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 > 第五十四章 我们离婚吧【1更】

第五十四章 我们离婚吧【1更】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总裁大人超给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大西洋岛上一个孤岛:

    温暖被冷枭翊强行带着离开别墅直接坐上了飞机,本来喧闹不已,但是因为男人递过来的一盒檀香闻了之后就昏昏欲睡了。

    温暖柳眉微愣,本来就孕吐到有些难受,不知道男人给自己嗅的究竟是什么,挣扎的试图抬起眼眸,却再次陷入无止尽的黑暗之中。

    冷枭翊看着女人精致的五官,大手微微抬起,轻轻的将女人垂落下来的发丝理至耳后,小手轻轻的覆在女人的小腹之上。

    平坦的小腹还看不出什么动静,但是冷枭翊却感觉到了一抹异样的情绪狠狠地滑过自己的心头。

    薄凉的唇微微咧开,一抹邪佞的弧度摄人心魄。

    ……

    温暖再次醒来的时候,看着周围近乎是宫殿一般的构造神情有些恍惚,赶忙的伸出小手抚摸着自己的小腹,发现没有什么异常之后才一颗心重重的落了下来。

    天知道,冷枭翊这辈子最对萧雅是真心诚意,死心塌地,为了她,他几乎是可以做任何事情的,包括亲手杀死自己的孩子!

    偌大的房间,厚重的窗帘随风飘扬,飘来几分海风的气息,房间是采用粉色的纯白公主房设计,到处可以看见蕾丝,很难想象这么一个薄凉的男人会准备如此一个暖意的房间。

    眸色放淡,虽然不知道这儿是哪儿!

    但是这间房间一定不是为自己准备的,至少如此的一个精心布置的房间,至少是为萧雅那样在男人心尖上的女人准备的。

    眸色一淡,起身,看着身上已经披着的真丝睡衣,了无睡意,赤脚踩在地板之上,望向窗外。

    明媚的阳光映射在女人身上,雪白肌肤丝缎般的华丽,杏眸深处是一抹属于最明媚的,属于天空的颜色,闪着灼人的明亮。

    深呼吸一口气,重重的伸了一个懒腰,长卷的头发有着自然的起伏和弧度,散下来,令人百般想象指尖轻抚那些发丝的触感。

    远处的光景,大片大片湛蓝的海域让温暖眸色再次染起几分诧异,不知道男人究竟要做什么,带自己到这种荒无人烟的地方。

    是想毁尸灭迹嘛?

    ……

    温暖试图开门出去,却发现房门紧闭,根本打开不开,看样子是人从房间外面直接锁上的,小手紧握,再次看向窗外,目测了一下距离地面的距离。

    最起码10米,自己应该是在三楼的位置上,如果说自己将所有的被单卷在一起,说不定还是可以到下面的。

    与其成为牢笼里的困兽,不如奋起一搏。

    一想到这儿,温暖快速的将自己刚刚睡觉的毯子,被单捆绑卷在一块儿,困在窗台的栏杆上,小手用力的拉了拉,几乎是房间里自己可以找到的衣服和毯子都用了上去。

    目测长度也就是9米左右,温暖眸色一颤,加上自己的身高,10米应该是够的!

    下面都是花朵,有了花朵的垫底,应该也不会太影响自己的落在地上吧,一想到这儿,温暖心头闪过一丝异样,但是只要想到自己是奋力一搏,就用了勇气。

    深呼吸一口气,温暖将自己做好的布条快速的抛向窗外,简单的将自己的袖子撸了起来,长长的发丝散落在肩膀上,咬咬牙,直接从窗口顺着布条爬了下去。

    原本是在房间里,对于海风感觉不是那么真切,出了房间,海风的力道惊奇的大,一阵又一阵狂风吹过,温暖重心不稳。

    无法寻找重心,尤其是整个人几乎是只靠着布条挂在墙壁上,几乎是悬空的状态。

    温暖杏眸紧紧闭着,虽然这辈子自己做了很多大胆的事情,但是这么大胆的事情,自己还是第一次做,况且还是怀着孩子做出来的事情。

    如果自己一旦抓不牢,随时随地会从高处摔下,后果不敢想象!

    深呼吸一口气,海风重重的吹在脸颊之上,沐妍到有些生疼,尝试着睁开眼眸,慢慢的试着向下移动。

    可是越往下,越会胆战心惊,根本不知道这条自己做的“绳索”耐用度多高!

    等到温暖开始熟悉这重心不平稳的时候,却陡然发现,床单似乎不稳,下意识的抬起眼眸,却发现冷枭翊径直的站在窗台,锐利的墨眸闪过凌厉的光芒,狠狠地盯着自己。

    男人仿佛是来自地狱的撒旦一般,温暖硬生生的打了一个寒颤,小手不由得因为慌乱有些松,差点整个人重重的从绳索上摔下去。

    索性温暖反应及时,所以才没有重重摔下!

    心里却如同针毡一般,不知道男人要做些什么,如今温暖根本没有时间担心男人是否会解开自己的绳索,只能快速的向下移动。

    移动的时候,猛地发现从三楼刚刚自己下来的阳台丢下了一块儿鲜肉!

    脚下的鲜花形态十分娇艳,花形似日轮,温暖越发的靠近那片鲜花,几乎可以在鼻尖嗅到兰花一般的香味。

    可是接下来的场景却让温暖脸色刷的一下,毫无血色!

    刚刚被男人丢下去的鲜肉已经被自己身下的花丛看似娇艳的花朵全数吸入,几乎是瞬间,连残渣都不剩!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食人花?

    温暖惊恐的看着这一切,耳边尽是回荡着男人嗜骨的低喃:“温暖,你选择被我拉上来,还是选择做这片食人花的养料,一切都由你自己决定!”

    尤其是男人俊脸上的一双墨眸,寒意逼人,幽深薄凉得让人恐惧。

    稍薄的唇瓣不由抿紧,颤动的每一根睫毛似乎都染上了如烈火般的怒意,浑身散发的强势气场阴森可怖!

    温暖眸色闪过一丝慌乱,美眸一抹清泪从眼角溢了出来,即使是平时仔大大咧咧的,如今看到这种情况,还是觉得心头满满的都潆上了恐惧充斥着自己整个心头。

    两难的处境,是温暖怎么都意想不到的,杏眸闪过一丝决然,看向自己上方的男人,尤其是男人魅惑的墨眸越发的锐气逼人。

    “冷枭翊,是不是在你心里巴不得我死才好!”

    男人的墨眸闪过一丝错杂的情绪,在女人看不见的地方,大手用力的攥住已经绷断的床单,用自己整个手臂的力量拉着女人。

    从自己一进房间就看到这幅令人惊心动魄的景观,如果不是自己赶到及时,女人会随着整个绳索一齐狠狠地摔在地面之上。

    所以才会安排人快速的送来生肉,因为及时女人安全的达到楼下,也难免不了食人花的侵蚀。

    大手被勒的通红,可是男人的墨眸却丝毫不眨一眼。

    “温暖,我不在意你做什么,但是不代表温暖你可以带着我的儿子去冒险,谁给你这天大的胆子!”

    冷枭翊的气息冷硬的逼人,温暖唇色越发的颤抖的厉害,看着底下的食人花对着自己张开大口,上方的男人,锐利的眸子几乎要把自己射杀。

    不光是那一条路,对于自己都在劫难逃!

    尤其是男人的一句巴不得自己死,更是嚷温暖心头再次颤动了几分!

    “有的时候,我巴不得我自己死去,冷枭翊,如果你要跟我抢走宝宝的话,我宁愿永远跟孩子生活在一起!

    许久之后,对上男人的墨眸,温暖有些绝望的杏眸黯淡无光,手间的力道开始试图慢慢松开。

    冷枭翊大惊失色,墨眸闪过几分慌张,印象中温暖最爱怕死,最贪财!

    之前为了成为自己的女人特地自导自演了一场献身的戏码,后来为了钱,居然甘愿做自己的情人!

    冷枭翊做梦都不会想到,当初温暖的“自导自演”实际上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之所以甘心做自己的情人,实际上却是因为想换一种方式待在自己的身边,不得已才会逼着自己却自我认定为爱钱。

    “温暖,你别松手,肚子里的孩子,你忍心让他陪着你一块儿死嘛,三个月的孩子,已经有心跳了!”

    温暖呼吸一紧,的确,三个月的孩子已经开始有胎心了,可是自己也想听着孩子有力的心跳,只是这一切,并不是只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看着女人的情绪有些缓和,冷枭翊快速的原地旋转了两圈,确保女人的双腿整个被困在床单之中,快速的给楼下的仆人一个眼神示意。

    仆人心领神会的快速靠近!

    “冷枭翊,那你放我走好不好,我不要待在这儿,我只想走得远远地,离你越远越好,还有肆桀,我现在明白他的好了,我想跟他在一起,你不可以这么破坏我们的,我……”

    温暖越说情绪越慌张,豆粒般的汗珠一颗一颗从额头上掉落,双手也开始发麻,无力。

    没一句话,几乎让冷枭翊的俊脸越发的暗沉,大手快速的将床单拴在窗台的栏杆之上,在女人错愕的眸色之中快速的纵身跃下,将温暖快速的揽入怀中,自己的身子直接压在了食人花之上。

    女人娇小的身子平躺在自己的胸膛之下,温暖只感觉到自己小腹一痛,白皙的额头上沁满了汗水,耳边传来男人的沉闷声,眸色一颤,就看到众多人快速的围了上来!

    ……

    温暖做了一个很长时间的美梦,梦里自己喜欢的人挨个出现,有已经跳楼身亡的妈妈,还有宝宝,还有他!

    男人的墨眸满满都是关切的眸色,自己下意识的不想从睡梦中醒来,只想永远的沉睡!

    “冷总,温小姐因为心理压力过大,所以身体的免疫系统自动以昏迷的姿态,因为昏迷的姿态是她最想要的,所以她会一直昏迷保持着女人想要她身体自身以为的安全感。”

    “另外宝宝的情况不是很好,需要保持母体的这种状态,不可以人为的去刺激她醒来,否则母亲的不安定情绪也会影响妈妈的!”

    “好,所以只能等着她自然醒嘛?”

    自然醒了,代表女人终于可以正视周围的生活了,冷枭翊眸色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大手紧握,暗沉的墨眸闪过一丝暗光。

    白皙的手掌上已经被完全的勒红,发紫。

    “是的,冷总……”

    医生多少因为男人身上强大的气场被震慑住了,害怕地咽了咽口水,神情也有些莫名的慌张。

    “冷总,我……我有一事不知道当问不当问……”

    说这句话的时候,男人浑身哆嗦的厉害,额头上沁满了汗水,冷枭翊眸色全数集中在病床上孱弱的女人,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不易察觉的柔意。

    “问吧……”

    “是,是!”

    得到一声特赦令,医生才敢抬头,看向男人冷魅的模样,小声的开口试探道:“冷总,温小姐身体状况不容乐观,一旦出事,保大人还是保小孩?”

    冷枭翊精湛的墨眸闪过一丝暗光,这个问题,自己确实没有想过,心头唯一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母子平安。

    本来不近女色的习惯被这个女人一次又一次的打破,本来不允许任何女人生下自己孩子的习惯也被这个女人再次打破。

    温暖,你到底有什么样的魔力呢!

    眉宇之间陷入深思,许久之后才重新抬起眼眸,对上医生哆嗦闪躲的模样,一字一句,认真的说道:“我要她和孩子都平安无事!”

    对上医生压力山大的模样,补充说道:“必要的时候,保大人!”

    墨眸闪过一丝错乱的眸色,温暖,我再次为你破戒了!

    ……

    K市第一医院:

    沐妍眸色恍惚,从睡梦中猛地惊醒,挣扎着起身,就看到自己的手背上已经插了点滴的针管,神色恍惚,依稀记得自己在洗手间的时候,气色不足,一下子整个晕倒在男人的怀里。

    小手慌乱的放在腹部之上,觉得没有任何的异样之后,才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门外听到动静,慌忙的赶紧躺下身子,重新闭上了眼睛,不知道自己醒来之后要以怎么样的状态去面对重墨。

    重墨在外面休息室签完合同之后,便马不停蹄的赶紧来到病房,看着女人熟睡的模样才稍微放宽了心。

    轻轻的为女人掖着被子,看着女人的小脸苍白的厉害,心头一紧,俯下身子轻轻的吻了吻女人的樱唇,嘴角扬起一抹浅笑,小声的在女人的耳边低喃。

    “宝宝七周了,唔,感觉还不错,等到你身体好一点了,我陪着你再去做仔细的检查……”

    说起宝宝,重墨整个人散发着柔和的气息,眸色扬起几分温柔的笑意,心头却堵塞的厉害。

    总是这么吐可真的不是个法子,看来自己还得要加倍小心,尤其是怀孕初期,最容易造成这么肝火旺盛。

    这次晕倒还好是自己在她的身边,如果身侧没有人几乎是不堪设想。

    看来还需要多派几个人时时刻刻照顾她,仅仅获得女人的地址和所在的地方,对于自己是远远不够的!

    重墨眸色看向女人纤细的手腕之上那枚黑色的纽扣,眸色越发的暗沉了几分!

    ……

    沐妍强忍住自己呼吸尽量平缓,不异常,心头却紧绷的厉害,一根弦,在高高的绷起,因为男人的话,几乎随时都有绷断的可能。

    他是如此的柔情蜜意,为什么自己却觉得心底更多的荒芜呢!

    长而翘的眼睫毛微微颤动,终于在男人再次吻住樱唇的时候,故作慵懒的睁开了眸子,迎上男人欣喜若狂的眸子。

    心头再次涩了几分!

    “妍妍,你感觉怎么样?”

    重墨关切的扶着女人虚弱的身子坐起来,女人的肤色像是玉石一般洁净,透着几分虚弱,重墨暗暗在心底下定决心,肯定要多补着。

    女人怀孕的时候,特别是孕吐这段时间格外的熬人,尤其是对于孕妇的身体消耗很大,几乎是吃进去的东西都吐出来了,这样下来,几乎是完全没有营养摄入。

    整整持续了两个月,所以对于妈妈是个很大的折磨!

    “我还好,重墨,我怎么晕倒了?”

    沐妍揉了揉眉心,在男人的怀抱里找到一个略微舒适的姿势静静的躺着,眸色有些飘芜,看着男人因为关切的黑眼圈,眸色越发的淡了几分。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唔,因为最近太累了,休息不足,妍妍,今天晚上陪着你一块儿早点睡……唔,不做运动了!”

    沐妍:“……”

    大白天的,说着这种话,沐妍忍不住脸色微红,神色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嘴角上扬,点了点头,故作娇嗔的说道:“重墨,我想去公司上班,我听说穆德旭外面的香水集团做的有声有色的,主打的牌子就是红尘,红尘是我妈妈的作品,没想到连这点东西他都想窃取,所以……”

    所以后面的话,沐妍特地停顿了一下,表达的意思有些明确,试探性的看向男人的黑眸,发现男人的黑眸依旧是一片平静,嘴角微微上扬,继续说道。

    “所以我希望彻底击垮穆德旭的穆氏香水集团,然后把属于我妈妈的红尘版权夺回来!”

    说到这儿,沐妍杏眸里闪过一丝异样的光亮,自己唯一可以为沐媛做的就是这么一件事,所以,希望自己可以将它完成的很好!

    重墨眸色一柔,其实只要是沐妍想做的事情,自己都会竭尽所能的将它完成!

    “好……”

    ……

    从医院简单的住了两天沐妍就和重墨一块儿回了海边别墅,顺带夜去了重氏熟悉一下最新的调香业务,接二连三做了好吃的,沐妍倒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选择了漠视。

    但是确实也从心底开始重视自己的身体状况,虽然说和重墨在怄气,但是孩子,自己还是多少舍不得的。

    怀孕之后,沐妍更是不再触碰藿香了,算算日子,游艇的时候,自己把藿香准备送给重恩的时候,却被男人快速的丢下海,那个时候就不寻常了。

    眸色一淡,往日已经不再引发心底的波澜了!

    索性部长倒也不错,几乎是潜心在调香室内研究,针对红尘的特点,重氏特地选择了一款较为清新气息的产品,味道不会很浓郁,但是却会给人一种全新的姿态。

    沐媛是红尘的作者,她对于作品的优势和缺点拿捏的相当好,但是穆德旭只剽窃了作品,却没有剽窃作品的灵感和核心价值。

    所以要是予以反击,肯定是要反击作品的劣势,加以改良重氏的新品!

    ……

    沐妍才从调香室出来,就看到了以菱一脸正式的员工套装,凌厉的眸子已经不再伪装,全数展露出来嫉妒和怨恨。

    沐妍忍不住唇角一扬,将自己鼻梁上的黑框眼镜向上推了推,语气平淡如水,点到为止。

    “好巧,唔,你要找的人应该在顶楼吧,我这儿可容不下你这尊大佛!”

    沐妍简单的脱下实验服,眸色淡淡的扫向四周,还好因为中午,没有什么其他的人,不然重氏总裁面前的大红人,出现在自己这儿,怎么看怎么奇怪。

    “沐妍,我来这儿是跟你说感谢的,如果不是你,墨也不会同意让我在这儿上班,对了,我可是在秘书部,不知道你是真的不在乎呢,还是发自心底不介意。”

    沐妍:“……”

    沐妍眸色一挑,本来不想跟女人有什么过多的纠缠的,如今她送上门了来了,自己正好心情不佳,何乐而不为呢!

    “当然是丝毫都不在意了,毕竟我夜很好奇,你表面上爱着重墨,暗地里和阿坤关系匪浅,重墨他知道嘛?”

    沐妍字字珠玑,成功看到女人苍白的眸色,嘴角的笑意越发的扩大的几分,看着有同事过来,侧过身子,附在女人耳边小声的说道:“以菱,我其实之所以劝重墨让你待在重氏,是为了让你彻底死了心!”

    顺便再给阿坤多一点机会!

    这句话沐妍没有说出口,实际上经历过婚姻的人来说,阿坤更加适合居家过日子,重墨是个妖孽,没有十足的功力根本无法和他抗衡。

    沐妍就一直深谙其苦楚!

    嘴角再度扬起几分,成功的看到女人脸色灰白一片,沐妍却丝毫没有爽到,暗暗鄙夷了一下自己,伤人不利己的事情,什么时候自己也做了!

    不过利阿坤!

    以菱本来愠怒的眸色忽然染上了几分笑意,嘴角漾开一抹勾人的笑意。

    “沐妍,你等着,我会让你后悔的!”

    ……

    回到办公室的时候,重墨正好去窗台打电话,沐妍没有惊动重墨,无意间看见男人的电脑屏幕,全数是关于孕妇怀孕期间的注意事项,显然是还没有来得及关掉的!

    杏眸闪过一丝异样的情绪,嗓子却哽咽的厉害。

    看到男人的视线看向自己的时候,沐妍的眸色已经恢复平静故作无所事事的坐在沙发上。

    “回来了,我收拾一下,晚点陪妈吃饭!”

    “恩……”

    沐妍不敢看向男人深邃的黑眸,心头敲起了拨浪鼓,砰砰,跳个不停!

    男人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沐妍余光看了一下屏幕,署名是以菱。眸色忍不住一弯,看来是不是自己成功虐到她了。

    所以她也开始聪明的向重墨寻求安慰了!

    重墨看着怀里小女人心情不错的模样,连带眉梢都爬上了几抹笑意,啄了啄女人的脸蛋,快速的脸色一冷,接通了电话。

    沐妍本来没有过多的怀疑,看到男人脸色越发的冷峻,眸色有些淡,隐约听着是说视频的事情,还有怀孕的事情。

    众多的字眼在叠加,沐妍杏眸闪过几分流光,直到重墨挂断电话,沐妍不动神色的继续低头看着最新的调香文件。

    ……

    重墨狭长的眸子眯了眯,快速的走向办公室门口,到了秘书部,寒彻入骨的怒吼在空气中响起。

    “全部都滚出去!”

    一个大的办公室一共十二个秘书,除了以菱全数脸色一变快速的向外跑去。

    以菱把玩着自己的手机,嘴角漾开一抹浅笑,踩着细长的高跟鞋向着男人妩媚的走去,细长的柳眉风情款款。

    “墨,这么大动干戈,我吓坏了怎么办,万一无意之间不小心跟沐妍说了就不好了……”

    以菱美眸闪过几分狠绝,看向重墨的时候多了几分深情,这个男人如此的优秀,自己怎么舍得离开他呢。

    必须不惜一切手段留下他。

    本来用手机偷拍重墨和重鑫祺在医院里争执的画面是为了以后刺激沐妍,只是自己想到了一个更好的办法。

    “以菱,把手机交出来,我可以保证看在你为我挡过一枪的份上既往不咎!”

    重墨薄凉的声音在空气中响起,黑眸闪烁着几分危险的气息,看着以菱胆战心惊。

    “墨,都是你逼我的,我真的哪点不如她,你为什么设了那么一个局圈住她,怀孕,孩子,墨,你却吝啬给我所有的一切。”

    那个女人不愿意要他的孩子,他居然花了那么重心思想要一个孩子,对于那个女人,他居然付出了那么多!

    以菱真的气不过,恨不过……

    所以要竭尽全力的阻止他们……

    ……

    重墨微微蹙眉,大手快速的扣住女人的颈脖,力道快速的收紧。

    “墨,你可以杀了我,如果你不杀了我,我以后会让沐妍彻底知道真相的,她如果知道真相了,唔,会不会一个激动,孩子就流掉了……”

    说到这儿,以菱精致的脸颊之上漾开一抹妖娆的笑意,小脸越发的涨红,笑意却越发的癫狂。

    重墨眸色凌然几分,幽深的黑眸眸色越发的暗沉。

    “呵呵,我的要求很简单,墨,陪我一夜,我想要你很久了……”

    重墨:“……”

    重墨眼眸里闪过复杂的光芒,曾经的邻家妹妹如今眼眸里闪烁着都是自己难懂的异样的狠光。

    果然不可以太心软。

    但是以菱的父亲之前救过自己一命,自己答应过会永远照顾她的,所以重墨不会做这种不仁不义的事情。

    “我怎么知道你给我是真的视频,没有备份?”

    “唔,那你想怎么样?”

    以菱看到男人渐渐松了的语气,眉宇之间染上几分喜色,立马就有些忘形。

    “明天,我在办公室等你,记得,如果被备份过的东西,我是可以看出来的……”

    重墨黑眸暗的深沉,深呼吸一口气,大手渐渐的减弱力道,从女人的颈脖处移了下来,黑眸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看着以菱越发的痴迷,试图踮起脚尖,吻住男人的唇瓣,却被男人迅速的推开。

    “我还有事,先走了!”

    以菱被男人猛地推开,力道有些不稳,差点跌倒在地上,嘴角扬起一抹冷笑,如果自己真的相信他就完了。

    和这个男人认识这么多年,又怎么会相信男人会完全的受控于人呢,不过好戏真的就要开场了!

    ……

    重墨再次回到办公室的时候,沐妍关于调香的手册已经翻了好几页,看着男人的脸色有些异常的模样唇色一滞,去找以菱了,不是应该很开心呢?

    心底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般,沐妍承认自己嫉妒了,而且嫉妒的不是一点点!

    “刚刚这么着急去哪儿了?”

    沐妍故作困惑的抬起杏眸,对着男人急促的呼吸,来不及挣扎,就被男人快速的抱向休息室。

    休息室内,沐妍还没有站稳脚,就被男人熟悉老练的带入柔软的大床之上!

    炙热的狂吻锁住自己整个呼吸,沐妍来不及挣扎,知道重墨不会做出什么偏激的事情索性任由男人去了。

    休息室内,很快燃起暧昧的气息!

    ……

    一切结束之后,沐妍看着自己身上暧昧的痕迹,眸色一顿,说到底自己还是俗人,不然又怎么会一次又一次的沉沦呢。

    明明知道自己只是在男人的算计和布局之中扮演一个极其重要的角色罢了!

    不过没关系,因为自己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好好的将沐媛翻底,顺带好好严惩穆德旭,等到一切结束之后,自己要带着孩子和妈妈离开这座是非城市。

    因为自己不想自己的孩子一出生,就被冠以利用的工具!

    ……

    重墨餍足的重新换了一套紫色的衬衫,佩戴了沐妍特地买的黑色袖扣,看起来格外魅惑人心。

    沐妍眸色一柔,之前是因为不想刺激男人所以没有解释清楚,但是现在自己更想刺痛他的心。

    “重墨,忘记跟你说了,当初我买这对袖扣是因为看错价格了……”

    重墨手上的动作一滞,嘴角扬起一抹极淡的弧度,轻声说道:“我知道的!”

    女人到底还是说出口了,沐妍心里藏不住事情,自己是知道的,不过看着女人毫无隐瞒,如此直率的说出口,为什么自己的心像是被针刺痛了一般。

    沐妍没有想到男人什么都知道,杏眸再度染上几分平静,继续柔声的说道:“你知道的话为什么不质问我呢?”

    “不重要,我只在意是你送给我的……”

    重墨黑眸染上几分柔和的气息,轻柔的将女人揽入怀中,床铺上女人身上不着一物,白皙的肌肤曝露在灯光之下越发的暧昧,重墨越发的感受到喉咙一紧。

    “恩……”

    沐妍眸色一颤,下意识的对上男人的黑眸,认真的问道:“重墨,你到底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的?”

    重墨轻柔的将薄被不着痕迹的向上拉了拉,黑眸闪过几分暗沉。

    “很多……”

    “以后全部都会告诉你……”

    沐妍呼吸一滞,握住男人的大手,明眸染上几分湿意。

    “可是到那个时候,我一定不会原谅你了……”

    重墨:“……”

    重墨以为小女人只是在闹别扭,嘴角漾开一抹淡淡的愉悦的笑意,轻柔的再次将女人带入怀抱之中,

    黑眸却越发的绽放出阴骘的眸光。

    所以为了杜绝这种事情发生,自己明天必须要彻底的从以菱手中把视频的底卡拿过来。

    至于一夜,怎么办,自己只认准沐妍了!

    ……

    第二天:

    沐妍换好衣服正准备去调香室,就收到了来自阿坤的短信:少夫人,麻烦来先生办公室一趟!

    沐妍眸色一淡,黛眉微蹙,忍不住有些好奇。

    阿坤平时不太喜欢给自己发短信,有事情直接会给自己打电话,如果自己在公司,平时都会下来直接找自己的。

    就是这么一条短信不明不白的,沐妍到真的好奇阿坤葫芦里在卖什么药!

    樱唇微微勾起,简单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装,快速的向着电梯走去,到了顶楼的总裁办公室,虚掩的房间门口,就看到以菱几乎是以一种*着的姿态狠狠地贴向了重墨。

    “墨,你这一夜,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的!”

    沐妍:“……”

    沐妍刚想再说些什么,已经看到以菱快速的将自己身上的仅存的布料全数扯开,后面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沐妍一把直接将办公室的大门推开,重墨眸色一滞,黑眸快速的闪过一丝诧异的光芒,快速的推开以菱大阔步的扣住了女人的小手。

    “啪……”

    沐妍狠狠地甩了重墨一个巴掌,杏眸满是不屑和厌恶:“重墨,你怎么这么恶心!”

    重墨黑眸闪过一丝狠光,快速的扫向以菱,没想到却被她意外的摆了一道。

    “你听我解释!”

    “不用墨解释,我来替他解释就好了……”

    以菱看着自己的胸口夹着的那张内存卡,嘴角的笑意越发的浓了几分,有的时候,戏不一定需要做全套。

    但是自己的衣服脱的刚刚好,尤其是内存卡放在自己胸口的位置,迫使男人不得不去看!

    “嫂子,刚刚墨是想从人家胸口拿这个东西呢,你要不要看看里面是什么?”

    沐妍呼吸一紧,杏眸多了几分探究,对上男人陡变的脸色,心底的困惑越发的大了几分。

    “要,那就麻烦你了,以菱……”

    重墨快速的想要伸出从女人手心夺过内存卡,却被沐妍快速的握住大手,杏眸眸色一颤,接着就看到以菱得意洋洋的将胸前的内存卡插入了手机里。

    点开手机里的视频,完整的播放给了沐妍看!

    怀孕的字眼被画面中男人说出口,沐妍眸色一颤,小手攥紧男人的大手,力道之大,几乎要把男人的骨头捏碎了一般。

    但是偏偏男人的骨头硬的厉害,沐妍只感觉到自己的手指锥心的疼,连带自己的心尖都在颤抖。

    重墨此刻竟然有了一种轻松的感觉,秘密全数被说出,自己感觉不到那么压抑了,只是紧张的将沐妍揽入怀中,生怕女人一不小心就溜走了。

    以菱得意洋洋的在沐妍面前继续显摆,言语之间尽是讥诮,

    “嫂子,唔,墨的表现你还满意嘛,对了,刚刚的事情不好意思了,男人嘛,欲求不满很正常,况且,你怀孕了,不方便也正常,没事我方便!”

    重墨的俊脸闪过惊人的寒气,眸色像是扎了冰一般。

    “以菱,你不信口胡言!”

    沐妍:“……”

    如果不是重墨紧紧扣住自己的手腕,自己真的就想扭头就走,但是既然以菱这么想摆铺子,自作孽,不如自己就彻底顺了她的意!

    “以菱,刚刚是你用阿坤手机把短信发给我的吧,来让我看你演的一场好戏还真的是费尽心思,戏演完了,你可以走了!”

    沐妍眸色清丽,除了一开始捉奸的时候有些起伏,其余皆是毫无波澜,以菱眸色一愣,不可置信的看着女人如此平淡的表现。

    重墨同样也是,自己曾经在脑海里无数次过滤了女人应该有的表现,却没想到如此沉默寡言,黑眸闪过一丝异样的眸色。

    怪不得沐妍工作时间突然上顶楼,原来是因为以菱用阿坤的手机给她发了一条短信。

    薄凉的唇瓣轻启,看着怀里的女人脸色异常苍白的模样,关切的说道:“我晚点给你解释,你先坐下来休息一下!”

    脸颊上火辣辣的疼,可是重墨却眼睛都不眨一下,反倒是更用力的将沐妍揽入怀中。

    “不用……”

    以菱媚惑的眼眸像是淬上剧毒一般,一语道破,快速的试图将重墨拉入怀中,却被男人再次甩开。

    “墨,你其实不爱她对不对,曾经你也是凡事顺着我,其实你心里也是有我的,不然不会我昨天提出来了之后,你都不回绝!”

    “沐妍,你别以为你真的应有尽有,你的孩子一生下来就是爸爸算计的对象!”

    一句话戳中沐妍痛楚,一把推开重墨,狠狠地瞪了一眼女人,杏眸怒气冲天。

    “我和重墨的事情不需要你插手,也希望以后你不要再插手我们的事情了,因为我……”

    “我早就知道我怀孕的事情了……”

    后面的话,沐妍直接是贴着以菱的耳垂说道,满意的看着女人惊讶的眸色,轻轻的将刚刚女人脱下的外套披在了女人的身上。

    平静的眸子没有一丝波澜起伏,柔声的贴着女人的耳垂继续说道:“阿坤真的很好,希望你别错过他,你今天见识到了重墨有多薄情,是为了从侧面反应阿坤有多么情深意重,不要丢了西瓜结果却为了捡芝麻!”

    以菱眸色闪过几分讶异,随即越发的恨意弥漫。

    “所以你就是特地想要耍我嘛,沐妍,我和重墨两个人都被你耍了!”

    沐妍还想再说些什么,阿坤听到动静立马赶了过来,看到以菱赤身*的模样,立马关切的赶了过来,快速的道歉之后,一把将女人抱在怀里快速的离开了办公室。

    离开的时候,沐妍还可以依稀听到女人痛苦的低喃和吼叫。

    小手紧紧相握攥成拳头,转过身子,就看到男人刚刚被自己扇红的侧脸,杏眸一滞,伸出小手轻轻的覆在男人的脸颊之上。

    “还疼嘛?”

    重墨眸色一喜,以为女人在关切自己的脸颊状况,黑眸闪过几丝亮光,却在下一秒,看到沐妍快速的扬起小手对着自己的另一侧脸颊,狠狠地就是一个巴掌!

    重墨:“……”

    “现在觉得看起来顺眼多了!重墨,你这么不要脸,你自己知道嘛?”

    整个房间里都回荡着刚刚一巴掌的声音,沐妍锐利的杏眸狠狠地扫向男人,心里恨的牙痒痒的,但是杏眸却不可避免的泪雾弥漫,几乎是轻轻一触碰,随时随地都有决堤的可能。

    “看到我被你算计是不是很有趣,唔,算计我一次又一次,看着我在同一个坑里反复摔,重墨,你到真的是机智!我在你心里就是那么不堪,那么愚昧嘛?”

    沐妍一连说了好多话,重墨高大的身子僵硬不已,生怕动了女人的胎气,更重要的是,自己的脸颊有些疼,是不是她的小手也是这么疼!

    “沐妍,如果真的要我解释我自己的所作所为的话,我所有做的一切,都是因为我爱你,不知道如何对你是最好的,只能用了这个最笨的办法!”

    沐妍:“……”

    浑身的血液因为男人的这一句我爱你彻底凝结,沐妍眸色颤动的厉害,抬起的小手无力的放下,眸色闪过一丝疲惫,对上男人精湛的黑眸,一字一句,认真的说道。

    “重墨,我们离婚吧!”

    ------题外话------

    感谢505462593,啊海怕123,bing公子世无双,木子丹艺,水晶馥,小石头1978的月票!还有雪岚123的花花和打赏,ys110的花花,哈哈,万一把我身上喷的香喷喷的,咳咳,人家来打劫了怎么办!哈哈,1万多点奉上,眼睛吃不消了,先去眯眯,大家看文快乐!咳咳,守承诺,这个是一更,晚点我熬夜看看能写多少,能的话,白天再送上一更!嘿嘿,就凑2万了!对了,订阅的时候注意一下一更,两更字眼,大家不要漏订了!么么,晚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堇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堇颜并收藏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