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 > 第一百二十章 不要伤害我的孩子!

第一百二十章 不要伤害我的孩子!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有说过你们可以走了嘛?

    “爸,您就算不让我走,还想跟我掰道理,但是也应该让暖暖先走吧,毕竟今天婚礼她是主角……”

    沐妍回答的不卑不亢,但是颤抖的眸色已然将女人完全出卖,重恩身后皆是彪形大汉,在这儿,就算是他们把自己和暖暖两个人干掉都很有可能。

    所以为今之计,走一个算一个,走一双,算一对。

    “爸,二嫂要是惹您生气了,您大人不记小人过,二嫂不懂事,你知道的,我们俩是同学,年纪差不多大,说起话来没轻没重的……”

    重暖暖是时候开口了,自从沐妍把自己向着身后拉,自己就几乎知道了女人想做什么,看着沐妍如此袒护自己的模样,重暖暖忍不住眸子越发的红肿了几分。

    对于重恩这般阴晴不定,还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可是偏偏重墨和重鑫祺在接待宾客,看不看得到重恩在为难自己和沐妍呢!

    “沐妍,如果我现在把你杀了,弃尸在这片原始森林里,重墨找到你的时候,可能尸骨全无了,早就成了野狼的腹中物了,你觉得可能嘛?”

    沐妍:“……”

    非常有可能,几乎没有什么事情是重恩做不出来的,沐妍脸色一变,但是却倔强的迎上了男人的黑眸。

    “爸,您一生享誉盛名,我死了,对于您而言,虽然极力撇清关系,但是也难免会遭到怀疑……您想知道为什么您会被怀疑嘛?”

    沐妍嘴角漾开一抹浅笑,美轮美奂,几乎是绚丽了重恩的视线,黑眸越发的眯紧,捏死她,对于自己而言如何捏死一只蚂蚁一般。

    不过怎么捏死,如何捏死,是个很大的挑战。

    因为这个女人,对于重墨很重要。

    重墨的性子,很多年前的重安安,那个时候重墨羽翼尚未丰满,但是足以让自己心尖一颤了,如今重墨羽翼丰满,大权在握,恐怕自己胜算极低。

    “因为我这对珍珠耳环,是特制的,里面有最先进的GPS和语音导入功能,可以记录我的所有言行和我所在地方,对方的言谈……听说爸您很喜欢珍珠,不如我这对耳环送给您怎么样?”

    沐妍清澈的眸子坦坦荡荡,毫无畏惧的看向重恩,小手直接覆在自己的耳垂处,猛的一扯,珍珠耳环直接从耳垂处扯了下来。

    沐妍用力很大,导致鲜红的血液从耳垂处溢出,但是沐妍连眼睛都不眨一下,深呼吸一口气,小手攥紧两颗珍珠耳环递到了重恩的面前。

    表达的意思很清晰明确!

    自己愿意将刚刚重恩所有的言谈证据交出去,给了男人一个台阶下,同时也给了强烈的暗示。

    如果重恩不放行,重恩和自己刚刚所有的对话,都会原封不动的从珍珠耳环里的设备漏泄出去。

    如果自己出了意外,重恩定当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

    重恩:“……”

    重恩淬满毒汁的眸子满是欣赏,没有想到自己倒被沐妍彻底的摆了一道,唇色上扬,伸出大手从沐妍手中接过带血的珍珠。

    原本圆润剔透的珍珠沾染了女人鲜红的血迹,血迹斑斑的模样格外旖旎,这款珍珠,无疑是自己见过的所有珍珠里面最美的。

    “好,婚礼快开始了,走吧,去现场吧……”

    重恩的一句特赦令让沐妍和重暖暖的眸子一动,终于重重的松了一口气,尤其是沐妍,眸色看向男人的大手,一抹复杂的眸色在眸底滋生。

    重墨送给自己的礼物……

    好可惜,没想到却给了重恩,真的是!

    “小妍,你真棒……”

    重暖暖眸子染上一丝喜色,唇色上扬,激动的挽住沐妍的胳膊,看着女人凸起的腹部,嘴角的弧度越发的上扬了几分。

    沐妍这么勇敢,肚子里的小家伙一定给了她很多勇气!

    听大哥说,怀的是龙凤胎,还真的是太幸运了!

    “恩,放心,以后我也会护着你的……”

    沐妍转过身子,嘴角挤出一丝笑意,看向重暖暖的时候,眸色一软,撇开精致的礼服之下,自己真的很希望彼此还穿着那个时候青涩的校服。

    ……

    沐妍刚刚一个动作僵硬了太长时间,走的时候双腿有些发麻,重暖暖快速的伸出小手搀扶着沐妍提防的看着重恩,向着婚礼现场走去。

    感觉到重恩明显的眸色警告,重暖暖心莫名的漏跳了半拍,眸子之中满是胆怯。

    但是沐妍说她会保护自己的,一想到这儿,重暖暖唇色上扬,一抹亮光在眸底滋生。

    ……

    “对了,沐妍,你刚刚和沈哲浩两个人鬼鬼祟祟的躲在休息室后面在做什么?我很怀疑你这肚子里怀着的是周家的孽种,还是我重家的子孙……”

    走路过半,重恩锐利的眸子若有若无放在了沐妍起伏的腹部之上,嘴角满是讥诮,说出来的话明显是给重暖暖听的。

    果不其然,沐妍感觉到重暖暖的身子有些僵硬。

    森林的温度一直比正常城市里的温度要低许久,沐妍莫名的感觉到一股寒意遍布自己的四周,不光是来自森林里的凉风,还有重恩言语之中的寒气摄人。

    “爸,二嫂怀的是哥的孩子……哲浩……哲浩刚刚只不过是问下二嫂结婚的注意事项,是我让他去问的……”

    重暖暖几乎声音都是颤抖的,和欢庆的婚礼现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沐妍眸色一顿,没想到重暖暖会不受到重恩的挑拨。

    以往的话,对于沈哲浩而言,就是重暖暖的全部。

    沐妍忽然想到了刚刚重暖暖在休息室内拿出已经签字的离婚协议书递给了沈哲浩,恐怕就已经哀莫大于心死了吧。

    只不过是伤痛了,不在乎罢了……

    “暖暖,其实刚刚我只是去休息室找你……”

    “恩,不用解释,我知道你对他没有那份心,只是沈哲浩执迷不悟罢了……”

    重暖暖看着沐妍小心翼翼的附在自己耳边解释的模样,唇色上扬,嘴角漾开一抹柔和的弧度,小手越发的握紧沐妍的手,互相给着依托和鼓励。

    那些年,自己真的错的有些多了……

    ……

    重恩唇角的笑意一凝,一抹暗光快速的在眸底一闪而过,整个重家都要和自己为敌了是不是,看来今天真的有好戏看了。

    对于这些孽种,自己绝对是一个不留……

    ……

    快到现场的时候,沐妍终于看到了重墨颀长挺拔的身子屹立在人群之中,王者风范尽显无疑,深呼吸一口气,和重暖暖一块儿去了宾客之间。

    沈爸爸沈妈妈看到自家儿媳妇来了,立马关切的迎了上来,看到沐妍的时候,明显面露不悦。

    沐妍一直知道沈爸爸沈妈妈不喜欢自己,毕竟自己的身份也不适合加嫁入名门,嫁给沈哲浩之后也给不了沈家对于商业上的要求。

    “暖暖,你过去招待宾客吧,我先去重墨那边……”

    “小妍,你小心一点,爸好像盯上你了……”

    重暖暖不放心的握住沐妍的小手,在重家这么多年,自然知道重恩对于重墨一直是排斥的,虽然重恩对于自己和重鑫祺也不是那么真心诚意,但是对于重墨格外明显。

    况且沐妍又是重墨极其在乎的人,只怕是重恩一有事儿就会对着沐妍出手了……

    “我心里有数,暖暖,你自己也小心一些……”

    “好……”

    ……

    沐妍和重暖暖再见之后,直接被重墨带入怀中,重墨看着女人有些苍白的脸色,黑眸之中染上一丝关切,黑曜石般的眸子,锋芒慑人。

    尤其是刚刚重恩和沐妍一块儿出现的时候,一瞬间,重墨心底的弦是紧绷着的。

    看到沐妍平安无事,自己也就放心了!

    重墨视线迅速的扫过女人白皙的耳垂之上血迹斑斑,原本的珍珠耳环已然消失不见,看起来是有人硬拉扯下来的。

    “耳朵是怎么回事?”

    沐妍:“……”

    在旁人眼中,夫妻之间亲昵的紧贴在一块儿,重墨俯下身子几乎是要把自己整个人嵌入怀中一般,沐妍嘴角上扬,抬起明眸,几乎感觉得到男人灼热的呼吸直接喷洒在自己的脸颊之上。

    想到了自己刚刚的英雄壮举,沐妍忍不住轻笑出声。

    “刚刚我骗某人说,我的耳环里面有GPS还有录音功能,然后我作为离开的交换,把耳环送给他了,好可惜,你送给我的珍珠耳环,我喜欢的不得了……”

    只是没有想到这么一对深海珍珠,居然可以唬得住重恩,看来即使千虑,也必然有一失。

    重墨:“……”

    重墨没想到沐妍的胆识如此过人,薄唇微微抿起,一抹赞许的眸色快速的在黑眸闪过,心疼的看着女人血迹斑斑的耳垂,原本白皙如雪如玉的机理因为拉扯有些红肿,更增添几分旖旎,漆黑如夜色的眸色满是心疼,精致的五官凝了一层薄冰。

    “你没事就好,你喜欢的话,在我们家门口的深海里就有,深海珍珠,我上次下水拿到的……”

    沐妍:“……”

    这一回,轮到沐妍彻底惊讶不已了,这对珍珠是深海珍珠,就在海边别墅前面的大海之中嘛?

    还是重墨亲自下海取的嘛!

    重墨是不是疯了傻了,不就是珍珠而已,冬天海水那么凉,还下海潜水去取。

    “重墨,我一点都不喜欢珍珠,你不用特地为了珍珠下海去取的……”

    沐妍睁大了杏眸,深深的对上男人深邃的眸子,嘴角满是心疼和感动,几乎是水光盈盈的模样,立刻就会让重墨缴械投降。

    “好……下次带着你去拍卖会上选……”

    “恩……”

    沐妍感觉得到重墨薄凉的唇瓣深深的吻过自己的耳垂,耳垂有些微疼,但是男人的动作却轻柔到了极致,几乎是当成珍宝一般在对待自己的耳垂。

    沐妍唇色上扬,濡湿的触感在耳垂处,沐妍几乎不看就知道重墨将自己整个受伤血迹舔舐感觉,感觉很痒,但是却极其亲昵。

    唾液是不是也有消毒的作用呢?

    沐妍忍不住轻笑出声,伸出葱白的小手帮忙整理着重墨的发丝,男人的发丝就是没有女人的头发软。

    有些硬,有些戳手,有些刺痛。

    “重墨,其实我一点都不疼……”

    “恩……”

    重墨看着女人耳垂的血迹散去,黑眸这才有些放柔,一抹心疼的眸色在眸底闪过,看向重恩所在的方向却凌烈的厉害。

    沐妍在自己身边,几乎自己舍不得动她一根手指头,没想到重恩居然敢让沐妍流血了,简直是该死。

    设下局让自己和沐妍闯了进来,恐怕现在男人已经在布阵了吧!

    只不过不知道他知不知道,力不从心,很有可能闪着腰呢?

    ……

    沐妍伸出手臂静静的环上了男人健硕的腰身,依偎在男人的胸膛之上嗅着男人身上的气息,感觉到心底一片宁静,婚礼的喧嚣自己已然听不清了。

    余光看向男人深邃的容颜,五官线条坚毅,俊美而冷冽,眉宇间敛着霸气,冰冷、尊贵、傲然……

    ……

    不远处,在招待宾客的重鑫祺看到这么唯美的一幅画卷,唇色微微抿起,一抹复杂的情绪在心底翻滚,忍不住别开了视线。

    他们俩如此亲昵甜蜜,恢复以往是自己乐于看见的,不是嘛?

    ……

    沈哲浩视线明显闪过一丝受伤的眸色,大手紧握成拳,两个人之间浑然天成的默契几乎要让自己嫉妒。嫉妒成荒,嫉妒成狂……

    ……

    婚礼很快就正式举办了,沐妍和重墨坐在台下第一排的位置,现场的媒体疯狂抓拍,台上的重暖暖和沈哲浩相对而言眸色平静了很多。

    尤其是重暖暖,脸颊之上的被菠萝刮伤的印迹还有一些,索性粉扑用的比较多,可以遮瑕,两个人同样是白衣胜雪,极尽美貌和般配。

    沐妍都觉得是恍如天人一般。

    原来女人穿婚纱会是这么漂亮……

    莫名的想到了之前休息室重暖暖和沈哲浩提出的离婚,其实这场婚礼,对于新婚夫妻两个人而言都知道只不过是一场虚架子。

    沐妍眸色一淡,伸出小手抚摸着小腹,杏眸闪烁着一抹惋惜,在重墨看来还以为是沐妍是在失落。

    “等到爱妍和小牧生下来了,我们就补办婚礼……”

    小手被男人的大手扣在手心,霸道的姿态和言语,沐妍忍不住抬起杏眸看向正襟危坐的重墨,唇色一扬。

    “婚礼只不过是个形式,一家人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

    “重墨,我希望暖暖可以和哲浩能够幸福……”

    沐妍用了希望这个词,证明对于这件事情并不是百分之百的笃定,重墨黑眸锐利的扫向台上的沈哲浩,几乎是从沐妍出场之后,沈哲浩的视线就不曾离开过沐妍。

    妾有意,但是郎心不在,所以难啊!

    “恩,会的……”

    到底是幸福的期盼,重墨身处大手握住女人的小手,黑眸之中尽是殷切的期望,余光看向已经散去的媒体,甚至于自己感受得到一抹危险的气息快速的逼近。

    重墨嘴角漾开一抹潋滟的弧度,整个人越发的清冷夺人。

    ……

    精心装扮的婚礼台上,神父认真的祈祷,赞美:“主啊,我们来到你的面前,目睹祝福这对进入神圣婚姻殿堂的男女,照主旨意,二人合为一体……”

    “恭行婚礼终身偕老,地久天长;……从此共喜走天路,互爱,互助,互教,互信……”

    “天父赐福盈门……使夫妇均沾洪恩……圣灵感化,敬爱救主,一生一世主前颂扬……”

    “新娘重暖暖女士,你是否愿意这个男子成为你的丈夫与他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重暖暖眸色闪过一丝复杂,深深的看向自己面前的男人,唇色上扬,由衷的说道:“我……我愿意!”

    台下闪烁着雷鸣一般的掌声,纷纷是来自大家的祝福,虽然明明知道这一切都是镜花水月,重暖暖还是忍不住哭出了声。

    真的是有些激动了……

    第一次领证的时候冷冷清清,自己除了心底的暗喜,其余都不敢表现出来。

    这一次,在所有亲朋好友的祝福之下,还是可以感受到婚姻的庄严,以及那一抹承诺的力量。

    泣不成声,心底已经悲痛到了极致,可是表现出来的泪水,却被所有人认为是喜悦的泪水。

    沈哲浩眸子一怔,看着重暖暖脸颊上的泪水,心头滑过一丝异样,薄唇微微抿起,拿起纸巾轻轻的擦拭着女人眼角的泪水。

    “别哭了,再哭妆就花了……”

    重暖暖:“……”

    妆花了怎么样,女为悦己者容,如今自己不再有悦己者,自然不需要再注重自己的容颜了。

    “嗯,到了你的宣誓了……”

    重暖暖不着痕迹的从沈哲浩手中抽出纸巾,紧紧的攥在手心,小手护住腹部,一抹复杂的情绪在心底猛烈的翻滚。

    很小很小的小家伙,妈妈这一刻的心情很激动。

    ……

    “新郎沈哲浩……你是否愿意这个女人成为你的妻子与她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她,照顾她,尊重她,接纳她,永远对她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我愿意……”

    台下再次响起雷鸣般的掌声,沈哲浩视线看向台下的沐妍,沐妍同样的伸出小手鼓掌致贺,沈哲浩的眸子闪过一丝痛苦和纠结。

    原始森林的婚礼,属于大自然的独一无二的纯真,即使我的新娘不是你,可是能在婚礼上看到你,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

    重暖暖几乎将男人所有的反应都看在眼里,开心的,快乐的,伤心的,惋惜的,各种五味杂粮,深呼吸一口气,在心底默念,自己做的是对的。

    放手吧,放过自己,放过沈哲浩……

    ……

    各自宣誓之后就是交换戒指,重暖暖强忍住心底的颤动,全程笑靥如花,标准的模式的笑意几乎是灼伤了沈哲浩的视线。

    “我已见证你们互相发誓爱对方,我感到万分喜悦向在坐各位宣布你们为夫妇,现在新郎可以吻新娘了……”

    重暖暖:“……”

    还真的是应景啊!

    这句话说完,说明婚礼结束了,说明一切还真的是结束了!

    重暖暖深呼吸一口气,眸子红肿的厉害,看向面前俊逸的男人,哑声的问道:“神父,我可以要求抱一下,而不是吻嘛?”

    抱一下,至少可以连孩子都一块儿抱住,吻的话,也只是走了一个形式罢了!

    沈哲浩:“……”

    沈哲浩眸子一闪而过诧异的眸色,对上神父不知所措的眸子,颤抖的上前轻轻地将重暖暖拥入怀中。

    “沈哲浩,谢谢你出现在我生命之中……希望以后没有你,我可以过得更好……”

    沈哲浩:“……”

    希望没有你,我可以过得更好……

    沈哲浩眸色一顿,感受着怀里的女人颤抖的厉害,深呼吸一口气,一抹复杂的心情萦绕在心头久久挥散不开。

    ……

    台上,新人“幸福的”拥吻,拥抱,台下,热烈的掌声几乎就没有停过,完全是对他们俩由衷的祝福和高兴。

    沐妍忍不住感觉到眸子有些湿润,依偎在重墨的肩头,嗓子都莫名的哽咽的厉害。

    “重墨,时间过得好快……”

    一晃儿都好些年了,一晃儿自己都可以和重墨坐在台下可以衷心的祝福沈哲浩和重暖暖的大婚了。

    还真的是光阴如梭……

    “对,可是总觉得时间过得太快了,担心我给你的爱还远远不够……”

    重墨伸出大手轻柔的将沐妍揽入怀中,掌心停留在女人凸起的腹部之上,灼热的几乎几乎要把沐妍燃烧一般。

    冬季的阳光很是明媚,虽然寒风有些冰凉,但是沐妍始终觉得如沐春风一般。

    时间过得太快了,暗恋中的人会觉得来不及说我爱你,可能结婚之后的人,时时刻刻担心我来不及告诉你,其实很爱很爱你……

    沐妍唇色一淡,葱白如玉的小手轻柔的握住男人的大手放在腹部之上。

    “重墨,我和宝宝都爱你……”

    “扑哧,不对,是宝宝们,而且很爱很爱你……”

    沐妍澄清的眸子对上重墨带笑的黑眸,颈脖之上的璀璨的钻石项链,在阳光之下越发的熠熠生辉,璀璨夺目。

    “嗯,没想到还真的是幸运,一下子,上辈子的小基友和小情人都来了……”

    重墨忍不住轻叹出声,反扣住女人的小手放在唇边啄吻,眸子之中满是宠溺和眷念……

    沐妍:“……”

    小基友,小情人!

    明明重墨发疯一样喜欢重爱妍,分明是喜欢小情人多……

    ……

    到了抛捧花的时候了,因为沐妍已婚所以只能看着未婚的女生去抢,场面一度极其混乱……

    听说拿到捧花的人就会幸福,而且很快会找到另外一半结婚……

    沐妍没想到重暖暖直接把捧花丢给了自己!

    “小妍,你和二哥要幸福,你们俩什么时候补办婚礼啊?”

    重暖暖在台上热情地呼唤,嘴角漾开一抹柔亮的弧度,看着沐妍惊讶的模样,忍不住嘴角的弧度越发上扬了几分。

    沐妍:“……”

    补办婚礼!

    似乎确实好像很多人都催了,连重墨很早就上了心,一开始准备孩子月份小些办了,现在孩子月份大了,根本也穿不了婚纱了。

    只能等到产后了,可是产后孩子也得带,等到孩子会走了,会去当花童了再说吧!

    “暖暖,你别闹了,我都结婚了……”

    结婚的人再去拿捧花,这个不就是抢未婚姑娘的机会嘛,不厚道!

    沐妍准备把捧花重新拿给重暖暖的时候,却被重墨迅速的扣住了手腕。

    “重暖暖一片心意,你就收下吧,反正补办婚礼也是迟早的事儿……”

    重墨深邃如汪洋大海一般的眸色看向重暖暖,唇色上扬,少了一丝敌意,多了几分柔和,重暖暖莫名的眸子一湿。

    其实重安安的心脏不在自己身体里,这件事情,自己很早就想告诉重墨了,只不过重恩不允许自己这么做!

    如今看来,兄妹之间,真的没有隔夜仇……

    还是重鑫祺说得对,重墨是自己的二哥,沐妍是自己的二嫂,至于重恩葫芦里究竟是卖的什么药。

    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虽然知道和沈家联姻只不过是商业上的手段而已,只不过对方是沈哲浩,倒也真的是值得了……

    ……

    婚礼之后就是婚宴,没有了五星级的高档酒店,反而是纯天然的森林烧烤派对,沐妍还是第一次参加这么好玩的活动,奈何凸起的腹部只能精彩坐,或者是精彩站着,不能蹲。

    眸色看向身侧不知不觉多了一些黑衣的男子,明显是重墨安排的保镖,沐妍的眸色染上一丝淡然。

    看来重墨是在担心自己再被重恩刁难吧……

    ……

    沐妍始终觉得除了烟味之外,莫名熟悉的气息遍布自己的鼻尖,小手紧握,拿起架子上的玉米,眸色一颤。

    玉米似乎中间是空心的,还有一张纸条……

    沐妍快速的将纸条从玉米之中取了出来,清澈的眸光在人群之中扫过,这盘玉米刚刚是谁端过来的?

    想要知道重安安消息的,来森林找我,记得,是你一个人……

    沐妍:“……”

    沐妍眸色一淡,快速的在人群之中寻找重恩的下落,发现重恩和重鑫祺,重墨,三个人在人群之中敬酒。

    完全就没有离开的迹象,难道说是其他人!

    也对,重恩对于重安安的消息一直是刻意隐瞒,如果是想要告诉自己,又怎么会给纸条呢?纸条特别容易被重墨发现。

    但是重恩对于重安安的下落一直是有意隐瞒着重墨的!

    那么这个人到底是谁?

    ……

    “少夫人,您不舒服嘛?需不需要叫重先生过来?”

    沐妍身后的保镖敏锐的发现了沐妍脸色微白的模样,忍不住上前关切的问道。

    “没事,我觉得有些冷了,麻烦你能不能去帮我从车上拿一条毯子过来呢?”

    礼服加厚了,身上也贴了许多暖宝宝,沐妍有些睁眼说瞎话,看着男人微怔的模样,唇色上扬,使得自己看起来十分真诚。

    “是,夫人……”

    其中一位黑衣男子快速的给了身侧男人一个明显的眼神暗示,自己离开了,对于少夫人可得要抓紧点。

    毕竟婚礼现场,不适合安排太多人盯着,两个人轮流换班,应该来得及。

    ……

    沐妍看着男人离开的身影,深呼吸一口气,攥紧手中的纸条趁着男人不注意的时候丢进火堆。

    不可否认,有一点,自己的心是和重恩一样的,那就是重安安生死未卜的时候,自己还不想让重墨知道安安可能没死的消息。

    “你饿嘛,我鱿鱼快烤好了,你要放什么调料,要辣椒嘛?还是什么都不加?”

    沐妍将烤架上烤好的鱿鱼举起,直接递给了另外一位黑衣男子,看着男人局促不安的模样,沐妍眸色一淡。

    “没关系的,我现在不是很饿,重墨在前面接待宾客,肯定没空吃的,再烤下去就焦了,你再不吃的话可能就冷了,不香了……”

    沐妍眸色闪过一丝歉意,对上男人受宠若惊的眸色,暗暗咬唇。

    “谢谢少夫人……”

    男人接过沐妍烤好的鱿鱼快速的几口吃进肚子里,快速的挑战好了自己的状态,更加严谨的看向四周。

    沐妍眸色一淡,一抹暗光在眸底一闪而过,对不起了。

    海鲜如果搭配葡萄吃的话,会造成腹泻,很不巧,自己刚刚作为调料之一就是葡萄汁。

    自己虽然知道自己的行为很任性,但是重安安可能获知的消息只有这么一次,而且显然对方不是重恩,另有其人。

    自己一定要问清楚,安安真的如果还在这个世上,自己一定要帮重墨找回来。

    ……

    很快保镖立刻表现出来不舒适,捂住腹部,有些疼痛难掩。

    “少夫人,您就在这儿别走动,我很快回来……”

    “好……”

    沐妍强忍住心底的颤动,嘴角挤出一丝笑意,柔声的应答道,心底却已经是慌乱不堪,歉意十足,对不起。

    看着男人快速离开的身影,沐妍眸色一淡,余光看向重墨还和重鑫祺重恩在原地,拿出一部分烧烤穿插食物的钢针攥紧在手中,快速的向着森林方向走去。

    ……

    大片茂密的森林,森林脚下的草坪用作举行婚礼,真的很难想象沈哲浩当初怎么找到这儿的,沐妍呼吸一紧,向着森林深处慢慢走去,怀孕的身子着实不方便,所以才走了几步,沐妍就已经可以感觉到疲惫。

    只不过记忆之中熟悉的气息向着自己逼近,沐妍眸色一顿,忽然明白了气息的主人是谁!

    是李冰儿!

    一身黑衣,从那个神秘的女人蒙面出场的时候,在重恩耳边耳语,自己就觉得有些奇怪,没想到居然是李冰儿。

    上次车库之后,李冰儿几乎是生死未卜,原本的丑闻被温暖压了下来,后来直接被温暖的绯闻完全的压下了。

    她不好好的在医院养伤,出现在重暖暖的婚礼上,想要做什么?

    沐妍越往森林里面走,越是感觉到熟悉的气息逼近,不过却没有其他人的气息,看样子应该只有李冰儿一个人。

    深呼吸一口气,沐妍果然在一棵松树之下,看到了李冰儿的身影。

    看着女人黑布蒙脸的模样,沐妍心莫名的颤动了几分,依稀记得那个时候,重墨直接是用刀直接的划开她整个脸颊的。

    而且那个时候她脚踝明显受伤,不过看着李冰儿此刻站在自己面前,看样子,只是扭伤,不是骨裂,恐怕她真正受伤的就是脸颊之上的毁容,和乞丐的侵犯。

    “李冰儿,好久不见……”

    李冰儿:“……”

    李冰儿没想到沐妍可以这么快的就识别出自己,黑布之下的脸颊强忍住嘴角的冷笑,锐利的眸子狠狠的扫向沐妍。

    贱人!

    一身紫色礼服,飘飘欲仙,凭什么女人就得是仙女一般的模样,凭什么自己就得忍受着毁容的痛苦,在病床上一连躺了许多天,每每到了晚上都是在噩梦之中徘徊。

    全数都是重墨残忍到极致的画面……

    白天看到自己的那张脸是噩梦,晚上做噩梦,这种日子,真的是到头了!

    “沐妍,我是该夸你冰雪聪明,还是该夸你蠢呢,居然一个人直接敢进来找我?”

    李冰儿费力的向着沐妍走去,杏眸之中阴狠的眸光显而易见,几乎嫉妒的火焰想要把沐妍彻底焚烧殆尽。

    “因为我相信,如果你手上没有重安安的消息,根本不敢夸下海口,另外,筹码并不是你一个有,我也有,我这儿有很多限制级的照片一直想要找人欣赏,但是一直没有合适的人,所以,我经常在想,如果你不在乎的话,是不是我可以发到网上呢?”

    沐妍成功的看到李冰儿变了脸色,看着女人的身影快速的向着自己逼近,伸出小手护住腹部。

    以前没怀孕的时候,觉得哪儿受伤都不能头受伤,现在自从怀孕了,哪儿受伤,都不能腹部受伤。

    “沐妍,你知道嘛,我巴不得你去死,从小到大,我恨你入骨……”

    沐妍:“……”

    沐妍其实虽然性子冷,对于李冰儿,印象之中女生很可爱,因为充满着青春的气息,不像是自己寡言的厉害。

    “我今天想要问你的,是关于重安安的消息,李冰儿,安安的下落对于重墨很重要,我现在就想知道安安是生是死?”

    沐妍感觉到李冰儿身上散发出来的戾气,眸色一淡,暗暗猜想女人究竟是拿安安的消息来换取什么。

    如果是谈条件,条件是什么?

    如果是单纯的叫自己过来,是为了要自己的命嘛?

    “李冰儿,我知道你不会那么单纯的想要告诉我,我保证,如果你现在告诉我真相,我可以控制自己不去反抗,因为我现在最关切的就是安安的下落……”

    李冰儿:“……”

    李冰儿没有想到沐妍会这么直接,这般坦荡,眸子闪过一丝不可思议,不敢想象沐妍居然为了重安安的下落,连自己的命都置之不顾了。

    大阔步的上前,快速的攥住女人的小手,锋利的指甲狠狠地掐进沐妍的血肉之中。

    “你当真不会反抗,任由我带你走嘛?”

    沐妍:“……”

    带你走!

    看来自己还真的是具有一定价值,至少不会让她立刻的想要自己的命,何其有幸呢……

    “嗯,重安安是生是死?”

    沐妍问这句话的时候,心头莫名哆嗦的厉害,很害怕自己给予了厚望,但是却竹篮打水一场空。

    女人清澈的眸子清丽的惊人,李冰儿眸子有一股莫名的恐惧一闪而过,唇色上扬,如果幽灵一般摄人心魄。

    “她命够大,被当成玩具送给了那个男人,居然还活着……”

    而且活得很好!

    沐妍:“……”

    活着,重安安还活着,恐怕没有什么比这件事情更加的大快人心了,沐妍眸色一暖,心头的大石重重的落了下来。

    “但是,她生不如死……”

    沐妍因为李冰儿的下一句话彻底被打入了无间的地狱一般,杏眸微微一闪,没有留意到女人的小手快速的拂过自己的脸颊。

    沐妍忽然觉得自己的脑海迅速的变得异常模糊,甚至于四肢都开始变得毫无力气,耳朵处尽是嗡嗡嗡的声音。

    “不……不要……伤害孩子……”

    ------题外话------

    咳咳,可能觉得沐妍有点傻,其实呢,真的很在乎重安安的下落,而且沐妍心底是希望为重墨做点什么的,其实也做了准备,只是没想到因为重安安生不如死有些惊讶的时候,被下了毒手,嗷嗷嗷,绝对不是弱……哈哈,感谢weiniwuyan评价票,qquser7273621,weiniwuyan,sujieling,394983239月票……大家看文快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堇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堇颜并收藏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