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沈哲浩,我是你二嫂

第一百一十六章 沈哲浩,我是你二嫂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在检查室有没有什么什么过,沐妍忽然发现自己对重墨是满满的恶意和嫌弃!

    盈盈美目,空灵澄澈,她就像一朵开在清水里的白莲花,不染纤尘,清丽高贵。

    无需任何言语,便是勾魂摄魄……

    重墨虽然极力克制,但是已开始蠢蠢欲动。

    “重墨,温暖其实她们还在外面等着我们呢一块儿吃晚饭呢,你这么做,是不对的!”

    重墨:“……”

    听着沐妍嫣红的小嘴义正严辞吐出不对这两个字,重墨的心几乎都要酥了,嘴角漾开一抹宠溺的笑意,俯下身子再度攫住了女人柔软的唇瓣。

    马上就要新年了,新年之后就是第四个年头了,可是还像是新婚一般,只觉得捧在手心怕化了。

    婚姻的真谛,且行且珍惜,真的是要靠一辈子的时间去研读。

    沐妍就是这般,是一本娟秀的散文,自己花了一辈子的时间去读她,还读不够……

    沐妍:“……”

    沐妍看着重墨艰难的撑起身子,尽量保证不压到自己,各种细心亲昵的举措几乎让沐妍心头漾开一抹感动。

    忽然发现有重墨在,重墨身上的天赋香水气息,几乎让自己嗅不到医院里面刺鼻的药水味。

    ……

    一吻终了,最终点火的是重墨,欲罢不能的也是重墨,呼吸越发的灼热,几乎要把沐妍都融化了,重墨俯下身子使坏的咬了咬女人的鼻尖,黑眸之中满是深邃的宠溺。

    浓墨重彩的黑色几乎要把沐妍整个人都吸引进去一般。

    “啊……疼……”

    沐妍吃痛的伸出小手揉了揉自己的鼻尖,杏眸之中满是娇嗔的眸光。

    沐妍面染绯色,粉嫩的唇瓣刚被狠狠怜爱过,水光盈盈,红得滴血,看着重墨越发的暗沉的几分,无奈的低喃。

    “小妖精……你天生就是生下来来蛊惑我的……”

    蛊惑到自己欲罢不能,偏偏沐妍现在是孕妇,自己得禁欲,克制……

    最重要的是,医院的检查室确实也不适合!

    沐妍:“……”

    沐妍看得出来重墨是百般隐忍,唇色上扬,还真的是拖了爱妍和小牧的福,看着男人的额头之上满是汗水,想要去替重墨擦汗,但是又担心亲昵的举措让重墨更加的不舒服,只能悻悻的缩回小手,将自己凌乱的衣服整理整齐,弱弱的开口说道。

    “重墨,你比我大很多岁,其实是你生下来要祸害我的,我按理生下来是为了祸害我后面的小鲜肉的,这样逻辑上才能说得通……”

    重墨:“……”

    重墨看着女人面色微红的模样,浓密的睫毛像蝶翼般一扇一扇,每一下都撩在男人心上,重墨的黑眸越发的深沉精湛,一抹危险的气息在男人眸底一闪而过。

    “妍妍,女生不都是爱大叔嘛,让你捡个现成的,不是很好嘛?还是说小鲜肉哪儿好,那张脸?”

    沐妍:“……”

    沐妍看得出来重墨同志嫉妒了,真的嫉妒了,沐妍弱弱的看清了门所在的方向,看着男人向着自己逼近的身子,快速的向着门口跑去。

    只是还没来得及握住门把,已然被男人困在怀中了。

    沐妍黑白分明的瞳眸仿若盛了一池澄澈春水,光彩潋滟,尤其是杏眸之中熠熠生辉的属于女人独特的媚态更是挠的重墨心痒痒的。

    “墨……我觉得我生下来就是为了嫁给你的,这样,你满意了嘛……”

    一声墨,尤其是女人水汪汪的大眼睛,重墨立马嘴角的弧度上扬了几分,难得看到沐妍这般撒娇的模样,重墨早已经心满意足了。

    啄了啄女人柔软的唇瓣,重墨薄唇上扬,大手已经扣住了女人的小手。

    “表现不错,走吧,暖暖被翊肯定带走了,不过还需要我们在媒体面前好好的演一场戏……”

    重墨唇色上扬,温暖在娱乐圈混迹了这么多年,能够做得上K市第一主播,并不是浪得虚名,自然这些手腕也比常人要厉害。

    甚至是厉害的多……

    这场戏,还真的是演得妙,虽然被黑的事情,并不是否认,澄清,而是直接以这般极弱者的姿态接了下来。

    舆论一倒,说不定温暖反而会因此暖情加票无数。

    自己和沐妍要做的,就是配合温暖把这场戏演得轰轰烈烈,极度逼真……

    ……

    沐妍:“……”

    沐妍一开始没有明白重墨话语里的含义,呆楞的被重墨径直的拉出检查室,果不其然,已经没有温暖和冷枭翊的身影了。

    Mary已经安排了医院的保全部门专门护送重墨和沐妍离开,风华和左芯则是一早就被白逸和狄酋接走了。

    周肆桀的话,在温暖检查一半的时候,周家突然打来电话,说是周环城突然身体不舒服被召回了。

    温暖自然知道是周环城为了保护周肆桀的一个手段,所以直接哄着周肆桀离开了。

    沐妍杏眸微微一闪,恐怕温暖被冷枭翊带走了,又是得掀起一阵狂风暴雨吧……

    ……

    “重先生,重夫人,安全通道在这儿,但是媒体已经在通道口集中等待了,暖暖的诊断结果我们对外公布的会是剧烈撞击,需要在医院保胎,卧床休息!”

    Mary细心的补充着说明,知道重墨是明白人,媒体的话,抓不到当事人,自然是会把注意力集中在重墨和沐妍身上。

    毕竟重墨和沐妍是温暖的挚友,尤其是沐妍,经常被拍到和温暖一块儿出游。

    “嗯……”

    “重先生,您放心,已经安排好了保卫人员,所以不会发生拥挤现象,保障重夫人的安全的!”

    Mary心惊胆战的看着重墨没有任何表情变化,弱弱的开口补充道。

    要知道重墨最在意的就是沐妍,只要沐妍一切都好了,重墨自然就很好说话了,Mary做了这么多年公关,自然知道这个道理。

    “好……”

    重墨大手不着痕迹的攥紧沐妍的小手,将女人整个拉在怀里,向着安全通道走去,沐妍感觉到男人的大手在慢慢收紧力道,唇色一淡。

    ……

    沐妍和重墨走出安全走道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的暗了下来,但是媒体的镁光灯却是闪烁不停,十分刺眼,看到重墨和沐妍出来的身影,立马疯狂的拍照。

    就算是从重墨嘴里套不出什么话,但是重墨拥抱娇妻的画面还是格外的养眼,要知道,重墨和沐妍的新闻也是可以上头条的。

    “重先生,请问一下温暖小姐现在情况怎么样了,严重嘛?肚子里的孩子保住了嘛,对于手机丢失,温暖小姐本人知情嘛?”

    沐妍唇色一抿,跟着重墨停下了脚步,侧过身子,就看到男人完美的侧颜曝光在镁光灯下,格外妖孽,引人注目,唇色上扬。

    重墨如同慵懒的美洲豹一般优雅看向提问的记者,高大颀长的身子散发着清冷逼人的魅人气息,嘴角扬起一抹冷笑。

    “温暖现在身体状况很不好,处于保胎阶段,需要长期卧床休息……希望大家不要打扰她正常休息,温暖小姐因为参与了重氏的代言,也就是旗下的工作人员,对于重氏的工作人员,我们都会采取法律的手段保护正常*,所以对于曝光温暖手机内容的人,绝对不会姑息养奸……”

    重墨这句话,不仅是透露了温暖的最新“不好的”的情况,同时以追究法律责任的态度,表明了手机的事情是真的,同时也不是操作,在场媒体嘘声一片。

    看来捡到手机并且曝光的那家媒体惨了……

    沐妍强忍住嘴角的笑意,站在这么一个强者的男人身侧,似乎自己也变得瞩目了,唇色上扬,和男人十指紧扣的小手更是吸引了无数闪光灯的疯狂拍摄。

    “重夫人,不知道您对这件事情怎么看,温暖小姐平时有跟您沟通过她和冷枭翊先生的事情嘛?”

    关于温暖的事情,沐妍作为温暖的闺蜜同时又是重墨的小妻子,自然是不能避免被问到,嘴角的笑意一凝。

    之前自己跟温暖还有Mary没有对过任何口供,现在是说还是不说?

    还是说打官腔,打马虎眼就好?

    眸色一淡,沐妍樱唇轻启,清澈如甘泉一般的声音在喧闹的空气之中缓缓响起。

    “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记事本这类的东西,是因为有一些东西,是需要保护的,就算是父母,朋友也是不能说出口的,我很尊重温暖的一切决定,自然也会选择保护她的一切*,希望大家能够给她更多一点私人空间,毕竟她现在是一个快6个月身孕的孕妇了……”

    说到这儿,沐妍伸出小手抚摸着自己的小腹,唇色上扬,满是幸福的滋味,浑身散发出一抹初为人母的柔和气息。

    重墨对于沐妍的回答很是满意,给了身后Mary一个眼神示意,大阔步的牵着沐妍,在保卫的簇拥之下,向着车库走去。

    “重先生,请问重太太肚子里是小少爷还是小公主……”

    “重夫人,请问……”

    “好啦好啦,重先生和重太太只是暖暖的朋友特地来医院探望暖暖的,等到暖暖出院之后,我们会结合她的身体情况召开新闻发布会的,辛苦大家了,谢谢……”

    Mary将疯狂的媒体直接拦了下来,态度不卑不亢,唇色上扬,看来温暖这一次,还真的是运气爆棚了。

    怪就怪那个萧雅,落井下石,否则也不会让温暖反生一计!

    ……

    沐妍和重墨上了车,还可以看着不远处媒体疯狂的模样,暗暗觉得记者这样的事儿,其实自己应该去,因为和人打交道多,还可以锻炼语言沟通能力。

    唇色上扬,其实自己这般有些闷的性子,最好还是不要遗传给宝宝了……

    “晚上想吃什么,喝汤还是吃牛排,还是……”

    重墨一上车,立马问起了沐妍今天想吃什么,沐妍这一整天都没有吃什么东西,比起平时的营养摄入量要小很多。

    沐妍眸色一愣,看着重墨认真思考的模样,反倒是有些发笑。

    “不如我们去超市买点回家做吧,换着口味吃你觉得怎么样?”

    “好……”

    重墨看着沐妍难得有兴致的模样忍不住唇色上扬,陪着沐妍逛超市,属于最普通年轻夫妻做的事情,却也是最幸福的事情,没有之一。

    ……

    重墨快速的驱车前往离家最近的超市,顺带给别墅里的管家打了电话,吩咐晚上不用准备晚餐,不用晚上等着自己和沐妍回去了,打扫完卫生就可以离开了。

    单独的空间,留给彼此,无疑是最惬意的。

    ……

    超市里玲琅满目,沐妍和重墨两个身影在人群之中格外醒目,女的貌美如花,男的则是俊逸非凡。

    尤其是两个人站在一块儿,完全是从画卷之中走出来一般,极其精致的视觉享受。

    沐妍很喜欢重墨这般亲昵的举措,因为可以感觉到男人十分随和,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很近,很短。

    男人永远不是高高在上的天神,而是平平淡淡的只是自己的丈夫。

    仅此而已!

    ……

    “重墨,你说晚上吃点什么好?”

    沐妍和重墨先到了生鲜区,实现无意见扫向身后,发现身后已经不知不觉的跟上了之前随行的保镖。

    沐妍眸色一淡,重墨似乎是最近对于自己的出行更加的上心了,几乎很挂心,完全是生怕自己出了什么事儿一般。

    沐妍强忍住自己心底的困惑,相信重墨这么做,一定是有原因的。

    “随你,你喜欢什么,我都给你做,糖醋里脊,还是青椒肉丝,还是宫保鸡丁?”

    重墨貌美和厨艺并驾齐驱,得了沐媛的真传,做起饭来,更是有模有样,只要是看着沐妍喜欢吃,都是必须是亲自去做,都会叮嘱厨房多做一次。

    或者是自己在繁忙的工作日程之外,一定会空出时间为女人亲自下厨去做。

    以前的时候经常会笑话冷烨昕,从前一直觉得冷烨昕的那双手像是拿手术刀的模样,实际是握枪的。

    没想到,一直派上用场的就是厨房做虾。

    怀孕的冷芷熙特别喜欢吃醉虾,偏偏冷烨昕做的,冷芷熙特别爱吃,冷枭翊就不厌其烦的一直做,最开始的时候是生硬的满手泡。

    到后来则是如鱼得水。

    没想到自己也成功的步入了冷烨昕的行列之中了……

    重墨为此深感到荣幸,从之前的鄙夷冷烨昕,到现在完全的和冷烨昕产生了共鸣,以前两个人在一块儿还会研究商场上,还有焰杀的事情,如今全数在分享厨艺!

    ……

    沐妍听着重墨跟自己报着菜单,唇色上扬,认真的俯下身子在挑选普通的鸡肉,重墨虽然现在对于辣椒好许多了。

    但是一般情况下,沐妍还是尽量避开让重墨吃辣椒的。

    虽然之前让重墨吃辣,但是是为了帮助男人克服心底的障碍,如今虽然重墨已经不会过敏了,但是沐妍还是不愿意让重墨碰见辣椒。

    毕竟孩童时候的阴影,看见辣椒,自然会联想那个时候发生的事情,沐妍不愿意让重墨不开心。

    “重墨,你觉得宫保鸡丁怎么样?唔,再买条鱼吧,炖个鱼汤,可以补蛋白……”

    “好……”

    重墨看着女人细心地在挑着肉的模样,唇色再度上扬了几分,看着沐妍时时刻刻的在自己视线之中。

    那种滋味,幸福到极致。

    ……

    沐妍和重墨逛到水果区的时候,没想到却意外地看到了重暖暖和沈哲浩的身影,小夫妻俩明显也是逛超市。

    沐妍眸色一颤,心头有一抹惊讶,惊讶是在于没想到会在这儿看到他们俩。

    距离上一次见面的时候,正好是沈哲浩呼吸道疾病病危,还知道了三年前,重墨利用沈哲浩父母的事情威逼利用沈哲浩。

    也知道了,沈哲浩原本就一早就知道自己不能剧烈运动,偏偏为了自己愿意去打篮球,即使不爱调香,但是却借此和自己在一起。

    沐妍唇色一勾,心头却划过欣喜和愉悦,因为沈哲浩在重暖暖悉心照顾之下,恢复健康了,虽然男人身形消瘦了一些,但是很健康。

    而且周末,也就是明天就要和重暖暖在原始森林办婚礼了……

    “好久不见,暖暖,哲浩……”

    重墨顺着女人的视线看去,果然看到了一身粉色套装的重暖暖和一身灰色运动装的沈哲浩,唇色一淡。

    世界真的很小……

    重暖暖眸色一愣,看到沐妍熟悉的身影之后,嘴角的笑意一凝,挽住沈哲浩胳膊的小手动作一凝。

    刚刚路过超市,明明从来不来对于逛超市不感兴趣的男人非得下车要逛逛,原来是沐妍,看来他的心还真的是一直吊在女人身上。

    即使是自己和他在一起这么多年,在病床前照顾他这么久,都完全的无济于事……

    重暖暖心头酸涩的厉害,杏眸泛着湿润,余光看向身侧的男人,果然沈哲浩的眸子深深地看向面前的女人。

    “好久不见,二哥,二嫂……”

    沈哲浩之所以可以这么快的康复,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重墨安排了世界上最顶尖的医疗团队,重墨虽然对于自己还有敌意,但是顾及到这一点,重暖暖还是努力想要和重墨关系亲昵。

    重鑫祺一直在教育自己,他们三个人是兄妹……

    重暖暖捏了捏沈哲浩的手臂,将男人从看着失神之中拉了回来,示意男人打招呼。

    沈哲浩深深地看向沐妍,尤其是沐妍凸起的小腹,唇色微微一抿,薄唇上扬,勾起一抹弧度。

    “小妍,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你跟他如此亲昵的在超市里购物,恩爱有加,尤其是凸起的腹部更是两个人爱情的结晶。

    还真的是幸福极度炫目……

    沈哲浩的一声小妍不由得将沐妍快速的将回忆拉回,青葱岁月,还真的很美很美。

    沐妍看着身侧的重墨脸色欠佳,明显是不开心的模样,沐妍强忍住嘴角的笑意直接十指相扣握住了重墨的大手,以悄无声息的动作给着重墨安慰。

    重墨眸色一愣,感觉到自己的大手之间钻进女人灵活的小手,柔若无骨,但是却满满的都是温暖。

    对于自己而言,就是无声的宽慰和鼓励。

    重墨的薄唇始终抿紧,妖娆的脸上没有一点的表情,倨傲的下巴紧绷着,如画桃花眸浅凝着一丝低魅和探究,在黑眸中幽幽的散发着噬人光辉。

    “明天就是婚礼了,婚礼之后,哲浩你就得改口叫我二嫂了,叫名字多么没大没小啊,虽然你比我大,但是我辈份比你大……”

    沐妍不着痕迹的再次和沈哲浩强调了彼此的关系,看向男人的时候,虽然心头的歉意很浓,但是说到底,终究是应该要学会珍惜。

    尤其是沈哲浩身边还有重暖暖这么好的女人,如果沈哲浩再不懂得珍惜,那就真的是暴殄天物了。

    对不起重暖暖的良苦付出了……

    ……

    沐妍的一句话说出口,重暖暖和沈哲浩的脸色均是一变,重暖暖的眸子涌上一丝动容,对于沐妍,越来越不讨厌了。

    但是要到喜欢自己丈夫的挚爱,对于自己还是太困难了……

    沈哲浩眼眸之后闪过一丝受伤和落寞,看向重墨,男人的气场太过于强大,几乎是可以感觉到来自男人身上王者风范的震慑。

    所以重墨才会这么将沐妍直接抢走了嘛?

    恐怕如果不是重墨,自己早就和沐妍一家三口结伴了……

    看着沐妍粉嫩的小脸如同刚剥壳的鸡蛋一样嫩滑白皙,染着一抹淡淡的粉红,长长的睫羽宛如蝴蝶展翅一般的轻盈美丽,沈哲浩的心莫名的疼得厉害。

    她的美,那么的惊心动魄,实在是让人难以拒绝。

    “嗯,明天记得来参加,没有你,我会觉得缺少很多……”

    遍布葱绿色的环境,代表着是青春盎然,原本是自己梦中的新娘,你的出现,对于我来说还真的是一个梦想的达成。

    沐妍唇色一凝,莫名的感觉到沈哲浩自从大病之后明显变了一个人的模样,深沉了还是成熟了?

    因为男人的话,心莫名的有些强烈的不安。

    “我明天和墨会准时去的……暖暖,你和哲浩记得要幸福……”

    记得要幸福,爱情之中即使有了算计,参与算计的那个人,在当初一定是痛过,伤过,但是只是那刻迫切的想要拥有她的心在作祟。

    如果说重暖暖的确当初在迫使沈哲浩跟自己分手,但是做了这么多,真的是够了。

    所以付出够了,两个人现在只需要幸福就好!

    “谢谢二嫂,二哥,二哥,你和嫂子还有宝宝要幸福,还有对不起……”

    重墨黑眸一动,看着重暖暖已经红肿的眸子,薄唇颤动的厉害,一声对不起,真的就能换成重安安的命嘛?

    沐妍看着重墨明显是在隐忍,自然知道重墨是想到了重安安的心脏被移植给了重暖暖的事情,樱唇微微一抿。

    上次去看沈哲浩的时候,暖暖就告诉过自己了,她根本就没有移植安安的心脏!

    心脏去了哪儿,安安去了哪儿,不得而知……

    “墨,暖暖在祝福我们和宝宝……”

    沐妍唇色上扬,嘴角漾开一抹温柔的笑意,默默的给着重墨支持和支撑。

    先让冷枭翊派人调查安安的下落和消息吧,等到消息确认之后,再告诉重墨吧,避免二次伤害!

    “嗯,谢谢,既然是自己选择的,记得要坚持,守得云开见月明,才会收获幸福,毕竟真心换真心,你的真心,别人也一定可以感觉到。”

    “谢谢二哥……”

    重暖暖原本以为重墨只会是讽刺或者是无视自己,没想到还特地语重心长的说了这么多,原本在眼眶之中打转的泪水不可抑制的流了下来。

    既然是你选择了沈哲浩,无论男人的心是不是现在在你身上,记得要坚持,一开始是欺骗,想要自私的占有,如果你是发自内心的真心换真心,沈哲浩是会爱上你的!

    ……

    沈哲浩大手紧握成拳,将重墨的话直接理解为是对自己的讽刺。

    重墨选择了沐妍,强取豪夺,虚情假意下的真心,如今女人也情愿为他生儿育女……

    得了便宜还卖乖,重墨,你真的是太过分了!

    ……

    难得的一个环境,重墨不愿意多说话,沐妍则是和重暖暖问了一些婚礼的情况,顺带是其他的注意事项。

    正好工人在装卸架子上的水果,沐妍看着菠萝很新鲜的样子,忍不住对着身侧的重墨柔声说道:“重墨,去拿袋子给我,我想称一些菠萝……”

    “好……”

    重墨对于沐妍向来是言听计从,处处满足,看着女人小馋猫的模样,摸着圆滚滚肚子,啥是可人,迈着步子,直接走向前方准备拿袋子。

    “二嫂,二哥对你真好……”

    “暖暖,你叫我小妍就好了,叫我二嫂感觉怪怪的,上学的时候,你都是叫我小妍的……”

    沐妍看着重暖暖脸色有些微白,牵着重暖暖静止的走到架子处,记忆犹新的问道:“我记得你之前很爱吃菠萝,然后我很会挑,我给你们挑两个吧……”

    “好……”

    重暖暖自然懂得是沐妍的主动示好,想要表达关爱,心头颤动的厉害,余光看向沈哲浩,如果不是自己一直挽着他的胳膊,恐怕他人早就随着心一块儿去了沐妍哪儿了。

    学生时代的事情,没想到沐妍还记得!

    心头感慨万千,自己那个时候却只留意沈哲喜欢什么,在意些什么。

    ……

    其实沐妍挑选菠萝还真的不是靠什么外观以及其他的,单纯靠着气息,因为嗅觉十分敏感,几乎是凑近菠萝嗅一下,就可以闻得出来菠萝香不香。

    有的水果香水,很素雅,提取的就是果香精油……

    沐妍认真的挑了两个交给了重暖暖,自己则是在挑选自己和重墨吃的菠萝,多买几个可以榨果汁。

    沐妍看着二层的架子上有个菠萝还不错,偷偷的看了一眼远处的重墨,悄悄的抬起脚踩在了架子上,准备伸手去够,忽然架子有些松动,工作人员刚刚有事离开,没想到直接就有顾客过来挑选了。

    完全抓不到重心的感觉,沐妍整个人快速的向后倾倒,同时架子上的大片的菠萝重重的向着沐妍和重暖暖砸了下来。

    沐妍整个人愣在了原地,想要伸出小手去扶着些什么,但是可以拉到的只有架子,反倒是连着架子也一并向着自己砸了过来。

    孩子!

    怎么办……

    爱妍,小牧……

    千钧一发之际,沐妍只感觉到自己整个人落入男人怀抱之中,和男人一并向着地面摔倒,快到地面的时候,自己没有如期而至的重重摔在地面之上,因为有了男人的手臂支撑。

    沐妍只看到菠萝和架子快速的向着自己何沈哲浩倾倒,惊呼出声,沈哲浩已经快速的将自己整个抱在怀里,但是却一直撑起身子和自己的腹部保持着一定距离。

    “啊……”

    同时期响起的,有女人的尖叫声也有男人的深闷声……

    沐妍还没从惊慌失措之后缓过神来,整个人脸色苍白的厉害,沈哲浩感觉到厚重的架子砸在身上,还真的是胸口凝聚了一腔鲜血了。

    额头上也因为剧痛染上了汗意,菠萝带刺的棱角,将男人身上挂的有些凌乱,尤其是脸颊之上还有血痕。

    “小妍,你有没有怎么样?”

    沐妍:“……”

    没事……

    自己真的没事,因为一直被沈哲浩护着,所以自己只听到东西向下砸的声音,其余的根本就没有,余光看向身侧的重暖暖,脸色一变。

    重暖暖刚刚和自己在一块儿的,架子下来虽然没匝砸到她,但是菠萝却砸在了女人身上,看着重暖暖手背上,脸颊上均是血迹,沐妍眸色越发的冷了几分。

    “沈哲浩,暖暖受伤了……”

    在架子倒下来的第一瞬间,沈哲浩的确只想到了沐妍,看着重暖暖在一群菠萝之中,地面之上还沾染着血迹,眸色一变。

    重暖暖看着面前的景象也愣在了原地,一抹错综复杂的情绪在心底快速的翻滚,这个就是自己的丈夫嘛?

    在危险来临之际,最想要保护的却是别的女人……

    重暖暖感觉到自己的时间一下子崩塌一般,虽然极力忍受着眼角的泪水,但是还是感觉到大片的冰凉从心底快速的涌现出来。

    感觉到自己就是一个溺水的人,正在一个人在深海之中品尝着死亡的滋味。

    重暖暖脸颊之上的悲怆和伤痛深深的灼伤了沐妍和沈哲浩的视线,因为这边动静闹腾的很大,重墨转身看到眼前一片狼藉的景象之后,大阔步的向着这儿走来,直接一把将架子搬开,直接将沈哲浩从沐妍身上拉了下去。

    “有没有怎么样?怎么会突然跌倒?”

    沐妍:“……”

    沐妍对上重墨严肃的眸色有些局促,伸出小手弱弱的指了一下刚刚被重墨搬开的架子,歉意的说道。

    “我刚刚只是想拿菠萝,没想到架子到了,不过我没事,刚刚沈哲浩有扶住我,顺道帮我挡了架子和菠萝……”

    比起其他两个人的情况,沐妍的确是好太多,重墨反复的将女人检查了好几遍之后,黑眸才慢慢的放下心来,薄唇微微抿起。

    “没事就好……下次我不会离开你一步的,沐妍,你太不让我省心了……”

    沐妍:“……”

    沐妍无力反驳,看着沈哲浩和重暖暖还摔在地上,赶忙扶着重暖暖和沈哲浩站了起来,重暖暖只是受了外伤,不过脸颊和手背上被菠萝挂的到血迹斑斑。

    “暖暖,我给你拿纸巾擦一下,可能会有点疼,你忍着……”

    沐妍快速的从包里掏出纸巾给了一半给沈哲浩,剩下来的细心的替重暖暖擦拭,察觉到女人颤抖的厉害,沐妍樱唇越发的抿紧。

    一抹歉意在心头悄然滑过,或者对于自己而言,自己最不应该做的就是出现在他们俩的面前吧。

    “疼……”

    湿巾上面有少量的酒精,擦拭在皮肤之上有些刺痛,重暖暖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身侧的沈哲浩则是没有擦拭自己的手背和脸颊,走到了重暖暖的身侧,握住女人的小手将自己的湿巾擦拭着女人受伤的手背。

    沐妍看着女人的眸子在一瞬间湿润的厉害,杏眸微动,索性全部让沈哲浩替重暖暖擦拭了。

    “我去那边买一下创口贴……很快回来……”

    沐妍直接拉着重墨的手快速的向着前方走去,留下重暖暖和沈哲浩在这边,属于夫妻俩解释独处的时刻,或者是舔舐伤口的时候,不需要自己在场。

    比起重暖暖的外伤,恐怕女人的内伤更需要沈哲浩去医治……

    “好……”

    重暖暖知道沐妍是特地给自己和沈哲浩制造机会,唇色一淡,果然自己现在对于她是完全的恨不起来。

    因为她最大的错,恐怕就是沈哲浩挚爱着她了。

    手背上的刺痛让重暖暖忍不住缩回了小手,沈哲浩眸色一顿,薄凉的声音在空气之中缓缓响起。

    “忍着一点,会有点疼,但是伤口要处理好,才不会留疤……”

    重暖暖原先不懂爱情,自从遇见沈哲浩之后才知道什么是爱情,偏偏自己的爱情,在认真谈的只有自己。

    男人作为丈夫的角色始终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角色罢了。

    原来爱情真的会疼,刚刚生命危急的那一刻,自己亲眼看着他跑向沐妍,那种疼,比起被成百上千的菠萝砸,比起被菠萝刺刮伤要疼千倍百倍。

    可是如今他爱的女人平安无事,他为自己小心的处理伤口,重暖暖又觉得自己够了。

    因为自己爱这个男人,哪怕是他只会给自己擦药,但是却护心爱的女人安全。

    “哲浩,我们……”

    离婚吧……

    离婚这个字眼到底太大,高于重暖暖成熟范围之外,重暖暖眸色微微一顿,还是没有说出口,许久之后,只是乖巧的点了点头。

    “我不疼,真的一点都不疼……”

    只要你还在我身边,一点都不疼……

    重暖暖的样子,仿佛是一尊一碰就随时会碎掉的水晶娃娃,脆弱的令人心疼不已。

    女人越是这个隐忍的模样,沈哲浩的眸色越发的暗了暗,薄唇微微抿起,看着女人颤抖的厉害,扬声说道。

    “对不起,刚刚……”

    沈哲浩眼眸之中满是歉意,对于重暖暖的歉意,刚刚下意识,似乎是成了自己的本能,那就是保护她不要让她受到伤害。

    似乎自己的世界里只能看得到沐妍一个人的身影……

    “没关系,因为习惯了,因为本能,因为你还爱着她……”

    爱一个人是没有理由的,相反,不爱一个人反而是到处都是理由,重暖暖已经习惯了,看着自己微红的手腕,刚刚跌倒的时候,自己特地用手腕撑着地,防止自己整个人不摔在地上。

    因为自己也怀孕了……

    但是孩子的爸爸,显然更在乎沐妍……

    或者是自己根本不敢告诉沈哲浩自己怀孕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害怕看到他脸色不可置信,失望,纠结的眸色。

    因为对于孩子的妈妈,他心目中的第一候选人,只有沐妍……

    ------题外话------

    感谢_FREEDOM?的评价票,8728887288,1830612,lw19781018,lkj123456373的月票……嗷嗷嗷,大家看文愉快,下一章冷枭翊带着温暖去哪儿了呢,嗷嗷嗷,沈哲浩的婚礼有阴谋……阴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堇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堇颜并收藏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