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 > 第一百四十七章 重墨,你真的是坑妻

第一百四十七章 重墨,你真的是坑妻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总裁大人超给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其实我很想和你做一家人,和重墨换一个角色而已……

    沐妍走出重鑫祺办公室,脑海之中始终回荡着男人这句话,眸色一淡,黛眉蹙起,越发的觉得一抹难以言语的无力感遍布全国全身。

    原本只不过是想了解一下重恩的孪生兄弟的情况,得到了肯定的答案,证实重恩的确是可能存在过那么一个孪生兄弟。

    可是具体内容依旧是一无所知。

    连沐妍都忍不住鄙夷自己拖拉的办事效率了,还有冷氏的内部资料。

    全部都还没有拿到手!

    不过刚刚重鑫祺下意识说出的那句话,沐妍脑海之中,唯一可以想到的就是随意的找了一个蹩脚的理由快速的逃开。

    ……

    一路上,沐妍的行迹吸引了重氏所有员工的驻足,挺着一个大肚子,尤其是女人的容颜倾城精致,肯定就是总裁夫人了,之前在电视上看到总裁夫人长得就很漂亮。

    没想到现在就近看看,长得更美了……

    小巧挺拔的鼻子,矗立在漂亮的眼睛下方,宛如蔷薇花瓣的双唇娇嫩欲滴,使人忍不住犯罪,微微一笑,两个浅浅的小酒窝就浮现出来了。

    从来没有见过怀孕的女人,会美的如此彻底,倾国倾城……

    而且女人衣着极其朴素,丝毫都不花哨,如果不是凸起的腹部,看着模样,也就是高中生的样子。

    “总裁夫人好……”

    “少夫人好……”

    一路上,不停的有人在跟自己打招呼,沐妍眸色微微一淡,小脸却红的厉害,如此盛情的打招呼,自己还是第一次遇到。

    “你们好……”

    等到穿过人群之中,沐妍惊奇的发现手心里都是汗水了!

    以前沐妍总觉得是自己的性子清冷,不爱与人交道,长大之后才发现,是自己一直以来在封闭自己的内心。

    ……

    沐妍闲来无事,想到回到重墨的办公室,却只是步伐散漫,无意之间走到了阿坤的办公室了,不由得回想起了种种,还有关于以菱的往事,唇色上扬。

    阿坤离开之后,重墨就没有让人重新动过这间办公室,一切都保留着男人原先离开时候的模样,有的时候担心积累灰层,重墨都会让人小心翼翼的进行打扫,却很好的维持了原状。

    新的一年马上就要来了,沐妍对于新的一年满是憧憬,回望过去的一年,也是饱经坎坷的。

    不过也会有很多幸福的事情,纪念幸福的事情,埋葬或者是珍藏悲伤的往事,也是不错的选择!

    重氏大厦,已经开始有了节日的气息了,张灯结彩,挂着很多彩带,有的时候,时间过得就是这么的快……

    ……

    看着阿坤的办公桌上一尘不染,桌子上的还有阿坤和以菱的照片,沐妍眸色越发的淡了几分,让自己尽快的将重鑫祺说的话抛之脑后,其实重鑫祺也只是下意识说出了口,自己不要当回事,要学会理解男人的口误就好。

    这般想着,沐妍深呼吸一口气,轻轻地将阿坤的办公室门重新关上,转过身子向着重墨的办公室走去。

    等到走到重墨办公室的时候,沐妍还没有等敲门而入,就听到了重鑫祺和重墨的交谈声。

    随着沐妍下意识的推开房门,引发了重鑫祺和重墨的同时消声,沐妍脸色一白,想要逃开已经是不可能了,只能硬着头皮在两个男人的眸色注视之下向着办公室走去,嘴角挤出一丝笑意,柔声的说道。

    “你们谈公事吧,不用管我……”

    沐妍对上重鑫祺关切的眸色,暗暗心底颤动,自己刚刚走得太急躁了,所以是不是他太关心自己了,所以找到重墨办公室来了。

    重墨黑眸深深的看向脸色有些苍白的沐妍,立马放下了自己手中的最新文件,大阔步的走到女人的面前,伸出大手捏了捏女人白皙的脸蛋,柔声细语,满是柔情。

    “刚刚大哥来了问你去哪儿了?一个人走路不方便的话,想要什么,或者是想做什么,让秘书去就好了……”

    沐妍:“……”

    沐妍唇色一凝,对上重墨囧囧有神的黑眸,深呼吸一口气,不自然的别开了视线。

    “随便走走而已,大哥来了,你和大哥说公事就好……我一个人去看会儿书……”

    “大……大哥,你们聊……”

    “嗯……”

    重墨细心的将女人闪烁的表情收入视线之中,黑眸闪过一丝暗光,俯下身子轻柔的啄了啄女人白皙的脸颊才重新回到办公桌前,对着等待已久,但是视线却一直停留在沐妍身上的重鑫祺歉意的说道。

    “不好意思,刚刚说到哪儿了,你知道的,妍妍来了我就特别容易走神……”

    重鑫祺:“……”

    重墨此话一出,重鑫祺立马白了脸色,俊脸闪过一丝不自然,但是却很快的调整过来,知道重墨只不过是在玩笑罢了。

    重鑫祺嘴角的笑意上扬,有些落寞,但是却强压在心底,深呼吸一口气,将炙热的视线从沙发上发呆的女人收回,低喃道。

    “没事,正好我也刚好忘了刚刚要说些什么,我还有事,你陪着沐妍待会儿吧……”

    重鑫祺左右而言他,对上了重墨的黑眸,迅速的将自己手上的文件整理好向着门口走去。

    自己来重墨办公室其实更想来确定一下沐妍是不是平安回来的,自己担心刚刚自己过激的行为亲昵让女人心里不舒服。

    看着女人平安无事,脸色无异,自己就放心了……

    重鑫祺真的很害怕,自己多待一分一秒,都会让自己不自觉的想要去拥抱她,就像是刚刚一样,女人的身子太过于柔软,对于自己而言真的是充满了难言的温馨。

    可是终究,她是重墨的女人!

    ……

    “好……慢走……”

    重墨知道重鑫祺最近年底一直在忙,没有多加阻拦,隐约觉得哪儿有些怪异,但是却说不出来。

    等到重鑫祺完全的离开办公室,高大的身子有些慌乱和落寞,重墨才重新陪着沐妍坐在了沙发之上,伸出大手直接将女人轻柔的揽入怀中,顺带将自己的脑袋枕在女人的身上,嗅着女人身上的清香,低喃道。

    “怎么了,看这么长时间,书还在在目录这一页……”

    沐妍:“……”

    沐妍被现抓了一个现行,小脸微红,转身看着眸色浓浓的男人,深呼吸一口气,嘴角噙着一抹淡笑,只是摇了摇头。

    刚刚自己一直在听着重鑫祺和重墨的谈话内容,所以就一直都没有翻书,没想到重鑫祺走的这么快。

    倒是让沐妍眸色微微一凝,看来重鑫祺还真的是为了确认自己是否回来特地跑了这么一趟的。

    沐妍不想让重墨看出自己的怪异的行为,唇色上扬,杏眸看向男人有些疲惫的容颜,细心地说道:“重墨,我……我主要是想阿坤会不会回来,刚刚路过他的办公室,看到里面空无一人,很奇怪……心里很空,有些想他和以菱了……”

    有的时候,人活着就是一个念想,至少现在沐妍还可以在想阿坤最近怎么样,但是对于以菱则是毫无所知。

    心头就只剩下关切了!

    以及无尽的思绪……

    如果以菱还活着,恐怕阿坤现在也不会在世界各处游离,只为了可以逃开这伤心往事……

    “恩,阿坤会赶回来参加重氏的年会的,到时候就可以看见他了,不过能在这儿待多久,得看他自己的心有没有走出来了……”

    重墨看着女人眸色浅浅,唇色上扬,一抹淡笑在唇角绽放开来格外妖孽,魅惑到了极致。

    心如果真的走出来了,那么在哪儿都是一样的。

    反而会觉得在原地是最美!

    心若没有走出来……

    跑遍世界各地,其实都是为了去找自己心底那一片真正空虚的荒芜……

    沐妍:“……”

    沐妍唇色一抿,对于重墨的回答倒也认同,依偎在男人的怀抱,脑海之中却迅速的闪过了温暖的计划。

    其实温暖也只是需要一个空间去想清楚自己要什么,等到心打开了,到时候就很自然而然的回来K市了。

    说不定即使逃不开,时间长河,自然也会将过往的那些悲痛淡忘……

    往前看!

    ……

    四天之后,重氏的年会如火如荼顺利的展开进行中。

    重氏选择了最鼎盛的商业中心整个楼层改造为晚宴的会场,灯火通明,更重要的是,周围尽是落地窗。

    透明的落地窗前,所有K市的市民都可以透过玻璃窗看清楚会场内的所有鼎盛的场面。

    如此贴近民生的举措,更是引发了媒体的疯狂报道,也越发的刺激了民众关注的热情。

    所以温暖都会在沐妍面前忍不住啧啧称叹,重墨只不过是这么一个极其简单的举措,却省下来年度的大笔广告预算,给重氏打了一个极好的广告。

    沐妍听到温暖这句话的时候杏眸微微一淡,重墨本就是这般性子的人,凡事谋划细微,自己又不是认识他一天两天。

    早就习惯了,说得好听一点,这个男人够精明!

    说得难听一点,这个男人够贼……

    ……

    极具奢华的灯光布景,重墨安排了人在会场之前铺上了红地毯,邀请了很多政界名流以及商业精英。

    还有许多重氏旗下产品的代言人!

    如此大规模的名人相聚,自然是少不了媒体的捕捉……

    重墨丝毫都不在意其他人可以夺走重氏年会的光芒,因为来参加年会的人都知道,这一次是专门为年会而展开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宣传重氏。

    重墨作为重氏的领导者,率先的偕同了沐妍一块儿走上了红地毯。

    沐妍一袭印刻着荷花盛宴的露肩长裙,美丽的锁骨若隐若现,裙子的衣料白得仿佛透明,微微反光,就像天使的翅膀,却一点也不暴露。

    因为考虑到凸起的小腹,所以沐妍的裙子的下摆是由高到低的弧线,优雅地微蓬起来……

    白皙如玉的美腿,裙角坠满钻石,星星点点的钻石,恍如无数美丽的晨露。

    这般具有民族风的服装被女人穿出了高贵典雅大气,十分映衬即将新年的节日气息,大家纷纷以为是来自娱乐圈的哪一位明星。

    回神之际,才想到是沐妍……

    天底下,也只有沐妍才会被重墨这般紧紧的扣在怀中了!

    重墨颀长的身形,如刀削一般的俊脸,锐利逼人,一身白色的西装,和沐妍完美的情侣装,再度让媒体疯狂捕捉。

    ……

    两对璧人登对到了极致,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驻足,尤其是在场的媒体更是疯狂的想要留下一幅极美的画面。

    这还是沐妍第一次以女主人的身份参加重氏的年会盛宴,尤其是女人凸起的腹部,嘴角的笑靥如花,更是足以让在场的所有男人和女人一起疯狂。

    男人们疯狂嫉妒重墨的佳人在怀,女人们则是疯狂嫉妒沐妍的美貌和身上的头衔。

    ……

    “重先生,请问一下您和重夫人今天心情怎么样呢?”

    媒体率先发文,沐妍眸色一淡,只知道要微笑,跟着重墨的步伐走,看到男人停下脚步,要回答问题,沐妍则是迅速的控制好自己的面部表情,如临大敌。

    重墨不着痕迹的唇色上扬,揽着沐妍的腰身,嘴角噙着一抹妖孽和玩味的笑意。

    “如果大家把重夫人拍的更美一些,我觉得重夫人今天的心情会更好,我也不用晚上跪搓衣板了……”

    沐妍:“……”

    重墨的风趣幽默,引发了所有人的强力议论,尤其是周围围着的民众则是兴奋的吹口哨,欢呼不断,媒体们则是暗暗松了一口气,重墨今天心情不错,不用提心吊胆了。

    媒体们则是继续问了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沐妍只需要当好花瓶全数让重墨代言就好,难得问到和调香有关的字眼,从媒体脱口而出的亿元销售金额,沐妍的嘴角有些抽搐。

    销售了亿元,但是重墨只给了自己七位数,所以这真的是坑妻啊!

    重墨唇角的笑意一凝,薄唇凑近女人的耳边低喃道:“剩下来的利息和分红,等你生完孩子之后慢慢补给你……嗯?”

    沐妍:“……”

    沐妍觉得自己嗅到了一丝黄色的气息,很浓郁,男人又要犯禽了……

    ……

    重墨和沐妍走完红地毯之后,重鑫祺则是陪着重恩左右,一块儿走上了红地毯!

    重鑫祺一身卡其色的西装英气不凡,尤其是钻石王老五,在重氏身居要职,同时在国外有多家的律师事务所,简直就是一个传奇的人物。

    重恩则是非常传统的唐装,将整个人非凡的气质展现的淋漓尽致,只不过却莫名的多了几分阴霾,以及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戾气,让媒体有些面面相觑。

    正常来说,自家的企业办年会,不是应该兴高采烈的嘛!

    不知道是哪一个记者没有眼力神的喊了一句:“重老先生,请问现在您对于重氏还有知情权嘛?”

    大家面面相觑,会场一时之间再度哗然了几分,尤其是重鑫祺就站在重恩的身侧,很清楚的感觉到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戾气。

    如果那个记者只是为了决策权倒也无可厚非,因为决策权在重恩年老被卸任很正常,偏偏是知情权,自己一手创立的重氏如今早就没有了知情权。

    重恩的脸面自然是挂不住了!

    整个人莫名的有些狰狞,漆黑的眸子狠狠的如同利刃一般扫向自己面前的记者,嘴角噙着一抹冷笑,大手紧握。

    “这个是重氏内部的事情,也是重家的私事,还不需要跟你报备对嘛?”

    重鑫祺:“……”

    重鑫祺唇色上扬,知道重恩此番话是为了给自己找一个台阶,倒也不拆穿,慢条斯里的面对镜头,余光却始终在人海茫茫之中寻找沐妍的下落。

    今天她穿得一身荷花的具有传统人文气息的盛装,真的很美……

    越发的让女人如同仙子一般飘飘欲仙,重鑫祺至今都忘不了,当初在办公室,自己如果失控下意识的抱她入怀。

    ……

    重恩心里满是怒火,重鑫祺果然是跟着重墨一块儿反了,还真的是可恶,余光看向男人恋恋不舍的目光尾随着沐妍,黑眸再度迸溅出一抹暗光。

    其实制服一个沐妍,往往是一次性收了自己这两个名义上的儿子了。

    想要收回重氏,轻而易举……

    ……

    重恩和重鑫祺走完红地毯则是预示着重家人已经走完了,剩下来的则是到场助阵的来宾。

    因为温暖是重夫人的闺蜜,冷枭翊则是重墨的基友,所以冷枭翊和温暖很自然的携手挽着一块儿走上了红地毯。

    前些日子关于萧雅进入精神病院的事情传的沸沸扬扬,大家纷纷揣测,是因为温暖和冷枭翊公布了婚讯。

    所以萧雅不受心理压抑控制便病倒进了医院。

    众说纷纭,但是一直没有一个有力的证明,如今温暖和冷枭翊盛装出席重氏的年会,再度让媒体将焦点对焦。

    温暖一袭金色长裙,长长的裙摆拖在地上,灿灿生光,衣料是极为光滑的丝绸,很好的贴进腹部,担心会受冷,所以特地多披了一个披肩。

    女人柔软的长发则是被编成样式华丽复杂的长辫,里面夹杂着金丝,也是灿灿生光,分外夺目。温暖对着镁光灯有些排斥和觉得刺眼,杏眸微微一愣,但是却很好的保持了自己的礼仪,嘴角始终挂着一抹浅笑,虽然一直在咬紧牙关,因为和冷枭翊靠的这么近举止这么亲昵,真的是一件很让人作呕的一件事情。

    “温暖小姐,请问您知道萧雅现在入住K市精神病院的消息嘛?是不是被您和冷先生的婚讯刺激的呢?”

    温暖:“……”

    温暖自从那一次差点早产之后就再也不闻窗外事了,准确的说自己很想闻窗外事,可是偏偏冷枭翊不给自己这个机会。

    所以对于外界的消息一无所知,根本就不知道冷枭翊居然安排萧雅住进了精神病院。

    这个男人都脑子秀逗了嘛?

    一个正常的人,如果被关在精神病院,那种极其可怕的场面几乎是温暖根本不敢想的事情,这么做太残忍了!

    相当于是慢性折磨她到死……

    虽然温暖也不是一个善人,对于女人做得那档子事,自己也恨不得杀了她而后快……

    比起男人的软性谋杀,自己更是要高贵许多!

    ……

    但是面对媒体的质疑,温暖尽可能控制好自己脸上的表情,主动扮起了无辜,其实温暖也是真无辜,对于萧雅,完全是毫无所知。

    “不好意思,对于萧小姐的事情我完全都不知情,因为最近在安心养胎,冷先生很体贴我,对于这些消息也从来都不告诉我,翊,这件事情你知情呢还是不知情呢?”

    温暖睁大了杏眸,故作好奇的看向冷枭翊,成功的对上男人精湛的墨眸,温暖嘴角的笑意越发的上扬了几分。

    有的时候,自己就是爱做这样媒婆的差事,尤其是帮助一些媒体主动的去攻击冷枭翊,这种感觉就像是做主持的时候遇到了棘手的事情迎刃而解一般。

    又是和萧雅有关的消息,冷枭翊墨眸微微有些凌然,锐利的眸光狠狠的扫向刚刚的肇事者,一副斥责的模样让男人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被男人身上冷硬的气息完全的震慑住了。

    “知情……”

    冷枭翊慢条斯理的吐出这两个字眼,让温暖杏眸微微一皱,没想到男人还真的是有种,选择了正面回答这个问题。

    温暖唇色上扬,杏眸若有若无的瞟向男人,看着男人铁青的眸色,适时的添油加醋,火上浇油。

    “知情啊,那你怎么都不告诉我,好歹我个人还是很喜欢萧小姐呢,有的时候萧小姐虽然爱嚼舌根子,虽然饱受争议,但是却一直勇敢面对……唔,我要是她的话呢,说不定早就去自杀一百八十回了……”

    温暖洋洋洒洒,竭尽全力的去赞美萧雅,有的时候,赞美的到了一定时候,自己都编不下去了,最后一句话,直接说出了自己的重要观点。

    “翊,该不会是你把你跟我求婚的事情告诉萧小姐的吧,所以萧小姐才会精神衰弱去了精神病院,该不会根本就没有检查完身体,不明不白就进去的吧……”

    冷枭翊:“……”

    冷枭翊可以很敏锐的察觉到女人对于自己的敌意,咄咄逼人,几乎是想要把自己拉下水,她站在岸边独乐。

    周围的媒体也迅速的感觉到了温暖对于冷枭翊的敌意,一时之间有种踩了火雷一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样的画面了。

    不过温暖既然已经把媒体想问的问题全数问出了口,剩下来的,只需要等着冷枭翊解答就好,所以媒体把所有的聚光灯全部打在了冷枭翊的身上。

    冷枭翊薄唇抿起,看着身侧的女人不怀好意的噘起唇角,嘴角满是笑意,心几乎是一瞬间就柔了,唇色上扬,对着媒体一字一句认真的说道。

    “萧小姐有很严重的精神病,我担心萧小姐会影响我们夫妻的正常生活以及我太太的清誉,所以才会主动的将她送到精神病院进行治疗的……”

    温暖:“……”

    道貌岸然!

    明明冷枭翊是想让萧雅生不如死,根本就曾存在医治的事情,温暖脸色有些白,但是反驳的话到了唇边,却怎么都开不了口。

    难道说冷枭翊就是一个薄情的男人,所有的一切都是男人的伪装嘛!

    还是要感慨于萧雅的罪大恶极,根本就是贱人,罪有应得……

    可是终究什么都换不回来了!

    温暖唇色一淡,继续伸出小手挽着冷枭翊的手臂,故作很感动的姿态,尤其是甜美的笑意之中刻意的流露出来的那一抹感动,更是让媒体疯狂的抓拍。

    ……

    等到成功的走完红地毯,温暖整个人已经有些虚脱,唇色微微抿起,额头上满是汗水,不着痕迹的将小手从男人的手腕间逃离,抚摸着自己凸起的腹部,眸子满是暗淡。

    “冷枭翊,你对萧雅的态度倒是真的亮瞎我的眼睛,你就是这么对待一个曾经做过你孩子母亲的女人嘛?就算她贱,罪有应得,哪怕是被一枪打死,也总比你的薄情相待,在神经病院里面被折磨而死好很多吧……”

    冷枭翊:“……”

    冷枭翊从来没有后悔过自己对于萧雅的处置方法,就像是上午,自己刚刚接到关于女人自杀的消息。

    有的人做错了事情,就应该受到惩罚,自己也是,自己丝毫都不觉得现在的处境比萧雅好受。

    因为当初温暖肚子里的孩子是自己的亲生骨肉,如果那个孩子还在,温暖就不会受这么多委屈。

    也不会有后面一系列难以弥补的痛楚。

    所以任何人都不是绝对的善人,前提也是归结于这个人的做法!

    “温暖,萧雅肚子里的孩子是她自己体外受精的,那个孩子,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从来都没有碰过她……这辈子我唯一碰过的女人只有你……所以,任何女人都谈论不上做我孩子的母亲,只有你……”

    温暖:“……”

    哑然失笑,温暖真的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哭,虽然男人的答案满足了自己一部分对于未知事情的好奇心,可是终究还是温暖不了自己残缺不全的心。

    温暖深呼吸一口气,唇色上扬,伸出小手主动的抚摸着男人的脸颊,杏眸之中满是讥讽。

    “体外受精……看来对于一个孩子,男人贡献的就只有精子那么简单,说到底,你对于我肚子里的小海豚,就是给了一颗精子而已,仅此而已……”

    冷枭翊:“……”

    这几天以来的第一次温暖主动的攻击自己,冷枭翊墨眸微微一暗,对于女人的言论,倒也不想多加争执,深呼吸一口气,伸出大手重新握住了女人抚摸着自己脸颊的小手,声线尽可能温柔。

    “暖暖,对于萧雅,我不想给出任何的评论,就像是之前的事情,所有的解释都是惘然,但是终究放不开你,舍不得你,所以,我给你时间去试着原谅我……以后我们好好的,我会更加的视你和孩子为珍宝……”

    温暖:“……”

    眸子有一瞬间湿润,颤动,察觉到是自己明显心软的征兆,温暖唇色上扬,将自己的小手从男人的大手之中缩了回来,嘴角漾开一抹美轮美奂,极其绚丽的笑意。

    “好啊……”

    好你个大头鬼。

    温暖嘴角越是绚烂看在冷枭翊墨眸之中尽是萧条和恍惚,冷枭翊薄唇越发的抿紧,许久之后,伸出双手捧住了女人的脸蛋,快速的攫住了女人的樱唇。

    “唔……”

    温暖应接不暇,随即感受到男人狂风暴雨的洗礼,尤其是男人唇瓣颤抖的厉害,急于想要求证些什么。

    温暖眸子一淡,听得到人群之中的惊呼声,停下了自己所有的挣扎,伸出小手环住了男人健硕的腰身。

    有的时候,现在的人真的是很奇怪,明明是想要拿一把锋利的刀子,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可是在人群之前,却可以做到极致暧昧。

    就像是自己一般……

    温暖唇色一凝,忽视自己心底的那一抹异样,继续火辣辣的承接着男人的热吻!

    ……

    等到热吻之后,温暖不甘示弱的对上男人墨眸,嘴角的笑意逐渐凝结成冰。

    “冷枭翊,忘记告诉你,想要跟我好好过日子,把你蹩脚的吻技练练……”

    冷枭翊:“……”

    ……

    原本周肆桀和尹青青也是在受邀之中的,但是因为两个人直接去度蜜月了,所以就来不了了。

    不过尹舰晟顶着快八十岁的高龄直接亲临了现场,吸引了大众的目标,纷纷揣测,什么时候尹老爷子和重墨的关系这么好了。

    可是偏偏尹老爷子和沐妍有说有笑的,大家纷纷猜测,是不是尹老爷子和重夫人有什么特别的关系。

    这重夫人的后台还真的是不容小觑,顶着一张漂亮的脸蛋,偏偏除了那脸蛋之下,惊人的调香技巧以及在K市的人脉到真的是难以捉摸。

    ……

    沐妍不知道旁人已经对自己议论这么多,捧着尹舰晟的手机瞅着尹青青录制的祝福视频,唇色上扬。

    视频里女人满脸朝气,欢天喜地的预祝年会成功举办着实是讨人喜欢。

    沐妍被尹青青逗得不行,忍不住笑开了怀,感慨道:“尹老爷子,我觉得青青不像尹先生,也不像尹夫人,倒是很像您……”

    性格开朗,好客,完全是孩子一般的纯真快乐。

    尹朝平是性格足够内敛,损落则是发自心底的那一抹孤傲,所以尹青青没有得到两个人的真传,完全是红色性格悠然天成。

    沐妍看着重墨优雅的举着高脚杯在人群之中觥筹交错,唇色上扬,那一抹小女人的心思落在了尹舰晟的视线之中,让男人眸底满是玩味和打趣。

    “对啊,不像我,我不就是白养了她二十一年了,我瞅着你和重墨的性子也不是那么合,两个完全迥异的性格才可以做夫妻吧……”

    沐妍:“……”

    沐妍眸色一淡,其实自己不光是和重墨性格不合,还有很多地方他们两个人都不合,例如身份背景,例如之前的所有经历!

    不过能在一块儿都是靠着那一种叫做缘分的东西……

    “老爷子,您真的很有趣……唔,性格迥异也没什么不好,重要的是互补和包容……”

    以及是经历过种种之后,沐妍即使知道重墨刻意的瞒着自己不是穆德旭亲生的消息之后也可以这般泰然处之。

    凡事相信男人必然有做的道理……

    “沐家丫头觉悟高啊,值得嘉奖……你啊,像极了我的大儿子了……性子也像……”

    尹舰晟提及尹朝森,眸子有些暗淡,深呼吸一口气,越看着沐妍越像沈曼,只不过沈曼很早就死了,没有留下子嗣。

    这个女孩子只不过长得像而已,可是她们俩的调香技巧却惊人的相似。

    印象中,那个叫做沈曼的孩子也是十分喜爱花草树木……

    沐妍:“……”

    沐妍忽然想到之前尹舰晟送给自己的《日用调香术》,里面有人做下了笔记,笔迹像极了沐媛的笔迹,但是最后重墨还是安排人比对过不是一模一样的,深呼吸一口气,沐妍唇色上扬。

    “老爷子,没听过您说过尹朝森先生……”

    沐妍心底钟声敲响,一抹暗光快速的在杏眸深处一闪而过。

    尹朝森……

    尹家的长子,不明不白凭空消失,生死未知……

    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沐妍赶忙更正解释宽慰道:“老爷子,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让您想起往事的……唔,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可以邀请您跳一支舞嘛?哈哈,因为担心要跳舞,您能想象到一个快7个月的孕妇在家里跳舞嘛?”

    尹舰晟:“……”

    尹舰晟确实刚刚一瞬间情绪陷入过往难以解脱,听到女人这般风趣幽默的话语,忍不住轻笑出声,连忙摆了摆手。

    “老头子我很久都没有跳舞了,我可丢不了这个人,沐家小丫头,你可别逗我……”

    “唔,其实我也是才学的华尔兹,老爷子,走吧,一块儿,今天的第一支舞,我诚心邀请您……”

    沐妍看着尹舰晟陷入丧子之痛一时难以抽身,越发的主动的拉起了尹舰晟的手腕,带着男人向着舞池中央走去。

    尹舰晟半推半就,也就随着沐妍一块儿进入了舞池。

    舞池中央,一直是没有人了,如今看到沐妍邀请尹舰晟进了舞池中央,纷纷停下自己闲谈的话语,全程注视。

    等到看清楚了居然是尹舰晟和模样,纷纷大跌眼镜。

    对于她们俩的搭配,实在是有够诧异……

    原本以为今天年会的第一次开场舞会是重墨和沐妍一块儿跳,没想到倒是他们俩。

    关键是尹舰晟是出了名的难搞,很少在公共场合秀才艺,如今居然会如此高调的和沐妍同时出现在舞台中央。

    实在是太明显尹舰晟对于沐妍以及重墨的偏爱啊。

    大家纷纷猜测,明年,恐怕尹氏会抱着重氏的大腿水涨船高了……

    ……

    沐妍接收到人群之中重墨玩味挑衅的话语,心却怦怦跳个不停,其实自己只不过是想逗着老爷子开心,没想到却因此被如此多的人驻足观看。

    沐妍承认自己非常有压力了……

    尹舰晟好笑的看着沐家小丫头的深呼吸,知道旁人纷纷投来异样的目光,唇色多了几分凌然,越是看着沐妍越是发自心底喜欢。

    重要的是,自己可以透过这个孩子,看到了尹朝森的影子……

    年纪大了,这恐怕也是自己心底唯一挂念的事了!

    “沐家小丫头……你不用……”

    “老爷子,您别紧张,我跳舞是新学的几天,她们等下肯定会笑话我的,正好拿我衬托您啊……我这个是乐观主义心态……”

    尹舰晟:“……”

    尹舰晟唇色一暖,看着女人明朗的眸子,余光看向了一脸期待的重墨,暗暗在心底揣摩起了等下的计划。

    “好,我保证今天重氏的开场舞会非常的精彩……”

    沐妍:“……”

    沐妍其实还没有来得及认真琢磨尹舰晟话语里的含义,就被尹老爷子优雅的摆好了姿势,紧接着,沐妍听到会场之上很自然的响起了音乐。

    沐妍羞涩了!

    ------题外话------

    嗷嗷嗷,盛宴,我最爱盛宴了,哈哈哈,明天咱就到温暖的计划了,咳咳咳,羞涩,捂脸……还有啊,跳华尔兹无关乎年龄,我觉得沐妍很多时候就是太胆小,女人从小的性子养成啊,和木有爸爸有着重要的关系!感谢13505409945,水梦紫曦的月票,水梦紫曦的花花……么么……还有阿坤会咋地出场呢,嗷嗷嗷,咳咳,想到阿坤就想到宫外孕和一只耳朵听不见的以菱,心疼!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堇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堇颜并收藏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