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 > 第一百四十八章 我老婆很能干!

第一百四十八章 我老婆很能干!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聚光灯之下,所有人停下所有正在做的事情驻足观看沐妍和尹舰晟的舞姿,察觉到大家灼热的视线,沐妍小脸微微一红,虽然是故作镇定,但是和尹舰晟完全不在一个完整的拍子上。

    尹舰晟相比较沐妍而言则是淡定了许多!步伐平稳,虽然不算是完美,但是也属于中规中矩,都在舞调上。

    从政的人之中,尹舰晟是商业头脑最好的……

    从商的人之中,尹舰晟相对而言也是其中最相貌堂堂的……

    在相貌堂堂之中,尹舰晟的华尔兹自然是不在话下!

    尹舰晟优雅的带着沐妍一步一步迈着步子,沐妍原本是高度紧张,没想到被尹舰晟这般娴熟的动作慢慢将紧张的心放平,深呼吸一口气,跟着老爷子的步伐一步一步根据自己记忆里视频播放的内容迈动舞姿。

    “沐家小丫头,你的舞跳得不错,很有天赋……”

    尹舰晟看得出来沐妍在逐渐缓减紧张的情绪,这才缓缓的开口,余光看向重墨欣赏但是却挂念的黑眸,真的是哪家的媳妇哪家疼。

    重墨精湛的眸光对上尹舰晟饶有兴趣的眸子,唇色抿起,真的是万分荣幸才能邀请尹家老爷子来为重氏年会开舞。

    重氏年会的第一支舞,没想到沐妍阴差阳错的和尹舰晟跳起了舞,看着沐妍青涩的舞姿在尹舰晟从容不迫的带领之下在舞池中央缓缓的如同鲜嫩的鲜花含苞待放,盛开,重墨的黑眸越发的亮了几分。

    沐妍一席素白却荷花点缀的的长裙越发的将女人身上优雅的气质衬托出淋漓尽致。

    深邃得胜似大海的清澈眼眸,华丽的如同芭比娃娃一般,时时刻刻诉说着惊艳,闪耀着惊心动魄的美态。

    沐妍总是在若有若无的给自己传达着惊喜……

    就像是现在!

    重墨嘴角的笑意再度深邃了几分,却时时刻刻关注沐妍的动态,生怕是女人一不小心摔倒了。

    ……

    沐妍:“……”

    沐妍跳舞跳的有些恍惚,分不清踩了尹舰晟多少次脚了,被男人如此盛赞,沐妍小脸再度涨红了几分,弱弱的抬眸看向尹舰晟。

    沐家小丫头,你的舞跳得不错,很有天赋!

    咳咳……

    “老爷子,您知道嘛,老师一般夸学生很有天赋的时候,意思是现在她还没有完全的开启天赋,也就是说她现在很菜……”

    尹舰晟:“……”

    尹舰晟难得看到沐妍这般活泼可人,少女的模样,和一直以来都是极其沉默,清冷的小妮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看来关键的时候被气氛感染了,整个人的状态都莫名的好起来了。

    尹舰晟故作沉思的看向沐妍,尤其是女人小脸有些通红,虽然衣着华丽,却只是一个孩子一般的心态。

    “嗯,有道理,我觉得这段舞跳完之后,重墨这小子得赔我脚底按摩治疗费……”

    扑哧……

    沐妍实在是没忍住直接笑出了声,尹老爷子怎么会这么可爱呢!

    沐妍再度羞涩了几分,真的是歉意十足,因为自己真的控制不好节奏,经常踩到老爷子的脚。

    沐妍根本就不敢去看重墨的眸光,但是知道重墨一直在注视着自己!

    男人的眸光总是炙热的如同雷电一般,让自己无处可藏……

    沐妍手心里紧张的全是汗,余光瞟了一眼人群之中挺立修长的男人,唇色满是幸福的笑意。

    “老爷子,您都这么说了,我就不担心踩着您的脚了……您可是一下子解脱了我的心理负担啊……反正重墨也是要付费的,不睬就白不睬了,我经常踩踩还可以帮您舒筋活血……嗯,强身健体……”

    尹舰晟:“……”

    好一个沐家的丫头,有胆识,开得起玩笑……

    尹舰晟的眸子越发的暗沉了几分,看向沐妍始终觉得自己在看着沈曼的影子,一想到那个叫做沈曼的女人,尹舰晟的眸光莫名的暗淡了几分,有些睹物思人。

    沐妍察觉到尹舰晟的情绪不佳,暗暗在想是不是因为尹朝森的事情刺激了老爷子了,唇色抿起,柔声的说道。

    “老爷子,天使是会一直在您的身边守候着您的,哪怕是他只是因为一些必要的原因暂时离开了您,迟早有一天,他会完全再度回到您的怀抱的……”

    “你要相信,尹朝森先生是您的天使……”

    说到天使,沐妍的小脸之上满是柔和的光芒,让尹舰晟烦躁的心有些平复下来,女人心灵剔透,也难怪重墨会如此的喜欢这个妮子了。

    “我一个老头子才不信天使不天使,都是骗你们这些小丫头的,哼,不过我的儿子,我心里一肚子数……”

    沐妍:“……”

    吹胡子瞪眼睛的!

    沐妍被尹舰晟这般的举措有些哑然失笑,不过看着男人力气十足的模样,倒是恢复的差不多了。

    “唔,老爷子,您真有趣……不过我真的很相信,每一个孩子都是父母的天使和精灵……生命中的另一半也是天使……所以呢,老爷子,您只要相信老爷子始终在身边就好了……你看,青青就是您的精灵……”

    生命中的另外一半也是天使!尹舰晟在心底反复的捉摸着沐妍说这句话的含义,唇色上扬,染上一抹精明的光芒。

    “那我老头子有成人之美,不如把你送到你的天使哪儿去吧……”

    尹舰晟悄悄的给了不远处的重墨使了一个眼色,对上男人带笑的黑眸,转动脚步带着沐妍向着重墨所在的方向缓缓的移动过去。

    重墨心领神会,简单的将袖扣解开,大阔步的向着沐妍和尹舰晟的方向走去。

    沐妍:“……”

    沐妍不太清楚尹舰晟想要表达的意思是什么,杏眸微微一愣,准备开口问道,却听到尹舰晟下一句带着玩味的话语。

    “你啊,待会儿使劲踩重家小子,他心里准是乐开了花……”

    沐妍:“……”

    沐妍来不及弄清楚尹舰晟话语里的意思,就感觉男人宽厚的手掌缓缓的松开了自己的小手,随即一个绚丽的摇摆,让自己转圈向着远方重墨的方向移动。

    下一秒,沐妍以为自己要跌倒的时候,腰身却被男人宽厚的手掌附上,熟悉的气息向着自己逼近,沐妍眸色一亮,抬起杏眸才发现,自己被重墨揽入怀中。

    刚刚只不过是尹舰晟将自己转交给了重墨的一个华丽的旋转而已……

    “妍妍,孩儿妈,孩儿爸等你很久了……”

    沐妍:“……”

    重墨含笑的黑眸如同玛瑙石一般满是潋滟的眸光,这一声低喃,竟然有些吃味和受欺压的小媳妇的模样,沐妍忍不住轻笑出声,再度转过身子看向尹舰晟,发现男人做了一个绅士的礼毕的姿势。

    虽然尹舰晟极其固执,但是不难看出,是一个绅士的人!

    沐妍唇色上扬,微笑示意感谢,也感谢老爷子这般的意外之举,让自己重新回到了重墨的怀里,整个会场再度更换了新的背景音乐,是天空之城。

    全场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感谢尹舰晟的献舞,同时也为沐妍和重墨的热舞揭开了序幕。

    ……

    虽然更换了舞者,但是沐妍却始终没有离开过舞台,沐妍眸子满是笑意,杏眸柔和的几乎可以滴水一般,站的时间有些久了,沐妍忍不住靠在了重墨的身上,静静的贴紧男人的胸膛。

    “重墨,你什么时候和老爷子说好的,我刚刚都没有意识到……”

    重墨唇色上扬,伸出大手直接抚摸着女人的发丝,薄唇轻启,柔声的低喃道。

    “刚刚的时候,老爷子想把第一支舞的谢幕交给我……所以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本来我是很希望能够再好好见识一下重夫人的舞姿的……”

    尹老爷子这样做到喧宾但是却不夺主!

    为重氏的年会起到了很好的宣传效果,表达了对于重氏的诚意,同时很好的将气氛烘托到一个高度重新的交还给自己的手上。

    不愧是优秀的企业家和政治家,单单是这般的行为准则,就已经是看得出来老爷子很好的修养问题。

    沐妍:“……”

    男人之间的事情,沐妍听得断断续续不是十分了然,不过和重墨跳舞很随意,比起老爷子要随性很多,但是经常踩到脚的事情还是时有发生,沐妍失笑的看着重墨黑眸微微蹙起的模样,弱弱的开口说道。

    “其实我觉得我的舞技明年会更好……今年之所以非常不好,是为了表现明年更好,对,就是这样……”

    重墨:“……”

    重墨看着女人喋喋不休的小嘴,下意识的想要将女人吞入腹中,尤其是这般嫣红如同樱花一般越发的刺激着自己的感官。

    “唔……我觉得你现在就很美……我很期待今天晚上我亲手解开这套礼服的时候,你会更美……”

    女人雪白肌肤如同丝缎般的华丽,尤其是澄清的眸子里是一望无际的苍蓝,属于最明媚的天空的颜色,闪着灼人的明亮。

    精致的容颜,精致的长发被高高的挽起,重墨时常喜欢触摸女人的长发,解开之后,指尖轻抚那些发丝的触感,更是如同樱花一般柔软到极致。

    沐妍:“……”

    沐妍再度脸红了,男人的话语里满是蛊惑的意味,而且透露着丝丝欲求,虽然之后七个月的孕妇做不了什么,但是重墨总是要缠着自己亲啊摸的。

    更重要的是手指姑娘……

    想到了那些令人小脸涨红的画面,沐妍深呼吸一口气,迅速地避开了眼眸,抬起右脚狠狠的踩着重墨的脚,鄙夷的嫌弃的说道。

    “重墨,这舞还不结束的话,我觉得你的脚该废了……”

    重墨:“……”

    “唔,没事,重夫人是贤妻良母,为夫甘心做小白脸……”

    威胁恐吓,是沐妍惯用的法子,重墨唇色上扬,自从沐妍怀孕之后,虽然吃不到肉,但是自己却喜欢逗着女人嬉笑,伸出大手捏了捏鼻尖,迅速的给了身侧助手一个眼神示意,原本高昂的音乐声在缓缓沉寂。

    重墨则是优雅的带着沐妍旋转,落幕……

    珠联璧合,也不过如此!

    ……

    简单的开场舞之后,沐妍的心紧张的怦怦直跳,好在很多人都在鼓掌庆祝,沐妍小脸微微一红,感觉到自己整个人落入重墨的怀抱之中,唇色上扬。

    “重墨,忘记跟你说了,年会快乐,恭喜……”

    沐妍不是一个事业心极重的女人,大概这辈子都不会知道男人事业有成是怎么一般感受,不过却可以感觉到重墨对于重氏的所有付出。

    伸出小手轻轻的环住了男人健硕的腰身,唇色抿起,余光看向脸色铁青的重恩,以及俊脸有些骇白的重鑫祺,眸色微微一淡。

    一年一度的年会,到底是对于过去一年的所有总结和感恩,重氏对于重墨,重鑫祺,重恩三个人的含义是不同的。

    至少对于重墨很重要……

    ……

    重墨听着女人温柔的嗓音,唇色上扬,所有人都会庆祝成功人士的硕果累累,但是却很少会有人问,你在高处寒嘛?

    自己想要一个是会选择问自己高处是否寒冷的一个女人!

    沐妍就是这般的一个让自己潜心挂肚的女人……

    “重夫人的回忆功不可没,希望以后在调香部继续再接再厉……”

    “噗,好……”

    啧啧啧,沐妍轻笑出声,重墨居然摆起来官架子,太脸皮厚了!

    ……

    两个人静静的相拥,画面极其唯美,和越来越多的人涌入舞池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透明玻璃外的民众和媒体纷纷抓拍,暗暗感慨于重氏总裁和夫人的真情互动啊。

    原来这尼玛真爱长这样的啊……

    大家也是醉了,不过很快微博上兴起了一个热门话题,我为重宝宝起名字……

    排名第一的男宝宝的名字是:重嘛?

    排名第一的女宝宝名字则是:重点!

    沐妍看到这则微博话题之后也是醉了……

    不过沐妍偶尔回神看到透明落地窗之外还在等候的民众和媒体,都会报以诚挚的微笑,因为他们是最可爱的人!

    ……

    晚宴之中,沐妍简单的陪着重墨接待了一些较为重要的合作方之后就和温暖窝在角落里“*”了。

    只不过*的对象多了一个冷枭翊……

    还有会有时不时慕名而来的温暖女粉丝男粉丝寻求签名,以及一些对于重墨相当畏惧的人选择和沐妍搭讪博得存在感。

    冷枭翊则是一并挡了,勾勒出一个极其美好的环境,沐妍继续和温暖窝在角落闲聊吐槽。

    温暖的状态相比较之前好了许多,只不过对于冷枭翊时时刻刻像是一个黏体动物一样粘着自己十分不爽。

    “冷枭翊,女人之间,闺蜜之间的问题你也想听,其实你压根就不是想要娶我,是想跟我做闺蜜吧?嗯,老公?”

    冷枭翊:“……”

    冷枭翊从温暖清丽的小脸上看到了对于自己满是厌恶的眸色,唇色莫名的抽搐了几分,一双清冷绝艳的狭长凤眸,莹润剔透的墨眸泛着斑斓的星光,薄唇轻启,声音清澈如泉水一般。

    “我去给你和沐妍拿点吃的……你们聊……”

    沐妍:“……”

    新世纪的好男人啊,就是冷枭翊,沐妍忍不住发自心底的感慨,冷枭翊被温暖这么鄙夷却一直默默忍受着。

    只不过温暖心底更加的难受,因为温暖心底有一股无名火要冒出来,冷枭翊是自己最合适的对象。

    偏偏,对于冷枭翊,温暖无端斥责之后自己内心也会心疼!

    可是看到冷枭翊,就会想到那天在咖啡厅里萧雅的变态言论,以及引发自己所有对于第一个孩子的歉意和愧疚。

    说到底,其实温暖就是死鸭子嘴硬,自己心底才是那个最遭罪的人。

    ……

    果不其然,冷枭翊一走后,原本还是飞扬跋扈的温暖一下子就像是瘪了气的皮球一般无力的依靠在沐妍的肩头,杏眸之中弥漫着一层淡淡的水雾,莫名的有些哀伤。

    温暖觉得自己真的是应该去一个叫做华山的地方,然后论贱……

    因为自己足够的贱!

    两看相厌,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吧!

    “沐沐,你瞅他走远了嘛,我最近看他就来气……”

    温暖轻轻的玩着沐妍身上的晚礼服,偶尔扒着玩沐妍柔软的小手,尤其是女人无名指上的钻戒更是闪耀到了极致。

    温暖唇色上扬,杏眸闪过一丝暗光,余光却一直看着冷枭翊离开的方向。

    冷枭翊向着重墨的方向去了!

    自己的无名指上也被男人套上了戒指,只不过是无法拿开的戒指,根据自己体温在收缩变化。

    温暖忽然想到一句话,有的时候看着某人的后背,就这么一直看着,盯着,等到某人回头的时候,才发现其实一切早就面目全非了。

    沐妍:“……”

    沐妍唇色上扬,听得出来温暖嗓音里的那一抹哽咽,许久之后樱唇轻启,柔声的说道。

    “你不都看到了嘛?我可是觉得某人的眼睛是直勾勾的看着人家啊……啧啧啧,那可是妾有意且缠绵不休……刚刚的郎有意我也看到了,*裸的一直盯着某人在看……”

    温暖:“……”

    温暖真的觉得沐妍嫁给重墨学坏了,真的变坏了,她之前不是这么间接的,她都是很直接的!

    至少都很少用某人这个词来指代自己的啊!

    温暖嗅了嗅鼻子,听得出来沐妍话语里的玩味,深呼吸一口气,重新做起了身子,杏眸之后满是清丽的光芒,看向沐妍,认真的问道。

    “妍妍,你拿到了冷氏的内部资料嘛?”

    该来的总是回来的,沐妍唇色微微抿起,小手莫名的有些颤抖,许久之后,认真的转过身子看向温暖,同时伸出小手握住了女人的小手。

    “暖暖,那个内部资料我拿到手了,但是我也请人评估过内容的价值,如果一旦被公开,那么冷氏很可能会被质疑,名誉尽毁,所有到手的项目都会被竞争对手拿下……”

    “所以对于冷氏的话,那份内部资料很重要,相当于是全部的身家底了……如果你想要冒险把这份内部资料公开,那么你就是在让冷枭翊陷身于万劫不复的境地……”

    温暖:“……”

    温暖感慨的层面很多,例如冷枭翊为什么会把这么重要的东西放在电脑里,然后可以如此的漫不经心给自己看。

    还有感慨的东西就是在于这有些啼笑皆非的命运。

    有的时候命运就是这么的简单……

    自己只不过是想给冷枭翊简单的捅一个刀子,没想到冷枭翊直接给了自己一把冲锋枪,他是准备让自己一刀毙命,自己真的是拿捏不准。

    一旦这么做了,恐怕是难以后悔了!

    一个男人最重要的就是事业,如果自己让沐妍公布了冷氏的内部资料,那么就是让冷枭翊身败名裂了,毁掉他最重要的东西了。

    所以温暖华丽丽的纠结了,许久之后,温暖深呼吸一口气,眸光看向繁星点点的夜空,柔声的低喃道。

    “沐沐,我两难了,这么一个两难的境地我要如何绝处逢生呢?”

    沐妍:“……”

    沐妍靠着温暖很近,可以把女人所有的纠结都看在眼中,唇色一淡,劝说的话语想要说出口,看到女人紧皱的眉头,唇色一淡。

    “不如交给老天爷吧,明天是晴天万里,那么就继续艳阳高照吧,如果明天是阴雨连连的话,那么就交给心去做吧……”

    温暖顺着沐妍说完的话看向星空,繁星点点,偏偏是夜幕之中满是迷人的夜色,老人有句话说,凡是星空点点的。

    明天自然是不会有雨的!

    所以沐妍很自然的帮着冷枭翊说话了……

    温暖深呼吸一口气,伸出小手紧紧的揪住自己身上的礼服,许久之后,唇色上扬,一字一句认真的说道。

    “沐沐,明天活动照常,如果冷枭翊关键的时候不肯放我走,那么就公布冷氏的内部资料……你直接把资料给我吧,因为沐沐,你是冷枭翊基友的女人,我发现了,你是向着冷枭翊的……”

    其实温暖是不想让沐妍为难,因为沐妍的性子,思索再三,到了关键的时候,也会权衡再三的,不像是自己,完全是评心而论,跟着自己的心在起舞飞扬。

    沐妍:“……”

    潜伏了这么久,还是被发现了,沐妍嘴角有些抽搐,看向温暖,杏眸之中满是最真挚的眸光,认真的回应道。

    “等到你想明白了再跟我要……暖暖,对于当年孩子的事情你一直在埋怨自己和冷先生,其实有些事情的道理很简单,虽然只是一时的无心之举,但是很可能会造成难以挽回的余地……所以,我不喜欢你和冷先生再次重蹈覆辙了……”

    温暖:“……”

    举一反三,顺带做了类比,温暖眸子再度暗沉了几分,沐妍绝对是最懂自己的女人,没有之一了。

    自己心底最纠结的,最在意的,她都知道!

    温暖眸子湿润了几分,对上沐妍清丽的美眸,许久之后只是保持缄默,静静的倚靠在沐妍的肩头看着窗外的繁星点点。

    许久之后,温暖以为自己就快要被石化之后,才低喃道。

    “沐沐,依你吧,如果明天阴雨绵绵,我就把冷氏的内部资料公布于众……帮助我可以更好的脱身……”

    “如果是晴空万里,那么我就继续让它艳阳高照……”

    沐妍:“……”

    “好……”

    看着女人肤白如雪,五官精致如画,虽然那双丹凤眼冷冽如寒冬,沐妍唇色漾开一抹极其无奈的笑意。

    到底是女人的心,虽然外表是铜墙铁壁坚硬不摧,可是偏偏内心是一颗玻璃心,如此的脆弱,不堪一击。

    只不过沐妍没有告诉温暖,无论是她怎么做,她都是逃不掉的。

    因为冷先生在她的脚踝处安装了GPS定位系统……

    到底该不该说,实际是沐妍心底最纠结的事情,远比公布冷氏内部资料要重要得多!

    因为关乎着温暖能不能逃开的问题,如果自己不说,温暖势必是逃不开的……

    ……

    不远处:

    冷枭翊吩咐了服务员简单的取了一些水果沙拉,加了一些温暖喜欢的奇异果,重墨则是顺带按照沐妍的喜好也同样准备了水果沙拉。

    在等到餐点的时候,两个神明一般的男人闲来无事,自然讨论的除了商界的事情就是关于自家败家女人的事儿。

    重墨精湛的黑眸漆黑如夜,俊脸宛若切割到无瑕疵的水晶,那抹英隽而翘挺的鼻梁显得异常高贵,惑人心魄。

    重墨目光灼灼的看向远方和温暖交谈的沐妍,唇角的笑意上扬,慢条斯理的举起自己手中的高脚杯和冷枭翊相碰。

    “我在想我们家媳妇可能经不住你们家媳妇怂恿,可能考虑要帮你们家媳妇逃跑了……”

    沐妍的小心思加上温暖那点小把戏,重墨一清二楚,有的时候自己只不过是看不清沐妍究竟在想些什么,但是对于温暖自己却很知晓,有了温暖的帮助,很自然的也知道了沐妍的心思。

    温暖是想要逃了,唯一可能帮助她的人就是沐妍了……

    ……

    冷枭翊:“……”

    冷枭翊嘴角有些抽搐,将妖艳的液体摇匀凑近自己的薄唇边轻抿一口,酒味窜入鼻尖有些醉人,嘴角噙着一抹冷笑,唇色上扬,对于重墨的这般坦诚很是欣赏。

    “嗯,我也这么觉得,温暖的口舌,卖得了萌,装得了孙子,这两样沐妍都吃这一套……”

    冷枭翊对于温暖想要离开的事情早就心知肚明,原因很简单,自己几乎就是温暖肚子里的蛔虫了,对于女人的一举一动,可能只是一个眼神,自己就完全了然。

    最重要的是,以温暖的性子,不哭不闹不冷战,而是偶尔对自己笑靥如花,自然是有鬼。

    时间最好的选择就是明天的冷氏年会,是女人最佳的场所选择……

    至于温暖电脑里的冷氏的内部资料,其实早在温暖第一次盗取的时候冷枭翊就发现了,只不过没有及时的指明而已。

    现在女人这般和沐妍精细谋划,而且让沐妍回之前住的公寓查看电脑,要做什么,冷枭翊早就一清二楚了。

    因为可以困得住自己的,只有这个法子最有效,温暖自然不是傻子。

    重点是沐妍做了什么,冷枭翊有重墨在沐妍身侧,自然是心知肚明的……

    就像是现在,自己和冷枭翊在这儿谈笑风生,明明沐妍和温暖哪儿却在谋划着如何更好的逃离。

    冷枭翊笃信,不管温暖做些什么,都逃不开自己。

    因为女人脚踝中的GPS定位系统,就是自己的最大的制胜法宝……

    ……

    重墨:“……”

    卖的了萌,装的了孙子!

    对于冷枭翊万分中肯的评价,重墨嘴角上扬,不可置否,冷枭翊,你这么说自家的媳妇,你们家温暖知道嘛?

    重墨潋滟深邃的黑眸一点一滴将沐妍小脸上所有的纠结犹豫一览无遗,唇色上扬,沐妍倒也不是真的彻底失去理智了。

    知道怎么做实际上是对温暖更好的,只不过重墨向来就是一个矫情的人,面对冷枭翊这般的薄凉和淡定,迅速的做出了反击。

    “沐妍会不会心软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们家媳妇是知道温暖脚踝上有GPS定位系统的,要是她把这个告诉了温暖,那么恐怕温暖解了这脚踝上的束缚,就真的是天高海阔任鸟飞了……”

    冷枭翊:“……”

    冷枭翊被重墨这般的话语刺激,果然是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墨眸闪过一丝暗光,不可置信的看向重墨。

    对上男人深邃带笑的黑眸,冷枭翊心底的恐慌在略微的扩大了几分。

    看着重墨这个模样,沐妍应该是没说……

    冷枭翊深呼吸一口气,看来自己对于明天筹备的真的不是万事具备,堪称完美,所以沐妍扮演了一个很重要的角色。

    冷枭翊丝毫都不在乎沐妍是否公布冷氏的内部资料,在乎的是,温暖会不会知道无论她去哪儿了,自己都能找到她。

    “墨,你媳妇得看紧点,因为我媳妇太不省心了,想跑的心是此起彼伏的在涨,如果你不管好你媳妇,我担心我媳妇迟早得把你媳妇拐跑的……我可是记得你媳妇身上没有GPS定位系统……”

    “我的媳妇哪怕是跑了我还可以把她再绑回来,但是你们家媳妇跑了,恐怕你就得海阔任鱼跃了……”

    重墨:“……”

    重墨有些感动于冷枭翊的语言进步,还知道咄咄逼人进行反驳了,只不过所有的都是无效的反驳!

    所以婚配真的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居然能让冷枭翊同学进步的如此神速……

    重墨慢条斯理的摇晃着自己手中的红酒杯,但是黑眸却一点一滴凝结成冰,唇色上扬。

    移植GPS定位系统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当初冷枭翊为什么痛下狠心给温暖移植事为了防止温暖再度消失。

    之前给沐妍的第二颗纽扣,自己也放了GPS定位系统,只不过后来意外被发现顺带踩碎了。

    所以重墨有些凌然了,温暖的事情绝对是给自己很好的教训。

    因为娇妻也可能是会使性子离家出走的,而且沐妍的性子,是绝对走了之后不会让你找回的,而且会彻底的将你扼杀在摇篮之中,根本不会给你任何后悔的机会的。

    重墨眸子越发的暗沉的惊人,许久之后,对上前方沐妍看向自己微微一怔的模样,嘴角上扬。

    “放心,我会帮助我媳妇让温暖更好的逃开的,顺带进行一些技术性的指导,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知道我媳妇如果要跑可能会用哪些法子,我也就不怕了……”

    冷枭翊:“……”

    冷枭翊潋滟的唇角忍不住有些抽搐,越是重墨这般模样也是让自己心底鄙夷的厉害。

    重墨到底是站在哪一个方队的,总不能是因为沐妍心软,真的想要让温暖离开,所以男人才会如此这般动情吧!

    这般想着,冷枭翊的俊脸再度黑的厉害,无视自己身旁堪称妖孽的男人,接过服务员准备好的水果沙拉,向着温暖和沐妍所在的方向走起。

    重墨:“……”

    重墨满意的看着冷枭翊如此这般无言以对的模样,再度轻笑出声,自己就是喜欢冷枭翊这般的不作为,心底鄙夷到自己极致,奈何手中没有一把刀,否则分分钟秒了自己。

    不过冷枭翊一向是一个极其骄傲的人,为了温暖几乎是放下了所有的自尊,这样的一个男人,自己根本就没有理由相信他不爱温暖。

    所以,哪怕是温暖有千万个理由,或者是温暖真的该做些什么,也或者是冷枭翊确实要弥补一些什么。

    如今温暖待在冷枭翊身侧,才是对彼此最好的……

    ……

    沐妍和温暖有些呆滞的看着两个男人各自端着水果沙拉向自己走来,唇色抿起,却各有不同。

    沐妍有些感动,重墨越来越体贴了,但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实在是有些秀恩爱了,小脸微微一红,对上男人灼热的黑眸,看到冷枭翊一块儿来的身影,轻轻的拉了拉重墨的衣角,柔声的说道。

    “重墨,我们去窗台吃吧,我想出去透透气……冷先生,温暖一直没吃什么东西,也没有喝什么水,麻烦你督促她吃完水果沙拉……”

    “好……”

    “沐沐……你……”

    温暖看得出来沐妍是在给自己跟冷枭翊两个人单独的留空间,杏眸微微一愣,想要反驳,却对上沐妍俏皮的得逞的眸色,唇色抿起,碍于冷枭翊在这儿不好太过于声张。只能看着沐妍拉着重墨迅速的离开。

    冷枭翊觉得自己似乎要学会确定敌友关系,例如沐妍,比起重墨来看,似乎更像是友……

    唇色抿起,不顾温暖没好气的模样,伸出大手快速的搅拌着自己碗里的水果沙拉,薄唇轻启,看着樱唇噘得高高的温暖,淡声说道:“加了你喜欢吃的奇异果,多吃一点……”

    温暖:“……”

    两个人相处一室尴尬,虽然周围还有欢庆的人群,温暖脸色还是有些苍白,暗想自己明天就要逃开,已经伪装了这么多天,自然是还要再接再厉了。

    “好,谢谢……”

    温暖从容不迫的从冷枭翊的手中接过餐盘,简单的吃了几口准备敷衍了事,但是对上男人认真的眸子,终究还是放弃了挣扎。

    “很好吃,谢谢……”

    冷枭翊:“……”

    夫妻之间说谢谢,明明之前两个人还没有如此的见外,偏偏在那天见完萧雅之后就彻底的变了一个人了。

    冷枭翊唇色上扬,伸出大手看着女人唇边还有一点沙拉酱,伸出大手轻柔的擦过女人柔嫩的唇角。

    “喜欢的话以后天天做给你吃……”

    温暖:“……”

    以后天天绝对是一个漫长的日子,温暖等不了那么久,也等不及那么久,所以自然是无权去期盼那遥不可及的的美梦。

    但是终究做梦的人不是只有自己,还有冷枭翊……

    假戏真做,有的时候根本分不清是戏还是梦想了!

    “好啊,记得水果沙拉里面牛奶和沙拉都要去脂,不然会胖……”

    “好……其实你胖点更漂亮,圆润……”

    温暖:“……”

    靠之,这个男人是脑残嘛?圆润的同义词不就是胖嘛?

    ……

    相比较冷枭翊的悲苦命运,重墨则是顺利很多,原本就想带着沐妍吃些东西,可是晚会的环节到了表彰年度杰出的员工的时候了。

    沐妍在毫无任何预知的情况之下就被同事一致推选出去了,光荣的成为了调香部的杰出员工。

    听到舞台之上主持人深情款款的介绍,沐妍的嘴角抽搐的厉害,微微皱眉,准备质问重墨,看到男人毫无所知的模样,只能忍了。

    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居然作为一个简单的员工竟然为了重氏做出了这么大的贡献,这个要不要这么直接,大家也要不要这么热情呢?

    因为听说杰出员工的奖励是颁发给了总裁夫人沐妍,大家再度响起了热烈的掌声,重墨唇色上扬,虽然沐妍很少在公司,但是在公司里做出来的成绩也是有目共睹的。

    毕竟在任何一个企业,最后关注的,都是这个员工带给企业收益。

    沐妍则是完美的扩大了整个调香部门的收益!

    不过重墨对于奖项颁发的事情不是很清楚,原来沐妍居然拿奖了,手底下的人果然是会做事,能知晓自己的心思,重墨觉得自己真的有理由要思考一下关于裁员的事情。

    “妍妍,别紧张,放轻松一点,如果上台之后看到人多有些发愣,看着我就好……”

    重墨以为沐妍在紧张,伸出大手轻柔的抚摸着女人的脸颊,嘴角噙着一抹浅淡的弧度,下一秒,因为沐妍脱口而出激动的话,愣在了原地。

    “重墨,杰出的员工会有奖金嘛?如果有的话会有多少?”

    重墨:“……”

    “重氏这么大的企业应该不会拖欠员工奖金吧,而且杰出员工奖应该不是随口说说的吧……”

    重墨:“……”

    重墨觉得沐妍孺子可教,深得自己的真传!

    ……

    沐妍之前很排斥重氏给予的一些物质上的奖励,因为很多都是重墨授意的,后来才慢慢知道,重墨在一些工作上是一个很公正的人。

    所以……

    所以沐妍刚刚听到自己被评为杰出的,优秀的员工,下意识的脑海里想着的就是奖金!

    重墨唇色上扬,对上女人清澈期待的眸光,许久之后唇角漾开一抹浅笑,低喃道:“有的……只不过重太太,我帮你收着怎么样?”

    沐妍:“……”

    收着?

    增值?

    “重墨,唔,存着做教育基金嘛?我先上去了,加油……”

    其实也不错,沐妍暗暗在心底思索,听到舞台之上的主持人殷切的呼唤自己,赶忙大阔步的向着舞台走去。

    重墨看着女人曼妙的身姿散发出那一抹梦幻的气息,唇色上扬,视线一直紧紧锁住沐妍,舍不得离开一分一毫。

    ……

    沐妍听到自己获得杰出员工奖励的第一瞬间,想到的是自己可不可以有奖金,然后才意识到可能需要上台,深呼吸一口气,拖着裙摆直接走上了舞台。

    主持人也是经验老手,对于沐妍的身份早就心知肚明,但是也只能跟着流程走,洋洋洒洒的几千字赞美了沐妍高超的调香技巧和带给重氏巨大的收益问题。

    一些慷慨陈词之后,到了颁奖的时候了,邀请到的颁奖嘉宾原本是调香部门部长,但是碍于重墨的眸色示意,所以主持人心领神会的铺垫了重墨上台颁奖,台下再度响起了雷鸣一般的掌声。

    尤其是重氏的员工,看到这般励志的场景纷纷感动的不得了,重夫人是重氏的杰出员工,是不是表明做得好的员工都可以嫁给总裁啊!

    这样想着,大家纷纷斗志昂扬……

    ……

    沐妍看着重墨被邀请上台为自己颁奖,原本有一些紧张的情绪因为男人的上场好了许多,沐妍唇色上扬,伸出小手等到重墨快要走进自己的时候,伸出小手拉住男人的大手。

    “沐妍小姐,我想请问一下,重先生亲自给您颁奖,你心里此刻的感受是什么?”

    主持小姐温柔俏皮的话语让沐妍微微回神,刚刚自己就像是花痴一样一直盯着重墨看,沐妍小脸涨红的厉害,樱唇微微抿起,柔声的低喃道。

    “刚刚有点紧张,看到他为我颁奖就不紧张了,所以我刚刚有一个灵感在脑海之中一闪而过。”

    “一直以来,所有调香的调香师都会在想什么香水是适合大众的,但是其实不然,有的时候细化到每个人或者是每一个小的群里会更好……”

    “就像是刚刚,重先生身上的气息很杂,有红酒的味道,本身的香水天赋的味道,以及我……咳咳……以及我身上的薰衣草和惯用的洗发水的气味……但是这种气息可能对于对大多数的人只不过是普通的气息,但是对于我很重要……”

    沐妍说到这儿,深深的看了一眼身侧鬼魅的男人,嘴角的笑意再度上扬了几分,深呼吸一口气,得到男人黑眸之中的鼓励,沐妍继续说道。

    “以后我会更加致力于实现每一个较小的群体对于调香的需求,也很感谢调香部给我这个机会……满足绝大多数用户的需求,现在是无以为报,只能是白纸上的空头支票,能回报的,较为实际的,恐怕就是2个月后的喜蛋了,谢谢大家…”

    重墨听着沐妍细致真诚的感言伸出大手率先鼓起了手掌,接着带动舞台之下的一片掌声。

    商界名流则是感慨于沐妍的落落大方,不骄不躁!

    而且与众不同的出发点,以及高超的调香敏感度,随时随地在生活之中找到调香的灵感!

    员工们则是觉得很励志,很朴素,尤其是最后一句的喜蛋,女人唇角带着一抹浅淡的弧度抚摸着凸起的腹部,画面真的是温馨感十足。

    尤其是和重墨郎才女貌的站在了舞台之上更是觉得好般配。

    ……

    主持人看着沐妍说的差不多了,索性把问题抛给了重墨,恭敬的问道:“重先生应该给重氏许多员工颁奖过,只不过这次的对象是沐妍小姐,自己的夫人,不知道重先生现在此刻的感受是什么?”

    主持人问的问题,正好是沐妍同样感兴趣的,沐妍睁大了眼眸,盯着身侧的男人,等着男人的回答,嘴角噙着一抹精致的弧度,看着男人这般气宇轩昂的模样还是忍不住心跳动的厉害。

    重墨难得看到沐妍对着自己花痴的模样,伸出大手直接揽着女人纤细的腰肢,唇色上扬。

    “这个得看身份,作为重氏的负责人,我看到沐妍小姐获奖的时候会去关注她给企业带来的盈利,以及如何最大化的提高我的收益……例如我会对沐妍所在的调香部提高新的要求……”

    “但是另外一个角色作为沐妍的丈夫,我关注的更多的是,老婆这么能干,以后我是不是应该进军为小白脸了……”

    沐妍:“……”

    噗……

    这个男人,真的是别扭的可以!

    沐妍狠狠的鄙夷了一下重墨,看着台下哄然大笑的模样,自己嘴角也忍不住绽放出了一抹淡淡的微笑。

    重墨咳了咳嗓子,愉悦了大众,继续说道:“我在两种身份之下转换,享受着每一个身份之下沐妍小姐或者是重太太带给我的欣喜,很感谢沐妍小姐带给我的一切,希望大家继续支持重氏集团,关注重氏最新一年推出的香水……也期待沐妍带给大家的调香力作……”

    “比起所谓的重夫人,其实她身为调香师,功底更好……”

    沐妍:“……”

    心底有一抹淡淡的感动悄然划过,沐妍伸出双手轻轻的环住了重墨的腰身,感受着男人健硕的身姿,低喃道。

    “重墨,其实我最幸福的扮演的角色是重夫人,重先生孩子的妈妈……”

    曾经年少一直在追逐的调香梦想,如今真的在重墨的手下实现,重墨在所有人的见证之下让自己实现了梦想,也证明了自己的实力。

    重墨唇色一暖,伸出大手轻柔的抚摸着女人柔软的发丝,唇色上扬,磁性的嗓音在空气之中缓缓的响起。

    “唔,那我另外一个身份作为重总可就不开心了……”

    沐妍:“……”

    扑哧,德行……

    ……

    两个人在台上热情的相拥让重鑫祺眸子越发的暗淡的厉害,大手紧握成拳,一点一滴,几乎要把自己的手指捏碎一般。

    她笑得这般美,美到有些恍惚……

    其实自己也是可以这么做的,她想要的梦想,自己都会倾力实现的!

    只不过对象换成了自己,是不是她就不会这么笑得绚烂了?

    ……

    重恩握住高脚杯,看着重鑫祺这般纠结的模样,唇色上扬,虽然不是自己的儿子,但是是自己养了这么多年的儿子,重鑫祺心里在想些什么,自己一清二楚。

    重墨是一个不按照常理出牌的男人,但是重鑫祺却是一个凡事遵循准则的人,两个另类截然不同的人,重鑫祺显然是更好控制一些。

    打破他的准侧或者是遵循他的准则就可以了!

    自己现在要走的,就是打破他的准则……

    “鑫祺,你跟我年轻的时候很像,爱一个女人会爱到轰轰烈烈,玉石俱焚,只不过我跟你不同,我想要的从来都会拿到手……”

    重鑫祺:“……”

    听得出来重恩的故意挑拨离间,重鑫祺唇色微微抿起,强迫自己将视线葱舞台之上收回,唇色上扬,满是讥诮。

    “我跟你确实不同,我不会如此这般藏着掖着,会有事直说……”

    不光是不同的问题,究竟是不是亲生父子,也得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再做判定!

    重恩唇色上扬,黑眸之中满是玩味,揣摩男人说这句话的意思,许久之后,伸出大手轻轻的拍了拍男人的肩膀,意味深长的说道。

    “你是律师,自然分得清楚我藏着掖着要说的话是什么,我现在只是想要告诉你,我是你的父亲,你想要什么,我都知道……我也会竭尽全力给你你想要的东西,包括女人,只要你顺从我……”

    重鑫祺:“……”

    重鑫祺潋滟的蓝眸闪过一丝暗光,知道重恩的暗示是什么,有的时候他难道不知道所谓的藏着掖着实际上是更高级的嘛?

    而他说的一切,几乎是太过于白痴,自己该不该嘲笑他不知所云呢?

    “其实我不太知道顺从你是什么意思,不如好好的跟我指教一下?”

    重恩微微眯起眼眸,不知道重鑫祺说这句话的含义是多少真假,唇色上扬,勾起一抹极其寒冷的笑意,一点一滴几乎是让重鑫祺打了一个寒颤。

    “顺从的意味太过于难以言明了,不如我说一下不顺从我的代价如何?”

    “鑫祺还记得你和墨小的时候,关于你们喜欢的或者是爱的,我都会想尽一切办法阻扰,例如你的重暖暖,女人一直都是男人的附属品,哪怕是妹妹,你对于重暖暖,和重墨对于重安安一样都有极强的偏执,所以我才会把重安安送走,让重墨和重安安分开……帮你送走,让你和重暖暖分开……”

    “所以,人活在这个世界上,绝对不能有自己极致喜爱的东西,你和墨恰巧再度拥有了自己的软肋……你知道的,我会选择让你们同时失去她……”

    重鑫祺:“……”

    重鑫祺终于明白了男人话语里的不顺从的含义,唇角的笑意彻底凝结成冰,他的意思就是如果自己和重墨不顺从他,他就要对沐妍下手了嘛?

    重鑫祺不着痕迹的眯起危险的蓝眸,嘴角噙着一抹冷笑,却丝毫都不示弱。

    “但是这绝对不是这么多年你肆意的折磨我们的最根本的原因,实际上,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我们根本就不是你的孩子……”

    重恩:“……”

    重恩黑眸噙着一抹幽深的寒光,对于重鑫祺隐忍许久之后吐出的大胆言辞微微惊愕,很快就意识到是沐妍说的了。

    嘴角噙着一抹冷笑,淬了毒汁一般,仿佛时时刻刻能让重鑫祺立刻死去。

    “鑫祺,不要受女人的言论影响,你和重墨是我培养出来最棒的人才……唯独你们俩现在在被这个女人迫害,相信我,如果你顺从我,我会让你从那个女人的魔咒之中解开,同时一切结束之后,我会把她双手奉上……”

    重鑫祺:“……”

    重鑫祺蓝眸微微一闪,下一秒,重恩薄凉的话语再度在自己的耳畔响起。

    “你从小到大,我都没有让你真正拥有过你挚爱的东西,这一次,我一定会让你如愿以偿的……只要你愿意,沐妍将会永远的属于你……”

    重鑫祺:“……”

    重鑫祺微微的避开了眼眸,选择了大阔步的向着沐妍所在的方向走去,嘴角噙着一抹慑人的寒意,虽然自己的肩膀处已经没有了男人手掌的压力,可是那一抹余温还是紧紧的困扰着自己。

    重鑫祺!

    你不可以动摇,她是重墨的女人,你弟弟的女人,你遇见她的时候,她就是你弟弟的女人了……

    ……

    重恩看着重鑫祺慌忙逃窜的背景,嘴角上扬,满意的勾起一抹弧度,如果是重鑫祺严厉的拒绝了自己,那么就没有什么可以商谈的空间了。

    偏偏他逃开了,到底是自己养大的孩子,几斤几两,自己清楚地狠……

    ……

    ------题外话------

    嗷嗷嗷,我错了,这章专门写了很多,就想让乃们瞅到阿坤的,嗷嗷嗷,下一章阿坤,啥方式出场呢,哈哈,嗷嗷嗷,感谢193750zx,kimi121,18761707556,芳菲童心的评价票,开心就好7947,193750zx,kimi121,18761707556,芳菲童心,不好意思,月票昨天刷新的有点快,有一部分的妹纸的月票压在下面了,我瞅不到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么么,感谢感谢,大家看文快乐,嗷嗷嗷,我是加更的小颜子,求包养……咳咳咳咳,求带走……求虎摸……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堇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堇颜并收藏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