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 > 第七十章 宫外孕【求订】

第七十章 宫外孕【求订】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会等你睡着了再走……”

    男人的话语蛊惑的厉害,沐妍嘴角扬起一抹极淡的弧度,男人身上特有的天赋在鼻尖缠绕,自己一直孕吐的厉害。

    可是就这么紧紧贴着男人健硕的胸膛,听着男人有力的心跳声,对于沐妍都是一件极其缠绵悱恻的事情。

    “重墨……你有多爱我……”

    沐妍深呼吸一口气,到底是把心底想说的话全数说出来,从前以为是征服,不然怎么会有这么一个男人会平白无故的爱上自己,囚宠自己的形式把自己困在他的羽翼之下。

    但是事实上的确是有这么一个重墨,宠的时候可以宠自己入骨,婚姻之中更是少有小三小四,为了把自己留在身边费劲手段。

    如果这个男人不是痴傻,很显然就是爱了!

    但是爱有多深,多切,自己却不得而知……

    重墨神色一暗,原本在轻柔的轻轻拍着女人的肩膀,想要帮助女人快速入睡,没想到会听到的这句发问。

    漆黑如窗外的夜色的黑眸目光灼灼,轻柔的附在女人的耳边低喃浅语。

    “沐妍,你曾经有多恨我,我就有多爱你……”

    沐妍:“……”

    一句话,彻底把沐妍冲击的毫无回旋的余地,浑身一顿,连带着自己耳垂都开始迅速变红,全数因为男人的话语而备受冲击。

    曾经自己有多恨他!

    沐妍暗暗在脑海里快速地闪烁着这个问题,三年前,自己倍感绝望,同时被闺蜜和男友抛弃,重病的母亲和自己被自己的父亲抛弃!

    没有其他法子,被重墨硬生生的穿上嫁衣,豪门隐婚……

    如果说自己恨他的尺度,恐怕那就是恨他入骨!

    反过来,就是重墨爱自己入骨!

    沐妍浑身颤抖的厉害,深深的倒吸了一口气,却不知道该如何回应男人说的话……

    “我在猜,你在回味曾经你有多恨我……”

    重墨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抵在女人的胸口,一字一句,蛊惑的说道,黑眸却不放过女人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

    “沐妍,被我爱很辛苦,辛苦你了……”

    沐妍:“……”

    杏眸因为男人的话湿润的厉害,艰难的闭上了眼眸,鼻头莫名的一酸,一抹淡淡的哀伤充斥着心头。

    再次睁开杏眸的时候,发现男人目光灼灼死死地盯着,嘴角扬起一抹冷笑。

    “重墨,你是不是根本就没打算跟我离婚,这辈子,我也根本离不了婚……”

    沐妍憋不住自己的心里话,还是把自己心里想说的全数说出口,喉咙里艰难的挤出这么一句话,已经让自己整个人完全处于被动。

    像是猎物一般,随时随地等着男人猎捕!

    重墨黑眸倏的一暗,抵在男人胸口的手指穿插进入女人柔软的发丝之中,嘴角扬起一抹浅魅灼漓的浅笑。

    “不错……”

    肯定的话语让沐妍浑身紧绷的弦终究还是断了,一双盈盈美眸,眼波似水,终究还是敌不过男人的霸道强势。

    “重墨,我恨你……”

    恨男人的邪魅,恨男人的腹黑,恨男人的强势霸道!

    但是同时却恨自己不由自主的沉沦!

    重墨看着怀里的女人美眸空灵澄澈,就像是一朵开在清水里的白莲花,不染纤尘,清丽高贵。

    就这么把她扣在怀里,女人不需要任何言语,便是勾魂摄魄,尤其是女人的一颦一笑,几乎是在挑战自己的防线。

    尤其是怀孕之后更增添了几分韵味,是个天生的尤物!

    许久之后,轻轻的俯下身子强势的啄了啄女人的唇瓣,柔声的低喃:“你看,我就说嘛,你有多恨我,我就有多爱你……”

    沐妍:“……”

    “时间不早了,睡吧,我在旁边陪着你……”

    重墨看着女人不悦噘起小嘴的模样忍不住心头一暖,轻柔的伸出大手轻轻的拍着女人柔软的肩膀。

    黑眸快速地在脑海里闪烁着自己刚刚看到的车牌号,神色越发的锐利逼人,散发着寒气。

    “好……”

    沐妍无力再和男人辩解,想要挣扎,但是难免因为刚刚的轿车有些惊慌,不再挣扎,熟睡的迷迷糊糊,听到男人静静的在耳边小声的耳语。

    “妍妍,对不起……”

    宝宝的事情,对不起!

    沐妍杏眸因为男人的这句话湿润的厉害,许久之后,嘴角轻扬一抹浅淡的弧度,沉沉的在男人的怀里熟睡。

    ……

    重墨黑眸沉沉,看着身侧女人平稳的呼吸声之后,才重新的走向阳台,快速的拨通了自己的手机里许久没有打过的号码。

    虽然是半夜,但是对方似乎早就料到重墨会打电话过来,几乎是电话响起不到三秒立刻就被接通了。

    “墨,这么晚了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情嘛?”

    重恩坐在书房之内,看着窗外的月景,嘴角噙着一抹冷笑,放下手中的酒杯,手指却始终没有离开过杯壁。

    重墨,我曾经说过,不要让我发现你的软肋,从重恩恩之后,我又再度再度发现你的软肋了!

    “对了,听说沐妍怀孕了,这种女人怀孕的时候孕检记得检查清楚,省得怀的不是重家的种,我听说她之前也是和沈哲浩不清不楚的!”

    重恩知道重墨现在的情绪已经接近崩塌,是时候再放点猛料。

    重墨神色迅速变得暗沉,握住手机的时候也越发的力度加大,仿佛是潜伏在林中的豹子,随时随地都准备反攻。

    “爸,人老了就该颐养天年,做一些不顺心的事情,也是自添烦恼,我和沐妍的事情不需要你担心,你只需要关心好自己的事情就好!”

    “连自己的事情都管不好,现在还要关心下一代的事情,不觉得有些讥笑嘛?”

    重墨毫不留情的予以反攻,但是话不点明,彼此都是聪明人,有的时候,话说的太清楚就没有意思了!

    重恩握住酒杯的动作一僵,脸色迅速变得异常难看。

    “重墨,我让你去搭理重氏是为了锻炼你,给你一次机会,不是让你肆意的挥霍重氏,你现在如此大规模的裁员,更换重氏的所有未来发展的动向!重墨,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不跟我说一下!”

    之前了解的只是尝试改革,没想到如今已经完全的大刀阔斧动起了手,重恩完全是没有预料之外,被打的措手不及。

    重恩说的语气极重,重墨不怒反笑,听得出来男人话语里的挑衅和愤怒!

    怒了就好,怒了才会让自己有机可趁,才会让自己有彻底击毁他的机会!

    “唔,话说的不明不白就不好了,当初重氏黑家起身,当初你叫我回来的时候,我可是记得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让我成为警方的第一调查对象,不是嘛?”

    重墨的黑眸在夜色中散发着异常凌烈的寒气,想到那段极度悲哀的岁月,心头的压迫感也越发的强烈。

    自己的亲生父亲二十多年不待见自己,突然召回自己,原因竟然公司被调查,无可奈何,只能把最高领导权的位置转让。

    为的就是可以脱离关系,把所有的罪名让自己的儿子担着!

    嘴角的笑意越发的冷凝,自己曾经暗暗发誓,自己一定要把重氏彻底恢复正常,彻底让重恩谋算的一切全数付之东流。

    重恩脸色一白,没想到重墨说话如此直接,黑眸闪过几分错愕,顿时了解了重墨所有背叛的源头。

    “重墨,我没想到养了一头豺狼在家里,当初就不把你放出来……”

    重墨:“……”

    旧时所有见不得阳光的往事被重墨再次提起,重墨还是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后背硬生生的被逼出了冷汗。

    说不出来重恩的具体怪异的癖好,只知道自己很小的时候,就经常被男人喂食辣椒,小孩的胃还没有彻底长好,吃起辣椒也是小嘴通红,偏偏男人就彻底爱上了凌虐自己的乐趣。

    而且还经常被关在小黑屋里,完全在认知世界的孩子就要在小黑屋里独自忍受黑暗和惶恐,再后来,重墨还是患上了自闭症,不清楚一个作为自己父亲的男人,怎么会如此对待自己。

    自闭症,天生的对辣椒神经性敏感和抗拒,一度成为重墨非常自卑的元素之一,索性后来有了恩恩,有了孩子经常的啼哭,一些纯自然的举措,天真无邪,才渐渐打开了重墨的心房。

    后来渐渐长大,重恩试图用药物控制过往的记忆,把两个人的关系重新定格在父子,重墨已经年少有成,所以这些年一直都装作不知道,从不提起!

    “其实你想要的不过是看家的狗,偏偏我是狼,所以重氏我势必要把它彻底恢复正轨……”

    重墨说的斩钉截铁,重墨听了之后却越发的诚惶诚恐,眼眸里越发的阴鸷,连同握住酒杯的大手都在轻微的颤抖。

    “重墨,你要小心沐妍的安慰,如果你再这么任性孤行,我不敢保证我会让沐妍平平安安的生下孩子……”

    间接承认了刚刚在医院门口的事情是自己安排的,重墨的黑眸迅速的冷却,像是扎了寒冰一般。

    嘴角越发的冷笑不断,大手也越握越紧。

    “随时恭候,不过是个女人,如果你想把赌注加在她身上,唔,我倒是很期待……”

    说完,重墨快速的挂断了手中的电话,心头烦躁不已,平时百般想要劝诫沐妍和穆德旭的关系,可是到了自己身上,几乎是难以启齿。

    嘴角的笑意越发的冷凝,甚至于随时随地都会愤怒的想要杀人一般,转过身子,视线看向床上女人熟睡的模样,顿时又变的柔和似水。

    豪门纠纷,切勿把女人扯进来,但是自己越是表明的在乎,偏偏对于沐妍那就是灭顶的灾难!

    为今之计,还需要步步为营!

    ……

    重恩看着被挂断的电话气的浑身颤抖,不一会儿,书房里传来有力撩人的敲门声,女人一身几乎透明的睡衣嘴角盈盈,刚刚在门外已经完全听了大概,嘴角的笑意越发的勾人。

    “恩……不要想那些扫兴的事情嘛,不是想要惩治沐妍嘛,我可有的是办法……”

    孰知所有男人的同性,女人灵活的小手快速的游走在男人健硕的胸膛之下,嘴角的笑意越发的撩人魅惑。

    重恩眸色一亮,快速地将女人直接拉入怀中,大手顺势在女人的身上抚摸不断。

    “冰儿,我很期待……”

    “唔……”

    李冰儿嘴角上扬,轻轻的附在男人耳边细细的低喃浅语,嘴角的笑意越发的上扬,看到男人满意的弧度之后,继续娇嗔不已。

    不一会儿,房间里就传来了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

    第二天,沐妍特地跟罗城请假去了医院进行孕检!

    潜意识里还是有些排斥重墨,尤其是在孩子的问题上,索性避开了重墨,选择了一家靠近市医院的妇科。

    检查的程序很繁琐,检查完之后直接被安排在门外等待,沐妍眸色一顿,在门外静静的守候着结果。

    潜意识里总隐约觉得有些不安,暗暗浅笑,多半是自己昨天被车的事情吓坏了,所以连孕检都忐忑不已。

    “沐妍!”

    “是……”

    听到医生办公室开始呼唤自己的名字,沐妍赶紧拿着包走了进去,走进医生办公室,一抹不同寻常的压迫感更是让自己有些呼吸不畅。

    医生是个中年的女性,看起来经验老道,沐妍看着女人严肃的表情,不由得有些心漏跳了半拍。

    “医生,请问宝宝情况怎么样?”

    沐妍问的胆战心惊,第一次做孕检的感觉真的很奇怪,会有一种莫名的责任感。

    虽然孩子的出生是重墨一手刻意造成的,但是既然有了,就一定要给宝宝最安全的成长环境。

    “医生,我怀孕初期不是很在意,情绪偶尔起伏会变大,如果宝宝有什么情况,麻烦您一定要告诉我……”

    医生面露难色,攥紧自己手中的检查单,深呼吸一口气,似乎是下定了某种决心一般,对上女人清澈的杏眸,虽然心有不忍,但是却不得已违心的说道:“这位夫人,你属于宫外孕,现在必须食用米非司酮停止怀孕,否则会对母体造成危害!”

    沐妍:“……”

    嘴角的笑意彻底凝结,沐妍虽然不清楚宫外孕具体指的是什么,可是听着名词,答案已经显而易见了。

    子宫外怀孕,那就是说宝宝根本不在正常的子宫内怀孕!

    “医生,您能再重复一遍嘛,对不起,我刚刚没有听清……”

    看着女人的小脸苍白的毫无血色,像是一张白纸一般,医生有些迟疑,手心已经开始快速的冒汗,做违心的事情果然是非常难受。

    “你是宫外孕,需要及时停止胚胎发育,否则造成输卵管爆裂,以后就无法再受孕了……”

    停止胚胎发育,那就是无法正常的生下宝宝了,不允许他成长了……

    沐妍被女人的这句话硬生生的把眼泪水给逼了出来,喉咙处更是觉得火烧一般。

    为什么要这么对自己,自己对于这个孩子从意外到接受,其中辛酸苦楚,还有重墨……

    沐妍觉得脑子一热,整个人迅速的开始萎靡,一抹无力感遍布自己的全身。

    “医生,有没有可能是误诊,虽然他很小,但是在我肚子里,我感觉到很健康啊,很可爱,可爱到我有的时候简单的伸出小手摸着他,都会感觉到他在跟我回应!”

    怀孕8周的孩子只是豆粒一般大小,沐妍知道他给不了自己任何的反馈,但是却觉得这个孩子和自己有缘分!

    为什么缘分偏偏那么浅!

    看着自己面前的女人,医生顿时有些心疼,可是没有法子,自己的孩子就在对方手上,如果自己不按照她们说的做,那么自己的孩子就要受到伤害。

    手心手背都是肉!

    “这个……这个当然不可能是误诊,这样吧,我……我先帮你观察一段时间,你先不要着急……”

    “唔,真的嘛,好,医生,就算是再难吃的中药我也愿意去尝试,我真的不想失去这个孩子……”

    沐妍说的声泪俱下,医生也不是完全的没有人性,暗暗在心底下定决心,反正自己只要给的是错误的诊断!

    但是自己真的做不了杀人的凶手,这个孩子的命数,就看他的造化了!

    “你需要保持心里舒畅……”

    “好……”

    沐妍一听说有希望,立马心情舒畅了几分,小手越发的用力的捏紧自己面前的诊断单,心头的绝望和不安却越发的扩大了几分。

    说到底,都是重墨,如果不是男人的刻意算计,又怎么会有这样的意外!

    但是男人对于孩子的爱不比自己少,沐妍杏眸再度闪过几分沉思,看来怀孕的结果,自己只能压在心底。

    如何沐媛知道了,按照女人现在的身体状况,肯定会着急上火的!

    至于重墨,如果重墨知道了,肯定会把一切的责任全数揽在自己身上……

    ……

    走出检查室的门,沐妍还有些腿软,苍白的小脸之上还有未干的泪痕,没有留意到,自己的所有表情全数被角落处的以菱和李冰儿收入眼底。

    李冰儿特地为了今天染了一个极其耀眼的朱红色的指甲,纤长的指甲格外妩媚多姿,得意的看着身侧的以菱,嘴角的笑意再度扩大了几分。

    “怎么样,是不是很爽……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她沐妍之前在多高的地方,如今我也要把她拉下来,狠狠地踩在脚底……”

    以菱眸色闪过几分意欲,点了点头,但是碍于重墨,不免有些担忧。

    “冰儿,如果重墨知道沐妍原本健康的孩子被认定为宫外孕流产,我们怎么办……”

    以菱这辈子最常做的就是耀武扬威,但是如此的设计去杀死一个孩子还是第一次,不免有些慌张,尤其是今天早上起床的时候,阿坤明显的在开始怀疑了!

    重墨的精明,自己比任何人都清楚,只怕是如果翻旧账,所有人都必死无疑!

    “嗯,没事,只要孩子没了,到时候认定为医生错误诊断就行,再说了,这个孩子是重墨处心积虑算计得来的,按照沐妍耿直的性子,如果孩子保不住,那么重墨就是第一大恶人……”

    所以这件事可谓是一箭双雕。

    不止是除掉了沐妍肚子里的孩子,顺带还可以激化重墨和沐妍的矛盾!

    其中戏份精彩程度,自己已经完全期待了!

    以菱精致的眸光一闪,看着女人完全是一副没问题的模样,这才松了一口气,小手手心都是汗,越来越觉得自己踏上了不归之路。

    ……

    沐妍回到重氏的时候,才到了调香室的门口,立刻感觉到了空气中不同寻常的气流,尤其是调香师们面面相觑,沐妍推了推自己鼻梁上的黑框眼镜,神色有些慌乱,看向沐妍的时候更是多了一份探究。

    沐妍深呼吸一口气,直接走进了调香室,就看到重墨一脸阴鸷的站在高大的落地窗前!

    男人浑身散发出来的王者气息不怒自威,沐妍眸色有些恍惚,尤其是重墨眼眸深处的关切,更是让沐妍一阵头皮发麻。

    “重墨,你怎么来了……”

    沐妍唇色一淡,心头越发的紧绷的厉害,看向重墨,更是忍不住唇瓣发颤。

    重墨,你知道我们的孩子是宫外孕嘛,所以这个孩子要不得,保不了!

    “你去哪儿了?”

    重墨黑眸暗的深沉,看着女人有些疲倦的模样心头更是关切的厉害,本来是想要随时随地知道她的行踪,没想到一直没联系到沐妍。

    甚至打电话都打不通!

    “刚刚有事出去了一下,现在回来了,我没有什么事情……”

    说没有什么事情的时候,沐妍的嗓音莫名的有些哽咽,更是让重墨迅速的敲响警钟,黑眸闪过几分错杂的眸色,看着女人苍白的小脸,薄唇轻启,还是什么话都没有说出口。

    “嗯……”

    重墨轻柔的将女人带入怀中,深邃的眼眸越发的锐利,感觉到怀里的女人颤抖的厉害,柔声说道:“下午陪你去左芯那边做下检查,左芯是狄酋的妻子,精通医术…”

    沐妍:“……”

    伸出手指狠狠地攥住男人的衣角,葱白的手指因为男人的话越发的用力攥住,心头一阵恍惚。

    如果重墨带自己去检查,是不是就会查出来,按照重墨的性子,肯定不会留下这个孩子的!

    如何孩子一旦危害到自己的身体健康,对于重墨而言就是一号敌人!

    深呼吸一口气,杏眸闪烁的厉害,沐妍还是挤出几分笑意。

    “不用了,我今天有点累,等到过段时间再去吧,我真的……真的感觉到孩子在肚子里很健康的在成长……”

    说这句话的时候,沐妍几乎要哭出来了,小脸笑起来比哭还难看,重墨试图伸出大手摸向女人发白的小脸的时候,却被沐妍快速的闪过身子。

    “我还有事,重墨,你先出去吧,我想工作了……”

    重墨目光暗沉,明显的看到了沐妍的抗拒,薄唇微微抿起,看着女人苍白的眸色,终究还是一句话都没说,大阔步的向着门口走去。

    神色越发的紧绷,必须尽快安排人手负责女人的一举一动,不然重恩什么时候下手,自己会措手不及。

    虽然表面上自己要表现的满不在乎,但是也难免重恩起疑!

    ……

    沐妍感觉到自己的双腿像是灌了铅一般重,终究看着男人的背影泪如雨下,快速的转过身子,生怕被人看到一丝端倪。

    重墨,我该怎么办……

    职员和总裁之间的亲密不同寻常的互动,快速的让周围的同事知道了沐妍和重墨的关系不同寻常,加上沐妍名字的独特,多方打听,也知道了两个人不同寻常的关系。

    所以沐妍可以立刻的感觉到了自己在部门的地位变化,原本是默默无闻的,几乎是一天之间立马变的人尽皆知。

    甚至还有其他部分的同事也往调香部门看来看去!

    沐妍杏眸微微一闪,顿时又觉得脑海里的所有灵感极具缺失,深呼吸一口气,还是直接跟罗城请假了!

    ……

    沐妍忽然发现偌大的K市,自己去无可去,抱着可能是误诊的想法再次去了一家其他的大型医院。

    检查的结果很快就出来了,医生语气闪躲,但是答案明显还是宫外孕,必须立刻停止胎儿成长。

    接二连三的冲击让沐妍迅速的觉得浑身变的无力,转身想要离开的时候,却意外的接到了重暖暖的电话。

    “沐妍,求求你快点过来,沈哲浩出事了……”

    沐妍:“……”

    ……

    印象之中,沈哲浩的身体情况一直很好,原因无外乎男人喜欢锻炼,在学校里几乎是文武双全,每次篮球赛,足球赛都有男人的身影。

    恪守如今一下子的噩耗猛地窜入脑海之中,沐妍还是一下子无法接受!

    “重暖暖,你再说一边,沈哲浩怎么了?”

    “呜呜,沐妍,哲浩开始呼吸异常了,他有很严重的支气管哮喘病……现在已经是很严重的禁止肺了,他刚刚一直在叫你的名字……”

    沐妍:“……”

    静止肺是指的呼吸低下,哮鸣声消失,预示着病情严重,随时随地都会呼吸陡然停下!

    沐妍眸色一滞,快速地和重暖暖问清楚地址之后快速地赶往医院。

    ……

    年少的时候自由过,散漫过,vip病房走廊一片安静,到处都渲染着一抹消毒药水的味道。

    沐妍来到病房的时候,看着病床上孱弱的男人,嘴角的弧度整个就像是彻底凝结一般。

    面如死灰,小手越发的攥紧自己的衣角,却发现指甲已经几乎嵌到手心之中。

    重暖暖相比较之前看着的模样已经消瘦了很多,整天在病房里照顾病人,其实关于家属的意志力消磨的也是格外的大。

    “情况怎么样了?”

    沐妍再次面对重暖暖的时候,没想到在如此的环境之下,心态却异常的平和,不骄不躁,整个人处于陌生人到朋友的临界,只是默默的有着那么一份关心。

    哪怕是这个女人曾经想要撞死自己,甚至于三年前也想致自己于死地!

    “不是很好,所有治疗方法都在用,可是一点好转都没有……”

    重暖暖一身淡淡的紫色线衣,透过玻璃静静的看着病房内男人苍白的模样,嘴角越发的勾起苦涩。

    没想到这么多年了,这个男人的嘴边挂着的还是这个女人!

    自己在他的心底也只是一个赝品或者是厌恶的女人!

    沐妍眸色一滞,抑制不住好奇的问道:“之前沈哲浩明明篮球和足球成绩很好,呼吸道到疾病不是不可以经历高强度的体能训练的嘛?”

    殊不知重暖暖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彻底笑开了怀,整个人浑身剧烈的在颤抖,连带笑的时候,连泪水都肆无忌惮的涌了出来。

    “沐妍,你他妈是真的傻子还是假的傻子,你们俩在一起那么久,你有见过他看大量的体育类的报纸和节目嘛,如果他是真的喜欢,又怎么可能不阅读呢……”

    沐妍:“……”

    沐妍神色一凌,清澈的眸光有些呆滞,确实两个人在一块儿,除了平日里自己爱看他在操场上肆意挥洒自己的汗水,除此之外,确实看不到沈哲浩任何和足球以及篮球的互动。

    那个时候,市里正好有场篮球赛,自己求了他很久之后,他才同意参加,只不过第一场的时候就被替补。

    现在想想那个时候应该是呼吸不顺畅,已经无法忍受男人高强度的跳跃和消耗了!

    可是为什么他要这么做!

    沐妍眸色一闪,倏的明白之后,小脸立刻惨白的厉害。

    “你的意思是……”

    “对!沐妍你根本就是什么都不知道,沈哲浩之所以积极的参加篮球,足球的运动,就是因为你喜欢打篮球,踢足球的男生,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还真的是这么一个道理……”

    沐妍:“……”

    眼眶里不受抑制的噙满了泪水,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掉落,沐妍深呼吸一口气,想要反驳,却无力反驳。

    事实上一直以为自己是在学生时代最了解沈哲浩的人,现在却发现,面对重暖暖,自己真的是自愧不如。

    “你当时是我最好的朋友,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如果告诉我的话,我就会……”

    沐妍想说如果当初告诉自己的时候,自己一定不会那么任性,肆意挥霍着沈哲浩对于自己的喜爱去折磨男人的身体。

    可是话到了嘴边,却因为重暖暖接下来的话,再度愣在了原地。

    “其实你不知道的事情真的很多,当初哲浩也根本不爱调香,只是他喜欢的你爱调香,所以极力去造成偶遇的假象……”

    沐妍:“……”

    沐妍呼吸一滞,重暖暖的话无疑是再次狠狠地甩了自己一个巴掌,杏眸眸色错综复杂,看向病床上的男人的时候,则是多了几分歉意。

    泪水顺着白净的脸颊迅速向下滑落,沐妍樱唇颤抖的厉害,已经可以感觉到唇齿之间苦涩的厉害,弱小的身子无意识的顺着墙壁慢慢下移,整个人以一种极其不安的姿态轻轻的伸出胳膊环住自己的双腿。

    皮包里的电话响个不停,沐妍却没有想要去接的心情。

    “对不起……”

    重暖暖的眼眸里同样也噙满了泪水和不甘,从一开始自己就知道,沈哲浩只有和自己在一起才可以真正的幸福!

    因为自己愿意为他舍弃一切,但是沐妍却不可以!

    沐妍心里压根就没有他!

    “沐妍,你扪心自问,真的爱哲浩嘛?你不过是从小缺少父爱,哲浩恰好给了你这种补偿,说到底,你才是最自私的人,拿别人的挚爱不当爱情……”

    别人拿出自己的心肝来爱你,可是你却只当以爱情之名,默默的当成亲情的补偿!

    重暖暖蹲下身子,伸出小手狠狠地甩了沐妍一个耳光!

    啪!

    静谧的医院楼道混合着铃声和巴掌声,沐妍感觉到脸颊是火辣辣的疼的厉害,甚至于自己的嘴角都溢满了血丝。

    但是却没有气力去给重暖暖一记耳光,因为女人说的全部都是对的!

    沐妍终于明白了,当曾经自己以为深爱着的就是全世界的男人,在自己成长之后,却发现男人只不过在自己的生命里扮演着补充亲情的角色。

    沐妍,你这么自私,你自己知道嘛?

    “重暖暖,如果不是三年前的意外,我真的会和他走到最后的,亲情终有一天会蜕变为爱情……”

    沐妍忍不住喃喃自语,娇弱的身子还在不断的颤抖,被女人的一记耳光更是打得头晕目眩。

    “为什么不让我一条道走到黑,我也可以好好的补偿他……”

    就算不是爱情,但是只要对于沈哲浩是爱情的话,自己愿意永远的在自己编织的“爱情”里一辈子!

    重暖暖神色闪过几分复杂,许久之后伸出手指轻佻女人的下巴,一字一句,认真的说道:“沐妍,当初挡在你们俩之间有太多的东西,只是你从来都不知道……”

    “为了你,哲浩不得已去学习调香,实际上他最爱的是金融,作为沈家的独子,他身上的担子比谁都重……”

    “你作为私生子,根本无法踏入沈家的大门,哲浩为了你,几乎是每天都在忍受伯父伯母的压力……但是你却丝毫不知道,自顾自的过的开心,两点一线,不是医院就是学校!你根本就不关心哲浩他到底做了什么!”

    “对,当初是我和李冰儿一拍即合想要分开你们,你知道哲浩为生什么最终选择离开K市嘛,因为重墨用伯父伯母的命作为要挟,沈哲浩不得已才会狠心离开你的……”

    沐妍浑身打了一个寒颤,不可置信的看向重暖暖,似乎要急于求证女人话语里的真假。

    重墨参与的不只是出谋划策嘛?沐妍浑身的血液在快速的倒流,下巴处被重暖暖越发的捏紧,白皙的肌肤已经快速的变的青紫,女人锋利的指甲几乎要插进肉里一般。

    一字一句,下意识的跟着重暖暖在重复。

    “重墨用沈哲浩爸妈的命来要挟他嘛?”

    重暖暖眼眸里泪水横流,即使自己在一次又一次的牺牲企图去换得男人的同情心,可是最后却换来一句。

    对不起,暖暖,我对你不是爱情!

    倒是重墨似乎料到沈哲浩会做的事情,直接扼住了男人的咽喉。

    “对啊,你知道嘛,那天在机场,其实哲浩和我都看到你了,只不过你不知道,在一间高级的VIP候机室,沈哲浩的爸妈被绑在椅子上,一支装满毒品的针管随时随地都会插进他们的身体里……”

    “你在候机室里哭倒在重墨怀里,你知不知道我们进入之后,哲浩硬生生的吐了一口鲜血……”

    沐妍:“……”

    沐妍真的不知道,剧烈的摇着头,自己只知道那天暴雨之后,自己浑身颤抖的跑去机场,却被重墨的快速的捂住了唇瓣紧紧的抱在怀里。

    看着沈哲浩和重暖暖离开机场,彻底的从心里感觉到绝望,从此嫁给重墨!

    不知道原来阴谋之下还是诡计!

    局中局,核心居然是沈家的伯父伯母!

    怪不得重墨会胜券在握,怪不得沈哲浩彻底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离开的时候决然无比。

    心头颤动的厉害,沐妍整个人像是陷入了无尽的悲伤和剧痛一般,重墨,你到底做了什么!

    你这么残忍,你怎么可以这么做!

    一想到男人为了将强势的困在身侧,不择手段,沐妍就觉得自己的心被彻底的撕裂开来,彻底呼吸成灾。

    ------题外话------

    今天木有挺住,表示今天教师节送完礼之后会早点从学校滚,到时候明天一定送上2万,养文的妹纸表再养了,最近数据不咋的,大家多留书评提出意见哈!哈哈,看文快乐,感谢nuoyingxiang,我想看看123456,雪岚123推荐票,nuoyingxiang,7929shli981,木子丹艺,lzu19670826,刘绿英月票,雪岚123,505462593,如若没有你花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堇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堇颜并收藏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