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对,我爱重墨!【求订】

第一百一十九章 对,我爱重墨!【求订】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沐妍早上起的早了,上车之后便枕在重墨的身上忍不住昏昏欲睡了,感觉整个人都有些乏力,怀孕的时间长了,尤其是双胞胎,比起正常的孕妇,对于身体的负荷还真的是有些大。

    快到婚礼现场的时候,却意外的被重墨推醒,看着男人递过来的手机,看了一眼关于K市的最新头条。

    张盈盈原本某台台长包养,现实中的名人版小三!

    张盈盈参与偷税漏税,现在已经被刑事拘留!

    一系列关于K市著名主播张盈盈的丑闻,非常炫目,几乎是要眩晕了沐妍的视线。

    沐妍:“……”

    尹家老爷子这么迅速,他自己知道嘛?

    没想到一夜之间,立马就变了天色一般,原本是在看笑话的张盈盈瞬间被尹家老爷子秒了。

    沐妍不由得想到尹老爷子了,虽然已经七十了,但是气宇轩昂,老当益壮。

    关键是男人身上莫名的让人有一种亲切感,很奇怪!

    “重墨,你说暖暖会不会和冷先生还在一起……”

    沐妍歪着脑袋,因为刚刚睡醒,眼眸有些迷糊懵懂,看着重墨唇色上扬,一抹暗光在眸底一闪而过。

    “你想他们俩在一起嘛?”

    沐妍:“……”

    沐妍一时之间被重墨的这个问题问得有些不知所措,自己倒也没有怎么希望或者是不希望,只是冥冥之中觉得两个人散不开。

    如果说是希望的话吧,就是温暖可以一直开开心心。

    “想吧……因为暖暖爱着冷先生……”

    爱一个人很奇怪,即使是恨到骨子里,终究也是爱在心坎里了。

    恐怕兜兜转转还是会回到一起吧!

    就像是自己和重墨,溯源太多,但是一辈子都割舍不断了。

    ……

    “嗯,我也觉得他们俩会在一块儿,因为被冷枭翊爱上的女人会很痛苦,因为会被强势的束缚,但是同时也会很幸福,因为他的心是百分之百被占有。”

    沐妍:“……”

    别扭的男人,和重墨一个模样,不过被重墨爱着,虽然很累,但是很幸福。

    “重墨,谢谢你爱我……”

    沐妍抬起眼眸,深深的看向面前的男人,唇色上扬,嘴角漾开一抹美轮美奂的笑意,完美的视觉享受,让重墨忍不住俯下身子吻住了女人的唇瓣。

    “唔……”

    缠绵至极的吻,互相都把彼此当做珍宝一般,沐妍忍不住扑哧的笑出了声,等到重墨完全的从自己樱唇之上离开。

    “不客气……”

    重墨是何德何能沐妍能够爱上自己啊!

    又怎么会让她感谢自己爱她呢……

    ……

    沐妍拿起重墨的手机,闲来无事再往下翻八卦,居然排名第二的是萧雅的坏名声,很多曾经认识萧雅的人纷纷爆料萧雅为人处事尖酸刻薄,甚至于阴险狡诈。

    看来还真的是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啊,亮闪闪的,完全可以看清楚本质问题啊,真的是太棒了!

    重墨深邃的眸光看向沐妍慷慨激昂的模样,顿时不想把事实的真相告诉沐妍了,这么明显,很显然是Mary运动高超的公关技艺去摆布的。

    因为事情发生的太巧了,有的时候看似毫无破绽的事情,恰恰就是最大的破绽。

    ……

    重暖暖和沈哲浩的婚礼选择在了原始森林,在K市南部的一片荒芜的原始森林,这儿是树的海洋,是鸟的天堂。

    枝连着枝,叶叠着叶,没有道路,也没有人烟更没有污染……

    很美,很祥和的环境,鸟语花香,空气清新……

    枝枝杈杈之上挂着一层厚厚的雪花,阳光映照下,像一束束白色的珊瑚,玉洁冰清,玲珑剔透,使人看原始森林里的大树藤条相互缠绕,如同罩上了层层叠叠的大网,也极似暗绿色的海底,一丝阳光也透射不进来。

    因为是结婚,又是沈家和重家联姻性质的,所以虽然参加的宾客极少,都是两家的嫡系亲戚,但是媒体却来了不少。

    重墨和沐妍的出现立马吸引了所有媒体的视线,原本前一天就被温暖的事情满K市的娱乐周刊凡是报道了关于小海豚是私生子的信息全数倒闭。

    剩下来的杂志则是反复更新温暖的最新的进展,甚至是原本一天发行一期的,已经一天发行好几期了。

    如今恰逢重家小公主和沈家公子大婚,重墨和沐妍盛装亮相,尤其是沐妍现在身怀有孕,万一生下男孩,那么无疑就是将来重家的掌舵者了。

    所以对于沐妍,媒体的曝光度更是千方百计的想增加,但是奈何重墨保护的太多,简直就是完全没有缝隙可以钻。

    ……

    沐妍虽然不太喜欢媒体疯狂的跟着或者是拍照,但是还是竭尽全力的满足她们的要求,拍照或者是嘴角的笑容都尽量配合。

    女人雪白肌肤丝缎般的华丽,眸子里是一望无际的苍蓝,属于最明媚的天空的颜色,闪着灼人的明亮。

    所有的记者和媒体摄影师纷纷是惊为天人,尤其是女人精致的脸颊线条。漆黑的头发有着自然的起伏和弧度,散下来,令人百般想象指尖轻抚那些发丝的触感。

    惊艳,属于最明媚的画卷……

    重墨则是照旧一身黑衣,凛冽桀骜的眼神,细细长长的单凤眼,高挺的鼻梁下是两瓣噙着骄傲的薄唇,闪烁着犀利的眸光,几乎让人胆怯。

    只不过,记者群里的提问却让沐妍脸色一白。

    “重夫人,请问您和沈哲浩先生之前是情侣关系嘛?有你们同一所学校的学生证明看到过很多你们俩亲昵的举止……”

    沐妍眸色一滞,问这个问题的人明显是恶意的,想要砸场子的,可是一般来说进场的媒体重墨都严格控制过的,不可能出现问题。

    说明是有人捣鬼!

    偌大的重家,恐怕重恩看着自己和重墨极其不顺眼吧……

    深呼吸一口气,沐妍高雅的解释道:“我……其实都是误会,其实我和暖暖,哲浩都是校友,当初偶尔会和哲浩亲昵一些是因为暖暖,因为暖暖不好意思,我会经常帮忙暖暖传递消息,偶尔视觉上的偏差,导致别人认为的举止亲昵,所以可能会造成其他同学误会罢了……”

    “因为重墨是暖暖的哥哥,所以我一直对他比较在意……所以学生时代,视线之中,重墨一直是佼佼者……别无其他。”

    沐妍的话,不卑不亢,解释的相当清晰,但是却留了一些空白的地方,留给记者们自己去想吧。

    重墨锐利的黑眸扫向了重恩所在的地方,看着男人略显浑浊的眸子看向自己和沐妍所在的方向,唇色上扬,一抹暗光在眸底快速的闪过,看来男人还真的是给了自己一个若有若无的惊喜。

    只不过这个惊喜看来不止是这么一个罢了。

    重墨一身黑色西装,更衬得男人颀长的身形,格外健硕,线条坚毅的五官,俊美而冷冽,眉宇间敛着霸气,冰冷、尊贵、傲然。

    “关于我夫人的,记者们提出的非证据确凿的事情,我希望大家能够谨慎提问,法律之所以存在,往往是为了维护人的权益。”

    “我可不想重暖暖大婚的日子,我来追究在座各位的法律责任……”

    沐妍:“……”

    沐妍眸色一淡,听着重墨掷地有声的话语让在场的媒体惊声一片,还真的是重墨!

    ……

    重墨说完话之后,媒体们不敢再造次的,看到重墨寒冰一般冷冽的眸色,几乎是不敢开口,男人眼尾处溢出的锋芒犹如寒光闪闪的利刃,见血封喉,一刀毙命。

    走进婚礼的现场,原本是草地,全数被铺上了白色的地毯,所有的椅子,布置,都用了最洁白的白色。

    玫瑰花也选择了纯洁无瑕的白色玫瑰。

    白色玫瑰的花语是纯洁,高贵,天真无邪的爱。

    感受着玫瑰气息的席卷,重墨的道场,吸引了已经道场的贵宾的焦点集中,沐妍脸色微微一白,踮起脚尖在重墨耳边小声的低喃道:“重墨,我去找暖暖吧,我想看看她伤口怎么样?”

    昨天看起来刮伤还是很严重的,希望今天上妆的时候粉可以盖上。

    重墨握住女人的小手,唇色上扬,柔声的诱哄道:“我陪着你一块儿去吧……”

    “不用啦,大哥在前面,你和大哥聊天吧,不用陪着我了,我又不是小孩子,况且这儿人这么多,没事的……”

    沐妍知道重墨一直在担心自己,毕竟上次的摩天轮事件,对于重恩还心有余悸,唇色一淡,握住男人的大手,默默的告诉重墨自己没事的。

    重墨黑眸一暗,一抹精湛的眸光看向女人澄清的眸子,附在沐妍耳边低喃道:“耳朵上的珍珠不错,珍珠很适合你……”

    圆润剔透的珍珠确实会衬托出肌肤的白皙嫩滑,而且女人如雪一般的肌理在紫色礼服和珍珠衬托之下越发的凝脂精致。

    美的就是一个尤物的化身,几乎让所有男人都不自觉的着急。

    沐妍:“……”

    “流氓……”

    虽然不明白男人话语里的浅含义,但是沐妍的小脸还是忍不住涨了通红,娇嗔的狠狠的瞪了一眼重墨,抬起步子向着新娘休息室走去。

    ……

    休息室在婚礼场地的左侧,毕竟要考虑到新娘的上妆更换服装等等的问题,走进休息室,因为站高了台阶,可以看到整个婚礼现场的情况。

    沐妍大致的看了一眼来宾,重恩则是一直在举行婚礼的台子之上,阴鸷的人眸子扫向会场所有人,重墨和重鑫祺则是分别在迎客,看似迎客,但是两个人之间经常会若有若无的进行交流。

    看似是一场豪门婚宴,实际是暗流涌动……

    沐妍眸色一淡,准备收回视线,莫名的看着远方一个窈窕的黑衣女子向着重恩走去,只不过女人是蒙面的,根本看不清楚长相。

    可是明明是婚礼,女人一身黑色礼服,而且还特地蒙面,着实有点奇怪。

    沐妍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遍布鼻尖,是来自那个黑衣女子的。

    时间久了自己对于重恩的气息都开始模糊淡忘了,偏偏这个女子的气息还让自己格外的熟悉……

    很奇怪!

    但是因为距离靠的太远,沐妍分不清是自己感觉上的熟悉,还是真的鼻息之间的熟悉,敏感度,按道理是不会骗人的。

    ……

    沐妍强忍住心头的浮想联翩,向着休息室的房门走去,走到门口,却意外的听到了里面传来了争执的声音,是沈哲浩和重暖暖的。

    沐妍想要敲门而入,但是却硬生生的停下了脚步。

    “沈哲浩,这个是离婚协议书,我已经签字了,麻烦你的签一下,为了顾及重家,沈家两家人的颜面,婚礼照常举行吧……婚礼之后,我会搬出沈家去国外留学,我和大哥已经说好了……”

    举行和沈哲浩的婚礼,是重暖暖一辈子的梦想之一,可是如今梦被自己用力的敲醒了,但是却还想即使是镜花水月,还可以圆自己这个梦想。

    可能只有那么一次,也真的就够了。

    虽然是名义上的为了两家人颜面的婚礼,也真的是够了。

    放手吧,放沈哲浩自由,也放自己心底的束缚……

    爱着一个不爱着自己的男人,真的是太辛苦了……

    重暖暖一身露背长款白色婚纱勾勒出女人背部完美的曲线,纤细的白色丝带从颈间绕过,挡住月牙链的心型扣。

    弧形优美的抹胸更让纤腰盈盈似经不住一握,高绾地黑色发髻与胜似白雪的礼服相得益彰,勾勒出完美的曲线。

    看着女人静静地坐在椅子之上,虽然画着精致的妆容,但是却整个人散发出一抹悲怆的气息。

    沐妍眸色一愣,难以想象马上就要举行婚礼了,重暖暖居然会提出来要和沈哲浩离婚,记忆之中,重暖暖非沈哲浩不可,几乎是爱惨了男人。

    只不过即使是再爱,终究也会有累了的一天吧。

    沐妍想要离开,但是脚步却像是扎了根一般动弹不得,莫名的一股失落和惋惜在心底油然而生。

    ……

    沈哲浩一身白色的燕尾服,视线深沉的看向重暖暖,眸色之中尽是复杂。

    其实三年前,以为重暖暖为了保护自己被“强暴”的时候,自己就和女人领了证,之所以会领证,的确是为了报恩。

    三年期间,知道真相之后,自己无时无刻不想和重暖暖离婚,因为不爱就是这般简单。

    只是后来自己呼吸道疾病重新复发,生命岌岌可危,是重暖暖不离不弃,将自己重新拉回的,在心底,沈哲浩对于重暖暖是有歉意的,同时也是感恩的。

    更何况双方父母的压力,还有沈家……

    没想到她今天居然会拿出已经签字的离婚协议书递给了自己,到真的是给了自己当头棒喝。

    沈哲浩,我重暖暖可以没有你的!

    ……

    沈哲浩深呼吸一口气,看着面前穿着白色婚纱,如雪的女人,唇色苍白,余光看向女人被昨天菠萝刮伤的印记,眸底一暗。

    “暖暖,你是不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

    昨天的确是自己疏忽了她的感受,只是下意识的做出了自己心底的决定。

    “不关沐妍的事情,这件事情其实一直在心底构想,只不过今天才有勇气提出来了罢了,我难得这么用勇气,沈哲浩,请你认真的考虑一下……”

    重暖暖说到这儿,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意,其实沈哲浩的心底是巴不得吧,根本就不需要考虑,早就想和自己再见了。

    只不过心底的歉意和家族的压力才一直隐忍着,自己还在这儿跟着男人说考虑,真的是天方夜谭。

    “我知道你可能是一时之间的冲动,婚礼结束之后,我们彼此冷静一下,如果你还想跟我离婚的话,我们就去办手续吧……”

    沈哲浩将离婚协议书原封不动的放在了桌子之上,举措几乎是灼伤了重暖暖的视线。

    重暖暖:“……”

    世间最薄凉的男人莫过于不爱你的男人,重暖暖忍不住心底感慨万千,平时很爱哭的眸子,却强忍住眼角的泪水,一直对着沈哲浩笑意倾城。

    “好,那么,你出去迎客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嗯……”

    重暖暖看着男人毅然而然离开的背影,原本在眼眶之中打转的泪水悄然滑落,心里疼得厉害,几乎是呼吸成灾

    ……

    沈哲浩大阔步的向着门口走去,沐妍躲闪不及,只能走下台阶,却被走出休息室的沈哲浩,快速的拉住了手腕。

    对上男人微怔的眸色,嘴角挤出一丝歉意。

    “我……我刚刚想来看看暖暖的……”

    沐妍有些语塞,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应对尴尬的局面,看着男人目光灼灼的眸子,深深的看向自己,莫名的心底有些不安。

    “啊……”

    沐妍急于离开,但是沈哲浩却越发的扣紧手腕,直接压在了休息室的后侧墙壁,后侧的肌肉墙壁面对着只有广袤的森林,空无一人,沐妍心头一颤。

    “沈哲浩,你要做什么?”

    “小妍,你和重墨过得幸福嘛?”

    沐妍:“……”

    沐妍不相信沈哲浩将自己拉倒休息室的后侧就是为了简单的问自己过得幸福还是不幸福那么简单吧,杏眸微微一滞,柔声的回应道:“很幸福,不然也不会愿意为他生儿育女了……”

    沈哲浩:“……”

    沐妍抬起清丽的明眸,看向有些狼狈有些慌乱的沈哲浩,深呼吸一口气,认真的说道:“沈哲浩,你有想过,假设没有重暖暖,你会过得比现在幸福还是不幸福?”

    沐妍鲜少用很认真的模样和沈哲浩说话,凡是指名道姓的,就已经表明沐妍在严肃了。

    威风吹拂,冬季的威风有些寒彻,女人一身紫裙,越发的飘飘欲仙像是一个精灵一般,曾经是沈哲浩所有的生活重心。

    如今也是……

    沐妍眸色一顿,尤其是过往的三年,自己已经走出了,沈哲浩却像是陷入泥地一般,整个人陷了进去,根本就无力自拔。

    沐妍看着沈哲浩眸子明显一闪,唇色一扬,知道必然会有一线希望的,看着男人有些困惑,挣扎的眸色,沐妍准备乘热打铁逃开,没想到自己整个人直接被男人抱入怀中。

    “啊……”

    “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小妍,我只知道我一点都不想要离开你,我想要每时每刻跟你在一起,你明明就属于我,都是重墨,做尽了小人的事情!”

    沐妍:“……”

    沐妍试图想要挣扎,但是男人越抱自己越紧,力道之大,几乎要把自己整个呼吸都抽走一般,随着自己的每一次挣扎,沈哲浩越发的抱紧自己。

    沐妍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能让沈哲浩伤害孩子,后期是自己的后背贴到木制的墙壁,有些微微不适感,杏眸一闪,柔声的安抚道。

    “哲浩,事情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你只需要记得这么多年,暖暖为你无私的付出就好,你在病危的时候,在你身边陪你受得住艰苦的人,才是这辈子你最适合的人……”

    沈哲浩眸色有些狰狞,一抹复杂的光在心底快速滋生。

    “小妍,如果我今天带你走,你会跟我走嘛?还是说,你他妈彻底爱上重墨了……”

    明明之前,你最爱的人是我,我知道我当初转身离开的时候你有多痛苦,在机场的时候,虽然不能转身去看你,但是脑海里全数回荡着你震耳欲聋,撕心裂肺的哭声。

    明明那个时候这么爱,如今,为什么会和重墨那般亲昵几乎是一对璧人一般。

    沐妍看着沈哲浩眸色一闪而过的时候,快速的将男人直接推开,猛得向后退了几步,还好这儿都是草坪,休息室是用木头搭建的,碰撞起来不是那么疼。

    “不会,因为我爱重墨,除非他不要我,或者是他做错事,否则我是永远不会离开他的,一辈子都不会!”

    “沈哲浩,你如果再靠近我,我就喊人了,我们现在的关系是嫂子和小叔,请你跟我保持距离……你难道想要成为全K市人的笑柄嘛?”

    沐妍完全是堤防着看着自己,沈哲浩的眸子一抹受伤快速的一闪而尽,近乎痴恋的看着自己面前的女人,眸子之中满是嗜血的痛楚。

    “明明你当初爱的人是我,都是重墨毁了我的一切,毁了你……”

    沐妍:“……”

    沐妍看得出来男人已经陷入了偏执之中,而且情况愈演愈烈,下意识的想要寻找人影,但是婚礼现场的音乐震耳欲聋,哪怕是自己喊破喉咙,都不一定可以叫得到人过来。

    “但是你也毁了重暖暖,世界上不会有那么公平的事情,你在为自己的事情痛苦不已,你有没有想过重暖暖要怎么办?”

    沈哲浩:“……”

    “所以重墨虽然千不该万不该,但是最起码有始有终,况且他对我是真心诚意的,哪怕你是一开始被威胁的,被强迫的,时间过了这么久,其实你有很多机会可以重新选择的,但是你却伤害了重暖暖一次又一次。”

    沈哲浩:“……”

    沐妍就像是一个刺猬一般满是扎人的刺,尤其是对于沈哲浩更是痛心不已,可怜之人往往比有可恨之处。

    虽然重暖暖之前和重墨都一样极度可恨,但是终究还是有那么一点,世界上,除了沈哲浩父母之外,恐怕重暖暖是最爱沈哲浩的了。

    “婚礼马上就开始了,沈哲浩,你现在要做的,不是缠着我,是想法子去弥补暖暖,考虑你要不要娶她,或者是取消婚礼……”

    “盛大的婚礼,是你对她的独家承诺,既然重暖暖已经做出了她的决定,你的决定是什么呢?”

    沐妍的话,如同重击一般敲打在沈哲浩的心尖,男人的眸子闪过一丝复杂的眸色,却始终做不出自己的决定。

    太过于纠结了……

    人的一辈子,难道不需要和自己最爱的女人在一起嘛?

    “沐妍,我只想带你走……”

    沐妍:“……”

    终究是自己成熟了,还是沈哲浩执迷不悟!

    前方的婚礼现场,已经开始有脚步声向着这儿逼近,沐妍眸色一淡,看着沈哲浩混沌的模样,唇色一淡。

    “沈哲浩,对不起……其实我从来都没有爱过你……”

    对上男人惊诧的眸色,沐妍深呼吸一口气,接着说道:“你生病的时候,我知道了很多关于你的往事,例如你的病情……”

    “其实有的时候我觉得暖暖看起来马大哈,完全是大小姐的模样,其实她很心细如尘,因为少年时期,我们三个人,只有她是最认真的在爱!”

    沐妍顿了顿,眸子闪过一丝暗淡的眸色,深呼吸一口气,继续说道:“我小的时候就凑过来没有从穆德旭哪儿得到过一丝一毫的温暖,你的出现,像是一个大哥哥,更像是一个长者,让我觉得是温暖,我会忍不住的想要去靠近……”

    “我曾经错误的想要把亲情,或者友情当成爱情,直到我遇见重墨了,我才发现爱情原来是不一样的,如果不是暖暖在病房里的一巴掌打醒我了,恐怕我这辈子都还在执迷不悟。”

    “所以,我不会跟你走的,沈哲浩,你断了这个念头吧……”

    说到这儿,沐妍的眸子有些湿润,一滴晶莹的泪水从眼角滑落,准备滴落在礼服之上,却没想到沈哲浩突然伸出大手,泪滴滴落在沈哲浩的手心之中。

    “可是,即使你说了这么伤人的话,我还是不忍心看着你的泪水打湿你精致的礼服,沐妍,我这辈子恐怕是戒不了你的毒了……”

    “我也不想放手了,暖暖想明白了,但是我即使知道我还在执迷不悟,可是我还是舍不得走出来……”

    沐妍:“……”

    沐妍眸子暗淡的惊人,因为男人的话,眸底之中划过一丝错杂的眸色,忍不住感慨万千,尤其是沈哲浩身子颤抖的厉害,几乎是在隐忍崩塌的情绪。

    “我先去准备婚礼了,等我和暖暖离婚之后,小妍,我会重新把你追回来的……”

    沐妍:“……”

    “因为没有你,我活不下去……”

    沈哲浩将手心晶莹的泪水含入唇中,有些咸涩,莫名的像是毒药一般,偏偏自己甘之如饴。

    跌跌撞撞,向着婚礼现场走去,徒留下沐妍一个人在原地。

    沐妍,你可知道你刚刚说的从来都没有爱过我,这句话,对于我是多么的伤人嘛?

    ……

    沐妍的情绪一直在隐忍着,等到沈哲浩完全离开之后,才忍不住宣泄出来,小手使劲的攥紧,感觉到锋利的指甲嵌入手心之中都不肯松开手。

    好想重墨,真的好想他……

    ……

    脚步声越来越逼近,沐妍嗅了嗅鼻子,意外的发现了是年长男士惯用的香水翌年,眸色一颤,是重恩。

    逃还是不逃?

    沐妍深呼吸一口气,自己还有关于安安的事情想要问他,现在逃不是个适当的时机……

    ……

    沐妍直接走到了休息室的前方,擦干了眼角的泪水,嘴角染上一抹温柔,礼貌的笑意,正好碰上了重恩前来的脚步。

    “爸……你是在找我嘛?”

    沐妍对上重恩探究的眸色,尤其是男人肃穆的表情,几乎是让自己的心漏跳了半拍,莫名的想到了摩天轮事件,如果不是重墨下了筹码。

    很有可能他是直接打算将自己从高空之上坠地的!

    心狠手辣,根本就不是一个正常的,有血性的人。

    岁月沧桑但是却在男人身上鲜少留下印迹,一身灰色的西装,和重墨,重鑫祺站在一块儿几乎像是兄弟。

    因为外貌上惊奇的相似……

    “沈哲浩呢?我刚刚看到他带你去里面了,怎么了?不敢让重墨知道你们俩还有一腿?”

    沐妍:“……”

    沐妍眸色一顿,自己叫他一声爸,是想面子上可以过得去,不过男人完全是一副捉奸的模样,还真的是匪夷所思,小手紧握成拳,对上男人凌厉,阴狠的眸子,认真的问道。

    “爸,我知道当初暖暖并没有换上安安的心脏,那么安安现在在哪儿,活着还是去世了?”

    沐妍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态度严肃,完全没有开玩笑的性质存在,而且气势上十分先声夺人,好不畏惧,实际上心早已乱跳了半拍,几乎是早就溃不成军了。

    但是重安安是重墨的心病之一,自己绝对要问到重安安的消息,只要女人有一丝一毫活着的可能,自己都不会放弃。

    重恩嘴角的笑意一凝,锐利狭长的眸子看向眼前故作坚强的女人,嘴角扬起一抹讥诮。

    女人向来就是红杏出墙的动物,沐妍也不例外!

    而且能让男人分心失控的女人更加不是什么好女人,既然重墨下不去手去处理掉自己的软肋,自己多的是机会帮他。

    况且女人腹中的孩子,对于自己而言,就是孽子,该死!

    还想问重安安的下落,简直是痴人说梦……

    “沐妍,谁给你的胆儿让你问重安安的下落?安安是我的亲生女儿,当初暖暖心脏病病情危急,为自己的姐姐捐献心脏是她的荣幸?”

    “你胡说,暖暖根本就没有换过心脏……”

    “重暖暖病的昏天黑地,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她说的话,怎么可以当真呢?”

    沐妍:“……”

    沐妍感觉到男人的眸子像是毒蛇一般向着自己吐着芯子,真的很恐怖,张开血口几乎是要把自己彻底吞入腹中。

    “爸,安安的事情,我还没有告诉重墨,我今天是想跟您要个说法的,您这么藏着掖着不太好吧,以重墨在意安安的程度,如果被他发现安安可能没死,恐怕就算有十个重氏,重墨同样也能毁掉吧……”

    重恩:“……”

    “你找死……”

    重恩因为女人威胁的话语瞬间黑了脸色,下意识的想要抬手一巴掌打向沐妍,没想到却被从休息室出来的重暖暖直接的把沐妍护在了身后。

    “爸,你在做什么?”

    重暖暖拖着婚纱,眸子明显有哭过的痕迹,没想到自己一开门,就看到了如此劲爆的画面,对上重恩阴鸷的眸子,难免有些畏惧,但是沐妍身怀有孕,如果重恩一巴掌打过来,恐怕沐妍根本吃不消。

    “暖暖,我没事,我刚刚只不过跟爸提了一些建议罢了,有些不中听……”

    沐妍看到重暖暖勇敢的站子自己的面前,眸子一瞬间几乎是水雾弥漫了,曾几何时,学生时代,那个时候,自己性子清冷。人生地不熟,遇到危险的时候,重暖暖也是这般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如今画面和回忆相重叠,居然会那么的熟悉,那么的就像是过往的画面就在昨天才刚刚发生过。

    “小妍,你没事嘛?”

    重暖暖看着重恩几乎要杀人的眸光,心头颤颤的厉害,悄悄的转过身子,对上沐妍湿润的杏眸,关切的问道。

    “没事,暖暖,我一点事儿都没有……”

    沐妍轻柔地握住了重暖暖的小手,将女人抬起的手臂放了下来,如果不是重暖暖突然出现,恐怕重恩真的会把自己一巴掌扇死都不止。

    小的时候,重墨没有反抗能力的时候,他就是这般残暴的将重墨丢弃的黑屋之中往里面丢死人的尸体来作为自己的游戏嘛?

    这个男人太可怕了……

    “沐妍,你知道年轻气盛有的时候不是一件好事嘛?”

    重恩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原本浑浊的眸光越发的震慑,凌然,令人惶恐不安,言语之间更是参杂着危险的系数。

    沐妍小手攥紧重暖暖的手,感觉得到女人的手颤抖的厉害,深呼吸一口气,杏眸之中满是倔强和坚持。

    “其实我想要的,一直都只是真相而已,重墨这么多年在找的也是真相,爸,真相是永远藏不了的不是嘛?”

    重恩:“……”

    重墨狭长的眸子死死的盯着沐妍闪过一丝暗光,看来女人倒是不容小觑,从前觉得是个花瓶,现在看看,原来不只是那么一点姿色。

    “我说的就是真相!”

    沐妍:“……”

    强词夺理,根本就是霸道,毫无人性,真的很难想象,重鑫祺,重墨,重暖暖这三兄妹会在这么一个环境下成长呢。

    所以重鑫祺很早去了国外开拓律师事业。

    重墨也被支配海外了……

    等到被叫回重氏的时候,却是因为重氏出了问题,需要更换法定代理人顶罪!

    ……

    “爸,既然您都这么说了,我无话可说了,我和暖暖先去婚礼现场了,不打扰您一个人了……”

    沐妍握紧重暖暖的小手,强忍住心底的颤动,故作毫无畏惧坦然的开口,对上重恩阴鸷的眸子,满是倔强。

    几乎自己和重暖暖都可以感觉到彼此的手在颤抖,但是都在隐忍着。

    毕竟谁输了气场,谁就是彻底输了……

    这儿离婚礼现场很近,重恩只能说是应该不会闹出什么大的动静!

    应该!

    而且自己已经怀孕了,孩子也是重家的,重恩应该会有所顾忌吧,沐妍恍惚觉得重恩的眸子看向自己腹部的时候更是阴毒的厉害。

    重暖暖大口大口的喘气,手心里湿哒哒的都是汗意,和沐妍手握住手,并肩作战的感觉真的很好。

    “我有说过你们俩可以走了嘛?”

    重恩近乎魔鬼的低喃浅语,吓得沐妍硬生生的打了一个寒颤,下意识的握住重暖暖,将女人藏在了自己的身后!

    ……

    ------题外话------

    感谢yundan128妹纸评价票(妹纸,乃之前说看的云里雾里的,乃现在清楚了嘛?)感谢bing公子世无双(考证双,表看文了,看书啊!),7929shli981的月票(亲耐的,乃只看书不冒泡,乃自己知道嘛?哈哈,嗯,我知道)fgcvza3(哈哈,这个妹纸也是)喜欢小温暖的雪若暖心阁的月票!感谢Eran12345,xiaoxue1234的钻石,花花,嗷嗷嗷,么么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堇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堇颜并收藏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