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 > 第一百三十三章 重墨肯定不是个男人!

第一百三十三章 重墨肯定不是个男人!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总裁大人超给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海边别墅:

    沐妍在重墨怀里一夜好眠,醒来的时候,无意间拂过自己的小手,才发现有一个硬物,嘴角漾开一抹淡淡的暖意。

    是戒指……

    纽扣的造型,低调奢华的诠释,完美主钻与灿烂辅钻的配合从容而优雅,闪耀着光与影的恒久魅力撩人心扉……

    昨天圣诞夜,重墨给自己的戒指,沐妍唇色上扬,看着身侧已经开始有些苏醒的男人,一如既往的俊逸妖孽,沐妍伸出藕臂,环抱着男人精壮的腰身。

    “重墨,几点了?你今天不用去公司嘛?”

    “9点多一些,公司没有什么事情,有大哥盯着,陪你用完早餐再走……”

    的确是没有什么事情,重恩的一举一动,不光是在公司里的,还是老宅,全数在自己的视线之内。

    敌不动,我不动。

    但是重墨却由得重恩的所有小动作,想要看看男人的确想要玩什么把戏。

    不是真的到了最后一步,弑父的罪名太大,重墨倒不是自己担不起,只不过不想沐妍受到其中干扰。

    ……

    清晨,重墨有些慵懒,透着几分慑人的邪魅,惹得的沐妍小脸再度涨红了几分,嗅着男人身上熟悉的气息,心头滑过一丝暖流。

    “唔,我去起床给你做早餐,其实我最近有考虑在饮品之中加入香薰,会如同白酒之中的酒香一样,很好闻,很加深口感,实验好了给你尝尝……”

    “嗯,不毒杀亲夫就好……”

    “那……毒杀之后是不是就要守寡了,重墨,我这辈子似乎没做过寡妇……你……”

    你要不要什么什么的,让我试验一下呢?

    沐妍话到嘴边,难得的俏皮可人,被重墨整个压在了身下,以吻封唇,堵住了一切的话语。

    “唔……”

    沐妍试图挣扎,却被重墨箍住后脑,加深了这一吻,吻得炽热如火,难舍难分。

    许久之中,重墨才意犹未尽的松开怀里的女人,嘴角噙着一抹摄人心魄的笑意。

    “做寡妇的渠道我知道的不是很多,但是至于如何做一个让老婆在床上满意的男人,我貌似知道的还可以,不知道妍妍想不想知道呢?”

    沐妍:“……”

    满脑子真的是有颜色的人,沐妍狠狠的鄙夷了一下重墨,暗暗嫌弃男人的话语,小脸涨得通红,无视男人的蛊惑,赶忙推开重墨,慌乱的就想起身,没想到放在床头柜上的电话却震动了起来。

    沐妍看了一眼屏幕上的电话,有些困惑,是个陌生的没有存过的号码。

    “喂,你好,请问你是……”

    “沐小姐,我是尹舰晟……”

    电话那头传来男人雄厚掷地有声的声音,沐妍不自觉的有些傻眼了,尹舰晟,怎么会跟自己打电话呢?

    “尹老爷子,您……您好……好久不见……”

    沐妍立马正襟危坐,没想到尹舰晟居然会给自己打电话,自从上次尹青青的事情结束之后,几乎就没有联系了。

    难道说是关于大树杜鹃的种植方法!

    重墨好笑的看着女人像是一个小学生一般,如临大敌,听着沐妍的回答就知道了是尹舰晟打来的电话。

    尹家老爷子,怎么会突然有空给沐妍打电话了呢?

    不过自从上次尹家一别,尹舰晟对于沐妍的印象倒是很好,因为沐妍的确是对于大树杜鹃的种植相当明了,而且很有胆识。

    重墨黑眸陷入一片沉思之中,伸出大手缆着女人纤细的腰肢,嘴角上扬,噙着一抹浅淡的弧度。

    “嗯,好久不见,沐小姐,不知道你今天有空嘛,有点事情,想邀请你和重先生来家里做客……”

    尹舰晟的话语有些低沉,似乎是在隐忍着某种怒气一般,沐妍眸色一淡,一时之间竟然无法琢磨出来男人这般话语的意思。

    伸出小手捂住了话筒,看向重墨,小声的征求道:“重墨,尹老爷子邀请我们今天去尹家做客……你有空嘛?”

    沐妍对于尹舰晟的印象还不错,是一个很有智慧的长者,但是有些长者,是只能远观不可以亵渎的,就像是尹舰晟。

    对于,对于和尹舰晟的相处,沐妍始终都是战战兢兢的。

    重墨看得出来沐妍有些局促,战战兢兢,唇色上扬,凑近女人白皙的颈脖,柔声的在女人的耳边低喃道。

    “你想去的话就去玩吧,反正在家也没事,最重要的是,中午可以蹭饭,节约家庭开销……而且还可以陪着你逛花园,尹家的植物很多,看得出来你上次很喜欢……”

    最重要的是,尹舰晟应该不止是想让自己和沐妍去做客那么简单,一定还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

    沐妍:“……”

    节约开销!

    沐妍嘴角有些抽搐,世界上只应该鄙夷的人,恐怕除了考完试说什么都不会的学霸,就是那种明明是土豪,但是却要死扣的人。

    不过男人的最后一句话,证明他一直在很认真的观察自己,倒是让沐妍嘴角再度漾开了一抹笑意,小脸再度羞红,和红苹果一般,惹人怜爱,恨不得采摘入口。

    沐妍想了一会儿,考虑到尹舰晟难得的邀请自己和重墨,自己也很喜欢尹青青,所以还是决定去了,顺带教教尹舰晟如何去培植大树杜鹃的方法。

    嗯,对,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蹭饭也不错!

    沐妍华丽丽的被带坏了……

    “好,老爷子,晚点我和重墨吃完早餐就过去,那就麻烦您了……”

    “好,恭候……”

    挂了电话,沐妍还是有些云里雾里的,直接枕在重墨怀里,抬起毛茸茸的小脑袋,好奇的问道。

    “重墨,你说老爷子因为什么事叫我们去做客呢,应该不止是做客那么简单吧……”

    沐妍杏眸之中想过了无数的可能性,总而言之,恐怕除了尹青青就是尹青青了,因为那位姑娘真的很可爱。

    像是一个孩子一般。

    “尹青青?”

    “嗯,回答对了,奖励早安吻……”

    沐妍:“……”

    “唔……”

    沐妍觉得其实早上的时候,重墨应该去吃药了……

    ……

    沐妍和重墨穿戴整齐,吃完早餐赶到尹家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多了,依旧是长长的街道,种植起了大树杜鹃,看着大树杜鹃的培植土壤全部换成新的黑土,沐妍满意的勾起唇角,尤其是昨天一夜的白雪皑皑,如今整个尹家镀了一层新衣。

    全数都是大雪带来的清新的气息。

    沐妍其实很喜欢大雪,因为雪花的天然多孔构造就注定了雪花可以吸声,将噪声降低为最少,同时又给了最美的视觉享受。

    和上次不同,沐妍和重墨一到门口,管家就已经面色凝重的迎了上来,虽然语气客气,但是神情却有些迫切,沐妍和重墨相视一笑。

    忽然好奇,尹青青小姑娘是不是给家里又闹腾出来什么大麻烦了。

    果不其然,沐妍和重墨被管家引领到了客厅的时候,就看到尹青青一身简朴的运动装,小脸泪流满面,可怜巴巴的蜷缩在了客厅的椅子上。

    居然有周肆桀,甚至于还有周肆桀的爸爸妈妈……

    沐妍眸色一愣,一时之间不知道尹家和周家发生了什么事情,倒是重墨慢条斯理的牵着沐妍的小手,嘴角勾起一抹礼貌的弧度。

    “尹老爷子,再会……”

    “尹老爷子,您好……”

    沐妍同样态度也是极其谦卑,唇色上扬,杏眸之中满是清澈的眸光,看到泪眼婆娑的尹青青的时候,黛眉拧了拧,可是又不敢造次,只能被重墨牵引着坐在了尹青青的身侧,这才有机会拿出纸巾帮女人擦拭眼角的泪水。

    “哼,沐家小丫头,这妮子犯了大错了,你就别管她,她现在也不是我尹家的人,伤风败俗,迟早要逐出家谱……”

    尹舰晟因为保暖,穿了一件黑色的唐装,加绒加厚,吹胡子瞪眼睛的,搞得沐妍也有些后怕,唇角的笑意一凝,杏眸微微一闪,温顺的回应道。

    “老爷子,您这么凶,要是我恐怕也哇哇哭,青青皮子薄,其实女孩子嘛,说话的时候也应该要把语句放柔和的,不然您凶巴巴的,人家还以为尹老爷子就只会恶言相向吓唬人……传出去和事实不符,您也心里听着窝火……”

    沐妍说得不卑不亢,尹舰晟满意的勾起唇角,看向女人精致且略带熟悉的容颜,黑眸闪过一丝错杂。

    尹青青大大的眼睛哭得红肿不堪,有了沐妍在自己身边加大气势,一下子就有本事了,立马委屈的说道。

    “呜呜,我就知道我是爷爷在大马路上捡来的……”

    沐妍:“……”

    捡来的倒也不至于吧,沐妍忍不住被尹青青逗乐,唇色上扬,看着面前的尹青青,忽然觉得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一般。

    有种莫名的亲切感……

    说不上来的身体异常感受,沐妍唇色上扬,看到重墨在自己身侧温柔的伸出大手抚摸着自己的肩膀,唇角的笑意暖了几分。

    “哼,沐家小丫头,你嘴皮子跟重墨一样,越来越溜了……”

    重墨锐利的黑眸快速的扫向前方的周肆桀,以及周环城和沈嘉涟,黑眸闪过一丝沉思,忽然,眸光一亮,该不会是尹老爷子准备把尹青青嫁给周肆桀吧。

    不过嫁人是好事,自己看得出来尹家这个姑娘喜欢周肆桀,为什么哭哭啼啼呢,除非是有非嫁不可的理由。

    女人有非嫁不可的理由,那很可能就是……

    重墨嘴角的笑意深了几分,当然不会想要主动去拆穿,这种事情,自然是要尹舰晟慢慢说才有意思。

    ……

    果不其然,沈嘉涟和周环城立马坐不住了,毕竟现在尹青青肚子里可是有尹家的骨肉了,如果这么哭下去,肯定是不行的啊。

    就在刚刚,尹青青兴高采烈的答应周肆桀婚事,沈嘉涟和周环城就马不停蹄的过来商议,没想到尹舰晟完全是不管其它,逮到尹青青就骂,自然也没有把视线停留在周家三口人身上。

    可是每骂的一句话,都是在周环城和沈嘉涟脸上甩耳光,有多狠,就有多惨……

    周环城脸皮薄,而且一直敬重尹舰晟是长辈,千错万错,都是自己家的周肆桀的错,所以不想插嘴,索性就让沈嘉涟开口了。

    沈嘉涟经过下半天的相处,才知道了周肆桀找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宝贝,不骄不躁,还活泼可人,最重要的是,完全没有富家千金的架子。

    诸多的因素叠加在尹青青身上,自然敌不过女人肚子里的金孙,沈嘉涟看着尹青青这么哭,几乎是把自己的心都给哭碎了。

    “尹老爷子,您就消消气,要打要骂,尽管冲着肆桀去,我们周家养了这么一个混账小子我也不护短,只不过青青还小,这肚子里的孩子也还小,她这么哭下去,肯定不行……”

    沐妍:“……”

    沐妍替尹青青擦眼泪的动作一滞,有些不可置信,恍神的时候,就看到尹青青冲着自己狡黠的一笑,像是一个小狐狸一般,再看看女人的眼泪水。

    其实也没有多少……

    假哭!

    偶尔掉几滴眼泪,还有嚎着嗓子哭,还真的是像那么一回事,刚刚还泪眼婆娑,一瞬间就可以收放自如,沐妍也算是学到本事了。

    怀孕的话,那不就是上一次在她和周肆桀在……

    沐妍眸色一闪,还真的是上天开了一个极大的玩笑,马上就是元旦了,算算日子,孩子恐怕得明年暑假的时候生下来了。

    有趣了……

    “其实孕妇哭的话呢,很影响胎儿生长发育的,老爷子,您也不想曾孙生下来不健康吧,现在是解决问题的时候……”

    沐妍得到了尹青青杏眸之中明显的求助暗示,唇色上扬,再度抬起眼眸看向尹舰晟所在的方向,不卑不亢,认真的说道。

    尹舰晟眸色一顿,却还是难掩心底的怒气,对着重墨和周环城认真的说道:“重先生,周先生,我们内堂聊吧,把这空间留给她们这些絮絮叨叨的妇道人家……”

    沐妍:“……”

    沐妍虽然听得出来尹舰晟明显妥协的话语,可是男人这般话还真的是强词夺理,唇色上扬,有些无奈,但是知道尹家老爷子是准备去谈婚事了,伸出小手握住了重墨的大手,给了男人一个眼神的交流。

    告诉他没事,可以放心去……

    重墨唇色一淡,俯下身子轻轻的啄吻沐妍的脸颊,柔声说道:“对了,酸辣鱼,咖喱鸡怎么样?我让这边厨房先安排,这个明显是个苦差事,咱得不虚此行……”

    沐妍:“……”

    沐妍觉得,其实自己和重墨今天过来,就是来蹭吃蹭喝的……

    ……

    男人们纷纷去了内堂,周肆桀深深的看了一眼还在“哭泣”的尹青青,坚定了眸色,也向着内堂走去。

    整个偌大的客厅,只留下沐妍,尹青青,还有沈嘉涟。

    尹青青可怜巴巴的看着周肆桀离开的身影,满是眷念依依不舍得眸光,沐妍眸色一淡,将女人的反应全数收入眼底。

    沈嘉涟原本就是一个严谨的人,刚刚重墨和沐妍共同出现就有些惊愕,尤其是重墨竟然罕见的偕同沐妍一块儿出席,可以看得出来重墨和尹家的交情。

    两个人一点一滴的感情交流,完全是情意绵绵,看来重墨独宠沐妍真的不是空穴来风,尤其是沐妍现在身怀有孕,以后就是重氏的太子爷了。

    女人精致的模样,几乎是自己看了都是我见犹怜,更是何况男人呢,据说沈家的公子,重家的大公子都对她有意思。

    这个女人天生就是魅惑男人的尤物……

    现在终于抓到独处的机会,自然要好好的打声招呼。

    至少,在K市,有了重氏的扶持,而不是对手,会对于周氏有利太多。

    “刚刚谢谢重夫人帮忙肆桀和青青说好话了,有时间的话,一定要来家里做客,好好聚一聚……”

    沐妍:“……”

    帮忙肆桀和青青说好话了,沈嘉涟已经很自然的将尹青青纳入羽翼了,恐怕以后尹青青会完全的成为沈嘉涟的贴心小棉袄吧。

    沈嘉涟落落大方,十分有礼仪,可是偏偏沐妍有些抗拒周家的人,虽然温暖在自己耳边百般说周家的好话。

    但是说一套,做一套,又有谁能真正分别清楚呢。

    最重要的是,沐妍性子比较矫情,不爱这种很善于八面玲珑的人……

    “周夫人客气了,这个是我应该做的,因为我很喜欢青青……”

    “青青,好啦,别再做样子了,你刚刚哭得很逼真……标准演技派的……”

    沐妍简单的回应之后,立马视线看向了尹青青,伸出小手将女人略微凌乱的发丝理至耳后,嘴角噙着一抹淡笑,看着尹青青有些小迷醉。

    “嘿嘿,妍妍姐,你笑起来好漂亮,跟仙女一样,怪不得重先生那么喜欢你,你真的是我看过最精致的女人了,比起女明星漂亮好多……”

    “阿姨,你不用担心我啦,你看,我今天都没有去小黑屋,欧耶,一个阶段性胜利了……”

    尹青青太骄傲了,自己第一次犯了错之后居然没去小黑屋,欧耶……

    沐妍:“……”

    沐妍觉得吧,这个孩子,其实真的很可爱,至少吧,自己死板的不得了,一点活力都没有,可是跟这个青青姑娘在一起,真的会有一种在草原上的感觉,周围尽是绿意和青春的气息。

    沈嘉涟:“……”

    沈嘉涟有种新婆婆看儿媳妇,越看越满意的感觉,尹青青和周肆桀不光是身份背景相当,性子也是极其合拍,按照青青这样的性子,以后肯定是勤俭持家的。

    到时候男主外,女主内……

    再多了,看着尹青青这般没有心计,以后家里也会少了许多纷争,更重要的是,尹青青不是出生在娱乐圈。

    “青青,想吃点什么,阿姨吩咐人去买,你记得好好跟着重夫人交流接触,肆桀和重先生在商场上是商业伙伴,女人嘛,不就是围着男人转嘛,你好好跟重夫人学学……”

    沈嘉涟的话语之间,影射了许多内容,沐妍大致能够明白其中几分,唇色一淡,看着尹青青迷惘的眸色,心头滑过一丝异样。

    其实如果尹青青嫁给周肆桀的话,如果周肆桀真心爱她,愿意为了爱她,抛弃所有豪门的约束,两个人应该会过得很幸福。

    如果不是,恐怕……

    恐怕又是一个豪门媳妇整天深居简出,能做的只能是相夫教子,剥夺了很多权利。

    沐妍不是周肆桀,自然不知道周肆桀是怎么想的,唯一知道的就是周肆桀曾经很爱一个叫做温暖的女人。

    所以沐妍看着尹青青这般真挚的眸子,心尖会隐隐作痛……

    ……

    “阿姨,你的意思是我和肆桀哥结婚之后,我要一直围着他走路嘛?可是不会很奇怪嘛?我知道啦,你的意思是拿绳子牵着他嘛?肆桀哥又不是小狗,我们干嘛要拿绳子牵着他呢……”

    沐妍:“……”

    沐妍有些惊叹于尹青青的想象力,唇色上扬,忍不住笑出声去,看着还在一边脸色有些难堪的沈嘉涟,唇色一淡。

    “周夫人,孕妇早期其实不需要大补,简单的维生素会很好,你可以去买一些维生素给青青吃……”

    沈嘉涟脸色有些黑,既然沐妍给了自己一个台阶下,自然也不会放过,没好气的说道:“嗯,那我先去看看,青青,你记得好好招待重夫人……”

    “唔,好的……”

    尹青青乖顺的点了点头,看到沈嘉涟的身影完全的离开客厅之后,整个人莫名的萎了。

    “妍妍姐,其实我知道阿姨刚刚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围着男人转……是不是就得在家里相夫教子,然后一辈子都不能做自己的喜欢的事情,我妈妈说这么做是依靠男人,依靠男人,那么这个女人也算是白活了……”

    “爷爷就是希望我可以不靠家里,只靠自己的努力去做一些事情……”

    毕竟在尹家,尤其是每次开宴会,自己和爷爷一块儿出场的时候,都会被深深的喧哗声赞美声席卷整个脑子。

    沐妍眸色一愣,没想到尹青青这么剔透,偶尔会迷迷糊糊的,其实有的时候也会有自己的想法和意见。

    起身,看着尹青青蜷缩在椅子上,沐妍眸色一暖,简单的用茶壶倒了一杯温水递给了尹青青。

    “尹老爷子这么做是对的,青青,那你这辈子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事情呢?”

    自我反思,沐妍其实这辈子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调香,和重墨结婚这么多年,其实偶尔晚上的时间是不属于自己的,经常属于男人发情的时间,大多数时间,沐妍都是在看望沐媛和在调香室。

    所以偶尔冷静下来,想想看,重墨真的是一个极致的男人。

    沐妍眸色上扬,染上一抹暖意,之所以自己之前百般抗拒,也是因为心底的执念扎了根,走不出来了,从牛角尖里走出来。

    原来发现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

    尹青青认真的思考自己想要做什么,可能应该也许做什么,思考了许久之后,泯了一口杯子里的温水,杏眸一亮,看向沐妍弱弱的问道。

    “妍妍姐,我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喜欢肆桀哥,这个可以嘛?”

    沐妍:“……”

    沐妍嘴角的笑意凝结成冰,一抹错杂的情绪在心底翻滚,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挚爱一个男人。

    对于爱情奋不顾身的去爱,飞蛾扑火也要死在这烈火之中,沐妍眸色一淡,试探性的继续问道。

    “这个当然可以,但是喜欢周肆桀又不能当成饭吃,青青,除了喜欢周肆桀,你有没有很想做的事情,例如工作呢?或者有什么梦想?”

    尹青青华丽丽的再度沉默了,工作,梦想,对于自己而言很遥远的东西,尹青青还真的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许久之后,试探性的开口问道。

    “妍妍姐,我想做编导,这个算是梦想嘛?”

    从实习编导到编导助手,最后到编导,这个是尹青青工作上最想做的事情,没有之一,可是总有一抹淡淡的堪忧。

    因为自己似乎不具备那个本领,何况,做编导真的是自己想做的嘛?

    尹青青觉得自己似乎被喜悦一下子冲昏了头脑,喜悦之后,各种问题错杂的交替到了自己的身上。

    例如以后要怎么办?

    结婚不是两个人恋爱那么简单嘛?其实自己只想挽着肆桀哥去一块儿过圣诞节,肆桀哥可以俯下身子啄吻自己的额头。

    肆桀哥还可以……

    尹青青发现凡是自己可以想得到的,全数都是和周肆桀有关系,又华丽丽的萎了。

    沐妍看着女人这般有点担忧的模样,暗暗觉得是不是自己给了她太多的压力了,其实虽然自己是为了她好。

    但是本质上,也只是希望她过得开心就好。

    罢了罢了,其实最主要的问题就是周肆桀了,如果周肆桀能够好好珍惜尹青青就好,对于尹青青这个生活在童话世界里的公主。

    一切皆是惘然,因为她真的太纯真了……

    “当然算是梦想,梦想是你一辈子想要追逐的东西,爱情自然也算……青青,你负责貌美如花,活泼可爱就好,至于养家糊口,就让周肆桀去做吧……”

    还要负责好好的照顾肚子里的孩子……

    尹青青嘴角漾开一抹明媚的笑意,伸出小手试探性的抚摸着沐妍的肚子,好奇的问道:“妍妍姐,我觉得我可以和宝宝说话,她在叫我小姨呢……”

    小姨?

    沐妍嘴角上扬,尹青青的对于亲戚识别功夫还真的不错,小姨,只有妈妈这般的亲戚才以小姨称呼。

    爸爸那边则是姑姑……

    自己和尹青青的关系,非亲非故的,应该是阿姨,或者干妈就好……

    “扑哧,小姨就小姨,以后小爱妍和小重牧长大了,我就让他们叫你青青小姨……”

    “好啊,好啊……正好我也没有什么哥哥姐姐,妍妍姐,我觉得你特别像我的姐姐,很像,很亲切,我好喜欢你,我之前觉得你太高冷了,所以对你有点害怕……”

    因为重先生很喜欢保护妍妍姐,几乎是不让生人触碰的,而且吧,妍妍姐一般的情况不会很大声的笑的,只会很礼貌的浅笑。

    不过笑起来很漂亮,跟商店里买的洋娃娃一样。

    沐妍:“……”

    沐妍忽然发现其实自己的性子就是适合一些活泼开朗或者明骚的人来接触。

    尹青青就是典型的活泼开朗,那么温暖就是标志性的明骚了,不过温暖明骚的气节很高,一般人非常难以超越。

    “好……”

    ……

    尹家内堂:

    重墨不动声色的坐在椅子之上,锐利的黑眸扫向周肆桀和周环城,周环城给人的感觉是小心翼翼,周肆桀则是有些大无畏。

    至于尹舰晟,虽然怒气很旺,但是却难掩那一抹柔情。

    看来尹老爷子是铁了心了要解决问题了,的确,给了下马威就足够了,不可能一直晾着周家的人。

    好歹周家是K市的名门望族,又极其喜欢做慈善事业,在K市的声誉极高,平心而论,尹舰晟对于周肆桀是满意的。

    只不过,嫁过去的孙女,终究是要吃苦的,尹舰晟必须确保自己摆足了谱,到时候可以为尹青青在周家的地位奠定一定的基础。

    “首先呢,我请重先生来做客,是希望重先生做个见证,不想落了人家话柄,说我尹舰晟欺负人,这次青青自己年少无知,受了苦,我尹家一力承担,至于孩子的事情,如果没有什么意义的话,即使两个孩子不在一起,孩子也是属于尹家的不需要周家任何赡养费……”

    一如既往的拒绝,周肆桀眸子有些难掩的着急和慌乱,看向尹舰晟,不顾周环城的阻挠,站起了身子。

    “老爷子,我今天来,不是提赡养费的问题,来的路上,我已经问过青青了,她愿意嫁给我,我想给她补偿……”

    爱这个字眼太深,周肆桀说不出口,而且没有任何的依据,但是补偿却可以,在内心深处,周肆桀是亏欠尹青青的。

    不只是一点点,歉意,好感,孩子……

    周家对于尹家可以交代!

    众多两个人必须要结婚的因素之中却惟独没有爱情!

    尹舰晟脸色一黑,狠狠的伸出大手拍了一下桌子,大手指着尹舰晟,眸子之中满是怒气。

    “荒唐,我尹舰晟的孙女不需要你做补偿,就算是要补偿,你也补偿不起……罢了,没有什么好谈的,你们请回吧……”

    重墨黑眸闪过一丝暗光,尹舰晟其实就是听周肆桀给的承诺,才能放心把孙女交给他,但是周肆桀偏偏给不了。

    诚实的惊人!

    “这样吧,老爷子您别动怒,进内堂的时候,周先生告诉了我关于青青的聘礼,我觉得很不错,不知道老爷子您有没有兴趣了解一下?”

    尹舰晟:“……”

    尹舰晟的眸子暗沉了几分,看向重墨的时候,多了几分欣赏,唇色微微抿起。

    “哼,说来听听……”

    重墨满意的唇色扬起一抹浅淡的弧度,看来尹舰晟还真的是需要一个台阶下,不过说之前呢,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事。

    “老爷子,中午的话餐饮尽量重口味一些,妍妍怀孕之后特别喜欢重口味……”

    尹舰晟:“……”

    尹舰晟嘴角有些难掩的抽搐,黑眸一愣,随即漾开一抹浅笑,黑眸灼灼的看向慢条斯理的重墨,许久之后,满意的说道。

    “好……”

    好个重墨,也学会了跟自己拐弯抹角说条件了,不过看在对沐家小丫头这般情深意切,自然是准了。

    “嗯,周先生决定,如果青青愿意嫁给周家,会把周氏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交给青青名下,表现周家的提议,不知道老爷子,您觉得怎么样呢?”

    重墨黑眸漾开一抹浅魅灼漓的笑意,目光灼灼,深深的看向尹舰晟,暗暗觉得其实周肆桀还是不错的。

    虽然和他交流不是很多,性子不算是完全吻合,但是男人身上依旧是保留着一丝潜质,善良,凡事留有余地。

    重墨即使不问,都知道这个法子是周肆桀想出来给尹青青补偿的,因为沈嘉涟和周环城都是老江湖,不会做这么愚蠢的事情。

    因为一旦尹青青和周肆桀离婚,对于周氏将会是灭顶之灾……

    尹舰晟黑眸微微一闪,看得出来重墨眸子深处的暗示,满意的勾起唇角,自然也猜得到是周肆桀的诚意。

    比起其他的,恐怕周环城和沈嘉涟更加看重的是周氏和尹家的商业联姻可以带来的好处。

    大人只看重权益,只有孩子才分对错。

    “嗯,可是青青根本不擅长管理公司,周家这么做,给了青青,到时候管理权还是在周家手上,周家拿什么给尹家保障呢?”

    尹舰晟虽然不是一个封建迷信的人,但是该有的城府自然是有的,黑眸锁定周环城,眸色暗沉的惊人,格外锐利。

    周环城眸色一愣,自己起初确实是这么想的,没想到关键性的信息终究是被尹舰晟一眼识破了,后背一时之间遍布缜密的汗水。

    “那依着您的意思怎么看呢?”

    “我确实有一个很好的建议,不知道你们想不想听听?尤其是你,周肆桀,你以后要是娶了青青,就是她的丈夫,我希望在大多数的情况之下看到你的决策力……”

    周肆桀:“……”

    指名道姓,周肆桀眸色一暗,心底有些莫名的慌张,打起了拨浪鼓。

    “我的决策力就是全部都听您的,之所以全部都听您的,是因为我觉得您提出来的,是对青青最好的保障……”

    周肆桀给了尹青青一场婚姻,真的很想把所有好的都能给她,把所有可以保障完善的都给她。

    因为自己给不了她最重要的,那就是婚姻之中的爱情!

    尹舰晟终于听到自己满意的答案了,唇色上扬,黑眸之中投射出来赞许的眸色,漫不经心的端起自己桌子上的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

    “嗯,我是这么想的,青青的关于周氏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交给重先生打理。虽然知道重先生看不上这个小钱,但是年底,拿出青青百分之五十的收益分给重先生,当然啦,按照重氏在当今K市乃至国际的影响力,周氏在重氏的帮助之下自然是否极泰来的……”

    重墨:“……”

    重墨有种被赶鸭子上架算计的感觉,大致分析得出来尹舰晟所有的想法。

    首先,周氏的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交给自己打理,那么无疑是对尹青青最好的保障,以后女人在周家的日子,最起码是女王,毕竟她握住的是周家的命脉。

    同时为了堵住周环城的嘴,借口是交给自己打理。

    按照重氏如今的影响力,周氏无疑是抱住了大腿,所以说,多方受益,同时自己拿尹青青所谓的年底分红,在于其他人眼中是巨大的金额,但是对于重墨完全是微乎其微。

    最得力的是尹老爷子的孙女和孙女婿……

    尹家老爷子,下的是一手好棋!

    重墨锐利的视线扫向周环城看到男人满意的唇角,嘴角上扬,看来自己是推脱不了了。

    “嗯,我觉得老爷子这个提议不错……值得好好考虑一下,但是因为结婚了,什么都听老婆的,所以这件事情,我得征求一下妍妍的同意……”

    尹舰晟:“……”

    这他妈都是什么人啊……

    周环城:“……”

    重墨肯定不是个男人!

    周肆桀:“……”

    重先生真的是纯爷们……

    重墨视线看向尹舰晟,看到男人抽搐的嘴角,以及不小心喷出来的茶叶水,嘴角的笑意越发浓郁了几分。

    咖喱鸡,鸡块会不会厨房做的有点老,妍妍不爱吃怎么办呢?

    ------题外话------

    感谢潒嶂的月票,评价票……嗷嗷嗷,我觉得重先生和重夫人是过来搞笑的,嗷嗷嗷,尹老爷子是*oss,很牛掰很牛掰……咦,下一章听说温暖暖要和冷渣渣扯证了,有轰炸性爆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堇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堇颜并收藏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