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 > 第一百一十三章 女人,本就该惯着!

第一百一十三章 女人,本就该惯着!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沐妍一行四个人在尹家老宅门外等了大概半个多小时,管家才再次姗姗来迟的走了出来,沐妍站的有些疲惫,依偎在重墨的怀里,男人的大手困住腰身,让自己动弹不得,也无法挣扎。

    温暖则是一心着急的来回踱步,看着冷枭翊心尖直颤,墨眸越发的眯起,尹家老爷子还真的是排场大。

    自己和重墨一并出现,只是第一次情况,如此长时间的被拒之门外……

    ……

    “重先生,冷先生,实在是不好意思,老爷子今天身体不太舒服,恐怕不能见客了……”

    重墨俊脸一暗,精致的黑眸一寸一寸凝结成冰,锐利的眸光扫向面前的管家多了几分冷咧。

    是不识抬举嘛!

    还是倚老卖老,架子这么大,自己还真的是第一次见到过。

    原本是尊敬的心,但是毕竟温暖和沐妍挺着大肚子,未免也太不识抬举了……

    管家面露难色,其实今天尹老爷子真的很想见见重墨和冷枭翊,只不过小小姐出事了,如今还在大堂之中和周先生一块儿跪着呢!

    这个客人再进去了,说是为的小小姐的事情相见,毕竟是家丑,不宜外扬,所以只能出口拒绝了!

    黑眸如平静湖面,没有一丝波纹,许久之后,削薄的唇淡淡吐出一句话

    “我和冷先生一直很尊敬尹老爷子,也一直很想来拜见一下,可是偏偏老爷子把我们拒之门外,这样待客的道理,似乎也说不过去吧?”

    重墨说这句话的时候,挑衅的意味十足,漆黑的眸打量着管家,精致如工笔画的凤眸滑过一抹流光。

    沐妍漂亮的眼睛,黑白分明,如玲珑剔透的水晶,不染纤尘,又仿佛含了清澈春水,明亮温婉。杏眸一紧,伸出小手拉了拉男人的衣角,柔声的劝阻道:“重墨,毕竟是长辈……”

    抬起杏眸看向管家,眸色平淡如水,但是明眸善睐,满是澄清和自然的眸光,沐妍唇色上扬,不卑不亢的说道。

    “麻烦你再帮我们通传一下,我知道尹老爷子很喜欢种植花卉,但是大树杜鹃的种植法子,老爷子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所以才会每年都移植新的树种过来,但是存活率极低,只能挖掉旧树,移植新的大树杜鹃……”

    说这句话的时候,沐妍的眸色若有若无的扫向了地面的黄土,唇色上扬……

    还真的巧了,自己最擅长的,恐怕除了调香之外,就是对于植物的研究,偏偏对于大树牡丹,自己极其喜欢。

    看到管家微变的脸色,沐妍唇色继续上扬,嘴角漾开一抹浅淡的弧度,满是柔和的光辉。

    “另外,我们来这儿最主要的目的是想知道尹小姐有没有安全到家,或者是现在是否平安……”

    “所以麻烦管家再帮我们问一下了,谢谢,我想大树杜鹃和尹小姐,都是尹老爷子在乎的,应该会抽出一点时间见我们一面吧,毕竟错过了,就可惜了,因为不会再回来了……”

    沐妍说这句话的时候,那长长卷卷的睫毛,轻轻颤动,像随时可能振翅飞走的蝴蝶,有着柔弱却又坚韧的美。

    整个人的眸色异常平淡,虽然嘴角带笑,但是因为整个人的平静如水,略带忧郁。

    不由得就会想到沐媛了……

    因为关于植物和调香的认知,几乎都是女人手把手的教自己的!

    “好,重夫人,麻烦你们在这儿等一下,我问完之后立马回来告知……”

    管家眸色深深的看向自己面前的女人,感觉到一抹熟悉的气质跃然心头,唇色一抿,毕恭毕敬的鞠躬之后,再度向着大院走去。

    沐妍眸色一直跟着男人去了大院,嘴角上扬,希望这一次尹老爷子可以见自己,因为自己几乎敢笃定,大树杜鹃和尹青青,都是老爷子的挚爱。

    ……

    温暖惊喜的看着沐妍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立马当捡到宝一般,拉着沐妍满是欣赏和赞美。

    “沐沐,你怎么知道这边的植物是大树杜鹃?”

    普通的杜鹃花一小棵一小棵的,偏偏这边的杜鹃花似乎长得很高,都快20米了,起初自己还觉得有些奇怪,明明和杜鹃很像,但是却不是杜鹃。

    原来居然是大树杜鹃……

    转念一想,沐妍擅长调香,自然对于所有植物多多少少有些了解了!

    “我之前小的时候有印象来过这儿,然后小的时候,我妈有专门教过我关于大树杜鹃的东西……”

    像树一般雄伟壮观,但是却有着花卉的精致,自己对于大树杜鹃,一直比较感兴趣!

    “碰碰运气吧……”

    “扑哧,我在想老爷子不会见我们俩,只是没想到你们俩也不行,看来这偌大的尹家,还真的是深不可测。”

    温暖忍不住喃喃自语,感慨万千,迷人心醉的面孔,白白嫩嫩的,很是精致绝伦。

    冷枭翊仿若帝王,黑曜石般的眸子,锋芒慑人。

    看着女人精致的脸蛋在寒冷的空气之中冻的发红,墨眸染上一丝心疼,大手握住女人的脸颊,柔声的说道。

    “下次冬天再出门的话,带一些暖贴……”

    温暖:“……”

    无视,瞬间没有了聊天的*,温暖唇色一抿,嘴角上扬,染上一丝嫌弃。

    “冷枭翊,你现在站在我身边,再跟我动作这么亲昵,别人都会讽刺你作为小三是多么多么的无耻!”

    “不知道对于小三这个昵称,你自我感觉怎么样呢?”

    冷枭翊:“……”

    咄咄逼人,几乎别人很难讨得到一丝便宜,冷枭翊唇色一凝,嘴角上扬。

    “不错,因为我转正有的是资本……”

    说这句话的时候,冷枭翊的视线看向温暖凸起的小腹,嘴角染上一丝深意,温暖立马就黑了脸,直接无视男人的无耻和脑抽。

    “冷枭翊,你这辈子就算给我做小三,给我做情人我也不需要,能力太差了……”

    冷枭翊:“……”

    温暖的话让沐妍忍不住唇色上扬,感慨温暖的率真和伶牙俐齿,推了推重墨,小声的问道:“重墨,你说这一次尹老爷子会来见我们嘛?”

    “会……如果他不出来见我们,我们就硬闯进去找人……”

    男人身上冷硬的气息,立马就让沐妍嘴角一凝,有些萎了,这样不太好吧,好歹也是尹家老宅。

    而且自己只在门口,就已经感觉到戒备的森严了!

    温暖一听说硬闯立马来了精神,摸了摸小腹,自从怀孕之后运动量还真的是少了,要是尹老爷子还不来见自己,自己一定要耍蛮狠了。

    冷枭翊墨眸闪过一丝暗光,薄唇微微抿起,锐利的墨眸看向前方,唇色上扬。

    “有人去传达室了,看来是要为我们开门了……”

    有的时候观察人员变动,也可以看得出动向,如果是外面的人往里面走,说明里面可能遇到事情了。

    外面的人手增多,说明,里面的人想见自己了。

    温暖:“……”

    温暖顺着男人的视线看向前方,果然,大门缓缓打开,偌大的花园布景引入眼帘,正前方的正是管家。

    “重先生,冷先生,沐小姐,温小姐,老爷子里面有请……”

    沐妍唇色一喜,下意识的看向重墨,发现男人深邃的眸光也在看向自己,满是宠溺的眸色,心莫名的漏跳了半拍,小脸微红,小手被男人攥在手心紧紧的,向着尹宅大院走进。

    温暖想和沐妍走在一块儿,但是重墨丝毫不放心把自家的沐妍交给温暖,冷枭翊也不放心温暖一个人走,所以一直霸道的圈住了女人的腰身。

    温暖使劲的掐冷枭翊但是还是好无反应,嘴角一抽,光明正大的和小三亲昵,自己还真的是第一人!

    园中奇石罗布,佳木葱茏,其古柏藤萝,皆数百年物,将花园点缀得情趣盎然。

    彩石路面,古朴别致。

    园内甬路均以不同颜色的卵石精心铺砌而成,组成900余幅不同的图案,有人物、花卉、景物、戏剧、典故等,沿路观赏,妙趣无穷。

    沐妍感慨于尹家保存很好的园林建筑,几乎是建筑艺术的瑰宝,很具有欣赏价值,重墨漆黑如夜色的黑眸闪过一丝欣赏。

    能够把自己的家里装扮的如此有艺术,说明尹老爷子是懂生活的人……

    温暖视线看向不远处的车库,眸色一愣,那辆红色的跑车,好像是周肆桀的,因为之前男人买的时候,自己还笑他骚包!

    说他是永远长不大的孩子一般。

    周肆桀的车怎么会在尹家出现,还是说自己看错了……

    温暖樱唇微微抿起,跟着管家的脚步向前穿过花园,走向大厅,不远处,看着两个跪在客厅的人,虽然只是背影,就已经知道是谁了!

    周肆桀和尹青青!

    他们俩怎么一块儿来了……

    周肆桀送尹青青回家的嘛?

    可是周肆桀是跪着的模样,难道说,昨天发生了什么事情嘛……

    温暖唇色一滞,下意识的感觉到有不同寻常的事情发生!

    ……

    沐妍感觉着周围布景莫名的有些熟悉,只不过这儿的嗅觉刺激没有在大门口的大树杜鹃强烈,深呼吸一口气,同样看到了不远处的尹青青和周肆桀。

    只不过两个人却是跪在客厅之内!

    “里面请,老爷子直接请你们去大厅……”

    温暖从冷枭翊的怀抱之中挣扎开来,大阔步的向着大厅走去,看着尹青青面色惨白,跪在地上的模样,几乎心都碎了。

    “青青,你有没有怎么样?”

    尹青青和周肆桀中午的时候一回来,还没等尹青青开口,直接就被老爷子责令跪了下来,居然彻夜不归,这个在尹家绝对是明令禁止的事情。

    一直跪到现在,尤其是中间的时候,尹青青又被拉进内室详细的检查了一下。

    老爷子一听说自家孙女的清白被毁了,立马整个人就震怒了……

    所以直接就让周肆桀和尹青青下跪到现在!

    尹青青转过身子,看到温暖之后,原本就发红的眼眶,瞬间凝聚了一层水雾,看着温暖心疼不已。

    周肆桀侧过身子,看着温暖出现在面前,眸色一愣。

    女人的气色除了有些苍白之后,一切还好,周肆桀因为陪着尹青青回家,所以还不曾关注K市的最新热点新闻,关于未接通的来电,全数没有回拨,所以不知道和冷枭翊最新爆出来的婚后出轨绯闻。

    周肆桀俊脸一暗,一抹愧意在心底快速的滋生,蔓延。

    昨天……

    “没有,我……我没有怎么样,温暖姐……”

    尹青青说这句话的时候,哭得泣不成声,想要表现自己很好,但是却哭得浑身都在发抖,显然是不好的模样。

    温暖的心瞬间凉了半截……

    看来尹青青真的是出事了……

    余光看向尹青青身侧的周肆桀,温暖脸色微变,下意识的问出口:“周肆桀,怎么一回事?”

    周肆桀面露难色,看着身侧的女人瑟瑟发抖,但是温暖的唇色却紧绷的厉害,眸色一颤,合上眼眸,许久之后,再度睁开眼眸,看向正坐在前方的尹老爷子,认真的说道。

    “昨天我和尹青青,我们俩……”

    “没有,爷爷,我们俩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我……我没有和他发生关系,我真的没有和他发生关系,我们俩只是进了一个房间而已……”

    “真的只是这么简单!”

    尹青青拼命的点头,看着老爷子脸色越来越铁青,直接跪着向老爷子爬了过去,杏眸湿润的厉害,珍珠一般的泪水从女人的眼角溢出。

    尹老爷子面色铁青的厉害,这都什么时候了,尹青青居然还护着他,几乎是很清晰的事情了!

    沐妍看着远方男人一身褐色的唐装,整个人庄严慎重,莫名的打了一个寒颤,杏眸微微一愣。

    尹青青喝了牛奶,那么今天和周肆桀一块儿回来的尹家,还完全是一副认错的模样,恐怕是大错早就铸成了。

    沐妍整个人一颤,差点跌倒,索性身后有个重墨将自己困在怀中,杏眸湿润的厉害!

    上天还真的是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把这两对还真的是乌龙配了……

    重墨虽然不清楚来龙去脉,但是对于豪门这档子事早就见怪不怪了,尤其是尹青青这个模样,显然是和周肆桀发生了些什么!

    重墨黑眸一紧,轻柔地拍了拍沐妍的肩膀,示意沐妍别担心!

    ……

    温暖水润的剪眸里漾着潋滟波光,杏眸一暗,几乎已经知道了真正的答案了!

    深呼吸一口气,一巴掌直接狠狠的甩在了周肆桀脸上。

    “周肆季,你究竟有没有脑子,你怎么可以乘人之危……”

    温暖知道尹青青喝了牛奶之后身不由己,可是周肆桀明明是自由的,根本不受束缚,艰难的起身,看着男人满脸歉意的模样,心几乎都疼了。

    倒不是生气两个人发生关系,而是尹青青还是个孩子,什么都不知道,原本一切可以从头来过的,偏偏和周肆桀发生这么错乱的事情!

    “我……暖暖……”

    周肆桀唇色苦涩的厉害,因为不知道要怎么跟温暖解释自己也喝了牛奶,所以两个人才会彻底逃不开。

    薄唇微微抿起,任由温暖肆意的伸出小手锤击自己的胸膛,以及揪住自己的衣领。

    沐妍看着温暖情绪激动的模样,示意重墨稳住冷枭翊,让他不要那么担心,快速的上前,将温暖的情绪安抚。

    “暖暖,你先冷静一下,肆桀一定有难言之隐……”

    沐妍绝对是相信周肆桀爱着温暖的心,任凭着他爱着女人的心,也定然不会做这种事情的,而且周肆桀也不像是这种人。

    听说一直是洁身自好,从来就没有近过女色!

    沐妍的话让温暖杏眸一闪,看着前方还在跪在尹老爷子腿面前的尹青青,唇色一抿,大阔步的上前,想要将尹青青扶了起来,但是女人显然是吓坏了,不敢动弹,温暖站起身子,歉意的说道。

    “尹老爷子,对不起,这件事情,跟我有着莫大的关系……主要是因为我才连累了青青……”

    尹舰晟黑眸凌然,看向泪流不止的尹青青唇色越发的抿起,整个人气场极大,风范十足,深沉的眸色看向温暖,女人熟悉的面容,加上宝贝孙女不止一次跟自己提过,大手紧握,快速的将尹青青一脚踢开,厉声说道。

    “来人,把小小姐和周肆桀带到密室……等到我接待完客人之后再详细审查,对了,没有我的吩咐,任何人不许向密室里送食物和水!”

    “我尹家还不至于生这种不知廉耻的子孙!”

    温暖:“……”

    温暖仿佛是见识到了封建的大家庭这般的行为作风,看向沐妍,沐妍也是一副觉得万分诧异的模样。

    都说尹家老爷子是最疼爱小孙女的,怎么会这般严厉,还是说越是疼爱,责罚的力度越大。

    “爷爷,我可以去密室,你让肆桀哥不要去好不好,跟他没有一点关系,都是我的问题,和温暖姐也没有关系,爷爷,你不是最疼我的嘛,我这次真的知道错了,青青下次再也不敢了!”

    尹青青楚楚可怜,失声痛哭,嗓子沙哑的厉害,看着沐妍都彻底的看不下去了。

    “尹老爷子,能不能高抬贵手……”

    尹舰晟看向沐妍,精湛的黑眸微微一滞,随即快速的恢复正常,她很像一个人……

    重墨看着沐妍这般关切的模样,自然要随了女人心愿,径直的向着尹舰晟所在的方向走去,伸出大手,彬彬有礼的说道。

    “尹老爷子,您好,我是重墨,这位是我的妻子沐妍……”

    男人一身黑衣,身形高大,容貌俊美如神祇,仿若睥睨天下的王者,君临天下的气魄不怒自威。

    尹舰晟黑眸快速的对上重墨深邃不见底的黑眸,一抹暗暗的欣赏油然而生,唇色微抿,但是却自有打算。

    “重先生,重太太,欢迎欢迎,国有法规,家有家规,我想重先生和重太太来尹宅做客,还不至于有空到阻扰尹某处理家务吧……”

    “自然不会……”

    重墨眸子一暗,自然知道男人警示的意味很浓,不愧是尹舰晟,屹立政坛这么多年,元老级别的人物还真的是不容小觑。

    冷枭翊看着温暖有些失神的模样墨眸染上几分关切,扶着温暖坐在椅子之上,漆黑如夜色的眸子深邃绝伦,精致的五官凝了一层薄冰,薄唇轻启,勾起一抹浅淡的弧度。

    一身肃杀的黑色,面容冷峻,周身裹着一层阴鸷,似地狱而来的修罗,令人不寒而栗。

    “尹先生,我是冷枭翊,久仰!”

    “久仰的话,那就真的有愧,不过对于冷先生今天和温小姐的轰炸性新闻,倒是让我大跌眼镜啊……”

    沐妍:“……”

    沐妍还是第一次见识到这么厉害的老爷子,几乎句几乎是戳的重墨和冷枭翊都不说话了,真的很厉害的模样。

    暗暗在心底惊叹,恐怕尹青青在这种环境下长大,要么会被控制的死板,要么则是会生长的天真烂漫。

    周肆桀看着尹青青被老爷子一脚踢到远处,虽然尹舰晟用力不大,但是周肆桀还是不免有些关切,其身快速的上前扶着尹青青站了起来。

    尹青青看着男人眸子里满是对着自己的关切,忽然觉得自己一口咬死是正确的。

    周肆桀薄唇微微抿起,比起尹青青,恐怕自己真的不算一个男人了,明明女人可以毫无畏惧,自己畏畏缩缩就像是一个缩头乌龟一般,看着身侧的女人泪眼婆娑的模样,心如同被针尖扎了一般,看向不远处的温暖,眸子里歉意十足。

    “来人,把小小姐和周肆桀给我带下去……”

    “是……”

    密室!

    一个用来处罚尹家所有犯错的人,尹青青从来没有去过,不过哥哥倒是去过,自己只知道从那边走过的时候,都可以听到哥哥的惨叫。

    尤其是听说暗无天日还有虫子,老爷子根本就不给吃的喝的,出来的时候,必然会活脱了一层皮,莫名的打了一个寒颤,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可是不想让周肆桀陪着自己一块儿受苦。

    可是这一次老爷子是真的决定了,不会在原谅自己了!

    “青青,你在密室里好好反省一下,究竟昨天晚上和你在一起的男人究竟是不是周肆桀……”

    尹青青:“……”

    打死都不要说,不能说,说了肆桀哥恐怕会被老爷子折磨死。

    周肆桀薄唇微微抿起,知道尹青青在护着自己,自己不能当懦夫,做错的事情就要敢于承认。

    周肆桀准备开口之际,已经被尹青青抓住了手腕,澄清的水眸满是祈求。

    “不要说……”

    尹舰晟唇色微微一抿,一抹暗光在眸底闪过,大手一挥,示意下人将她们带下去。

    ……

    沐妍看着男人如此决绝的模样,暗暗在心底惊叹不已,尹老爷子,真的很厉害……

    唇色一淡,握紧重墨的大手试探性的开口提议道:“尹老爷子,我想跟做个交易,不知道您感不感兴趣?”

    管家看着沐妍清丽勇敢的模样,悄悄的附在尹舰晟耳边低喃:“老爷子,这个就是在大门外说知道大树杜鹃栽种法子的重夫人……”

    尹舰晟眸色一暗,尤其是女人那张似曾相识的小脸,更是让尘封许久的心底豁然有个缺口一般,薄唇一抿,即使两鬓斑白,但是却丝毫影响不了男人与生俱来军人的霸气。

    “哦?说来听听……”

    沐妍因为尹舰晟答应的模样莫名的心再度漏跳了半拍,在这么一个古建筑群下,尹舰晟几乎就是长者一般。

    倒不是专横,而是一种气魄,会让人敬畏!

    恐怕冷枭翊和重墨之所以如此好说话,也是因为对于男人的敬……

    自己的话,则是敬畏!

    敬重,但是畏惧……

    “我相信尹老爷子你不是一个是非不分的人,青青和肆桀是被陷害的,所以才会不得已发生关系的,这一点,作为亲人,您应该给予她足够的关爱和理解……”

    重墨唇色上扬,看着自己身侧的女人故作无所畏惧的模样,忍不住薄唇上扬,大手越发的握紧女人的小手,以自己的方式给女人支持。

    女人,本就该惯着!

    自己永远嫌惯不够她……

    沐妍深呼吸一口气,看着男人锐利的眸色,再度挤出一丝笑意,故作勇气十足的开口继续说道。

    “我想您做个交易很简单,我知道您很喜欢种植大树杜鹃,我可以指出您种植法子里一个致命的错误,但是希望您能从轻处理他们俩,而且把决定权给青青……”

    “青青想要肆桀负责,又或者青青早就心有所属,或者她根本不爱肆桀等等,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您处罚完她们,就让他们俩自己解决之间的事情可以嘛?”

    “这样,您既知道如何种植大面积的大树杜鹃,不用担心植被的死亡,也可以成人之美,当成给青青的一个历练……”

    沐妍很少说这么多话,而且是被所有人高度重视下大胆发言的,可以感觉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的身上。

    包括佣人,还有温暖,重墨……

    可是感觉所有的人的眸光都不如尹舰晟来得摄人心魄,可能是因为男人70岁的长者高龄,越发的衬托出男人的气势。

    重墨感慨沐妍的可人模样,唇色微微一抿,适时的开口补充。

    “老爷子,手心手背都是肉,恐怕青青现在在密室里,最想做的就是你可以抱抱她,安慰她,一切都过去了……没事了……”

    “女孩子细皮嫩肉的,不比皮糙肉厚的军人,应对的法子也不一样,您既然选择了让她可以开朗的成长,现在这个当头棒喝,对于她已经足够了……”

    重墨的话让尹舰晟眼眸微微眯起,陷入了沉思之中,的确是说到自己心坎里了。

    只不过,自己安排青青和周肆桀去密室,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不愧是重先生,少年才俊啊!”

    “尹老爷子客气了,叫我重墨就好……”

    重墨的成果化解,让沐妍不由得眉色一喜,俏皮的吐了吐舌头,下意识的问道:“老爷子,您是答应我了?”

    是不是周肆桀和尹青青就可以减轻处罚了?

    温暖和冷枭翊也是一脸殷切,尤其书温暖,陷入强烈的自责之中,暗暗发誓一定要揪出背后的人是谁。

    不管是谁,自己都不会放过她的!

    因为连尹青青这个一个无辜的人都不放过……

    ……

    上好的碧螺春被佣人端了上来,尹舰晟转身,伸出大手端起桌子上的杯子,唇色上扬,看得出来沐妍是真的心地善良,但是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刚刚重夫人说拿种植大树杜鹃的法子跟我做交易,你凭什么认为大树杜鹃的种植方法很重要呢?还是说,大树杜鹃对于我很重要?”

    沐妍眸色一怔,没想到尹舰晟会问自己这个问题,第一次见面,自己观察的如此细微,是不是有些过了?

    但是男人的眸子极其认真,饱经风霜的大手端起杯子轻抿茶叶的模样格外的像一副油画,画面有些定格,沐妍眸色一淡,只能将自己的揣测说了出来。

    “这个问题很简单,因为我对植物很感兴趣,在您院子门口的走道上,很多颗大树杜鹃几乎一模一样,看不出来有什么问题,但是地上的土,有的是新土,显然是翻过土。重新种上新书的。”

    “而且不同位置的土壤新旧程度不同,大树杜鹃的书皮颜色色泽也不同,说明它们不是同期栽种的……”

    “说明您种的大树杜鹃经常死亡,但是您却执念的经常换新的树苗……”

    “一个人愿意为一件事情耗费精力,财力,甚至是明知道栽种可能会死,还是在继续,说明它对你很重要……”

    尹舰晟:“……”

    尹舰晟看着女人掷地有声的模样,而且清丽的小脸上满是认真的眸色,执着倔强像极了一个人,大手紧握,许久之后,唇色上扬。

    “来人,提供灯光,食物还有水给小小姐和周肆桀……”

    “是……”

    管家心领神会,感慨重夫人居然这么聪明,还真的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敢和老爷子谈条件的,自己活这么大岁数,还就没见过。

    ……

    沐妍重重的松了一口气,和重墨相视一笑,刚刚自己身上一直有一根弦在绷着,生怕老爷子不同意。

    重墨凑到女人耳边,呢喃道:“乖,表现不错……”

    沐妍就是这般模样,有的时候迷迷糊糊,清冷到了极致,但是遇到自己上心的事情立马就会绽放异样的美丽。

    只不过自己为什么觉得尹老爷子看着沐妍的神神色有些复杂,虽然男人控制的很好,但是却依稀可以识别出来是遇故人!

    重墨黑眸不着痕迹的眯起……

    沐妍感觉到耳朵处被男人灼热的气息渲染一般,红个彻底,手心里满是紧张的汗水,试图缩回小手,却被男人攥的更紧。

    唇色上扬,一抹暗暗的愉悦在心头滑过,像是烟花一般。

    ……

    尹舰晟知道自己的气场给在座的四个人压力极大,他们四个人如今可是K市的翘楚了,在各自的领域几乎都有一定的成就。

    大手一挥,安排佣人将泡好的茶端到了桌子之上,扬声说道:“都坐吧,别被尹家的高门误解了,我尹某人非常好客,也很愿意结识年轻人。”

    “重夫人,我已经履行了承诺,现在可以指出我种植大树杜鹃的关键错误点在哪儿了吧?”

    “老爷子,你直接叫我沐妍就好……”

    沐妍有些微微局促,脸色微红,柔声的开口解释道。

    “其实因为我妈妈是一个很爱好植物的人,因为热爱植物是每个调香者最重要的本能和天赋之一,关于大树杜鹃的种植方法也是她告诉我的……”

    说到沐媛,虽然沐妍极力克制,但是还是难免有些嗓音哽咽,平息了一会儿之后继续说道。

    “大树杜鹃的种植条件比较苛刻,包括降水量和气温,最重要的条件之一是土壤!”

    “老爷子,你用的是黄土,但是大树杜鹃生长的条件是黑山土,也就是兰花泥……”

    “所以,如果你不从根本上改变问题,是无法成功种植大树杜鹃的……”

    沐妍看着男人恍然大悟的模样唇色一淡,暗暗感慨父母不愧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沐媛就真的是教会了自己太多的东西了。

    垂下眼眸,极力的抑制住心底翻滚的情绪,沐妍感觉到小手被男人霸道的握在手心,满是男人熟悉的气息,抬起眼眸,就看到重墨深邃的眸子牢牢的锁定自己,杏眸微微一闪。

    沐妍唇色上扬,在男人错愕的眸色之下,小手反握住男人的大手。

    十指交叉,以最亲昵的姿态感受着彼此的存在……

    尤其是沐妍害羞的模样,本身奶白色的肌肤,一下子充满了淡淡的粉色,水水嫩嫩的,看着重墨心神一颤。

    ……

    尹舰晟自然是把小夫妻俩亲昵的模样收入眸中,K市都传闻重墨爱沐妍爱到骨子里了,看来还真的是!

    一个男人事业上如此成功,心心念念着唯一的女人,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

    “这碧螺春是新下市的,味道不错,来,都尝尝吧……”

    “好……”

    ……

    尹舰晟果然展示出来了和外表不同的个性,极其好客,谈吐不凡,但是却别有一番激烈心境冲突,尤其是虽然年纪已经过了70,但是很多观念上仍然积极的与时俱进。

    重墨和冷枭翊自然十分欣赏和尊重尹老爷子,纷纷表现出谦卑好学的姿态……

    冷枭翊虽然冷峻,但是偶尔也会提出一两个很好的商业开发点,如今尹舰晟已经退居幕后了,自然可以和商界后辈高谈阔论了。

    ……

    温暖看着三个男人相谈甚欢的模样,脸色越来越暗,因为始作俑者是自己……

    深呼吸一口气,等到尹舰晟和重墨和冷枭翊商谈过半,才鼓足勇气开口。

    “老爷子,其实青青和肆桀的事情,就像我之前说的,跟我有很大的关系,我刚刚不是故意揽责任,是事实就是这样!”

    温暖一直是个敢做敢为的人,而且是可以装得了13顺带可以扮得了淑女,但是是就是是,不是就是不是,绝对不能让别人为自己承担责任。

    虽然他们自身也有责任。

    尹舰晟黑眸一闪,看得出来温暖刚刚一直兴致不高,时不时的伸出小手抚摸腹部,时不时的欲言又止的模样格外的惹人关注,唇色一抿,眸色一愣,示意温暖接着说。

    温暖深呼吸一口气,将昨天上午自己去尹青青办公室的过程全数说出去了,一清二楚,毫无隐瞒,清澈的眸子满是真挚。

    就是一些有心人之举,才导致了自己,冷枭翊,周肆桀,尹青青的错乱!

    尹舰晟黑眸一顿,握紧茶杯的大手紧了几分,呼吸一紧,眼眸之中染上一丝肃杀。

    果然,尹青青自小自己看着长大了,小妮子什么性子,什么模样,自己一清二楚,但是事情已经出了,除了严惩幕后黑手。

    关于尹青青和周肆桀的事情,自己既然答应了沐妍,就需要尹青青自己拿主意。

    “好,我知道了,有件事情希望冷先生不要跟我抢,关于是谁做的,我要亲自废了她……”

    温暖:“……”

    尹舰晟说得这么话语几乎寒彻冰凉,温暖再度打了一个寒颤,莫名的觉得,不管是谁,都在劫难逃。

    ------题外话------

    感谢雪若暖心阁五分评价票,啊嗷嗷,动力!嘿嘿,感谢yangleicsm的月票,哈哈,大家看文快乐,我滚了,最近卡文厉害,大家周末快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堇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堇颜并收藏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