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 > 第九十六章 哼,开车撞死她

第九十六章 哼,开车撞死她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总裁大人超给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K市之音因为李冰儿这个意外的插曲,收视率大涨,没想到沐妍的抄袭事件,原本也只是以为重墨随便说说的,毕竟名人的澄清也只是口头表述,做到掷地有声罢了。

    李冰儿却用自己的实际行为将这件事彻底的表述清楚了,什么叫做做贼心虚,什么叫做狗急跳墙!

    温暖短短结尾之后,便立刻安排保安强制将情绪失控李冰儿遣送出录影棚,沐妍小腹有些微疼,等到李冰儿完全离开之后,整个人神色还有些恍惚,白皙的额头上沁满了汗水,依偎在重墨的怀里感觉到一抹荒芜。

    “重墨,我觉得妈这双老虎鞋做的很漂亮,真的很漂亮,你说妈做鞋子的时候在想些什么呢?”

    好漂亮,刚刚在做节目的时候,自己一直在偷偷回想着下午凝视着老虎鞋的沐媛,很精致,一如妈妈的玲珑心一般。

    “嗯……”

    自然是好,把自己一辈子最重要的东西全数留给孩子了,这么伟大的母亲也只有沐媛可以做到了……

    ……

    重墨快速地将沐妍拦腰抱进休息室,门外慕名而来的记者媒体非常多,因为不光光是豪门八卦了,很可能涉及刑事案件了。

    加上重墨,冷枭翊,温暖,沐妍,李冰儿都是K市有名的权贵,加上又是第一次在直播节目里出现如此险象环生的场景!

    纷纷蹲点想要拿到最新的八卦新闻,温暖,周肆桀还有冷枭翊全数都被困在休息室内,等着门外的保安清理现场。

    微博上立刻引发了热烈的讨论,阿坤提前安排了舆论将沐妍之前在学校时候的所有挑香作品都列举出来,顺带安排了曾经的知名教授和老师进行评价。

    刻苦专研,勤学耐劳,为人正直。

    沐妍的高评价一经帖子发出,立刻吸引了无数人转帖。

    至于李冰儿和李玉兰和穆德旭那档子事也被八卦媒体发掘出来,大加指点……

    尤其是之前李冰儿打掉的孩子更是讹传是穆德旭的。

    ……

    重墨薄薄的唇瓣抿起了淡淡的弧度,绯红的唇色泛起了诱人的光泽。

    看着沐妍的小手里紧紧攥住调香配方,黑眸染上几分复杂的眸色,尤其是女人满头大汗的模样,有些莫名的隐忍。

    “怎么了?不舒服?”

    “没事,刚刚小腹有点疼,现在已经好很多了……”

    沐妍浑身的力气刚刚在台上其实已经耗费的差不多了,满腔的怒火也已经发泄出去了,整个人平静了,症状也就消散了。

    肚子里有个小家伙就是好,当关键时候自己来不及弄清楚心底得想法的时候,差点冲动的时候,还是小家伙通过自身的反应克制住了自己。

    沐妍听着外面嘈杂的环境,眸色一淡,知道短期之内是出不去了,忽然钱夹里的手机响起,嘴角上扬。

    “重墨,我去接个电话……”

    “嗯……”

    重墨锐利的黑眸迅速的扫向沐妍手里上的号码,虽然没有备注,但是凭借着过目不忘的记忆力也知道是以菱了。

    黑眸闪过一丝沉思,眸底的轻媚浅灼忽地变暗,恢复一片清冷寂静,没有一丝的波澜,身上散发的低气压,渐渐又重了几分。

    余光看向不远处的阿坤多了几分复杂的眸色,尤其是男人受伤的右手,至今还贴着纱布,整个人自从上次去以菱那边搜挑香配方之后一直郁郁寡欢。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恐怕也只有他们俩自己清楚吧,两个人的关系,多了一个人,就会变得异常复杂。

    ……

    “喂,以菱……”

    沐妍站在窗户口的位置,正好可以看到夜色之中,广播大楼之外站着的无数媒体报社的人,唇色一淡,心头越发的感慨。

    风口浪尖,一直都不是自己真心想要的!

    “谢谢你……”

    虽然那个时候沐妍已经拿到了真正被沐媛隐藏着的调香配方,但是对于以菱选择在最后关头给出她以为的真正的调香配方,心头的感慨还颇为良多。

    之前的所有过节,仿佛也没有那么重要了!

    “沐妍,你明明已经拿到了真正的调香配方,你为什么还选择出来见我……”

    以菱刚刚看完直播节目,到了最后一段录制,完全就像是碟中谍,以为是真相之后,还隐藏着巨大的秘密。

    秘密就是沐媛将调香配方准备了不下两份,自己拿到的是假的,真的在做给孩子的老虎鞋之中。

    怪不得自己一直隐约觉得不正常,原来是假的调香配方偷的太简单了!

    只是自己好奇,本来沐妍可以完全不搭理自己的,为什么还冒着危险出来见了自己一面。

    难道她不担心自己是坏人嘛?

    ……

    “因为……因为我觉得如果阿坤在身边,一定也会支持我去见你的,我想知道你会拿着手中的调香配方作为交易还是作为补偿,我想知道阿坤这辈子有没有爱错人……”

    沐妍曾经多次在阿坤的办公室嗅到以菱的气息,尤其是阿坤经常身上的气息都是以菱身上的香水味,自然知道两个人朝夕相处。

    不过自然也是阿坤主动的多,毕竟以菱心心念念挂念着重墨。

    接到电话的那一刻,沐妍就在想,如果自己是阿坤,自己一定会愿意相信她一次的!

    果不其然,两个人见面还没有说一句话,以菱面色惨白的将调香配方直接交给了自己……

    ……

    沐妍可以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一些细微的躁动,似乎是关门的声音,还拖着箱子一般,杏眸微微一闪,似乎以菱要走。

    不然大半夜的,怎么会有关门和拖箱子的声音呢!

    ……

    以菱握住电话的小手一滞,一直以为沐妍之所以被重墨爱上,是因为走了狗屎运,没想到女人也是如此的一个剔透的人,嘴角噙着一抹淡笑,裹紧自己身上的风衣。

    看来重墨娶得到沐妍,真的是男人运气极好呢……

    “沐妍,谢谢你愿意相信我一次,沐阿姨的事情对不起了……还有,之前合伙和李冰儿骗你说孩子是宫外孕的事情对不起了……”

    真的对不起,原谅我的有心之举,因为我也为此承担了巨大的惨烈的代价,乃至自己这辈子都没有办法做出弥补了。

    因为自己的左耳已经完全失聪,不出什么意外,自己这辈子应该不可能再有属于自己的孩子了!

    所以沐妍,对不起……

    我也对不起,曾经在肚子里孕育过的孩子……

    “以菱,你大晚上的,要去哪儿?你的声音有点不对劲……”

    沐妍听到电话那头女人颤抖的声音,立马染上了几分关切的眸色,总觉得这两天的以菱很奇怪,真的很奇怪。

    平日里的飞扬跋扈,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彻底的冷凝下来。

    “沐妍,你知道嘛,我……”

    话到了唇边,以菱的泪水早已在脸颊上肆意的流淌,杏眸越发的悲凉和荒芜,独自一个人离开公寓,发现自己能带走的,早就支离破碎,被上次来搜调香配方的人该砸的都砸了……

    更重要的是,自己带不了阿坤爱着自己的心了,因为他已经彻底不爱自己了!

    “我父亲是为了救重墨而死的,我曾经以为重墨是我的天,我的一切,因为他万众瞩目,备受期待,我几乎这么多年,把我能耗尽的精力全部去追逐他了……”

    “结果我发现,他和你结婚的时候,我的心疼的厉害,几乎要碎了,但是比起阿坤说不爱我,我的心几乎是死了……”

    沐妍:“……”

    沐妍虽然做不到身临其境,但是对于以菱的悲怆却可以感同身受,杏眸微闪,转身,看向沙发之上的邪魅的男人,嘴角的笑意一滞。

    有这么妖孽的男人,真的是一件很有压力的事情!

    眸色看向一直站在门口的阿坤,男人受伤的右手,苍白的脸颊在角落处越发的落寞。

    能让阿坤说出不爱以菱的话,想必男人的心最起码要被以菱痛十分,百分。

    “以菱,其实我也不太懂爱情,毕竟我和我初恋相爱好些年,我曾经一直以为他是我这辈子最爱的男人,也是我想嫁人的对象……但是后来遇见重墨我才知道,对于他,我从来都没有爱过,只是把他作为父亲一般填补空缺!”

    以菱:“……”

    “以菱,其实你有没有想过,对于重墨,你也是这些错误的感情在误导,实际上,你爱上阿坤了,只不过不敢承认,因为一旦承认,就要否决过去的自己。”

    “人一向都是极度自信和脆弱的,遇到要否定或者完全推翻自己的事情就会放弃……旁观者清,我都感觉到你爱上他了……”

    沐妍清冷的视线让重墨感觉到了,抬起黑眸,看向女人所在的方向,唇色上扬,沐妍相识一笑,心忽然怦怦跳个不停,恐怕这就是爱情吧。

    让你无时无地不在怦然心动!

    ……

    沐妍的话,让电话这头的以菱哭的更大声了,真的是太逗了,外面淅淅沥沥下起了小毛雨,越来越有变大的趋势,是不是连上天都在为自己哭泣!

    应该准确的来说被自己蠢哭了……

    “沐妍,我跟他回不到过去了,你知道嘛,我被惩罚了,我谎报了你是宫外孕的消息,结果我的孩子就是宫外孕,即使我舍不得他,我爱他,我想要他,但是我能做的只是看着医生将他从我身体里抽离,那种感觉冷冰冰的,真的很疼……”

    沐妍:“……”

    沐妍脸色一变,没想到后面居然还有这个隐情,握住手机的小手莫名的颤抖,以菱怀孕了嘛,而且还是宫外孕!

    孩子自然而然肯定是阿坤的!

    怪不得她的脸色看起来骇人的惨白,几乎是毫无血色,原来是因为刚刚做完流产手术……

    这两天阿坤的脸色也是极差,所以说阿坤是知道了以菱流产的消息嘛?

    “以菱,你有没有告诉他孩子是宫外孕?”

    “没有,我不想让他跟着我一起痛苦,就让我一个人痛苦就好,在他的眼里,我就应该是一个杀人不见血的女魔头,残忍到连自己的孩子,都可以杀掉……”

    沐妍:“……”

    故事的来龙去脉沐妍已经基本上清楚了,看来阿坤只知道其一却不知道其二,没想到世界上真的报应来了,怎么都挡不了。

    可是明明她也承认错误了,以菱跟自己一般大,母亲早亡,父亲又因为重墨去世,说到底,和自己一样,也是感觉不到家庭温暖的人!

    樱唇微微抿起,沐妍看着重墨灼热的视线,心头莫名的颤动,快速的转过身子,看着窗户上竟然有了一些雨水。

    外面是下雨了嘛?

    那她一个人拉着行李箱要去哪儿……

    “以菱,你现在在哪儿,我让阿坤去找你,你们俩可以在一起的,他其实心里一直都有你,这件事情,他只要知道是你给我调香配方一定会原谅你的……”

    沐妍一个人心头莫名的慌乱,下意识觉得以菱真的要离开了,带着宫外孕的秘密永远离开了!

    “孩子的事情,都是我的错,我已经没有脸面再见他了……沐妍,祝你和重墨幸福,欠你们的,欠孩子的,我会继续用我后半生赎罪的……”

    以菱随后手招了一辆的车,报了一个地址。

    “虹桥国际机场……”

    以菱嘴角的笑意越发的讥诮,冷凝,无边尽的地狱,就让自己一个人去就好了,快速的挂断了手中的电话。

    沐妍关切的呼唤还停留在耳边,有些暖暖的,莫名的有几分贴心……

    谢谢你沐妍……

    ……

    “嘟嘟嘟……”

    电话已经被挂断,沐妍看着自己手中的手机,只记得女人最后一句细微的像是跟出租车司机说的。

    虹桥国际机场……

    她要走了,要离开了!

    不可以的,她如果走了,阿坤怎么办?

    杏眸闪烁的厉害,立马向着阿坤快速的跑去,直接一把拉住男人的衣角,沐妍的美眸满是关切和担忧。

    “阿坤,我来不及跟你解释太多,你不要问问题,只需要听我说就好……”

    看着男人诧异的眸色,沐妍绝美的鹅蛋脸白皙娇嫩,如水般淡凉的话语有些迫切,深呼吸一口气,认真的说道:“刚刚我在节目里拿出的第一张调香配方是以菱给我的,她想用这个补偿我!”

    阿坤的眸色有些惊讶和松动,没想到自己带人将整间公寓翻了一个底朝天,她却不能吐出一个字。

    最后居然悄然的给了少夫人!

    一抹莫名的情绪在心底留恋,却被男人刚毅的外表很好的控制住了……

    “关于她流产的事情,她其实很爱孩子,很想要他,但是因为孩子是宫外孕,没有办法,她只能选择拿掉……”

    阿坤:“……”

    浑身的血液因为女人的这句话开始倒流,脸色一变,瞳眸如针刺一般急速地收缩。

    少夫人刚刚说了什么,以菱是宫外孕,她不是自己选择去流产不要孩子的嘛?

    大手迅速的扣住沐妍的小手,眸底满是关切和震惊。

    刚想开口出声,却听到沐妍深呼吸一口气,继续说道:“她现在决定要离开了,去虹桥机场了,阿坤,你如果还爱她,还在心疼她,请你去追她……”

    还爱她,还心疼,还想再跟她在一起,你一定要赶紧把她追回来,不然就来不及了……

    阿坤薄唇微微抿起,冷冽的眸色越发的寒彻,俊脸苍白的厉害,深呼吸一口气,薄唇轻启,感激的说道:“少夫人,我知道了,我马上去……谢谢……”

    “嗯……”

    沐妍看着男人慌乱离开的背影,唇色一抿,桃花般粉嫩柔美的唇微微扬起,映的剪影美眸弯弯如月,心底高高抬起的心重重的落下,暗暗在心底祈祷。

    阿坤,你一定要追她回来,不要就此一别,后会无期。

    转身却被身后的男人拥入怀中,动作轻柔到不可思议,熟悉的气息逼近,沐妍轻轻地昂起小脑袋,静静地看着重墨的俊脸,杏眸里满是感慨和触动。

    “重墨,为什么我冥冥之中会有一种不安……”

    “一饮一啄莫不前定,良辰美景都是在给世人铺路,要有勇气看遍世间平凡,我相信冥冥之中,早有注定!”

    重墨潋滟的唇角微微上扬,倨傲的下巴紧绷着,如画桃花眸浅凝着一丝低魅和探究,在黑眸中幽幽的散发着噬人光辉。

    沐妍:“……”

    咬文嚼字,听不懂,不过冥冥之中,早有注定倒是说到了沐妍的心坎里,沐妍也一直愿意相信,冥冥之中,其实所有的一切,早就注定好了!

    ……

    阿坤几乎是马不停蹄的向着虹桥国际机场开车飞奔而去,尝试着拨通自己手里的号码,一次又一次被拒接。

    终于当拨通了第三十多遍的时候,电话才被缓缓的接通。

    “以菱,你现在在哪儿,站在原地不要动,我去接你……”

    以菱:“……”

    看样子是沐妍跟他说了,沐妍果然是个善良的女人,自己曾经做过那些不应该的事情,没想到她非但不怨恨,反而愿意告诉阿坤,想要撮合自己和阿坤重新在一起。

    破镜重圆,又怎么会完好无损呢,潜在的伤疤会一天天越撕越大!

    况且,两个人就没有真正像是个恋人一般在一起过!

    ……

    以菱放在左耳的时候,发现听不到电话那头在说些什么,猛然惊醒,其实左耳是听不到的,自己怎么还下意识的去做呢。

    嘴角染上一丝讥诮,将电话放在右边的耳朵。

    “喂,有事嘛!”

    以菱深呼吸一口气,听到电话那头男人急促的嗓音,心头颤动不已,杏眸看向窗外不断变迁的景观,很快就要到机场了。

    马上晚上11点,自己就可以登记离开了,一辈子都可以不再踏足K市了,在这儿的一切回忆都会随着时间的印迹随风而去。

    “我问你现在在哪儿,就算你在车上也让司机停下来,告诉我你的具体位置,我去接你……”

    阿坤明明之前说了很多话,但是没想到女人似乎完全没听到一般,只能强压住自己慌乱的心,将刚刚自己最重要的话又重新说一遍。

    以菱:“……”

    “阿坤,你在开车对吧,我记得我以前幼稚的时候喜欢在你开车的时候挑逗你,弄得你欲罢不能,有一次还差点出了车祸……”

    阿坤:“……”

    过往的事情,全部都当作是以菱孩子气,过惯了公主的日子,其实是与非,阿坤已经不在乎。

    自己就是他妈爱这个女人爱的死去活来的,她犯错了,知错了,自己立马就会屁颠屁颠的跟上去,想要拥抱她。

    这他妈是毒瘾也好,是病症也罢,自己这辈子,就再也不想松开她的手了。

    哪怕是做替身,哪怕是她不爱自己,深爱着重先生,自己都全然不在乎,只希望她可以在自己身边,自己给她幸福就好……

    “以菱……”

    “你先听我说完,你开车的时候不要分散注意力,听我说话就好……”

    以菱深呼吸一口气,眼眸里的泪水就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一般一颗一颗不停的往下掉落,浑身颤抖的厉害,强忍住不想让自己发出哽咽的声音,但是还是发出了。

    “阿坤,你还记得我们俩第一次发生关系嘛,就是重墨和沐妍结婚的时候,我……我嘴里一直叫着重墨的名字……”

    “其实我那个时候是喝了很多的酒,但是却没有醉的失去意识,其实我知道是你,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一刻我就想把自己交给你,我当时觉得自己疯了,只能一次又一次呼喊墨来排解我心头的躁动和不安……”

    阿坤:“……”

    迷离之夜,女人就像是从天而降的礼物一般,自己一直以为是偷来的幸福,没想到当天晚上,以菱居然知道是自己。

    大手越发的握紧方向盘,黑眸越发的暗沉,继续加快速度向着虹桥国际机场开去。

    “扑哧,我很傻吧,其实有的时候,我们俩在欢好,我叫墨的名字也都是为了气你,我不爱看你逆来顺受,我不爱看你始终平静如水,我想看到你激动或者不再隐忍的模样……”

    所以每一次在床底之间,如果自己一次又一次呼喊重墨的名字的时候,阿坤总会格外的狂野,力度之大,有几次几乎是在自己承受范围之外。

    但是自己却喜欢看着他偶尔泄露情绪的模样,因为会觉得他真实……

    阿坤:“……”

    过往的回忆随着女人的哭泣声渐渐拉开序幕,呼吸一滞,浑身散发出一抹摄人的寒气。

    “以菱,你现在在哪儿?”

    “阿坤,孩子的事情,沐妍跟你说了对嘛,不然你也不会突然改变心意了,我其实不太爱孩子,因为我觉得吵吵闹闹的,有的时候我自己就是一个孩子,怎么去照顾另外一个孩子呢……”

    以菱深呼吸一口气,小手越发的攥紧自己手中的电话,闲置的左手则是慢慢的抚摸着自己的小腹,眼角的泪水越发肆意的涌出。

    “对不起,我曾经动过不要他的念头,你上次说不要我之后,我在房间里待了整整三天三夜,直到下面见血了,我才如梦初醒,我害怕宝宝会出什么事情,我担心我没办法跟你交代,因为我知道你好像很喜欢孩子的样子……”

    “但是孩子是宫外孕,对不起,我真的要不了他,对不起……”

    以菱记不清自己今天究竟说了多少对不起,只记得和沐妍说了好多次,如今跟阿坤还是不可抑制的想要发自肺腑说对不起。

    心头有太多的歉意,但是却无力弥补,只能说对不起了……

    “以菱,你不要再说了,告诉我你在哪儿好不好?”

    说这句话的时候,阿坤眼眸里噙满了泪水,都说男人有泪不轻弹,是因为没有到伤心事,如今在今天,自己真的真真切切的感觉到她在离自己而去。

    那种感觉,无力感,让自己连呼吸都变的困难!

    “对不起,我真的没有颜面再面对你了,对不起……阿坤,我到了目的地了,我最后想对你说一句话。”

    “对不起,但是我爱你,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等到我发现的时候,已经很爱你了……”

    以菱感觉到自己隐忍到了尽头,再也忍不住了,眼泪从眼眶里溢出,快速的挂断电话,失声痛哭。

    对不起,我爱你,很爱很爱,你还爱我嘛,那句话舍不得说出口,因为一旦说出口,怕是听到你的答案之后,我就再也沉沦了……

    ……

    录制K市之音的大楼之外:

    “李小姐,目标人物出现在机场了……”

    “哼,开车撞死她……”

    李冰儿握紧手中的电话,眼眸里皆是恨意,原本以为以菱这个贱女人是个可用的工具,没想到如今却坏了自己大事。

    让自己诬陷沐妍抄袭的事情功亏一篑!

    自己如今落难在即,又这么会允许她好过呢……

    想做好人,也得问我李冰儿同意还是不同意!

    “是……”

    ……

    阿坤看着自己手里被挂断的电话,女人的最后一句话一直在脑海里快速的回荡,黑眸闪烁的厉害,嗓音也莫名的哽咽。

    “其实不管你是否爱我,我一直都爱你,从来都不曾变过……”

    如今你的爱的回馈,就是上天对于我最大的眷顾,对不起,真的不知道宫外孕的事情……

    ……

    等到阿坤快速的开车赶到虹桥国际机场的时候,没想到却在高架桥上被封桥,明显是警方警戒的模样,正前方,一辆出租车在熊熊大火冲天燃烧。

    高大的身子一僵,浑身的血液开始凝结成冰,不会是她,不会有事的……

    “先生,你不能进去,前方发生车祸,导致出租车发生自燃,有危险……”

    “滚开……”

    “先生……”

    阿坤大阔步的上前,一遍又一遍拨通自己以菱的电话号码,没想到却在车祸发生地前方10米看到了白色手机的身影,熟悉的铃声在空气中响起,伴随着爆炸声响起不停。

    大火几乎是漫无边际的燃烧,根本看不清楚车内究竟还有些什么,原本是小雨,越下越大,男人高大的身子已经被全数打湿但是却不管不顾。

    “先生,危险……”

    “不危险,她在里面,等着我去救她……”

    阿坤蹲下身子,看着女人的手机在雨水的浸湿之下还响个不停,眸色暗沉得可怕,几乎想要杀人的心都有了。

    浑身散发着摄人的戾气和阴骘,黑眸里的熊熊怒火几乎要把眼前所有的一切都燃烧殆尽。

    越是往大火走去,越是可以看到车辆的刮痕和印记,明显这辆出租车是被人蓄意的撞向大桥的栏杆,发生爆炸的!

    阿坤的手里还紧紧的攥住以菱的手机,眸色闪烁的厉害,出租车的后备箱已经被消防人员的消火栓快速的浇灭。

    抢救出来一个鹅黄色的行李箱……

    阿坤整个人剧烈的颤抖之中,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视线几乎在黄色的行李箱上定格了。

    “阿坤,我想买这个行李箱,像是一个小黄鸭一样,墨不给我买,也不陪我逛街,你给我买好不好?”

    “哇,我终于拥有它了,行李箱明明比小黄鸭要可爱的多嘛……”

    ……

    回忆像是熊熊大火燃烧一般快速的向着自己奔涌而至,阿坤的黑眸剧烈的颤抖之中,只觉得自己整个人僵硬的厉害。

    “先生,你不可以再上前了,先生……请求支援,请求志愿……”

    警察想要上前拦住男人,却还是难以克制住男人大阔步的试图接近剧烈燃烧的出租车,猛烈的气息格外刺鼻。

    尤其是这辆车里还有汽油,什么时候再次发生二次爆炸根本无从得知!

    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不能允许男人任何的靠近,否则性命不保……

    “啊……”

    阿坤几乎是发疯一般嚎叫,为什么自己爱的人要离自己而去,这辆车里一定没有她,一定一定没有她!

    泪水从眼角滑落,根本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咸涩的厉害。

    大雨越下越大,但是还是无法阻止这场大火!

    终于,警察觉得无法控制男人的情况,飞快的抽出针管狠狠地向着男人的臂膀处一扎,看着男人的眸色迷离,才重重的深呼吸一口气。

    高架桥上,黑烟滚滚,烈火连天,即使是漫天的大雨,却还是阻止不了猛烈的火势,似乎要把一切都彻底燃烧殆尽。

    ……

    沐妍的心里一直都在惴惴不安,阿坤去了很久了,但是一点消息都没有,外面的大雨越下越下,终于守候在门口的媒体似乎也有了要走的趋势。

    深呼吸一口气,抬眸看着还在忙碌的重墨,关切的走上前去。

    “重墨,冷先生的情况怎么样了?”

    “在休息……”

    ……

    冷枭翊下了节目之后直接跟着一起去了休息室,风华接到重墨电话赶了过来,提前给男人矫正了一下胸前的肋骨,顺带重新打了一下石膏。

    没想到右腿的石膏居然几乎全数裂开,不知道男人用了多么大的力气,才把石膏给打破了。

    胸积水的情况加重,胸前不能有重负,温暖和周肆桀静静的听着风华的所有嘱咐和告诫,尤其是温暖,就像是定型了一般,整个人僵硬的站在原地看向躺着沉睡的男人。

    温暖深呼吸一口气,看着眸色关切的沐妍和重墨,扬声说道:“墨,沐沐,用不用通知萧雅?”

    毕竟虽然两个人没有法律上的关系,好歹两个人也做了好些年的夫妻,冷枭翊出事,温暖脑海里可以想到的第一个想法就是通知萧雅。

    谁的男人给谁照顾!

    况且,当年的慕斯蛋糕,虽然冷枭翊最终还是吃了,也是在重墨的刻意之下,自己无需对他的胃负责,更无需对他这个人负责。

    重墨黑眸一滞,看得出来温暖又在回避问题了,想要开口说话,却被沐妍轻柔的拉了拉衣角。

    “暖暖,不用通知她了,冷先生出车祸的时候,萧雅曾经来过,但是被冷先生拒绝了,说不想跟她扯上任何关系……”

    温暖:“……”

    沉默不言,坐下身子,伸出小手抚摸着自己的小腹。对于这个问题,还是难以成熟,只能说是走一步算一步了。

    不过自己真的不能留下来照顾他,看到他的时候,会莫名的心漏跳了半拍。

    “暖暖,你办公室里面就有卧室,你留在这儿陪着他吧,我回家准备一下你的换洗衣服送过来……”

    “我……”

    温暖没想到周肆桀会如此的大度,下意识的想要拒绝,看得出来男人眼眸之中的隐忍,一时之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周太太平时最心底善良了,况且……况且他也是为了救你受伤了,你好好照顾他也是应该的,放心,我不会在意的,也不会这么小肚鸡肠的……”

    周肆桀将自己心头所有的酸涩和难以言语的不甘,担忧全数压了下去,自己爱了她二十多年,她心里想什么,自己一清二楚。

    如今她也舍不得离开了,自己又怎么舍得逼她呢!

    就算是结婚了,自己也愿意给她时间,让她做决定,如果那一天她想走了,自己只会双目注视着送她离开。

    如果她还愿意站在原地,自己愿意一辈子陪着她在原地……

    “好……”

    温暖深呼吸一口气,感慨自己的优柔寡断,原本是想让周肆桀娶了自己,圆了男人的梦想,没有想到,只会让他陷入再一次痛苦之中。

    杏眸湿润的厉害,不像是在节目里雷厉风行的女神,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会柔弱,会进退两难。

    “周先生谢谢你一直照顾,宽容周太太……”

    周肆桀因为女人的话眸色一淡,伸出大手轻轻的拍了拍女人的后背,薄唇微微抿起,阖上眼眸,将所有的情绪都压制在心底。

    ……

    重墨和沐妍相视一笑,暗暗感慨周肆桀的宽容大度,温暖的确是遇到一个良人,只不过温暖的一颗心不在周肆桀身上。

    但是周肆桀的整个人心思都在温暖身上!

    ……

    楼下的媒体因为磅礴大雨已经散去了差不多了,只有个别几家,有了台里保安的护送,重墨直接带着沐妍进入了地下车库。

    沐妍一直在等着以菱或者阿坤最新的消息,但是却一直都没有等到。

    心头的不安再次上扬了几分,眸色看向窗外不断变迁的景象,小手攥紧,想要给阿坤或者以菱打电话。

    但是握住手机的大手却颤抖的不得了,终究还是放弃了,简单的看了一下最新的微博消息,热门话题排名第一的就是K市之音。

    排名第二的就是重氏夫人抄袭门!

    排名第三的则是温暖,周肆桀,冷枭翊的三角恋。

    错综复杂!

    但是不可否认,K市之音今天的直播大获成功,自己也一雪前耻,其实如果不是李冰儿今天过来闹事。

    其实自己的证据也只是呈贡给K市的版权部,也不会当众拿出来。

    所以换句话说,有的时候,如果那个人没有害人之心,自然也不会自食恶果。

    ……

    “重墨,我感觉心情很复杂,很奇怪……没有报复性的快感,反而心头堵塞的厉害……”

    沐妍将视线从窗外看向正在开车的男人,发现男人薄唇抿起,很严肃的模样,伸出小手,探向男人微微皱起的眉宇。

    看着男人原本在皱眉,但是却被自己慢慢捋平,嘴角上扬,嘴角染上几分淡淡的弧度。

    “没事了,都已经结束了,已经安排重氏公关去发布声明了,蓄意谋杀没有确凿的证据,但是诽谤是可以告的,顺带也可以彻底击垮穆氏的香水集团。”

    沐妍:“……”

    彻底击垮穆氏集团!

    穆氏集团是穆德旭掏空李氏集团的心血之作,如果是被彻底击垮了,恐怕他这一辈子的心血都没有了。

    穆德旭一直心心念念的想靠着穆氏的香水集团在K市大放异彩,如今功败垂成也算是罪有应得!

    “重墨,明天我们去K市版权部提交证明之后,我们去看看妈妈吧……”

    没有反驳,就是间接支持重墨所有对于穆氏的打压和抗击,重墨眸色一黯,伸出大手轻柔的握住在自己的眉头作乱的小手,嘴角噙着一抹浅淡的弧度。

    “好……”

    ……

    等到要到海边别墅的时候,重墨突然接到了一通电话,是陌生的号码,沐妍却杏眸一亮,以为是关于阿坤的消息。

    “重墨,我来接,你开车就好,说不定是阿坤的电话,他想告诉我们关于以菱的消息……”

    “好……”

    一路上,沐妍细心的将以菱给自己打电话的主要内容,以及关于以菱将手中藏着的调香配方给自己的事情全数讲给重墨听了。

    重墨眸色暗沉的惊人,心头对于以菱和阿坤的歉意越发的厚重了几分!

    ……

    沐妍接通了电话,简单的回答了两句话,全部都是最简单的交流用语。

    对,是的!

    好,马上过去……

    等到将手中的电话彻底挂断之后,沐妍的脸色已经惨白的毫无血色,连带小手也莫名的哆嗦的厉害。

    杏眸湿润的彻底,挂断电话之后,眼眶里已经噙满了泪水。

    “重墨,以菱出事了,阿坤出事了……不是,他们俩都出事了……”

    重墨:“……”

    重墨眸色一变,快速的紧急刹车,看着面色不好的沐妍关切的问道:“别慌张,刚刚是谁打了电话,说了什么?”

    “呜呜……为什么会这样……重墨,刚刚是警局的人打电话过来的,他们说……他们说……”

    说后面的内容,沐妍已经几乎开口说不下去了,泪水几乎要把整个脸颊都浸湿一般,声音哽咽的厉害,越是这般模样越是让重墨心头的不安扩大了几分。

    “乖,别紧张,慢慢说,警局的人说什么了?”

    重墨极力的照顾沐妍的情绪,但是沐妍却整个抱着重墨失声痛哭。

    “重墨,他们说以菱出车祸去世了……阿坤被强行注射了镇定剂,现在在警局……”

    重墨:“……”

    ……

    上帝往往都会给世人开一个天大的玩笑,等到阿坤醒来的时候,脑海里一直回荡着的都是关于以菱在电话那头的那一声我爱你。

    自己等了整个少年时期的话语终于再次听到,没想到场景却如此的骇人!

    猛地惊醒之后,就看到了重墨高大的身影,以及沐妍满是关切的红肿的杏眸。

    “少夫人……重先生……”

    “阿坤,你感觉怎么样,他们说刚醒来的时候头会有点晕……”

    沐妍看着阿坤有些乏力的模样赶忙伸出小手轻柔的试图扶着男人坐起来,想到了刚刚警员的告诫。

    因为刚刚在车祸发生地,几乎发狂的想要直接冲进去,所以没有办法,警务人员才会给阿坤注射镇定剂。

    但是镇定剂的副作用,就是醒来之后会头晕脑胀!

    时间已经划过凌晨,没想到这一天居然发生了这么多事……

    “谢谢少夫人,我没事……我想去看以菱,确认一下那辆出租车里,坐的究竟是不是她……”

    周围是淡淡的医药水的味道,还贴着警署的标签,看来自己是直接晕了之后被带到这儿了,顺带通知重先生和少夫人的!

    阿坤眼眸闪烁着厉害,只要一想到刚刚火光冲天的景象,就会浑身抑制不住的颤抖。

    沐妍:“……”

    沐妍为难的看向重墨,终于知道什么是哑口无言,看着男人真挚的模样,很多话根本就难以说出口,杏眸湿润的厉害,湿答答的模样让重墨的黑眸黑的暗沉。

    快速的将身上的黑色西装脱了下来直接披在了女人白色礼服之上,柔声的说道:“去帮阿坤叫2碗白粥,阿坤才醒,需要补充一点营养!”

    “唔,我……我马上去……”

    沐妍杏眸湿润的厉害,已经泪水几乎要从脸颊处滑落了,阿坤虽然平时寡言少语,但是也知道这是在隐忍着。

    她……

    确实是出事了嘛!

    自己的心莫名的空了一块儿,一大块儿,是被硬生生得剜去的!

    等到沐妍离开房间的时候,阿坤才抬起眼眸看向站在窗户面前的重墨低声的问道:“重先生,以菱究竟在不在那辆车上……”

    “在!”

    长痛不如短痛,重墨深呼吸一口气,还是把正确的答案告诉了阿坤,精湛的黑眸暗沉的像是扎了冰一般。

    车祸伪装的效果不错,但是唯一可惜就在于不是擦痕,而是直接撞击,但是因为下了大雨,监控全数被动过手脚。

    取证相当困难!

    是谋杀!

    并不是一场普通的交通意外!

    但是重墨却不想让阿坤知道,就当是意外,他心里也能好受一些,况且,需要去报仇的,沾染血腥的。

    自己去就好!

    “重……重先生,那她出来了嘛?”

    她在里面的话,如果活着出来了,不是就没有任何问题了,这般想着,阿坤嘴角努力的上扬,想要给自己宽慰。

    只是薄唇苍白的厉害,笑起来真的比哭还要难看几分。

    她出来了嘛?

    她如果不出来,自己还有很多话想要跟她说,自己还要亲自道歉,关于之前的两个耳光,自己还要跟她说!

    在公寓里说的都是气话,自己爱她几乎是爱到骨髓里了,爱到生命里了,在以后的每一天,每一个小时,每一分钟,每一秒自己都要继续爱她!

    重墨看着阿坤痛苦的沐妍,忍不住合上了眼眸,许久之后,痛心的说道:“没有……”

    阿坤:“……”

    一瞬间,天崩地塌!

    所有的信念和希望全数被抹平,阿坤大手狠狠地砸向床边的墙壁,动作之大,几乎可以听到骨裂的声音。

    鲜血从男人的五指之间溢出,阿坤还想再继续砸却被重墨快速的扣住手腕。

    “因为火势太大,所以尸体已经面目全非,只有一些物件可以证明是以菱,行李箱和她的包都还在这儿,等着你醒来之后亲自打开。”

    重墨明白阿坤此刻的感受,生不如死!

    呼吸一紧,看着阿坤万分痛苦的模样,面对着以菱的突然离去,心头还是疼的厉害。

    虽然以菱任性的时候像是个孩子,但是曾经给自己和阿坤同样带来了许多欢声笑语,尤其是曾经最孤单的时候,三个人自动组成团,互相汲取温暖。

    全部都是缺爱的人!

    只不过……

    “重先生,你说的话我一直是百分之百相信的,可是我今天却不想相信,我没事了,想一个人静静,您和少夫人先回去吧,少夫人怀着身孕不适合深夜操劳……”

    右手的手掌传来的剧痛几乎是刺激不了任何阿坤的神经系统,整个人无力的坐在大床之上,任由右手的手掌鲜血肆意。

    在大火中痛苦挣扎的时候,她也会很疼对吧,那种疼,不会亚于这个的!

    可是自己却怎么都帮不了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面前的出租车熊熊燃烧还不时的爆炸!

    重墨知道阿坤需要一个独立的空间认真沉思,黑眸一淡,伸出大手轻轻的拍了拍男人宽厚的肩膀。

    “好……”

    您说的话,我一直都百分之百相信,可是今天我却不想相信了,换作是自己,恐怕也不会相信的!

    大手紧握成拳,既然对方大开杀戒了,自己又岂能坐视不管呢!

    ……

    阿坤看着重墨高大的身子离开房间,看着不远处警务人员口中所说的证物,证明以菱身份的!

    唇色一淡,挣扎的从床上几乎是爬着,跌倒着,向着鹅黄色的行李箱靠近。

    缓缓的打开了行李箱,还好在后备箱,所以燃烧的时候没有完全的烧着,在消防栓的喷洒之后,最先营救出来了。

    缓缓地打开行李箱,引入眼帘的是一些简单的衣物,以及一些饰品,似乎都是自己买给她的。

    只不过买的时候她都是不情不愿的,自己也分不清她是真的喜欢还是假的喜欢。

    阿坤嗅着衣服的味道,还可以真切的感受着女人还在自己身边一般,几乎不敢睁开眼眸。

    担心自己一旦睁开了,一切都变了!

    终究梦醒了,还是要睁开眼睛的,阿坤看着衣服之下的病例眸色一暗。

    自己就是看到流产两个字的时候才会对着她扇了了第二巴掌,心头疼的厉害,再次翻看病例,原本被女人小手抠成洞的地方依稀的可以判断出宫外孕的三个字!

    阿坤呼吸一紧,下意识的继续翻看下一页,上面的内容,令男人的俊脸苍白的毫无血色。

    患者左耳受到猛烈击打,化脓,导致弱听,可确诊为失聪!

    ------题外话------

    嗷嗷嗷,国庆节快乐!嘿嘿,10月啦,大家努力,我也努力,每天都过得开心!以菱和阿坤的故事暂时告一段落了,等到盛宠故事中后期会开始铺垫他们的故事的,提醒一下,92章是重点说以菱的,漏看的妹纸一定要去看,搭配这章看会更加清晰他们俩的纠缠!因为是节日,小颜子给妹纸回馈啦,【1】国庆七天,正版支持文文的妹纸留下书评就会获得20123言情币打赏哈,嗷嗷嗷,每个人一次,因为小颜子穷哒哒,但是一定要多冒泡,因为小颜子难得如此爽快!【2】书评马上迎来第400条了,嗯,第400条的妹纸打赏444123言情币,以此类推,第500条妹纸打赏555123言情币,感谢15004004812,shasha1212,lw19781018月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堇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堇颜并收藏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