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 > 第九十五章 一孕傻三年

第九十五章 一孕傻三年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千钧一发之刻,冷枭翊快速的上前,将温暖整个人护在身子,高大的摄影机重重的砸在男人的后背之上。

    温暖几乎可以感觉到男人深闷一声,随即一滩灼热的鲜血在自己的颈脖处蔓延。

    艰难的转过身子,抬起明眸一看,压在自己身上的,居然是冷枭翊!

    男人的唇角还有鲜红的血丝,刚刚自己颈脖处的那一滩鲜血,居然是男人吐出来了,怎么会这样!

    男人浑身清魅的气息逼近,温暖竟然有些恍惚,刚刚他是为了自己,差点连命都不要了嘛!

    为什么,他这么傻!

    ……

    在场的工作人员包括重墨还有沐妍都被眼前这个突然事件吓坏了,尤其是沐妍,嗅到空气中弥漫着的血腥味,那种极其刺鼻的气息,几乎是让沐妍呼吸都变的困难。

    伸出小手轻轻的拍了拍重墨的胳膊,柔声的说道:“重墨,你去帮忙,我在这儿等你……”

    “嗯……”

    重墨看得出来,沐妍发自心底极其抗拒血腥的气息,伸出大手轻轻的拍了拍沐妍的胳膊,快速的和工作人员一起将冷枭翊抬在担架之上。

    男人的脸色异常的苍白诡异,温暖也被这个突然的状况吓得不能正常的言语,整个人呆滞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心头异常恍惚的厉害。

    “小暖,当年我吃了那份慕斯蛋糕,你是不是会做到这辈子都对我的胃负责……”

    温暖:“……”

    男人意识模糊的低喃,更是让温暖脸色惨白的厉害,整个人蜷缩在一处,看着工作人员快速的将男人抬入休息室,索性这儿有私人医生,直接方便就诊。

    本来是为自己和沐妍准备的,没想到却因为冷枭翊的伤势,派上了用场!

    周肆桀在观众席看到这一切,立马大阔步的上前,看到温暖眸色呆滞,尤其是胸前都是鲜血的模样,眸色越发的暗沉。

    “暖暖,你有没有事情?”

    “没事……”

    温暖静静的依偎在周肆桀的怀抱之中,任由男人抱着自己进入自己的休息室,沐妍也慌乱的紧紧的跟了上来。

    女人的颈脖处都是鲜血,紫色遭遇到红色的浸染,色泽越发的妖媚,蛊惑人心,那种感觉几乎是带着一抹妖孽绝伦。

    深呼吸一口气,还好温暖的妆容没有什么问题,换一件服装就好……

    “周先生,麻烦你去和Mary姐拿一下服装把,我帮暖暖换上……”

    “好……”

    温暖的脸色惨白的惊人,还因为刚刚冷枭翊疯狂的举动,以及男人无意识的低喃恍惚的厉害。

    “沐沐,你看到了嘛,他刚刚吐了一口鲜血一……”

    沐妍:“……”

    看到了,千钧一发,冷枭翊没有选择推开温暖,是因为担心女人肚子里的孩子,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党在温暖的身上,硬生生的为温暖挨这么一击。

    能在短暂的时间内,想到如此多的前因后果和外加因素,恐怕冷枭翊也真的是拼了。

    “暖暖,我先帮你把这件带血的衣服脱下来,你放心,重墨已经陪着冷枭翊去看医生了,虽然现在是广告时间,但是应该没多少时间了,我还要帮你擦一下颈脖这边……因为好多血……”

    沐妍看到血莫名的难受心慌,但是看到温暖比自己更加心慌的模样,硬生生的将自己所有的不舒适全数压在心头,不想再去让温暖更加无助和慌乱了。

    “嗯……”

    还好因为考虑到怀孕,所以礼服穿起来不是那么紧身,脱起来很方便,Mary很快也进来帮助沐妍一块儿把温暖换衣服了。

    身上的衣服褪去,只剩下胸衣,沐妍快速的用温水沾湿毛巾,将温暖颈脖处冷枭翊的血迹清理干净。

    周肆桀拿来温暖目前能穿的衣服的时候,发现温暖穿的极少,不自然的迅速的背过了身子,将手中的衣服递了过去。

    “沐妍,暖暖的衣服……”

    “好……”

    沐妍因为周肆桀自动避嫌的模样有些微愣,猛然了解到原来周肆桀和温暖没有发生过关系,应该是相敬如宾。

    否则也不会看到温暖这个模样会羞涩的抬不起头,腼腆的厉害。

    毕竟温暖穿的是中规中矩,正常的……

    嘴角勾起一抹无奈的弧度,三个人的爱情,两个人的婚姻,其中酸楚和隐忍,也只有当事人才知道!

    ……

    黑色礼服,可以很好的衬托出温暖的肤色,顺带也可以稍微的显得身材匀称,沐妍和Mary快速的将温暖重新穿好。

    再次回到摄影棚,刚刚还地板上是一滩血迹,已经被工作人员快速地清理干净了!

    温暖脸色一白,直播节目就算是发生任何的意外都得必须要录制下去,如今冷枭翊无缘无故缺席,势必会影响收视率,节目组没有办法只能,临时将周肆桀作为惊喜嘉宾作为博得观众收视率的制胜法宝。

    冷枭翊胸口肋骨受到重压,到底短暂性的昏迷和意识模糊,现在在挂紧急点滴,可以在节目的最后作为力挺沐妍不会抄袭的见证者之一再次露面。

    本来是婉言想要让他去休息的,但是冷氏的威望在K市今时今日的威望,以及冷枭翊为人作风,可以十足的作为担保。

    但是冷枭翊却不想中途放弃,意识迷失之后,一直喃喃自语叫着温暖的名字,还是重墨附在男人耳边柔声的低喃:“温暖和孩子都没有事情……”

    冷枭翊才平静下来了!

    ……

    因为冷枭翊受伤的事情,虽然节目组已经让观众禁止使用手机拍摄,但是还是有个别冷枭翊为温暖挡砸下来的摄影机的照片已经开始在网路上疯转。

    如此情深意重的对视,两个人关系匪浅,尤其是温暖之前和冷枭翊因为艳照的事情,加上冷枭翊的告白,温暖和周肆桀的大婚!

    所有相似点,疑惑点全部都被一股脑的细心的网友发现和推敲出来了,一时之间再次引发了热议。

    节目组对此模棱两可,所以绯闻更是愈演愈烈。

    原本是10分钟的广告时间,被硬生生的安排成了20分钟,再次开播,温暖身侧已经坐着周肆桀了。

    “欢迎回来K市之音,今天呢,因为平时和重太太私交甚好,所以有幸请来了重墨夫妇,温暖也把周肆桀请来了,好好的跟重先生和重太太好好学习婚姻经营之道。”

    “下面让周肆桀跟大家打声招呼吧……”

    温暖笑容得体,完全看不出来刚刚脸色惨白的模样,整个人越发的意气风发,完美的像是女神一般,眉眼之中皆是幸福和笑意。

    堪称完美的不俗表现,把大家的注意力迅速的集中到了两对名人夫妻的相处之道上,温暖笑得笑靥如花。

    恐怕也只有几个人能够明白自己此刻的心态了!

    周肆桀眸色一暗,看得出来女人在隐忍自己的情绪,不想太过于表现对于冷枭翊的关心和关切,殊不知,越是这般,越是想否认自己心底的真实想法,越是不打自招。

    “大家好,我是周肆桀,第一次参加K市之音的录制,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温暖,谢谢……”

    无懈可击的回答,原本毛躁的大男孩,已经可以独当一面,掷地有声了,温暖眸色一颤,伸出小手轻柔的握住男人的大手,从男人身上汲取温暖。

    深呼吸一口气,听到台下的掌声散去,嘴角上扬,继续慢条斯理的故作打趣说道:“周先生第一次参加周太太的节目,感觉怎么样?”

    “还不错,节目上的周太太看起来更漂亮,很担心说出话,周太太会让我回去桂洗衣板……”

    周肆桀风趣幽默的话语立马让现场的气氛缓和了许多,温暖唇色上扬,暗暗惊叹男人的改变和进步,知道周肆桀在帮自己,镜头扫向自己的时候,特地将左手无名指那枚定制好的糖果钻石曝光在镜头之下。

    有的时候,为了节目效果自己也真的是拼了……

    “唔,看来周先生还真的顾虑很多,忧心忡忡的模样,下次节目组发出邀请的时候一定要好好的注意一下,不然来砸场子的太多,收视率真的很有问题啊!”

    沐妍都可以感觉到温暖那边的低气压,小手有些微微不安的不知道往哪儿放,想要抓住一些东西,发现自己已然被重墨紧紧的握在手心。

    的确,有的事情,名人在聚光灯下,往往言不由衷,但是没有办法,这就是她们的职业!

    “第二次录制节目了,第一次是辟谣,第二次是秀恩爱,不知道重先生此时的心境怎么样?”

    温暖简单的和周肆桀秀了一下恩爱,立马将问题抛给了重墨,暗暗流露出一抹期待的眸色。

    重墨唇色一弯,问题问到自己这儿倒是正常,嘴角扬起一抹蛊惑的弧度,看向身侧的沐妍,柔声的说道。

    “之前是作为沐妍的先生参加节目的,如今是作为沐妍肚子里孩子的爸爸,身份发生了巨大的改变,所以心境也会更加成熟一些……”

    沐妍:“……”

    滴水不漏,不愧是重墨,居然离奇的将问题直接转向了小重牧身上了!

    温暖也甚是满意重墨的回答,眸色一颤,深呼吸一口气,继续将问题问向了沐妍。

    “重太太,一直听说一孕傻三年,最近怀孕期间有没有这种问题的困扰呢,还说说自己没啥感觉?”

    一孕傻三年!

    沐妍嘴角的笑意一凝,这种说法自己还是第一次听到,真的会出现这种情况嘛,虽然自己感觉最近脑子不是很灵光。

    该不会真的是怀孕的问题造成的,立马小脸就黑了,看向温暖迟疑的说道。

    “平时因为一直反应慢,感觉怀孕之后没有多大变化,不过感觉暖暖,你很正常的,和之前差不多的感觉!”

    一孕傻三年,温暖成功的把火燃烧到了自己身上,杏眸微闪,看向沐妍,嘴角染上几抹温柔的笑意。

    “据说怀孕的女人都感觉不到自己智力的变化,不知道周先生和重先生对于这一点有没有什么发现呢,还是说有了应对措施了?”

    重墨一段时间内确实发现沐妍不一样了,很多时候更像是一个孩子了,很可爱,甚至有些粘人。

    这个在之前是很少可以看到的,以前经常看到的就是女人一贯的清冷,平淡的模样!

    一孕傻三年,重墨虽然不是第一次听到,但是还是在心底默默的给了一个赞,说的很有道理啊!

    但是碍于沐妍真切得眸光,重墨嘴角上扬,慢条斯理的说道:“没发现,倒是觉得她变聪明了,我最近在考虑要不要带她去参加小学的奥数,听说很难……”

    温暖:“……”

    果然是个扭曲的男人,之前说智力没多少变化,没有变傻,但是现如今的小学的奥数,好歹是个成人,去参加小学奥数貌似有点大材小用了吧。

    关切的眸色看向沐妍,却发现女人真的很认真的在询问重墨奥数的问题,顿时唇色一滞,一孕傻三年,看来真的是有依据的!

    “重先生的意思有点难以理解,我也觉得我开始一孕傻三年,傻傻分不清了,不如问下周先生,你有没有发现最近周太太有问题?”

    温暖锐利的杏眸给了周肆桀十足的下马威,周肆桀唇色一僵,明显是在明示要注意言辞!

    唇色一淡,大手握紧女人小手的力道在慢慢收紧。

    “的确发现了,居然跟我扯证结婚了,当时第一个想法就是女人怀孕怀傻了吧……不过幸福一孕傻三年,我才能娶的上周太太!”

    此话一出,观众席上传来一阵欢呼声,尤其是引青青,更是双手交叉相握,看着台上两个人如此深情款款的模样,感动的稀里哗啦的!

    真的很感人啊,肆桀哥好帅,温暖姐真的好幸福啊!

    ……

    温暖眸色一滞,察觉到心头堵塞的厉害,既然已经和周肆桀结婚了,为什么冷枭翊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自己还万分摇摆不定呢!

    杏眸闪烁的厉害,一抹难以言语的感动溢满心头,相识一笑。

    沐妍一直在追问重墨关于小学奥数的事情,之前有一次去做小学生的家教,还真的被奥数题困住了。

    现在想想刚刚重墨那么说,的确是对自己的无上肯定吧,这般想着,沐妍立马就欢喜起来,全身心的投入到了节目之中。

    毕竟是温暖孕后的首期节目,不能掉以轻心!

    你来我往,一对是新婚夫妻妙趣横生,收视率也在节节攀升,温暖看到编导给了自己暗示的牌子之后,杏眸微微一暖,再次转入广告。

    广告之后就是最后一段的录制了,沐妍眸色微楞,下一段恐怕就是对于这段时间抄袭事件的一个澄清吧。

    杏眸闪烁的厉害,静静地坐在位置之上,对于重墨准备的事情还一知半解,眸色看向座位后排的两个人,嘴角扬起一抹讥诮。

    ……

    冷枭翊短暂了挂了一瓶点滴,顺带打了强心针,可以短暂的支撑半个小时,温暖眸色一颤,知道冷枭翊要重新上场的消息,呼吸莫名的一紧。

    强忍住自己心头的颤动,听着周肆桀关切的嘱咐,嘴角扬起一抹浅魅灼漓的浅笑。

    “又不是真的一孕傻三年,我没事的……”

    “我去准备一些夜宵,晚点等你忙完了带你去吃,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

    “唔,我想吃榴莲酥……”

    温暖一直是个重口味,怀孕之后又开始喜欢吃乱七八糟的东西了,榴莲酥味道还不错,挺重的。

    周肆桀眸色一暖,轻轻地捏了捏女人的鼻尖,嘴角扬起一抹宠溺的笑意。

    “好,我去提前准备好,妈知道你最近身子重,所以煲好了汤送到别墅了,是你最喜欢喝的山药鸡汤。”

    周肆桀说的自然是周妈妈,温暖眸色一暖,妈妈走的早,周妈妈这么疼人,自己真的觉得暖暖的,有了爸爸也有了妈妈。

    “好,我们周末回去陪爸妈吃饭吧……”

    “好……”

    ……

    冷枭翊再次回到录影棚的时候,脸色已经差到极致,温暖深呼吸一口气,艰难的起身,声音极尽平淡。

    “刚刚谢谢你了,医药费的话,我会出的……”

    薄凉到了极致,两个人什么时候这么客气了,强忍住心头的颤动和不安,扬声说道:“嗯……你没事就好……”

    你没事就好……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温暖唇色一淡,一抹淡淡的荒凉萦绕心头,握住台本的小手莫名的有些颤抖。

    ……

    冷枭翊深呼吸一口气,直接坐在了原本的位置之上,重墨知道冷枭翊在为自己和沐妍站台,黑眸染上几分关切,伸出大手拍了拍男人的肩膀。

    “没事!”

    冷枭翊平淡的回应道,默默给了重墨和沐妍同样安定的眸色。

    ……

    最后一段节目继续直播当中!

    “唔,欢迎回来,这里是K市之音,我是温暖,首先我们掌声欢迎冷先生重新回到我们的节目现场!”

    简单的欢迎致辞之后,温暖重新开始自己第三段的煽情渲染。

    “这次参加节目,我们都知道沐妍是顶着巨大的压力的,因为现在网传沐妍涉嫌穆氏最新的香水红尘的配方抄袭,今天,在在K市之音,沐小姐会和重先生一起首次对这件事情做一次澄清。”

    “在这个节目中,我们看到了沐妍无数率真坦诚的模样,所以我个人,包括我的先生周肆桀,还有冷枭翊先生,都坚信沐妍的为人,清者自清,但是还是会有有心之人肆意的传播和诬陷。”

    “下面,我们有请重先生说一下关于这件事情的看法和说明……”

    足够的渲染之后,温暖把话语权重新交给了重墨,有的时候,舆论就是这么简单,同情心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博得头彩的。

    有的时候,舆论还看脸!

    沐妍的小脸蛋是不错,可惜是他人妻了……

    如果是未婚,一定是吸引所有人的目光驻足的,嗯,包括女人的!

    ……

    话语权交给了重墨,重墨唇色一淡,眸色看向观众席后方的穆德旭和李冰儿,两个人真的出现很久了。

    看来也到了要出场的时候了,嘴角扬起一抹讥诮,到真的很想看到穆德旭和李冰儿狗急跳墙的模样。

    “首先,关于沐妍的作品回忆抄袭穆氏的红尘,这件事情,我们会告穆氏诽谤……”

    “其次,沐妍调配的回忆是用了沐媛的调香配方改良之后的版本,是不存在任何抄袭的事情。”

    “最后,我和沐妍生活的很平静,以后也会希望过得平静,希望不要有心存杂念的人予以干扰。”

    重墨虽然只有洋洋洒洒的三句话,但是却有着不容质疑的威严,冷枭翊嘴角上扬,重墨的气势逼人,男人想要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人,这些行为,都是完全的本能在捍卫。

    一切都是按照自己的本能去保护,像是狼性一般,是属于天性的行径。

    ……

    重墨说话的时候,沐妍呼吸一直不是很顺畅,感觉心头紧绷的厉害,小手却一直紧紧攥住自己面前的钱夹。

    深呼吸一口气,得到重墨的鼓励之后,柔声的说道:“我一直认为一个人之所以会被尊重,是因为有人格,有的人受到的尊重多一些,是因为人格魅力浓厚。”

    “我不是一个人格魅力非常强烈的人,但是我也是有个有人格的人,所以呢,我觉得不会去抄袭其他人的作品!因为不值得……”

    说到这儿,沐妍眸色越发的平静,嘴角的笑意也越发的清丽逼人。

    “重家少夫人真的是痴人说梦,明明是抄袭,还在这儿说人格?毕竟我们手上是有证据的……”

    观众席里,有个女人倩影缓缓站了起来,左手的手里握着是扬声器,右手则是拿着一个卷宗,沐妍眸色一淡。

    该来的总会来的,看来李冰儿上次和自己交易失败之后,一直谋划着想要今天来拆台吧。

    全场一阵哗然,温暖虽然之前得到了重墨的言语暗示,没想到李冰儿会这样蹬鼻子上脸,直接就过来了。

    靠之,还拿不拿K市之音当K市的王牌节目了,真的是没有一丝眼力神。

    温暖不动声色的嘴角上扬,跟重墨斗,只有死路一条,李冰儿现在还梦想着跟重墨有瓜葛,不就是痴人说梦嘛?

    “这不是李家千金嘛,导播麻烦给一下麦克风,大家掌声欢迎一下,居然李小姐有话要说,不如我们敬请期待……”

    李冰儿以为自己占得先机,吸引了众人的目光,一身艳丽的红色长裙,越发的衬托女人鬼魅逼人,精致的烟熏妆还是难掩女人阴鸷的美眸。

    重墨不着痕迹的将沐妍揽入怀中,以一种提防的姿态看向李冰儿,唇色越发的抿起,凌驾于众生之巅!巧夺天工般精致的五官,映衬着惊人的寒气逼人。

    导播直接搬了一张凳子放在最靠近温暖的位置,使得李冰儿可以时时刻刻的站在镜头之上,李冰儿越发的得意。

    就知道只要自己一出镜,K市之音立马会把自己作为一尊大佛一般供着。

    “唔,首先先问一下李冰儿小姐一个问题,可以嘛?”

    惩治贱人,自己一向有高招,温暖给了沐妍一个放宽心的眸色,嘴角上扬,听到李冰儿答了一声嗯之后,立马唇角几乎是染上了花一般。

    “刚刚李小姐口口声声说的关于沐妍抄袭穆氏香水红尘,您有证据,穆氏的事情你这么会有证据呢?”

    “我……”

    “我好像漏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儿,听说重家大小姐重暖暖和沈家公子订婚的时候,您还被曝出和穆德旭的关系匪浅呢,是继父和继女的关系,还是情人呢,莫非还有其他说不通,道不明的关系。”

    “否则为什么穆氏的总裁穆德旭不出来挑明,反击,反倒是你出来了呢?莫非今天演播厅里还有穆德旭先生嘛?”

    温暖此话一出,立马察觉到演播厅后面有人影攒动,嘴角扬起一抹讥诮,看着李冰儿陡变的眸色,立马心情愉悦。

    沐妍:“……”

    温暖果然是厉害,毒舌的厉害,嘴硬根本是吃不了任何亏,看到冷枭翊脸色微变的模样,忍不住勾起唇角。

    冷枭翊寡言和自己是一个性子,重墨和温暖毒舌有点小腹黑,看来,真的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

    ……

    重墨满意的看着温暖予以反击的模样,尤其是温暖嘴角带笑看着李冰儿的模样更像是亲人一般,但是话语里皆是利刃。

    看着李冰儿陡变的脸色,有没有人告诉她,后面还有重头戏!

    ……

    “李小姐,你有什么想说的嘛,没事的,畅所欲言,K市之音的宗旨就是让嘉宾可以敞开心扉,我也希望更多的可以跟你像是朋友一般交谈呢……”

    温暖嘴角的笑意再度上扬了几分,看到导播指示牌中的暗示语气,浑身努力的散发出祥和的气息,但是怎么办呢,对于她自己根本就没有一点心头柔意。

    “李小姐?”

    李冰儿没想到自己还没有发言就被温暖摆了一道,听到台下的观众席传来了一阵一阵的嗤笑声,脸色微白,随即涨红的厉害。

    “我和穆德旭只是继父和继女的关系……我们俩没有其他关系,我今天只是看不惯沐妍的所作所为,关于沐妍抄袭的事情,我有绝对的证据!”

    李冰儿此话一出,立马在观众席里引发了轰动,沐妍眸色依旧是平和的厉害,很期待李冰儿如何能拿出所谓的证据指控自己呢。

    小手轻柔的回握住重墨的大手,告诉男人自己很好,没事。

    “既然李小姐都这么说了,不知道能不能麻烦你展示一下呢?”

    温暖眸色闪过一丝凌厉的寒光,但是嘴角的笑意却甚重,只呈现给人的是极其好奇,探究的眸光。

    “我这边有关于红尘的原版调香配方,不知道算不算证据呢?”

    李冰儿因为刚刚和穆德旭“复杂”的关系网中还没有完全的反应过来,语气有些不平,胸膛也起伏的厉害,完全是语结的模样。

    但是如今高举自己手中的档案袋,里面就是当初以菱偷出来调香配方!

    还好亲笔签名的地方被处理过了,所以只能看到配方,却看不到原版作者的签名,只要配方在自己手上,自己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泛黄的纸张,的确是看到一些调香的组分,以及放置的时间和含量。

    沐妍眸色一淡,和以菱给自己的是一个模样,看得出来,以菱是很机智的将完美的仿造了调香单。

    只可惜她们手中拿着的,都不是原版。

    “可是我们大家怎么判断李小姐你手中拿着的是调香的原版调香配方呢?”

    温暖忍不住反问道,清丽的杏眸写满了浓浓的质疑,眸色扫向冷枭翊,看着男人苍白的眸色,忍不住关切了几分,不自然的别开了视线,小手却攥紧了自己的衣角,似乎还可以嗅到自己颈脖处男人鲜血的铁锈味。

    眸色一淡,看向李冰儿,想要快速的秒了贱人。

    “当然是真的,我们敢让K市版权部的工作人员核实查证……”

    李冰儿说的越发的理直气壮,单凭以菱那个贱人,还不至于敢欺骗自己,嘴角扬起一抹冷笑,眼眸就像是淬了毒汁一般阴狠。

    沉默许久之后的沐妍才眸色一淡,看向女人,扬声说道:“怎么办,恰好我也有一份调香配方和你一模一样……”

    说完,沐妍直接拿出自己钱夹里早就放好的调香单,嘴角扬起一抹冷笑,澄清的杏眸黑白分明,如玲珑剔透的水晶,不染纤尘。

    又仿佛含了清澈春水,明亮温婉。那长长卷卷的睫毛,轻轻颤动,像随时可能振翅飞走的蝴蝶,有着柔弱却又坚韧的美。

    就是这般倔强和潋滟的眸光,深深地将重墨牢牢地吸引住。

    沐妍肯定的眸色让李冰儿嘴角的笑意一拧,一红一白,强烈的色彩对比,让两个人越发的立场分明。

    “好,我拿过来让摄影师看一下,给个特写。”

    温暖赤脚起身,直接从沐妍的小手中接过调香单和李冰儿刚刚提供的调香单放在一块儿,很明显沐妍手中的更加的完整。

    因为有署名是沐媛!

    而且李冰儿的成色较新,完全像是按照沐妍的这张调香单拓写下来的!

    将两个调香单完全的暴露在摄影师的面前,还给予了语言暗示。

    “左侧的是沐妍沐小姐刚刚提供的调香单,左侧是刚刚李冰儿小姐提供的调香单,现场包括电视机里的观众朋友仔细看下。”

    “为了节目的公正性,以及关于沐妍小姐是否真的存在抄袭嫌疑,我们特地邀请了纸张验证师,方便验证什么是原版纸张……”

    “下面我们掌声邀请一下张师傅!张师傅在国际上享誉盛名,对于纸张的时间认证更是可以精准到一个月内,张师傅也是冷氏企业的御用验证师,冷先生全权担保张师傅的言辞真假程度。”

    温暖言之凿凿,细嫩的小脸白如初雪,精致的完全就是天使般的美丽面容。

    李冰儿:“……”

    李冰儿忽然有种下了一个套儿,然后自己中套的感觉,明明这个调香单是以菱偷给自己的,如今调香单有问题了,说明是以菱出了问题!

    杏眸微闪,发丝有些凌乱,脸色也不自然的有些苍白。

    “李小姐,怎么了,脸色有点白,没有意见吧,还是说现在不想把这个证据拿出来了?”

    看着李冰儿脸色渐白的模样,温暖嘴角的笑意越发的重了几分,张师傅的出场,其实一早就是重墨安排好的。

    原先是想一口否认李冰儿拿出来的任何关于调香配方的纸张都予以否认,没想到,倒是石破天惊逗秋雨。

    本以为是路的尽头,却不曾想到还有意外的惊喜,原来李冰儿一直心心念念拿到的调香单,根本就不是原版。

    如今到真的好了,直接是当场揭穿女人的谎言!

    ……

    “不要了……”

    李冰儿看到张师傅专业的拿出检验纸张的灯光仪器,脸色一黑,下意识的上前,直接将沐妍拿出来的调香配方猛地抓在手心,快速的撕碎。

    整个动作令大家哗然的厉害,谁是谁非,已经非常清楚了!

    但是调香配方却被李冰儿快速的撕碎,根本就来不及反应过来,似乎又开始关于抄袭的事件,争论回到了原点。

    温暖唇色寒彻的厉害,重墨则是紧紧的将沐妍揽在怀中,生怕让女人动气的厉害。

    黑眸暗沉的厉害,虽然说仅剩的证据被撕毁,但是好歹是这一局,沐妍胜了,也算是功德圆满。

    至于李冰儿,自己自然还有其他法子惩治她!

    黑眸闪烁着一抹危险的光芒,几乎让李冰儿胆怯的厉害。

    “李小姐,你知道你现在的行为属于什么嘛?您这么做,是故意的担心什么真相被暴露嘛?”

    温暖咄咄逼人,李冰儿有些难以招架,想要逃开,但是因为坐在了温暖身侧,却被温暖快速的扣住手腕。

    “我只是不想让我们自己的配方和沐妍拿出来的配方作比较,真的是对原创的最大的讽刺……”

    “不巧了,我还有一张……”

    沐妍深呼吸一口气,在在场所有人惊愕的眸色之中,缓缓地将真正的原版的沐媛调香配方拿了出来。

    因为对折,所以纸张皱的厉害,可以看得出来有最起码20年的历史了,尤其是纸张上面的字眼,有些模糊,但是却可以看得出来和沐妍原先的配方是一个纸的品种的。

    “这张调香配方,是我从我妈做给宝宝的老虎鞋的鞋底发现的,我愿意将这张纸张交给专业的人去评估,检验。”

    说到这儿,沐妍思绪荒芜的厉害,昨天自己目送重墨离开之后,重新拿着沐媛给宝宝做的老虎鞋,因为担心孩子生下来的时候天气比较冷,需要加厚鞋底。

    只是莫名的感觉鞋底有些异常,没想到,被自己小心翼翼的拆开之后,居然是调香配方!

    ……

    后来接到了以菱的电话,没想到,居然是关于调香配方的原版!

    以菱把自己以为的原版偷了过来,李冰儿拿到手,以为以菱给自己的就是原版,却不曾想到,真正的原版居然被沐媛缝合进了宝宝的老虎鞋里。

    刚刚自己只告诉了重墨,自己拿到了原版,所有人都以为被以菱拿走的才是原版,却不知道,大家都被沐媛骗了。

    妈妈,其实之所以把调香配方缝合进了宝宝的鞋子里,为的就是给孩子一个最美的礼物吧。

    老虎鞋的价值,不仅仅是老虎鞋,其实更多的是老虎鞋里面的自己的心血,调香配方……

    ……

    沐妍突入起来的发言,让所有人都惊愕,连同重墨,没想到故事居然如此波折,黑眸一闪,终于明白了沐媛的良苦用心。

    “李冰儿,我记得我曾经跟你说过,人在做,天在看……”

    “有些事情,不可能做得滴水不漏,调香配方可以找到原版,那天你究竟有没有去病房,或者做了什么,你一清二楚……”

    “啊……”

    李冰儿被戳中软肋,莫名的心虚起来,快速的上扬,几乎是发狂的将沐妍向后推搡,却被重墨一记狠踢,直接踹下了台。

    沐妍眸色一淡,面露难色,小腹有些难掩的隐隐作痛……

    ------题外话------

    嗷嗷嗷,终于虐了女渣渣了,心情好很多了,哈哈哈……宣传一下,迎接国庆,出台新的活动回馈妹纸【1】国庆七天,正版支持文文的妹纸留下书评就会获得20123言情币打赏哈,嗷嗷嗷,每个人一次,因为小颜子穷哒哒,但是一定要多冒泡,因为小颜子难得如此爽快!【2】书评马上迎来第400条了,嗯,第400条的妹纸打赏444123言情币,以此类推,第500条妹纸打赏555123言情币,嘿嘿!大家看文快乐,感谢9月份大家对盛宠的支持,唔,10月我继续加油!10月要幸福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堇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堇颜并收藏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