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 > 第八十三章 葬礼,拜祭谁? 求订!

第八十三章 葬礼,拜祭谁? 求订!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敏感词汇被男人如此的快速的说出口,温暖嘴角有些抽搐,感觉到男人这个模样萌哒哒!

    撸啊撸啊撸……

    “暖暖……我实话实说,我们后天还扯证嘛?”

    温暖:“……”

    看着周肆桀这般紧张兮兮的感觉,温暖忍不住扑哧一笑,伸出藕臂一把揽住了男人的颈脖,亲昵的在男人怀里蹭啊蹭的。

    “唔,考虑一下,据说经常自己解决的男人不行啊……”

    女人一身紫色吊带睡裙,越发的凸显女人肌肤的白皙,如同莹润美玉一般美的几乎剔透,周肆桀呼吸一紧,不自然的别开了眼眸,小声的嘀咕道。

    “我……我不经常自己……我都是想到你的时候才……”

    说到后面,周肆桀的俊脸已经完全涨红,视线根本就不敢看向温暖,生怕对上女人的明眸,彻底让自己一不小心就把持不住了。

    尤其是温暖现在还怀着孕……

    ……

    温暖强忍住自己嘴角的抽搐,伸出柔荑直接抚上男人健硕的胸膛,暧昧的动作,挑逗味十足。

    “唔,想我的时候才做!不经常……扑哧……说明你不经常想我啊……”

    周肆桀:“……”

    周肆桀已经完全的觉得自己被温暖绕进去了,工高订丝质衬衫没有一丝的褶皱,不再是之前经常穿的运动衫了。

    温暖发觉手上的触感微许不同,唇色一抿,一晃周肆桀都24岁了,只比自己小那么一岁,可是为什么小的时候觉得男人是小萝卜头呢。

    曾经是在校园内打篮球的英气逼人,如果男人也开始改变了自己的衣着,温暖眸色一湿,嗓子莫名的开始哽咽。

    周肆桀看着温暖有些嗅鼻子的模样立马有些慌神,整个人坐立难安,立马诚恳的解释道:“我有的时候能忍住,所以就不用去那个了……”

    “忍不住就去那个,所以是不经常……”

    青年时期有的时候毛头小伙子,看着温暖一天天变化,有的时候就会觉得热血直冒,几乎是沸腾状态,那个时候自然是伤身了!

    现如今成熟稳重一些,开始接手家里产业,更加的是不同了!

    温暖眸色一顿,如果自己一开始爱上的人就是周肆桀,是不是故事完全就是变了一个套路和走向。

    自己这小半辈子,过的就不会这么辛苦了!

    “唔,可信度不好啊,周同学,你还要好好努力啊,不然后天早上我可不一定跟你扯证……让你梦想实现不了!”

    周肆桀:“……”

    周肆桀几乎是从小就被温暖欺负长大的,所以对于女人所用的招数已经完全见怪不怪了!

    唇色一暖,轻轻的伸出大手将女人静静的揽在怀中,柔声的说道:“其实也可以再多观察几天,我不想让你盲目选择,但是选择之后,我一定不会让你的后悔的,唔……”

    周肆桀还想再说些什么,温暖已经快速的吻住了男人的薄唇,对上男人错愕的眸光,温暖嫣红潋滟的唇角扬起一抹极其精致的弧度。

    “肆桀,谢谢你……”

    谢谢你愿意给我那么长时间去选择自己想要的,并不是一味的强加,杏眸再度湿润的厉害,看着男人整个人一僵,知道是自己刚刚的吻吓坏他了,伸出小手轻柔的抚摸着男人的俊脸,柔声的说道。

    “忘记跟你说,上学的时候为什么偷偷带你看片儿,那个时候其实我以为你不是个男人,几乎是所有跟我接触过的男学生都会千方百计的跟我表白,你却像个小屁孩一般跟着我后面……”

    现在想想,也只有周肆桀把爱埋的深沉!

    “唔,不过看到你当时流鼻血的时候,我就彻底知道了,你好像还真的是个男人,哈哈……”

    如果周肆桀完全没有任何反应自己到一点都不奇怪了,毕竟他是所有男人中最不给自己面子的,只是小屁孩一般叫自己温暖姐!

    偏偏男人鼻血直流,双眸染上了红色,甚至于皮肤的温度都灼热异常。

    温暖才知道周肆桀原来真的是个男人,再后来,男人每次看到自己都会脸红,甚至于呼吸加重!

    以前不经人世,如今几乎是了然的!

    孩子时候的恶作剧,如今依旧让温暖唇色上扬,许久之后,温暖想到了自己中午在周肆桀电脑里的视频,脸色一白,樱唇微抿,还是率先作出了解释。

    “肆桀,关于今天新闻报道里的视频和照片,我知道你很早之前收到了,我想跟你解释……”

    “不用说了,我不在乎……”

    周肆桀伸出大手轻柔的捂住了女人的樱唇,周氏以超低价购置了冷氏的空地,几乎是自己第一次如此的顺利在商业展露头角。

    转瞬就收到了冷枭翊和温暖的视频,讽刺的意味十足,彻头彻尾的感觉到自己失败的一塌糊涂!

    也就是拿着温暖换取了如今的K市史上最低的购置案!

    几乎是排山倒海的耻辱遍布自己的心扉,周肆桀恨不得狠狠地将冷枭翊踩在脚底!

    温暖原本还想再解释解释,看着周肆桀认真的眸色,将自己还没有说出口的话重新的咽了回去,唇色上扬,认真的说道。

    “好,不说就不说了,婚前让你一次,唔,以后必须凡事听我的……”

    周肆桀:“……”

    就喜欢温暖这般笃信的模样,周肆桀轻柔的伸出大手抚摸着女人柔软的发丝之上,看着女人明眸皓齿,俯下身子,轻轻的,颤抖异常的重新覆盖在女人嫣红的唇瓣之上!

    辗转反侧,少得可怜的技巧,生涩的厉害,温暖眸子一湿,轻柔的拉着男人的大手触摸自己的纤细的腰肢,越发的吻得更深。

    “唔……”

    吻越吻越深,尤其是自己深爱了二十多年的女人,几乎是一发不可收拾,周肆桀强忍着让自己离开女人柔嫩的唇瓣,异常沙哑的说道:“时间不早了,你要睡了……”

    “你呢?”

    温暖气息还没有紊乱,杏眸温柔的几乎可以滴出水一般,小手游走在男人的胸膛之上,一颗一颗解开男人胸膛前的扣子,挑逗的意味很明显!

    周肆桀:“……”

    “我先去浴室……”

    忍耐到了极致,周肆桀几乎感觉到自己和温暖单独相处的每一刻对于自己而言都是折磨,硬生生的挑逗和磨练啊。

    “扑哧……”

    “唔,去做那些你不经常做的事嘛……”

    看着周肆桀想要慌乱逃开的模样,温暖轻柔的从身后直接揽住了男人健硕的腰身,柔声的说道:“肆桀,帮我下定决心吧,我们后天是要结婚的……”

    说这句话的时候,温暖清澈的美眸硬生生的掉落了几晶莹的泪珠,心头千头万绪,但是却不后悔自己做的决定。

    小手继续上移,将男人胸前的扣子完全解开,蛊惑的意味很明显。

    周肆桀没想到女人会做出如此过激的举措,一直以为刚刚所有的挑逗都只是温暖的故意使坏,如今真的是要动真格的了!

    自己是个男人,自然对温暖渴望的厉害,可是条件却不允许!

    “暖暖,孩子……”

    “我不想让你觉得亏欠我才故意的糟蹋自己的……”

    “周肆桀,我现在确实不爱你,但是请给我时间,帮我下定决心,我真的很想做些什么来回报你……我……唔……”

    温暖还想仔说些什么,原本背着自己的男人陡然转过身子,狠狠地攫住了女人的唇瓣,快速的将女人直接拦腰抱起向着卧室走去!

    ……

    走进卧室,周肆桀几乎是以一种虔诚的姿态轻柔的吻着女人嫣红柔嫩的唇瓣,始终不曾有进一步的过激的举措。

    温暖知道周肆桀是觉得自己冲动了,想要给自己多一些的时间去思考,免得自己后悔了,嘴角扬起一抹苦笑。

    看着男人灼灼的目光,温暖嘴角扬起一抹浅笑,轻柔的揽着男人的腰身,柔声的说道:“对不起……”

    让你又要隐忍了!

    以后不使坏了!

    “我爱你……”

    对不起!没关系,我爱你……

    温暖嘴角的笑意越发的上扬了几分,准备关上床边的台灯的时候,却陡然听到了卧室房门被踹开。

    冷枭翊一袭烟灰色风衣,越发的凸显男人修长的身形,墨眸杀气逼人,看到眼前两个人衣衫不整的模样,几乎是想要杀人!

    温暖:“……”

    三天之后的再度看到冷枭翊,尤其是男人的眸子几乎要将自己杀光,温暖硬生生的打了一个寒颤,快速的整理好自己身上的衣服,依偎在周肆桀的身侧,提防的看着冷枭翊。

    他怎么突然来了?

    周肆桀冷漠的眸光狠狠地扫向冷枭翊,虽然不如男人那么锐利逼人,但是俊脸上的英气不容小觑,大手不着痕迹的将温暖完全的纳入身后,看向男人毫无畏惧。

    冷枭翊冷冽的眸子直接无视了周肆桀,快速的扫向男人身后的女人,一个眼神就让温暖浑身哆嗦的厉害,身上的温度陡然降低到冰点。

    自己在海岛翻了一天一夜,却丝毫没有找到女人的身影,后来才知道重墨安排了专机接她回来。

    K市遍布的是自己和她的丑闻,没想到她却在这儿和周肆桀你侬我侬,如果刚刚不是自己闯了进来,是不是他们俩就会接着做自己和温暖做过的事情。

    一想到这儿,冷枭翊就感觉到温暖手握着一把利剑狠狠地刺向自己的胸口,一剑又是一剑,狠狠地,不留一丝情面。

    冷枭翊身后许多黑衣保镖,随着男人一个锐利的眸色狠狠地扫过,黑衣男人快速的上前直接将周肆桀拉到了一旁。

    周肆桀试图反抗,但是到底是没有练过,挣扎无效,俊脸涨的通红,但是还是没能从彪形大汉手中脱身。

    “冷枭翊,你疯够了没有,我要报警了……”

    温暖试图去伸手拉住周肆桀,但是碍于微凸的腹部根本使不上力气,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周肆桀被彪形大汉的男人带走,心里慌乱不已,不知道冷枭翊会闹出什么动静。

    把男人逼急了,他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冷枭翊嘴角噙着一抹冷笑,缓步走过去,带着强烈压迫气息,身影笼罩住她娇小的身子,看着女人慌乱的容颜,蛊惑的伸出大手轻柔的捏住女人的下巴,一字一句,几乎是穿破了女人的心尖。

    “不是让你再等我几天,几天就好了……”

    温暖:“……”

    再等几天,结果自己就是等来了自己和他的艳照满天飞嘛?

    嘴角扬起一抹冷笑,自己试图自杀来和萧雅做比较让男人做出选择,结果他选择的依旧是萧雅。

    所以这就是他给自己的答案,在三天前就给了自己……

    都怪自己太过贪婪,殊死一搏,却死的很惨!

    ……

    “冷枭翊,你有事冲我来,不要伤害暖暖!”

    周肆桀看着冷枭翊浑身阴冷的厉害,着急的挣扎,生怕冷枭翊伤害了温暖,俊脸上写满了关切,温暖眸色一暖,暗暗给了周肆桀自己很好的眼神示意。

    就是这么一个细微的动作,再度让冷枭翊的墨眸越发的暗沉慑人。

    “把他带出去……”

    “是!”

    “冷枭翊,不关肆桀的事情,不要伤害他……”

    温暖看着周肆桀被男人快速的带出房间门口,心头越发的清冽的不安,生怕冷枭翊会做出是疯狂的事情。

    伸出小手狠狠地拍掉男人的大手,准备向着门口跑去,却被冷枭翊猛地扣在了怀里。

    温暖被迫紧贴着男人起伏的胸膛,男人胸膛里仿佛涨满着一触即发的暴怒,几乎能将一切都彻底摧毁干净。

    “谁他妈允许你这么关心他了?”

    温暖:“……”

    一句话,男人仿佛是来自地狱的撒旦一般,温暖硬生生的的打了一个哆嗦,男人深邃的眸光彻底冰冷的厉害,大手越发的用力攥住女人的小手,不容女人有任何的反抗。

    温暖杏眸闪烁的厉害,看着周肆桀被黑衣男人捂住唇瓣快速的带离房间,眼眸里都是殷切的关心。

    看到男人自己涉嫌还如此关心自己的模样,温暖的心几乎都要碎了!

    随着房间的门被彻底的关上,温暖已经忍不住流下了泪水。

    “冷枭翊,你如果敢伤害他,我绝不不饶你……”

    温暖在这个世界上最为亏欠的人除了周肆桀没有其他,所以绝对不允许冷枭翊做出任何伤害他的行为。

    冷枭翊高大的身子一僵,脸色剧烈的惨白,从她嘴里说出对于其他男人的关切之情,那种感觉几乎就是凌迟,让自己觉得浑身都在颤抖。

    “温暖,如果我刚刚没有赶过来,你们俩是不是就要你侬我侬了,怀着我的的儿子跟那个男人上床!”

    温暖:“……”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温暖厌恶的抬起眼眸,美眸因为泪水的充盈变得模糊一片,看着男人俊逸非凡的脸颊,努力的鼓足勇气,鄙夷的说道。

    “不要觉得所有人都跟你一样,他比你干净一百倍!”

    冷枭翊:“……”

    干净?

    嘴角扬起一抹讥诮,自己这辈子就没有干净过,冷枭翊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强制的一把揪住女人的发丝,猛地向后扯,力度之大,已经让温暖的小脸忍不住脸色苍白起来。

    “温暖,偏偏我他妈就是不干净,我还要拉着你一块儿,把你彻底染黑,温暖,你肚子里怀的是谁的孩子,我想不需要我提醒你吧……”

    温暖:“……”

    随着被男人越发的扣在怀里,温暖的意识也开始恍惚,泪水大颗大颗的从眼眶里掉落下来,几乎是像看魔鬼一般看着冷枭翊。

    染黑?

    嘴角扬起一抹讥诮,温暖顾不得自己头皮都要被扯下的剧烈痛楚,忍不住反问道:“冷枭翊,你的染黑就是把我成功的定义为K市第三者,顺带让周家名声不保,如果这就是你的染黑,唔,手段不过如此,我和肆桀不会在意的!”

    说到视频的事情,冷枭翊眸色一淡,看到女人泪水不断地模样,察觉到自己大手的力道有些大,一手暗暗托住女人的腰身,另外一只手则是强势的擦拭着女人的脸颊。

    “我承认我之前发过视频给周肆桀,但是曝光的视频与我无关,我会给你一个解释,但是至于你的声明,我倒是很怀疑,之所以发生关系是因为喝酒误事?”

    “男方欲求不满,阴魂不散!知道你已经订婚准备结婚的情况下还强行纠缠不清?”

    “如果冷枭翊再纠缠不清,骚扰我和周肆桀正常的生活,我们将会采用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权益……”

    冷枭翊的话语句句扎冰全数是指控着温暖发布的作为对双方关系的声明,言之凿凿,蚀骨的寒冷几乎是让温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冰冻了。

    的确是自己发出去的声明,没想到冷枭翊都会背了。

    “冷枭翊,我不需要你的解释,我要发出去的声明,唯一的目的就是保护我的家人,所以有哪儿不正当了,麻烦你指出来,也可以发布声明反击,现在大晚上的,到这儿来,不是更加的证明我发布的声明是对的嘛!”

    冷枭翊:“……”

    伶牙俐齿,果然是温暖!

    偏偏冷枭翊却受不了就是女人话语里的家人的字眼,墨眸闪过几分狠戾,大手轻柔的覆上了女人柔嫩的脸蛋。

    “温暖,你这辈子家人除了肚子里的孩子,只能有我,至于夫姓,除了冷,别无其他!”

    温暖:“……”

    “冷枭翊,你就是变态……”

    “我等下可以更变态……”

    温暖:“……”

    看着男人笃定的话语,温暖莫名的莫名的心颤,尤其是男人冰凉的大手游走在自己的脸颊之上,那种令人发毛的触感几乎是让自己感觉到莫名的发抖,深呼吸一口气,就看着男人的大手已经快速的解开了自己的衣领处的扣子。

    “冷枭翊,你要做什么?”

    温暖感觉到自己的心都被提到了嗓子眼上,随着男人的动作越发的心尖颤抖异常,声音也开始变得沙哑。

    清澈的美眸写满了胆怯,不由得向后退缩,却发现自己身后就是冰凉的墙壁,退无可退。

    “继续做完你刚刚没有和周肆桀做完的事情!”

    温暖:“……”

    这个男人真的就是疯了,周肆桀和一群男人还在外面,自己怎么可以在这卧室之中承欢男人膝下。

    惊恐的睁大了明眸,却看着男人快速的解开衬衫,高大的身子带有剧烈的压迫之势,柔软的大床随着男人的陡然上床,缓缓地凹陷下去一块。

    看着女人一身紫色吊带裙海棠般的长发散落在肩头,冷枭翊的墨眸越发的灼热暗沉。

    凑近女人柔软的身子,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的攫住女人柔软的唇瓣。

    冷枭翊褪去一身清冷,看着女人精致纯美的模样,辗转厮磨,缠绵地与她交吻,将她柔软娇小的身子完全压在身下,严密覆盖,不留一丝缝隙。

    “冷枭翊,你不可以这么做……”

    “啊……”

    “不这么做,我断不了你的念头……”

    “……”

    温暖几乎是用力的挣扎,几乎是察觉到男人索吻自己的力度越发,炙热的怀抱,滚烫的胸膛,像是要将她小小的柔软身体烙印进自己的身体一般,收拢入怀。

    躲不掉的肆虐,温暖身上的睡裙被男人快速的扯开,整个人被迫紧贴着他的胸膛,接纳着他的气息。

    温暖本身就怀有身孕,根本受不了男人的折磨,虽然力道极其轻柔,但是强大的心理折磨几乎让温暖感觉到奔溃,最后夜色的尽头,实在累得厉害,以最契合的方式枕在男人身体的凹陷处,极度疲倦地沉入梦乡……

    ……

    冷枭翊看着女人沉睡的模样,唇色微微勾起,轻柔的将女人的小脑袋从肩膀处移开,轻柔的放在枕头之上。

    墨眸灼灼,想到门外的男人,嘴角散发出凌冽的寒气。

    走出房间,客厅之中,周肆桀整个人本困在彪形大汉之间,神色苍白的厉害,男人一脸餍足的模样,房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显而易见。

    保镖们看着男人从房间里出来,衬衫的扣子有些凌乱,立马恭敬地推到一旁。

    “冷先生,刚刚已经调查清楚了,给娱乐报纸递交资料的是太太!”

    “冷先生,太太体内血液没有查出来安眠药的成分,所以……”

    “所以,根本就不存在服药自杀这一说……”

    冷枭翊嘴角扬起一抹冷笑,萧雅啊萧雅,果然是越来越会演戏了,自导自演自圆自说!

    “冷先生……这个……”

    随从被男人这句笃定的话完全问出了,几乎是答案已经显而易见了,确实真的没法说话了,不管说是还是不是,都难以说出口。

    “退下吧,我有事要跟周公子说,另外,派人盯着家里的别墅,不允许任何人进出,就算她再自杀也不行!”

    “是……”

    冷枭翊简单的吩咐了两句,看着周肆桀满脸恨意的看向自己,优雅的坐在沙发之上,墨眸满是随意。

    “冷枭翊,我不会让你再这么伤害暖暖了!”

    周肆桀大手紧握成拳头,浑身青筋暴起,俊脸愤恨不平,几乎愈把男人杀死一般,眼眸里满是恨意。

    “我和她之间还轮不到你来点评……”

    “周肆桀,至少我想要她,我诚实,周家上下一致不同意你娶温暖,这件事情,你怎么不跟温暖说?还有,我记得周家现在还在给你安排相亲……”

    周肆桀:“……”

    周肆桀因为男人锐利夺人的话语陷入了沉默,脸色一变,的确,温暖在温家属于离经叛道的一个人,又比自己大一岁。

    因为是K市主播,长期混迹K市娱乐圈,所以他们多少反对是正常的,自己绝对不会放弃。

    “冷枭翊,你不用威胁我,这个世界上就算人人都反对我我娶她,这辈子,我也娶定她了,能娶上她,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心愿!”

    冷枭翊不怒反笑,男人越是反驳的厉害,越是能凸显他的稚嫩,果然是年轻,就是这般爱的肆无忌惮。

    “唔,碰巧了,我也想娶她,周肆桀,看是你快还是我快……”

    周肆桀:“……”

    这个男人太过于危险,墨眸满是阴骘和笃信,自信的让自己根本无法和男人直视,俊脸闪过几分诧异,低喃自语。

    “你不是有妻子了,你这么做,暖暖不是要做……”

    后面的字眼周肆桀没有说出口,不愿意把温暖定义为这样的人。

    冷枭翊黑眸一闪,看着二楼温暖卧室的方向,嘴角扬起一抹极淡的弧度。

    “以前认为结婚只不过是个手续,可有可无,所以一直就没有放在心上,所以在法律上我是自由的……”

    周肆桀:“……”

    周肆桀有种被算计的感觉,温暖,萧雅,全数都在这个男人的算计之中,他就是这个局面的主宰!

    浑身一怔,随即有种荒芜的无力感!

    温暖爱不爱自己,自己不确定,但是自己真的可以确定的是,温暖一定是爱着这个男人的,否则也不会明知道小三是多么的可耻还毅然而然的继续做冷枭翊的情人。

    如今男人是自由身,刚刚自己听到了保镖的解释,艳照的事情也不是出自他之手,对于自己而言,毫无优势!

    “冷枭翊,暖暖不会选择你的……”

    说这句话的时候,周肆桀有些有气无力,冷枭翊将男人各种无措的举止全数收入视线之内,嘴角扬起一抹魅惑的笑意。

    果然是年轻,好糊弄!

    “有些事情,要看结果,结果没有下来之前不能随意的下结果,况且,你认为你真的能娶到温暖?痴人说梦!”

    “我刚刚已经派人知会周夫人和周先生了,以后我会劳烦周夫人和周先生好好的管一下周公子,对于别人的女人,不要加以觊觎。”

    “你要的是温暖,到时候我要的就是你的命了!”

    “冷枭翊,你太过分了……”

    周肆桀被男人说的羞愤难当,攥紧拳头想要狠狠地砸向男人的俊脸,却被冷枭翊快速的闪开,随即快速的将周肆桀重重的撂倒在地上。

    蹲下身子,嘴角扬起一抹冷笑:“周肆桀,我之所以不在之前弄死你,是因为你在温暖心里是弟弟的角色,我不想因为你的死让她不开心……”

    “送周公子离开……”

    冷枭翊对上周肆桀惊愕的模样,嘴角再度扬起一抹邪佞,对着门外的保镖轻声吩咐道。

    周肆桀被人完全的拉离温暖的公寓,脑海里还回荡着冷枭翊的那句话。

    如果不是温暖在心尖里当自己是弟弟,他早就弄死自己了,就是为的不让温暖伤心,唇色一弯,扬起一抹苦涩的笑意。

    周肆桀何尝不知道自己在温暖心目中的地位,只不过爱上了就是爱上了,又怎么会去在乎自己在她心目之中究竟是什么地位。

    ……

    海边别墅清晨:

    沐妍终究还是从噩梦中醒来,看着周围熟悉的景致,重墨就在自己的身旁,沐妍才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时间是清晨7点,很奇怪的日子,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今天的生物钟会这么早!

    其实重墨很早就醒来,刚刚看到沐妍在睡梦之中极其不踏实,才轻柔的摇晃女人的胳膊把女人叫醒了。

    “早……”

    “唔……早安!”

    沐妍看着男人俊逸的模样,不由得想到昨天晚上两个人在浴室里的缠绵,忍不住小脸涨的通红,深呼吸一口气。

    还是一无所获,眸色一淡,将自己万千的愁绪全部埋藏在心底。

    其实无所谓,即使嗅不到任何的味道,有重墨在自己身边,那种满足感还是让自己格外的踏实!

    “起来吃早餐吧,有位长辈过世了,我们要去参加她的葬礼……”

    说这句话的时候,重墨神色闪过一丝不自然,小心的观察着沐妍所有的反应,看着女人依旧是困惑的模样,没有太大的情绪才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沐妍心头划过一丝异样,感觉有种怪怪的东西划过心头,下意识的伸出藕臂将男人抱紧。

    “重墨……我感觉有点冷了……”

    你抱抱我好嘛……

    这句话,沐妍没有说出口,却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表达自己的想法,莫名的觉得开着暖气的房间里有些微凉,而且是越来越凉。

    有种莫名心慌的感觉在自己心头乱窜,几乎是自己找不到的感觉,难以言明!

    重墨用力的将女人抱在怀里,神色错综复杂,如今自己如同盲人过河一般,只能试着水的深浅前行。

    对于沐妍的所有的征兆和反应一般,自己也是一点一滴摸索着。

    “好……”

    ……

    在男人的怀抱里待了一会儿,有些暖意,沐妍眼眸有些莫名的湿润,嘴角上扬,清丽的小脸散发着柔和的气息,小声的说道:“重墨,我们快点起床吧,要去参加葬礼……”

    “好……”

    ……

    沐妍明白了为什么男人昨天准备黑色孝服的含义,穿着黑色的孝服静静地坐在轿车之上,看着窗户变迁的景观,所以话语都到了嗓子边,但是却什么都说不出口。

    一身黑衣,女人越发的较小,清冷,男人则是孤傲冰冷的气息溢于言表。

    阿坤也是一身黑衣,沐妍刚刚依稀记得别墅里的佣人也都全部换上了黑衣。

    如此大的阵势,越发的刺激着沐妍莫名的紧张起来,连带手心里都冒汗了。

    “重墨,你知道安全感是什么嘛?”

    说这句话的时候,沐妍眸色微颤,长发被高高的挽起,视线却漂流不定,甚至于不在重墨身上停留。

    重墨心头一凌,伸出大手轻柔的握住女人的小手,轻声回应道:“嗯?”

    沐妍看着男人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思绪更加的恍惚的离开,回忆往事,唇色有些微许的上扬。

    “安全感就是当你害怕,惊慌失措的时候,你手边可以握着亲人的手……”

    说到这儿,沐妍将自己和重墨紧握的双手轻柔的举起,和重墨相视一笑,随机柔声的继续问道:“重墨,你知道爱是什么嘛?”

    重墨视线一直紧紧的看着面前柔和的女人,黑眸微微眯起,满是关切的眸色。

    “爱就是当你害怕,惊慌失措的时候,你手边握着亲人的手,但是却不会选择去表露你的情绪,因为不想让他们担心……”

    “那深爱是什么?”

    重墨轻柔的握住女人的小手放在唇边啄吻,等着女人的答案。

    “深爱就是,当你害怕,惊慌失措的时候,你手边可以握着亲人的手,但是你却不会选择去握,因为你担心你在惊慌失措的时候,会伤害他……”

    说完这句话,沐妍的杏眸里闪烁着异样的泪花,伸出小手擦干自己眼角的泪水,有些暗暗鄙夷自己的多愁善感。

    “噗……我可能是今天参加葬礼心情比较奇怪,重墨,我想明白了,晚点参加完葬礼之后,我们就去疗养院看妈妈吧,唔,我感觉是我惹她生气了,一定要去乞求她的原谅……”

    说到这儿,沐妍嘴角再度漾开一抹极美的笑意,眼眸里闪烁的泪花越发的让重墨心疼不已。

    薄唇轻启,但是却什么话都说不出口!

    重墨唇色微抿,轻柔的将女人带入怀中,黑眸一抹浓墨重彩的情绪在眸底翻滚。

    许久之后,柔声说道:“好……”

    ……

    车在山脚处停下,原先是准备葬在公墓的,但是因为沐媛一辈子有个很大的心愿就是看薰衣草,所以重墨特地千金购置了一座山,将山地种满了满地的薰衣草。

    薰衣草随风轻舞飞扬,可以代替自己和沐妍更好的陪伴妈。

    大手紧紧地握住女人的小手,揽着女人的腰肢,生怕沐妍觉得太辛苦。

    温暖虽然百般不情愿,但是还是和冷枭翊一块儿过来了,冷烨昕,冷芷熙安顿好孩子之后,手捧百合也已经在山脚等候了。

    风华,白逸,左芯和狄酋也都悉数赶来。

    还有重鑫祺,重暖暖和沈哲浩……

    沐妍眸色微颤,下意识的看向重墨,不清楚这块儿墓地究竟是葬的谁,为什么自己的心开始隐隐作痛。

    自己眼眸的泪水怎么都停止不了的往下流。

    “重墨,这儿怎么会有薰衣草……”

    薰衣草,沐媛最爱的植物之一,沐妍倒是一般,只是因为沐媛爱了,索性没事的时候会拿薰衣草作为主要的香料。

    樱唇哆嗦的厉害,沐妍艰难的开口说道:“重墨,我发现可以不用带妈去农庄了,来这儿也可以的……”

    “唔,不如等下我们回去就带点薰衣草回去好不好?”

    沐妍越是这个模样,重墨的心就钝疼的厉害,硬生生的撕开一个巨大的口子,黑眸闪烁着一抹暗沉,柔声的说道:“好……”

    “不如我们现在摘一些,送给逝去的阿姨好嘛……”

    重墨试探性的开口,大手轻柔的想要擦干女人眼角的泪水,却发现怎么都擦不干,眸色越发的暗沉。

    沐妍思索很久之后,艰难的抬起杏眸,小声的说道:“好……”

    ……

    墓碑上因为考虑到沐妍没有刻字,等到葬礼结束之后再刻字,沐妍怀抱着薰衣草,虽然嗅不到薰衣草的任何气息,但是还是嘴角挤出一丝笑意,轻柔的将薰衣草放在女人的墓前,柔声的说道。

    “我妈妈也很喜欢薰衣草……你们俩好像……我惹妈生气了,阿姨,你帮我跟妈说说,别让她生气了,我好几天没去看她了,很想她……”

    说到这儿,沐妍的情绪再度奔溃,忍不住嚎啕大哭,哭的几乎心肝都疼,但是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用力的攥住重墨的衣角,沙哑的低喃道。

    “重墨,我也不清楚我为什么要哭,我一点都不想要哭,你帮帮我好不好?”

    沐妍精致的眉眼之中满是殷切的渴望,泪水迅猛的冲刷着女人的脸颊,在黑色的孝服的衬托之下,越发的显得小脸苍白的厉害。

    重墨眸色暗沉的惊人,轻柔的将沐妍带入怀中,低声说道:“别哭了,不是说等下要去看妈嘛,怎么还哭,妈不会生你气的,永远不会……”

    说这句话的时候,重墨声音沙哑的厉害,视线看向大理石墓碑,心情越发的复杂和悲恸。

    沐媛给了自己所有母亲缺少的爱,可是自己却没能保护好她,说到底,自己作为女婿还是严重失职了。

    所有人欠妈的,自己都会夺回来!

    ……

    温暖率先的看不下去了,挺着小腹,快速的甩开冷枭翊的大手,直接走向沐妍的身侧,将沐妍揽入怀中。

    “沐沐,哭得这么伤心,老人家走了之后会心里不踏实了,走,来我这儿休息一下,让其他人拜祭吧……”

    温暖暗暗给了重墨一个放心的眸色,轻轻地拍着女人的后背,帮助女人呼吸顺气,顺带缓和她的情绪。

    沐妍眸色一淡,迟疑的看向温暖,看到女人肯定的眸色,点了点头,视线却一直锁定在墓碑之上,舍不得离开半点。

    ……

    拜祭进行的很快,重墨只是通知了最亲密的朋友,目的也是为了给沐媛送行,沐媛独自来了K市二十多年,大多数的时光几乎都是在医院度过的。

    如今现在走了,更加的需要人来送行。

    她这一辈子,和沐妍相互依靠,共度所有的磨难,是一个最伟大的母亲!

    ……

    准备离开的时候,沐妍整个人心情平静了许多,因为温暖和沐妍两个都是孕妇,所以不放心她们两个人一块儿走。

    冷枭翊直接搀扶着温暖,重墨则是一直把沐妍抱在怀里,时时刻刻关切的女人的一举一动。

    甚至是简单的眉头微皱,都可以让重墨高高的心提到嗓子眼。

    但是不速之客却如期而至!

    “小妍,你们拜祭完沐媛了,我也来拜祭你妈……”

    沐妍:“……”

    虽然重墨已经快速的试了一个眼色让手下人去上前阻止,但是穆德旭说出口的话还是让沐妍听到了!

    沐妍娇小的身子因为男人的话猛地一僵,清透的小脸一瞬间苍白,泫然欲泣。

    像是被重创一般,男人的话对于自己而言就是斧子,滚烫的眼泪瞬间淌落出眼眶,苍白的小嘴张着,久久无法合拢。

    “重墨,你知道他刚刚说了什么嘛?”

    樱唇几乎要被咬的快要渗出血一般,沐妍看着重墨沉默的模样得不到任何答复,顾不得自己还在山腰,快速的从重墨怀里挣扎开来,向着穆德旭快速的跑去。

    一把打开捂住他唇瓣的保镖,厉声的质问道。

    “你刚刚说的是拜祭谁?”

    沐妍浑身颤栗的厉害,巴掌大的小脸更加苍白,像是白纸一般,连带穆德旭都被女人这个反应吓坏了……

    ------题外话------

    小沐妍啊小沐妍,心疼了,哎,下章有点,马上就说到不是宫外孕的事情了,嗷嗷嗷,大家挺住,咳咳,温暖啥的,目前暂定了2个,嫁给周肆桀,让冷渣渣也享受一下第三者的感受,或者是冷渣渣抢先一步,强取民女,嗷嗷嗷,随着大家定,哈哈哈……感谢qquser6138567,懒洋洋82,刘绿英,shonlinlon,小石头1978,kty0612的月票……懒洋洋82的评价票……大家周末快乐!嗷嗷嗷,睡懒觉吧……我最近卡文,咳咳,我死去码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堇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堇颜并收藏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