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 > 第八十二章 娶你是我从小到大的梦想

第八十二章 娶你是我从小到大的梦想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挂断电话之后,温暖唇色上扬至一抹极其魅惑的弧度,媚意十足,可是杏眸里的笑意就像是彻底凝结一般,整个处于无限恍惚的状态。

    一抹极其悲凉的感觉无力的遍布全身!

    冷枭翊的心该有多么冰凉才能做到这个份上!

    其实自己根本不在乎自己和冷枭翊的艳照还是视频外泄,众人的目光自己已经不在乎了,看笑话的人会当街怒骂自己是小三。

    甚至自己几乎已经可以预见在未来的一段时间,温暖这个名字,会成为K市名媛的忌讳词,一度成为丑闻的代名词!

    不过自己确实做了有违伦理的事情,得到惩罚也是应该的!

    只不过冷枭翊最不应该做的,明明知道自己和周肆桀已经订婚了,明明知道发给周肆桀他会承受多大的痛苦他还要那么做!

    艳照可以是佣人做的,但是两个人的激情视频,如果不是冷枭翊间接授权,这类的视频又怎么会流传出来呢!

    冷枭翊,你这么狠,我果然今天又重新加深一下印象了,一想到周肆桀这两天的欲言又止,温暖的心就像是扎了冰一般。

    疼的厉害,男人的行为就像是针尖一般狠狠地扎向自己的胸口,几乎是每一次用力的呼吸,自己都可以感觉到心在滴血。

    ……

    “暖暖,怎么了?”

    沐妍一直以为温暖刚刚放了一个片儿,加上有暧昧的声音,所以一直都没有敢看,看到温暖接了电话之后,一个人在发呆,隐约觉得有些不好的事情发生。

    杏眸顺着女人的视线看到屏幕上的画面,是在游艇之上冷枭翊和温暖的亲密照,视线看过去,两个人几乎是在亲吻。

    沐妍下意识的捂住了唇瓣,连带伸出小手将温暖的眼眸蒙上。

    “温暖,你别看……”

    温暖:“……”

    不看?

    自己几乎是已经将画面刻在心上了,察觉到眼前一黑,是女人柔软的小手,温暖嘴角上扬,轻柔的握住沐妍的小手,将女人的小手从自己的眼眸上移了下来,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弧度。

    “沐沐,我很庆幸,如今我还有名可以让我去败,唔,看来我也并不是一无所有嘛……”

    人尽皆知的第三者!

    而且这个小三之前还给人以极其清纯可人,不食人间烟火一般,现在看看,果然装逼是要被雷劈的!

    温暖嘴角扬起一抹极其苦涩的弧度,快速的关掉视频,打开网页,随意的开了一下K市的最热门新闻!

    排在第一位的就是自己和冷枭翊的艳照丑闻!

    连带还有萧雅的痛哭照片,以及周肆桀证实订婚之后首次在媒体面前风采奕奕的模样,如今简直就是最大的讽刺!

    沐妍:“……”

    从前会觉得温暖讲的很多话都很好笑,如今听在心头却五味杂糅,难以纾解,杏眸染上几分关切,大致也可以猜的出来视频和亲密照是谁拍的。

    除了冷枭翊没有最合适的第二人选!

    只不过按照冷枭翊的性格来说,应该不会做出这种事情,只不过男人的占有欲和宣告自己主权的*果然是够强烈。

    “唔,暖暖,名利只是浮华的附着在你表层的东西,褪去这些的你更美丽,所以周肆桀一定是可以欣赏最真实的你的人……”

    看着温暖的脸色还不是很好,沐妍眸色一闪,深呼吸一口气,悄悄的凑到女人的耳朵边小声的说道:“暖暖,我偷偷告诉你,我嗅觉和敏感度丢失了,很奇怪,不知道我怎么会突然这样,不过我没有敢告诉重墨,怕他担心,唔,但是我觉得有重墨在我身边就是全部的感觉……”

    “会觉得很重要的在离我而去,我只有他了……”

    温暖唇色一抿,杏眸染上几分复杂的情感难以言明,看来沐媛的辞世,连带让沐妍不仅仅是从心底抗拒了孩子,抗拒了接受那段记忆,还失去了敏感度。

    敏感度对于一个调香师是一个极其重要的事情!

    就像是名主播失去了名誉一般!

    温暖眸色一湿,知道了沐妍想要表达的以为,失去一个我们以为重要的,往往是更加的凸显自己身边人重要!

    伸出小手轻轻的将沐妍揽入怀中,千言万语,无法用语言去表明,只能用力的将彼此抱的更紧。

    温暖忽然觉得,如果沐妍一辈子都活在自己虚构的,沐媛只是生气不想见自己,而不是辞世的借口之中。

    一辈子会过的很幸福!

    只是肚子里的孩子越来越大,况且是不是宫外孕还需要再仔细检查一次,对于沐妍和重墨都是劫难!

    “沐沐,我会好好爱周肆桀的,每天爱他多一点点,少爱冷枭翊一点点,我们最后一定会幸福的……”

    “你和墨也要这样,每天开心一点点,不要去想哪些困扰自己的事情,要相信,会有好报的……”

    “嗯……”

    沐妍轻柔的拍着温暖的后背,细微的回味着女人话语的涵义,觉得额头有些微疼,索性放弃了挣扎,最近自己的脑袋总会疼的厉害。

    只能想事情想的尽可能的简单……

    余光看向窗外的风景,唇色一暖,等到妈妈哪一天不生自己气了,自己就可以回到她身边了!

    到时候就不用麻烦重墨两边跑了!

    ……

    沐妍和温暖走出房间的时候,重墨和周肆桀已经接到通知了,经纪人Mary也是第一时间立刻赶到了温暖家里,按照重墨的提议准备进行第一轮反击。

    温暖和冷枭翊是校友,两个人之间的照片没有具体的时间限定,完全是可以解释为早些年,冷枭翊结婚之前曾经和温暖交往过!

    周肆桀看到温暖脸色不是很好,立马将热好的椰奶递了过来,柔声的安抚道:“喝点椰奶吧,天塌下来还有我顶着呢……”

    温暖被周肆桀严肃的模样瞬间逗乐了,伸出小手使劲的捏了捏男人的脸蛋,嫌弃的说道:“是啊,以后必须你顶着了,反正我都快是周夫人……”

    周肆桀眸色一亮,刚刚还担心温暖因为这件事情对于两个人结婚的事情打退堂鼓,没有想到女人如此的信誓旦旦。

    脸色微红,伸出大手轻柔的握住女人正在自己脸上作乱的小手,欣喜的说道:“暖暖,我刚刚还以为你后悔了……”

    温暖眸色一淡,感受着男人的手掌握紧自己的小手,嘴角扬起一抹浅淡的弧度。

    “你都舍得独自忍受这么大的屈辱,我又怎么舍得留下你一个人独自抗压力呢,退缩不是我的本色……”

    温暖轻轻地环抱着男人,踮起脚尖,轻声的在男人耳边低喃:“肆桀,那个文件你接收的时间是三天前,我要回来的哪一天,傻瓜,这两天为什么不质问我,一个人要藏着腋着的……”

    周肆桀眸色一滞,没有想到温暖会悄悄的跟自己说这个问题,高大的身子一僵,俊脸有些不自然。

    看着温暖笃定的笑意,视线快速的寻找自己的笔记本,果然已经不见了!

    不自然的将温暖用力的抱在怀里,小声的嘀咕道:“我不在乎,我只担心这辈子能不能娶到你,娶你是我从小到大的梦想!”

    温暖:“……”

    看着男人率真,还略显青春的脸庞,温暖忍不出笑出了声,用力的抱着周肆桀,越发的觉得很踏实。

    心头却扬起一抹浓浓的歉意!

    对不起……

    我温暖要何德何能,才能对得起你一生最大的梦想就是娶了我……

    ……

    两个人温馨的画面,沐妍一直觉得很温暖,静静的和重墨十指相扣,虽然嗅不到男人身上的气息,但是似乎自己心底可以感受他的气味。

    唇色上扬,静静的陪伴着重墨和Mary落实最终的处理结果。

    毫无疑问,如果想要解释清楚,必须证明照片在拍摄的场景之下是正常的行为,所以必须曾经彼此那一段情。

    至于冷枭翊方面,如果温暖发出声明,应该不会反驳!

    重墨黑眸暗的深沉,这件事情自己几乎敢打包票和冷枭翊有关,但是绝对不是完全的出自他之手。

    “暖暖,发声明你曾经在冷枭翊婚前和他是恋人关系你打算怎么弄,是视频还是文字,还是记者会?”

    Mary快速的动用自己在娱乐圈一切可以用到的关系,快速的将一些和K市之音有着长久合作关系的广告商进行联系,希望他们联合出面担保温暖的人格,但是全数都遭到了反对。

    看来不光对方目的是曝光温暖和冷枭翊的关系,最重要的是彻底封杀温暖,让温暖难以立足!

    “不用,直接发布声明,我和冷枭翊之所以发生关系是因为喝酒误事,责任推给双方,另外,关于我们的亲密照片,叙述成男方欲求不满,阴魂不散!知道我已经订婚准备结婚的情况下还强行纠缠不清。”

    “为了加深可信度,再发表律师信,如果冷枭翊再纠缠不清,骚扰我和周肆桀正常的生活,我们将会采用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权益!”

    黑社会强抢民女,这样的爆炸性新闻远远比自己是第三者要吸引人的多,既然要彻底解释清楚,不如就彻底的将两个人的关系变得僵硬化,最好是老死不相往来!

    重墨黑眸染上几分欣赏,果然是温暖,处理事情起来绝对不手软,知道什么是传媒需要的!

    如此一来,炒作了冷枭翊,但是却把自己激流勇退下来!

    Mary有些迟疑,一下子拿捏不了方寸,只能把求救的目光投向重墨,看着男人的黑眸漾起一抹淡淡的光泽,表示了默认,这才立马吩咐下去。

    “暖暖,你准备是……”

    “记者会吧,明天要参加沐阿姨的……后天安排吧,正好后天上午我和肆桀去扯个证……”

    “好……”

    看着Mary已经开始着手去处理这件事情,温暖对上周肆桀关切的目光,嘴角上扬,伸出小手扯了扯男人的领带,淡淡的说道:“后天早上穿的帅帅的,乖,到时候姐姐带你去扯证,你就真的梦想成真了……”

    如果我的一些善意的行为可以让你梦想成真,那么我觉得是乐意去这么做的!

    周肆桀,你能够幸福,真的比我的幸福要重要千百倍!

    周肆桀:“……”

    幸福的一天来的太快了,周肆桀脸色染上几分关切,柔声的说道:“好……”

    ……

    “墨,唔,有事求你……”

    温暖看着重墨大手扣住沐妍的腰身待在沙发上,黑眸一片深沉陷入沉思,知道重墨陷入两难之中了。

    直接踱步过去,快速的将沐妍直接揽在自己的怀里。

    重墨:“……”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重墨嘴角一抽,注定友情难以长久……

    温暖独自炮轰冷枭翊缺少一个最有力的支持者,而自己恰恰就是可以给女人支持的最给力的支持者之一!

    “墨,我和你老婆是闺蜜,你和冷枭翊充其量算是基友,如今我作为你老婆的闺蜜,又是你老婆的娘家人和你的基友对立了,唔,你站在哪一方……”

    沐妍:“……”

    基友这个字眼听起来怎么觉得怪怪的,沐妍迟疑的眸色快速地扫向男人的俊脸,看到女人的俊脸毫无表情,咽了咽口水,稍微的向着温暖的方向移动的一下!

    重墨的:“……”

    果然沐妍已经是一边倒了,重墨眸色一挑,许久之后才淡淡的说道:“温暖其实你是知道的,这件事情中一定有误会!”

    “但是我不在乎,我不在乎这件事情是不是跟他有关,我只想摆脱他,仅此而已,墨,我记得你劝了我很多年,难得我最近懂事了,唔,帮我一把吧……”

    “好……”

    重墨黑眸紧紧的看向女人澄清的美眸,看着女人无比坚定的模样已经知道了女人早已下定决心,嘴角一淡。

    只能说有的时候造物者太弄人了!

    ……

    环境优雅的咖啡厅:

    李冰儿轻柔的搅拌着自己杯子里咖啡,视线锐利的看向自己面前有些局促的女人,嘴角上扬,故作好奇的问道。

    “怎么了,心事重重的,我可是听说沐妍这两天精神不太好,唔,看来我们的计划有效啊,沐媛这个老女人早就该死了……”

    有的人活着是累赘,早就该死了!

    有的人死了,倒是可以自己最有用的伤害别人的武器!

    “可是我总觉得心里怪怪的,你知道嘛,墨最近看我的眼神想要杀人一样,我真的很担心这件事情会被她发现,虽然我只是帮忙偷调香的配方!”

    说到这儿,以菱快速的将自己在沐媛病床里翻到的调香配方递给了李冰儿,小脸上写满了期待的眸色。

    “冰儿,沐妍彻底疯了之后,重墨会不会就重新爱上我了……”

    痴人说梦!

    李冰儿嘴角上扬,手上的动作却没闲着,快速的将调香配方快速的装进包里,昨天自己和以菱的配合堪称完美。

    自己拿毛衣误死沐媛之后,来不及寻找调香的配方,索性直接把这个任务交给了以菱,至少以菱可以光明正大的和阿坤在病房里走动。

    没想到这个傻姑娘真的是傻的可爱,居然现在还想着嫁给重墨,要知道自己和她还有穆德旭早就进了男人的黑名单。

    只是他一心顾及沐妍来不及收拾!

    否则一旦男人有空闲,目的就是彻底整死自己和穆德旭,至于以菱,可能只会悲悯的留她一命吧!

    “你放心,我是不会让沐妍好过的,等到沐妍下台了,你自然就是重夫人了,到时候别忘了我就好……”

    李冰儿嘴角的笑意越发的冷凝,整个人仿佛眉眼之间全数染上剧毒一般,看着以菱胆战心惊,但是却不敢质疑女人的话。

    自己都努力了这么久了,绝对不能中途放弃!

    ……

    从温暖公寓里离开,已经是下午了,因为重墨有几个特殊文件要亲自去公司签字,所以直接带着沐妍一块儿去了公司。

    途中还有遇见调香部的同事,沐妍纷纷点头示意,心头却觉得有些惆怅,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才能彻底恢复敏感度。

    办公室内,重墨快速的批阅文件,沐妍闲来无聊,有些昏昏欲睡,等到男人完全的批阅完合同,也到了下班的点了。

    沐妍唇色一淡,伸了伸懒腰,就看到男人高挺的身子直直的站在落地窗前,深邃的黑眸,锋芒慑人。

    “更换剂量,我要让他提前受到惩罚……即使让他服用解毒的药水,这样反复的话,比较不容易出破绽,另外,还会折腾他的身子,早点让他上西天,反正也是借别人之手罢了……”

    沐妍:“……”

    沐妍不太清楚重墨在说些什么,杏眸微微拧起,隐约是觉得不太正道的事情,美眸盈盈,空灵澄澈,定神的看着重墨,嘴角微微扬起一抹极其浅淡的弧度……

    有的时候,开始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会觉得男人一举一动都是可以抓住自己的心肝一般。

    当你彻底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会觉得,他所做的一切,仿佛你和他一起,身临其境!

    杏眸微闪,看着男人优雅的转过身子,准备对上男人深邃的眸子的时候,却被敲门声打断了。

    不自然的避开了眼眸,嫩白的小脸洁净如初雪一般惹人怜爱。

    重墨轻咳一声,看着女人不染纤尘,清澈春水,明亮温婉的眸子,心头莫名的想要颤动,只想竭尽全力,让女人的杏眸永远澄清动人。

    “进!”

    重鑫祺进去办公室,没想到就看到了如此一幅郎有情妾有意的画面,忍不住有些尴尬,再次看到沐妍白衣胜雪的模样,忍不住心头微动,强压住自己心头的悸动,快速的上前将自己手中的文件递给了重墨。

    在重墨看文件的时候,则是优雅的坐在了沐妍的身侧,蓝眸闪烁着异样的眸光,有激动,也有故作镇定。

    “大哥,你怎么来了?”

    沐妍看到重鑫祺来了,立马来了精神,小脸上写满了惊喜,忍不住伸出小手戳了戳男人的胳膊,扬声说道:“你是不是和重墨和好了?”

    重鑫祺:“……”

    自己就没想和重墨和好过,别扭的转过视线,想到了重墨提前关照的沐妍最近的征兆,心头感慨万千。

    许久之后,对上重墨探究和明显暗示的眸色,重鑫祺眼眸微微抿起,凝视着女人嫣红的唇瓣,喉咙一紧。

    “我们俩一直不怎么样……”

    沐妍:“……”

    沐妍弯起唇角浅浅一笑,如水的眸子如星辰般灿烂,熠熠生辉,立马夺走了重鑫祺的所有心绪。

    “唔,知道你们俩不怎么样,我就放心了……”

    重墨:“……”

    重鑫祺:“……”

    果然是重墨的小妻子,果然被重墨都给彻底带坏了!

    ……

    “妍妍,去倒一杯牛奶过来……”

    重墨说这句话的时候,特地将视线看向了重鑫祺,沐妍立马心领神会,知道要给重鑫祺准备一杯牛奶。

    暗暗在心底揣测,男人喝什么牛奶。

    但是还是乖顺的点了点头,礼貌的说道:“大哥,我先出去了,你和重墨慢慢聊,噗……别打起来,唔,打起来的话我就去拍照了,到时候卖个杂志了,头版头条啊!”

    重墨:“……”

    重鑫祺:“……”

    “好,慢点,记得让秘书帮你弄……”

    “好……”

    ……

    重墨深邃的眸光一直紧紧的盯着女人的背影,直到女人完全的离开房间之后,才收回了视线,快速的和重鑫祺回归正题。

    “我们开始吧,沐妍出去了……”

    “重墨,我不喝牛奶!”

    重鑫祺虽然知道重墨是故意的把沐妍支出去,但是喝牛奶这个件事情,还真的不是自己的调调!

    重墨犹如刀刻,俊美无瑕疵的五官一滞,唇角噙着冷笑,黑亮的眼眸闪着狼性光芒,一字一句,鄙夷的说道。

    “我有说过是为你准备的嘛,自然是给我们家妍妍喝的,你喝的东西,秘书去准备就好……”

    重鑫祺:“……”

    男人的话语字字珠玑,重鑫祺嘴角一抽,越发的觉得应该鼓励沐妍和他离婚,男人太过于精明腹黑了。

    “重墨,如果沐妍哪一天找我离婚,我收她五折!”

    重墨:“……”

    ……

    两个人你来我往,都没有得到好处,不过自由斗嘴的乐趣所在,关系也不再像是原先那般紧绷。

    重鑫祺看着手中的文件,蓝眸染上几分关切的眸光。

    “重墨,我有朋友做心理医生,我刚刚和沐妍接触的时候发现基本上找不到女人和以往的不同点,越是正常,往往代表的问题越大。”

    “嗯,我打算等到最近把所有事情结束之后带她去国外待产,放松一下心情,到时候专攻一下心理方面的案例进行调解!”

    几乎所有人都感觉不到沐妍身上的变化,越是证明沐妍将所有的情绪埋藏的极其深。

    黑眸微闪,一想到穆德旭造的孽,重墨不由得眯紧了眸子,浑身爆发出一股冰冷慑人的戾气。

    视线快速的再次锁定重鑫祺给自己的文件,肌肉忍不住有些紧绷,仿佛随时随地都会爆发一般。

    “也就是说穆德旭现在不承认红尘抄袭,反而倒打一耙说沐妍的回忆是抄袭红尘的嘛?”

    “对,这里面有他发出来的律师信,另外还要求重氏致歉,当然了,私下也进行联系,称只要你和沐妍承认和他的父女关系,一切都会回到原点!”

    重鑫祺慢条斯理的将穆德旭提出来的一条条要求和文件全数指给了重墨看,原本为了确保穆氏抄袭的事情万无一失,所以重墨特地将抄袭的案子委托给了重鑫祺。

    只是没想到穆德旭狗急跳墙,居然想到了杀人灭口,死无对证,现在直接就是倒打一耙。

    抄袭的罪名可大可小,如果是事情闹得极大,就算是重墨百般做手脚,最后也无计可施。

    如果罪名严重的话,沐妍是要坐牢的!

    如今重氏最有力的关于沐媛的配方原稿已经丢失,这场官司十分困难,要么拿回沐媛的调香配方原稿。

    要么只能是极力证明沐妍没有抄袭!

    无论是哪一个,几乎是重氏胜券的概率极低……

    “嗯,我再好好想一下,目前先跟穆氏耗着,这件事情暂时不要跟沐妍说,派人盯着李玉兰,她可能是很好的突破口。”

    “再去继续调查当天晚上害死妈的人是谁,除了穆德旭,背后的帮手我也要一并揪出来!”

    “重点是李冰儿,以菱!”

    “好,好好照顾沐妍,抽空的时候多带着她去看看暖暖和沈哲浩,他们俩很挂念她……”

    重鑫祺薄唇微微开启,桀骜的俊脸之上染上了几分殷切。

    知道自己母亲的出事和重墨没有关系,三年前的事情,的确是重暖暖做错了,但是一错再错和重墨也脱离不了关系。

    各种关系错乱,如今沈哲浩病危,只希望一切都可以和平共处!

    不要等着人走了,再后悔活着的时候没有好好地在一起相处!

    重墨面容冷峻,深黑的眸子燃烧着幽幽的暗火,许久之后,柔声的说道:“好,大哥,到时候一块儿吃个饭儿吧,沈哲浩那边有需要帮忙的跟我说!”

    “对了,明天妈的葬礼,一块儿过来吧……”

    重鑫祺眸色一滞,蓝眸深深地凝视着重墨,一抹异样的情绪在心底翻滚,这一天自己居然觉得等了很久一般。

    “好!”

    ……

    重鑫祺离开之中,重墨五官如雕塑般深邃立体,棱角分明的线条勾勒出一抹冷酷刚硬的味道。

    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凌厉得如狼眸一般,泛着幽冷的锋芒!

    ……

    沐妍好不容易倒好牛奶回来之后重鑫祺已经走了,沐妍精致的小脸立马就垮了,嫌弃的瞪了一眼重墨,没好气的说道:“重墨,我好不容易倒好牛奶,你怎么不留一留他……”

    “嗯,我错了,罚我喂你喝一杯牛奶……”

    沐妍:“……”

    沐妍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自己整个人已经落入了男人的怀抱之中,重墨快速的将女人整个的扣在怀里,快速的喝了一口沐妍倒好的牛奶,整个喂进了女人的口中。

    “唔……”

    通过男人一系列的又摸又碰又亲的动作,温热的液体顺着自己的喉咙滑下,沐妍杏眸整的大大的,不可置信的看着男人耍流氓的行为,小脸忍不住涨得通红。

    许久之后,一杯牛奶完全的喝入腹中,沐妍还是在纳闷,为什么给重鑫祺准备的温牛奶,最后是自己喝进肚子里的。

    ……

    入夜,由于早上就被噩梦惊醒,沐妍对于睡觉有些惶恐,一直都是半拖着不想去,时不时的问着重墨有没有去看妈。

    重墨唇色一淡,知道女人问的越多其实是心理暗示自己关心的越多,黑眸在静谧的夜色之中越发的暗沉。

    许久之后,才轻柔的将沐妍带入怀中,像是哄着孩子一般诱哄着。

    “先去洗澡好不好……”

    沐妍:“……”

    男人的声音蛊惑的几乎可以滴出水一般,沐妍小脸忍不住涨的通红,许久之后,对上男人深邃蛊惑的眸光,迟疑的说道:“重墨,我可不可以去看会儿电视……”

    不想洗澡睡觉,几乎是睡觉的时候,尤其是周围的空间只有自己一个人,孤独无助,那种感觉几乎是会让人发疯!

    重墨眸色一顿,看到沐妍的盈盈水眸大手继续游走在女人后背的拉链之上,故作诱导的问道:“嗯?”

    “时间不早了……”

    沐妍:“……”

    沐妍几乎着急的都要哭出来一般,杏眸几乎是在男人说完之后立刻变得湿答答的,楚楚可怜,像是一个受伤的小兽一般。

    “重墨,我睡觉的时候会做噩梦,早上的时候就是被吓醒的,然后你就不见了……”

    说完这句话,沐妍眼角的泪水凝结成水珠,轻轻地掉落在男人的手背之上,温度灼热异常,几乎是让重墨的手背都觉得烫伤了一般。

    珍珠一般的泪珠更是砸向男人的心头,让重墨的心又重重的疼的厉害!

    游走在女人后背拉链的大手一顿,原本是想着带她去洗澡的念头变得滞留,自己早该明白女人心头的脆弱。

    如果是在之前,沐妍绝对不可能这么粘自己!

    也只有这两天,整个人完全就像是心思遗失在自己身上一般,让人心疼。

    “乖,以后再也不会这样,我会一直陪着你……”

    “唔……”

    男人的有力的心跳声,无疑对于自己而言是最永恒的承诺。沐妍嘴角上扬,静静的依偎在男人的大腿之上,小声的说道。

    “重墨,我记在心里了,我发现这辈子能爱上你,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说这句话的时候,沐妍小脸忍不住有些微红,爱和不爱这类的字眼说在嘴边矫情,但是不说出口就是闷骚。

    不管是哪一种,现在的沐妍迫切的想要证明自己是爱他的,心底隐约有些不安,仿佛重墨是自己的最后一根井绳一般。

    沐妍眼眶禁不住开始发热,低柔的声音从樱唇边滑落。

    “对不起,没有早一点爱上你……”

    重墨:“……”

    重墨黑眸染着笑意,却难掩眸底的桀骜锋芒,以及激烈的暗流涌动,这辈子听到她说的那一句爱你,真的是哪怕让自己等了一辈子都值得。

    “谢谢你爱我……”

    “噗……不客气……”

    你若爱我,春暖花开,曾经重墨写在白纸上的心愿,沐妍如今回味在嘴边,嘴角笑意一淡,看着男人轻柔的垂下眼眸,缓缓地合上了杏眸。

    柔软的唇瓣相贴,熟悉的感觉再次回归,沐妍竟然觉得自己嗅到了重墨身上的天赋气息,来不及思索太多,男人霸道的吻已然让自己的呼吸快速的加快。

    “唔……”

    身下的身子太过柔软,柔软的几乎让重墨想要狠狠的捏碎,但是顾及到女人怀孕的身子,重墨只能一个劲的放慢自己的力道。

    但是这场欢好,却必做的,做到累的时候,沐妍也就自然睡了!

    沐妍感觉到男人灼热的呼吸全数的喷洒在自己的颈脖之上,下意识的看着自己的后背的拉链,已经被男人灵活的拉下。

    下意识的惊呼出声,男人已经将自己身上的衣服全数褪下,大阔步的抱着自己向着浴室走去。

    “你洗你的,我做我的……”

    沐妍:“……”

    听起来似乎没有什么问题,为什么自己感觉到深切的暴力和黄色呢!

    ……

    浴室之内,水雾弥漫,轻暖的空气在幽靡的灯光下越发的氤氲,令人产生一种仿佛置身于天堂的错觉。

    那般的美好,如梦如幻。

    沐妍一进去,立刻看着男人快速的打开喷头,将灼热的液体喷洒在自己和他之间,浴缸里之前已经被重墨提前放好了温水,所以无论是哪一处,沐妍几乎都感觉不到寒冷。

    杏眸因为沾染了浴室里的湿气染上一层淡淡的流光薄雾,粉嫩的唇红肿不堪,白皙的肌肤仿佛可以掐的出水一般。

    幽香醉人,教人恨不得把她吞入腹中……

    “重墨,其实我睡不着不是想跟你……”

    那个这个啥的……

    “唔,可是我想,睡前运动,帮助睡眠……”

    沐妍来不及反应过来,男人的薄唇已经再度覆上,重墨轻柔的握住女人的手,将她的手带到了自己的腰间,轻柔的环抱着自己。

    情动,欢好!

    浓郁诡异的夜色,诱惑而绚烂的暧昧不断……

    ……

    果然如重墨预测那般,一夜极致的欢好,沐妍几乎累到极致,洗完澡之后直接被重墨抱上大床之上,轻柔的拍着后背立刻进入睡梦之中。

    樱唇微微张开,气吐幽兰,呼吸浅浅,美得好似一朵清雅香昙。

    黑眸微微一闪,明天就是沐媛的葬礼了,到时候带沐妍过去,怎么跟她解释,都是一个问题。

    轻柔的将女人带入怀中,一夜无眠!

    ……

    温暖公寓内:

    Mary走了,重墨和沐妍离开了,公寓内只有自己和周肆桀两个人,两个人不去看最新的新闻报道,静静地吃完晚餐之后依偎在沙发上看电影。

    看着电影有些枯燥乏味,温暖眸色一挑,嘴角扬起一抹鬼魅的笑意,伸出小手豪迈的一把将周肆桀整个揽在怀里,完全是一副大姐大的模样。

    “今天姐姐带你看片儿……”

    周肆桀:“……”

    周肆桀虽然今天只穿着一身极其简单的居家服,和衣着邋遢的温暖在一块儿,浑身上下透着贵公子的气度。

    越是这般的花美男,越是想让温暖想要摧残。

    看着男人闪躲的模样,杏眸染上了几分不悦,没好气的鄙夷的说道:“周肆桀,你别装纯,你第一次看片儿,还是我拷给你的,今天就是查你电脑有没有片儿的,居然没有,太让我失望了,这些年,你是怎么过的?”

    温暖越想越愤怒,几乎是义愤填膺的模样更是让周肆桀打了一个寒颤,看着女人执泥的模样,俊脸立马涨了通红。

    试图开口说话,却发现声音有些沙哑异常,是情动的征兆!

    “我……就是……看着你……”

    温暖:“……”

    吞吞吐吐,准没好事,温暖立马伸出小手再次拍上男人的后脑勺,没好气的说道:“快说,不然后天早上不跟你扯证了……”

    一听说扯证,周肆桀立马原地一个激灵,慌乱的说道:“我这些年都是靠着你的照片,然后自己解决的……”

    温暖:“……”

    ------题外话------

    咳咳,弱弱的问一句,大家能接受温暖和我们家萌萌的周肆桀做真正的夫妻嘛?咳咳,因为123言情很多妹纸喜欢1v1,嗷嗷嗷,我有点小冲动,大家给点意见,要不要两个人真正的在一起呢!能接受1v2嘛,咳咳,今天朋友生日,只送上一万了!哈哈,祝那个妹纸减肥成功,嗷嗷嗷,多留书评的妹纸会瘦啊……别问我怎么知道的,我能告诉你们我是胡说的嘛,哼,我当然不会这么说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堇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堇颜并收藏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