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 > 第一百零三章 你小子家暴啊!

第一百零三章 你小子家暴啊!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沐妍和重鑫祺重新赶到药膳鸡的包房的时候,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三个小时了,下午三点了,但是重墨依旧等在原地。

    沐妍推开房门,看着男人关切的眸色,杏眸闪过几分错杂的眸色。

    对于重鑫祺的出现,似乎重墨也一点都不惊讶,高大的身子散发着清冷逼人的魅人气息。

    “怎么这么久?”

    “我……”

    重墨看着女人出去了三个小时,浑身脏兮兮的,尤其是脸上还有一些泥巴,裙子更是被刮破了一般,锐利的黑眸立马率先发难了重鑫祺。

    重鑫祺看着男人这般责难的模样,忍不住唇色一勾,高挺的鼻子如刀工精雕细琢一般俊挺,讥讽道:“好心都当成路肝肺了……老婆给你平安送回来了,不打扰你们小俩口吃饭了,我还有事先离开了……”

    “谢谢你……辛苦!”

    重墨微微扬起绝艳的薄唇,黑珍珠一般冰封的墨眸掩下危险的凛冽光芒。

    知道自己失控了,看着重鑫祺也有些疲惫,浑身不堪的模样,看来两个人还真的是遇到事儿了。

    只不过李冰儿找沐妍究竟是为了什么自己还不得而知,黑曜石一般的眸子闪过一丝沉思,对着重鑫祺,认真的说道。

    也知道重鑫祺对于沐妍的心思,只不过欣赏是自由的,重鑫祺愿意欣赏沐妍是自己的福气,自己也相信,重鑫祺对于沐妍,心底也有杆秤。

    “不客气,好好照顾她……她等下有惊喜给你……”

    “恩……”

    重鑫祺一想到刚刚沐妍千辛万苦的给重墨寻找袖扣,忍不住心头漾开一抹涟漪,深深的看了一眼身侧的沐妍,许久之后,轻柔的嘱托道。

    “沐妍,我先走了,下次公司见……”

    自己无数次克制和沐妍所有见面的机会,如今两个人可以再见,只有在重氏的公司了,蓝眸闪过一道暗光,高大的身子有些难掩落寞。

    “恩,大哥,你慢点……刚刚麻烦谢谢你了……”

    灰暗的色泽在男人高大的身影中晕染而开,将他身上那股隐散发出来的孤寂映的更加落寞。

    沐妍心头乱的厉害,僵硬的小脸越发的苍白,嘴角挤出一丝笑意,为今天重鑫祺突然像是骑士一般出现忍不住心头漾开一抹感谢,深呼吸一口气,小手紧握自己手心的黑色袖扣,迫使自己快速的平静下来。

    看着重鑫祺离开的身影,沐妍的杏眸还是忍不住追随男人的背影,有些落寞,和平日里意气风发的重鑫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沐妍杏眸一滞,不清楚是什么让重鑫祺如此的反复,总觉得男人看自己的眸色很奇怪。

    从前,一直觉得他看人的时候,眸色都是疏离和寒冷,如今看自己的时候,深邃的蓝眸里满是一种叫做温柔的东西在流动。

    还没来得及想太多,整个人就被重墨直接抱在了沙发之上,男人低沉的嗓音在耳畔缓缓响起。

    “人都走了,还看,我没有他好看嘛?”

    重墨声音沙哑的厉害,满是自己没有意识到的嫉妒和羡慕。

    沐妍:“……”

    重墨和重鑫祺两个人长得极其相似,可能是因为一个父亲的缘故,两个人长相是有八分像的,但是唯一不同的是,重墨的眼眸是精湛的中方黑色。

    但是重鑫祺则是妖孽的蓝色,个有千秋,说不出来谁帅一些。

    只能说两个人都是极品……

    “重墨,你为什么没去找我?”

    对于今天重墨的表现,沐妍倒也是惊讶,按照男人原来的性子,肯定是一早就到处找自己了,又怎么会留在原地等着自己呢!

    眸色看像男人空荡荡的袖口,没有了袖扣的身影,杏眸一淡。

    “你不是给我发短信让我在原地等你嘛,我等着你……我担心我一走了,你再次回到原地就找不到我了……”

    沐妍:“……”

    男人的话语里满是蛊惑,浓情蜜意,深情款款,深邃如海底海水般幽蓝的双眸越发的深邃,沐妍清澈的眸子湿润的厉害,泪雾弥漫,嗓音也莫名的哽咽的厉害。

    “重墨……我知道我性子是有缺陷的,遇到问题很多时候我喜欢藏在心里,不说出来,因为小的时候身边只有妈妈,我有的时候把话说出口了,会让妈妈伤心……”

    “有的时候,看妈妈哭得和泪人一样,我……我心里很难受,所以再后来,凡是遇到事情,我一定会好好藏在心里……自己一个人去解决,不想让妈妈担心……”

    重墨看着女人沉浸在悲恸之中,脸色一变,瞳眸如针刺一般急速地收缩,眸低的浓暗色彩流泻而出,似要把眼前的一切都渲染成黑。

    沐妍心头的话全数一股脑儿说出了口,察觉到自己身后男人动作一滞,深呼吸一口气,小手紧握,继续说道。

    “和你结婚之后,包括之前孩子是被认定宫外孕的事情,我不想说,都是因为我觉得不想让你徒增烦恼……其实我真的很想告诉你……”

    “妍妍……”

    重墨高大的身子僵硬的厉害被女人滚烫的泪水几乎是彻底烫伤一般,黑眸满是阴鸷心疼的眸光,双手紧紧攥紧,松开,再度攥紧。

    李冰儿究竟根沐妍说什么了?

    重墨试图开口说话,却被沐妍快速的打断。

    “重墨,你听我说完……”

    沐妍深呼吸一口气,静静的依偎在男人的怀里,不想转身去面对男人,把自己泪眼婆娑的模样呈现在男人面前。

    “我……我其实一直知道夫妻之间有事要沟通,之前我对你爱理不理,是因为我们俩没有爱情,现在我爱你爱到我自己都不知道底线在哪儿,妈妈也跟我说夫妻之间沟通最重要……”

    沐妍深呼吸一口气,伸出小手将眼角的泪水擦干,原本小手上的伤口,因为被泪水的盐水刺激,疼的厉害,但是沐妍却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确定自己现在还好之后,沐妍才转身转过身子,对上重墨暗的深沉的黑眸。

    杏眸湿润有些难掩的红肿,黑眸锐利逼人,一柔一刚,形成鲜明的对比。

    “重墨,我刚刚骗你了,不好意思,我接到的是李冰儿的电话……”

    沐妍看着男人深邃迷人的黑眸一直看向自己,心莫名的漏跳了半拍,男人的眸子永远暗沉的像是大海一般浓郁,多的是自己猜不到的东西和秘密。

    自己就是极度厌恶他如此腹黑,算计别人的模样……

    沐妍小心翼翼的将重墨所有的反应看在眼里,说出最忌讳的三个字的时候,果然重墨的眸子暗黑的厉害,越发的凌厉,几乎是想要杀人的眸子。

    杏眸有些兴许的畏惧,但是却没有缩回身子。

    “她跟你说什么了?”

    重墨大手轻柔的将女人脸颊上未被擦汗的泪痕抚干,眼眸里满是宠溺的眸光,唇色扬起一抹温柔,但是却极其邪佞的弧度。

    李冰儿,妈的事情,以菱的事情自己还没有跟她做一个了断,如今她却登鼻子上脸,自找死路。

    “她给我一样东西……”

    沐妍紧握的手心慢慢的在男人面前举起,小手上满是被针刺刮破的痕迹,还有一些血渍,重墨的眸色暗沉的惊人。

    看着女人小手缓缓的在自己张开,印入眼帘的就是黑色的海洋之星,丢掉的那一枚袖扣……

    黑眸微微一闪,忽然想起了这枚袖扣丢失的前因后果,眸子再度扎了一层碎冰一般,越发的让人难以直视。

    看到男人陡变,但是却控制的极好的眸色,沐妍深呼吸一口气,继续说道。

    “重墨,夫妻之间应该互相信任,应该坦诚,我想问你,这个袖扣是不是你丢失的那一枚?”

    “手是怎么受伤了?”

    重墨直接扣住女人纤细的手腕,仔细查看伤口,应该是是被植物的刺刺伤的,黑眸微微一闪,继续问道。

    “是李冰儿弄的?”

    沐妍:“……”

    两个人关注的焦点永远都不是一件事情上,沐妍杏眸一冷,快速的从男人的大手之中抽离,冷言道。

    “重墨,你只需要回答我,这个袖扣是不是我给你买的……是不是你丢的……”

    “是……”

    沐妍买的东西她一向是观察细微,如今都已经到了这一步了,在否认确实没有太大的意思了。

    重墨黑眸一顿,一声是极度掷地有声,却瞬间刺痛了沐妍的心。

    他承认了,没有否则,自己该哭还是笑得开怀呢?

    “重墨,李冰儿说这枚袖扣是在穆德旭哪儿发现的,我这边正好有一段录音,是我无意间录下来的,你要不要听听……”

    沐妍缓慢的包里拿出手机,找到了上次自己睡着时候的录音,按下了播放的按钮,找到了上次自己听到重墨说话的地方。

    空荡的包房,男人低沉的录音在空气慢慢响起。

    对不起……

    好好休息一下,醒来之后,一切都会过去的……

    急促的铃声响起之后,男人有力的脚步声逐渐离开,低沉的嗓音缓缓从录音中传出。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他的房间处理的干净嘛?药粉含量用了多少?

    重墨:“……”

    重墨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眸,不知道沐妍什么时候录音的,明明她熟睡了!

    “我那天在喝你递过来的温水的时候就发现不寻常了,知道你想让我好好地休息一下,之所以开了录音,是因为我原本以为你会在我睡着的时候说一些关切的话,到没想到会有如此大的惊喜……”

    铁证如山,加上沐妍上次在重墨书房误接的号码,就足以看得出来重墨和穆德旭的死有着很重要的关系。

    重墨:“……”

    重墨没想到会有如此大的反差,没想到所有事情如此的天意弄人,人算不如天算,怪不得沐妍那个时候有些不寻常,自己到没有在意。

    “重墨,夫妻之间坦诚很重要,我只想问你,穆德旭的死是不是你故意派人加大剂量导致他猝死?”

    沐妍的眼眸里满是清丽夺人的目光,炯炯有神,杏眸湿润的厉害,几乎自己所有的呼吸全数捏在了男人的手心。

    沐妍曾经傻到想要说,只要是重墨说的,哪怕是谎言,自己也愿意去相信。

    重墨精湛的黑眸一寸一寸凝结成冰,看着女人杏眸之中隐忍的泪水,黑眸再度暗沉了几分,许久之后,抿紧的薄唇突然扬起一抹诡魅笑意。

    冰焰交缠肆虐过后的黑眸,慢慢荡漾起浅魅灼生的铅华,染上妖娆如画的眉尖,更加的魅惑人心,轻声说道。

    “是我做的……”

    沐妍:“……”

    沐妍感觉到心头一震,被强烈的刺激之后下意识的去伸出小手护住自己的小腹,母体的强烈不安,也会刺激到肚子里宝宝的不安。

    多么讥讽的消息,自己今天才知道肚子里怀着的是两个小宝贝,也有重墨一直很想要的重爱妍,可是男人今天果断的给了自己一记当头棒喝。

    要有多么讥讽就有多么讥讽,沐妍深呼吸一口气,眼眸里满是鄙夷和震惊,提醒自己要冷静,要去问原因,不能一下子直接把重墨打死。

    “重墨,为什么这么做,我想问你,你有没有要跟我解释的……”

    沐妍的小手颤抖的厉害,伸出小手护住腹部的动作看着重墨胆战心惊,黑眸里满是殷切的眸色。

    “妍妍,你冷静一下……”

    沐妍:“……”

    冷静,现在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坠入了万劫不复的冰窖,还要怎么冷静……

    “重墨,我问你,你究竟有没有难言之隐,或者跟我解释的话?”

    沐妍伸出小手,上面的伤口虽然细小但是却缜密,刺激的手心手背都疼的厉害,但是沐妍却舍不得松开重墨的大手。

    “重墨,究竟有没有?还是商业往来,穆德旭吞了李氏的钱,造成重氏亏损严重嘛?”

    重墨精湛深邃的眸底翻滚的厉害,对上女人澄清的眸色,微微眯起眼眸,掩盖眸底的暗光无数。

    “没有难言之隐……”

    啪……

    沐妍狠狠的甩了男人一记耳光,重墨的话对于自己就是宣判了自己要下地狱一般,沐妍泣不成声,所有隐忍因为重墨的承认彻底崩塌。

    重墨,你怎么可以这么做……

    “重墨,他好歹是我亲生父亲,你怎么可以这么做……”

    杀人仇人!

    沐妍反复的在心底咀嚼这句话,越发的觉得像是一道魔咒一般将自己深深的困扰在其中,自己无法挣扎,根本也无力反抗。

    清澈的眸光被晶莹的泪书越发的衬托出几分柔弱,沐妍浑身剧烈颤抖的厉害,看着男人的脸颊上赫然是五个手指印,可见自己下了多了重的力气。

    “乖,别哭了……”

    重墨黑眸闪烁的厉害,轻柔的将泣不成声的女人带入怀中,黑眸之后隐忍的某种情绪,几乎奔溃。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

    沐妍,你相信我此生最挚爱你就好!

    暧昧*的话语在唇色之间堵塞的厉害,重墨没有说出口,只是伸出大手轻柔的抚过女人的后背,替女人顺气。

    穿肠毒药也不过如此……

    “重墨,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你知道嘛,我今天明明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

    为什么你要告诉我如此血淋淋的事情!

    沐妍继续泣不成声,浑身剧烈的颤抖,伸出小手使劲的敲打着男人健硕的胸膛,又觉得手疼的厉害。

    很重要的事情?

    重墨俊脸一滞,快速的伸出大手握住女人柔弱的双肩,幽黑如黑宝石的眸子如同一道凌冽的光芒,认真的问道。

    “妍妍,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沐妍:“……”

    重墨,你居然有脸问我什么事情瞒着你,你明明瞒着我这么大的事情,哪怕是穆德旭真的是该死,可是也轮不到你去弄死他。

    明明是他已经准备去服刑了,后半辈子明明是可以服刑度过,好好反省自己的。

    为什么他要这么做!

    “重墨,穆德旭在你心里,价值也只是帮助你管理公司的工具吧,如今这个工具贪污公款,你就容不下他了对吧……”

    “可是,他和我的关系,你都不能网开一面嘛,他岁数都60了,坐完20年的牢,出来之后就80岁了……”

    “小重牧和小……这辈子真的就没有外公外婆了,我也是孤儿了,彻底无父无母了,我是巴不得他去死,但是从来都只是想想……”

    “至于我原本想要告诉你的事情,我发现,你根本就不配知道……我有点累了,我想回家休息了,请你放开我……”

    沐妍挣扎的从男人的怀里挣扎开来,脸色苍白的骇人,属于初为父母喜悦想要和重墨共同分享两个人之间的幸福点滴,但是却无疾而终。

    “沐妍……”

    “不要叫我……重墨,你让我恶心……”

    沐妍杏眸里之间沁满了泪水,看向重墨的时候,满是厌恶和憎恶,曾经爱他爱得深入骨髓,可是如今却极度的恨意。

    只不过这种恨意是双向的,自己有多么恨他,每一次对他的伤害,刚刚打他的那一耳光,相当于是重重的甩向自己的。

    沐妍信步的上前走了几步,心头相识把利刃穿过一般疼的厉害,脸色越发的苍白,像是白纸一般,小腹传来一阵痛意,沐妍眼前一黑,彻底昏了过去,重墨眼疾手快的大阔步上前把沐妍揽入怀中。

    “妍妍……”

    重墨眼眸里满是着急的眸色,快速的将沐妍一把抱起大阔步的向着车库走去,神色紧绷的厉害,手心里满是冷汗。

    ……

    左芯在的市医院来不及赶过去,重墨就近直接把送往最近的医院,看着怀里的女人完全失去知觉的模样,重墨迅速的加大油门。

    ……

    沐妍送进抢救室之后,半个小时之后,主治医院摘下口罩,试图严厉指责重墨,但是看到男人暗黑的眼眸里满是彻骨的冰凉,硬生生的打了一个寒颤,但是对于这样的家暴的男人绝对不能姑息养奸。

    看人小姑娘的手上都是伤痕,脸上都是灰扑扑的一片,那会有怀孕的女人收到这样的对待啊!

    “孕妇都四个多月了,还会突然受到刺激昏倒,你这个丈夫究竟是怎么当的?”

    重墨高大的身子一滞,黑眸闪过几丝暗沉的眸色,深呼吸一口气,凌然的说道:“她怎么样了?”

    “受到刺激昏倒了,没有什么大碍,需要好好调理,尽量让孕妇情绪起伏不要太大……”

    “她手背上的伤是怎么来的,你该不会家暴吧,小伙子,看你长得人模狗样的,怎么不做人事……”

    妇产科主任当了这么多年了,孕妇作为妈妈真的是太不容易了,都是一把辛酸泪啊!

    男人啊,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重墨:“……”

    重墨薄唇微微抿起,黑眸满是危险的光芒,受到刺激,没有什么大碍,需要好好调理顾及情绪就好。

    紧紧提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下,重墨眸色一淡,直接无视女人接下来的话,平静的说道。

    “请问,我可以现在进去看她了嘛?”

    “哎,你这个小伙子怎么不听人劝啊,家暴还有理了,不要以为你长得帅我就不敢攻击里,家里老婆这么漂亮,像洋娃娃一样!”

    哎呦,那小姑娘,皮肤白白嫩嫩的,几乎都可以滴出水一般,太漂亮了,简直是芭比娃娃。

    这个小伙子长得也帅,但是帅不当饭吃啊,浑身是伤的样子,怀孕都四个多月了,还吃苦受累受刺激。

    “我没有家暴,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现在可以去看她了嘛?”

    重墨俊脸上被沐妍狠狠的打了一巴掌现在还有红手印,的确看起来还真的是经历了家暴一般。

    眸色暗沉的惊人,锐利的眸光扫向喋喋不休的女人,看着女人的年龄偏大,和沐媛年纪相仿,眸色一淡,尽量让自己不是哪般飞扬跋扈。

    妇产科主任被男人强烈的气息硬生生的打了一个寒颤,莫名的一个哆嗦,看着男人义正严辞的模样,看样子应该是没家暴。

    不过男人这脸上的一个耳光,看来小萝莉还真的是用力过猛啊!

    “这么凶,我要是你老婆看到你这个样子也吃不消,天天心情也不会舒畅才对,你也不知道撞了什么运,居然老婆是龙凤胎!”

    重墨:“……”

    龙凤胎!

    刚刚那个医生说什么?沐妍居然怀了龙凤胎……

    重墨黑眸快速的在脑海里自动过滤了刚刚妇产科主任说的所有的话,整个人还处于不可置信的状态,快速的一把抓住医生的肩膀,厉声说道。

    “你刚刚说什么了?”

    “我……你该不会要打我吧,好你个小伙子,你在家里家暴,现在到医院里显示原形了……我……”

    静谧的医院走廊,所有的人都被重墨的气场震摄到,不敢多言语,重墨凌烈的黑眸绽放出一抹暗光,厉声问道。

    “你刚刚说什么了?”

    “我……”

    “我说你这么凶,难怪老婆情绪不稳定,要来医院了……”

    妇产科主任到底还是被男人强大的气场完全的震慑到萎靡了,这个男人真的是太暴力了,尤其是看着那双黑眸,完全就是凶险啊。

    几乎要把人吃了,等到小萝莉醒了,一定要好好跟萝莉说说看,绝对不能跟这种家庭暴力男过下去了,一定得离婚啊。

    “你之前说的后面一句……”

    重墨黑眸闪烁的厉害,心头像是在敲鼓一般激动个不停,有种莫名的喜悦要从嗓子里冒出来一般。

    简直是无法用任何言语来表达自己心头的喜悦,以及不确定。

    “后面?”

    妇产科主任被男人癫狂的话语给直接愣在了原地,回忆了一下,才依稀记得刚刚自己好像说了。

    “你也不知道撞了什么运了,老婆居然是龙凤胎……”

    重墨:“……”

    龙凤胎!重墨反复在嘴里咀嚼这两个字,忍不住笑出了声,嘴角漾开一抹风华绝代的笑意,几乎是顷刻之间让主任惊讶的睁大了眼眸。

    妈呀,这个男人是疯子嘛,一会儿严肃的要杀人一般,一会儿笑的像个傻子一样!

    嗯,虽然这个傻子有点帅,已经可以听到周围小姑娘窃窃私语花痴的声音了……

    “这位先生,请问你有什么问题嘛?”

    “龙凤胎,你确定嘛?”

    “哎呀,你播的种你问我,你老婆龙凤胎都四个多月了,快五个月了……”

    重墨立马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迅速的调整了情绪,察觉到自己的大手还在捏着主任的肩膀,立马收回了大手,语气也立刻变得好转了许多。

    “请问我什么时候可以去看我老婆呢,医生,真的是双胞胎嘛,孩子健康嘛,龙凤胎好啊!我一直想要生一个女孩,因为我老婆长得很漂亮,女儿像她更漂亮……”

    “……”

    这傻子,不是,这个男人真的是精神方面有很严重的问题啊!

    “咳咳,你老婆的情况一定要好好注意,双胞胎啊,比起普通孕育的情况,孕妇的压力很大,真的很大!你啊,以后不要再家暴了,看你老婆浑身上下青青紫紫的,就忍着又能怎么样呢!”

    “还有啊,那小手啊,像是被东西刺了一样,该不会怀孕快5个多月还在做活吧,小脸上脏兮兮的,衣服也脏兮兮的,我这辈子最看不惯就是打女人的男人!”

    妇产科主任看到重墨脸色好转的模样,立刻喋喋不休的开始为沐妍强出头,一切都是为了保障妇女的权益作为最基本的出发点!

    重墨:“……”

    重墨自知理亏,但是对于沐妍身上的青青紫紫,沐妍本来皮肤就极其细腻,怀孕之后,更是柔的都能滴出水一般,根本受不得任何的触碰。

    偶尔只是吻痕也可以弄成青紫状!

    但是家暴!真的没有……

    “我什么时候可以进去看她……”

    重墨不想再跟女人继续纠缠了,尤其是一副做思想教育工作的,更是让自己有些汗颜,头疼得厉害。

    “已经转入普通病房了,这两天住院观察一下,没有什么问题就可以出院了,一定要保证孕妇情绪的稳定啊,我跟你……算了,不说了……哎,伤脑筋……”

    “好……”

    妇产科医生将病例交给重墨之后,直接喋喋不休的离开了。

    重墨眸色深邃的看着抢救室的方向,心头莫名的躁动,有紧张,有忐忑,更加的是一种难以言语的幸福感。

    原来今天沐妍要告诉自己的惊喜是孩子的事情,偏偏却没有说出口……

    黑眸染上几分疼惜的眸色,重墨大手紧握,这个秘密绝对不能说出口,二次伤害往往是最伤人的!

    ……

    沐妍直接被推到了VIP病房,院方领导识别了重墨和沐妍身份之中立马高度重视,刚刚的妇产科主任忍不住仰天长叹!

    这就是传说中的名人啊,做名人的老婆也只是表面风光不容易啊,自己一定要好好劝那个萝莉跟这个家暴男离婚!

    ……

    沐妍只觉得自己睡了很久,也在黑暗之中徘徊了许久,再次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变黑了。

    唯一可以刺激自己的就是满室的消毒水的味道,很刺鼻,很难闻,是自己最难以忍受的味道,忍不住伸手准备捂住鼻子,小手却被男人迅速的扣在手心。

    “别动,在挂营养水……醒了,有没有什么想吃的?我去给你买……”

    沐妍:“……”

    杏眸的视线慢慢变得清明,沐妍看到男人的俊脸在自己面前放大,眼眸里满是关切的眸色,唇色一淡,余光看向自己的手腕,的确是挂着点滴。

    浑身一僵,下意识的伸出小手去抚摸自己的腹部,察觉到腹部的状态平稳,才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自己原本只是想要离开重墨所在的环境静一下心的,却没有想到会直接昏倒,沐妍暗暗责怪自己的粗心,自己到无所谓,怎么可以把两个孩子陷入危难之中呢!

    “孩子们也没事,爱妍和重牧都很健康……”

    重墨看到女人的小动作,就知道沐妍是在担心,赶忙解释道,小心翼翼的将女人所有的反应看在眼底,黑眸染上了几分柔意,满是关切的眸色。

    两个孩子,爱妍和重牧,这辈子能遇到沐妍就已经把自己所有的运气都用掉了,没想到上天还愿意给自己买一送二!

    重墨心头激动异常,只是女人清冷的反应硬生生的给自己浇灌了一盆冷水。

    沐妍:“……”

    孩子们很健康……

    重墨看样子是知道了,原本是打算在很甜蜜,很幸福的时刻告诉他的,没想到却是这种情况下被知晓,沐妍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讥诮染上心头。

    “你出去,我不想看到你……”

    “滚……”

    沐妍不想看到重墨对着自己满是关切的模样,也不想看到所有重墨的柔情和温柔,越是这般,沐妍越想问重墨,你对着穆德旭下得去手,真的是因为他贪污嘛。

    你下手的时候有考虑到我嘛?

    考虑到孩子嘛……

    第一次和你如此坦诚,想要去知道你做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可是你却连一个吝啬就不愿意给我!

    重墨:“……”

    重墨知道沐妍心头堵的慌,大手小心翼翼握住女人的小手摆放在床边,生怕沐妍一不小心动弹就会回血,黑眸染上了一丝落寞和暗沉,柔声的说道。

    “乖,先吃完东西,宝宝有没有说想吃什么?”

    “滚,我不要你假好心,重墨,你杀穆德旭的时候就算没有替我想过,也应该要去想想宝宝以后都没有外公了,重墨,你真的是太让我失望了……”

    沐妍越说越激动,坐起身子,原本被重墨放平的小手因为挣扎,针管刺破手背上白皙的肉,立刻开始变得红肿一片,杏眸里满是泪水,全数都是对重墨的控诉。

    重墨快速的将沐妍整个人圈入怀中,快速的用大手抚摸着女人的后背,帮助女人快速的冷静下来,大手扣住女人摇摆的小手,厉声说道。

    “沐妍,你冷静一下,小心肚子里的孩子,别忘了,现在多了一个爱妍……”

    沐妍:“……”

    爱妍……

    沐妍忍不住笑出了声,唇色染上一丝冰冷,对上男人深邃的眼眸,讥诮的说道:“爱妍……我现在觉得这个名字太过于讽刺了,你根本不爱我,又怎么可以给孩子取名叫爱妍呢……”

    “我们算不算在欺骗宝宝呢,明明当初你选择要孩子的时候,我们根本就不相爱……”

    不相爱的两个人,生出来的宝宝,到底又会在什么环境下长大呢!

    沐妍越想越笑出声来,所谓夫妻之间的争论,大抵都是如此,互相伤害和折磨,如今对重墨的所有折磨和伤害,都像是小刀子一般割着自己的血肉。

    重墨的黑眸立刻铺上一层碎冰,眼眸暗沉的几乎慑人,沐妍深呼吸一口气,直接迎上男人的黑眸,毫无一丝畏惧。

    重墨快速的扣住沐妍的小手,黑眸尽是凌厉的寒光。

    “沐妍,不要再让我听到我不爱你这句话,因为会是对我极大的侮辱,还有孩子的事情,我全当你是气话……下不为例……”

    沐妍:“……”

    霸道,强势的男人,沐妍感觉到自己的手腕几乎要被男人捏碎了一半,唇色一抿,杏眸满是倔强的眸色。

    “你滚,我不想看到你……”

    重墨:“……”

    所有的言语在女人激动的眸色之下都是无力的苍白,重墨深呼吸一口气,看着沐妍眸色锐利夺人的模样忍不住轻叹出声。

    “我让暖暖来陪你吃晚餐,医生说,你现在不能激动,否则很不利于宝宝的成长……”

    沐妍:“……”

    大的道理和决策全数都是重墨下的决定,沐妍脸色苍白的厉害,越发的像是白纸一般,杏眸有些湿润,却倔强的别开了眼眸,不想让重墨看到自己泪眼婆娑的模样。

    白皙的手腕,因为重墨的用力过大,又开始变青紫,重墨黑眸一滞,眼眸满是歉意和愧疚,快速的松开大手,试图去抚摸女人的脸颊的时候,看着女人隐忍的模样,到底还是收回了大手。

    “等你吃完饭了,我再来看你……”

    沐妍:“……”

    沉默不语,完全是不理睬的姿态,沐妍深呼吸一口气,看着自己白皙的小手已经是青紫了,还有一些小的伤疤,眸色一淡。

    看着男人高大的身子离开的背影,眼眶里噙满了泪水,随时随地都有溃堤的危险。

    等到重墨离开病房,关上房门,沐妍眼眶之中的热泪全数落下,打湿了自己身上的病服。

    再也忍不住了,整个人陷入了极大的悲恸之中,泪水决堤而出,泣不成声……

    ……

    病房外,重墨走出房门却没有合上房间门,留了一丝空隙,几乎是一出门就听到了女人极度痛心的哭声,眸色暗沉的惊人。

    大手紧握成拳,随着女人一波一波痛苦的哭声,高大的身子越发的紧绷的厉害。

    穆德旭对于沐妍的含义自己其实一早就洞悉的清楚,也知道沐妍虽然恨得咬牙切齿,但是却从未动过杀机,甚至于心底的某一处还期盼男人可以变好。

    只不过穆德旭对于沐妍而说就是毒瘤,这颗毒瘤必除无疑!

    至于李冰儿这种兴风作浪的人,重墨嘴角漾开一抹极其残忍的冷笑,越发的衬托周围的走廊安静,静谧的深沉。

    ------题外话------

    咳咳咳……应该不虐吧,嘿嘿,我这么善良,肯定不虐……对,我是亲妈!qin!ma!嘿嘿,感谢13682548489的评价票!家住南瑞湖,雪岚123,SnY゛巴黎。,distance2010月票,嗷嗷嗷……求月票,求评价票,不要钱的都要,嘿嘿,书评最有爱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堇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堇颜并收藏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