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先领证后求婚!

第一百二十三章 先领证后求婚!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总裁大人超给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要……我跟你结婚,不要跟我抢小海豚,不要,我不能没有她,她是我的命……”

    当男人的大手握住自己的小手来到右边的文件的时候,温暖心底的弦几乎是彻底绷断了,整个人迷迷糊糊,几乎是感觉到经历了一场无以言喻的轮回。

    重新回到上一次六个月的孩子胎死腹中的感受一般,癫狂,失控,不知道要何去何从。整个人几乎是傻子,病患一般。

    如果小海豚要被冷枭翊再次带走的话,恐怕自己的唯一精神寄托也没有了!

    “冷枭翊,你赢了,你成功让我再次恨上你了……”

    眼角的清泪划过,印入眼帘的是男人欣喜若狂的眸色,温暖已经顾及不了那么多了,自己几乎是脑海之中一片空白。

    恐怕和周肆桀离婚很快就会被离婚了,根本不需要自己,直接冷枭翊去用一些不光彩的手段做就好了。

    “乖,做得很好……”

    冷枭翊漆黑的眸深深地凝视着她,精致如工笔画的凤眸滑过一抹流光。

    几乎是听到女人同意的一刹那心都要碎了,紧接着也软了,俯下身子轻柔的将失控的女人拥入怀中,薄凉的唇瓣细碎着吻着女人苍白的唇瓣,低喃道。

    “小海豚是上天赐给你我的宝贝,我永远不会把她从你身边夺走的……”

    如果不是小海豚,恐怕这辈子,自己跟温暖都没有任何的转机了……

    都说女孩是爸爸上辈子的情人,看来小海豚真的是自己的福星!

    温暖:“……”

    苍白如樱花般的唇瓣冷得彻骨,男人的唇瓣有些薄凉,但是唇瓣相贴还是可以感觉到那一抹炙热的温度,温暖杏眸微微一闪,小手却覆在了小腹之上。

    小海豚,妈妈,真的很爱你!

    就像是妈妈的外婆爱着妈妈一样,妈妈也是这般爱你,如果外婆还在世,也会很爱很爱你的!

    所以求求你,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出生就好,因为你是我的命!

    ……

    静谧的办证大厅,两个精致的人儿无限热吻之中,留下两个身形魁梧的男人面面相觑,一旁的工作人员更是看得目瞪口呆。

    偏偏是说的自己听不懂的语言,人家情侣来登记结婚都是开开心心的,怎么他们俩千里之外来注册的,跟打仗一样,这也太奇怪了吧。

    尤其是男人百般珍惜攫住女人唇瓣的那一幕真的好深情啊,可是女人的脸色苍白的厉害,整个人也异常的荒芜。

    画面感十足啊!

    ……

    温暖终究还是一笔一划认真的在结婚协议书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虽然协议书上满是自己看不懂的文字,但是签字那一栏自己还是知道的。

    几乎是在协议书上签字得一瞬间,温暖快速的将右边属于小海豚抚养权的协议撕碎,看到那份合同,几乎是促发自己身体之中的所有暴力因子,太可怕了……

    冷枭翊不动声色的将温暖所有的反应收入眸中,墨眸闪过一丝复杂,歉意的眸色,俯下身子轻轻的将温暖揽入怀中,力度之大,几乎要把女人完全的揉入自己的身体里一般。

    “暖儿,我保证,我保证,永远不会把小海豚从你身边抢走……”

    温暖:“……”

    男人的保证,可信度能有多少,温暖杏眸湿润的厉害,看着男人这般认真的眸色,为什么自己却特别想要笑。

    仰天长笑,这个孩子来得措手不及,他除了威逼利诱,什么时候做过父亲该做的事情?

    其实在心底,这个孩子根本就是一个工具,是他困住自己在他身边的工具而已。

    “我累了……”

    冷枭翊:“……”

    薄唇微微抿起,千言万语在唇边究竟还是无法说出口,强压住心底的翻滚的情绪,冷枭翊墨眸越发的深邃,越发用力的将女人抱在怀中。

    ……

    后面的事情几乎是水到渠成一般,冷枭翊熟练的签字,除了温暖签字的那一栏,其余关于两个人的个人信息全数都是冷枭翊在操作。

    温暖则是始终眸色有些恍惚的坐在了沙发之上,时不时的抚摸着自己的小腹,感觉着孩子的胎动。

    半个小时之后,冷枭翊已经办好了所有的手续,温暖深呼吸一口气,看着异国他乡两个人新领的结婚证,眸色有些恍惚,嘴角苦涩的厉害,却始终笑不起来。

    还记得周肆桀跟自己求婚的时候,自己那个时候还嘲笑男人居然拿糖果戒指跟自己求婚,哄小孩子的。

    可是明明自己笑得几乎眼泪都笑出来了……

    这一次,二嫁豪门,温暖,你也真的是好样的!

    ……

    “这儿当地的鲈鱼非常有名,我带你去尝尝鲜……”

    温暖:“……”

    走出办证大厅,黑衣男子已经熟练地递过来一杯鲜榨的果汁,温暖眸色一淡,刚刚哭到脱水,喝点果汁也不错。

    “我不是很有胃口,你定就好,对了,我们什么时候回去,我想沐沐了,我也想墨了,我还想青青了!”

    虽然只是短短的一天时间,天差地别,一切彻底颠倒了。

    不是自己想要的那样!

    “乖,这儿风景很美,很适合胎儿成长,我们在这儿度蜜月,等到K市关于你车祸的消息散去,我们就回去。”

    冷枭翊耐着性子给温暖解答,因为得利西亚是盛夏,温暖很快就额头上遍布缜密的汗水,轻柔的哪纸巾将女人额头上的汗水擦汗,动作轻柔到了极致。

    温暖:“……”

    温暖听到冷枭翊这句话,忽然莫名的笑了,甚至于眼角笑出了泪水。

    “冷枭翊,明明我曾经年少无知的时候做了一个梦,那就是希望有一天可以在梦里做你的新娘,只需要在梦里就好,因为现实之中,你有萧雅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温暖将男人的手臂直接打开,杏眸之中满是讥讽和嫌弃,对上男人深邃的眸子,认真的说道。

    “但是一次都没有过,恐怕是上天都不想为我圆梦吧……”

    “扑哧,没想到我居然跟你结婚了,可是如今我觉得自己整个人像是在做梦一样,可是是噩梦……”

    一句噩梦,温暖咬的格外清晰,清丽的美眸死死的盯着面前的男人,看到男人陡变的眸色,温暖竟然莫名的有些爽感。

    太他妈爽了……

    温暖看着男人犹如鬼斧神工般的精致的容颜,凌厉的墨眸越发的深邃,透着阵阵阴戾,使得他整个人像被一股冰冷戾气包绕着。

    温暖知道冷枭翊动怒了……

    冷枭翊,你刚刚逼我签字,咄咄逼人的那股劲去哪儿了?

    ……

    温暖和冷枭翊在一块儿说到底终究只能占一点嘴上的功夫,因为男人在乎的是实际付诸于行动!

    根本看不懂字的结婚证被男人完全是当成了宝贝一般收在了口袋之中,一如冷枭翊说的一般,来的时候是抱着来的。

    离开的时候终究是抱着回到了酒店!

    酒店直接就坐落在荷里亚湖河畔,在66层的顶级总统套房之中,近乎奢侈的环境和装潢让温暖眸色一颤,小手攥紧成拳头。

    站在透明的落地窗前,双眸微微阖上,希望发给周环城关于冷氏的内部资料周氏可以用得上。

    ……

    “休息一下,晚上的地利西亚的荷里亚湖夜色很美,我们在河畔用餐……”

    冷枭翊蹲下身子,握住温暖冰凉的双手,墨眸闪过一丝复杂的眸色,现在的气温是盛夏,房间里因为照顾温暖怀孕的缘故,气温打得不是很低,可是女人的小手终究是没有热过,不是冷汗,就是手脚冷得彻骨。

    “嗯,你先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好……这个是医生准备的胎音器,放在肚子上,小海豚的声音会放大百倍在房间里回荡,如果无聊的话可以听听宝宝心跳声……”

    冷枭翊起身,快速的从柜子里拿出准备好的胎音器放在温暖手中,动作轻柔到了极致,墨眸之中满是关切的眸色,看着温暖眸色一淡,心几乎被针扎一般。

    打一个巴掌,再给了一个甜枣,冷枭翊,你说你是不是很可笑。

    “我,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温暖小手攥紧胎音器,眸色之中尽是疏离和排斥,冷枭翊眸色一淡,俯下身子轻柔的将温暖柔嫩的樱唇含入唇中,满是温柔。

    “唔……”

    温暖眸色一颤,没想到男人会突然俯下身子攫住了自己的唇瓣,手中的胎音器应声而落,随即整个人被冷枭翊直接压在了柔软的大床之上。

    “不要碰我……”

    “不要……”

    温暖想要挣扎,几乎是被冷枭翊越发用力攫住唇瓣,杏眸之中满是挣扎和排斥。

    冷枭翊墨眸闪过一丝复杂的眸色,伸出大手抚摸女人柔嫩的脸颊,尤其是眼角的泪水几乎是灼伤了自己的手背。

    “现在放过你,晚上好好补偿我,因为温暖,今天晚上是我们的新婚夜……”

    温暖:“……”

    新婚夜!

    对啊,好讽刺……

    温暖越发的泣不成声,浑身颤抖的厉害,被男人轻柔的带入怀中,哭得更加的一塌糊涂,撕心裂肺。

    冷枭翊墨眸几乎是扎了冰一般寒冷彻骨,看向温暖的时候,薄唇抿紧,手上的动作却轻柔到了极致,抚摸着女人起伏的后背低喃浅语。

    “暖儿,我曾经对于自己所做的事情从来都不曾后悔过,但是如今令我后悔的事情很多,全部都是关于你的。”

    “如果我能早一点看清楚自己的心,是不是就能避开很多对你的伤害了,曾经在跑道上意气风发的女孩,又或者是屁颠屁颠在我和墨身后奔跑的少女,你的一切其实一早印刻在我的心尖了,只不过我太自信,总觉得,自己爱的人或者应该相守一生的人是萧雅……”

    承认在意你,就是在否决之前的自己!

    冷枭翊迟疑了,怀疑了,后来则是克制自己的欲念,殊不知越是克制,越是难以自拔……

    当然,这一切,温暖从来都不知道!

    温暖:“……”

    温暖忽然想到自己今天在飞机上看到了很多男人电脑里自己的学生时代的照片,眸色一湿,浑身哆嗦的厉害,泪水不断的从眼角滑落,几乎是浸湿了身下的床单。

    温暖小手攥成拳头,锋利的指甲完全的嵌入手心的嫩肉,嗅到了血腥味才慢慢的回神。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呢,温暖恨着冷枭翊是一部分,最恨的还是自己真他妈的够贱,明知道这个男人是禽兽,是毒蝎,是猛兽,可是还是舍不得他。

    爱着他,不然也不会整个年少时期,哪怕是重墨的规劝都抛之脑后,想着的,只是爱着他,远远的看着他就好。

    没想到后来一次意外,竟然看着他看到了床上……

    ……

    “三月十四号,如果我能有节制一些,就不会害你进了医院,也不会害我们第一个孩子六个月的时候夭折。”

    冷枭翊侧过身子,看着温暖还在不断的流泪,薄唇微微抿起,眸色尽是悔恨和怜惜,伸出大手轻柔的将女人被泪水浸湿的发丝理至耳后,没有想到自己的动作,几乎是让温暖浑身颤抖的更加厉害了。

    自己又怎么不知道孩子是她的命!

    只不过温暖在其他地方太过于无坚不摧,只有小海豚才是她的软肋,没有之一!

    ……

    温暖因为冷枭翊这句话,哭得更凶了,一段往事,如今被男人提出,而且是近乎忏悔的道歉,为什么自己感觉到已经没有感觉了呢,是不是心死了呢?

    如果是,是不是代表不会呼吸,不会跳跃的心以后不再爱着他了呢,是不是自己以后就彻底摆脱他了呢?

    “其实自从你休学之后,我一直在派人找你,只不过一直都没有你的消息,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你去了K市,这么多年,我之所以找不到你,是因为墨做了手脚,他想保护你,到底是旁观者清,他知道,一旦我找到你,我们俩就再也纠缠不清了……”

    冷枭翊对上温暖微微一愣的眸色,唇色有些苍白,勾起唇角轻柔的将女人眼角的泪水擦干。

    重墨除了对于沐妍而言是个情商很低的男人之外,对于其他事几乎是睿智的惊人,洞察力几乎是百分之百可以保证觉察力的。

    一早就看出来了自己的所有的心思,只不过自己还在自欺欺人!

    选择了默默无闻的保护温暖,避开了萧雅早期对于温暖的所有迫害,顺利的让女人脱颖而出,如今更是这般出色。

    温暖:“……”

    温暖忽然有个无耻的想法,早知道重墨这么好,当初就应该在自己看了冷枭翊第一眼的时候把眼睛擦亮再瞅瞅重墨的。

    结果赔了小半辈子,却是自己大半个青春。

    “后来,我就做了你的情人,陪睡陪做小三,扑哧……”

    温暖率先接下了冷枭翊的话茬,起身从男人的怀抱之中挣扎起来,眸色已经恢复了一片平静,红肿的杏眸暗示着刚刚女人的痛哭失声。

    “冷枭翊,是命,看来我真的逃不开了……”

    逃不开的永远是自己,根本不是命!

    温暖从来都不是一个信命的人,之前不信,如今不信,以后更不信……

    沐妍从不曾信过命,何况自己呢?

    迟早有一天,自己会彻底的摆脱冷枭翊……

    “你的道歉很诚恳,如果你能从这儿跳下去,或者是喝下毒药又或者是被车撞死,我就原谅你了,扑哧,很好笑是不是,就像是我刚刚听到你的道歉一样,滑稽到了极致……”

    冷枭翊:“……”

    终究,温暖并不是普通的女人,薄唇微微抿起,看着面前故作坚强的女人,起身凑近女人的颈脖处低喃浅语。

    “没关系,你只需要记得我是你的,你和小海豚是我的就好……”

    温暖:“……”

    霸道,蛮狠,不讲道理,这样的男人才是冷枭翊,刚刚的温情全数都是伪装,对于爱情,他总是强势的占有。

    自私的男人,根本就是残暴的男人!

    “我陪着你听胎音……”

    温暖:“……”

    温暖看到到刚刚被自己丢在地上的胎音器重新被男人放在手心,自己的衣服被撩开露出肚皮,冷枭翊轻柔的将胎音器防在腹部之上,寻找小海豚心脏的位置。

    怦怦……

    孩子有力的心跳声在耳边响起,温暖整个人的眸色有些平和,不再那么咄咄逼人了,伸出小手抚摸着自己的肚子,眸色一淡。

    “小海豚,你要记得,你爹中梅毒死了,对,艾滋病……”

    冷枭翊:“……”

    ……

    完美的地利西亚的荷里亚湖畔,温暖一身高贵的紫色露肩礼服,虽然是不施粉黛但是不难看出绝美的脸颊。

    精致的锁骨,圆润的双肩,肌肤光滑的如同白玉,凝着一抹娇嫩,宛如夜空下独自绽放的雨荷,露出尖尖角,出淤泥而不染,那么的柔美清雅,却又高贵的不容侵犯。

    温暖不想挽着冷枭翊的手臂,但是小手始终被男人攥在手心,两个璧人出现在河畔的露天餐厅之内立马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只不过女人杏眸清冷到了极致,似乎有种清高自傲。

    男人则是一身黑衣,面容英俊,身形欣长,一身高贵的手工西装,浑身上下透着贵公子的气度。

    身姿越发的挺拔,精致绝伦的容颜更是让所有人惊叹不语。

    但是男人的鹰隼样的眸子掠过冷芒,冰冷得令人心惊,唯独看着怀里的女人,几乎是柔软到心坎之中。

    温暖落座之后,长发被风扬起,将女人清冷窈窕的身影衬的绝世而独立。

    眸色看向白天自己走过的荷里亚湖,粉红色的湖水还真的是很神奇的事情。

    就算是晚上,河岸上的灯光打在了湖面之上,还是可以感觉到一抹艳丽的色泽在湖底凌波荡漾。

    “我点了一些你喜欢吃的,如果不够的话,我们再重新点……”

    “嗯……”

    温暖反应平淡到了极致,本来自己就不乐意出来吃饭,如果不是男人强逼着,尤其是冷枭翊献殷勤的嘴脸更是让自己无比厌恶。

    烛光晚餐,尤其是在这么一个美丽的河畔是极其浪漫的一件事情,更何况身侧还有当地的小提琴演奏家在自己身侧演奏,温暖唇色一淡,视线一直看着自己身侧的小提琴手,感受着男人手下美妙的音乐在演奏。

    冷枭翊墨眸灼灼的视线一直在看向温暖,大手握住自己手心的礼盒竟然不知觉的颤抖的厉害。

    深呼吸一口气,男人终于演奏完毕退下,冷枭翊才起身单膝跪地,将自己手中的戒指直接呈现给了温暖面前,在温暖错愕的眸色之下竟然有些语言难以表述。

    “我……帮你戴上戒指……”

    我想跟你求婚,虽然求婚和结婚我颠倒了顺序,但是我保证,以后错过的,我全数都会补偿给你的……

    可是到了嘴边,尤其是单膝下跪的举措冷枭翊还是第一次,墨眸之中尽是紧张不安的眸色,说出来的话,则是强权的厉害。

    温暖:“……”

    温暖其实在小提琴手拉完之后就会觉得这么唯美的意境之下,如果有一场惊世骇俗的求婚会比较好,没想到转瞬冷枭翊就单膝下跪在自己的面前。

    周围的人群之中更是传来了欢呼声,甚至于温暖都听到了人群之中的Marryhim的声音!

    温暖眸色一淡,我靠,都结婚领证了,求婚,还真的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了!

    “我不喜欢这款戒指,我不想戴,而且最近怀孕了手粗戴不上,不过这戒指看起来很精致,我可以拿起来看看嘛?”

    温暖杏眸之中闪过一丝狡黠的眸色,对上男人微微局促的眸色,伸出小手将冷枭翊粉色礼盒之中的戒指拿在手心。

    那宛如蝴蝶一样的睫羽微颤,淡凉如水的美眸浅漾着一抹流彩,与周围璀璨的夜色是那么的融合

    大概是10克拉的粉钻,价值连城,看来冷枭翊花费不少,而且是早有预谋,眸色看向不远处奔腾的湖水之后,温暖优雅的起身快速的将手中的粉钻直接的丢向了汪洋的湖水之中,唇色一淡,故作怜惜的说道。

    “不好意思,掉了……”

    人群之中立马传来惊呼声,10克拉的钻戒居然被女人说丢就丢了,这个真的是……

    甚至有人已经在观望湖面了,如果现在跳下去捡,是不是可以捡到呢?

    可是女人的美真的是好比湖水一般,简直是褪尽繁华惹人称叹啊

    ……

    温暖这个人的性子其实很简单,你对我好我对你更好,你如果打我一巴掌,我不光会打你,我还会骂你,如果你让我过得不舒服了,不爽了,我这辈子就会时时刻刻准备守寡了!

    价值连城的粉钻让你哭去吧,还求婚,开口就是我为你戴上戒指,这个男人是脑残嘛?

    冷枭翊:“……”

    冷枭翊薄唇微微抿起,浑身散发出一股危险而又魅惑的气息。

    单膝下跪的身子有些僵硬,尝试过很多姿势,包括训练的时候,唯独这种姿势自己没试过,单膝跪地,有点累。

    不过索性不由着温暖的性子了,冷枭翊快速的起身,不怒反笑,从口袋里再度掏出一个礼盒拿出一模一样的戒指戴在了温暖左手的无名指上。

    “谢谢你答应嫁给我,没关系,戒指丢了,我这边还准备了备用的……”

    温暖:“……”

    这一回轮到温暖语结了,试图缩回左手但是却几乎动弹不得,只能任由男人江戒指戴在了自己的左手之上。

    薄凉的指环套在了自己的手指之上,温暖下意识的呼吸成灾,一抹复杂的情绪在心底翻滚。

    谁想嫁给他了……

    “冷枭翊,你这么多此一举有意思嘛?你信不信我还可以被这枚戒指丢下去……”

    “指环采用的是最新的高分子材料,除非是特殊工艺下,否则一旦戴在你的手上就会适应你的体温,随着你体温和手指粗细而变化自己的松紧……”

    温暖:“……”

    换句话说,是不是自己这辈子都摘不下来了,除非找到冷枭翊口中合适的工艺?

    温暖杏眸一淡,下意识的伸出右手去摘,果然是摘不下了,而且戒指似乎是有灵气一般,会在慢慢的收放。

    这个男人肯定是早有预谋……

    “冷枭翊,你无耻……”

    “嗯,我是不是男人你会不知道?”

    温暖:“……”

    冷枭翊邪魅的倨傲的下巴紧绷着,如画桃花眸浅凝着一抹妖孽和宠溺之情,在墨眸中幽幽的散发着噬人光辉,几乎是要把温暖整个人都灼热一般。

    “Tobehappy……”

    人群之中欢呼声此起彼伏,温暖暗暗感慨当地人的热情好客,随即整个被冷枭翊拥入怀中,听着冷枭翊娴熟的地利西亚话,随即就听到人群之中的再一次欢呼。

    “冷枭翊,你跟他们说什么了?”

    “我太太今天很开心,所以他们的消费我一力承担……”

    温暖:“……”

    冷枭翊那一只眼睛看到自己开心了,开心他妹啊,脑子真的是有病,而且不是那么一点点的……

    “看湖面……”

    冷枭翊唇色上扬,光艳流彩的墨眸就绽放出了耀眼的铅华,潋滟的薄唇不由地盛开魅生的花儿,几乎是炫目了温暖的视线。

    温暖恍神之际,整个人已经被冷枭翊熟练的转换了位置看向荷里亚湖,湖面上居然绽放出来了烟火。

    极其绚烂的烟花在空中绽放,甚至于还出现了字。

    冷枭翊爱温暖,一生一世……

    暖儿,我爱你……

    小海豚,爸爸妈妈爱你……

    暖儿,对不起……

    泪水不自觉的从眼角滑落,烟花散尽,温暖整个人还处在一抹不知名的悲痛之中,尤其是烟花燃尽在天际一侧,温暖居然想要伸手去抓。

    冷枭翊到底懂不懂,烟花虽美,但是却美在那一瞬间!

    就像是自己为他绽放过的爱情和青春,也只有那么一季……

    ……

    新婚之夜,温暖仿佛是如临大敌一般,整个人有些惴惴不安,从浴室里围着浴巾出来的时候,就看到男人在大床之上忙碌。

    不得不说冷枭翊太有心计了,睡衣几乎薄到可以透明,虽然温暖是个很喜欢放得开的女人,但是这样做,真的是太……

    因为洗完澡,温暖粉嫩的小脸如同刚剥壳的鸡蛋一样嫩滑白皙,染着一抹淡淡的粉红,长长的睫羽宛如蝴蝶展翅一般的轻盈美丽,水眸波光盈盈,提防的看着冷枭翊。

    “冷枭翊,我今天有点累了,我……”

    “来,我帮你吹干头发,今天晚上不碰你……”

    今天晚上不碰你,只是抱着你睡觉而已!

    男人的惯用谎言,温暖唇色一滞,对上男人认真的眸色,只能迟疑的走上前,将自己的浴巾向上拉了拉,坐在了大床之上,任由男人高举吹风机将自己的发丝吹干。

    “以后头发我都帮你吹干……”

    温暖:“……”

    以后好远,好美……

    温暖被冷枭翊吹着头发缓缓地进入梦乡,冷枭翊果然是信守承诺,今天晚上也没有碰自己。

    静谧的月光之下,冷枭翊深邃的墨眸看着女人沉睡的模样,唇色上扬,伸出小手轻柔的抚摸着女人柔软的发丝,眸色灼灼,俯下身子吻了吻女人的额头。

    看着睡梦之中的温暖极其不踏实,冷枭翊修长的指尖带着一丝颤抖轻轻地触上女人美丽如画的眉,淡淡的替她抚去那一抹褶皱。

    温暖轻颤的睫羽中,还凝着一抹莹色的光点,如钻般璀璨耀眼,在灯光和月色之下越发的显得皮肤的白皙。

    杏眸红肿的厉害,今天几乎是从民政局开始就没有断过泪,有的时候还故意的哽咽,冷枭翊深邃的眸子染上一丝歉意,柔声的低喃:“暖儿,晚安……”

    ……

    K市海边别墅:

    沐妍从森林里直接被重墨抱回了海边别墅之中,整个人昏迷不醒,重墨的黑眸之中满是关切和危险的光芒。

    根本不知道怎么去抱她是最好的,也不知道她身上的伤口在哪儿,到底伤的有多么严重,重墨的脸色骇人的苍白,精湛的黑眸几乎是想要杀人一般。

    看着重墨的瞳眸如针刺一般急速地收缩,眸低的浓暗色彩流泻而出,似要把眼前的一切都渲染成黑,风华唇色微微一抿建议道。

    “墨,你先出去,你在这儿,我根本就没办法检查……”

    风华脸色微微一变,自己几乎是想要替沐妍检查一处地方,重墨的脸色就几乎是想要将自己杀了一般,尤其是检查一下手腕,几乎是让男人的眸色锐利的想要杀人了。

    血肉模糊!

    不知道沐妍的手腕是被什么利器捆绑着的,几乎是可以看到骨头了!

    虽然伤口已经凝结,但是斑斑的血迹在雪肤之上让人不忍直视。

    “我他妈真的很想杀了他……”

    “你疯了,他是你爸……墨,你自己不是私下查了你们俩的DNA嘛,你们俩明明是亲生父子……”

    重墨:“……”

    重墨一拳狠狠地砸向身侧的白色墙壁,感觉到皮开肉绽一般,疼的厉害,但是远没有沐妍疼的厉害。

    至少疼在她的身上,几乎是疼在自己的心尖!

    的确,自从重恩对着自己百般肆虐之后,重墨一直在怀疑自己是不是重恩的亲生儿子,甚至于知道重恩对着重鑫祺和重暖暖都不好,私下将三个人和重恩的DNA都比对了。

    结果证实,均为亲生父子……

    偏偏!

    偏偏重恩为什么如此残暴,对着亲生骨肉都可以熟视无睹,只是将孩子作为谋权牟利的工具,简直是丧心病狂。

    “墨,你千万不能做弑父的事情……小妍妍的事情缓缓……”

    重墨:“……”

    重墨大手紧握成拳,看着病床上因为怀孕只能挂着葡萄糖点滴,脸色惨白的女人,狭长凤眸里满是危险的锋芒。

    弑父,这个字眼真的很恐怖……

    大逆不道,重墨承认自己之所以下不去手,全数都是因为这个缘故,可是不代表,自己可以容忍着他百般的针对沐妍。

    这一次,如果不是沐妍逃开了,他的极限和手段会是什么?

    重墨黑曜石般的眸子,锋芒慑人,眯紧了眸子,浑身爆发出一股冰冷慑人的戾气。

    “风华,我先出去了,妍妍交给你了,动作轻一点,她怕疼……”

    沐妍虽然是一个忍力很强的人,但是同时很脆弱,很怕疼,有的时候,自己会哄着她,看着她紧蹙的眉头慢慢舒展看来才会放心。

    风华:“……”

    深情如重墨,恐怕也真的是绝了!

    风华知道重墨是在自责,如果不是自己太不够小心,恐怕小妍妍也不会遭这么多的嘴,潋滟的唇色微微抿起,风华绝代越发的在深夜鬼魅。

    “好……”

    ……

    风华详尽的给沐妍做了检查,尤其是关于腹中的龙凤胎更是检查的很仔细,索性宝宝是受到了惊吓而已。

    沐妍身上大多都是碰撞的青紫,尤其是女人的皮肤极其白皙细腻,几乎是被重的东西一撞,就会变得青紫。

    最严重的恐怕就是手腕上的伤,以及后背的青紫,甚至还有一些男人的抓痕。

    不过没有得逞!

    看来小妍妍还算是幸运,不过脸颊之上的巴掌印看来对方下手很重啊……

    ……

    风华检查完之后,因为不敢给沐妍挂消炎的药水,只能挂葡萄糖点滴,手腕之上涂抹着药膏,重新裹着纱布之后,将病情简单的告知了重墨之后已经是凌晨4点了。

    重墨黑眸猩红的厉害,遍布血丝,风华眼眸染上几分关切。

    “墨,小妍妍现在处于惊吓过度,你再操劳过度就不行了,你抱着小妍妍睡会儿,女人嘛,在你怀里醒来,情况会好很多……”

    “嗯……风华,帮我查下重恩身边叫做盛夏女人的一切资料,另外,派人24小时盯着重恩……”

    “好,墨,你千万别冲动,弑父这个罪名,绝对不能挂在你的名下……”

    风华知道这一次重恩是彻底的激怒了重墨,重墨是一切都不顾了,可是偏偏这种事情,在伦理上是根本不可取的。

    百无一是是父母……

    虽然重恩是个魔鬼,但是这个曾经父亲的角色之所以会变成魔鬼,肯定是会有道理的。

    “嗯,我知道了……”

    重墨大手紧握成拳,大阔步的走向病床前,看着面色苍白如同白纸一般的女人,几乎是心都要碎了。

    听着风华的言语和建议,侧着身子,轻柔将沐妍揽入自己的怀中,却小心翼翼的避开了女人受伤的手腕。

    熟睡之中的沐妍似乎是嗅到了一抹熟悉的气息,嘴角漾开一抹纤柔的微笑,越发的向着重墨的怀里靠了几分,紧蹙的眉宇慢慢的舒展。

    画面唯美到了极致,看着风华唇色一淡,转过身子,轻柔的将房门带上,心头漾开一抹错杂。

    小妍子简直是墨的一起啊……

    ……

    重墨几乎是毫无睡意,大手始终轻柔的抚摸着女人的脸颊,修长的手指几乎是停留在女人的眉宇之前就不曾离开过。

    沐妍睡梦之中无意识的低喃浅语,重墨眸色一愣,俯下身子,将自己的耳朵贴向女人的樱唇。

    墨,安安没有死,她叫盛夏!

    你很快就可以找到她了……

    我爱你,很爱很爱你……

    我希望你开心!

    重墨黑眸一暗,女人的话几乎是一根针狠狠地刺向自己的心头,呼吸成灾……

    ------题外话------

    感谢lw19781018的5分评价票,lw19781018,ycbabytoys,18620773158的月票……哈哈,么么,又到了凌晨了,周围好安静,只有键盘的声音,扑哧,很想大笑,但是担心别人叫我疯子,大家看文快乐,我去睡会儿,明个又得去上课了,嗷嗷嗷,恭喜我吧,8周实习结束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堇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堇颜并收藏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