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 > 第七十一章 想他死【1更】

第七十一章 想他死【1更】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沐妍心里极度憋屈的慌,更是觉得重墨像是毒素一般几乎是渗透到自己的整个身体里,杏眸越发的清丽逼人,嘴角的笑意也越来越自我嘲讽!

    昨天晚上自己和重墨的交谈仿佛还就在眼前,自己有多恨他,他就有多爱自己……

    小手紧紧交缠相握,许久之后,几乎感觉到自己的指甲刺到血肉之后,才抬起小手轻轻的拿开了重暖暖在自己脸颊上作乱的小手。

    “谢谢你的告知,我还有事,先走了……”

    沐妍这句话说的没有什么底气,自己来这儿丝毫作用没起,反而激怒了重暖暖所有过往的事情!

    重暖暖眸色一滞,看着女人巴掌大的小脸上全数都是泪痕,刚刚被自己打了一巴掌的地方已经开始红肿,许久之后,还是敌不过病床上的男人,轻叹出声。

    “沐妍,我今天找你来就是照顾沈哲浩的……”

    沐妍:“……”

    清澈的美眸闪过诧异的光芒,不可置信的看向重暖暖,印象中女人十分霸权主义,根本不可能会做这样的事情!

    况且,重家的占有欲真的是惊奇的惊人,重墨对自己也是,重暖暖对沈哲浩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又这么会轻言让自己照顾沈哲浩呢!

    “重暖暖,你在开玩笑嘛?”

    “我没有开玩笑,我知道我现在做的决定可能让我一生都后悔,但是爱一个人不就是希望他开开心心的嘛!沐妍,似乎跟我在一起,沈哲浩从来都没有开心过!”

    说到这儿,沐妍已经感觉到了重暖暖眼眸之下的泪如雨下,心也在慢慢拧紧,小手紧紧相握,几乎是贝齿要把唇瓣狠狠地咬破了一般。

    “重暖暖……”

    “所以爱一个人不就是要让他快乐嘛,沐妍,你知道嘛,每次我看到他病危的时候无法呼吸,我的整个人都在受着煎熬,原来我爱他是爱错了,如果当初不是我任性!就不会去拆散你们,他也就不会这几年都过的不开心了……”

    看着重暖暖泣不成声的模样,模样整个人都感觉到心被高高的拎起,看着病床上还在沉睡的男人,永远都不知道男人下一次彻底停止呼吸会是什么时候,嘴角漾开一抹宽慰的淡笑。

    “重暖暖,我要是你我就咬紧他,因为你知道,你才是这辈子最爱沈哲浩的人,我最爱的人不是他,如果真的想要为他好,就让他生活在最爱自己的人身边才对……”

    任何人都没有资格再做男人的身边人,只有重暖暖!

    沐妍曾经以为自己会是沈哲浩一边的枕边人,如今才知道一切都是惘然,原来当初的意外,才真正造就了真正的姻缘。

    那有那么多爱与不爱,人非草木,孰能无过,只是之所以一个劲的希望困住对方在身边,无非就是因为自己知道,这辈子除了自己,恐怕没有比自己更爱他的人了!

    沐妍唇色柔和的不可思议,杏眸对上重暖暖迟疑的眸色,重重的点了点头。

    余光看向病床上的男人,柔声的说道:“这段时间我会陪你一块儿照顾他的,但是,我只是歉意,别无其他,希望你不要误会……”

    说这句话的时候,沐妍有些忐忑,但是却格外礼貌,完全是在征求重暖暖意见的模样,重暖暖是沈哲浩的妻子,丈夫如今危在旦夕,却需要丈夫的旧情人来这儿!

    沐妍眸色清丽逼人,对上重暖暖哭的已经几乎红肿的眼眸神色真挚,许久之后,重暖暖轻轻的点了点头。

    “麻烦你了……”

    ……

    一下午的时间,沐妍难得的和重暖暖和平共处,沈哲浩已经从危险期度过,在病床上不断呢喃自语。

    “小妍……”

    男人的每一声呼唤都像是针一般狠狠地扎向自己的心头,沐妍原本就是水汪汪的杏眸再度湿润的厉害。

    “对不起……”

    对不起我曾经错误的把我们俩的感情当成爱情,谢谢你肆意的为我挥霍,还有对不起,都是因为我,重墨才会这么对你……

    重暖暖虽然尽量的让自己宽容大度,但是终究还是无法自己丈夫的病床边,病重的男人话语之间的呢喃全数是其他女人!

    眼眸湿润的厉害,再度的捂住唇瓣快速的跑向门外。

    一出门,却没想到看到了重墨!

    “重墨……哥哥……”

    后面两个字重暖暖咬的有些弱,不太清楚重墨怎么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而且男人目光阴鸷的吓人,几乎是那种寒冰一般刺入自己的骨血里。

    沐妍听到重墨两个字也是硬生生的打了一个寒颤,转过头一看,满脸泪水还没来得及擦干,全数落入男人的视线之中。

    沐妍几乎可以感觉到重墨再度熊熊燃烧起了怒火!

    小手下意识的护住腹部,安抚了一下自己肚子里的孩子……

    艰难的站起身子率先的迎了上去,杏眸深处错综复杂的看着自己面前的男人,呼吸一紧,伸出小手直接拦了起来,试图将沈哲浩纳入自己的保护圈。

    殊不知自己这种行为,越发的让重墨的黑眸暗的深沉!

    “重墨,你怎么来了?”

    沐妍杏眸闪过几分困惑,自己明明只是跟罗城请假了,没想到连同重墨都惊动了,况且,男人似乎对于自己的行踪掌握的一清二楚!

    只有一个可能性,那就是自己身上就有追踪的工具,或者男人根本就是派人在监视自己!

    不管是那一种可能,对于沐妍来说都是凌迟!

    重墨唇色扬起一抹冷魅的弧度,黑眸越发的璀璨锐利逼人,甚至于那一抹浓墨重彩的精湛都让沐妍的呼吸一紧。

    “我来接你,或者看你跟妹夫一块儿相亲相爱一家人……”

    薄唇轻启,男人冰凉的话语如何是利刺一般狠狠地扎向沐妍的胸口,听得出来男人话语里的明显的嫉妒,眸色微闪。

    “重墨,这儿是病房,麻烦你尊重一下病人好嘛,有什么事情我们回家说……”

    沐妍眸色有些不耐烦,看向男人的时候更多的是一抹讥笑,越发的伸出藕臂拦着重墨高大的身子,越来越能感觉到男人紧绷的厉害。

    重墨大手紧握,深邃如夜的眼眸如同一汪深潭一般,余光看向清丽的女人,越发的逼人。

    从她早上莫名的消失,自己白白担心了一个早上,下午的时候如果不是罗城例行公事一般告诉自己这个情况,自己还不知道她又一次消失了。

    沐妍,你难道不知道现在是特殊情况嘛?

    几乎她在自己的心尖徘徊,从来还不知道这个女人完全可以占据自己的喜怒哀乐,自己像是一个无头苍蝇一般全数被女人紧紧的揪住方向。

    所有的方向感,知觉,全数都是沐妍给自己的!

    重墨深呼吸一口气,看着女人还未干涸的泪痕,伸出大手轻柔的将女人眼角的泪水擦干,泪痕几乎是把自己的心都给灼伤了。

    “好,我们回家再说……”

    重墨终于话锋一松,沐妍松了一口气,紧绷的心稍微松了一些,看着门口已经被完全吓坏了的重暖暖,轻柔的说道:“我和重墨有事先回去了,有事给我打电话,我明天再来看他……”

    “嗯……”

    重暖暖看到重墨的时候还是莫名的寒颤不断,对着沐妍硬是挤出一丝笑意,小手攥紧,深呼吸一口气,快速的走向病房内沈哲浩的身边。

    ……

    走出医院,室外的光线比室内更加鲜亮一些,女人脸颊上的巴掌印越发的清晰可见,尤其是沐妍的皮肤极其细嫩,现在在光线之下,皮肤之下的血丝越发的清晰。

    重墨黑眸暗的深沉,扣住沐妍的小手也越发的用力。

    “谁打的?重暖暖?”

    重墨快速的把女人扣在怀中,伸出大手试图触及女人的脸颊的时候,却被沐妍猛地反手狠狠地甩了男人一个巴掌!

    阿坤在驾驶座上看到眼前发生的这一切不由得捏了一把冷汗,暗暗的快速将车开离,将独自的空间留给重墨和沐妍两个人!

    ……

    沐妍甩的手掌发麻,但是还是气不过,如果自己有机会的话,真的会想要彻底将男人撕扯撕裂一般。

    想要狠狠地去用利刃戳穿男人的胸膛,看起来里面的心脏是什么颜色的!

    重墨眸色一暗,几乎是预想到女人激怒情绪的来源,嘴角扬起一抹浅笑,伸出大手轻柔的扣住女人发红的小手握在手心,递至唇边,蛊惑的对着女人的手掌轻吻。

    “怎么那么大力气,手掌都发红了……下次想要打我的时候记得用工具,这样不是很疼……”

    沐妍:“……”

    眼光没有太大的焦距,整个人急于压制的情绪到达了紧绷点,沐妍杏眸红的厉害,豆粒大的泪珠一颗颗的从眼眶里掉落,伸出小手狠狠地砸向男人健硕的胸膛!

    “重墨,你无耻……你怎么那么坏,为什么要做那么多丧尽天良的事情,你知道嘛,他们都是无辜的,都是无辜的……”

    沐妍泣不成声,整个人感觉到呼吸都变的困难,但是还是不放过任何一个捶击男人可以让自己解气的方法。

    “你为什么要去逼迫沈阿姨,沈叔叔,他们都是无辜的……凭什么要被你用作逼迫沈哲浩的工具……”

    沐妍哭的几乎都要岔气,眼睛肿得堪比核桃,脸颊清晰可见巴掌印,重墨的黑眸迅速闪过几丝暗沉,快速的伸出大手将女人的小脸固定住朝着自己的方向,一字一句认真的说道。

    “沐妍,三年前的事情除了你,谁都不无辜……”

    男人的一句怒吼硬生生的将沐妍逼愣在了原地,整个人浑身剧烈的颤抖,不可置信的看着男人,杏眸闪过几分探究。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明明这句话,重墨说过不止一次,难道说真的还有其他的隐情嘛!

    重墨深呼吸一口气,看着女人脸色苍白的模样,心头钝痛了几分,许久之后,薄凉的唇瓣轻启,认真的说道。

    “沈家父母最有应得,沐妍你口口声声叫伯父伯母的人,其实一直背地里逼你退学,目的就是让你彻底离开沈哲浩……”

    “至于沈哲浩,这个世界一向就是这样,弱肉强食,保护不了自己心爱的人,注定只能被人取而代之!”

    重墨话语像是利刃一般,硬生生的在沐妍心头再次划开了一个巨大的伤口,心头澎湃不已。

    回想起自己学生时期和沈哲浩恋爱之后一直时常遭遇退学危机,原来真的不是偶然!

    嘴角扬起一抹苦笑,对上重墨的黑眸,居然找不到任何一句话来反驳他!

    “所以三年前,只有我是笨蛋,你是最高无上的王,其他人都是你手中的棋子,重墨,看着我被你耍的团团转是不是很有趣……”

    “唔,要是我就会说,你看那个傻子,又被骗了,真的好容易啊……哈哈……”

    沐妍笑的癫狂,小手覆在小腹之上,再度感觉到千斤一般沉重,重墨,你如果知道这个被你算计的孩子是宫外孕,你又会做何感受呢!

    话到嘴边,沐妍却硬生生的再次逼回到肚子里,有些苦楚,自己一个人知道就好,如果重墨知道了,恐怕是生不如死!

    沐妍,所以说你是笨蛋,明明爱他爱的厉害,恨他恨的牙痒痒的,可是偏偏到了关键的地方,是爱是恨,一目了然!

    ……

    重墨唇色一抿,看着在自己怀里哭到失控的女人,黑眸越发的锐利逼人,女人余光看不到的地方明显是一抹显而易见的落寞。

    “其实三年后,我才是被设计的最彻底的人……”

    沐妍:“……”

    后面的话沐妍已经听不下去了,整个人在男人的怀里剧烈的颤抖,极度的不安越发的浓郁,本来是阳光明媚的天气,一瞬间乌云弥漫,随时随刻都会有倾盆大雨的趋势一般。

    果然天气是会陡变的,重墨神色闪过几分不自然,快速的将沐妍拦腰抱起向着前方的兰博基尼走去。

    进入后座,看着女人明显还在瑟瑟发抖的模样,神色一懔,快速的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女人的身上。

    “去海边别墅……”

    重墨薄唇轻启,直接下达了目的地!

    ……

    一路上凌然熟悉的场景在不断更替,沐妍还是觉得浑身冷的厉害,即使是被重墨再用力的抱在怀里,自己还是会后背冒冷汗。

    那种感觉会让自己觉得几乎要奔溃!

    回到海边别墅,沐妍才真的明白了男人带自己回来的目的,自己被禁足了,别墅里除了李阿姨新增了不下十个佣人。

    当沐妍眸色颤抖的看着一个个佣人站在自己面前,谦卑的叫着自己重太太的时候,那种感觉几乎是会让自己疯掉。

    孕吐措不及防,沐妍捂住唇瓣快速的向着洗手间跑去,顺带将房间的门反锁,杏眸懊悔,疼痛万分。

    今天几乎没吃什么东西,沐妍几乎是要把胆汁都吐出来了,但是孕吐的反应还是极大!

    深呼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呼吸平稳顺畅,不受干扰,蹲下身子,轻柔的伸出小手抚摸着自己的小腹。

    明明自己孕吐的厉害,明明自己可以感觉到这个孩子多多么的健康,为什么,他不可以健康的生下来!

    为什么!

    第一个医生态度还算委婉,愿意帮助自己养胎!

    第二个医生几乎是直接要求停止受孕!

    沐妍知道宫外孕的例子,孩子几乎是活不下来的,还会影响母体,可是自己就是舍不得放弃他!

    因为他真的很健康!

    重墨的算计为什么要报应在孩子身上呢,沐妍杏眸湿润的厉害,不敢大声的哭泣,只能将小脑袋埋在双腿之间低泣不已。

    重墨在洗手间门口听着女人几乎是悲恸的痛苦,黑眸神色越发的紧绷,自己的难受不比她少。

    所以说,三年后,最被算计的是自己!

    其他被沐妍称之为棋子的沈哲浩,重暖暖,李冰儿几乎快要拖戏了,唯有自己一个人,还在这午间的地狱轮回!

    等待着沐妍的救赎!

    ……

    沐妍洗好脸出门的时候,重墨已经安排人准备晚餐了!

    原本到了晚上就开始清冷的别墅一瞬间居然人流涌动,几乎是沐妍做到了不离开椅子,所有人都被佣人照顾的好好的!

    杏眸闪过几分不屑,沐妍胃里酸涩的厉害,直接丢下筷子,淡淡的开口说道:“我不饿,我想上楼休息……”

    重墨嘴角再度上扬,知道女人在跟自己耍性子,冷魅的嗓音在空气中响起。

    “既然夫人不信吃东西,那么你们也不许吃,等到什么时候夫人有胃口了,想吃饭了,你们再吃……”

    沐妍:“……”

    沐妍眸色诧异的离开,看着男人疯狂的举措,尤其是一排佣人毫无反驳,只是乖顺的低着头,完全是一副顺从,畏惧的模样。

    凭什么,重墨要这么独裁!

    “重墨,我只是胃口不好,难道要我每天都强颜欢笑,每天不想吃东西还得逼着自己去快速的进食嘛?”

    模样毫不闪躲,语气难得的咄咄逼人和平时清冷的模样形成了巨大的反差,重墨嘴角扬起一抹邪佞,到底是翅膀硬了,所以说起话了都如此肆无忌惮。

    “强颜欢笑,沐妍,你他妈的是舍不得看到沈哲浩重病的模样吧,我看你今天一整天心都野了!在我面前强颜欢笑,在他面前就是真情流露……”

    “沐妍我知道你爱他很多年,可是我们结婚三年,难道没有在你心里留下一点一滴的触动和不舍嘛?”

    沐妍:“……”

    偏执的男人,自己今天之所以对着沈哲浩万分歉意,最大的原因就是对于沈哲浩,自己错把感情当成爱情。

    沈哲浩填补了自己对于父亲的缺失,可是偏偏本该给爱情的自己无能无力。

    恋爱时期的海誓山盟全数被自己撕破,重墨居然说自己爱了沈哲浩很多年!

    杏眸闪过几分错杂,对上重墨阴鸷深沉的黑眸,一字一句认真的说道:“对,在我心里,你根本就一文不值,我就是爱他……”

    “重墨,我永远不会爱上你……”

    看着男人越发越紧绷的眸色,沐妍嘴角继续漾开一抹得意的笑意,从自己的包里拿出那条被自己一直珍藏着的纽扣手链。

    高举在手心,对上男人探究的眸色,直接将手链丢在地上,狠狠地用力的踩了上去。

    “重墨,第二颗纽扣很重要,因为它最靠近心脏,怎么办,现在我觉得你的第二颗纽扣恶心坏了!”

    重墨:“……”

    重墨试图让自己冷静,从女人平静的脸上找到几分端倪,却发现一无所获!

    黑眸闪过几分寒冰一般的阴鸷,男性所有的尊严几乎都被女人踩在脚底,毫无怜惜,冰与火交缠潋滟的眼眸几乎是要将女人彻底看穿一般。

    沐妍心痛的看着被踩碎的纽扣,自己曾经为了这颗纽扣连命都不要,如今却可以当着男人的面前将它踩碎!

    杏眸湿润的厉害,却还要故作坚强!

    将小脚从纽扣上移开,惊奇的发现自己一脚踩碎之后,一个白色的小颗粒凸显出现!

    杏眸闪过几分探究,蹲下身子,将小颗粒捏在手心,倏的明白些什么,拿着白色颗粒递到男人的面前。

    “重墨,你要不要再解释一下,这个是什么!”

    重墨黑眸一闪,没想到被女人小脚一踩居然石破天惊的把这个踩了出来,本来为了却保沐妍的安全,方便自己随时随地掌握女人的地址。

    所以特地自己在送给女人的黑色纽扣里面放了追踪定位器,就算沐妍不戴在手腕上,也会放在包里。

    只是没想到今天会被女人踩在脚底!

    “呵呵,追踪定位?还是监听?怪不得你今天可以快速的在沈哲浩的病房里找到了我,重墨,你真的太过分了!”

    “想让我爱你,下辈子吧……”

    重墨快速的将桌子上的饭菜快速的扫在地上,一把抱住女人坐在了桌子上,狠戾的眸光快速的扫向身侧一排局促不安的佣人,厉声说道:“都给我滚!”

    “是!”

    沐妍试图去挣扎,但是却被男人继续以一种极其霸道的姿势整个坐在了餐桌之上。

    刚刚客厅里还有些人满为患,一瞬间,就只有自己和重墨两个人,沐妍眸色没有迟疑,勇敢的迎上男人的视线,小手用力的将白色颗粒捏在手心,几乎要嵌入到自己的血肉之中。

    “重墨,你也会有这么狼狈的一天,那种感觉真的很好,因为让我觉得得不到爱是多么可悲的一件事情,窃听器?还是追踪器,是不是把我和沈哲浩在病房里所有亲昵都呈现在你面前了?”

    沐妍嘴角带笑,下巴被男人猛地扣在手中,男人的眸色越发的紧绷狰狞,在心底隐忍着自己莫大的情绪。

    “沐妍,你不要逼我……”

    重墨觉得自己现在困惑了,分不清女人到底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黑眸闪过几分杀意!

    沐妍:“……”

    逼他!

    明明是自己已经被逼得走投无路了,毫无办法可言,只能绝地反击。

    杏眸莫名酸涩的厉害,随着男人在自己耳边的一句低喃,浑身的血液彻底再度凝结。

    “我们俩的纠纷我还不想闹到妈哪儿,如果妈知道我们俩要离婚的事情,你就不担心她病情被你气的加剧嘛?”

    沐妍:“……”

    沐妍杏眸再度打颤的厉害,浑身剧烈的颤抖之中,连带樱唇都在颤抖。

    他怎么可以这样!

    沐妍觉得自己所有的软肋都被男人捏在手心,毫无反击的力度,但是离婚势在必行!

    “我先去书房了,出来的时候,希望看你把鸡汤喝了,否则,整栋别墅的人,一天一夜都不许吃一点东西……”

    重墨的情绪已经紧绷到了临界点,真的担心自己仔不离开,真的会忍不住动手将这个凄美到极致的女人狠狠的掐死之后自己再陪着她一块死。

    沐妍整个人还是处于呆楞的状态,随着男人高大的身影完全消失在面前,刚刚被重墨训斥出去的佣人才胆战心惊的走了进来。

    “夫人,您多少吃点吧,您想吃什么,我们去给您重做……”

    沐妍:“……”

    看着一排人都在畏缩的模样,沐妍到底是心软了,眸色一颤,柔声的说道:“不用,重新热一下就好,记得给医院送鱼汤,昨天喝了鸡汤,今天换换口味!”

    “夫人,刚刚先生已经安排好了……先生说老夫人不喜欢胡椒,还特地关照我们少放一点胡椒呢……”

    沐妍:“……”

    看着女人真挚的模样,沐妍樱唇轻启,终究还是什么话都没有说出口,杏眸闪过几分不自然,低着头,快速的接过佣人送来的新的碗筷,大口大口的给自己喂!

    肚子终于吃的抱抱的,再也塞不下了,沐妍才放弃!

    “夫人,先生吩咐了,您餐后喜欢吃点心,不知道您今天想吃什么……”

    沐妍:“……”

    脑海里全数都是重墨霸道到阴鸷的模样,沐妍脸色一白,淡淡的摇了摇头,终究还是直接去了二楼的卧室,快速的反锁!

    沐妍一夜无眠到天明,试图跟肚子里的孩子说话,但是又担心吵到孩子睡觉,泪水一直流下沾湿了枕头。

    宝宝,你一定要很健康的成长……

    ……

    凌晨左右,沐妍再度沉睡之后一直睡到了中午,洗漱之后准备去公司上班,却发现罗城已经从调香室将自己调制一半的半成品带了过来。

    不在公司,在重家,所以罗城很自然的恭顺的称呼沐妍为重夫人,神色也格外谦卑。

    “重夫人,这个是重总吩咐给您带来的半成品,以后您就不用去公司上班了,在家调制就好,重总说了,你什么时候调制好了红尘,我们会立马对外推广宣传的,保证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打败穆氏香水集团的红尘……”

    后面官方的话沐妍已经听不下去了,摇晃着自己手中的调香半成品,嘴角扬起一抹深意。

    沐妍敛下眸子,将眸底所有的情绪都极力隐藏,脸色还是淡漠疏离的,几乎很难从女人的话语里找到情绪的爆发点。

    “重墨现在都不想让我出门了,不过居然还愿意让我继续完成工作,唔,确实是应该感激!”

    沐妍清澈的眸子闪过几分锐利,嘴角的笑意也浓了几分。

    “谢谢你了,罗部长……”

    “呵呵,重……重夫人,都是我们应该做的……之前在公司里,夫人您的实力真的不错,重总……”

    沐妍:“……”

    官腔沐妍已经听的厌烦,摆了摆手,平淡的说道:“谢谢,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我就先去调香室调香了,麻烦你帮我谢谢重墨……”

    谢谢这两个字,沐妍咬的格外的重,对上罗城难看的眸色,杏眸一闪,准备向楼上走去,却被佣人小心翼翼的兰了下来。

    “夫……放入去,先生,先生说了,您要吃完孕妇餐才可以去调香室,先生说了,早餐对孩子很好……”

    沐妍:“……”

    孩子的字眼让沐妍脸色一白,对,自己确实不能仅是为了工作或者是为了和重墨赌气就想要去不吃早餐。

    眸色一顿,抿了抿柔嫩苍白的樱唇,垂下了眸子,眼底滑现了一抹难以言语的悲伤。

    终究还是点了点头,柔声的说道:“午餐送去医院了嘛?”

    “回夫人,老夫人的饭菜重总亲自做好的送去医院的,说是要陪着老夫人一起在医院吃饭,让夫人你不用担心了……”

    沐妍:“……”

    变相的拘留,沐妍杏眸闪过几分错杂的眸色,樱唇微微抿起,还是坐下了身子,看着很快餐桌上就被送上了一道道精致的菜肴。

    有几道菜沐妍印象很深,是大酒店或者是四人餐馆里的招牌菜,自己吃的时候只是偶尔多吃了几口,又或者是赞美了一下,没想到菜肴就被搬到了餐桌之上。

    一丝复杂的光迎上心头,沐妍放下筷子,淡淡的说道:“给我下一碗面吧,青菜鸡蛋就可以了……”

    “啊……是!”

    佣人惊讶的愣在了原地,但是看着女人不像是随便说说的模样还是不得不赶紧退了下去准备青菜面。

    真的没想到夫人居然好这口,精美的菜肴不想吃,没想到居然要吃最朴素的面条!

    佣人们一个个面面相觑,但是又不敢表明自己的情绪,一个个的默不作声,继续低着头,等待着沐妍的吩咐!

    ……

    吃完早中餐,沐妍随即就去了调香室,之前自己毫无灵感,如今却又文思泉涌了,简单的进行最后的滴定之后才重新离开了房间。

    手心里攥着的是昨天被自己踩碎的纽扣,眸色一滞,随手将纽扣放在了抽屉之中,换了一身休闲装之后就准备出门,没想到却被佣人再次的拦了下来。

    “夫人,先生说了,您想去哪儿,他晚点会陪着您去的,现在您有孩子了,不可以到处走动……”

    沐妍:“……”

    “让开……”

    沐妍杏眸一记狠光,立马让佣人原地打了一个哆嗦,最后还是在厨房里一直帮忙的李阿姨率先的来打了一个圆场。

    “夫人,您别为难她们了,她们都是先生吩咐的,拿钱做事的,您想去哪儿,我去给先生打一个电话……”

    沐妍眸色一淡,李阿姨的出现多少让自己失控的情绪得到一些缓和,唇角微微勾起,挤出一丝笑意,柔声的说道:“李阿姨,不用了,我回房间休息就好了……对了,麻烦你去这个医院帮我看下病人沈哲浩,我想知道他最新的情况!”

    沐妍快速的撕了一张白纸,快速的在上面写下了沈哲浩的医院地址和病房号递给了李阿姨,李阿姨不明所以,但是还是点了点头。

    “少夫人,我现在就去,您在家里等着情况就好……”

    “好,谢谢……”

    沐妍面露一丝柔和,坐在柔软的沙发之上,轻柔的伸出小手揉捏着自己的额头,立马就有佣人慌乱关切地走了上前。

    “夫人,您是不是不舒服,先生特地在别墅里安排了2个留学回来的私人医生,需不需要让他们帮忙看看……”

    沐妍:“……”

    所有的还没有来得及说出来的话,因为女人关切的眸色变得异常苍白,沐妍眸色一淡,确实她们是花钱办事!

    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苦涩,挤出几分笑意:“我没事,你们都去休息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对了,今天晚上晚餐准备全辣,超级辣……”

    “啊……是……”

    佣人们不明所以,纷纷揣测沐妍的心思,不过难得沐妍开了金口,立马热火朝天的吩咐下去了!

    明眸皓齿,柳叶弯眉,浅浅的扯了一下嘴角,沐妍眸色一滞,看着窗外的景色,心头却越发的堵塞!

    ……

    重氏:

    重墨带着沐媛去检查完身体之后才回到公司,对于自己的身体,其实沐媛比谁都知道,每次治疗,都会让女人的脸色异常的苍白。

    所以沐媛根本不希望沐妍看到自己这一面,特地让重墨阻止沐妍来医院,全程重墨放心不下,几乎是时刻陪伴。

    一切结束之后接到别墅里的电话,知道女人面前一切“安好”的消息才略微的放宽了心。

    尤其是佣人话语里迟疑的说出女人的晚餐想吃超级辣的时候,重墨唇色一滞,随即准备了几瓶胃药直接放在了口袋里。

    ……

    办公室一阵有力的敲门声传来,重墨黑眸一闪,淡淡的回应道:“进!”

    是重鑫祺!

    无事不登三宝殿,重墨唇色一抿,紧紧的挑眉等待着男人所到为何事!

    “老爷子让我迅速收集你贪赃枉法的证据交上去,夺了你的权,然后迅速接管重氏……”

    重鑫祺一身卡其色西装,越发的衬托出整个人异常的伟岸,重墨则是一贯的黑色西装,显得整个人气场越发的冷硬逼人。

    身上强大的气势,几乎会让所有人立马胆怯不已!

    两个人的视线在空中对视,丝毫没有任何闪躲,看着男人处变不惊的眸色,到底是重鑫祺率先的败下了阵脚。

    “重墨,你反应这么平淡,是故意伪装还是处变不惊?”

    重墨唇色一弯,指了指面前的办公椅,示意男人坐,嘴角扬起几抹淡淡的自嘲,反问道:“重鑫祺,你可是有名的大律师,我是哪一类难道你不知道嘛?”

    “听说律师的观察力可是相当惊人,莫非你是虚有其表,还是浪得虚名?”

    几句话迅速扭转了自己的局面,重墨黑眸飞快的闪烁着探究,按照男人的性子,既然选择了把话问出口。

    说明在重鑫祺的心底,还是摇摆不定的,甚至于在重恩和自己之间,他更多的选择了自己,或者是中立!

    不管是那一种,只要不是对着重恩一边倒,对于自己就是最大的帮助!

    重鑫祺蓝眸闪过一抹淡淡的异样和欣赏,优雅的坐在了男人前方的办公真皮椅,眸色一凝,伸出大手,修长的手指若有若无的敲击着自己面前的办公椅。

    “重墨,我听说沐妍要跟你离婚了……”

    重墨:“……”

    “对了,她有意愿雇我为代表律师,你是知道的,想要离婚对于我其实很简单,根本就不需要产后一年这类的期限……”

    重墨:“……”

    “唔,虽然给不了高的报酬,不过让你过的不痛快,我倒是喜闻乐见……”

    重墨:“……”

    重鑫祺看着重墨各种错杂的表情,终于明白了什么是击败重墨,原来单单只是提和沐妍有关的事情,对于难忍而言,都会让他彻底破功。

    嘴角染上几分深意,心底却再次莫名的情绪躁动!

    重鑫祺,你真的就是为了证明重墨有多爱沐妍的嘛?

    “重鑫祺,宁拆一座庙,不破一桩婚,你这么做,不担心遭报应嘛?”

    重墨到底是重墨,快速的恢复镇定之后,立刻予以反击,大手却悄悄的在桌子底下快速的攥紧成拳。

    “恩,打官司的实力太强也不好,沐妍是慕名前来的,那种感觉还不错,尤其是打自己弟弟的关系……”

    一句话,让重墨眸色一愣,被男人话语里的弟弟字眼狠狠地刺激到了!

    在重家,重墨从来都不轻易承认自己是重鑫祺的弟弟,重暖暖的哥哥,唯独承认的就是自己是重安安的哥哥!

    没想到今天重鑫祺居然承认了自己是他的弟弟!

    重墨眸色荒芜的厉害,整个人优雅的坐在总裁椅上,阳光倾洒在男人身上,越发的衬托出整个人迷人的气息。

    “重鑫祺,你这个样子,会让我不知道你是敌是友……”

    许久之后,重墨薄唇轻启,心底的话还是说出了口,狭长的眸子微微抿起,眸子染上了几分意味深长。

    全然不放过重鑫祺的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

    重鑫祺神色一凌,顺着重墨的眸光接上了男人的黑眸,微翘起魅惑的唇角。

    “当初我妈跳楼,是你推她的嘛,还是纯属意外……”

    重鑫祺用了自己十多年的时间尽量去寻求真相,但是重家的故事全数都是压箱底的,根本就是无从揭晓,一切都是秘密。

    追寻秘密,无疑就是挑战重家的权威,以及重恩的权威!

    重恩这个人,最忌讳的就是别人挑战他的权威!

    所以重墨的大刀阔斧的改革势必会完全惹怒重墨,所以重恩才会想要从自己这面架空重墨。

    但是心底的问题还是问出了口,也是这么多年一直困扰重鑫祺很多年的问题。

    到底重墨跟自己母亲的死有没有关系?

    重墨唇色一抿,漆黑如夜的黑眸紧紧盯着重鑫祺,余光看向自己手腕处沐妍给自己买的袖扣,唇色一柔。

    “有……”

    重鑫祺:“……”

    薄唇因为男人的话紧紧抿起,蓝眸越发的暗沉阴鸷。

    重墨黑眸眸底的深意久久挥散不开,许久之后,低喃自语:“当初我看阿姨神色恍惚的模样一路尾随,后来看到她站在阳台准备往下跳,试图伸手去拉,结果还是没能拉住。”

    “当时有佣人在楼下经过,看到我半悬在空中,就以为是我推的她,后来一传十,十传百,全数变成我推你母亲下楼了!”

    说到这儿,重墨薄唇轻轻抿起,一抹暗光在黑眸深处闪烁,许久之后,才继续说道。

    “按照我现在的判断来看,她应该是中了迷药一类的东西,应该是慢性的,累计到一定剂量才发作的,不过纯属臆测,还没有得到证实……”

    重鑫祺:“……”

    神色一震,忽然联系上某些事情,重鑫祺的蓝眸闪烁着异样的目光,轻叹出声,一抹无力感漫步全身。

    整个重家,下毒的人千千万,具体到那一个人就不得而知了,但是重恩无疑是嫌疑最大的那个人。

    重墨薄唇轻抿,已经感觉到了男人心底巨大的颤动,深呼吸一口,将安静的空间全数留给了重鑫祺。

    重鑫祺呼吸陡然变化之后终于恢复平静,重墨眸色染上几分淡淡的眸色,低声说道:“我老婆在家准备了鸿门宴,全是辣椒……”

    重鑫祺:“……”

    重墨看到男人微愣的模样,不觉说出了往事,对于重鑫祺的敌意也不是那么重了,重墨从来不是一个喜欢解释的人,面对沐妍有事。

    偶尔发现把事情说清楚,道明白了,其实很简单,人也会顿时轻松了很多……

    只要一想到沐妍在家里准备了一桌子辣椒,自己的心都会把辣的心尖疼,如果实在熬不住,恐怕要让阿坤准备急求了。

    嘴角扬起一抹邪佞,邪佞之余的落寞却落入了重鑫祺的眸色之中。

    “重墨,回归你的上一个问题,我是敌是友,如果是为了沐妍,我愿意跟你做友,因为我不想看到她受伤害……”

    重墨:“……”

    重墨第一次觉得自己是个靠老婆吃软饭的男人,精致的容颜更显风华绝代,由他骨子里透出的帝王威严迫得人心惊胆寒。

    “重鑫祺,你这么觊觎我老婆,我其实一早就知道了……”

    重鑫祺:“……”

    嘴角忍不住漾开一抹浅魅的弧度,重鑫祺眸色一闪,慢条斯理的站起身子,直直的站在了重墨的前方,伸出大手抵在桌子之上,目光灼灼,看向重墨,一字一句认真的问道。

    “重墨,其实关于上个月的合并案,上上个月的收购案,很多法律上的漏洞我都有,证据也都在,如果我交上去,牢狱之灾是避免不了的……”

    重墨眸色一暗,果然是重鑫祺,火眼金睛,所有的事情都逃不过男人的眼底,嘴角扬起一抹冷笑,到有几分期待重鑫祺接下来的话是什么。

    其实并不是真的畏惧重鑫祺手里有什么,就像是两个人手中都有牌,但是底牌还没有亮出来,一切极有可能!

    重墨唇色一抿,看得出来重鑫祺在酝酿情绪,大手在桌子之下越发的攥紧,等着重鑫祺亮出他的底牌。

    只要他提出要求,说明就是有需求,一旦有需求,说明他的软肋就被自己扣在手心了!

    “重墨,要想我从重恩那边倒戈相向也可以,和沐妍离婚吧……”

    重墨:“……”

    重墨没想到重鑫祺给出的底牌是沐妍,眸色一淡,薄唇越发的抿紧,眸底闪烁着几分异样的眸光。

    “唔,条件还不算很苛刻,不过我凭什么答应你……”

    重墨眉眼一挑,整个眸色越发的锐利必然,仿佛带着几分睥睨,透露着居高临下的气息。

    重鑫祺嘴角扬起一抹冷笑,知道重墨此刻也在拿捏自己心底的算盘,两个人互相的在比拟心态,一步错步步错。

    “重墨,你我都知道,商场就怕丑闻,你和沐妍的那点事,加上你的出生背景,就算这些的商业收购案水分不足以判定你的罪,但是这辈子,你也在重氏或者K市掀不起大风大浪了!”

    “其实我的要求很简单,和沐妍离婚,这样你可以继续在重氏呼风唤雨,还可以避开牢狱之灾,对于你,利处永远高于弊处,况且,女人对于你,应该不是全部吧……”

    重鑫祺说的条理清晰,句句在理,重墨的黑眸越发的暗沉,连同看着男人的目光都开始咄咄逼人了。

    重鑫祺眸色一柔,索性对上男人的黑眸不闪躲,心头却也在打颤,重墨对于沐妍的态度,对自己很重要。

    “我和沐妍离婚,你取而代之?”

    重墨慢条斯理的轻启潋滟薄唇,宛如天山雪水般清冷彻骨的嗓音流泻而出。

    重鑫祺被戳中心事倒也不反驳,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浅笑,薄唇轻抿。

    “我用重氏的江山换的美人归,所以也不算太亏……”

    重墨和重鑫祺是典型的事业心的男人,所以重鑫祺非常了解重墨,在重墨的心里,事业肯定是高于一切的。

    但是这些也只是之前的想法了,如今重墨有了沐妍,整个人都变得不一样了。

    尤其是重鑫祺,真正接触那个如水一般的女人,顿时觉得自己心头萦绕的一些迷雾,谜团,都会变得清朗。

    所以如果真的让自己做选择,重鑫祺肯定毫不犹豫选择沐妍!

    只是确实有这么一个选择才可以!

    重墨薄唇微抿,听到男人霸道的宣誓,嘴角扬起一抹摄人心魄的弧度,浑身的气场越发的冷硬,站起身子,直视男人的蓝眸,慢慢荡漾起浅魅灼生的铅华,一字一句,认真的说道。

    “对于美人,我普遍是欲求不满,所以沐妍我要定了,这辈子想让我跟她离婚,做梦吧……”

    重鑫祺:“……”

    还不错,是自己心底较为满意的回答!

    “对了,她认识的律师只有你,没有其他,到时候如果找你办手续的话记得推掉,你是手足,我可不想为了不离婚,到时候断你手足,让你没法上庭……”

    重鑫祺:“……”

    眸色倏的闪过一丝错杂的光芒,重鑫祺薄唇抿起,修长白皙的五指不由地收拢,泛白的指色。

    忽然觉得重墨这一句你是手足,彻底断了自己的念头,同时也彻底暖了自己的心。

    无意义纠结了十多年的事情,其实自己开口问了,男人如实回答了,心头一下子就莫名的开阔了。

    如果今天他重墨爱江山不爱美人,自己一定觉得替沐妍不值得!

    如今男人爱美人,不爱江山,其中感情真挚的程度,自己已经完全了然,重墨双手离开了桌子之上,如画桃花眸浅凝着一丝欣赏,许久之后,薄唇轻启。

    “记得如果她跟你起诉离婚的话找我,我打离婚官司很厉害,一般来说她离不成的……”

    重墨:“……”

    重墨墨眸一滞,没有想到男人话语里会说出如此温暖人心的话,关于重安安的死因挂在嘴边却硬生生的吞了进去。

    自己相信重鑫祺……

    重墨墨眸眸低的柔和的色彩流泻而出,似要把眼前的一切都渲染成一幅画,刚想出言表示感谢,男人接下来的话,彻底让自己笑意凝结。

    “不过我出场费很高,你到时候如果想要分期付款的话,就不用联系我了,我喜欢一次性付清的……”

    重墨:“……”

    重墨所有在嘴边感谢的话语,因为男人的这句话彻底苦笑不得,伸出大手,主动变得友好。

    看着男人宽厚的手掌,重鑫祺眸色一淡,伸出大手和男人紧紧相握!

    这种感觉就像是失而复得一般,极其踏实!

    ……

    重墨回到海边别墅的时候,沐妍正在沙发上静静的阅读,看着男人高大的身影,眸色异常平淡,几乎是直接选择了无视。

    重墨看着沙发上恬静的女人,眸色越发的柔和,精致的脸颊因为一夜的睡眠之后,加上自己今天清晨偷偷地帮她擦了药膏之后已经恢复正常的如玉一般的肤色。

    柔柔嫩嫩的脸蛋,吹弹可破的香艳肌肤,美的惊心动魄……

    尤其是女人已孕之后,身上的韵味更是浓厚,只是再美好的女人,不爱自己,到底是个受伤的事情。

    不过重墨已经受伤了很多年,况且,现在这个女人怀着自己的孩子,注定掀不起大风大浪!

    重墨原本昨天气的几乎爆炸,但是转念一想女人的小委屈,顿时又心软了!

    厨房里,已经传来一阵又一阵辣味,重墨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头皮都开始发麻,连带自己裸露在外的肌肤都开始泛起淡淡的红痕了。

    “夫人,先生,菜都上齐了……”

    佣人惶恐的上前,不知道重墨的情绪什么时候再次会爆发,听在这儿做了很久的李阿姨说,先生的心情其实很好估计。

    如果是夫人对着先生展露笑颜了,那么那一天,先生的心情都是极其好的!

    如果是夫人生先生的闷气了,那么先生那一天都会像吃了火药一般!

    所以先生的心情很好估计,一切都根据夫人对待先生的态度就可以了!

    “嗯,下去吧……”

    “是……”

    沐妍满意的看着一桌子全数都是辣椒做的菜,辣子鸡,酸辣鱼,青辣椒,辣椒末,红辣椒,只要是和辣椒有关的,沐妍都喜欢。

    “重墨,关于之前跟你提离婚的事情,你只要把这一桌子辣椒都吃了,我就答应你这辈子绝对不再提……”

    “但是如果你吃不掉,或者根本不能吃,那就答应跟我离婚,离婚申请的时候隐瞒我已经怀孕的事情!”

    沐妍嘴角扬起一抹弧度,狭长的杏眸微微眯起,越发的魅惑勾人!

    重墨眸色一滞,看来沐妍是想让自己死!

    ------题外话------

    答应好的2万保管兑现哈,先送上一更1万四,晚点尽量再送上一万,所以虽然分成2更,但是2万4,嗷嗷嗷,你们赚了,下一章尽量写到冷枭翊那一对,马上剧情就到*点了哈!咳咳,今天和编辑接触了一下,数据有点弱,所以妹纸们别跳订或者养文哈,不然木有推荐伤不起!感谢小陈阳的月票,家住南瑞湖推荐票,琪笙花花,芳香四溢,哈哈,求推荐票,月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堇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堇颜并收藏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