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 > 第一百一十二章 男人嘛,就不能说不行

第一百一十二章 男人嘛,就不能说不行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总裁大人超给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冷枭翊想要抢孩子抚养权的问题一下子被温暖说出口,重墨倒是慢条斯理,黑眸依旧是暗流涌动,看不出来丝毫惊讶和意外。

    囚禁一个女人永远在自己的身边,这一方面,自己一早比冷枭翊有心得的多,所以对于自己而言,冷枭翊还只是小儿科。

    重墨嘴角有些莫名的抽搐,抿紧的薄唇突然扬起一抹诡魅笑意,冰焰交缠肆虐过后的墨眸,慢慢荡漾起浅魅灼生的铅华。

    这种法子,也就是情商极低的冷枭翊可以做得出来,也是自己早期的法子,威逼利诱加恐吓。

    现如今的自己,用的最顺手的法子就是自虐,而且一虐一个准,苦肉计才是对于女人的制胜法宝!

    想到这儿,男人倨傲的下巴紧绷着,如画桃花眸浅凝着一丝低魅和探究,在黑眸中幽幽的散发着噬人光辉。

    ……

    沐妍看着温暖小脸上满是惊慌失措,那对嵌在雪白肌肤之上的眼眸清澈如水,忍不住心头的躁动,关切不已,扶着温暖直接坐在了沙发之上,柔声的安慰道。

    “暖暖,其实我对这方面有研究过……咳咳,就是……就是关于孩子抚养权的问题……”

    说这句话的时候,沐妍的小脸微红,清丽婉约的小脸之上有些不自然,看着身侧的男人陡然变了脸色,心头更是莫名的颤动了一下。

    倒是温暖一下子就来了兴趣!

    温暖坐正身子,粉嘟嘟的樱唇上扬,余光看向已经开始自乱阵脚的重墨,嘴角的笑意越发的上扬了几分,虽然眼眸还是红红的,但是注意力却放在了沐妍身上。

    沐妍其实对于重墨的法子吧,自己多少都有应对,男人可以威胁自己的无外乎就是那些,只要自己做好了一切的准备,男人就是纸老虎!

    对,纸老虎……

    重墨:“……”

    孩子的抚养权问题,沐妍一早就有研究!

    重墨脸色一变,瞳眸如针刺一般迅速地收缩,一抹难以言喻的浓暗色彩流泻而出。

    修长的手指暗暗扶额,沐妍还真的是鬼灵精,不冷一淡的,倒是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得差不多了,俊脸黑的厉害,直接大手扣住女人的手腕,潋滟薄唇微微上扬,厉声的说道。

    “沐妍,你为什么要去研究这些东西?你想跟我离婚争回孩子抚养权嘛!离婚之后你打算怎么办?让爱妍和小牧叫其他男人爸嘛?”

    沐妍:“……”

    沐妍杏眸有些闪躲,尤其是对着男人这般锐利,目光炯炯的黑眸更是莫名的有些局促,不知道怎么回答,倒是温暖很冷静的直接将沐妍拉倒自己身后了。

    “墨,你去说服冷枭翊吧,不成功的话,我就让沐妍跟你离婚……买一送二的女人。现在很吃香!”

    温暖的眼眶有些发红,看着沐妍更加的心疼,推着重墨就向门外走去,一边推,一边没好气的说道。

    “抚养权的问题我只是研究一下而已,重墨,你要是帮不了温暖,我就真的实施了……”

    女人粉嫩的小脸如同刚剥壳的鸡蛋一样嫩滑白皙,染着一抹淡淡的粉红,长长的睫羽宛如蝴蝶展翅一般的轻盈美丽,尤其是那般为好友拔刀相助的模样越发的让重墨唇色微微一抿。

    重墨:“……”

    重墨还没有反应过来,碍于沐妍大着肚子,直接就被彻底的推出房门,整个人的俊脸黑了一个彻底。

    男人妖娆如画,不可一世的黑眸越发的冷冽……

    这都是什么事儿,要怪只怪冷枭翊的法子太欠了!

    重墨刚想说些什么,公寓的门就被快速的关上,行云流水一般,不带走一丝波澜起伏……

    果然,女人在面对问题的时候,理性还是占据很大一部分的,重墨黑眸微闪,知道冷枭翊是彻底被逼到份上了。

    恐怕这一次,温暖势在必行了!

    重墨纨绔的唇色微微抿起,快速的向着楼下的凯迪拉克走去。

    是时候要和冷枭翊好好的说清楚,这么做,象征着什么,或者是胜券多少,还需要进一步研究!

    ……

    公寓内,沐妍和温暖坐的时间有些久了,脚踝有些浮肿,索性直接和温暖一块儿躺在床上聊天。

    沐妍想到刚刚男人知道自己对孩子抚养权很有研究变幻莫测的表情的时候,就忍不住轻笑出声,暗暗感慨妖孽的男人这般的小可爱,小手轻柔的抚摸着温暖的发丝,柔声的宽慰着。

    “暖暖,根本规定,现在初生儿的话,抚养权是判给母亲的,因为母亲可以给宝宝更多的关爱和照顾。”

    所以基本上判决的时候,法院会优先考虑到妈妈,毕竟妈妈所在的环境更加适合宝贝们的成长。

    “暖暖,你现在和周肆桀组成家庭了,你们俩就可以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所以无论从哪一个房门,你都比冷枭翊要适合一百倍,一千倍!”

    沐妍虽然这般说的,但是就像是考虑到重墨的情况一般,自然也要考虑到冷枭翊的势力。

    对于男人,完全是可以只手遮天的,所以,无论从哪一个房面来说,温暖的话处于很大的劣势的!

    这般想着,自然知道温暖心里心知肚明,否则也不会突然这么眼眶红了。

    温暖深呼吸一口气,抿了抿樱唇,伸出小手抚摸着凸起的腹部,柔声的说道:“沐沐,我从上学的时候就喜欢做到极致,例如爱冷枭翊爱得轰轰烈烈,卑微凄惨……也享受过家庭的惨然和辛酸……”

    “享受过成名的快感和优越,如今名声尽毁,可是我怎么觉得还不够呢!”

    “趁着这个机会,我想告诉周爸爸和周妈妈我怀的孩子不是肆桀的……”

    温暖说这句话的时候,完全是以一种陈述性语句说的,极其平淡,但是杏眸之中,已然看到了认真的眸色。

    沐妍杏眸微微一闪,看着温暖美丽不可方物侧脸,不施粉黛,却是清雅绝美的足以令所有男人疯狂。

    暗暗感慨,听着温暖说话的语气就知道女人不是信口开河那么简单,可是如今温暖和冷枭翊的事情沸沸扬扬的,肯定周爸爸和周妈妈都知道了。

    如果再曝出温暖肚子里的孩子是冷枭翊的,不是周肆桀的,这个对于老人家的欺骗,不是把温暖和周肆桀的婚姻向着绝路上逼嘛?

    “嗯,等到吃完饭我陪着你一块儿去吧……”

    沐妍轻轻的握住温暖的小手,柔声的说道,话到了嘴边,关于冷枭翊的,看着女人有些苍白的脸色,咬了咬牙,还是说出了口。

    “其实我觉得你是爱着冷枭翊的,暖暖,有的时候跟着心走,是不是路就会走的轻松一点呢?”

    说这句话的时候,沐妍多少有些酸楚,旁人只能看得清楚大概,但是真正完全了如指掌知道的一清二楚的只有当事人。

    可是偏偏当事人往往是一切事情的经历者,酸甜苦辣萦绕在心头。自然是其他人根本不了解的。

    ……

    温暖知道沐妍是在关心自己,忍不住侧过身子,看着女人认真清丽的模样,感慨万千,索性可以直接一句话秒了沐妍,因为两个人遇见的男人几乎是一个类型的。

    准确的来说,都他妈是孙子……

    “沐沐,你深爱着重墨,几乎爱到骨子里了,其实对于穆德旭,你虽然伤心难过,但是最大的气愤不是墨处理了他,而是墨做这些事情根本就选择了隐瞒对嘛?”

    “还有过往重墨做的所有的一切,其实你我心底心知肚明,是爱的,只不过心底的那道坎,又怎么会轻易过去呢……”

    沐妍:“……”

    的确,自己和重墨这段时间还处于冷战之中,爱情果然是两个人的事情,只有当事人才会一清二楚!

    沐妍忍不住心底感慨万千,嘴角漾开一抹淡笑,无奈的说道:“暖暖,重墨恐怕一辈子都不敢相信我有多爱他……”

    温暖看着沐妍绝美的脸颊,肌肤光滑的如同白玉,凝着一抹娇嫩,宛如夜空下独自绽放的雨荷,露出尖尖角,出淤泥而不染,那么的柔美清雅,却又高贵的不容侵犯。

    这辈子,对于沐妍性子而言,说爱,真的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

    或者是女人说出爱这个字眼,清冷的模样也会被男人认为只是梦境,美的不真实。

    “扑哧,沐沐,墨越是在乎你,紧张你,时时刻刻算计你,缘于他的不自信,恐怕他在其它方面上所向披靡,几乎无所不能,但是却不敢保证一个叫沐妍的女人爱自己有多深!”

    所以自然而言就会出现这些问题了……

    沐妍:“……”

    沐妍看着温暖虽然嘴角带着一丝笑意,杏眸之中却满是认真的眸色,忍不住哑然失笑,眸色微微一愣。

    不自信!

    谁说不是呢……

    “彼此彼此,冷先生也不是他面子上看着得那么冷……”

    “嗯,我昨天跟他滚床单的时候发现他真的挺热乎的……”

    沐妍:“……”

    沐妍眸色一滞,原本以为两个文明只有今天早晨的亲昵索吻,没想到昨天还发生了如此劲爆的事情,真的是太神奇了!

    看着沐妍满是惊讶的模样,温暖嘴角微微一凝,一副倒了八辈子霉的模样,立马把昨天发生的事情全数讲给沐妍听了。

    要是被自己知道是哪一个贱人算计自己了,自己一定不会放过她!

    沐妍:“……”

    沐妍没想到前两天发生在重墨身上的事情,如今发生在温暖身上了,神色一冷,温暖作为工作人物,果然是容易树敌太多。

    而且都是暗地里的,非常不安全,还真的是辛苦了冷枭翊。

    但是听到今天早上男人威逼利诱温暖离婚,否则搞垮周氏,默默的在心底将冷枭翊咒骂千万次。

    真的是渣男……

    沐妍忽然想到了一个很重要的事情,既然牛奶貌似那个叫做尹青青的女孩子也喝了,她会不会出事呢?

    “暖暖,你和尹青青喝的是一模一样的牛奶嘛,还是只是你的牛奶杯子里加东西了?”

    温暖:“……”

    温暖被沐妍这个问题显然是问到了,有些发懵,一直以来,以为对方的目的只会是自己一个人,从来没想到过青青!

    对了,自己昨天貌似和青青喝的是一模一样的牛奶……

    该不会是!

    温暖莫名的心底有些不安,如果对方是奔着自己来的,自己无意之间连累青青了,那就真的是得不偿失了。

    自己一个人跌倒谷底就好,况且,对方是冷枭翊……

    青青根本就没有恋人,如果真的不幸中招的话,那就真的玩笑开大了。

    “坏了!”

    ……

    一想到这儿,温暖快速的坐起身子,向着客厅跑去,找到客厅里的手机的时候,快速的拨通了尹青青的电话。

    没人接的状态……

    很可怕!

    小妮子平时最喜欢做的时候就是玩手机,而且是玩保卫萝卜一些开拓智力的游戏,她应该不会手机不在身边吧。

    也有可能是意外出去吃饭了!

    温暖快速的拨通了Mary的电话,听到女人那边快速的接通知后,关切的问道:“Mary,青青今天去台里上班了嘛?她的办公室在以前的杂物间,最里面的,你去看一下!”

    “暖暖?你知道现在台里找你都快找疯了嘛,你现在在哪儿,我们尽快准备新闻发布会,澄清……”

    Mary本来就忙得乱七八糟,而且还和温暖持续的失联之中,如今接到了温暖的电话,没想到却是关心台里的一个小职员。

    就算是平时关系再好,如今大难临头,女人怎么可以分心呢。

    “Mary,不用澄清了,这件事是真的,我没有打算否认,我现在急需要知道青青的消息,你去她的办公室看一下,或者打听一下她现在在哪儿,怎么样?”

    温暖杏眸越发的染上几分着急的眸色,心头莫名的闪烁着不停,不像是那么简单,一定还有其他事情发生了。

    “好,你等我一下!”

    Mary放下手中的电话,很快的了解到了尹青青的情况,对着电话耐心的放慢语速说道:“暖暖,你还年轻……现在出现这种事情并不是毫无解决方法,你相信我的公关实力!”

    “Mary姐,青青在台里嘛?”

    温暖握住电话的大手还是颤抖的厉害,生怕听到和自己相反的消息。

    果不其然,Mary的话再度让女人的小脸瞬间苍白的厉害。

    “她不在,今天没来,也没有接到请假的消息,从昨天中午开始就没看见人影了……”

    温暖:“……”

    温暖杏眸一颤,一抹复杂的心情在心底快速的一闪而过,整个人有些发愣,倒是沐妍快速的从女人的小手中拿过手机,认真的说道。

    “那就帮忙把尹青青家里的地址发给暖暖手机上吧,然后再去查一下台里的监控,一定可以知道青青最后去哪儿了,或者是往哪一个方向去了,Mary姐,麻烦你了……”

    “重……重夫人……好,我知道了……”

    Mary显然没想到温暖正在和沐妍在一块儿,女人的声音像是泉水一般甘甜,十分容易记得住。

    看来如果温暖和沐妍在一起,有了重墨在背后撑着,也不会那般糟糕。

    “麻烦了……”

    沐妍挂断电话,看着温暖还有些发呆发愣的模样,赶忙去温暖房间里挑了一件比较厚的皮衣外套披在了女人的身上。

    “暖暖,我们现在去尹青青家里看一下吧,别担心,很可能是生病了……”

    温暖的眸色有些涣散,樱唇微微抿起,无力的跌坐在沙发之上,整个人莫名的反而有些平静了。

    “她很热爱工作的,不可能一下子不来了,一定是跟我一样的情况,她一个人会去哪儿,怎么办?”

    温暖的情绪有些莫名的激动,看着沐妍心头有些关切,尤其是女人发红的眸子,面前的挺着腹部蹲下身子,看着女人清澈的眸光认真的说道。

    “所以我们应该先去她家里,家里了解一下情况,如果找不到人的话,再去报警,现在想的一切,都是空想的!”

    “嗯……”

    温暖脸色苍白的像是白纸一样,名利对于自己只是浮云,如果真的是因为自己伤害了尹青青,那么自己就是天底下最大的罪人了。

    手机响起,是Mary发来的尹青青地址,温暖深呼吸一口气,小手紧握。

    “好……”

    ……

    沐妍和温暖走出公寓的时候,正好遇上重墨和冷枭翊拎着买好的食物上楼,男人的黑眸灼灼,暗沉惊人,看向温暖准备出门的模样,眸色一愣。

    “妍妍,你们要去哪儿?”

    “我和暖暖去尹青青家里,重墨,你和冷先生送我们过去吧……”

    沐妍看着温暖看着冷枭翊如同看到仇人一般,觉得有些不对劲,暗暗的将空间留给他们俩,看向重墨,嘴角漾开一抹明媚的笑意,杏眸之中满是水波盈盈。

    重墨忍不住有些受宠若惊,黑眸一抹亮光快速的一闪而过,薄唇微微抿起,轻柔的将沐妍带入怀中。

    “自扫门前雪,谁家老婆,孩子自己带……”

    沐妍:“……”

    自扫门前雪,自己怎么听起来有点怪怪的呢!

    终究还是敌不过男人嘴角漾开的一抹愉悦的笑意,知道重墨喜欢自己的亲昵,杏眸一淡,跟着重墨向着楼下走去,悄悄地给了温暖一个加油的眸色,看向冷枭翊的时候,则是快速的别开了眼眸。

    感觉冷枭翊除了是温暖真正爱着的人,其他也没有什么非比周肆桀好很多的地方。

    不管是性格,家境,长相!

    可是偏偏,这辈子爱的人,很可能只有那么一个……

    ……

    温暖看得出来沐妍在故意给自己和冷枭翊相处的机会,只不过自己看着他就来气,现在完全的站在自己的面前,真心想打人!

    “知道你本事大,不过这儿是我家的门口,冷枭翊,你赶紧从我面前滚,否则我打电话给警务人员了!”

    冷枭翊:“……”

    冷枭翊看着女人伸出小手护住小腹一副堤防着自己的模样,和自己预想之中还真的是一模一样,孩子对于她而言就是一切!

    冷枭翊满意的勾起唇角,看着女人一副雄赳赳,气昂昂的目光,薄唇上扬,直接秒了温暖。

    “这儿是冷氏旗下的产业投资……”

    那个时候,温暖还只是情人的角色,但是冷枭翊也不知道自己心底是不是受了什么蛊惑一般,不想让自己的女人生活在其他男人集团之下的住所。

    索性直接冷氏高价收购了,没想到温暖给了自己带来了好运,收购之后,这儿的房价更是水涨船高!

    不过这些内情,温暖一直不知道……

    “好,你不滚,我滚……”

    温暖强忍住自己心头滔天的怒火,输人不输气场,率先向着楼下走去,没想到却被男人整个困在怀中,随即男人的唇瓣紧紧的贴了过来。

    温暖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眸,挣扎的要从男人亲昵的动作之间逃出来,但是却被男人越吻越深……

    “唔……”

    热吻终了,温暖拳打脚踢,但是男人却像是铜墙铁壁一般根本撼动不了,温暖杏眸闪过一丝狡黠,快速的抬起小腿向着男人致命的地方狠狠地踹了过去!

    冷枭翊没想到女人会有这般动作,措不及防,脸色一变!

    看来女人还真的是用了全身的力道来踢了!

    还真的是太狠了……

    温暖满意的看着男人此番的表现,嘴角漾开一抹满意的弧度,故做挑衅的说道:“你不是要送我嘛,今天我就给你这个机会,怎么了,是不行了嘛?”

    “男人嘛,就不能说不行……”

    冷枭翊:“……”

    温暖嘴角越发的上扬,满意的看着男人无比痛苦的模样,笑靥如花,如同欢快的精灵一般看着冷枭翊黑眸一颤,艰难的正起身子快速的扣住女人的手腕却动作轻柔,避开碰击女人腹部的动作将女人扯入怀中。

    “我行不行,昨天你难道不知道?”

    温暖:“……”

    我靠,绝对是荤段子,这个男人又要开始禽兽了,不对禽兽不如了!

    “你……”

    “再说了,我的行不行,关乎着你一辈子的性福,小暖,下次不许这么胡闹了……”

    温暖:“……”

    温暖整个人嘴角抽搐的厉害,看着男人油嘴滑舌的模样,巧舌如簧,果然男人虽然平时闷骚的厉害,不爱讲话。

    如今不做哑巴了,彻底就是真禽了!

    杏眸闪过一丝鄙夷,但是说出口的话,已经没有办法挽回了,温暖只能任由自己的小手被男人扣在手心快速的向着楼下走去。

    ……

    因为两个熊猫级别的人都没有吃午饭,所以重墨和冷枭翊特地安排准备了午餐,全数都是女人最爱的煲汤和点心。

    温暖原本关心尹青青的情况,想要立刻赶到尹家,但是重墨和冷枭翊威逼利诱,加上尹老爷子的性子,要想进尹家,必须是靠他们俩。

    所以只能先吃午餐!

    沐妍和温暖凑到一块儿食欲特别的好,尤其是沐妍,自从知道是龙凤胎之后,整个人更加的能吃了,在短短的一周之内胖了一圈。

    两个男人相对没有什么胃口,倒是重墨时不时的亲昵的替女人擦嘴,看着女人的小嘴吃得花里胡哨的,碍于冷枭翊和温暖在场,以及沐妍本身的脸皮薄,否则早就亲上去了。

    不过手上的动作也没闲着,剥虾,切牛排,擦嘴一个不拉!

    相比较重墨的熟门熟路,冷枭翊则是有些汗颜,因为几乎自己的大手一靠近温暖,直接被女人一个锐利的眼色扫了回来。

    要不就是直接把叉子往桌上一丢,冷言道:“不吃了……”

    重墨唇色上扬,看着冷枭翊局促的模样,慢条斯理的将剥好的柚子放在了沐妍和温暖的餐盘之中,玩味的打趣道。

    “我听说冷家别墅里有十个国内顶级的月嫂待命了,翊,我还听说你最近预约了世界上几个顶级的设计师设计婴儿房对吧……”

    温暖:“……”

    温暖杏眸一愣,不知道男人默默的安排这么多,微微一闪,男人微红的俊脸,知道重墨所言非虚。

    立马抽出湿巾将自己的嘴角擦干净,认真的看向冷枭翊,谨慎的说道:“所以你现在跟我要孩子的抚养权是早有准备对吧,我告诉你,孩子我自己养,再多的月嫂也没用……”

    冷枭翊:“……”

    原本是贴心的准备,以备到时候的需要,而且,对于孩子的到来,自己是无比兴奋的,冷枭翊墨眸染上一丝雾霾,尤其是女人眼眸之中的提防和不信任,薄唇微微抿起。

    “如果你和周肆桀离婚,跟我结婚,我自然不会和你要回孩子的抚养权问题……”

    温暖:“……”

    无耻,自私,不是个东西……

    温暖杏眸染上一丝恼怒,倒是重墨唇色一抹,潋滟的眸色闪过一丝铅华,薄凉的声音打破了场面的飞扬跋扈。

    “暖暖,你让妍妍踏踏实实跟我过日子,我就能保证孩子永远是你的……”

    对,和冷枭翊结婚,还不永远都是温暖的!

    沐妍:“……”

    沐妍吃着牛排的动作一滞,弥漫的水眸因为听到了自己的名字闪过一丝沉思,然后看着重墨妖孽的模样,小脸一黑。

    “暖暖,你还是考虑一下冷先生吧……”

    温暖:“……”

    因为沐妍有些率真和迷惘的模样缓和了气氛,重墨满意的抚摸着沐妍的发送,黑眸尽是宠溺和笑意。

    冷枭翊则是举起高脚杯,想到了之前温暖招聘男生陪玩时候的要求。薄唇微微抿起,认真的问道。

    “不要回孩子的抚养权同时还有一个很重要的要求,以后不许见你口中的史先生……”

    温暖:“……”

    史先生,史泰龙先生,自己心目中的艺术家和男神,温暖眸色一滞,冷枭翊是怎么知道的?

    不过自己答应沐妍的签名照还没给!

    温暖快速的从皮包里拿出珍藏的史先生签名照递给了沐妍,杏眸眸色一挑,满是向重墨示威的意思。

    “沐沐,这个是给你准备的……”

    “暖暖,是……是史先生……”

    沐妍眸色一喜,看了敢死队之后真的非常喜欢史泰龙先生,年近七旬,但是却非常的有活力,甚至于看起来也只是只有40多岁的模样,认真的在投入自己影视工作,不矫揉造作!

    而且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史泰龙先生肌肉特别帅,很像是健康的爸爸,非常有安全感……

    看着签名照是史泰龙的一个拳击的动作,下面是男人洋洋洒洒的签名,沐妍整个人欣喜不已。

    “重墨,你看,这个就是史先生,身材还不错对吧,我看过他很多采访,人也非常nice!”

    重墨:“……”

    重墨看着温暖投来挑衅的眸色,唇瓣上扬,余光瞥向女人手中的照片,淡然说道:“手感应该不如我好,你是知道的……”

    沐妍:“……”

    这个男人要不要如此自恋啊!

    沐妍忍不住满腹鄙夷男人,小心的将史先生的签名照放在包里,越发的看到男人的俊脸黑了几分,勾起唇瓣,没好气的说道。

    “我没摸过他的,如果有机会摸到了,到时候把对比的结果告诉你,不过前提是,重墨,你有肌肉嘛?”

    重墨:“……”

    沐妍的话让温暖和冷枭翊一齐笑出了声,尤其是冷枭翊一直笑点很高,看着重墨被女人噎的说不出话来的模样心头莫名的愉悦了几分。

    重墨一直是自己认为的最具有语言天赋的人,有的时候要么不说,要说就很有可能是利剑!

    偏偏利剑一般毒舌的男人,遇上了好静寡言的沐妍,反而是彻底的被女人在语言之上降服了!

    墨眸闪过一丝复杂的眸色,看向一旁笑得十分愉悦的温暖扬声说道。

    “我对他肌肉的手感不感兴趣,所以你不用去试……”

    “唔,其实手感还可以啦,很结实,我还有一张和他的合影,挽着胳膊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嗯,真的是不小心……”

    沐妍:“……”

    其实沐妍听得出来潜台词是摸到了,而且是故意的去摸了……

    其实自己真的很想摸,暗暗的给了温暖一个我懂你的眸色,然后无视冷枭翊和重墨黑脸的模样,两个人继续埋头海吃。

    重墨和冷枭翊相视无言,史先生魅力真的就有那么大嘛,而且迷着的也不是一个人两个那么简单了。

    还真的是批量销售了……

    ……

    尹家可以说是K市最具有声望的一家,主要是因为尹家悠久的家族以及严谨的家风。

    世世代代为官,清廉爱民,尤其是尹老爷子为官期间,更是深得K市人民爱戴,好评不断,即使是退休在家,依旧是K市的风云级别人物,每天慕名而来的人许多。

    尹青青的父亲选择了从商,不从政,但是却不靠着尹老爷子任何一丝一毫的势力以及政界的影响力。

    尹氏也是做得风起云涌,虽然无法媲美重氏还有冷氏,但是在K市还是开辟了新的一条本土商业套路,

    温暖感受着尹家对于自己的压迫感,莫名的感慨尹青青的来头不小。

    自己采访过无数K市的政界精英,没有哪一个人可以做到尹老爷子这般成就的……

    ……

    距离尹宅还有一个百米的车程走道,因为这边鸟语花香,静谧十足,重墨直接带着沐妍下了车。

    温暖也直接下了车,看向周围树荫繁重的沐媛,微微一愣。

    建筑所共有的灰瓦白墙和高大的门楼,门楼墙壁有精致的雕花,屋顶的雕花更为精致美丽。

    浪漫与庄严的气质,挑高的门厅和气派的大门,圆形的拱窗和转角的石砌,尽显雍容华贵。

    沐妍莫名的觉得这儿自己有些熟悉,似乎小的时候来过这儿,因为大树杜鹃很特别,可以长到20—25米高。

    蔷薇色的花瓣带着淡紫,褐色的树皮,剥落得左一片右一片。所以对于它的气息,自己一直印刻在脑海之中。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股味道和记忆之中的记忆是重叠的!

    沐妍深呼吸一口气,想要否定自己心底的判断,但是却觉得这个判断越来越准确,因为越往大院走去,气息的传递变迁和变得更加的熟悉。

    所以自己肯定来过这儿,但是至于小的时候自己为什么来了,沐妍就不得而知了。

    重墨细心的看着身侧的女人气色不是很好,柔声的问道:“是不是不舒服,刚吃完饭是不是宝宝让你不舒服了……”

    怀孕就是这般让准妈妈非常辛苦的事情,有的时候沐妍看似胃口很好,但是吃过的东西却容易吐出来。

    然后在洗手间里吐的昏天黑地的,脸色骇白!

    “没有,我只是记得我来过这儿……”

    沐妍此话一出,重墨,温暖,冷枭翊皆是有些奇怪,尹家一向是门庭若市,但是却鲜少待人接客,自然不会接待穆德旭这样的人。

    难道是沐媛……

    看到有人来访,而且特地在百米外停车步行而来,管家满意的嘴角上扬,勾起一抹赞美的弧度,看向温暖的时候,则是脸色微变。

    温暖是尹青青最喜欢的小伙伴,没有之一!

    刚刚陪着青青回来的人男人就是周肆桀,是温暖的丈夫……

    自己明明看到新闻,温暖和冷枭翊婚外情,旁边这位应该就是!

    左侧的是重墨夫妇……

    重墨一直是老爷子极其欣赏的青年才俊,这位重夫人自己也是略有耳闻,是个极其出众的跳香师,而且为人清丽婉约。

    很奇怪的造访人群,管家不着痕迹的收回视线,语气恭敬而谦卑。

    “不知道重先生,冷先生携爱人来尹家有何贵干呢?”

    重墨看着男人结实的身材,尤其是眸色之间的英气,虽然年过半百,单手深受不容小觑,看来是退伍的老兵。

    看来尹家还真的是人才济济,简单一个管家,都如此的谦卑有利,温文尔雅,最重要的是同时身手不凡。

    “我们比较尊重尹老爷子,今天有点儿事关于尹家小姐的,想要咨询一下老爷子,不知道老爷子现在有空嘛?”

    重墨直接挑明了此行的目的,看向男人平静的眸色,嘴角上扬,训练有素,荣辱不惊。

    果然是人才!

    “老爷子现在是在家里,但是老爷子一滞身体欠佳,恐怕不能见客,稍等一下,我去咨询一下……”

    如果是其他人,管家就会直接一口拒绝了,但是因为是重墨和冷枭翊,两个几乎是K市中心的人物,慕名到访,而且还牵扯着小小姐的事情,一定要好好的问问老爷子了。

    小小姐可是一直都是老爷子的心头宝!

    “好,麻烦……”

    重墨稍微松开沐妍,看着男人转过身子,快速的伸出大手,没想到男人迅速的转身,原本出手的动作,看到是自己,直接避开了自己。

    重墨黑眸微微一闪,嘴角漾开一抹妖孽的笑意。

    “未免要紧张了吧,我只是看到你身上有落叶罢了……”

    “谢谢重先生……”

    重墨高挺的身子快速的逼近上前,伸出大手从男人的衣领处捏出一片枯叶,黑眸之中满是精湛的笑意。

    “客气,应该的……”

    你来我往,只是一个管家,重墨都觉得非常有意思,没想到今天的尹家意外之行还非常有意思!

    冷枭翊的关注点一直在建筑的构造和周围的部署上!

    因为和重墨这么多年的交情,自然知道男人的关注点是什么,而自己一向喜欢研究环境,例如建筑!

    什么样的建筑构造说明主人什么样的性格:敞开大院的,说明为人好客,热情!

    房门紧闭,甚至于门口都长满杂草的话,说明主人平时很少接触客人,为人性格冷僻,或者人品不行无人愿意交往。

    楼层的五行可以和向首及五子运相互配合,从而确定何楼层更为适宜居住。

    大门是金属材质的,但是随处可以看到木制的门窗,能听到宅院里的水声……

    金木水火土,说明尹老爷子精通五行之术!

    ------题外话------

    感谢Eran12345的五分评价票,一江秋月0303,Eran12345,13850151079月票,_FREEDOM?打赏,咳咳咳,嗷嗷嗷,失算了,萧贱人啥的,下面我尽量写出来!这章有伏笔哈,有木有人看出来了呢……嘿嘿,大家看文快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堇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堇颜并收藏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