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女儿是爸爸上辈子情人

第一百二十七章 女儿是爸爸上辈子情人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的衣服,只有我能撕!

    男人霸道无耻又有点孩子般的话语让温暖哭笑不得,感慨许久之后,唇色上扬,察觉到男人扣住自己的小手力道再加大,唇色一凝。

    “好,你撕……”

    冷枭翊满意的勾起唇角,嘴角间带着特有的格调,绝世的桀骜和尊贵,仿佛这个世界已经臣服在他的脚下。

    温暖被男人这般妖孽的笑意一愣,感觉自己原地一转,已经被男人圈入怀中,男人炙热的大手抚摸着女人凸起的腹部,柔声的低喃道。

    “小海豚今天有没有被吓到?”

    温暖:“……”

    男人跳跃性思维让温暖忍不住语结,杏眸微微一闪,感受着男人的意识越发的薄弱,小手莫名的有些颤抖。

    “没有被吓到,我和她都很好很好……”

    只有你不够好……

    温暖唇瓣哆嗦的厉害,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唇色上扬,小手缓缓松开冷枭翊的大手,抚摸着自己凸起的小腹,心头感慨的厉害。

    小海豚已经6个月了,还有3到4个月的时间,自己就可以看到她了……

    “嗯……”

    冷枭翊确实是意识涣散的厉害,只能依靠着温暖在自己身侧,时时刻刻提醒着自己,自己不能昏睡,否则女人会陷入极致的恐慌之后。

    大手大概分析了温暖需要的裙子长短,冷枭翊猛地一用力,原本是波西米亚长裙,变成了及膝的中裙,露出女人白皙如雪的脚踝,温暖恍惚之际,已经可以听到男人在自己耳边的低笑。

    “好了,乖,帮我包扎在右肩上,记得力度要大,绷得住血……”

    血色渲染之下,男人英俊的容颜更显风华绝代,由他骨子里透出的帝王威严迫得人心惊胆寒,在气势上根本完全看不出来是一个重伤的男人。

    温暖:“……”

    温暖根本就没有受过很严重的伤,自然不知道受伤之后要怎么包扎,鼻端酸涩的厉害,只知道自己小手触摸到的地方都是粘稠。

    是冷枭翊的鲜血……

    “冷枭翊,你疼的时候告诉我,我动作轻一点……”

    “好……”

    温暖战战兢兢的为冷枭翊包扎好了伤口之后,小手几乎已经沾满了鲜血,在月色和星空之下格外旖旎,鼻尖似乎是嗅不到任何的气息一般,温暖的脸色已经惨白的厉害。

    “冷枭翊,我去敲门,我们在这儿借住一宿,然后打电话让人来接我们……”

    “好……”

    温暖自始自终都没有问过任何关于刚刚追击自己和冷枭翊后面四辆车的人是谁,杏眸微微一闪,有的时候,女人要做聪明的女人,什么是该问的,什么是不该问的!

    能够在地利西亚使用枪支的人,肯定不是普通人,而且这么大的车祸现场,肯定会吸引警方关注,尤其是国外的警方,各种绯闻,更加是不容小觑。

    所以能做的,对彼此最好的事情,就是将事情的影响力,降到最低。

    温暖默默地在心底下定决定,无论是冷枭翊要做什么,都不过问……

    有的时候,知道的少一些,会对自己好很多!

    ……

    温暖没有想到农家虽然在深夜有灯光,但是却没有人,十分空旷,只有一些用于劳作的工具,微弱的淡黄色灯光之下,温暖看着冷枭翊无比狰狞,几乎是血染了整个右手手臂的模样,还是硬生生的打了一个寒颤。

    温暖樱唇哆嗦的厉害,看着男人苍白的脸颊,唇色一淡,快速的找了一个草垫垫在了地上,柔声说道:“冷枭翊,你先坐一会儿……我去找点水或者是有没有什么联络的工具……”

    “不用了,陪着我坐会儿,他们会有法子找到我们的……”

    自然是有法子,因为温暖的脚踝后背,自己安装了全球GPS定位系统!

    冷枭翊脸色骇白的如同白纸一般,大手紧握,余光看向自己的胳膊,越发的抿起薄唇,看样子还是把她吓坏了。

    冷枭翊锐利的眸色迅速扫向这间房间,除了劳作的工具就没有其他,恐怕唯一能找到最柔软的就是自己的身子了。

    在这儿将就一夜,温暖可以待的地方除了自己的怀抱,没有其他了。

    ……

    温暖第一次来到这样的地方,有些心神不定,深呼吸一口气,农家的灯光有些昏暗,房间里也异常炎热的厉害,唇色上扬,缓缓的在冷枭翊面前蹲下身子。

    “好……”

    虽然不知道冷枭翊究竟有什么法子可以让底下的找到自己,温暖看着男人缓缓的对着自己抬起没有受伤的左手,温暖乖巧的坐在了冷枭翊身侧,放低身子,使得自己可以正好依偎在男人没有受伤的左手手臂。

    “冷枭翊,刚刚我像不像拍好莱坞的动作大片,我还是第一次这样经历的,感觉好神奇……不过我觉得我是女侠,我很帅,我之前觉得我干不了主播,可以去演苦情戏,不过我觉得我可以做功夫巨星,听说这样片酬会高很多!”

    温暖有一搭没一搭跟着冷枭翊聊天,感受着男人的大手轻柔的回握住自己的小手,唇色上扬,杏眸有些莫名的湿润。

    “嗯,以后生完孩子之后,公司的事情,我会慢慢放下,到时候给你开经纪公司,到时候给你做经纪人……”

    冷枭翊知道温暖说得玩,倒也乐意陪着温暖聊天,看着女人葱白如玉的小手之中尽是汗水,唇色一淡,强忍住右肩膀的疼痛,俯下身子啄吻女人细嫩的脸蛋。

    温暖被男人灼热的气息刺激的有些痒痒的,噘着粉嫩的樱唇,柔声的说道:“好……”

    因为农家考虑到阳光的采集,所以这间屋子虽然放着杂乱的劳作工具,但是顶棚却采用了透明的塑料大棚,所以两个人这么依偎在一起看着天空,可以看到属于地利西亚最绚烂的星空。

    温暖忽然发现,冷枭翊呼吸薄弱,自己心里因为不安紧张怦怦的跳个不停,但是却是自己和冷枭翊两个人单独相处最安静的时刻。

    没有争吵,没有争论,只有宁静的欣赏这唯美的时刻。

    “冷枭翊,你帮我找天空中,最明亮的星星,因为那个是妈妈,是小海豚的外婆,萌萌哒……”

    冷枭翊:“……”

    冷枭翊因为女人的活泼可人忍不住唇色上扬,俯下身子刚好可以攫住女人柔嫩嫣红的唇瓣,柔软到了极致。

    “妈妈在心里,是最明媚的夜色……”

    妈妈!

    温暖眸色再度湿润了几分,自己和冷枭翊已经结婚了,的确,冷枭翊可以叫自己妈妈叫做妈妈了。

    原来可以和冷枭翊共同分享一个妈妈,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冷枭翊,我从来没有问过你家里的情况,你有兄弟姐妹嘛?”

    此话一出,温暖明显的感觉到了冷枭翊的动作僵硬了许多,整个人有些颓然,眸色一顿,知道自己问错了问题。

    冷枭翊简直是迷一般的存在,自己似乎又燃起了几分想要解谜的心思了。

    冷枭翊莫眸闪过几分深沉错杂的眸色,深呼吸一口气,唇色一淡,觉得自己有些失态,俯下身子轻柔的将俊脸贴着女人柔嫩的脸颊,柔声的低喃道。

    “暖儿,我没有家人,只有你和小海豚,以后就当她们死了就好……”

    温暖:“……”

    究竟是什么样的家庭会让冷枭翊有这般刻骨的感悟,看似冷血,实际上整个人处于无奈被动的状态,温暖眸色一淡,唇色上扬。

    “好……随你……”

    “冷枭翊,我们平安回去之后好好过日子吧,回到K市之后,你不要为难周爸爸和周妈妈了,还有,给我和肆桀时间……”

    “好……”

    冷枭翊知道温暖倦了,累了,疲乏了,没有受伤的左手艰难的将女人整个抱在怀中,将自己的坐姿调整成最适合温暖躺着的姿势,唇色上扬,受伤的右手只能无力的下垂在身侧。

    “睡在我怀里吧,会舒服一些,不会那么硬,地面到底是比较冰,到了夜里的时候会比较凉,不适合你和孩子睡。”

    温暖:“……”

    这个傻瓜,有没有想过他受伤这么严重,抱着自己睡一晚上,根本就吃不消嘛,要抱明显也要是自己抱着他啊。

    虽然自己抱着他不现实!

    “冷枭翊,这样做不可以的,你会伤的更严重的,虽然我现在也不知道你的情况怎么样,但是……”

    温暖还想继续说些什么,已经被男人迅速的攫住唇瓣,几乎是长驱直入,一下子攫走自己所有的呼吸。

    温暖发现冷枭翊今天吻了自己不只是一次,而且每一次几乎是都像是最后一次缠绵一般,小脸红润的厉害,看着冷枭翊这般深情款款的模样,只觉得心底的某些硬块在慢慢的放软。

    眼角越发的湿润了几分,等到冷枭翊完全的松开自己的时候,温暖已经额头上遍布汗水了。

    “冷枭翊,你受伤了怎么那个……”

    怎么还不老实啊,反而亲个不停!

    冷枭翊唇色苍白努力的勾起一抹邪魅的弧度,漾开一抹妖孽的笑意,打趣的说道:“对于爱,我比起会说,更加会做……”

    温暖:“……”

    不怕男人耍流氓,就怕流氓有文化……

    “好了,快睡吧,等到天亮了,我们就回家了……”

    冷枭翊看着女人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杏眸之中满是好奇和不安,大手作势真的要去解开温暖的领口,惊得温暖赶忙伸出小手护住自己的领口,对上男人带笑的眸子,有些局促。

    “回哪儿?”

    “K市……”

    温暖:“……”

    K市,真的想沐沐了,还有自己的女婿了,小重牧还在沐妍的肚子里呢,这般想着,温暖知道冷枭翊心意已决,沉沉的枕在男人的怀里,进入睡梦之中,没有留意到一抹奇异的香气萦绕在自己的鼻尖,自己越发的睡的深沉。

    ……

    温暖一觉醒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在K市的公寓之中了,不可置信的睁大了杏眸,颤抖的走到窗前,发现窗外阳光明媚,似乎是下午的模样。

    怎么会,明明自己在地利西亚的农家的杂货房,怎么会一觉醒来居然在这儿了。

    还是自己离开时候的模样,温暖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身上带血的衣服已经被换下,换上了干净的棉质的加绒加厚睡衣。

    因为K市是冬季!

    温暖樱唇莫名哆嗦的厉害,唯一要想的只有冷枭翊,他现在怎么样,有没有怎么样?

    一想到这儿,温暖快速的掀开被子,颤抖快速的向着客厅跑去,全然忘记了自己没有穿鞋子,一边跑,一边呼唤道:“冷枭翊……”

    你去哪儿了?

    温暖看着空旷的客厅,心底忽然萌生了一抹极其不安的想法,会不会自己被重墨带回国了,然后他出事了……

    一想到这儿,温暖觉得自己的心被狠狠的掏空一般疼得厉害,呼吸成灾,脸色惨白的厉害,无措的厉害。

    尤其是空旷的客厅,毫无人气的浴室,整间公寓,除了自己就没有其他人了!

    温暖眸色一颤,下意识的跌坐在沙发之上,将自己整个人埋在双膝之间,杏眸尽是水雾弥漫。

    冷枭翊,究竟,你在哪儿?

    还是在医院?

    还是在抢救……

    温暖心底惴惴不安的厉害,恍惚听到公寓的房门被打开的声音之后,立马大阔步的向着门口跑去。

    “冷枭翊……”

    是冷枭翊!

    冷枭翊已经换上了一身黑色衬衫,身形高大,容貌俊美如神祇,仿若睥睨天下的王者,君临天下的气魄不怒自威。

    除了脸色惨白的厉害,其余的与常人无异,温暖眸子湿润的厉害,忍不住笑出了声,快速的向着冷枭翊跑去,如同一只翩翩飞舞的蝴蝶一般落入冷枭翊宽厚的怀抱之中。

    “冷枭翊,你去哪儿了,我刚刚没有找到你,我还以为你……”

    还记得昨天深夜在地利西亚,男人的整个右肩虽然自己看不清楚,但是几乎是狼狈,狰狞,遍布血腥。

    进了农家之后,虽然包扎好的伤口,但是在暗黄色的灯光之下,还是一般惨烈的狠状。

    真的是太恐怖了!

    男人犹如神工雕凿的侧脸,俊美、冷硬、狂妄到了极致,可是偏偏眸色停留在女人娇嫩的容颜之上,凤眸满是浓郁的宠溺,唇色上扬,伸出大手触摸女人的脸颊。

    “乖,我没事,我带你回来了……”

    温暖:“……”

    等到天亮了,我们就回家了。

    回哪儿?

    K市……

    温暖被冷枭翊这个模样逗得笑出了声,天然媚色,令人怦然心动,温暖脸色一红,快速的将冷枭翊直接带到了沙发处。

    “冷枭翊,你自己选,衣服你自己脱,还是我帮你脱?”

    冷枭翊:“……”

    冷枭翊嘴角的笑意一凝,知道温暖是关心自己身体的情况,只不过自己的伤口实在是狰狞的慑人,自己不想让她看到如此血腥暴力的场景。

    “既然你不脱的话,我就帮你脱,你觉得怎么样?”

    温暖杏眸之上满是关切的眸色,眼眸之中满是殷切的的关心,不知道男人的右肩受伤的程度究竟是如何。

    “你这么急切,会让我觉得,你很需要我……”

    温暖:“……”

    流氓!

    温暖小脸微红,忽然发现自己挺着一个大肚子,几乎是完全的跪坐在男人的身上,这个姿势,实在是有点儿过分了!

    而且很暧昧……

    虽然明明自己很纯很暧昧,但是这么做十分不利用胎教,温暖的小手还是舍不得松开男人的衣角,小脸红的厉害,没好气的说道:“我只不过是想看看你的伤口情况,好奇你是怎么带我回的K市而已……”

    “乖,我没事……”

    冷枭翊不着痕迹的扣住女人的小手,让女人小心翼翼的从自己身上下来,柔声的安抚说道。

    温暖:“……”

    温暖有些狐疑,杏眸闪过一丝狡黠,冷枭翊不让自己做的事情,自己就偏偏要去做,俯下身子,直接攫住了男人薄凉的唇瓣。

    “唔……”

    唇齿交缠,摩挲,暧昧到了极限,温暖眉眼满是笑意,尤其是可以感受着男人微微僵硬的身子,嘴角再度上扬了几分。

    小手却在不着痕迹的悄悄的解开男人领口的纽扣。

    健硕的胸膛,露出精壮的腰身,优美的肌肉线条,堪比精致的雕塑品,尤其那是壁垒分明的八块腹肌,结合了力与美,充满了致命的性感诱惑。

    温暖小脸再度涨红了几分,但是却还是不改女王本色,小手没有停下自己的动作。

    到了后面较为难解开的纽扣,温暖下定决心狠狠的一扯,很快就听到了纽扣落满地面的清脆声。

    冷枭翊:“……”

    冷枭翊一直都知道温暖是百变的女人,如今女人行为举止如此大胆,还真的是在自己的意料之中,自己不要她怎么做,但是女人往往会做的更加的彻底。

    墨眸看向面前皮肤如白玉一般的女人,肌肤胜雪,尤其是这般俯身的动作,胸前春光无限,冷枭翊忽然想到,自己带着温暖回来,帮女人洗干净身子,直接套上了睡衣。

    却没有换上胸衣……

    冷枭翊的墨某越发的深沉了几分,一个翻身,直接带着温暖压向了柔软的沙发之上。

    只不过沙发有些小,等到温暖生完孩子之后一定要换一个大的,否则很不容易施展……

    “可以了,冷枭翊,你不可以禽兽,只有我可以……”

    温暖艰难的扯开男人右肩的衬衫,看着裹着厚重的纱布,杏眸一瞬间几乎是彻底湿润了,小样儿,受伤不轻的样子。

    “冷枭翊,谁帮你包扎的?”

    冷枭翊原本是想把温暖吞入腹中,吻个彻底,但是看到女人这般清澈的眸子里满是关切的眸色,一时之间自动缴械投降,轻柔的起身,将女人从沙发之上扶了起来。

    “风华!”

    当然,被风华包扎过程没有少被吃豆腐,但是索性,还有白逸在身边,风华不敢造次,所以的挑逗了自己一下顺带简单的说了几句,胸口的肋骨断了几根。

    右肩的肌肉几乎是完全拉伤,子弹贯穿了整个右肩,如果想要恢复正常,需要进行复检。

    温暖在脑海里快速过滤和风华有关的一切记忆,就是那个长得比女人还要漂亮的男人,修长的手指,几乎是完美到了极致。

    更重要的是,那个男人很傲娇!

    K市之音之前节目组邀请了很多次,但是几乎都被同一个理由拒绝了,节目要录制到晚上10点,结束之后再回家的话,耽误他睡美容觉时间。

    他一直是晚上10点准时睡美容觉的……

    所以,不好意思,没空!

    温暖忽然想到刚刚冷枭翊右侧的肩膀是被男人抚摸过的,唇色有些僵硬,嫌弃的撇开了冷枭翊,没好气的说道。

    “反正右肩的位置距离心脏挺远的,死不了……我一点都不担心了……”

    冷枭翊:“……”

    冷枭翊看着温暖万分嫌弃自己的模样,娇嗔可人,几乎心都要为女人彻底放柔了,唇色上扬,伸出大手,轻柔的将温暖揽入怀中,啄吻着女人的脸蛋。

    “我嗅到了撒谎的味道,暖儿,你要是撒谎的话,可是为肚子里的小海豚树立了不好的榜样,这么做,真的好嘛?”

    温暖:“……”

    这么做,真的好嘛?

    温暖杏眸微微一闪,忽然想到了昨天火光冲天的场景,以及自己和冷枭翊乘坐的车在爆炸之下变成废墟。

    失去他,真的是让自己尝试到了绝望的味道,所以,温暖,你还爱着他。

    或者是一直爱着他!

    温暖唇色一抿,像是小孩子无意间闯入了谜洞,一开始迷惘的厉害,忽然发现自己眼前豁然开朗,一下子就清晰开阔了。

    “冷枭翊……你赢了……从你昨天扑在我身上为我挡了一枪的时候,你就赢了……”

    冷枭翊:“……”

    难得可以看到温暖示弱还真的是不容易,冷枭翊唇色上扬,轻柔的将女人揽入怀中,柔声的说道。

    “爱情这个游戏,其实我一早就输了,只不过一直不肯认输罢了,暖儿,我周氏,我已经放手了,至于离婚协议书,周肆桀已经签字了,你现在完全只属于我了……”

    温暖:“……”

    爱情,为什么自己的爱情和冷枭翊在一起几乎只是一个胜负的比拼,谁输谁赢,真的很重要嘛?

    为什么听到自己完全属于他这句话,温暖的心会不自觉的漏跳了半拍呢,唇色上扬,心头滑过一丝暖流。

    “冷枭翊,虽然周肆桀签字了,但是我还没有,况且,现在是在K市,就算我们在地利西亚领证了,但是在这儿不管用,所以……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任需努力……”

    冷枭翊:“……”

    冷枭翊嘴角的笑意一凝,墨眸之中满是精湛的深意,尤其是男人唇色的笑意,深邃到了极致,看来小妻子倒是和自己玩起来了。

    不过冷枭翊倒是享受女人被征服的一刻。

    尤其是从温暖嘴里承认她属于自己,那种感觉,对于自己,才真的是罂粟,让自己欲罢不能。

    “好,不过可以预支一点婚后福利嘛?”

    “可以,价格好商量!”

    温暖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所以说,没结婚之前就是鲜花,结婚之后就是黄脸婆了!

    所以要珍惜大好的青春啊,尤其是回国之后,更是要坚定态度不领证,看冷枭翊能拿自己怎么着!

    冷枭翊:“……”

    果然,温暖的话语总是惊人的厉害。

    ……

    重氏集团:

    沐妍一身浅色的套装,小手扶着腰,站在重墨的身侧,男人一身高贵的手工西装,浑身上下透着贵公子的气度,身形颀长,面容冷峻,周身裹着一层阴鸷,似地狱而来的修罗,令人不寒而栗。

    看着男人紧皱的眉宇,杏眸一淡,伸出小手轻柔的为男人揉捏着眉宇。

    一连三天,重墨和重鑫祺几乎是撒网般的搜寻重暖暖的消息,但是毫无所获,几乎是重暖暖在世界上彻底消失一般。

    所以,对于这件事情,重墨是疲惫的,对于重鑫祺更是歉意的厉害,薄唇微微抿起,一连加班了三天,是铁人也扛不住。

    “重墨,如果头还是很痛的话,这样会不会好一些……”

    沐妍心疼的看着面前疲惫的男人,男人的俊脸犹如鬼斧神工般的精致,但是却难掩疲惫和苍白,沐妍杏眸之中满是关切,思绪却始终在想着有关重暖暖的一切。

    杏眸越发的暗了几分。

    “嗯,不用弄了,饿了没有,我带你去吃午餐?”

    沐妍现在是家里的熊猫级别的人物,看着女人站着,自己就心疼的不得了,生怕是女人哪儿累着了。

    重墨更舍不得沐妍去帮自己按摩头部了!

    “妍妍,抽空去选一下婴儿车,婴儿床吧,顺带再买点宝宝的衣服,你喜欢什么样的款式?”

    沐妍:“……”

    沐妍知道重墨是在避开重暖暖的问题,想尽一切法子逗着自己开心,唇色上扬,俯下身子轻柔的从身后环抱着男人健硕的胸膛。

    “你决定就好,我随你……重墨,其实暖暖现在想做的,就是一个人闹腾明白,我始终有一种感觉,她一直在我们的身边,从来都不曾离开过……”

    “因为这儿有她最尊敬的两个哥哥,还有最爱的男人,她舍不得离开太远的,我们要做的,就是等她想明白了,重生了,重新以崭新的姿态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之中……”

    沐妍将心底的想法全数说出来,感受着男人静静凝听的姿态,唇色一暖,杏眸深处一抹柔和的光闪过。

    其实自己没有告诉重鑫祺和重墨自己和重暖暖有一个秘密。

    那就是重暖暖离开的时候,曾经告诉过自己,如果她回不来了,孩子也要作为最后的礼物给沈哲浩。

    所以,沐妍几乎是在心底默默的笃定,暖暖不会离开K市太远,舍不得……

    重墨黑眸闪过一丝浓墨重彩的黑色,一抹暗光悄然滑过,女人看来还真的是最了解女人,沐妍几乎是对暖暖的想法了解的痛彻。

    薄唇上扬,转过身子,凤眸如耀眼黑钻,深邃而流光潋滟,正视线灼热地看着女人,实在是忍不住,将沐妍轻柔的圈入怀中,低着头,轻柔的倚靠在女人的颈脖处感受着沐妍身上特有的气息,把自己的疲惫一闪而过。

    “妍妍,如果有一天,你是暖暖,你会怎么选?”

    沐妍:“……”

    沐妍没想到重墨会问自己这个问题,杏眸微微一闪,顿时觉得有些好笑,自己要走,自己能去哪儿,重墨这般世纪好男人。

    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顺带,那个什么的,也还好,自己怎么舍得离开他呢?

    小脸微微一红,杏眸之中满是困惑的眸光,许久之后,沐妍深深的看向男人,试探性的开口问道。

    “重墨,你是认真的嘛?”

    “嗯……”

    重墨深深的看向自己面前的女人,唇色抿紧,犹如工笔勾勒的凤眸满是诚挚的眸光,认真到难以抗拒的威严,沐妍眸色一淡,陷入了沉思之中。

    如果自己有一天要逃开重墨,自己会去哪儿?

    关于这个问题,沐妍还真的是没想过,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自己舍不得,但是一旦下定决心,即使是鱼死网破,也在所不惜。

    许久之后,明媚的冬日暖阳在女人身上投射出一抹完美的金光,沐妍唇色上扬,附在重墨耳边低喃道。

    “我其实也不知道我会怎么选,不过唯一可以确定的话,一旦我选择离开,那么我应该是彻底绝望了,几乎笃定的是,我永远不会回来,除非是必要的原因……因为一片伤心地,回来的时候就是在揭伤疤!”

    “嗯……”

    可是有没有想过,如果她某一天走了,自己心头的伤口是永远不会愈合成伤疤的。

    重墨黑眸越发的暗地深沉,看着女人认真思考,掷地有声的模样,唇色越发的抿紧,自己有没有告诉她,她真的很果断,而且比起一般的女人其实意志力更加的坚定。

    所以自己会控制一切的事态发展,不会让这么一天发生的,许久之后,重墨唇色上扬,看着女人依旧困惑的模样,将沐妍揽入怀中,眸色看向远方,掩去眸底万千错杂的情绪。

    沐妍感觉到重墨勒着自己的力道有些大,大到自己已经无法喘息了,杏眸微微一闪,察觉到重墨心底的不安,暗想是自己过去真的是太让他没有安全感了,伸出小手抚摸着男人的胸膛,柔声的安抚道。

    “重墨,我相信,不会有那么一天的,因为我相信你……”

    沐妍脸色白皙如雪,娇嫩如玫瑰花瓣的唇瓣散发着诱人的光泽,勾魂的媚眼杏眸,以及那眼中不自觉流露出来的水波轻转,都像是无声无息的诱惑,几乎是重墨的劫难,

    “嗯……”

    怀里的女人笑靥如花,可是偏偏这般笑意越发的让重墨心底凝结成冰,唇色有些难掩的苍白。

    明媚的冬日阳光穿过高大的落地玻璃窗直射在男人身上,妖孽英俊的容颜更显风华绝代,黑眸深处的一抹幽光让人忍不住心惊胆寒。

    ……

    沐妍没有能够和重墨单独吃午餐,因为来了不速之客,冷枭翊和温暖,沐妍性子闷,在别墅里有的时候可以在调香室一天待到晚上,偶尔和别墅里的林丽说会儿,因为温暖不在。

    许久不见温暖了,沐妍激动的有些神采奕奕,看着重墨的唇色越发的上扬了几分。

    温暖也是见到模沐妍,尤其是经历过最后一天在地利西亚的险象环生的涉险之后,已经觉得自己完全是可以去演灾难片了,开心的手舞足蹈,吓吓得冷枭翊得时不时的用自己没有受伤的左手扣住女人纤细的腰肢。

    温暖左手无名指上的10克拉钻戒则是一直很耀眼,从未被超越……

    两对小夫妻的聚餐选择了在酒店,总统套房!

    地点自然也是温暖选择的,温暖觉得自然大家都这么熟了,必须要玩点刺激的了!

    ……

    奢华的总统套间,沐妍和温暖坐在真皮沙发之上有些无所适从,沐妍看着温暖慢条斯理的叫着客房服务,有些不知所措。

    “暖暖,其实我们吃个午餐而已,没有必要这么夸张吧……”

    可以去西餐厅,中餐厅,但是为什么吃到房间里了呢?还摆了一桌麻将,况且,自己不会打麻将啊。

    “沐沐,只有我们使劲花钱,男人才更有动力去赚钱,所以你知道我想要表达的意思是什么嘛?”

    沐妍:“……”

    沐妍看着身侧已经脸色铁青的重墨,有些心虚,因为当初受到温暖鼓舞的人是自己,决定要和女人一块儿出来吃饭的人也是自己。

    回过神来,看着眸色认真的温暖,弱弱的思考女人话语之中的重要性。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在这儿,包下了总统套房吃午餐,花钱会比较多?”

    温暖:“……”

    “然后,重墨和冷先生也会比较喜欢或者有动力去赚钱?”

    沐妍忍不住心底满是困惑,明明重墨和冷枭翊非常有钱,这个根本也吃不穷吧……

    温暖:“……”

    温暖一眼就看出沐妍云里雾里的,没听清楚自己在说些什么,索性耐着性子放下自己手中的菜单解释给沐妍听。

    “我的意思是,其实我只想和你吃个火锅,但是在这儿吃火锅我没做过,觉得是一件非常上档次的事情,而且这儿的客房服务里面的餐饮服务,芒果沙拉很好吃……”

    沐妍:“……”

    沐妍忽然觉得温暖真的是出来搞笑的,而且是让人哭笑不得的。

    沐妍樱唇有些难掩的抽搐,看着身侧已经脸色铁青正襟危坐的重墨和冷枭翊,嘴角的弧度忍不住上扬了几分。

    “那就帮我也点一份,我想尝尝多好吃……”

    包下一套总统套房,只为了在这儿吃火锅,顺带吃着这儿客房餐饮服务的甜点芒果沙拉,沐妍心头愉悦了几分。

    温暖:“……”

    果然,沐妍永远是可以跟着自己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人!

    “好,沐沐,加点冰会更好吃……”

    沐妍:“……”

    沐妍有些语结,看着温暖这般兴致高涨的模样,忍不住扑哧的笑出声来。

    “好……重墨,你要吃嘛?”

    重墨:“……”

    ……

    重墨和冷枭翊这辈子做过的最狼狈的事情,恐怕就是包下了一个总统套房,然后陪着沐妍,温暖两个孕妇在刷火锅。

    而且重点是,温暖之所以包下这家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是因为赠送的芒果沙拉很好吃。

    这一次,因为沐妍来了,所以要求赠送了两个!

    最豪华的布艺、家具和设施,以浓重而不失活泼的色调、奔放且大气的布局、近似自然优美的线条,豪华舒适、至尊至贵的总统套房的布局和装潢,因为刷上了火锅,一时之间水汽弥漫,如同仙境一般。

    “沐沐,这桌火锅,我和冷枭翊请了,你觉得怎么样?”

    吃得正尽兴,温暖大发豪言,杏眸之中满是狡黠的眸色,看着沐妍心底莫名的有些不安,看向重墨,发现男人继续慢条斯理的给自己剥虾,完全是等着温暖发言的模样。

    “温暖,你是不是打我们家重牧的主意?小海豚要是有本事,我自然是管不着,不过想要指腹为婚,也得看冷枭翊是不是愿意嫁女儿啊,要知道女儿可是爸爸上辈子的情人!”

    沐妍:“……”

    所以温暖请自己吃了这顿饭,是为了定下小重牧嘛?

    其实换一顿火锅还不错的!

    不知道小重牧这么值钱……

    ------题外话------

    今天是11月1号,哈哈哈,11月第一天,送福利,今天前11名冒泡的,送上111沧海文学网币,因为你们都是最可爱的唯一!啦啦啦!是全文订阅的妹纸啊,是前11名冒泡留言的妹纸哈!感谢512935826,雪若暖心阁,qquser7273621,yujiao2191,h妞妞h月票!因为是第一天哈,下一章继续萌哒哒,不过有爆点,嗷嗷嗷!那个啥,求5分评价票,啊嗷嗷,求月票,新的一个月,动起来,大家看文快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堇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堇颜并收藏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