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和其他男人保持距离

第一百一十四章 和其他男人保持距离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密室内:

    尹青青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进密室,黑不见底,几乎是根本不知道里面是什么,走进去之后,立马感觉到一片阴暗潮湿向着自己涌来。

    那对嵌在雪白肌肤之上的眼眸清澈如水,浑身瑟瑟发抖,只能依偎在周肆桀的身侧!

    周肆桀看着女人这般无措的模样,在黑暗之中唯一可以感觉到的就是她加重的呼吸和颤抖的身子。

    “尹青青,你别紧张,没事的……”

    尹青青:“……”

    尹青青其实很想在周肆桀面前装作什么都无所谓的模样,听着男人这般关切的话语,立马鼓足勇气,满不在意的说道。

    “我……我才不怕呢,啊,老鼠……”

    尹青青感觉到有东西毛茸茸的从自己脚上飞快的爬了过去,整个人吓得直接一把抱住了周肆桀,没有留意到樱唇划过男人薄凉的唇瓣,以及男人的动作微微一滞。

    薄荷清凉的香气混合少女身上淡淡的幽香,轻撩彼此的感官,媚色萦绕,暗香浮动,如藤蔓般纠缠蔓延……

    周肆桀眸色越发的深邃了几分。

    尹青青浑然没有发现男人的变化,吓得哆嗦的厉害,开始胡言乱语。

    “好害怕……肆桀哥,我不喜欢老鼠,我要找爷爷……”

    周肆桀:“……”

    心头巨大的压迫感之下,还可以欣赏女人如此天真活泼俏皮的模样,只是黑暗之中,只能感受到女人身上的清新气息,以及呼吸……

    周肆桀眸色一滞,意识到自己的大手正在环抱着女人纤细的腰肢。

    刚刚她扑向自己的时候,自己竟然下意识的抱住她了!

    周肆桀薄唇微微抿起,一抹暗光在眸底快速的一闪而过……

    “等到尹老爷子消气了,就会放我们出去的,尹青青,你为什么不愿意说,昨天就是跟我在一起的呢?”

    周肆桀找了一个相对干燥的角落扶着尹青青坐了下来,静静的在这么一个严密几乎不透光不透风的地方,还真的是人生第一次。

    “我承诺过你的,这件事情就当作没发生一样,而且如果我告诉爷爷了,你肯定死路一条了,我当然不愿意看着你死了,早知道就不要让你送我回来了……”

    “如果我不说,温暖姐也不会知道的,你们俩就可以好好过日子了,我就可以在5个月后,和小海豚一块儿玩了……”

    声音越到最后,尹青青的音量越来越低,感觉到一大片悲伤笼罩着自己,很奇怪的感觉。自己居然会希望肆桀哥陪在自己的身边。

    不要去陪着温暖姐和小海豚!

    自己真的是一个很自私的人,所以不可以这么做,一定要做一个真善美的人,这样才能获得友情,爱情,亲情。

    周肆桀唇色一滞,暗暗感慨女人的天真烂漫,几乎明眼人都知道她昨天是和自己在一起了,能发生些什么,导致自己在尹家老爷子面前长跪的,恐怕也就是那档子事了。

    只是女人还在一味的否认,周肆桀大手紧握,温柔的应了一声,嗯。

    出去之后,温暖……尹青青……

    周肆桀唇色有些苍白,但是还是张开手臂,将女人带入怀中,唇色一淡。

    “害怕就直说,别一个人发抖了,在我怀里睡一会儿吧,刚刚跪了挺久时间的……”

    尹青青:“……”

    温柔到骨子里的话,尹青青感觉到自己整个眸子都湿润了,嗓子也哽咽的厉害,拼命的点头,才发现黑暗之中,周肆桀什么都看不到,忍不住扑哧的笑出声。

    自己也真的是傻到家了……

    尹青青嗅着男人身上的气息,莫名的感觉到自己刚刚无比浮躁的心在慢慢的沉浸下来……

    ……

    3个小时后,等到尹青青和周肆桀从密室里出来的时候,晃眼的阳光让两个人都不得以的伸出手挡在了各自的双眸面前。

    到了大厅的时候,尹舰晟显然是气还没消,看向周肆桀的时候,更是怒火攻心。

    周肆桀深呼吸一口气,看了一眼身侧椅子上坐着的温暖,眼眸之中满是歉意。

    “老爷子,昨天晚上青青是跟我在一起的,除了不能娶她,其他所有的责任我都愿意一力承担……”

    尹青青:“……”

    尹青青还没反应过来,没想到周肆桀已经承认了昨天的事情,小脸上立马写满了慌张和不知所措,伸出小手不停的摇晃,试图否认。

    但是碍于尹舰晟锐利的眸光还是弱弱的缩回了小手,看向温暖的时候,解释道:“温暖姐,肆桀哥他也喝了牛奶,所以不是他自愿的……”

    温暖:“……”

    温暖的确存在怀疑周肆桀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只是没想到会是因为这个……

    眸色颤动的厉害,温暖感觉到心头的情绪有些错综复杂,点了点头,看向尹青青的时候,杏眸之中满是歉意。

    “对不起……”

    尹青青眸色一愣,不知道温暖为什么突然跟自己说对不起,自己只不过是喝错了别人给的牛奶,和温暖姐有什么关系呢!

    天真烂漫,自然想不到其中的利害关系……

    “肆桀,我有话想跟你说……老爷子,你们先聊……”

    温暖视线看向周肆桀,极其平淡,只是多了一抹复杂的情绪翻滚,尤其是看着周肆桀对着自己歉意十足的模样,几乎都像是针扎进自己的心坎一般。

    因为昨天同样“背叛”他们婚姻的,不止是周肆桀一个人……

    “好……”

    周肆桀唇色一抿,眸光看向一旁的冷枭翊,莫名的心底有股浓烈的不安,他不是离开K市了嘛?

    什么时候又回来了?

    ……

    冷枭翊墨眸闪过一丝暗光,没想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确是命运是个圈,各种神奇的事情都会在上演。

    只不过面对温暖张牙舞爪的模样,其实是时候可以加重力度,迫使女人做出最正确的决定!

    ……

    沐妍则是一直关切的看着周肆桀和温暖离开的背影,暗暗戳着重墨的大手满是期待的问道:“重墨,有没有法子让暖暖的绯闻没了?”

    “或者是丑闻转变为普通新闻,或者是好些的报道呢?”

    重墨端起面前的杯子的轻抿一口碧螺春,口感香醇,果然是精品,名不虚传,看着女人关切的模样,雪白的肌肤就像是泛着莹色光芒的白玉,忍不住唇色上扬。

    “有法子,不过……”

    不过后面,重墨特低拐弯抹角了,听着沐妍眼眸之中满是着急的眸色。

    “不过什么?”

    “不过我无法出手帮她,因为翊的目的就是把暖暖困到绝境,然后别无选择,只能离婚之后高调二婚!我越是帮助温暖,恐怕翊会想尽法子让暖暖更惨……”

    沐妍:“……”

    沐妍因为重墨的话硬生生的打了一个寒颤,但是却觉得格外的有道理,真的是太精湛了。

    冷枭翊这次是打定主意要争取回温暖了,其实沐妍真的很想开口告诉冷枭翊,其实温暖一直心里都有他。

    暗暗鄙夷男人的心境果然是和女人不一样……

    重墨看着女人这般忸怩的模样,娇嫩如玫瑰花瓣的唇,勾魂的媚眼杏眸,以及那眼中不自觉流露出来的水波宛转悠扬。

    忍不住唇色上扬,那黑曜石一般幽深的黑眸,浅蕴着光耀煦煦。

    眸底深处流动着一抹柔和迷茫的色彩,仿佛是有一股融化冰雪的暖意,挣扎着要从冰封已久的黑暗最深处涌现出来。

    一直以来,自己都在黑暗之中,只有女人才能把自己解救出来。

    伸出大手捏了捏女人的脸蛋,柔声的说道:“周末,重暖暖和沈哲浩在原始森林举行婚礼,到时候记得和其他男人保持距离……”

    沐妍:“……”

    保持距离,和谁?沈哲浩……

    沐妍暗暗惊叹男人思维的极度跳跃性,没好气的说道:“我肚子挺的这么大,我想跟他靠近都得保持着大肚子的距离……”

    现在吧,几乎是在别墅里,去哪儿都有佣人跟着,就算是去洗手间,也会隔一会儿就会佣人在门口问上一句。

    少夫人,你需要帮忙嘛?

    沐妍几乎一出门,都得被重墨牢牢掌控在怀里……

    各种艰难……

    一晃儿还真的是岁月婆娑,自己都成了两个孩子的妈妈了,他也会在周末当众告诉世人,即将迎娶重暖暖!

    只能说,希望他们幸福吧……

    曾经年少时光,男人有着呼吸道疾病,却不顾病情只为了做自己心尖的篮球王子,曾经岁月蹉跎,男人无奈过,放手过,挚爱过……

    沐妍唇色一抿,自己欠他一句祝福!

    祝他永远幸福……

    ……

    重墨满意的看着女人的回答,视线看向女人凸起的腹部,嘴角的笑意越发的深邃了几分,到底是亲孩子会疼爹。

    还没出生了,就已经为妈妈掐断了很多烂桃花……

    ……

    花园内:

    温暖和周肆桀走出客厅之后,对上男人困惑的眸子,温暖深呼吸一口气,索性实话实说。

    “肆桀,我有几件事情要跟你说下,你只需要听就好,不要打断我,因为我担心你打断我之后,我就没有勇气再一口气说出去了……”

    周肆桀:“……”

    女人面色微微苍白,尤其是睫毛一闪一闪的,是迟疑纠结的眸色,周肆桀心头的不安又扩大了几分,嘴角漾开一抹苦笑,低喃道。

    “暖暖姐,我可以选择不听嘛?”

    温暖:“……”

    小的时候,周肆桀一直喜欢叫自己温暖姐,后来随着男人年龄的增长,直到每次周肆桀做错事情的时候,才会叫自己温暖姐,或者暖暖姐……

    最主要的目的之一就是希望可以得到自己的原谅或者是撒娇!

    像个弟弟一般!

    温暖唇色一滞,许久之后,对上男人乞求的眸光,狠狠的说道:“不可以……”

    不可以!

    自己好不容易鼓足勇气,想要认错,不可以被打断!

    其实虽然自己看起来疯疯耍耍,大大咧咧,有的时候又是女王范儿,但是温暖却是一个倔强的孩子,天性使然。

    “第一件事情,肆桀,昨天我也喝了牛奶,然后遇见了冷枭翊,跟他发生关系了,我之所以跟他发生关系,不是因为牛奶,而是因为他是冷枭翊,我愿意!”

    “如果是其他男人的话,我恐怕情愿死,也不愿意去做……”

    所以药效是一部分,最重要的原因还是自己的心!

    温暖实话实说,敢作敢为,看着男人陡变的眸色,心莫名的一紧,深呼吸一口气,继续说道。

    “所以背叛我们婚姻的人,最开始是我,你面对我的时候不需要歉意和愧疚,因为我才是真正无耻的人……”

    周肆桀:“……”

    周肆桀虽然一直在心里祈祷温暖不要说出爆炸性的事情,没想到如今还是听到了,原本是K市之音里面发生的事情,自然是针对温暖的。

    所以温暖不可能逃脱的,之所以设计自己,恐怕也是因为温暖。

    还真的是,牵扯了无辜的尹青青!

    周肆桀大手紧握成拳,感觉到一抹冰凉快速地在心底蔓延扩散……

    ……

    “第二件事情,我和冷枭翊的消息见报了,我准备跟爸妈坦言,孩子是冷枭翊的,不是你的,其实我一早就想坦白,尤其是看着老人家对我殷切的眼神和对肚子的期盼,我每一次良心都在接受谴责……所以不管他们原谅还是不原谅我,我都要告诉他们,然后祈求他们的原谅……”

    温暖强忍住眼角的泪水,但是还是控制不了泪水从眼角滑落打湿了面前的衣衫,梨花带雨的模样更是我见犹怜,但是温暖却吝啬自己的柔弱被周肆桀看到,飞快的擦干眼泪,杏眸恢复一惯的平静。

    周肆桀的唇色越发的抿紧,心头再次沉重了几分。

    温暖的确一直在歉意欺骗的事情,只不过无法不欺骗,如果不欺骗,恐怕这辈子,自己都娶不了温暖了。

    周家不会接受绯闻不断,还出身演艺圈的儿媳妇……

    ……

    一阵寒风吹过,温暖觉得整个人有些微凉,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自己已然被男人紧紧的抱在怀里。

    是熟悉的男人身上清爽的气息,孩子一般,在自己的面前,虽然周肆桀极力的想要长大,可是在自己的眼里,他永远是最可爱的孩子。

    也是最真诚的弟弟。

    “最后一件事情,肆桀,我还不想跟你离婚,但是我们俩都需要一段时间来思考我们俩的婚姻,它的存在真的有让你开心快乐嘛?”

    “曾经最孝顺的你,如今每天需要在周爸爸周妈妈面前撒谎,告诉他们,她们儿媳妇肚子里的孩子是自己的……”

    “曾经像青青一样天真烂漫的你,你想要保护我,每天拼命的变成熟,商界险恶,你真的喜欢嘛?”

    “还有,最重要的,和我一辈子在一起,真的,我就是你最合适的妻子的人选嘛?还是……”

    还是后面的内容,温暖没有说出口……

    还是说,娶我是你的梦想,其实你只是当成完成梦想在做这件事情,其实在你的心底,我根本不是那个真正让你爱到想娶的女人!

    肆桀,我还不想和你离婚!

    很显然,温暖把所有的决定权放在周肆桀身上……

    毕竟当初决定结婚的是自己,这段婚姻究竟要不要走下去,决定权全数在周肆桀手上,人活在世界上一辈子,做事一定要公平!

    这般想着,温暖唇色上扬,嘴角漾开一抹潋滟柔和的眸色,越发的衬托出女人在花丛之中笑靥如花,人比花美,还要娇艳几分。

    周肆桀的眸子越来越暗,尤其是看向温暖更是添加了许多复杂的眸色。

    自己不想和她离婚,一点一滴。完全不想要去离婚,因为娶温暖,是他周肆桀这辈子最大的梦想,没有之一。

    只不过,这段时间,看着她有的时候一个人在独自的沉思!

    甚至是整个人染上了一丝不易察觉的落寞,周肆桀,这个真的是你想要的嘛?

    “温暖姐,你先进去吧,外面天冷风大,防止着凉……”

    生命之中的每时每刻几乎都在关心温暖,几乎已经成了习惯了,周肆桀眸色暗淡了几分,但是却努力的勾起唇角使得整个人看上去无异。

    凌冽的寒风拂过,吹着女人落在脸庞的秀发,缠绕着白皙清丽的面容,漾开一抹微微刺痛的感觉

    温暖:“……”

    温暖樱唇微微一滞,一抹错综复杂的眸色在心底快速的一闪而过,许久之后,沉寂回归自然,嘴角上扬,柔声说道:“好!晚上我会直接去周爸爸,周妈妈哪儿,你记得不要过去,我自己做错的事情我想要一个人承担就好,你在家等我……”

    “嗯……”

    周肆桀看着女人转身离开,试图伸出大手够着一些什么。单手发现手到之处,尽是凉薄的空气。

    暖暖,我是不会放弃你的……

    一个人支撑了二十多年的梦想和信念,又怎么会一下子从身体之中抽离呢,因为一旦抽离,就像是肋骨被抽离一般,与死人无异了!

    ……

    温暖转身之后,原本强忍住自己眼角的酸涩,如今可以尽情的湿润了,嗓子莫名的哽咽的厉害,像是伤害了自己最不愿意的伤害的一个人一般。

    明明是想试图给他一朵玫瑰,只不过这朵玫瑰上尽是刺,原本是想给他玫瑰的香味,没想到却扎了他一手的血……

    温暖深呼吸一口气,拿出手机,准备给周妈妈打一个电话的时候,却莫名的接收到了一条最新的来自微博的猛料。

    K市当红主播温暖,婚后不检点,据悉腹中之子是某冷氏总裁亲生骨肉,非周家血脉!

    温暖:“……”

    温暖浑身颤抖的厉害,不可置信的看着最新的通知消息,颤抖的点开消息窗口,发现整个手机页面,报道的都是这件事情。

    小海豚是冷枭翊的孩子,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一件事情了嘛!

    温暖杏眸颤动的厉害,映入眼帘的就是关于这篇报道的“独家铁证”!

    微博爆料人似乎对于自己和冷枭翊的事情一清二楚,一篇长达三万字的文章,顺带接近百张的照片全数都是和冷枭翊亲昵的过往。

    两个人亲昵的关系显而易见……

    甚至于还有关于自己的怀孕检查,小海豚怀孕的时间,以及受孕的时间,周肆桀在国外,但是自己却和冷枭翊各种亲昵的照片传出。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孩子是谁的了!

    况且这篇报道详细的从温暖做情人的时候开始阐述,声泪控诉,只不过,温暖不再被塑造为小三了,因为冷枭翊和萧雅并没有结婚。

    但是文章里却阐明了,温暖是第三者插足……

    看到这样的文章,温暖也真的是醉了,没想到除了诋毁自己之外,顺带还牵扯了小海豚,温暖眸色越发的严寒,散发着冰冷的气息。

    自己可以允许别人诋毁自己,但是看着文章中对于小海豚杂种的认知还是硬生生的感觉到胸口被剜了一下一般。

    靠,你他妈才是杂种,你们家都是杂种……

    温暖小手狠狠的攥紧手中的手机,杏眸微微一闪,看来对于文章的作者,自己是知道了……

    忽然,电话响起,是陌生的号码!

    温暖眸色一顿,心头一个答案在悄然生成,大阔步的向着门口走去,现在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自己要立刻回去和周妈妈,周爸爸解释。

    看着手心的电话闪烁着不停,温暖唇色上扬,一抹暗光在眸底快速的闪过,最终还是选择了接通。

    “萧小姐还真的是闲啊,该不会是知道我最近比较火特地来巴结我的吧,唔,最近身价很高,接你的电话,我可是选择要按分钟计费的!”

    温暖嘴角满是讥诮,脚步一滞,原本想要跟尹老爷子告别,如今似乎是不行了,深呼吸一口气,继续向着门口走去。

    萧雅没想到温暖死到临头还嘴硬,看着自己电脑上遍布的温暖孩子是杂种的报道,嘴角的笑意越发的上扬了几分,满是阴狠的眸光。

    极其淬了毒汁一般带有危险的气息……

    “温暖,你别装了,我不相信你没看到最新的新闻,哼,让你得意,现在证明,你不光是婚后出轨的浪妇,连孩子都是杂种!”

    温暖:“……”

    温暖感觉到喉咙处一抹腥涩快速的涌上心头,杏眸越发的危险薄凉,小手紧握成拳,试探性的开口问道。

    “萧雅,第一件事我知道是冷枭翊做的,所以不会赖在你的头上,第二件事情,是不是你做的,你只需要告诉我是还是不是?”

    温暖走到了门卫处,简单了做了一个要纸和笔的动作,快速的用笔在纸上飞快的洋洋洒洒写下一行字。

    我临时有事先告辞了,麻烦跟尹老爷子和我同行的朋友说一下!

    谢谢,温暖!

    得到了门卫的答应和允诺,温暖才放心的直接离开了尹家,明显听到了电话那头女人沉思的模样,嘴角上扬,满是讥讽。

    “萧雅,虽然敢做不敢为一直是你的作风,只不过现在只不过是打电话你都不敢承认,未免也太怂了。”

    “对了,你知道冷枭翊为什么要自己爆出我们俩的关系吗,他是想让K市所有的人都知道我们俩的关系,因为他舍不得我……想再要我回去……”

    说后面两句话的时候,温暖特地是加重了语气,使得自己整句话说得极其朦胧暧昧,听到电话那头加重的呼吸,明显是被自己激起怒气,温暖唇色上扬,却冷冽的厉害。

    老虎不发威,还真他妈的当自己是病猫!

    对于萧雅这种人,温暖一清二楚,一向是玩阴的,当初冷枭翊就是女人柔美脆弱一直靠着心脏病差点要死的模样蛊惑。

    其实所有坏招,狠招,除了萧雅想不到,只要她能做得到的,自然会至对方于死地。

    如果不是重墨,恐怕自己早就被女人神不知,鬼不觉的玩死了!

    所以自己要做的,就是彻底撕破她的面具……

    “其实我一直想靠着肚子里的孩子上位,毕竟你是知道的,周家虽然在K市享誉盛名,但是和冷家相比较自然是无可媲美的,我要怎么感谢你呢,loser……”

    一句loser,失败者,直接是对于萧雅的最后一句重击。

    ……

    萧雅狠狠的将桌子上的一切快速的扫向地面,因为温暖的这句话,彻底的溃不成军,感觉到自己的胸口疼的厉害,艰难的从柜子里拿出药盒,倒出许多放在手心,一并吞下。

    温暖不愧是K市第一主播,果然是伶牙俐齿,还死鸭子嘴硬!

    不见棺材不落泪……

    “温暖,的确是我做的,我的目的就是在公众面前彻底的撕破你的嘴脸,你根本就是道貌岸然,骨子里就是一个贱人!”

    萧雅看着自己所在的偌大的别墅,上次自从自己佯装自杀之后,冷枭翊就让人把自己锁在这儿了,根本就是限制了人生自由。

    甚至是这边的男佣还染指自己!

    没想到,自己跟重墨做不成那档子事,反倒是跟其他男人到可以,因为跟别人的时候,自己感觉到不到心在怦怦的跳,只能感觉到心底是死灰一般昏暗。

    自己的献身之后,得到的最大的报酬,就是得到自由,自己可以把两个人的消息送出去了,没想到还真的是大快人心。

    自己只要活着一天,绝对不允许温暖好过!

    ……

    温暖选择了刚刚冷枭翊开的车,是指纹识别的,试图用自己的大拇指去触碰,没想到还真的解锁了,杏眸一淡,听着电话那头的女人的谩骂,自己开着车,还真的是爽。

    “嗯,对,是贱,至少我不学习别人,我和冷枭翊在国外求学的时候,根本就是毫无瓜葛,你千方百计逼我退学,后来我意外来了K市之音,又是你百般逼我潜规则,试图用娱乐圈的大染缸把我染黑……”

    “对了,前段时间关于我和冷枭翊的丑闻,甚至于我们俩之间的误会各种,全数都是你搞的鬼,你既然说我贱了,那你不是太贱了嘛?”

    温暖听着电话那头女人恼火的声音,唇色上扬,知道她很生气,那么自己还真的是非常开心了。

    不过,下面到了该演戏的地方了……

    “温暖,明明我和翊互相爱着对方,都是你突然的出现打乱这一切的……”

    “萧……萧小姐,你难道不知道当初是冷枭翊强迫我的第一次嘛?我何其无辜,一个人在国外求学,你是因为嫉妒生恨逼我退学……”

    “到了K市,冷枭翊还在不断的强迫我,包括肚子里的孩子,是肆桀不畏惧权贵站了出来……我和肆桀过得好好的,为什么你们俩要这么折磨我呢?”

    “孩子是无辜的,你怎么可以写文章发网上来把孩子认定为是杂种呢,萧雅,我真的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放过我……”

    温暖一时之间在电话那头突然变了语气,愤懑十足,甚至还有一些哭腔,萧雅眸色一冷,满意的勾起唇角。

    是示弱了嘛?

    虽然有些意外,但是确实是自己要的效果……

    “温暖,我也不否认,孩子是杂种的文章确实是我写的,只不过是小试牛刀,我只想让你彻底离开翊,你单单和周肆桀结婚是远远不够的,以翊偏执的性子,是永远不会放弃你的,如果你愿意带着你肚子里的孩子跟你一块儿滚,否则我还有更多的猛料等着你……”

    温暖:“……”

    温暖眸色一淡,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被逼成了这种状态了,如此疯狂偏执,其实真正疯掉的不是冷枭翊,是她!

    温暖深呼吸一口气,故作认真思考的问道:“萧雅,如果我和孩子离开K市,你真的能保证放过我们嘛?”

    “那是自然了,只要你答应走,我会立马删除微博,并且公布微博照片是我合成的,文章也是瞎写的,目的就是博取点击……”

    萧雅整个人脸色骇人的苍白,嘴角的笑意越发的冷艳,病态的模样几乎是让人胆寒,整个人抱着电话蹲在角落,看着房间里的一片狼藉,浑然不顾,嘴角的唇色不断上扬。

    自己要逼着温暖走,不要出现在自己的视野之中。

    但凡是在K市,几乎已经被印刻上了温暖的标签,自己要做的,就是把标签撕碎,如果温暖走了,冷枭翊一定会回心转意的。

    温暖:“……”

    温暖几乎已经可以感觉到女人在电话那头的冷笑了,唇色上扬,许久之后,故做泣不成声的模样,然后弱弱的回了一句好。

    挂断电话,温暖看着自己手机里的录音,杏眸越发的冰冷了几分,快速的发给了Mary!

    “喂,Mary姐,我是暖暖,我刚刚给你邮箱里发了一个礼物,嗯,找业界最优秀的公关去处理……”

    Mary有些困惑,明明自己才是K市最优质的公关,听着温暖笃定的声音,已经知道了女人几乎胜券在握。

    “那我要做些什么?”

    温暖唇色一滞,看向远方空旷的路径,杏眸之中漾开一抹满意精湛的眸度。

    “陪着我一块儿演戏……”

    Mary:“……”

    演戏,怎么办,自己真的不太会……

    ……

    沐妍和重墨,冷枭翊在客厅里坐了一会儿,没等到温暖,倒是周肆桀回来了,周肆桀以为温暖先回来的,没想到在自己身后。

    自己在院子里吹了许久冷风,已经冷静许久了。

    冷枭翊的墨眸看着没有温暖的身影立马寒彻了下来,原本对于温暖和周肆桀出去谈话就一直挂念在心上。

    如今女人一个人在尹家院子里闲晃,自己还不免有些担心。

    以温暖的性子,如果是鱼塘里有鱼,大冬天的,女人在没有怀孕的情况下,都愿意涉足进去捞鱼玩。

    不一会儿,门卫将温暖离开的消息送达到了客厅,看着白纸上女人娟秀的字体,尹舰晟大赞写得一手好字,看着眸色陡变的冷枭翊和周肆桀,尤其是周肆桀眸色的变化,心头滑过一丝异样。

    通过今天尹青青和周肆桀所有的表现来看。

    自己家的孙女是对周家小子有意思,但是周家小子一心爱着温暖……

    但是对比温暖和冷枭翊的互动来看,如果自己没猜错,两个人应该是互相相爱!

    罢了,罢了,年轻人的事情,又有多少可以说得清楚的呢,自己即使是心不老,人也真的是老了,理解不了了。

    “行了,你们都回去吧,沐家小丫头记得有空经常回来陪我下象棋……这大树杜鹃啊,我看我还不是不太会,到时候,你可得帮忙看着……”

    “好,老爷子,你本人真的比传说中很亲切……”

    沐妍嘴角上扬,一抹浅淡的弧度在嘴角上扬,粉粉嘟嘟的,整个人看起来像是一朵盛开的百合一般,清丽逼人。

    看起来越来越像那个丫头了,模子像,说话也像……

    尹舰晟虽然是身经百战,但是在此时此刻不免还是有些恍惚的厉害。

    “嗯,沐家小丫头,你……罢了,没什么要问的了,你们去找温暖吧……”

    “好……”

    冷枭翊早已经是归心似箭,重墨和沐妍也关切的厉害,简单的告别之后便直接和周肆桀一块儿离开了尹家。

    尹青青澄清的眸色,小手紧紧纠缠成麻花状,一直看着周肆桀离开的身影,许久之后才恋恋不舍的转过了身子。

    尹舰晟看着自家孙女恋恋不舍的模样,真的是心里想什么都表现在面子上,自己一生刚毅,偏偏自己最疼爱的孙女,刚刚被自己关进了密室。

    尹舰晟忽然想到重墨的话,或许此刻,尹青青想要的不是责罚,而是一个拥抱……

    伸出大手,但是还是不自然的缩了回来,看着小妮子胆怯的模样,尹舰晟没好气的说道:“实在是喜欢的话,爷爷可以给你抢回来……”

    他奶奶的,不就是个男人嘛,自己尹舰晟的孙女,配周肆桀还真的是绰绰有余!

    尹青青:“……”

    干净利落,还真的是尹舰晟的行为作风,尹青青忍不住扑哧的笑出声了,大大的水眸大大的,煞是可人。

    “爷爷,抢回来的话是不是也是要还的?那你抢回来有什么意义呢?”

    尹舰晟:“……”

    “爷爷,你这种做法是主观唯物主义和客观唯物主义?”

    尹舰晟:“……”

    尹舰晟看着尹青青这般的护着极好的模样,忍不住唇色上扬,活泼可人,心无杂念,可以一辈子活在自己纯净的世界里真的是一件幸福的事儿。

    尹青青撒娇不成,忽然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那就是自己没去上班,小脸忍不住有些拧巴,伸出小手揪住了尹舰晟的胳膊。

    “爷爷,我昨天下午翘班了,今天上午也没去,我才转正的编导助理,会不会被撤销转正……呜呜呜,爷爷……”

    “没事,爷爷明天派配枪警卫跟你一块儿去上班……”

    尹青青:“……”

    爷爷,这么做,真的不太好吧……

    ……

    重墨,冷枭翊和沐妍出门之后,惊奇的发现冷枭翊的车没了,似乎是被开走了……

    难道是温暖?

    沐妍杏眸一愣,下意识的看向重墨,发现刚刚挂断电话的男人眸色有些暗沉,重墨扬声说道:“刚刚接到重氏公关的电话,暖暖肚子的孩子是翊的消息被曝出来了……”

    冷枭翊:“……”

    冷枭翊飞快和重墨沐妍坐进重墨的车内,快速的安排人员查找温暖的行踪和消息,重氏和冷氏已经安排黑客进行攻克微博,索性直接黑了微博的后台。

    沐妍一直在拨打温暖的电话,但是提示是无人接通,心乱跳个不停,一时之间呼吸都变得紊乱。

    温暖该不会出事了吧……

    终于,沐妍的手机响起,是Mary,沐妍眸色一喜,立刻接通了电话,却被电话里的内容惊讶在了原地。

    “重……重夫人,暖暖出车祸了……”

    ------题外话------

    感谢weiniwuyan,lhyzlz1976的月票,qquser6138567的钻石……哈哈,终于写到萧雅了,不容易啊,我拖延症啊!咳咳咳,嘿嘿,周末啦,大家看文快乐呗,现在是凌晨,嗷嗷嗷,刚刚码字完,神清气爽,咳咳咳,感觉静谧的只有自己的心跳声了,咳咳咳,终于明白晚睡会诱发心脏病了,咳咳咳,大家也表熬夜看文了!周末放松去浪去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堇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堇颜并收藏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