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 > 第一百四十三章 求死不能【精,求订】

第一百四十三章 求死不能【精,求订】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温暖第一次怀孕的时候,极度不安,毫无任何经验,对于怀孕根本就是毫无所知!

    但是却舍不得不要他,虽然阴差阳错,但是孩子的父亲冷枭翊是温暖心尖的刺。

    有的时候不拔会疼,拔了之后更是会血肉模糊。

    温暖几乎是看着自己的肚子慢慢的大了起来,那个时候时间过得很漫长,很漫长。

    有的时候看着自己的肚子鼓的和球一样,温暖也会有些惶恐,惶恐的时候就得多看书,看了很多关于孕妇的资料之后,温暖也安心了许多。

    ……

    因为无依无靠,从学校里退学,温暖一个人生存都是一个问题,更是要养一个孩子,更是难上加难。

    可是温暖却一点都不会觉得辛苦,因为自己可以感觉到孩子在自己肚子里的变化。

    可是偏偏最开始检查的结果告诉自己,孩子是畸形的!

    温暖觉得自己整个人的天都要塌下来一般根本就不敢相信这个事实,因为这个孩子很健康。

    但是很爱很爱她,初为人母,恐怕就是这般割舍不下吧。

    所以温暖选择继续无视医生的话,每天可以细微的感觉到胎动,孩子的点滴变化,就是对于自己而言就是莫大的恩赐。

    可是他们却说孩子是不健康的,孩子是畸形的,如果不是温暖还残留一些理智,否则真的是会把医院直接拆了的。

    终究虽然医生们的强烈建议,但是温暖在强烈的心理斗争之下,坚强的决定要保护着这个孩子…

    可是最后的结果,当医生声线颤抖的告诉自己孩子胎死腹中的时候,只能做引产拿掉孩子的时候,温暖的世界彻底崩塌了。

    后来的事情几乎就是梦魇一般,最早的时候,温暖是靠着带着对于冷枭翊的恨才活着不去自杀的……

    如今萧雅竟然说那个孩子是健康的,温暖整个人觉得像是被狠狠的甩了一个耳光一般,浑身僵硬的厉害,杏眸之中遍布泪水和血丝,狠狠的看向面前发狂的女人,一字一句认真的继续问道。

    “萧雅,那个孩子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你对他做了什么?”

    温暖整个人疯狂的扑向萧雅,伸出小手使劲的捏着女人的双肩,看着女人满脸是血,但是笑容狰狞的模样,有那么一瞬间,温暖是想把自己的小手扣住女人纤细的颈脖,把她直接掐死,不想去面对女人话语里的答案。

    ……

    沐妍一直比较知道来龙去脉,听着萧雅这般的话语,看来……

    看着温暖情绪不佳的模样,唇色一淡,眸色迅速的收紧,快速的上前安抚温暖的情绪,顺带暗示保镖去打电话给冷枭翊。

    “暖暖,你先冷静一下,别忘了,你肚子里还有孩子,也别忘了她的目的是什么……”

    不怀好心!

    萧雅就是幕后的刽子手……

    “哈哈,温暖你也有今天……”

    萧雅放肆的仰天大笑,K市第一美女主播,神秘大亨冷枭翊的妻子,温暖,你头上戴的光环是不是很重,是不是不堪重负了呢。

    温暖越是难以控制的发狂发怒,萧雅更是能够感觉到那一抹发自心底的快感……

    自己得不到冷枭翊,其他女人也不可以,自己就是要让温暖生不如死,要让冷枭翊一辈子都痛苦。

    让冷枭翊知道他娶了一个多么恶毒的女人,居然会在手术单上签字,亲手结束了自己孩子的生命。

    自己要让冷枭翊知道,当初他的女人,亲手结束了他的孩子。

    温暖:“……”

    温暖整个人无力的再次跌坐在地上,不敢直视萧雅嘴角的笑意,浑身莫名的寒冷的厉害,索性身侧有沐妍,自己可以毫无保留的依偎在沐妍的身侧。

    听着沐妍在自己耳边的安抚,温暖杏眸死死的盯着自己面前的女人,恨不得凌厉的眸光把女人彻底撕碎。

    “萧雅,是你买通了那些医生对不对,是你让我以为孩子是个畸形,是你让我以为胎死腹中,不得已只能引产流掉对不对……”

    温暖泣不成声,心头更是难受的像是扎针一般,自己这么多年一直在思恋那个离开的孩子,就在刚刚,自己的脑海里想着的都是那个孩子。

    可是自己从来都不知道,这么一个孩子,其实并不是他跟自己完全的没有缘分,是自己亲手掐断了和他的缘分。

    因为他是健康的,自己却不知道,自己盲目的签字,盲目的失去了他……

    因为自己做梦都不敢相信,医生早就被萧雅收买了,一直以来自己都是以为所有的一切,包括自己失去这个孩子,曾经怀孕过,都只是自己一个人知道。

    原来萧雅才是最大的幕后黑手……

    她竟然操作了所有这一切!

    ……

    沐妍:“……”

    沐妍看着温暖如此这般的泣不成声,暗暗在心底着急,不知道重墨和冷枭翊什么时候赶过来。

    “其实都是你逼我的,当初你就不该上了冷枭翊的床,如果不是你上了他的床。你就不会怀孕,我就不会盯上你,我是绝对不允许任何女人生下冷枭翊的孩子的,他的孩子,只有我才可以生……”

    可是偏偏自己天生的心脏病,生不了孩子,甚至于都无法满足冷枭翊作为正常男人的需求。

    萧雅被保镖控制的难以动弹,但是嘴角说出来的话,始终带着狰狞的笑意,让人莫名的毛骨悚然。

    温暖:“……”

    人生真的是一场极大的讽刺剧,自己只不过是为了救被人下药的冷枭翊,根本对于爬上男人的床丝毫不感兴趣。

    为什么她要来针对自己呢!

    温暖嘴角噙着一抹冷笑,泪水滑过清丽的脸颊,原本柔美精致的小脸苍白的像是一张白纸一般。

    哪怕是自己曾经疯狂的爱恋着冷枭翊,但是终究孩子是无辜的,他只不过是大人之间利益,嫉妒心的牺牲品而已。

    萧雅看着温暖不说话,继续兴奋的继续说道:“温暖,其实我有想要放过你,如果你知道孩子是畸形的时候,就放弃他,打掉他,这个孽种死了,就不会有后面的一系列事情了,都是你逼我的……”

    “是你执迷不悟非要生下他,没办法,我就只能让他六个月的时候胎死腹中了……”

    因为7个月的孩子就可以差不多成活了,自己不敢冒这个险,因为孽种很有可能是自己以后和冷枭翊的绊脚石。

    “他是活着的,健健康康的,都是你害死他的,但是你却在手术单上签字了,其实你才是害死你自己孩子的罪魁祸首……”

    温暖:“……”

    耳边的轰鸣声一波一波的向着自己袭来,温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被绕晕了,罪魁祸首,孩子,所以说,自己才是那个贱人了!

    原来……

    事实的真相原来是这样!

    温暖万分憎恶自己的无知,自己的脑残,自己的粗心和不小心!

    早知道孩子当初是“畸形”的时候,自己就应该换一家医院去好好的再次检查,所以从头到尾,都是自己的错。

    “沐沐,我想要那个孩子,我们去找那个孩子好不好……我真的好后悔,好后悔……”

    温暖紧紧的抱着沐妍哭泣不已,浑身剧烈的颤抖的厉害,这个孩子,原本是可以挽留的,只不过是自己太粗心了,自己太不合格做一个好妈妈了。

    六个月大孩子,胎动一直很健康,当初医生那么说的时候,自己就该去反驳,去其他的医院。

    就算是萧雅那个时候实力庞大,但是也不会把所有的医院都收入囊中,总会有一个漏网之鱼的。

    说到底,是自己放弃了那个孩子。

    温暖想杀死萧雅的心已经不是那么强烈了,心底最强烈的想法是想要杀死自己!

    都怪自己!

    “暖暖,还记得我刚刚说过的话嘛,天使可能因为有事或者其他的原因来不了了,所以安排了一个精灵过来……”

    沐妍眸子水雾极重,看着温暖这般自责的模样,心头极其不好过。

    尤其是女人之间的尔虞我诈,尤其是刚刚萧雅的所有所作所为都让自己想到了当初的李冰儿和以菱,宫外孕!

    自己真的是差一点点就要把孩子放弃掉了,还好自己足够坚持,不然也不会知道肚子里会有两个这么可爱的精灵。

    “不是天使来不了,是我关上了门,我把天使拒之门外了……”

    温暖失声痛哭,整个人难以自控,根本就不敢想象真相会是如此的残忍,鲜血淋漓被剥开,原来自己也是刽子手之一。

    沐妍:“……”

    沐妍其实有些语结,当初沐媛才走的时候,自己的脑海里唯一想着的就是自己的失误,如果自己能够多看着沐媛一点就不会发生意外了。

    可是现在想象,那会有那般百分之百十全十美呢,有的时候就是这般难以捉摸!

    “我先扶你站起来,地上比较凉,暖暖,你先冷静一下,不要再哭了,你的感情波动很大会造成孩子情绪的不稳定,你已经失去的了天使,你难道还想赶走精灵嘛?”

    沐妍看着温暖始终情绪压抑的模样,厉声的说道,杏眸之中满是清丽的寒光咄咄逼人,却将眸底那一抹柔软和颤动狠狠的藏住。

    温暖:“……”

    失去了天使,还想赶走精灵嘛?

    答案自然是不是,温暖嗓子里哽咽的厉害,被沐妍这般严肃的模样更是吓得厉害,整个人像是一个无助的孩子一般,使劲拼命的摇头。

    不要,自己舍不得天使,也舍不得精灵,因为他们两个人都是自己的命!

    准确的来说是比自己的命更重要的人……

    “沐沐……”

    温暖紧紧的抱着沐妍,沐妍感受到女人浑身的颤抖和哽咽,眸色越发的淡了几分,看得出来女人情绪安定了一些,原本还冷凝的唇角染上了一抹柔和。

    “暖暖,我在,我在你身边,不用担心,深呼吸一口气,不要把责任揽到自己的身上,暖暖,你也是被人蒙骗,如果要去惩罚的话,首先就是幕后的医生和萧雅……”

    说到萧雅的时候,沐妍眸子之中满是锐利的光芒,看着躺在地上,浸染在鲜血之中的萧雅,嘴角噙着一抹冷笑。

    这个女人真的是丧尽天良,禽兽不如……

    萧雅:“……”

    萧雅因为沐妍清冷的眸光硬生生的打了一个寒颤,不就是重墨的女人嘛,果然是被男人宠上了天。

    看来温暖也是一个十分会利用人的人知道冷枭翊和重墨关系交好,所以很自然的勾上了重墨家的沐妍了嘛。

    啧啧啧,只不过温暖现在是心病,没有人能救的了她。

    况且,今天自己既然来了,就不会贪生怕死……

    ……

    只不过沐妍很难想象,一个萧雅居然可以掀起那么大的波澜起伏。

    难道说幕后之后还是幕后嘛?

    还有人藏得更深嘛?

    按理萧雅只不过是一直在冷枭翊背后的女人,仅此而已!

    “温暖,惩罚我和医生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可是你想想看,当初我在国外没权没势的,根本就没有人愿意听我的话,我会那么轻而易举的指示他们做什么事情嘛!”

    “而且是伤天害理,丧尽天良的大事,只能说幕后还有人在操纵……”

    沐妍:“……”

    沐妍眸色一淡,下意识的捂住了唇瓣,看来还真的是被自己猜对了!

    ……

    温暖:“……”

    温暖嘴角的笑意一凝,被沐妍扶着重新坐在了位置之上,唇角瞬间惨白的厉害。

    萧雅的幕后,那会是谁?

    难道是冷枭翊……

    那个时候,只有冷枭翊和重墨在哪儿求学,有人脉和资源,甚至于也有那样的操作能力。

    所以说……

    心底的答案呼之欲出,温暖感觉到自己的唇间肆意渲染的血腥味,眸色一淡,才惊觉自己的唇瓣被自己咬破了。

    “萧雅,你闭嘴……”

    沐妍终究是猜的出来萧雅想要说些什么,快速的打断了女人所有的言辞,眸色清理逼人,满是慑人的眸光,伸出小手想要握住温暖的耳朵,却还是抵挡不住声音的穿透力。

    “萧雅,你继续说吧……”

    哀莫大于心死,温暖现在整个人都觉得自己像是钢铁侠一般,无坚不摧,根本不害怕任何的诡计阴谋,自己只想静静的听着萧雅把她的故事完整的讲完。

    就像是一个劫难,等到女人讲完故事之后,自己就渡过了那个劫难了……

    沐妍还想再说些什么,对上温暖平静还在落泪的眸子,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静静的陪着温暖坐着,小手紧紧的握住女人的小手给女人安全感和支持。

    温暖感受到来自沐妍的力量,眸色一暖,瑞丽的杏眸再度扫向萧雅,等着女人接下来的发言。

    午后的阳光直射在温暖和沐妍身上给女人镀了一层金光,沐妍却一点都没有感觉到仙的感觉,唯一能感受到的就是那一抹荒芜,唇色一淡,视线扫向咖啡厅门口,暗暗思索重墨和冷枭翊究竟什么时候会赶过来。

    ……

    “哈哈,那个时候我在国外毫无势力,可是我有冷枭翊,他在国外上学多年,还有了自己旗下的子公司,他宠我上天,对于一切都熟视无睹,我让他做些什么,他自然是手到擒来,如果不信,温暖,你可以去调查,当年对医生下命令的人,是冷枭翊……”

    温暖:“……”

    温暖原本是想要动用自己的大脑可以快速的思考问题,事实证明,似乎自己的脑子有些秀逗了,尤其是萧雅的话语里面有冷枭翊的自然,对于自己而言就是劫难。

    果然是那样……

    如果自己去查是可以查得到的,冷枭翊,原来是你……

    “哈哈哈,所以温暖,当初是你们俩共同害死孩子的,你们俩注定就不能在一起,因为你们俩如果在一起,谁去祭奠那个死去的孩子……”

    温暖:“……”

    情绪前所未有的得到释放,萧雅像是一下子被掏空一般,整个人荒芜的厉害,随着额头上刚刚的伤口鲜血越流越多,还可以感受到那一抹失血和无力的苍白。

    冷枭翊真的是你,你要我怎么办……

    温暖觉得自己整个人在溺水中,周围是萧雅的嘲讽和得意洋洋地讥诮,无论自己怎么想要去抓住沐妍的衣角却始终都抓不牢。

    温暖颤抖的想要起身,却在看到某一个熟悉的身影向着自己奔跑而来时候的模样,眼前一黑,气血攻心,直接晕倒在了沐妍的怀里。

    沐妍被温暖这个突发情况弄得有些应接不暇,温暖怀孕之后的身子格外的重,沐妍本身也是怀孕的,根本就是使不上力气,索性冷枭翊快速的大阔步上前,直接将温暖接入怀中。

    “暖暖……暖儿……”

    “暖暖,你醒醒,精灵在你身边拉着你的手,不要忘记她是天使派过来的使者……”

    温暖:“……”

    温暖其实很想说冷枭翊,别拿你的脏手碰我,我恨你,可是话到了唇边,终究还是无法呢喃说出口,自己只有无边境的黑暗笼罩着自己。

    ……

    沐妍看着温暖昏迷,被冷枭翊快速的抱去了车上,失魂落魄,忽然想到了始作俑者萧雅,顾不得重墨还在揽着自己的腰身,颤抖的上前,伸出小手狠狠的甩了萧雅一个耳光。

    “你知不知道她还是孕妇,你为什么要这么伤害她,要是温暖和小海豚有什么闪失,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萧雅:“……”

    沐妍这个力道用了很大,所以一巴掌打的萧雅头晕目眩,不敢相信如此文文弱弱的沐妍,打起人来也会这么疼。

    为什么大家都在心疼温暖那个贱人,都不在心疼自己!

    萧雅整个人痛哭出声,响彻了整个咖啡厅。

    “你们都在怜悯她的可怜,有没有人想过,我的孩子为什么就是畸形,为什么我的孩子要被他的亲生父亲夺走生命,为什么我的孩子……”

    “为什么这辈子我最爱的男人根本就不爱我,为什么……呜呜呜……”

    沐妍:“……”

    沐妍小手紧握成拳,可以感觉到自己右手手心火辣辣的疼,唇色越发的抿紧,一抹暗光在眸底一闪而过。

    重墨面容英俊,身形欣长,一身高贵的手工西装,浑身上下透着贵公子的气度,看着沐妍在隐忍着怒火,薄唇轻启,薄凉的声音在空气之中缓缓响起。

    “你们把她带走,留给翊发落……”

    重墨英俊的容颜更显风华绝代,由他骨子里透出的帝王威严迫得人心惊胆寒,保镖们只能低头,不知道重墨是否和冷枭翊会对自己进行严惩。

    “是,重先生……”

    重墨精湛的黑眸满是危险的气息,黑曜石般的眸子,锋芒慑人,自己本身对于萧雅没有其他感受,只不过萧雅惹得沐妍生气了,发火了,那就罪无可恕了……“

    只不过因为是冷枭翊应该更想废了她才对!

    这个女人真的是活腻了,居然把温暖直接气到昏倒……

    ……

    沐妍看着萧雅被带走,自己的小手被男人紧紧的握在手心,唇色微微抿起,眸色一淡,下一秒,转过身子,直接抱住了自己面前的男人。

    ”重墨,我刚刚很想你……“

    血淋淋的事实被揭开,虽然萧雅致力于伤害温暖,但是沐妍也被女人这般惨绝人寰惹得心情大跌,不过所幸重墨和冷先生赶过来了……

    重墨:”……“

    沐妍像是一个孩子一般有些无助,重墨唇色一抿,鹰隼样的眸子掠过冷芒,冰冷得令人心惊,知道沐妍心底起伏的厉害,伸出大手轻轻的抚摸着女人的后背,帮助女人迅速的平息着心底的起伏。

    ”没事了,下次不会这么让你和暖暖单独面对了……“

    重墨定然没有想到温暖和沐妍会遇到萧雅这一茬,如果不是保镖迅速的打了电话,催促了自己和冷枭翊,恐怕还不至于赶回的这么快。

    ”嗯……“

    沐妍深深的嗅了一口气,嗓子莫名的哽咽的厉害,对于萧雅的怒火难以平息,对于温暖之前的所有往事更是愤愤不平。

    温暖真的是太可怜了……

    而且这种往事被揭开之后,温暖和冷先生的往事更是难以言喻……

    ”重墨,我们去医院找暖暖吧,我担心她……“

    ”好……“

    听着女人在自己怀里低泣,重墨薄唇越发的抿起,凤眸如耀眼黑钻,深邃而流光潋滟,一抹暗光从男人眸底快速的一闪而过。许久之后,等着沐妍心情安定了一些,才直接将沐妍拦腰抱起向着医院赶去。

    这家咖啡厅就是今天温暖和沐妍孕检医院的旁边,所以冷枭翊为了方便,救急。会直接抱着温暖来这儿的。

    ……

    沐妍和重墨赶到医院妇产科的时候,温暖已经被送去了检查室。

    因为是温暖,K市第一美女主播,加上还是神秘大亨冷枭翊的太太,所以一下子医院整个严肃以待,将主任级别的医生全部叫进了检查室。

    沐妍眼尖的看到了冷枭翊身上的血腥,说明刚刚温暖出血了……

    沐妍惊讶的捂住了唇瓣,整个人僵硬的厉害,瑟瑟发抖,如果不是重墨在自己身边,那么自己一定发狂发疯到死掉一般。

    检查室外,保镖们面面相觑,萧雅因为额头上受伤,保镖们不敢造次,所以直接把女人一并带了过来,冷枭翊墨眸几乎是是寒冷的想要杀人一般,听到保镖低声传达任务,脸色一冷,快速的起身,向着萧雅所在的方向走去。

    沐妍眸色一淡,知道冷枭翊要去兴师问罪。

    不过也不知道冷枭翊知不知道,当初是他对着医生下达了命令,让医生听从萧雅宣布错误的温暖怀孕情况。

    沐妍伸出小手紧紧握住重墨的大手,依靠在重墨的怀里,眼角的泪水就像是没有断线的珍珠一般,噼里啪啦向下流。

    祈求孩子平平安安,没有任何事情!

    希望温暖也可以平平安安的走过心里那个坎……

    希望一切真的不是像萧雅说的那样,一切都只是??误会……

    ”重墨,暖暖和孩子会平安无事的对不对……“

    白皙的皮肤在灯光下泛着玉石般的光泽,黑白分明的瞳眸仿若盛了一池澄澈春水,水眸清澈,我见犹怜。

    ”对,会的,温暖不是点名要让重牧娶了小海豚嘛,她一定会平平安安的将孩子生下来的……那可是我们家的儿媳妇……“

    重墨回握住沐妍的小手,察觉到女人的手心一片冰凉,漆黑如夜色的眸深深地看着面前的女人,精致的五官凝了一层薄冰。

    唇色一凝,许久之后,柔声的安抚着自己身侧的女人。

    感受着女人手心的一片冰凉,重墨嘴角的笑意越发的寒彻了几分。

    ”嗯……“

    一定会没事的,小海豚可是温暖给重牧介绍的小妻子,一定会没事的!

    沐妍暗暗的合上了眼眸,在心底祈祷!

    ……

    医院角落处,萧雅被再次带进医院浑身发抖的厉害,当初就是在医院冷枭翊夺去了自己的孩子,哪怕是哪个孩子因为体外错误受精不健康的,畸形的。

    可是这般被男人残忍的安排手术拿掉孩子,对于萧雅而言,医院就是一个噩梦。

    冰凉的机器在自己体内搅动翻滚最后到麻药散去撕心裂肺的疼痛至今对于萧雅而言都是一个噩梦!

    萧雅顾不得自己头上的伤口,想要逃开,没想到下一秒,冷枭翊脸色铁青的快速的向着自己走来。

    冷枭翊一身黑衣,身形高大,容貌俊美如神祇,仿若睥睨天下的王者,君临天下的气魄不怒自威。

    距离上次流产之后,萧雅再度看到冷枭翊,浑身瑟瑟发抖的厉害,因为男人就是残忍的魔鬼,对于除了温暖以外的女人,他真的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翊,我刚刚没有对温暖做什么,你要相信我……“

    冷枭翊:”……“

    冷枭翊冷眼观之,看着面前狼狈不堪的女人跪在自己的面前,祈求的抱着自己的双腿,她有没有想过,温暖一个人陷入无尽的昏迷,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尤其是在刚刚,温暖脸色惨白的厉害,即使是昏迷之中,眼角还在源源不断的流泪。

    这个女人究竟说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话!

    冷枭翊怒气冲天,狠狠的抬起右腿将女人踹了出去,蹲下身子,伸出大手捏住了女人细嫩的下巴,墨眸之中满是恨意。

    男人俊美依旧,高贵如冷漠王者,嗜骨的恨意,尤其是男人愤怒的焰火几乎是让萧雅整个人颤抖厉害。

    ”你他妈究竟跟温暖说了什么,说你刚刚肚子里流掉的孩子是我的嘛?“

    萧雅:”……“

    萧雅被男人如此冷硬的气息几乎是要狠狠的刺穿一般,眼眸根本不敢直视男人的眸子,怯懦的往后退,但是奈何自己的下巴被男人紧紧的捏在手心根本动弹不得。

    ”我……我只不过是告诉她当年的事情而已……“

    冷枭翊:”……“

    当年的事情!

    冷枭翊墨眸微微一闪,下意识觉得萧雅又在耍花招了。当年的事情早就过去了,再次说起来,温暖的性子也不会起任何的感情波澜。

    唯一的一种可能性,就是说的当年的事情对于温暖很重要!

    ”当年什么事情……“

    冷枭翊墨眸越发的冰冷的骇人,眸子之中满是讥讽,看向面前的女人,咄咄逼人,根本不允许萧雅有任何撒谎的惩罚在。

    ”当年……当年……“

    萧雅有些心虚,知道自己一旦说出口,恐怕冷枭翊真的会要自己的命了,可是自己如今已经是生不如死了。

    即使得不到冷枭翊的爱,那么得到男人的恨,恐怕也是可以作为自己一生的追求了。

    萧雅不顾自己此刻的狼狈模样,肆意的大笑出声。

    ”当年你还记得嘛,我曾经让你给一个妇产科的医院打电话,帮我做一个伪的身体检查,说是要帮我班上一个认识的同学解决问题……“

    ”你当时可能是因为歉意答应了……“

    冷枭翊:”……“

    随着女人的话语越来越逼近真相,冷枭翊的大手也在紧紧的握成拳头,妇产科……

    电话!

    那个是自己跟温暖发生关系的两个月后……

    那个时候,自己一方面因为对于萧雅的愧疚,一方面是因为温暖凭空消失的气恼,在听到萧雅这么一说的时候自己没有细查就直接允诺了。

    难道说……

    冷枭翊脸色微微一变,似乎是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以及温暖今天的突然昏倒和双腿之间出血的问题所在!

    ”其实我那个所谓的同学就是刚刚从你的床上爬下来的温暖,哈哈哈哈,你打完电话,医生帮我做的第一份伪调查结果就是温暖肚子里的孩子是畸形……“

    冷枭翊:”……“

    冷枭翊感觉到自己周身的血液快速的凝结,随着女人淬满毒汁的话语响起,几乎是给了自己狠狠的补刀。

    强忍住自己想要杀死这个女人的冲动,冷枭翊的墨眸凌然的厉害,薄唇轻启,一字一句,咬牙切齿的问道。

    ”萧雅,温暖那个时候肚子里的孩子是健康的,平平安安的对嘛?“

    冷枭翊浑身颤抖的厉害,一个健康的孩子,就是因为自己没有调查清楚就下达的电话,导致了自己的亲生骨肉被错误的认定为畸形!

    冷枭翊真的觉得是上天跟自己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一切真的是可笑至极!

    ”对,我看着温暖失魂落魄,我看着温暖生不如死,冷枭翊,其实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那个傻女人,就算告诉她孩子是畸形她还抱着希望不肯流掉孩子……你说她是不是眼底下最大的傻子呢?“

    死到临头,真的是什么都不害怕了,萧雅一下子被壮大了气势,颤抖的扶着墙壁站了起来,嘴角挂着一抹得意的笑意。

    没有想到自己这般局中局,让他们两个这一辈子都陷入无尽的痛苦之中才是自己最好的选择。

    也是自己给他们最狠的报复手段……”

    啪……

    “贱人……”

    冷枭翊实在是无法隐忍自己的怒气,伸出大手狠狠的一个耳光将萧雅直接甩开,恨不得上前直接杀了这个女人。

    只要是一想到那个时候温暖独自一个人,孤单影只的面对着这些情况,自己的心就像是被狠狠的撕裂一般,欠温暖的,自己已经怎么还都还不清了。

    恐怕如今温暖知道真相之后,这辈子也都不会再原谅自己了!

    也就不会再让自己有机会去偿还了……

    “哈哈哈……贱人……都是温暖的错,都是你们的错,都是你们逼我的……冷枭翊,后面的故事不如我也细细的讲给你听……”

    “温暖完全靠着那微薄的母爱不相信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是畸形,所以一天一天熬着,她根本不知道就是因为自己的蠢,所以我才不得已用了胎死腹中这个借口拿掉了她体内活生生的,健健康康的孩子……”

    “哈哈……”

    冷枭翊:“……”

    恶果,全部都是要自己偿还的,冥冥之中,自有定数了,孩子的事情,和自己脱离不了关系,冷枭翊,没想到你也会有今天吧!

    冷枭翊墨眸闪过一丝暗光,浑身散发出慑人的阴寒!

    “萧雅,你知道你的下场是什么嘛?”

    “翊,你杀了我吧,不能跟你在一起,我活着也没有意思了……”

    萧雅真的是不怕了,至少做鬼的话,知道冷枭翊和温暖过得不好,那么自己整个人都变得好了。

    冷枭翊嘴角的笑意越发的寒彻,许久之后,锐利的眸子死死的看着面前的女人,薄唇轻启。

    “安排萧小姐入住K市精神病院,跟院方交代,萧小姐病情比较严重,这辈子都不可能治愈好了,所以请院方看紧了!”

    萧雅:“……”

    萧雅虽然知道这个男人是一个极其危险冷血的男人,万万没有想到男人没有直接给自己一刀,让自己一命呜呼,反而会选择如此的方法。

    世界上最痛苦的时候,某过于一个正常的人去精神病院了!

    因为在哪儿,自己就是个精神病,迟早会被折磨的疯掉的……

    冷枭翊,他是想让自己生不如死啊!

    “不要……冷枭翊……翊,不要……不可以……不可以这么对我……”

    冷枭翊看着女人乞求的眸色,眯紧了眸子,浑身爆发出一股冰冷慑人的戾气,肌肉紧绷,如刀片锋利的视线死死的看着女人狰狞的脸颊。

    尤其是女人脸上的血迹还没有来得及清理,格外恶心,冷枭翊的墨眸危险的厉害,许久之后,唇色上扬,一言一行,几乎是要把眼前的女人彻底撕碎。

    “这只是开始,我会让你永远生不如死,可是你知道生不如死的下一步是什么嘛?”

    萧雅:“……”

    世界上还有比生不如死更痛苦的事情嘛?

    萧雅眸子湿润的厉害,自己整个人已经恍惚的不得了,仿佛是跑了一场马拉松一般,不光是头疼的厉害。

    小腹疼的厉害,脸颊疼的厉害!

    心也在疼,但是也在乐,因为看着温暖如今难以揣测,生死未卜的情况,自己就是这般愉悦。

    上一次让她胎死腹中,这一次,知道自己心爱的孩子,是被自己和丈夫亲手弄死的,温暖不疯也会傻。

    “生不如死的下一步,就是即使你想死,我也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萧雅:“……”

    萧雅整个人僵硬在了原地,无力挣扎,就听到了男人薄凉的话语在自己耳畔缓缓响起。

    “还愣着干什么,送萧小姐去医院……”

    “啊……是……是,冷先生!”

    保镖们面面相觑,只能上前将萧雅拖走,完全被男人的气场震慑住了,颤栗的厉害,下一秒,几乎是可以听到萧雅惨绝人寰绝望的尖叫声。

    萧雅现在就已经有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感觉了!

    ------题外话------

    感谢lw19781018的月票,么么,亲耐的,乃就冒泡过一次,哈哈,太潜水了,嫌弃你,么么,谢谢月票,大家看文快乐,传说中的周一,嗷嗷嗷!最近特别卡,经常电脑面前坐一下午不会码字,嗷嗷嗷,周末本来想存稿,结果就是瞅着word发呆了,咳咳,乃们嫌弃我吧,越是半夜似乎越是有感觉!我发现了,我和半夜是真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堇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堇颜并收藏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