的一切都在紧跟着女人的节奏在走……

    女人的一颦一笑,都会让自己彻底沦陷,甚至于自己的每一次心情的起伏都和女人息息相关!

    以菱:“……”

    心头所有堆砌起来的勇敢的防线,因为男人的话彻底崩塌,泪水从眼角滑落,这个男人就是这般薄情。

    可以对自己喜欢的女人神情款款,但是却可以对自己不爱的女人,比陌生人还要冷漠!

    “我明白了……”

    “嗯,我进去了!”

    重墨凌然的转身,越绝情,往往是自己对于以菱这个妹妹级别的人物越尊重……

    ……

    看着男人决然离开的身影,以菱再也伪装不了自己脸上故作乖巧的表情,一抹怒气在心底滋生,像是一团火焰一般将自己彻底焚烧殆尽,烧的自己几乎是体无完肤。

    直接拨通了阿坤的手机,一抹怨气在空气中肆意的弥漫。

    “阿坤,沐妍怀孕的事情,你怎么不告诉我……”

    ……

    重墨承认自己嫉妒了,很嫉妒,推门而入的时候,病床上的沐媛被男人风趣幽默的话语逗得合不拢嘴。

    就连同沐妍平时不爱聊天的人也有一句,没一句的接着话茬,小手在很认真的削苹果,而且是准备给重鑫祺吃的。

    重墨看到之后立马脸就黑了。

    自己跟沐妍结婚三年,还没有看到过女人如此贤妻良母的模样!

    真的是很不一样,看到沐妍叫削好的苹果递给重鑫祺的时候,快速的大步上前一把夺走男人大手之间的苹果咬了一口,满意的赞美道:“妍妍,你削的真甜!”

    沐妍:“……”

    很大,怎么会这样,原来真的是凡事不能只看外表嘛,刚刚看起来真的是很正常啊!

    重鑫祺:“……”

    还好自己没有吃,第一次感谢重墨的迅速和给力的大口!

    沐媛:“……”

    重女婿真的是太可爱了,自己越看越喜欢,不对,是自己外孙他爸!

    重墨看着众人惊愕的脸色,越是咀嚼自己口中的苹果越是觉得有些奇怪,视线看向自己咬了一大口的苹果,愕然是一条虫子!

    关键是只有虫子的一半了!

    重墨:“……”

    重墨大阔步的迅速的向着洗手间跑去,一边跑一边呕吐不止,沐妍看到男人这个可爱的模样笑的啼笑皆非,但是还是关切的拿了一条干净的毛巾迎了上去!

    ……

    看着沐妍和重墨去了洗手间,沐媛眸色才恋恋不舍的收了回来,眸光闪过一丝复杂的光芒,抬眸看向重鑫祺,柔和的开口说道。

    “重先生是重墨的哥哥吧,大他几岁……”

    重鑫祺恭敬的说道:“对,两岁,阿姨,您叫我鑫祺就可以了,不用太客气,我是沐妍的朋友。”

    沐媛眸色一颤,从刚刚所有重鑫祺和重墨两个人互动上自己就看出来了,兄弟俩关系不好,几乎默契度为零。

    同时自己也看出来了,这孩子对着沐妍真的有意思,几乎是看着看着,眼角的笑意就浓了!

    自己也年轻过,自己这辈子也有过喜欢的男人,所以单凭着眼神和感觉,自己已经完全清晰明了了!

    而且,男人对于自己身份的定位,更多的是沐妍的朋友,而不是重墨的哥哥!

    果然是重家痴情种多啊!

    “好,就叫鑫祺,鑫祺,你是喜欢沐妍的吧……”

    看到男人微愣的眸色,沐媛深呼吸一口气继续说道:“鑫祺,我自己身体什么情况我知道,什么时候离开都是个问题,重墨是唯一可以给沐妍幸福的人,不瞒你说,沐妍已经怀孕了,孩子快6周了……”

    “你是重墨的大哥,就是沐妍的大伯,分寸的话,你肯定比沐妍更清楚……”

    重鑫祺眸色闪过一丝错杂,果然是沐媛,说起话来杀伤力一点都不亚于重墨,嘴角微微勾起,刚想出言反驳,女人已经继续说道。

    “我知道你可能想问小妍怀孕了,她怎么不知道,其实孩子无疑就是添加剂,有了孩子之后,夫妻更加的紧密的密不可分了。”

    “所以孩子的事情的确是瞒着小妍了,这一点,小墨跟我说了……我也认为他是对的……”

    沐媛一直都希望小夫妻两个人过得好,所以凡是有不对的,不利于两个小夫妻相处的,一定要尽早的扼杀在摇篮之中。

    重鑫祺没想到算计沐妍怀孕的事情上沐媛也插了一手,而且言谈举止之中全数是对男人的支持,嘴角扬起一抹浅笑,重鑫祺忍不住出言反问道。

    “阿姨,您怎么能保证重墨就一定适合沐妍呢?”

    处处算计的婚姻究竟能持续多久,这样的婚姻真的幸福嘛?

    太多的话到了唇边,重鑫祺越发的为沐妍觉得不甘心!

    沐媛眸色一柔,柔声的说道:“我相信我的感觉,我相信重墨是真心爱小妍的,如果一个男人都不愿意费劲脑筋算计你,怕是根本心思就不在你身上了,在你身上花了多少心思,证明他就有多爱你……”

    说到这儿,沐媛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柔和,回忆着记忆里重墨对着沐妍无形中展露出来那种宠溺,关怀的笑意。

    很温暖,一直会暖到人的心底!

    自己是过来人,知道重墨一定是可以给沐妍幸福了!

    重鑫祺蓝眸微微眯起,出言再次反驳道:“阿姨,您有问过当初沐妍是怎么嫁给重墨的嘛?”

    同样的手段,重墨用了两次,并且第一次,还用沐媛做了借口!

    高价的医疗费用是沐妍妥协的最大一部分原因!

    沐媛嘴角的笑意一凝,说实话,还真的不太清楚,回忆起沐妍之前的各种解释,柔声的说道:“无非就是一见钟情的戏码吧……”

    重鑫祺看着眼前这个已经有了白色发丝的母亲,顿时不知道该如何说出残忍的真相,索性选择了缄默!

    如果沐媛知道了自己帮助重墨二次在孩子的事情上欺骗了沐妍,恐怕对于女人是个不小的打击!

    如果沐媛知道三年前,如果不是为了她的身体状况,沐妍被迫嫁入豪门,恐怕身体难免又会受到重创了!

    点了点头,重鑫祺眸色一闪,一抹真挚在蓝眸里滞留:“阿姨,我明白您的意思了,但是我没有其他意思,不管是哪一天,沐妍需要我了,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保护她……”

    沐媛眼眸里闪过一丝感激,哑声的继续说道:“好,麻烦了,只希望永远不会有那么一天了……”

    ……

    洗手间内,沐妍看着重墨对着水池呕吐不已,几乎是胆汁都要吐出来了,黛眉微蹙,胃里不由得也开始翻滚的厉害。

    但是又吐不出来什么东西,也只是干呕,听到动静之后,只能感冒快快速的漱口,看着沐妍难受的样子,快速的从怀里掏出一粒维生素B6递给了女人,让女人快速的含住。

    沐妍果然好了许久,暗暗惊叹于重墨的药物都是高疗效,药到病除!

    “重墨,我最近总是吐个不停,还经常反胃,是不是因为上次吃火锅吃的?”

    沐妍被扶着在洗手间的沙发上坐着,小手抚摸着自己的胸膛,脸色苍白的厉害,看着重墨关切不已。

    只是自己一直情况都非常好,唯一不理想的就是自己上次和重墨吃了火锅。

    看着女人盈盈美眸,眼波似水,重墨心头荡漾不已,索性接上了女人的话茬,柔声的说道:“嗯,晚点风华给妈检查完之后,让他带你去做个检查,可能是肠胃不太好吧……”

    重墨暗暗感激于女人少的可怜的常识,对香气倒是惊天的剔透聪慧,果然生活上可以很洒脱,随性,懵懂!

    但是在学术上就可以很艺术!

    绝世无双的女人,所幸被自己提前预订了……

    “好!”

    沐妍实在是难受的厉害,吐的没力气,尤其是女人的樱唇有些苍白,重墨轻轻的俯下身子啄了啄女人柔软的唇瓣,柔声的说:“我抱你出去,晚点陪妈吃完饭我就送你回去……”

    “顺带过一段时间,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跟你说……”

    看着男人严肃的模样,沐妍嘴角的笑意凝结,心里莫名的打了一个寒颤,觉得重墨要跟自己说的事情一定不是简单的事情!

    “重墨,对我很重要嘛?你为什么现在不告诉我……”

    沐妍还想再问些什么已经被男人轻轻的揽入怀中,沉闷的声音在耳边轻柔的响起。

    “之所以现在不告诉你,是因为我担心,一松手,或者抓的不够牢,你就会彻底消失不见……”

    彻底消失不见!

    很严重的模样,沐妍被男人略微夸张的表情逗得哭笑不得,殊不知男人心里早就扎了冰!

    沐妍怀孕的事情被重鑫祺知道了,重鑫祺心里有杆秤,告诉不告诉沐妍是迟早的事情,自己必须在一个恰当的时间以前告诉沐妍。

    检举和自首,自己必须是选择自首!

    否则很容易会被女人彻底的打入18层地狱,恐怕这辈子,沐妍都不会原谅自己了,没有人可以忍受在一个坑里跌落两回!

    “重墨,你这样做,会让我觉得,你很在乎我……”

    沐妍伸出小手揪住男人的衣角迟疑的开口说道,抬起眼眸,对上男人的精湛的黑眸,心里莫名的露跳了半拍。

    没有直接得到回答,却被男人再次用力的揽入怀中。

    “嗯,你可以这么理解……”

    沐妍:“……”

    这个男人要不要这么直接,一点都不知道矜持!

    沐妍感觉到自己吃了一颗糖,软软的,很甜,尤其是男人的眸色深沉灼热,几乎是要把自己心都要彻底融化了。

    “我……”

    沐妍感觉到自己的心里突然冒出小小的开心,那一抹开心越发的在自己心底肆意的扩大,弯起唇角浅浅一笑。

    看着重墨心头再次徜徉了几分,尤其是女人如水的眸子像是天空中漫天的星辰一般灿烂多姿,熠熠生辉。

    那一抹勾人的如花笑靥,深深映入自己的眼底,肆意的轻触着自己的心。

    紧紧相拥,重墨都可以感觉到女人有话要说,不免是十分期待,松开沐妍,嘴角噙着一抹期待,下一秒,彻底黑脸。

    “重墨,我又想吐了……”

    “……”

    “妍妍,下心点,别弯腰,对扶着,脸色怎么那么差……”

    “……”

    ……

    沐妍和重墨走出洗手间的时候,重鑫祺已经离开了,沐媛一个人坐在病房床上陷入沉思之中。

    医药费还没有给他,怎么就走了,沐妍巴掌大的小脸闪过一丝沉思!

    “妈,大哥怎么突然走了?你们俩都聊些什么啊……”

    沐媛眸色闪过一丝不自然,挤出一丝笑意,柔声的说道:“没什么,也就是闲聊天,估计有事在忙,所以就先走了!”

    的确,任谁听了那么*裸明示的话早就走了!重鑫祺是重家的长子,自然明白其中道理,男人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挑战!

    “这样啊,妈,你今天晚上想吃什么,我们在这儿陪你吃……”

    沐妍没有多疑,柔声的问着沐媛想吃什么,倒是重墨神色闪过一丝沉思,定神的在沐媛身上看了几分,多少有些了然!

    看来有个一心向着自己的丈母娘,真的是很有优势!

    “妍妍,你去跟阿坤说吧,我让阿坤提前在鱼情未了定了位置,直接给菜单就可以把饭菜送过来,记得,鸡汤和鱼汤都要点一份!”

    “唔,为什么是我!我还想跟妈多说会儿话!”

    沐妍恋恋不舍的小手握住沐媛的手,生怕自己一不小心,沐媛就会从自己这儿消失了!

    重墨看着女人小孩一般的模样,嘴角漾起宠溺的柔和:“妈的口味你最清楚,点你们俩爱吃的就行!”

    沐妍一瞬间又被男人的暖意融化了,暗暗鄙夷自己怎么一点都不知道矜持,艰难的点了点头,小脸涨红的快速向着门口走去!

    都点自己和沐媛喜欢的,那么男人还吃什么啊!

    ……

    重墨的视线一直看着女人的后背,直到女人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视线之外,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沐媛看到小俩口情意渐浓,心头多了几分欣慰。

    “小墨,你也别太宠着她,这孩子,打小被我宠坏了,我总觉得给她的爱远远不够,因为我给她不了一个父亲!”

    说到这儿,沐媛心头难免有些酸涩,心头也哽咽的厉害,脸色十分苍白,额头上厚重的纱布我见犹怜。

    在沐妍完全离开之后,一直抢提起的精气神才终于恢复了原样!

    “妈,妍妍被你教的很好!完全没有被穆德旭影响!”

    重墨是实事求是,如果不是看在是沐妍亲生父亲的份上,恐怕男人的命早就不保。

    重氏对于李氏其实没有什么帮助,只是穆德旭经常把重墨是自己女婿挂在嘴边,索性大家都被卖几分薄面。

    一来二往,自然生意差不了!

    男人早就开始偷龙转凤,试图掏空李氏,成立自己的穆氏集团!

    重墨嘴角扬起一抹嘲讽,建立穆氏集团,对于他这种一心想生儿子的男人,怎么可能会管好公司!

    只是不看僧面也是要看佛面的,说到底,重墨还是不想彻底跟穆德旭撕破脸,只是如今男人在自掘坟墓,怪不了其他人了。

    “还不够,小墨,穆德旭一直是小妍的心病,是她心头的刺,虽然她嘴上说不在乎,可是我自己的女儿我自己心里最清楚,一向是嘴硬心软。”

    “以后你要帮助小妍好好应对她和穆德旭的关系,我真的很担心那一天,沐妍做了什么她后悔莫及的事情就晚了,但是如果不让她严惩穆德旭,怕是她这辈子都会为我打抱不平……”

    其间关系太过于错综复杂,别说是沐媛了,就连重墨也拿捏不准,对上沐媛殷切的眸色,重重的点了点头,肯定的说道:“好……”

    ……

    沐妍点餐回来之后就看到母子俩其乐融融,沐媛的气色看起来很好也就放心了,不知道其实沐媛的手心早就遍布冷汗。

    一大桌子菜一点都不亚于家里的丰盛程度,沐妍率先给沐媛盛了一碗汤,问道厚重的油脂的味道,沐妍再次感觉到自己喉咙堵得厉害,很想吐。

    看的重墨是关切不已,沐媛的眉头也是越来越皱。

    这沐妍敏感度比正常高了许多,所以在孕吐的反应上也会比正常人强烈了许多,嗅到的味道更加的精准。

    可真的是应了那句话,有一利自然有一弊。

    沐妍反应了很久,吃了好几个酸的杨梅才缓解了许多,看到重墨和沐媛都忧心忡忡的看着自己,嘴角洋溢出一抹浅笑。

    “我没事,肠胃不太好,可能是吃火锅吃的,也可能是受凉了,妈,你多吃点啊……”

    “靠近你那边的是辣椒放的少一点的,我这边的是辣椒多的,重墨那边是没有辣椒的,你看着喜欢的口味吃……”

    沐妍越说越觉得有点不对劲,似乎自己把一些重要的东西说出来了,对上沐媛诧异的眸光,以及重墨深思和探究的黑眸,立马小脸迅速的涨红。

    沐妍一副含羞带怯的模样,看着沐媛心里的困惑更加的大了几分,辣椒的多少和吃饭有直接的关系嘛?

    殊不知,沐妍这把模样落在重墨的黑眸之中,别有一番小女儿娇羞风情!

    完全是精致莹润,天然媚色,令人怦然心动。

    只想立刻吞入腹中,一想到这儿,重墨感觉到自己的小腹再度灼热了几分……

    看着女人局促不知道如何解释的模样,重墨索性拿到了话语权。

    “妈,我对辣椒过敏,妍妍最近发现了,所以对我格外照顾……”

    说这句话的时候,沐妍感觉到男人勾人的黑眸对着自己放电不停,小脸再度红了个彻底,局促的喝了喝水。

    白皙的肌肤在灯光之下越发的带上了几分樱花般红润的光泽。

    清澈的杏眸对上男人探究的黑眸,立马闪开了,别扭的开口说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不想再看到家里有病人了……”

    重墨:“……”

    解释就是掩饰,重墨吃着自己面前的青菜豆腐,瞬间觉得自己非常圆满了,老婆比自己想象当中还要照顾自己。

    即使是欲求不满,真心也值得了……

    沐媛倒是也才发现,平时和重墨和沐妍一块儿吃饭,几乎饭菜都是重墨拟定的,自己和沐妍都爱吃辣。

    怪不得平时看到男人吃的很少,原来还有这方面深层上的含义。

    “小妍,你怎么才发现重墨对辣椒过敏啊,你这三年来是怎么做人家妻子的……”

    沐妍:“……”

    沐妍看到沐媛训斥自己的模样瞬间又委屈了,自己哪有那么不关心他,只是谁知道男人一直三年来都强忍着和自己一块吃菜,避开辣椒。

    居心叵测啊!

    但是碍于沐媛脸色严肃,又不好反驳,只能乖巧的点了点头,小声的说道:“妈,我知道错了,下次会注意的……”

    重墨看着自家女人委屈的模样,立马就心疼了,赶紧解围说道:“妈,您别怪妍妍,都怪我宠坏了她……”

    沐妍:“……”

    这句话说了真心还不如不说,*裸的挑逗和暗示啊,沐妍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男人的嘴巴这么的甜了!

    每一句话都像是彻底的染上蜜了,沐妍都快觉得自己中了重墨的毒!

    沐媛一脸发自内心的欣慰,看着重墨如此心疼沐妍的模样,自己真的是索性对着重鑫祺给了下马威,小两口感情真的还不错。

    以后会越来越好的!

    但愿沐妍能接受这个孩子……

    “小墨啊,你就把她宠坏了吧……”

    “没事,妈,宠坏了,我给您写检讨……”

    沐妍:“……”

    沐妍闷头吃饭,已经发现自己插不上任何的话了,沐媛已经彻底被重墨蛊惑了……

    ……

    回去的路上,沐妍有些昏昏欲睡,看着男人堪称完美的侧脸,不由得想到了下午的偷吻,小脸微微涨红,等到回到别墅的时候,率先的去了冰箱。

    前一天生日时候,重墨做好的饭菜全数封好,沐妍眸色一软,只要一想到男人辛辛苦苦做了一大桌子菜心头都会柔和许多。

    转过身子,杏眸闪过一丝祈求。

    “重墨,你陪我吃夜宵吧……”

    重墨黑眸闪过一丝异样的情绪,敞开双臂,柔声的说道:“唔,宽衣解带,看你的诚意了!”

    男人的黑眸带有一抹致命的蛊惑,沐妍颤抖的上前,艰难的小手上移,握住了男人的领口!

    重墨的呼吸瞬间变得灼热起来……

    ------题外话------

    不好意思啦,今天2万作为2章发出去了,啊嗷嗷,昨天开学报道,一夜通宵终于码字码完了,这本书订阅不咋的,妞们不爱重墨嘛,呜呜……大家别养文哈!新的一个月大家要开开心心,健健康康,哈哈,么么么,开学的妹纸开学快乐,咳咳,我去睡会儿,下午也要去忙学校事情了,坑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堇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堇颜并收藏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