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小包子出生啦!

第一百五十三章 小包子出生啦!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温暖从来都不知道生孩子会是这么痛苦的事情,因为真的很疼!

    几乎是昏天黑地,脑海之中全数都是男人关切的眸色和担心的话语,不断的呼唤着自己,温暖咬着唇瓣,暗暗在想,是不是自己坏事做多了。

    所以才会让自己坏事做多了……

    回忆起两个人过往的所有的相处模式,一点一滴,可是美好的时光闪烁,温暖脑海之中一直在回荡着刚刚是谁来要暗杀自己和冷枭翊,杀的是自己,还是杀的是冷枭翊。

    冷枭翊是怎么让刚刚的那辆货车……

    轰的一声!

    爆炸了!

    轰……

    “产妇孩子生了,六斤二两,是个男孩……”

    孩子的娃娃哭声让温暖下意识的意识过来,眼前是白花花的医院天花板,身侧冷枭翊满脸慌张的握住自己的小手,墨眸之中满是欣喜若狂。

    温暖:“……”

    说好的闺女呢!

    说好的小海豚呢……

    温暖试图张开嘴巴说话,才发现自己的嗓子哽咽的难受,发出的声音也是格外沙哑,刺耳,自己整个人仿佛是沉浸在汗水之中,粘稠到了极致,鼻息之间遍布血腥味。

    “冷太太,孩子虽然不是足月生的,但是长得很健康,很可爱,很漂亮……”

    温暖眸色一紧,自己还在阵痛之中难以回神,回神的时候听着孩子在不断地哭泣,低喃道:“冷枭翊,冷……我想看一看孩子……”

    “好……”

    冷枭翊慌乱的松开温暖的小手再握住,再松开,再握住,察觉到自己握住女人的小手之后根本没有法子去抱着孩子,冷枭翊只能松开温暖的小手,颤抖的站起身子,从医生手中接过包裹着小棉被的孩子。

    粉雕玉琢,很精致,只不过小眼睛还没有完全的睁开,皮肤白皙,小手蜷缩在一起,懒洋洋的,刚刚还在哭泣,现在已经安静的在熟睡。

    冷枭翊被眼前的景象看呆了,整个人不知道要做什么,该怎么办,看着这么一个小家伙在自己的怀里熟睡,冷枭翊整个人无比的僵硬的厉害,感觉到浑身的血液开始逆流成河。

    温暖被冷枭翊磨叽的动作刺激的有些汗颜,看着男人身侧不敢上前的医护人员,颤声的说道:“别给他抱孩子,万一把孩子摔着……冷枭翊,我要看宝宝……”

    医生面面相觑,冷枭翊已经抱着孩子了,根本就不敢轻易地上前,生怕被男人一声怒斥,已经完全被男人的气场震慑到了。

    冷枭翊:“……”

    冷枭翊如梦初醒,才知道自己奉了温暖的命令要来抱孩子给她看……

    冷枭翊不敢太过于伸展动作,蹲下身子,直接把孩子递到了温暖的面前,温暖看着孩子粉嘟嘟的在熟睡的模样,很小,两道眉毛像是弯弯的新月一般。

    温暖喜极而泣,下意识的伸出小手去触摸孩子的脸蛋,但是又担心把孩子吵醒。

    “冷枭翊,你真的确定他有小弟弟,是男孩嘛?可是检查的时候明明说是女孩子……他们是不是把小海豚藏起来了……”

    冷枭翊:“……”

    非常有建设性的问题,冷枭翊俊脸一黑,确实不知道要怎么跟温暖解释这回事,唇色微微抿起,看着温暖整个被汗水浸湿的模样,柔声的安抚道。

    “是男孩……虽然我也很意外……不过以后可以拱重墨家的小白菜,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温暖:“……”

    温暖觉得自己家以后要成为拱白菜的话,还不错……

    可是温暖一想到孩子的名字,衣服,都准备好了,整个人就郁闷了,可是再郁闷,看着小家伙这般可爱的模样,整个人心都酥了。

    “冷枭翊,我觉得他长得很像我……不愧是我亲生的……”

    “嗯……”

    其实孩子明眼人一看都觉得长得像自己偏多,但是冷枭翊看到温暖这般辛苦的模样,不想去让温暖不开心,只能迎合。

    温暖哭着笑着,杏眸之中越发的水润,一天之内,没想到自己居然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

    跟着冷枭翊玩着猫捉老鼠的游戏,后来又和冷枭翊生死之劫,现在没想到又早产把孩子生了,人生果然就是这般不是按部就班!

    冷枭翊看着温暖情绪变化的厉害,赶忙将孩子抱在怀里,蹲下身子轻轻的啄吻女人的脸颊,将泪水拂过。

    “刚生完孩子,身体比较弱,乖,休息一会儿,等你醒来的时候就可以抱着他了……”

    “好……”

    温暖似乎被男人的话语下了蛊惑一般,沉沉的进入梦乡,杏眸上满是泪雾,终究抵不过这般持续了两个小时的巨痛和生产过程。

    冷枭翊百般怜惜的看着温暖昏睡的模样,转而看向怀里还在酣睡的孩子。

    如果是个女孩,恐怕就真的完美了!

    没想到是个男孩!

    冥冥之中,看来真的是一切早有注定……

    ……

    沐妍和重墨一直在手术室外守候,看着温暖浑身是血的被推进产房,冷枭翊全程陪伴,沐妍整颗心都被紧紧的提着,终于听到手术室内传来了孩子平安出生的消息才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只是没想到检查孩子性别可以如此的不精准,一直被检查是女孩,没想到却生了一个男孩……

    沐妍有些哭笑不得,不过所幸的是,八个月,有些早产,不过孩子很健康……

    重墨黑眸染上一丝笑意,伸出大手揽着沐妍的腰身,帮着女人站着而不会多感疲惫,唇色微微抿起,低喃道:“看来不是我们家去拱冷枭翊家的小白菜了,是冷枭翊家的,要来拱我们家重爱妍小白菜了……”

    沐妍:“……”

    男人的想法,总是拱不拱的问题,沐妍杏眸一淡,唇色上扬,满是玩味。

    “唔,其实我觉得说不定温暖的儿子,拱的是青青家的小白菜呢……”

    真理了,重墨倒忘了温暖家要是生了一个儿子,铁定是要被温暖教的到处去拱白菜了。

    重墨:“……”

    重墨嘴角的笑意上扬了几分,看着沐妍高高隆起的小腹,恐怕再有两个月,自己也开始陷入漫长的思考之中。

    如何让自家的去拱别人家的小白菜,如何保护自家的小白菜不被那么早拱……

    ……

    温暖生完孩子之后,很快就被推出手术室,转而这家K市,J市边界医院的VIP病房,沐妍看着温暖脸色虽然苍白,昏睡之中,但是情况还算不错,心里稍微安定一些,看到婴儿床上的小家伙的时候,就再也忍不住母爱的泛滥了。

    “重墨,你看看,好可爱……小手好小啊,很白,很嫩的……”

    重墨:“……”

    重墨唇色微微抿起,黑眸绽放出一抹柔和的光芒,对于这个孩子来之不易,还真的是感慨万千,伸出大手轻柔的抚摸着女人的发丝,低声说道:“过两天会有孩子随着你闹腾,到时候就有你受的了……”

    噗……

    沐妍听得出来重墨话语之中浓浓的暗示之情,满是嫌弃,但是还是爱不释手,怎么都不舍得松开小家伙的手。

    重墨黑眸深深的看向水灵灵的小家伙,闪过一丝暗光,是个男人,就必然要担起属于自己的责任。

    所以自己在很多时候和冷枭翊的想法是一致的。

    只是冷家的水深水浅,难以预料……

    这个孩子出生了,看来冷家又得掀起大的波浪了!

    ……

    “听说他今天又给你送礼了,感觉怎么样?”

    重墨趁着沐妍照顾宝宝的空隙,看着脸色暗沉的冷枭翊,薄唇微微抿起,伸出大手轻轻的拍了拍男人的肩膀,冷枭翊身上染上了几分血意,都是来自温暖身上的。

    看得出来,刚刚的情况都多么的严重……

    如果不是冷枭浚的这份大礼,恐怕温暖也不会早产了!

    索性母子平安……

    “嗯……他每一年都会想法子让我死,或者让我过得惊险一点……今年他又一次没有得逞……不过今年的礼花开得很美……”

    冷枭浚是一个在冷家至尊一般的存在,为人鬼魅到了极致,如果冷枭翊是冷魅,那么男人时而冷血,时而妖孽,心狠手辣。

    就算是亲人也在所不惜,随心所欲的男人……

    冷枭翊都可以猜想男人每一年给自己的大礼,只不过是在告诉自己他的存在仅此而已。

    ……

    冷枭翊墨眸深深的看向自己面前的女人,薄唇上扬,低喃道:“墨,冷家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我们这一辈兄弟三个人,那一个人先有了儿子,就可以继承冷家的产业……成为冷氏的下一任继承人……交给奶奶抚养……”

    “可是,关于冷家的产业我丝毫都不感兴趣,我现在唯一在意的是温暖和孩子……只不过这个孩子一生下来,就要为我们的诺言付出他要承担的责任……”

    重墨:“……”

    重墨一早就知道冷家的鬼魅风俗,但是奈何一切都已经成事实了,孩子也生下来了。

    男孩女孩,冷枭翊到底要不要陷入争夺财产的风暴之中,看来还真的是早就注定了!

    注定来的,是怎么躲都躲不掉的……

    “是这个孩子的命运……是他的劫数,也是他王朝的开始,不是嘛?唔,我比较感兴趣的,还是我们家的小爱妍不要被你儿子拱了才对……”

    冷枭翊:“……”

    冷枭翊紧绷的俊脸因为重墨最后的拱还是不拱的话语逗乐,唯一期盼的,就是老夫人可以高抬贵手,让这个孩子不要从小就被按照继承人那般培养。

    过着自己从小一模一样的日子……

    暗无天日!

    “放心吧,这些事情,暖暖会教……”

    重墨:“……”

    ……

    温暖醒来第一件事情就是去触摸自己的小腹,摸着小腹空空如也,温暖才想到孩子已经生下来了,不是梦!

    看着窗外的天色已经变暗,是夜色了,大年三十,自己和冷枭翊一家三口在医院度过,自己也真的是醉了。

    温暖下意识的挣扎起身去找孩子的下落,看着小家伙躺在婴儿车上,正在熟睡,整颗心都安定下来。

    因为婴儿车直接放在了自己的身侧,小家伙侧卧帮助小嘴排出口腔中的呕吐物,正好小家伙可以面朝着自己躺着,温暖眸色一暖,伸出小手正好就可以触摸小家伙的脸蛋。

    温暖暗暗在想,这么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帅哥,会是哪一个女人的老公,或者是男人的基友呢。

    温暖眸子之中,满满的都是爱和怜宠……

    “小海豚,你怎么都没有告诉妈妈你是男孩子呢……”

    “噗,小海豚也很适合男生,也可爱,只不过你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妈妈讲了太多关于女孩子的秘密告诉你,你长大之后一定要成为少女杀手,否则胎教真的白教了……”

    “小海豚,妈妈害得你这么早的来到世界上,对不起……”

    温暖自顾自的一个人自言自语说了很多话,等到完全的说完话,看着小家伙还是一般熟睡的模样,唇色上扬,余光看向病房门口,却看到了冷枭翊的身影。

    他到底站了多久?

    难道是自己说了多久,他就在那边站了多久嘛?

    温暖眸子一淡,缩回小手到被子里,选择了避开了男人灼热的视线……

    窗户外,是绚烂的礼花,极其绚烂多姿,是迎接新年的到来,温暖唇色一淡和冷枭翊不约而同的看向了窗外。

    礼花唯美到了极致,在天空之中绽放唯美的舞姿,这不是温暖第一次看到这么漂亮的礼花,当初冷枭翊在地利西亚的时候,跟自己求婚的时候,就是绽放着这么漂亮的礼花。

    礼花声也惊扰到了睡梦之中的小家伙,宝宝哇哇的哭,立马将温暖从回忆之中拉了回来。

    温暖慌乱的准备起身,但是小腹传来的坠疼让温暖脸色一白,冷枭翊赶忙慌乱的上前一把将温暖扣在了床上。

    “躺着别动,医生说了,要卧床休息,暂时不能下床……”

    温暖看着男人关注的眸色一直紧紧困住自己,樱唇微微抿起,面对男人灼热的视线,有些不自然。

    “冷枭翊,孩子哭了……你快去抱他……”

    冷枭翊:“……”

    温暖看着男人脸色微微一变,手忙脚乱的跑去照顾抱起孩子,笨手笨脚的模样,暗暗在心底悱恻不已。

    这个男人是脑子有病嘛?

    脑残嘛!

    孩子哭了,难道不知道要赶忙去抱孩子嘛?宝宝出生了几个小时只喝了水,还没有喝一口奶呢。

    温暖看着冷枭翊抱着非旦没有让小家伙不哭,反而是哭的更加厉害了,让温暖的心都跟着碎了。

    “把孩子抱过来给我……我来抱着就好……”

    冷枭翊有些迟疑,看着温暖刚刚生完孩子才休息了几个小时,身体不知道能不能吃得消,自然分娩,比起破腹产,虽然好了许多,但是终究也是伤身体。

    “快点!”

    温暖看着冷枭翊这般畏畏缩缩的模样,唇色一冷,脸色微微一变,锐利的眸子狠狠的扫向抱着孩子手足无措的冷枭翊。

    冷枭翊莫名的感觉到那一抹敌意和胆怯,深深的看了一眼有些虚弱的温暖,终究看着怀里的小家伙哭个不停,迟疑了一会儿,还是把孩子直接抱在了温暖的怀里。

    温暖颤抖的结果孩子,虽然抱在自己的怀里有些压着肚子,但是小家伙在自己的肚子里和抱在怀里是两回事。

    温暖忍不住眸子再度湿润了几分,强忍住自己眼角的泪意,唇色上扬,抱着姿势有些奇怪,但是却轻声的诱哄着。

    “乖,没事了,妈妈抱着你……”

    “冷枭翊,把窗户关紧一点,把窗帘拉起来,外面灯光太亮了,还有礼花声,不要吓到宝宝……”

    “好……”

    冷枭翊有些微微惊讶的看着原本还在苦恼的孩子,到了温暖怀里瞬间变得安静了许多,粉嘟嘟的模样可爱到了极致。

    连带冷枭翊的心都变得宁静了几分。

    母子天性,恐怕就是这般了!

    “冷枭翊,你看他真的在我的怀里不哭了……”

    温暖唇色上扬,俯下身子啄吻了小家伙的额头,嗅着小家伙身上的气息,眸色满是欣喜和愉悦。

    察觉到自己的话语有些过于熟络和亲昵,温暖脸色微微一变,轻柔的把孩子抱在怀中,锐利的杏眸看向冷枭翊,唇色上扬。

    “冷枭翊,你要不要告诉我,今天白天追着我们的人是谁?他们是来想要杀了我们的嘛?”

    温暖的眸子之中满是认真的眸色,冷枭翊墨眸微微一闪,闪过一丝暗淡的眸光,终究,温暖还是问出了口,薄唇微微抿起,从温暖怀里接过孩子,放在婴儿车内,转过身子,看向温暖,满是认真的眸色。

    “是我大哥……冷枭浚……每年到了年关的时候,他总是会送给我各种各样的惊喜……”

    温暖:“……”

    温暖是第一次听到冷枭翊主动谈起冷家,杏眸微微一闪,唇色一淡,想要开口打断,但是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冷枭翊坐下身子,伸出大手握住了女人的小手,墨眸的眸色越发的深邃了几分。

    有一些话,总是要说出口的!

    “暖儿,在冷家,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无论是哪一辈的第一个男丁,就必须继承冷家的产业……接受老夫人的教养……”

    温暖:“……”

    温暖因为男人的话心倏的漏跳了半拍,迟疑了许久才算明白了冷枭翊在说些什么。

    冷家的不成文的规定!

    关于孩子男丁的事情……

    如此腐朽的封建习俗真的不知道冷家留着干嘛的,温暖眸色一滞,忽然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小海豚是个男孩。

    那么……

    “冷枭翊,这么说,宝宝……宝宝要去继承冷家的家业嘛?”

    温暖虽然对于冷家毫无所知,但是对于冷家的声望还是如雷贯耳,一个偌大的严谨的家族,自己的孩子一出生就要沦为家族继承人,孩子身上的担子根本就会把孩子压垮了。

    温暖只不过是想生一个孩子而已,只想到捧着孩子在手心,没有想到孩子要去继承什么偌大的产业。

    所以冷枭翊的这番话让温暖迅速的白了脸色。

    冷枭翊深深的看向女人这般荒芜的模样,眸色一紧,伸出大手抚摸着女人的脸颊,柔声的安抚道:“宝宝是冷家下一代的第一个男孩,但是你放心,你不愿意让孩子做的事情,同样我也不想,我只不过是想让你有个心理准备而已,因为很快,你生子的消息会传遍整个冷家,当初我之所以不告诉你这些事情,是因为我以为小海豚是女孩,和冷家的传统无关紧要……”

    温暖:“……”

    冷枭翊到底没有明白自己的意思,温暖艰难的摇了摇头,唇色抿起,抬起杏眸看向自己面前的男人,艰难的说道:“冷枭翊……冷家的传统,就是你的大哥派人杀你嘛?在新年的除夕……冷枭翊,你为什么要带我回来?你根本就给不了我和孩子安定的未来,因为你的世界里,杀人放火是个很平常的事情……”

    冷枭翊:“……”

    温暖伸出小手轻轻的将冷枭翊的大手从自己的脸颊之上拿开,深呼吸一口气,嘴角绽放出一抹绚烂的弧度。

    “你走吧,今天晚上的除夕之夜,我只想和小海豚两个人一起度过……仅此而已……”

    冷枭翊:“……”

    冷枭翊心底所有的心理防线,都因为女人这句话冲刷的干干净净,唇色越发的抿起,墨眸满是凌厉的寒光,但是却眸底落寞的厉害。

    “暖暖,我让别墅阿姨煲了汤,很快就可以送过来……等下会有看护过来贴身照顾,明天稳定的话,我就带你回别墅……”

    温暖:“……”

    温暖眸子莫名的湿润的厉害,看着男人这般心力交瘁的模样,其实自己又怎么会好受一些,终究还是沉默以对。

    温暖看着男人艰难的转过身子想要离开的模样,终究樱唇轻启,看着婴儿床上的孩子,还是缄默不言。

    小家伙怎么一出生,爸爸妈妈就在吵架呢!

    ……

    温暖看到冷枭翊完全的离开了病房,偌大的病房只剩下自己和孩子两个人,眼角的泪水悄然滑落。

    许久之中,温暖听到门口有些动静,艰难的起身,以为是阿姨送汤,却不曾想会是一个身穿紫色唐装的老太太,老太太身侧站着一个妖孽俊美的男人,精致的容颜如同鬼魅一般,一身黑衣,散发着成熟的魅力,他们身后则是四个彪形大汉。

    温暖心底立刻有种不好的预感,心底警钟迅速敲响……

    “你们是谁?为什么来到我的病房……”

    冷恩慈满意的看着婴儿床上的孩子,唇角的笑意上扬,一身精致的唐装之下,尽是奢华的珠宝首饰。

    “浚,把孩子抱过来,冷家的孙子,怎么可以住这么简陋的地方呢……这个女人的血有没有验过,是不是纯正的都是个问题,真的不知道翊从那儿找的这么不三不四的女人……”

    “是,奶奶……”

    被称做浚的男人礼貌的上前,无视于温暖撑起身子准备保护孩子,直接从女人的手中将婴儿车拉了过来,看着还在熟睡的小家伙,唇色再度上扬了几分,满是妖孽的眸色。

    孩子长得可真的很像冷枭翊,完全是男人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小鼻子小眼睛的,真漂亮……

    唔,也是自己的侄儿……

    ……

    冷枭浚不是一个喜欢抱孩子的人,抱到孩子之后直接交给了冷恩慈,冷恩慈眸色满是欣慰,自己真的是对得起冷家的列祖列宗了。

    冷家终于有后了,自己的曾孙!

    ……

    奶奶!浚……

    温暖在脑海之中快速的过滤了冷枭翊刚刚说过的话,握住手机准备报警,但是却局促不安,不知道要如何继续。

    他们俩来这儿是要抢走孩子的嘛?

    冷枭翊他去哪儿了……

    “奶奶,这个是我的孩子,你不可以把孩子抱走……不可以的……”

    冷恩慈最看不惯的就是女人这种嘴脸,明明如愿以偿进了冷家的大门,她的孩子,以后会是冷家偌大的帝国企业接班人。

    她这般惺惺作态的模样让自己恶心的厉害。

    “这个是冷家的接班人……哼,我现在看出来翊为什么会选择你了,原来是因为你肚子里的孩子,最早生男孩的人率先有继承家产的权利,现在冷家绝大部分的产业将会落入翊的手中,你该感谢你选了一个好的丈夫……生的了一个好儿子……”

    “冷家的骨血,怎么可以不三不四的留在外面呢……”

    温暖:“……”

    温暖不可置信一个端庄的老太太,说出来的话会是如此的犀利薄凉,下意识的攥住了小手,脑海中却不断的闪烁着刚刚女人说的话。

    冷枭翊为什么一早会选择自己……

    他们这一代兄弟三个人,最先拥有儿子的,可以得到冷家的产业!

    温暖眸色一滞,忽然想到了之前过往的种种,当初自己怀小海豚之前,冷枭翊对于自己一般,甚至就只是床第之间的满足和索求。

    在怀孕之后,似乎是变得不一样了!

    该不会就是因为孩子吧……

    温暖心尖一颤,暗暗否决了自己心底的观念,冷枭翊绝对不会是因为孩子才和在一起的,可是要怎么解释男人在自己怀孕之后突如其来的转变。

    根本解释不清楚……

    可是如今看着孩子被陌生的人抱在怀里,自己才生下来的孩子,温暖杏眸迅速被泪雾弥漫,眸子越发的清丽逼人。

    “堂堂冷家的老夫人,我想不会这么光明正大的跟我抢孩子吧,您来的正好,我最近正好要跟冷枭翊闹离婚,对于冷家的那种不三不四的传统我丝毫都不感兴趣,我现在只想要我的儿子……”

    “老夫人您还不知道吧,我在K市是主播,虽然算不上是非常有名气,但是多少认识很多媒体界的朋友,如果让人知道老夫人在除夕之夜跟我抢孩子,不知道大众对您和冷家会是什么看法……”

    温暖言辞犀利,丝毫都不畏惧,颤抖的准备站起身子,看着自己手背之上还有针管,黛眸微微一蹙,直接把针管拔掉。

    等到站在地上的那一刻,温暖才意识到自己的早上右脚脚踝上被划开了口子,现在锥心一般疼的厉害,但是温暖咬紧牙关,不想让冷老夫人看笑话。

    冷恩慈:“……”

    冷恩慈没想到冷枭翊居然娶了这么一个货色,还敢出言反抗,锐利的眸子迅速的给了身后保镖一个暗示。

    温暖看着彪形大汉向着自己逼进以及男人准备抬起右手,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眸,没想到没有应声而落的巴掌声,反而是冷枭浚迅速的扣住了男人的大手,对着冷恩慈恭敬的说道。

    “奶奶,翊的女人,今天刚生完孩子,好歹是为了冷家立了一功,虽然出言不逊,但是也是无心之失……奶奶,您就大人不记小人过……盛夏今天做了很多点心,还等着您回去吃呢……”

    提及自己的心头之人,冷枭浚只要一想到小妮子在烘焙房里忙碌的小身影,心就酥了,原本冷冽的唇角柔和了几分。

    冷恩慈没好气的摆了摆手,抱紧自己怀里的小曾孙子,眸色满是欢喜,准备推门而出,没想到冷枭翊却打开房门准备而入。

    温暖看到冷枭翊的颀长的身子眸色一喜,暗暗觉得孩子这个死老太婆是带不走的,深呼吸一口气,颤声的说道。

    “冷枭翊,孩子在她手上,不能让她把孩子带走……”

    冷枭翊锐利的眸子看向冷恩慈,对于冷恩慈,冷家三兄弟一直是较为尊敬的,因为女人养大了兄弟三个人,但是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够古板,根本容不得任何反对的意见。

    所以冷枭翊也好,冷枭浚,冷枭沉都是睁一只眼睛,闭一只眼睛!

    虽然选择继承者是冷家第一个男丁,但是冷枭浚结婚5年,毫无所出,明显是故意设了一个陷阱让自己跳进去。

    任何人都不想自己的孩子成为傀儡,只为家族摆弄。

    “奶奶,好久不见,今天是因为暖暖生孩子,否则就带着她和孩子回去过年了……大晚上的,您抱着孩子要去哪儿,孩子才出生免疫力很低,不可以随便带出去,待在医院才最保险……”

    “我……”

    “我知道您想说的是冷家的孩子必须待在冷家,但是这个孩子前提也是我和暖暖的孩子,作为父母,我们有权决定孩子在哪儿,在做什么……冷家偌大的家业,我觉得大哥比我更合适去管理,相信大哥以后生的孩子也可以做好冷家的榜样……我和暖暖的孩子自认资历不够……”

    温暖:“……”

    冷枭翊的这番话深得温暖的心,温暖被男人说的斗志昂扬,满是赞同,杏眸一直看着冷恩慈怀里的小家伙,小家伙还完全浑然不觉的模样更是让自己心疼的厉害。

    被这么一个古板的太奶奶教育长大,也真的是醉了……

    自己定然不会让孩子这么命苦的!

    冷枭浚:“……”

    冷枭浚早就在J市开展了自己的产业,这么多年,之所以和盛夏一直不要孩子,主要的原因是想多过几年二人世界,其次就是女人太小了,自己舍不得看她年纪那么小就做妈妈……

    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冷枭浚想等冷枭翊先生,到时候自己和盛夏随便怎么生了,都不会被摆布了。

    没想到天如人愿,往往就是这么巧……

    冷恩慈被冷枭翊的话气得不轻,脸色一沉,这么多年了,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就没有不成功的。

    “如果说我今天非要带走我的曾孙呢?”

    “我还没有想要跟奶奶您动武,如果您想动的话也不是不可以,K市毕竟是我的地盘……”

    冷恩慈:“……”

    反了,真的是反了……

    冷枭翊居然敢跟自己公然挑衅,全部都是身后的狐狸精在怂恿,冷恩慈气得不行,看向冷枭翊笃定的眸色,一时之间气氛僵持不下。

    温暖接着空档向着冷枭翊的所在位置艰难的走去,脸色骇人的苍白,等到完全依靠在冷枭翊的怀里,脚踝处,小腹锥心的疼才好转一些。

    “奶奶,求求你把孩子给我吧,他出生到现在还没有吃一口奶……我都只抱过他一次……”

    冷枭浚对于非自己的事情一向是薄凉的厉害,哪怕是自己亲弟弟的事情,自己都可以送自己亲弟弟一次血淋淋的暗杀,没有什么事情是自己做不出来的。

    可是终究还是抵挡不过自己再不回来盛夏做出来的点心就要凉了,冷枭浚薄唇轻启,递给冷枭翊一个暗示的眸色,薄凉的开口。

    “奶奶,大晚上的确实带走孩子有些危险,这除夕之夜让他们一家三口好好的团圆……孩子嘛,长得结实一点,带回冷家也好养活……”

    冷恩慈也不傻,知道冷枭浚是在找了一个台阶给自己下,有些混沌的眸子看向温暖和冷枭翊满是恼怒的眸色。

    “哼,今天孩子我就不带回去了,不过孩子我迟早是要带回去的,我当初给了你们各自选择另一半的权利,要的就是可以教育冷家的曾孙……当初你们兄弟三个人可是答应好的……不能不作数!”

    温暖:“……”

    温暖眸色一颤,心一点一滴凝结成冰,冷家的风俗,自己真的是醉了,所以当初冷枭翊身侧站着的是萧雅,为了争取和萧雅站在一起的机会,所以才会允诺嘛?

    “奶奶,您慢走,温暖刚刚生完孩子,需要人照顾,我们就不送您了,孩子我来抱就好……”

    冷枭翊从冷恩慈的怀里接过还在熟睡的孩子交给温暖,眸色骇人的冰冷,看着冷恩慈和冷枭浚离开病房,得到冷枭浚暗示性的眸色,才暗暗地心头一个重石落了地。

    温暖等到一群人完全的离开病房才重重的松了一口气,无力的跌坐在柔软的病床上,才惊觉自己后背冷汗直冒。

    小家伙在自己的怀里,倒也睡的香甜,温暖倒也真的满足了,掀起被子,空了一个较大的地方,让小家伙躺着继续睡。

    ……

    “冷枭翊,门在那边,好走不送……”

    “阿姨马上就过来了,我等着看你喝完汤就走……”

    冷枭翊薄唇微微抿起,看着温暖兴致不高,脸色有些异常的苍白,墨眸难掩一抹关切和落寞,余光看向温暖的手背上血淋漓的,唇色越发的抿起。

    “冷枭翊,我……我觉得有点累了,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的事情,我们俩光靠爱情,真的走不远,因为尤其是,当我发现爱情不是那么纯洁的时候……当初你知道我怀孕的消息的时候,脑海中第一个想法是关于孩子的性别,关于你在冷家的权益,还是只是作为一个父亲的欣喜呢?”

    冷枭翊:“……”

    冷枭翊唇色微微一抿,心底的某一根弦被女人再度挑起,墨眸微微一闪,蹲下身子,看着有些落寞的温暖,低喃道。

    “我当时更多在意的是,你和周肆桀传出婚讯的事情,对于孩子,在最开始的时候,我是没有在意的,这个是实话,恐怕在那个时候,我在心底才第一次明白,对于叫做温暖的女人,我是爱的……”

    温暖:“……”

    温暖小手紧握成拳,泪水虽然强忍住,但是终究还是从眼角悄然滑落。

    “冷枭翊,你西装口袋里的注射剂是准备给我的嘛?你还想对我再做什么,洗去我的记忆嘛?”

    冷枭翊:“……”

    冷枭翊没有想到女人会是这般玲珑心,一句话,击的自己无话可说。

    ------题外话------

    感谢dearhhf,lei1130,一江秋月0303,394983239的月票,哈哈,很多妹纸只看文,不冒泡,嗷嗷嗷,么么,妹纸多冒泡!最近特别卡,这一章写了一整天,我真的是泪了,嗷嗷嗷,大家多提意见,卡文卡得厉害!噗,说个活动,我最近因为痛经太厉害,茜姑娘推荐了一款姨妈巾韩国中药性质的,嗷嗷嗷,吼一句,我准备文文完本的时候做个完本活动,全文正版支持的妹纸,选择3个幸运的妹纸送韩国这个中药姨妈巾,咳咳,赞美我一下机智好不好,嗷嗷嗷,姨妈巾用起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堇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堇颜并收藏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