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 > 第一百四十六章 重墨,后三个月不行!

第一百四十六章 重墨,后三个月不行!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自己设计的礼服,最大的好处就是自己懂得如何撕开……

    听着重墨的豪言,沐妍嘴角再度抽搐了几分,重墨倒是口出惊人,自己还很真的是被男人彻底折服了!

    沐妍小脸微微涨红,看着镜子里盛装的女人,白皙的肌肤吹弹可破,虽然接近孕产期,脸上开始长了一些淡淡的斑点。

    就像是伤疤是男人的胸章一样,沐妍觉得孕斑也是女人的胸章……

    唇色嘴角上扬,噙着一抹浅淡的弧度,这套礼服真的很漂亮,没想到居然是重墨设计的。

    男人这般很多面,自己怎么不知道呢!

    “重先生,其实我觉得你可以去研究设计,我研究调香,发家致富奔小康……”

    沐妍恬静的伸出小手护住自己的腹部,透着镜子看着自己身后邪魅的男人,嘴角的笑意再度上扬了几分,杏眸闪过一丝光亮,直直的看着镜子里的男人,满是探究。

    重墨:“……”

    听得出来女人话语里明显挑衅的意味,看着镜子里盛装的女人,美而不妖,艳而不俗,千娇百媚,无与伦比,几乎是一颦一笑都印刻在自己的心坎里了。

    其实重墨也只是为自己喜欢的女人设计一些重要的东西,例如沐妍无名指上的戒指,以及沐妍怀孕之后,小腹凸起很高,对于礼服的要求变得很高,所以重墨才会选择亲自设计。

    自己做一些喜欢的设计,沐妍也设计一些调香……

    如果真的是沐妍每一款调香都可以销售近亿元,恐怕沐妍的身价早就千万了,还真的是摇钱树了,金字招牌……

    重墨嘴角不着痕迹的上扬,其实偶尔男人吃吃软饭,而且吃的了软饭,绝对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希望重夫人以后多多提拔……”

    重墨附在沐妍耳边低喃,沐妍几乎是可以感觉到男人灼热的呼吸肆意的喷洒在自己的耳畔,沐妍小脸涨红的厉害,许久之后,不自然的别开了视线,没好气的说道。

    “重墨,这儿是公众场合……”

    这般举止亲昵,还真的是过度秀恩爱!

    “嗯,回家继续……”

    重墨知道小娇妻脸皮薄,羞涩了,薄凉的唇瓣上扬,伸出大手轻柔的抚摸着女人的发丝,感受着女人发丝的柔软,黑眸之中满是嗜骨的宠溺。

    沐妍:“……”

    回家继续!

    沐妍嘴角的笑意一凝,被男人这般无耻的话语逗得哭笑不得,转过身子,精致的礼服之下,女人娇小的身子越发的柔美,看着工作人员已经识趣的退出房间,沐妍轻笑出声,踮起脚尖,轻轻的啄吻着男人薄凉的唇瓣。

    杏眸深处满是狡黠,以及重墨一抹精明的暗光……

    薄唇相贴,女人柔软的樱唇如同抹了蜜一般,重墨看着怀里的女人难得主动的模样,精湛的黑眸几乎是要喷射出火一般,越发的暗沉的惊人,几乎欲把自己面前的女人都彻底染黑一般。

    重墨已经不满足于这般的亲吻了,大手快速的游走到女人的腰侧,其实这套以荷花为原型的礼服,最快速的解开的法子就是腰侧的拉链设计。

    沐妍:“……”

    沐妍察觉到男人的呼吸越发加重了几分,唇色上扬,杏眸之中满是精湛的眸光,挣扎着从男人的热吻之中脱身,嘴角噙着一抹精致的笑意,尤其是因为刚刚火辣辣的热吻,沐妍的小脸涨红的厉害,看向重墨,柔嫩嫣红的唇瓣尤其是像是饱满的水蜜桃一般,越发的让男人视线灼热了几分。

    沐察察觉到一抹熟悉的危险的气息,轻笑出声,伸出小手握住了男人蠢蠢欲动的大手,柔声的低喃道。

    “重墨,医生说前三个月和后三个月不可以……”

    重墨:“……”

    女人明明是可怜巴巴的话语,偏偏重墨成功的嗅到了一抹阴谋的味道,尤其是女人大大的明眸之下满是狡黠。

    重墨满腔的欲火,因为女人这句话彻底熄火,黑眸微微一闪,偃旗息鼓,只能强硬的将自己心头的那一簇火苗自行掐灭了。

    前三个月,后三个月,是真的不行,因为后三个月可能会造成早产……

    重墨被沐妍这句话彻底的唬住了,再也不敢闹腾了,只能大手重新的握住了女人腰间的拉链,再度帮女人整理好。

    到手的鲜肉吃不到,真的是憋得慌……

    沐妍失笑的看着重墨如此这般可人的举措,真的是瞬间秒败,难得可以赢重墨赢得这般彻底,沐妍唇角的笑意上扬,看着男人额头上满是汗水,知道男人是在隐忍,继续可怜巴巴的说道。

    “重墨……重先生……其实这都不是我说的,医生说的……”

    重墨:“……”

    重墨知道是医生说的,不用沐妍再强调一遍!

    重墨俊脸黑的厉害,狠狠的攫住女人柔软的唇瓣,轻咬了一口,看着女人明显吃痛的模样,唇色上扬,黑眸之中满是蛊惑的眸色。

    “妍妍,等到孩子生下来了,看我怎么收拾你,保证你三天三夜下不了床……”

    沐妍:“……”

    重墨倒也真的是赌上了自己所有的荣誉之战了,沐妍唇色上扬,知道重墨吓唬自己的意味偏多,配合的点了点头,弱弱的说道。

    “唔,重墨,你去换衣服吧,我在这儿等你……记得白色的西装……”

    “嗯……”

    女人精致小巧的瓜子脸透着薄薄的红晕,澄清的眸子满是暇的气息,带着引人犯罪的诱惑。

    尤其是女人粉色的唇,微微开启,迷茫而又魅惑人心,重墨几乎是感觉到心尖每一处都在炙热的燃烧殆尽。

    重墨深呼吸一口气,别开了视线,强压住自己内心的躁动,自制力在于女人面前,早就是彻底瓦解。

    ……

    重墨早就猜到沐妍会选择荷花的礼服,所以对于自己而言就是简单的设计了一套白色的修身西装。

    两个人情侣装,从衣着上,大家就可以知道,这个女人是谁的了……

    因为重墨是一个很傲娇的男人!

    ……

    沐妍看着重墨去了男装的VIP休息室,一个人百无聊赖,顺带将自己身上的礼服小心的换了下来,保证大年二十八那天在重氏年度的晚会上穿的时候不会褶皱。

    等了十分钟,简单的看了一些时尚杂志的时候,沐妍一个人在房间里徘徊,觉得有些无趣,就直接回到了一楼的展厅,看着玲琅满目,都是精致的礼服的时候,沐妍唇色上扬。

    却意外的嗅到了不同的气息……

    是那天参加尹青青和周肆桀婚礼上自己嗅到的气味,还有李玉兰身上的气息!

    那种气息很独特,混杂了女人奢侈的香水味,但是却掺杂了医院的消毒水和药品的味道。

    沐妍眸色一滞,顺着自己嗅到的气息缓缓的踱步,等到走到女士VIP休息室3号的时候缓缓地停下了脚步,因为这里面的气息较为浓郁。

    甚至于,自己还嗅到了重恩的味道……

    不过对于重恩的气息,沐妍就不是那么确定了!

    因为老人身上的气息会很自然的带了老人味道,因为随着年纪的增长,身体代谢减缓,自然的内脏和细胞衰老坏死之后会出现点滴的腐臭的味道。

    沐妍深呼吸一口气,准备敲门,却意外的看到了休息室的房门猛地被打开,重墨嘴角满是阴鸷的玩味阴森森的看向自己,让沐妍硬生生的打了一个寒颤。

    余光看向四周的监控,以及一些来往的工作人员,还好自己很安全,沐妍眸色上扬,将心底的那一抹惊涛骇浪迅速的掩盖。

    “这么巧,没想到会在这儿见到你,这儿是女士的休息室以及换衣室,爸,您怎么在这儿呢?”

    恰好有服务生走过,投来了探究的眸色,沐妍索性重恩的称呼重重的叫了出来,察觉到男人的脸色微微一变,沐妍唇色上扬,却清丽的逼人。

    如果说自己没有估计错,刚刚那个女人就应该是李冰儿了。

    重恩又和李冰儿纠缠在一起了……

    沐妍忽然想到重鑫祺之前关于重恩要再娶妻的言论,杏眸越发的深邃了几分,看向重恩,试图从男人高大的身子向后看,但是却毫无所获。

    该不会重恩想要娶妻的对象是李冰儿吧?

    一想到这个认知,沐妍小手有些颤抖,紧握在一起,杏眸却越发的勇敢,毫无闪躲。

    ……

    “恩,陪人来拿一样东西,怎么,墨没有陪着你嘛?这种情况还真的是少见,你几乎到哪儿,重墨就会盯到哪儿……”

    重恩锐利的黑眸狠狠的扫向面前的女人尤其是这张清丽的容颜,还有凸起的小腹,就足够让自己怒火直冒了。

    但是自己已经有了制胜的法宝!

    重恩眼眸之中淬满毒汁,恨不得将沐妍完全的浸染。

    沐妍:“……”

    沐妍杏眸微微一淡,看到重恩这个模样,心头就是怒火,这个男人怎么可以这么做父亲,把孩子的心都肆意的践踏。

    还这般的毫不知觉!

    “重墨只不过是担心我被人可趁之机陷害了而已,毕竟那个人是为人长辈,曾经也是重墨最为尊敬的。”

    年少的时候,最崇拜的角色,往往就只有父亲,

    重恩:“……”

    重恩脸色再度苍白了几分,逆子,孽种,自己根本就不稀罕……

    重墨就应该带着沐妍和沐妍肚子里的孽种一块儿下地狱……

    ……

    沐妍可以明显的感觉到男人脸上的阴鸷,豁出去了,倒也毫无畏惧,杏眸之中满是坚定的眸色,索性直接把话题挑开了。

    “爸,父子之间本来就没有矛盾,你们就算是打断骨头还连着筋,重墨其实心里一直都有你,所以即使你不断的咄咄逼人,哪怕是让我涉险,重墨都是睁一只眼睛,闭一只眼睛的……”

    “所以我希望,就算是你曾经哪怕是和重墨妈妈有什么过节,终究重墨是无辜的……”

    重恩:“……”

    再次被戳中心底的那根软肋,重恩大手紧握成拳,黑眸之中满是嘲讽和讽刺,看向沐妍的时候,倒也不恼,大笑不已。

    “据我所知,沈哲浩喜欢你,重鑫祺也喜欢你,兄弟俩争一个女人,看来重家真的是一代又一代在上演相同的故事……”

    “只不过重鑫祺和重墨不是一母同胞……”

    沐妍:“……”

    沐妍被重恩毛骨悚然的大笑惊吓的莫名地向后退了几步,看着男人如此癫狂的模样,沐妍觉得头皮有些发麻。

    但是却无力反驳……

    大哥对自己的感觉,虽然自己只是模凌两可,但是那种男人对于女人的感觉似乎是骗不了人的。

    沐妍眸色莫名一颤,似乎真的是这样的……

    只不过重鑫祺和重墨不是一母同胞,之前重家一代又一代的在上扬……

    难道说重恩也有兄弟,那么兄弟之间共同喜欢同一个女人!

    沐妍脸色一变,如果是一母同胞,是双胞胎的话,那么DNA很可能就有问题,那么如果是重恩真的有一个孪生兄弟。

    那么是不是很可能重墨就是自己的母亲和重恩孪生兄弟的孩子了呢……

    所以重恩才会口口声声叫重墨逆子,但是重墨查了和重恩的DNA比对,证明两个人是有血缘关系的!

    “所以这就是你一直厌恶重家三兄妹的原因嘛?不是,四兄妹,还有重安安,因为他们四个人都不是你的亲生骨肉,只不过是你同胞的兄弟的嘛?”

    重恩:“……”

    重恩脸色再度暗沉的惊人,自己刚刚只不过稍微点明了一下,没想到沐妍的想法和探究能力如此的惊人,顺藤摸瓜,居然也知道了一个大概了。

    重恩嘴角散发一抹冷笑,厉声说道。

    “不知道重墨有没有告诉你一个道理,越是知道太多真相的,往往离死亡是越来越近了……”

    威逼利诱!

    还有恐吓!

    如果不是知道他们可能不是亲生父子,沐妍肯定是会觉得重恩和重墨骨子里会是一种人,因为两个人有的时候给人的感觉是惊奇的相似。

    即使是知道危险,又怎么会这般轻易的放弃呢!

    而且是重墨追逐了这么多年的问题,只不过苦于没有答案罢了……

    “其实我知道的是,有的时候越是虚张声势,其实越是有气无力……”

    重恩:“……”

    重恩不着痕迹的微微眯起黑眸,对着沐妍满是欣赏的眸色,一字一句,言辞犀利,看来不愧是重墨的好媳妇啊。

    只不过不是自己的好儿媳妇!

    重恩嘴角噙着一抹阴鸷的笑意,看着面前的女人镇定自若的模样,许久之后,唇色上扬,满是玩味的眸光。

    “沐妍,你也不要让我失望了……我很期待你的精彩表现……”

    沐妍:“……”

    沐妍眸色一淡,听得出来男人暗示性的话语,黛眉微微一蹙,听到自己身后的脚步声,唇色上扬。

    “重恩,我知道李冰儿在里面,我想让你帮我转赠给她一句话,其实她不是一无所有,她还有李玉兰,有的时候我很嫉妒她,因为她还有妈妈在时时刻刻等着她回来……”

    我却没有了,而且就是拜李冰儿所赐……

    但是对于李冰儿和李玉兰的这句话,沐妍绝对是发自心底认真的说的,还记得上一次李玉兰在自己耳边泣不成声,就是希望可以放了李冰儿一马。

    但是殊不知李冰儿早就和重恩暗渡陈仓了!

    重恩黑眸微微一闪,沐妍现在是以退为进了,唇角的笑意越发的凝结成冰,一字一句认真的说道。

    “她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我希望沐妍你也知道……”

    沐妍:“……”

    “福德具足、温和厚道叫做性如灰……”

    沐妍眸色一淡,听得出来重恩已经代替了李冰儿作出了自己的回答,沐妍深呼吸一口气,知道重墨回来了,不乐意让重墨看到重恩,快速的转过身子向着身侧的VIP休息室走去。

    重恩看着女人快速的动作,知道是重墨回来了,听到女人快速的关上房门的声音,黑眸微微一闪,李冰儿扭动着水蛇腰已经快速的向着自己迎了上来,只不过带着口罩的小脸之下,有些莫名的狰狞。

    “恩,这个女人迟早是会死在我们手上的,只是时间的问题不是嘛?”

    重恩:“……”

    重恩满意的看着自己面前的女人眼眸之中藏不住的恨意,之前她有多爱重墨,如今重墨为了沐妍毁了她的一切,她就有多恨重墨和沐妍。

    自己要的就是她的恨意,一个人如果最容易被操控的是灵魂,那么这个人绝对是有理由价值的。

    如今的李冰儿,就是自己有利用价值的人!

    “可是,她刚刚要我带话给你,说你妈很想你……”

    重恩不着痕迹的眯起了眼眸,大手却迅速的摸到了女人后背的拉链,猛的一扯,女人身上原本紧绷在身上的连衣裙瞬间变成一条一条的碎步。

    “啊……”

    李冰儿感觉到男人眸子里迅速变化的欲求,心头一颤,这个男人对于男女之间的变态*几乎是比起穆德旭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每次都会在情事上肆意使劲的折磨自己……

    就像是现在!

    李冰儿嘴角的笑意一凝,碍于脸上刚刚动过伤口,所以动起来有些微疼,哪怕是自己只是嘴角上扬,都会疼得厉害。

    沐妍跟自己说妈妈!

    李玉兰……

    李冰儿杏眸微微一暗,随即眼眸之中满是恨意和怒火!

    现在李玉兰都卑微到要去做清洁工了,自己不断的整容,委身于这个男人,全部都是沐妍这个贱人造成的。

    “可是我不想要她,恩,我只想要你……”

    李冰儿娇喘的一笑,勾住男人的颈脖使得男人可以欺身将自己完全的压在了沙发之上,伸出修长的双腿勾住了男人健壮的腰身。

    重恩眸色暗沉的惊人,知道这个女人此刻定然是在口是心非,不过有这般一个女人消磨着时间,还算不错。

    重恩快速的伸出大手捏住了女人细嫩的下巴,顾不得女人刚刚整容完,嘴角满是玩味。

    “我恨不得在床上狠狠的弄死你,女人都是贱人,都是婊子,天生就想着出轨,被男人勾引……”

    李冰儿:“……”

    男人的咒骂让李冰儿心底的警钟敲响,但是依然来不及了,被男人快速的活剥狠狠的压在身下肆意的欺凌。

    几乎是生不如死,李冰儿莫名的感觉到重恩将自己所有的欲火全数发泄在自己的身上。

    以及他对于女人的所有的厌恶和憎恨!

    出轨!

    被男人勾引……

    李冰儿头皮发麻,到最后也只是体力不支彻底昏厥过去,殊不知男人缓缓的摘下女人脸颊之上的口罩,看着女人重新改头换面的模样,嘴角的笑意深了几分。

    ……

    沐妍逃回休息室的时候,惊魂未定,重墨已经优雅的推门而入,一身白色的西装,越发的衬托出男人的温文尔雅。

    白色的西装,眼前这个男人,完美的如同天神一般,沐妍唇色上扬,强压住自己心头的颤动,轻柔的伸出小手环住了男人的腰身。

    嗅着重墨身上独特的气息,沐妍才可以感觉到自己心头莫名的安定了几分。

    “重先生,你穿白色西装的模样很帅……”

    男人一身精致的手工制白色西装,尽显儒雅,挺拔,庄重的身子,妖孽到了极致。

    重墨:“……”

    重墨嘴角上扬,女人的赞美无疑是对自己最好的赞美了,重墨到不是不爱白色,只不过风华酷爱白色,而且穿起白色来总会有那几分骚包。

    所以重墨觉得白色太过于妖孽,相反,沐妍穿白色则会凸显高贵和柔美。

    “重夫人,你怎么心跳莫名的加速了……”

    沐妍正在抱着自己,重墨可以很明显的听到女人怦怦有力的心跳声,唇色上扬,伸出大手抚摸着女人的发丝,对上女人有些惊慌的眸子,柔声的继续说道。

    “看来以后睡意最好也做成白色的,我喜欢你为我心跳加速的模样……”

    沐妍:“……”

    恬不知耻,瞎得瑟!

    沐妍解释的话到了嘴边,不想让重墨原本还不错的心情被打扰,杏眸微微一闪,最好也可以和重恩她们错开离开。

    “重墨,我们礼服选的差不多了,我有点饿了,你陪我去吃饭吧……”

    吃完饭,沐妍还要再想怎么去温暖公寓里拷贝出那个文件夹!

    重墨敏锐的看到女人清澈的眸子之中明显的闪烁,唇色上扬,一抹暗光快速的闪过,许久之后,伸出大手轻柔的捏了捏女人的鼻尖,柔声的说道。

    “好……”

    离开的时候,沐妍几乎可以听到旁边的休息室内的娇喘声,脸色再度苍白了几分。

    ……

    下午的时候,因为重墨公司还有几个会,所以没有来得及把沐妍送回海边别墅,索性直接带到公司了。

    沐妍借着重墨开会的空档打电话给了重鑫祺。

    因为对于重家,自己毫无所知,询问重鑫祺,似乎是一个较为好的选择……

    因为沐妍不想再在重墨面前揭开往事的伤疤,尤其是重墨之前对于辣椒严重过敏的那段往事,是儿时留下来的阴影!

    一想到重恩今天跟自己说的兄弟俩喜欢同一个女人,沐妍忍不住头皮发麻,脸色莫名的苍白了几分。

    ……

    对于重氏,沐妍经常待着的地方就是重墨的办公室,以及自己之前的调香室,沐妍还是第一次来到重鑫祺的办公室。

    看着男人的办公室干净的一尘不染,沐妍还是不由得感叹重鑫祺所有的细节问题!

    “喝点什么,不好意思,我这边只有咖啡,不如我让秘书去楼下给你买……”

    重鑫祺精致的蓝眸格外耀眼,尤其是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越发的衬托出男人不凡的气质,恐怕是律师的天性。

    眸光深邃的看着自己面前的女人,几乎是从沐妍走进自己办公室的那一瞬间,自己的视线就再也没有离开过女人身上。

    沐妍气色比起上次见她好了许多,肚子也大了很多,双胞胎果然是不一样。

    ……

    “不用麻烦了,温水就好……”

    “好……”

    沐妍简单的摆了摆手,看着重鑫祺这般盛情的模样,唇角上扬,看着重鑫祺的落地窗很漂亮,沐妍静静的站在窗户前,看着窗外变幻的风景,整个人都觉得解乏了一般。

    沐妍忽然发现因为重氏的楼层是U型结构,所以重鑫祺的办公室可以看到其他部门的办公室,站在这儿视野最清楚的应该是调香部。

    眸色一淡,一抹错杂的情绪在心底快速地翻滚,重鑫祺办公室的视野似乎可以很清楚看清楚自己原来工作的地方。

    真的不知道是偶然还是另有安排……

    ……

    “有点烫,小心一点……”

    重鑫祺心细的将手中的透明玻璃杯递给女人,看着女人娇弱的身子抚摸着凸起的小腹,浑身散发出柔和的气息,几乎是身陷沐妍柔和的气息之中。

    听到重鑫祺的声音,沐妍不自然的转过身子,看着重鑫祺端着两杯温水递给了自己一杯,伸出小手接了过来,柔声的说道:“谢谢大哥……”

    距离上一次见重鑫祺已经很久了,那个时候是一块儿送了重暖暖上飞机……

    重鑫祺看着女人浑身上下散发出那一抹纯美的气息,虽然多了几分清丽,但是精致的容颜让人丝毫移不开视线。

    重鑫祺握住杯子的大手力道加重了几分,不着痕迹的别开了视线,担心自己再多看她一眼,自己会忍不住万劫不复。

    爱上弟媳,这恐怕是所有豪门世家的败笔吧……

    不伦不类,简直就是一个耻辱!

    可是偏偏爱情就是来这般措手不及,即使自己知道是毒药,可是自己早就是甘之如饴……

    重鑫祺唇色微微抿起,对上女人微微一闪的眸光,深呼吸一口气,故做平淡的问道:“怎么突然打电话给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到底是律师,说起话来就是这般干净利落,沐妍唇色一淡,轻轻的将自己面前的杯子放在了办公桌上,杏眸微微一闪,还是把自己好奇的问题问出了口。

    “大哥,我想知道重恩有没有孪生兄弟呢?哥哥或者弟弟……”

    毫无所知的重家,沐妍也是花了三年的时间才知道重墨有一个哥哥,还有一个妹妹,还有一个爸爸。

    对于安安的话,则是更加的毫无所知了……

    还有重鑫祺的妈妈之前被讹传是重墨推下了楼,重墨的妈妈不知所踪!

    所有的怪异的事件都表明重家是危险的,沐妍虽然曾经想要逃开,如今早就没有这种想法了,唯一的想法就是留下来陪着重墨一块儿并肩作战。

    重鑫祺:“……”

    重鑫祺没想到沐妍一开口就问自己关于重家的事情,蓝眸闪过一丝暗光,关于重恩是不是有孪生兄弟的事情,自己只是有些耳闻,但是却不是很确定。

    印象中,自己在小的时候,曾经看到过有一个长得和重恩一模一样的男人出入重家。

    但是那个人在自己长大之后却彻底消失了,这其中有什么关系嘛?

    ……

    沐妍可以看得出来重鑫祺的眸子有一丝松动,杏眸微微一亮,看来还真是有那个人,如果真的有那个人的存在。

    按照现在重恩对于重家四个兄妹完全鄙夷的态度来看,恐怕那个男人很有可能才是他们的亲生父亲了。

    沐妍有些难掩自己心底的那一抹激动,伸出小手拉住了重鑫祺的衣角,颤声的问道:“是有这样的人的对吧,大哥,你知道他现在在哪儿了嘛?”

    重鑫祺:“……”

    措不及防直接被沐妍揪住了衣角,重鑫祺看向女人澄清的眸子,许久之后认真的点了点头。

    沐妍眸色一颤,真的不知道该欣喜还是该忧伤了,叫了这么多年的爸爸可能只是自己的叔父。

    那种感觉还真的是……

    ……

    重鑫祺看着沐妍有些走神,扶着沐妍轻轻的坐在了沙发之上,蹲下身子看着沐妍挣扎的眸色,柔声的诱哄道。

    “确实有那么一个人,但是我那个时候还小,意识和印象很模糊了……小妍,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重墨,瞒着我……”

    沐妍:“……”

    一句话被重鑫祺戳中了心思,沐妍小脸微微一白,有些局促不安,许久之后杏眸对上男人的蓝眸,弱弱的说道。

    “我刚刚去换礼服的时候遇见重恩了,然后他似乎是口误了,告诉我,重家的兄弟俩喜欢同一个女人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只不过你和重墨不是一母同胞……”

    沐妍此话一出,重鑫祺的脸色微微一变,即使是很喜欢沐妍,但是被如此曝光,重鑫祺不免有些脸色微微一变,对上小心翼翼的眸色,重鑫祺深呼吸一口气,平静的说道。

    “然后呢,他还说了些什么?”

    重鑫祺嘴角漾开一抹冷笑,其实重恩很早之前就曾经说过了自己对于沐妍的想法是遗传,看来还真的是有半点真假了。

    一代一代终究,悲惨的事情只是会反复的上演!

    “他的种种行为让我怀疑其实你和重墨都不是他的亲生孩子,很可能是他孪生兄弟的,这就是解释了为什么重恩很恨你们,厌恶你们,但是不管是你还是重墨,你们俩的检查结果都表明了,你们是有血缘关系的……”

    因为如果真的是双胞胎兄弟长得一模一样的,其实基因也是一样的!

    重鑫祺:“……”

    沐妍想要说些什么,重鑫祺已经知道了,重鑫祺眸子暗沉的惊人,伸出大手握住女人纤弱的肩膀在慢慢的收紧。

    看来有的时候想的和现实总是两回事,豪门就是这般乐于争斗,而且外表看起来极其的光鲜亮丽,实则早就开始腐化了。

    “这件事情暂时不要告诉重墨……不要告诉他……”

    重鑫祺无力的跌坐在沙发之上,看着沐妍眸色一颤,嗓子莫名的有些哽咽,深呼吸一口气,沐妍和重鑫祺想的是一样的。

    暂时不用告诉他……

    “好……”

    ……

    两个人相对无言,沐妍看着重鑫祺心情极度沮丧整个人无尽的低迷不振,伸出小手将男人办公桌上的水杯端起,递给了重鑫祺,试图开口劝说道。

    “大哥,这些东西,其实我只是猜测,还没有标准的答案,我今天来找你,是想请你帮忙确认一下的……”

    “或许这一切,只不过是我瞎猜的……我……”

    沐妍想要把杯子递给重鑫祺,下一瞬却被男人狠狠的抱在了怀中,突如其来的动作,沐妍应接不暇,手中的水杯悄然跌落在地板之上,溅了彼此一身水。

    沐妍杏眸睁得大大的,一时之间忘记了所有的举措,感受着男人的颤抖……

    已经许久没有和除了重墨以外的男人有如此亲昵的举措了,沐妍眸子微微一颤,想要推开他的心到底还是犹豫了。

    因为自己也是自私的,明知道告诉重墨会伤害他,所以自己选择了沉默,改为告诉重鑫祺确认答案。

    所以男人会有这般反应实属正常吧……

    沐妍深呼吸一口气,僵硬的小手有些回神,转而轻柔的拍着男人的后背,低喃道。

    “对不起……其实我……”

    其实是不爱吧!

    重鑫祺知道沐妍想要说些什么,从女人告诉自己这些往事之后,自己就知道沐妍在想些什么了,只不过重鑫祺觉得自己太愚昧了。

    一直以来的父亲都可能不是自己的父亲,那种感觉几乎是发疯一般的让人难以接受。

    如果自己不是重恩的孩子,可是自己的母亲的丈夫是重恩,那么势必是……

    重鑫祺忽然知道母亲为什么会跳楼了,恐怕如果不是嗑药,定然是在极度癫狂的状态之下才会有这种过激的举措了。

    重鑫祺蓝眸暗淡的厉害,只觉得自己置身于一片水火之中,难以存活,唯有紧紧的抱着沐妍,自己才能感觉到温暖的存在。

    “没关系,作为大哥一直没为重墨分担一些什么……这么一个棘手的事情,先他之前知道,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沐妍:“……”

    重鑫祺在律师界赫赫有名,自然是深谙人心,被他知晓也是正常了,沐妍眸色一淡,歉意的开口继续说道。

    “我之前有看了一部偶像剧,当中的男主角对着女主角说,想哭的时候,只要人倒立,那么眼泪就不会流出来,也不会哭了……”

    “我觉得这个法子不可行,因为流泪的方向是水平,泪水滑动的方向是竖直,倒立只不过是改变了竖直的方向却没有改变水平的方向,所以最有效的想要遏制流泪的方法,就是闭上眼睛,把泪水之门关了,你就不会想要哭了……”

    重鑫祺:“……”

    鼻息之间尽是女人馨香的气息,让重鑫祺感觉到心神一片安定,薄唇抿紧,在女人看不到的地方,泪水悄然滑落。

    “傻瓜……”

    许久之后,嗓子哽咽的难受,重鑫祺越发用力的把沐妍抱在怀里,脑海之中回荡着的全数是小的时候的画面。

    那个时候严厉的重恩,闷闷不乐的母亲,还有那个和重恩极其酷似的男人!

    母亲的闷闷不乐,重鑫祺一直都是认为是重墨和重安安的意外加入,却没有想到居然有这么多的隐情!

    最后的画面就是重暖暖准备登机时候的场景……

    重鑫祺再度睁开眼眸,才发现自己一直紧紧的抱着沐妍,眼角之上有几丝泪痕,重鑫祺眸子一暗,察觉到自己有些失礼,快速的松开了对沐妍的拥抱,歉意的开口说道。

    “不好意思,刚刚没有控制好……”

    沐妍:“……”

    沐妍被重鑫祺突然松开,杏眸一愣,对上男人的真挚的蓝眸,柔声的说道:“没关系,大哥,我们是一家人……”

    一家人!

    重鑫祺大手紧握拳头,蓝眸闪过一丝落寞,深深地看向自己面前的女人,一抹难以压制的情绪在心底快速的滋生,导致了重鑫祺说出来的话,几乎是不用过大脑了。

    “我其实很想跟你做一家人,只不过角色和重墨互换而已罢了……”

    沐妍:“……”

    沐妍因为男人的这句话有些压抑,看着男人痛苦的模样,听到门口传来的重墨的呼唤声,眸色一滞。

    和重墨互换的意思是,重鑫祺是想让自己嫁给他嘛?

    ------题外话------

    感谢snows520,一江秋月0303,我想看看123456的月票,嗷嗷嗷,么么!大家看文快乐……哈哈哈……嗷嗷嗷,一周马上又要熬过去了,我还活着,不容易啊!咳咳咳,在睡觉之前,我想高昂的叫一声,对,我是亲妈,对,我是亲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堇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堇颜并收藏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