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 > 第一百二十六章 你的衣服,只有我能撕!

第一百二十六章 你的衣服,只有我能撕!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沈哲浩的电话来的极其讽刺,沐妍目送着重暖暖刚刚离开,不层想到沈哲浩居然给自己打电话了!

    沐妍眸色一淡,白分明,如玲珑剔透的水晶,不染纤尘冰冷的厉害,一抹暗光在眸底一闪而过,深呼吸一口气,心头的怒火肆意的攻心,生长。

    “沈哲浩,你到底想要做什么,重暖暖究竟有什么错,她唯一错了的,不就是爱上你了嘛?”

    沈哲浩:“……”

    沈哲浩身单影只萧条落寞的站在沈氏的高楼之中,看着桌子上已经签字的离婚协议书,男方和女方均已经签好了彼此的名字了。

    所以自己现在彻底自由了,为什么自由之后,心却像是被挖空一般。

    尤其是今天自己酒意阑珊,根本不知道想要做什么,或者是想要得到些什么,一个人落寞的站在这儿,还真的是不知道何去何从……

    “小妍,看来你是知道了,嗯,我们俩离婚了,是她提出来的,她看得开,我也算是圆了她的心思,一直以来,我都是在圆别人的心思……”

    “我现在自由了,可以更加的有资格去爱着你了……”

    沐妍:“……”

    根本就是不知道幸福在手边在悄然流逝,沐妍眸子湿润的厉害,小手紧握成拳,听到窗外呼啸的飞机起飞的声音,眸色越发的湿润。

    看来暖暖是起飞了准备走了嘛?

    沈哲浩,你知不知道,你在错过你生命之中最重要的两个人,一个是你的爱人,还有一个是你的孩子。

    你的爱人,为了你的孩子,甚至于不想要自己的命!

    “沈哲浩,我们俩不可能了,三年前无疾而终,以后也不会有结果,你知不知道暖暖她……”

    她后面的话,关于重暖暖此刻的近况,沐妍终究还是忍住了,沈家自然是不会允许孩子在外的,如何沈哲浩知道孩子的事情,又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呢?

    终究沐妍还是没有说出口,孩子的事情,终有一天,重暖暖会平安回来之后告诉沈哲浩的!

    “她唯一做错的就是爱你而已……”

    “小妍,我又做错了什么,我唯一做错了,就是不爱她,我可能错的离谱的一件事情,就是爱惨了你……”

    沈哲浩嗓音莫名哽咽的厉害,眼眸之中泪花闪烁,拿起身侧的酒瓶将里面的威士忌一饮而尽,摇曳的液体顺着冰凉的酒瓶缓缓的进入嗓子里,格外旖旎,刺激。

    沐妍:“……”

    所有的话到了嘴边,但是沐妍却无力反驳,杏眸酸涩的厉害,似乎爱情是真的没有绝对的对与错。

    重暖暖做的这辈子最大的错事,就是因为爱上了沈哲浩。

    沈哲浩终究也是没错的,重暖暖对于自己始终只是一个不爱的女人,就是那般简单到不可思议。

    “沈哲浩,我现在很幸福,我很爱我的丈夫,所以再见了,以后也请你不要再联系我了,因为我的丈夫心思比较小,我不想让他不开心,即使你和暖暖离婚了,我们俩也永远没有可能了……”

    沈哲浩:“……”

    沈哲浩还想再说些什么,电话那头已经传来了嘟嘟嘟的声音,大手无力的下垂,手中的手机应声而落,无力的跌坐在地板之上,眸色荒芜的看向漫天的夜色。

    其实自己真的没有错,错的一直以来都是重墨,如果不是他横刀夺爱,将重暖暖塞给自己,设计自己,也不会和沐妍越走越远了!

    所以三年前,唯一犯错的人就是重墨!

    他该死……

    一想到这儿,沈哲浩原本湿润的眸子泛起骇人的冷光,一抹阴寒一闪而过……

    ……

    挂断电话之后,沐妍眸色看向窗外的黑色天空,已经听不到飞机起飞的呼啸声了,眸色一淡,看来重暖暖真的已经走远了。

    看着重墨颀长的身子和自己一并站在窗前,沐妍眸色一柔,伸出小手和重墨十指相扣。

    “重墨,可能我这样说真的比较矫情,以后即使有一天,我要走,我要闹,要跟你离婚,也请你牢牢的困住我,让我不要走,我很担心我一气之下,做出错误的判断……会后悔一辈子的……”

    “好,我们一家四口会一直在一起的……”

    重墨知道沐妍今天因为重暖暖的事儿心情不好,眸子几乎是从下午接到了重鑫祺的电话之后就没有干过,红肿肿的,有的时候,还趁着自己不注意偷偷的抹眼泪。

    多愁善感,沐妍原先是性子冷,现在心底有了在意,自然是有了牵挂,随之而来的就是愁绪了。

    “乖,别哭了,这个时间段,快十点了,宝宝也该睡觉了,你这么一哭,不是把宝宝也闹醒了嘛?”

    沐妍:“……”

    沐妍虽然不知道重墨说的话是不是权威的,但是看着男人无比认真的模样,倒是擦干了自己眼角的泪水,大大的水眸一闪一闪的,满是认真。

    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真的是影响到肚子里孩子的休息问题。

    重墨看着女人严肃认真的模样唇色上扬,一抹暗光在眸底一闪而过,看来现在能够劝得住沐妍的,只有肚子里的两个宝儿了。

    “重墨,我不哭,我要祝福暖暖……为她加油……”

    “好,乖……”

    重墨轻柔的将女人带入怀中,细细的啄吻着女人细嫩的脸颊,薄凉的唇瓣触及到女人红肿的杏眸时候,再度吻了上去,顺带将残余的泪痕全数吻去。

    心底愁绪万千,重墨承认,今天对于自己而言,也真的是一个极大的触动。

    对于重暖暖,弥补的机会是不是少得可怜……

    ……

    重鑫祺眸光若有若无的停留在高大的落地窗前,两个紧紧相拥的两个人身上,唇角勾起一抹浅淡苦涩的弧度,薄唇微微抿起,准备说再见的,可是画面感太美,终究还是选择了转身离去,自己一个人享受苦涩和落寞就好。

    口袋里的手机响起,惊扰了这么一幅宁静的画面。

    “重先生,刚刚我们检查了小姐的航班没有发现小姐的登机牌……”

    重鑫祺:“……”

    没有发现重暖暖的登机牌的意思是说明重暖暖没有坐上那一班飞机?

    重鑫祺大手攥紧手中的手机,琥珀色的蓝眸瞬间一点一滴凝结成冰……

    ……

    重鑫祺挂断电话之后,重墨和沐妍敏锐的发现了重鑫祺的不正常,以及脸色的迅速变得苍白铁青,沐妍心底的不安越发的扩大了几分,弱弱的开口问道。

    “大哥,是不是暖暖那边出什么问题了?”

    问这句话的时候,沐妍小手紧握成拳头,杏眸闪烁的厉害,锋利的指甲嵌入手心都没有发觉到,倒是重墨敏锐的发现到了女人的异常,伸出大手抚摸着沐妍的小手,将女人细嫩的手心解救出来。

    “怎么了?飞行出事了嘛?”

    重墨深邃的眸子深深的看向面色惨白的重鑫祺,伸出大手拍了拍男人的肩膀,唇色微微抿起。

    “重墨,小妍,暖暖没有上飞机,我们都被她骗了……”

    沐妍:“……”

    重墨:“……”

    没有上飞机是几个意思?

    沐妍眸色一闪,忽然明白了重暖暖为什么不选择上飞机,到了美洲一切都会按部就班,也就是说,定期的身体检查,甚至于当检查的结果表明孩子必须要拿掉,否则会影响母体的健康,重鑫祺一旦是下了命令,恐怕重暖暖也没有法子。

    索性重暖暖逃开了,天涯海角,总会有一个是适合自己的地方……

    而且可以确保完全如了自己的心愿,平平安安生下孩子!

    真的是被骗了……

    “大哥,你确定嘛?”

    沐妍清澈的眸子认真的看向重鑫祺,想要仔确认一下消息的真伪,结果看到男人重重的点了点头。

    “嗯,我已经安排人侦查暖暖的位置了,应该是从机场离开走不太远,我不放心她一个人。”

    “我派人和你一块儿找,K市说大也大,说不大也不大,你安排人去检查飞机场,汽车站,还有火车站,我担心暖暖选择了其他的交通工具,或者是她同时买了两张票,没有去美洲,已经飞去了其他国家……”

    重墨迅速的分析了一下形势,重暖暖看来还真的不是长大了,还知道用这个法子彻底摆脱自己和重鑫祺了。

    看来是真的决定不活在两个哥哥的阴影之下了!

    所以如果重暖暖真的要这么做的话,最有可能的就是直接同一个时间段搭配去了其他国家的航班。

    “好……”

    重鑫祺和重墨各自打了电话吩咐下去侦查重暖暖的消息,结果很快就出来了,就在刚刚,重暖暖没有搭乘去美洲的飞机,反而去了地利亚。

    地利亚!

    南美的一个小国家,环境还不错,人文荟萃,气息浓郁。

    不过重墨和重鑫祺均认为绝对不是女人的目的地,恐怕下了飞机之后会重新改签了,所以,对于寻找重暖暖,还真的是在茫茫人海之中难以寻觅。

    尤其是在国外,根本就是难上加难……

    ……

    “重墨,小妍,你说是不是我把她保护的真的太好了,我答应她留下宝宝,其实她真的没有敢相信过我……”

    重鑫祺无力的坐在机场的椅子上,看着来来往往穿梭的人群,蓝眸越发的暗淡无光。

    “其实她心底更多的是不想让你为难,让你在她和宝宝之中为难,大哥,这次是个机会,看来暖暖真的是下定决心了,她这么有勇气,我们应该感到高兴才对。”

    沐妍艰难的蹲下身子,杏眸认真的看着面前沮丧的男人,唇色努力的勾起一抹明媚的弧度,柔声的说道。

    “我们要相信,一直找一直找总会找到暖暖的,等到我们找到暖暖的时候,她一定是健健康康的,又或者是她平平安安的生完孩子回来了……”

    沐妍忽然发现自己睁着眼睛欺骗自己和重鑫祺的功夫越来越强了,明明自己心底很是关切和担忧,知道重鑫祺更加的难以释怀,索性编出了完美的未来来哄骗一下重鑫祺,顺便也来骗骗自己。

    重墨黑眸微微一闪,精致的黑眸闪过一丝暗沉的眸色,大手紧握成拳,伸出大手再度拍了拍重鑫祺的肩膀,认真的说道。

    “我会尽快加快人手找到她的……”

    “好……”

    重鑫祺眸色有些染上一丝雾气,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是偏偏这个妹妹,自己曾经紧紧依靠的亲人,真的对于自己很重要。

    亏欠她的,答应妈妈好好照顾她的,希望一定要来得及兑现!

    ……

    沐妍和重墨重新回到海边别墅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沐妍其实倒不是困了,反而是累了,整个人疲惫的昏昏欲睡,几乎是不敢合上眸子,合上眸子,就是重暖暖和自己告别时候的场景。

    眸色一淡,沐妍再度睁开眼眸的时候,自己已经睡在了柔软的大床上,长长的睫毛覆在眼睛上,投落下优美的扇贝剪影,细嫩的小脸白如初雪,呼吸浅浅。

    但是重墨一眼就可以看得出来,沐妍其实没睡熟!

    沐妍感觉到温热的毛巾擦拭自己的脸颊,小手,自己的身上的衣服被换下,重新换上了干净的睡衣。

    沐妍意识恍惚的厉害,感觉到心头有些压抑,难以纾解,整个人有些晕晕乎乎的,感觉到床铺一处塌陷,随即重墨灼热的胸膛贴了过来,沐妍眸色一淡,整个人被拥入男人的怀抱之中。

    “重墨……我刚刚脑海里闪烁着全部都是上学的时候和暖暖的点点滴滴……”

    “嗯……”

    重墨轻柔的抚摸着女人的长发,宽解女人心头的不安和担忧,看着女人精致的容颜被泪水冲击的一片狼藉,薄唇紧紧抿起,黑眸越发深邃的凝视着自己怀里的女人。

    樱花一般的唇瓣有些苍白,暖色调的灯光下,嫩嫩的肌肤仿佛能掐得出水来,重墨小心翼翼的摩挲着女人柔嫩的唇瓣,唇色一凝,柔声的安抚道。

    “乖,我一定会找到暖暖,确保她平安回来的,我抱着你睡会儿……时间已经不早了……”

    “嗯……”

    沐妍像是一只慵懒的猫咪一般整个人依偎在重墨健硕的胸膛之中,缓缓地在男人的安抚之下进入梦乡,杏眸之中却有着未干的泪痕,看着重墨的眸色在夜色之中越发的深沉。

    薄唇微微勾起,大手却紧握成拳。

    重暖暖究竟去哪儿了,看来还真的是个未知的定数。

    长夜漫漫,重墨罕有的抱着沐妍一夜无眠……

    ……

    地利西亚:

    将近一周的时间,温暖虽然百般的不情愿,但是终究还是随着冷枭翊将地利西亚玩了个遍儿,不可否则,这儿的自然风景真的很不错。

    有的时候,温暖会回忆起当时自己和冷枭翊在古镇时候的情景,吃着点心,还走上了情人桥。

    因为手机被冷枭翊管着,温暖只能偶尔的时候给沐妍打个电话,但是拨打的时间不能长,虽然冷枭翊美名曰是防辐射。

    但是温暖是觉得冷枭翊嫉妒到不能容忍自己的注意力放在除了他以外的其他人身上。

    深夜降临,不过地利西亚还是十分潮湿温热,温暖一身香槟色的波西米亚风长裙,慵懒着吸着自己杯子里面的牛奶。

    对,牛奶补钙,很适合孕妇补充营养,而且冷枭翊给自己准备的牛奶,是加了果汁的……

    “冷枭翊,你这么带着我四处挥霍,人家会以为我看上你的钱才跟你结婚的……”

    温暖精致的唇色上扬,看着身侧穿着黑色衬衫的男人,嘴角的笑意越发的浓郁了几分,却掺杂着几分莫名的讥讽。

    冷枭翊墨眸一淡,看着女人的嘴角还有一丝牛奶渍,伸出大手轻柔的将温暖整个人揽入怀中,俯下身子将女人的唇角舔舐干净。

    余光却一直紧盯着前方的高速公路,地利西亚最大的好处,就是马路够宽阔,不用担心堵车或者是其他的突发情况。

    “其实我有很多可以是你愿意结婚的标准……牛奶味道不错……”

    温暖:“……”

    好好开车啊!

    自己娘俩的命可都是在你丫手上呢,温暖嫌弃的擦了擦自己的唇角,听着男人淡然清冽的嗓音,越发的嫌弃了几分,但是小脸却不自然的红晕了几分。

    “对啊,冷枭翊,我发现你身家不错,除了这一点弥补了你技术不行,其他的我还真的没发现好的……”

    技术不行!

    温暖是在很明显的嫌弃冷枭翊在情事方面是初次,仅有的技巧都是自己教的,顺带那些有的没的,包括接吻!

    这个男人一开始跟自己那个什么的,都不熟练的……

    温暖其实就是嘴巴闲的难受,想要找个东西讽刺一下冷枭翊,但是看过的书都说讽刺男人的话,最好的一个点就是那方面。

    所以温暖自然找到了这个梗,先逞了自己的口舌之快。

    冷枭翊:“……”

    冷枭翊嘴角有些抽搐,被温暖这句话逗得不行,薄唇上扬,墨眸闪过一抹暗光,唇色上扬,慢条斯理的说道。

    “虽然技术不行,但是比起睡你一晚上,我想和你睡一辈子,所以这方面,麻烦冷夫人慢慢教……”

    温暖:“……”

    温暖脸色几乎涨红的厉害,忽然发现原本不善言辞的冷枭翊,居然这么会说。

    这绝对是自己听过的最爷们的话!

    不过自然也不能真的赞美冷枭翊,男人被赞美多了,就会容易出墙。

    “没关系,在这方面,我毕竟是二婚,所以自然是经验丰富……”

    冷枭翊:“……”

    经验丰富,怎么说的这么让人有意见呢?

    冷枭翊嘴角上扬,墨眸之中尽是宠溺的笑意,左手握住方向盘,右手则是将女人的小手扣在手心,柔声说道。

    “三婚的话,想就别想了……”

    温暖:“……”

    这都什么人啊,人渣,禽兽,败类!

    ……

    因为冷枭翊今天白天带着温暖去了郊外的薰衣草花田看风景,回来的时候除了走高速公路就是走较为偏僻的郊区的路,空气格外的清新宜人,冷枭翊墨眸看着身后紧紧跟随上来的四辆车,不着痕迹的眯起了眸子。

    “暖儿……你觉得这儿风景怎么样?”

    温暖:“……”

    温暖杏眸微微一闪,不知道男人问这句话的含义是什么,唇色微微一抿,视线看向黑漆漆的风景,忍不住吐槽。

    “冷枭翊,你的视力是不是不够好?这儿就是空气好了一些,怎么会有风景?”

    温暖发现男人的眸色暗沉了几分,心底忽然扬起一抹极其不安的感觉,原本是躺着的姿态,如今赶忙正襟危坐。

    “空气好的话,对宝宝应该很不错,暖儿,我等下找个地方把你放下去,你记得在原地等我,不要出声,等着我回来接你……”

    温暖:“……”

    回来接自己,冷枭翊想要说些什么?

    温暖眸色一愣,一抹惊慌失措在杏眸之前渐渐渲染开来,准备回头打探着情况,没想到却忽然从身后猛的砰的一声打碎了自己身侧的后视镜,直接是贯穿了。

    “冷枭翊,不要放下我……要走一起走……”

    温暖脸色惨白的厉害,下意识的俯下身子看着身后,没想到看到了四辆的车子紧紧的跟着自己和冷枭翊。

    是来做什么的?

    复仇嘛?

    还是什么?

    温暖小手哆嗦的厉害,慌忙的向着冷枭翊靠近,试图从男人的衣服口袋拿手机。

    “冷枭翊,我们报警嘛?地利西亚的报警电话是多少?”

    温暖虽然心底恐惧的厉害,但是还是努力的保持着自己清醒的状态,冷静,如果你先开始慌了,那么你就彻底输了。

    “没有用的,就算是现在报警,这儿地处偏远的地区,警察一时半会儿根本赶不过来……”

    温暖:“……”

    为什么都到了现在这种情况,冷枭翊还是这么云淡风轻了!

    是决定把自己放下来了,没有了自己,冷枭翊就凭着他自己的一辆车,去解决掉身后的四辆车嘛?

    简直是做梦。

    “我慢慢减慢车速,前面会有一个拐角,我放你下来,别怕,在原地等我,我一定可以回来……”

    “冷枭翊,你是傻瓜了,你当我是什么人?我……”

    我怎么可能会让你一个人涉险呢?

    温暖眸色一淡,伸出小手握住了男人的腰身,颤声的说道:“冷枭翊,一直往前开,保证我们的速度超过他们,这样,我们就不会被追上,我们就可以平平安安的……”

    乡间之路昏暗的一塌糊涂,只有路边星星点点的灯光,冷枭翊的墨眸越发的眯起,暗沉的厉害,深深地看向自己面前的女人,许久之后,薄唇微微眯起。

    “没有办法了,因为前面的路按照他们的逼近,是会把我们逼近山崖的,最后彻底的困在路的尽头……”

    说话间,温暖已经可以听到身后传来了砰砰砰的枪声,甚至于有轮胎爆破的声音,极其恐怖。

    每一声枪声,都是对着自己生命的威胁……

    温暖觉得似乎后面的四辆车不是在针对自己的,很有可能是针对冷枭翊的,冷枭翊向来就是在黑白之间轮回。

    所以一旦被后面的车上追上,很有可能是死路一条……

    温暖:“……”

    靠之,温暖暗暗的攥紧小手,清澈的眸色满是坚定的眸色。

    “冷枭翊,不管你要做什么,不要撇下我!”

    冷枭翊:“……”

    冷枭翊大手紧握方向盘,随着车子被后面的车辆逼着向着山顶开去,唇色越发的抿起,看着温暖坚定的眸色,感觉身体颤抖的厉害,许久之后,终究还是摇了摇头。

    “不可以,遇到危险的时候,温暖,我不可以带着你一起……”

    “冷枭翊,你要是不管我,我就要带着小海豚改嫁!我不光是三婚,我要六七*婚……”

    冷枭翊:“……”

    温暖眸色有些不可避免的湿润了几分,深呼吸一口气,看向身后紧紧跟随的四辆车,杏眸微微一闪,悄悄地解开了自己的安全带。

    “冷枭翊,你把车速放慢,我们俩一起滚下去,反正这儿天黑,我们只要下了车,没有了标志性的东西,她们找不到我们的……”

    冷枭翊墨眸微微一闪,精致的墨眸扎了碎冰一般越发的冰冷,唇色一凝,摇了摇头。

    “不可以,你现在有身孕,不可以滚下去,小海豚吃不消这样的力道……”

    温暖:“……”

    温暖一直觉得自己是在乎小海豚在乎到心坎里了,没想到冷枭翊居然在自己的心底占据了这么重要的角色,刚刚的一瞬间,自己差点忘记了孩子的存在。

    “暖儿,你相信我嘛,相信我的话,就闭上眼睛……”

    冷枭翊看着温暖已经独自了解开了腰间的安全带,墨眸越发的深邃逼人,大手紧紧的拴住女人纤细的腰身,唇色越发的抿起。

    “好……”

    温暖深深地看向冷枭翊,感受着男人缓缓地将车速放慢,顺带将安全带直接扯了下来紧紧的握在手心,阖上眼眸,杏眸有些难掩的湿意。

    不要怕……

    相信冷枭翊!

    自己一定会和小海豚陪着冷枭翊一起平平安安的……

    “暖儿,等下车几乎是停下来的时候,我会和抱着你下车,后面的车会直接的撞上这辆车,所以我们的动作一定要快……”

    温暖:“……”

    温暖已经将自己深深的埋在了男人宽厚的怀抱之中,根本不能正常的去思考冷枭翊究竟在说些什么,大致听了明白,点了点头,听着身后的不断的枪声,温暖颤抖的厉害。

    如果真的是遇到了危险,生死未卜的时候你要做什么,温暖其实想告诉冷枭翊……

    樱唇哆嗦的厉害,终究还是不言不语,选择了缄默!

    ……

    车速渐渐被放慢接近停车的速度,冷枭翊快速的打开车门,抱着温暖迅速的翻向身侧的草坪,尽量的避开了温暖凸起的腹部,选择了就近停下,安抚好温暖之后,重新按动手上的控制器,将车速缓缓升起。

    温暖直接跌坐在草地上,没有预想之中的疼痛,只感觉到自己呼吸之间全数都是冷枭翊身上的气息,居然不害怕了。

    落地的时候,还觉得是一场梦!

    随即就是后面的四辆黑车快速的向着自己刚刚和冷枭翊乘坐的豪车开去,忽然一声爆炸声响起,前方自己和冷枭翊的豪车已经轰然爆炸。

    火光冲天,温暖诧异的捂住了唇瓣!

    紧接着看着四辆黑车一辆一辆快速的撞向爆炸的车,有的车子刹车及时,才能免于为难,似乎黑衣男人已经意识到了冷枭翊和自己逃了出来。

    向着温暖和冷枭翊这儿开枪!

    “小心……”

    温暖慌神之际,冷枭翊已经趴在了自己的身上,随之而来的就是枪声,血腥味遍布了彼此的呼吸之间。

    冷枭翊健硕的身子深深地抱着自己,可是越是这般抱着,越是可以感受到那一抹血腥味刺激的自己几乎是失控。

    “冷枭翊,你是不是受伤了?到底是哪儿,你不要吓我,我经不住你吓的……”

    温暖原本没有哭的杏眸因为男人的血腥味刺激着自己几乎是颤抖,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办,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泪水无意识划过眼角,因为地利西亚是夏季,所以浑身上下粘稠的厉害。

    温暖会不自觉地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除了湿意就是血腥……

    “乖,不要说话……”

    冷枭翊紧皱眸子,脸色苍白的骇人,大手重新握住自己刚刚的按钮,再度按下了另外一侧的按钮。

    看着身下的女人颤抖的厉害,冷枭翊唇色上扬,确认了温暖樱唇所在的位置,俯下身子。

    “唔……”

    温暖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眸子,感受着男人温热的唇瓣紧紧的贴在了自己的唇瓣之上,杏眸酸涩的厉害,一下子充盈到了自己的鼻端,眸子几乎是沁满了泪水。

    冷枭翊,你不要有事……

    求求你!

    一吻终了,缓解了身上巨疼,冷枭翊几乎感觉到自己的右胳膊都彻底废了一般,子弹是直接穿过了自己的右侧的肩膀。

    不过这样也好,至少不用取出子弹。

    对方的枪法还挺准的!

    “别怕,我死不了,我还要陪着你一块儿等着小海豚出生长大,暖儿,我好像从来都没有陪你看过星星,地利西亚的星空很美,躺在草地上看着星星,真的是一种享受……”

    “我其实一直不懂女孩子说的浪漫是什么,不知道这样算不算是一种浪漫呢?”

    温暖:“……”

    浪漫个头!

    这个男人是他妈的傻瓜嘛?

    现在他究竟伤到哪儿自己根本就不知道,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欣赏这烂漫的夜色,终究,温暖只是刀子嘴,豆腐心,嗓音哽咽的厉害。

    “嗯,很美,很浪漫……冷枭翊,在地利西亚的草地上看着星空,和你!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浪漫的事情,谢谢你……”

    “嗯,不客气,你是我夫人,我只想把这辈子所有美好的东西都给你和孩子,因为……我爱你,你比我命还要重要……”

    温暖:“……”

    所以他刚刚才奋不顾身的为自己挡了一枪嘛?

    傻瓜……

    “冷枭翊,我扶你起来好不好,他们好像走了,我扶着你起来,让我好好看你的伤口严重还是不严重好不好?”

    “不要动,他们还在,敌人第一次保持安静是为了营造离开的假象……”

    冷枭翊额头上已经布满了缜密汗水,实在是疼的厉害,尤其是温暖哭泣的模样更是让自己的心疼的厉害,墨眸闪过一丝复杂的眸色,艰难的用自己还没有受伤的左手,撑起自己的身子,防止自己整个人压在女人的身上,压到了温暖的腹部。

    “嗯……冷枭翊,你不要死好不好?呸,不对,你不会死的,我说过你死了我就会改嫁……你一定不会死的!”

    温暖心底颤抖的厉害,皮肤表面虽然铺上了一层细汗,但是心底却慌乱的自乱阵脚了。

    “嗯……不会,暖儿,你这个问题问过了……”

    温暖:“……”

    温暖为什么不知道自己曾经问过这个问题呢?

    冷枭翊深深地看着身下的女人,知道温暖被吓坏了,吓得口不择言了,唇色上扬,灼热的子弹穿过自己身体的感觉,似乎已经很有没有这种感受了。

    “温暖,你之前在公寓里说你还爱我的那句话,那句话是认真的嘛?”

    温暖:“……”

    温暖觉得冷枭翊傻乎乎的厉害,不远处还有车爆炸声还有烈火燃烧的声音,偏偏,男人在漫天的星空之下,眸色写满了真诚,认真的在问自己那天说的话是真的还是假的。

    温暖从来没有想过会在这么一个意境之下,男人会如此眸色灼灼,丝毫不在意自己的身体情况,只在意自己那天那句话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心头涩的厉害,许久之后,温暖唇色上扬,杏眸之中满是热泪。

    “是真的……冷枭翊,我还爱你……”

    得到了心底想要的答案,冷枭翊嘴角漾开一抹明媚的弧度,墨眸满是激动地眸色。

    大手抚摸着女人苍白的脸颊,脸色越发的苍白了几分,右边的整个臂膀,几乎是完全不能动,甚至于流血流的自己几乎是毫无知觉。

    可是她的回答,永远都是自己的一剂良药,很重要!

    “对不起……做得不够好,才能害你这么晚才能说出我爱你……”

    让你处于恐慌之中,不能自持,让你像是一个刺猬一般,整个人面对我像是如临大敌一般,真的是很爱你,做得不够好。

    可是却没有其他法子!

    温暖的性子确实是太硬了……

    针对温暖,只能是以暴制暴!

    “冷枭翊,你别说了,我帮你包扎伤口好不好?”

    温暖澄清的眸子里满是乞求的眸色,虽然自己不如沐妍的敏感度惊人,但是也可以感受到周围血腥味越来越重,除了漫天的星空,周围是一片昏暗。

    根本看不清楚情况是什么样的。

    “好,我的暖儿,你扶我起来……我们先找个地方避开他们……”

    “嗯……”

    我的暖儿,很柔,很柔,几乎是让自己再度的呼吸成灾,这个男人是最温柔的恶魔,自己无力反击,沉沦的彻底。

    ……

    确定那些黑衣人已经完全离开,温暖深呼吸一口,扶着冷枭翊站起身子,看着自己握住男人右手,男人明显的吃痛,温暖眸色一淡,小心翼翼的改为扶着男人的右手,一瘸一拐向着草坪深处走去。

    因为不确定黑衣人是不是在公路上埋伏。

    温暖看着不远处有一个农家,唇色一暖,柔声的说道:“冷枭翊,我们过去看看……”

    “好……不过先要把我的右肩包扎一下,不然正常居民看到我这副模样会害怕的……”

    冷枭翊深邃如夜的墨眸越发的精湛,在夜色之中散发着凌冽的寒光,看向温暖的时候却柔和的不可思议。

    “对啊,对的,你看,我都忙完了……冷枭翊,包扎伤口,需要布……对了,我有裙子……”

    温暖唇色一喜,忽然觉得波西米亚风真的是一个太好的长裙了,优点是长,可以任意撕,温暖颤抖的伸出小手准备撕开自己的长裙的时候,却被男人迅速的扣住了手腕。

    虽然冷枭翊受了极大的伤,但是温暖还是感觉到男人毋庸置疑的力度。

    “你的衣服,只有我能撕……”

    温暖:“……”

    ------题外话------

    感谢紫雪莲,ciliyongzong,偶尔间相逢月票!无极哥的花花!嗷嗷嗷,我不剧透!对,不剧透……哈哈,今天是月底最后一天了,又给妹纸送福利了,嗷嗷嗷,全文订阅的妹纸,在11月1号当天冒泡,前11名冒泡的,送上111沧海文学网币,因为你们都是最可爱的唯一!啦啦啦!是全文订阅的妹纸啊,是前11名冒泡留言的妹纸哈!即将结束的10月,谢谢大家,我们11月再见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堇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堇颜并收藏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