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 > 第一百五十四章 一家三口!

第一百五十四章 一家三口!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窗外到处是喜迎除夕的礼花绽放,七彩缤纷,熠熠生辉,绚烂的礼花划破了天空,耀眼夺目,连绵不绝。

    只不过VIP病房内,却冷魅的逼人。

    温暖看着冷枭翊缄默不语的模样到底也是真的醉了!

    两个人真的是何必呢……

    只不过为什么女人的第六感为什么那么准,为什么在他的口袋里自己要多去看那么一眼,只是那么一眼,就让自己难以忘怀!

    冷枭翊,那个针剂上提示语就是忘却,而且,冷枭翊每次和自己说话的时候,会下意识地去伸出大手攥住那个针剂……

    “冷枭翊,你是什么时候准备的?”

    温暖深呼吸一口气,伸出小手照料着身侧的孩子,看着孩子甜甜的在睡梦之中,唇色微微抿起,眸色满是柔和和关切,仿佛和冷枭翊冷战的不是自己。

    问的问题仿佛也只是旁人的闲事,无关紧要。

    ……

    “前段时间,在知道你计划逃走的时候就准备了……对身体损害很低,但是注射之后会让你忘记一切,包括孩子……包括我……”

    冷枭翊薄唇微微抿起,看着温暖伸出小手照料着孩子,同样伸出大手攥紧了温暖的小手,墨眸满是坦荡,却在静谧的灯光之下格外的肃杀,只不过满眸的柔光却被温暖直接无视。

    温暖:“……”

    温暖因为男人的这句话,眸色越发的平和,恐怕冷枭翊也没有想到自己会突然早产吧,也没有想到自己在出逃之前也知道男人在自己的脚踝处安插芯片的事情了。

    世事就是这般无常……

    没想到自己最应该感谢的人居然是萧雅!

    “唔,冷枭翊,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孩子我已经生了,我身上掉下来的肉,你要让我忘记他的存在嘛?”

    温暖唇角的笑意一点一滴凝结成冰,眸色荒芜到了极致,看着小家伙粉粉嘟嘟,小嘴唇微微张着的模样真的很可爱。

    忘记冷枭翊,无可厚非,虽然温暖心尖疼的厉害,没想到冷枭翊还真的想让自己忘记他了……

    这么美的礼物,冷枭翊怎么舍得呢!

    ……

    质问!听得出来温暖语气不是很好,冷枭翊墨眸微微敛去那一抹暗淡,这个法子冒险了一些,但是孩子是魔怔。

    自己也不愿意每一天晚上温暖都在噩梦之中度过……

    不过,说到底,无法洗去自己犯下来的罪孽,只能肆意的去擦去别人记忆之中的痕迹,自己也真的无耻至极。

    “暖暖,等你出月子之后再说这件事情,你已经知道芯片的存在了,我没有把握冒险让你可能随时随地离开我……”

    风险太大了!

    温暖唇色微微抿起,终究还是难敌男人心底的执念,樱唇微微轻启,眸色越发的清丽逼人。

    “冷枭翊,你真的是够了……”

    ……

    阿姨很快送来了补汤和饭菜,因为考虑到温暖在坐月子,所以准备的都是滋补的,也给小家伙准备一些口粮。

    毕竟小家伙的口粮都得从温暖身上出……

    温暖准备把冷枭翊赶出房间的时候,但是终究还是不忍直视他深情看着怀里孩子的模样,低喃道。

    “冷枭翊,其实我倒真的很想丧失记忆,从来没有遇见你,该有多么好呢……扑哧,我们给小家伙取名字吧,虽然我以后不一定能记得住,但是当下能记得也不错……”

    “我其实觉得冷冰冰不错……叠字很有气势,你觉得呢?”

    温暖从冷枭翊手中接过汤喝下去大半,平时觉得无比油腻的汤汁喝到嗓子里莫名的难以下咽,但是为了孩子倒也忍了。

    老人说得好,女人坐月子就要补回来的……

    提及孩子的名字,不由得想到冷落这个名字,也不知道以后是不是有机会再用得上了,温暖冥冥之中是觉得可能用得上的,暗暗苦笑,冷枭翊都这个德行了,两个人都是这种情况了,以后怎么可能用得上呢。

    这般想着,温暖唇色一淡,看着冷枭翊冷魅的气息,杏眸闪过几分柔和的气息。

    “冷胤吧……小名还叫小海豚……”

    “好……”

    胤相当有王者气息,而且字字珠玑,非常有冲击力,是温暖喜欢的名字,温暖轻柔的在孩子耳边呼唤着冷胤。

    “那如果我忘记了之前所有的事情,你能保证冷胤可以一直在我的身边嘛?如果可以的话,忘记就忘记了吧,我觉得做一个普通的女人很好,我就是这辈子身上太多刺了,有的时候不光是刺的别人浑身是血,我自己也是……遍体鳞伤……”

    冷枭翊:“……”

    冷枭翊薄唇再度抿紧,因为女人这番话心头划过万千的愁绪,自己又怎么舍得她忘记自己呢,到底是一个两难的选择,但是孩子是自己唯一可以确保的承诺。

    “暖儿,孩子会一直在我们身边的,至于他到底长大之后想不想接冷家的产业,是他自己的决定……”

    “嗯……”

    温暖眸色一淡,听着男人有力的承诺,杏眸却一直认真的看着床上的小家伙,看着小家伙又开始闹腾了,知道是小家伙饿坏了。

    “你出去一下,我……我想给孩子喂奶了……你在这儿,我不方便……”

    温暖小脸微微一红,第一次喂奶,自己也不知道要怎么弄,不过刚刚自己只喝了几口汤,还不确定有没有下家伙的口粮呢,但是胸前确实涨的有些难受……

    听医生说,如果不出奶的话,恐怕就得按摩了。

    ……

    喂奶!

    冷枭翊对于陌生的名词窜入脑海之中,墨眸微微一愣,随即了然了几分,轻咳出声,喂奶这种事情,自然是要自己当下手才可以的。

    “我只抱着孩子,其余的都不做,你放心喂吧……或者你愿意外面的护工帮你?”

    温暖:“……”

    温暖嘴角莫名的抽搐了几分,比起陌生的女人看着自己的身体,貌似还是冷枭翊更盛一筹。

    “好……冷枭翊,我现在躺好,你把孩子抱给我……”

    温暖小脸微微一红,刚刚和冷枭翊还在这般争执冷战,下一秒,哭个不停的孩子却让自己两难了,温暖简单的将病服的扣子解开,露出雪肌,看着冷枭翊目光灼灼的墨眸深深的凝视着自己,温暖赶忙从男人手中接过孩子。

    小冷胤哭的不停,温暖第一次喂奶也不知道孩子吃到没有,不过听着孩子的哭声慢慢变小,貌似是吃到奶了,温暖唇色一喜。

    “冷枭翊,你让阿姨再送一些刚刚喝的汤,我还想再吃一些……”

    “好……”

    冷枭翊从上而下俯视,可以将女人胸前的美景一览无余,原本就是自己的福利,没想到却被臭小子占了,冷枭翊嘴角莫名的抽搐了几分。

    万分期待上辈子的情人,到真的来了上辈子的基友,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可是画面感很美,冷枭翊唇色抿起,墨眸再也离不开温暖那双清澈如水的眸子,母爱永远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情感之一。

    ……

    温暖看着小家伙在很认真的吃奶的模样被逗乐的不行,伸出小手拉着小家伙的小手,感受着传承的魅力。

    一日之间,自己的身份真的是天差地别了。

    自己置身于冷家这个漩涡之中,又何去何从呢!

    只不过对于那些过往,自己真的忘不了……

    不过除夕的夜晚,虽然温暖很想拿一把刀分分钟秒了冷枭翊,但是到底是画面感太唯美了,一家三口,温暖这辈子,就指着这个四个字过日子了。

    从来都没有享受过家庭的温暖,没想到今天算是圆梦了……

    ……

    重家老宅:

    沐妍和重墨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便直接去重家参加除夕的晚宴了,赶到重家的时候,恰好是晚上8点开宴的时候。

    重恩一身黑衣正襟危坐在主位之上,沐妍唇色一抿,握住重墨的大手直接坐在了重恩的左侧,重鑫祺则是坐在了重恩的右侧。

    餐桌之上,已经摆放了一桌的盛宴,沐妍眸色一淡,鲍鱼燕窝,样样奢华,看着如此精致的菜肴,自己居然食难下咽。

    重墨看得出来沐妍食欲不佳,薄唇上扬,勾起一抹潋滟的唇色,附在沐妍耳边低喃道:“没胃口的话,少吃一点,回家做宵夜给你吃……”

    沐妍:“……”

    沐妍有些失笑的听着男人这般低声浅语,暗暗自责自己是表现的太过于明显了,到底重恩即使不一定是父亲,但是确实是长辈,该有的尊重还是应该有的。

    “好,我也一块儿做……”

    “嗯……”

    重墨黑眸染上一抹精光,对于重恩有什么把戏,自己倒是相当的期待。

    ……

    重鑫祺看着重墨和沐妍这般亲昵的互动,薄唇抿紧,沐妍特别适合穿白色的服装,女人今天的一身白色呢绒大衣,越发的的衬出肤色盛雪,白皙如玉,尤其是红扑扑的脸颊像是樱花一般红润,嫣红嫩白,容颜更加的精致了几分。

    依偎在重墨怀里,强忍住嘴角的笑意,时不时的和重墨耳语几分,更加的清丽脱俗……

    ……

    “先等等,还有两个贵宾还没有到……”

    重恩适时的出口,犀利的黑眸扫向沐妍和重墨,似乎是听到了两个人之间的秘密话语一般。

    沐妍杏眸微微一闪,小手在餐桌之上握住了男人的大手,视线却看向大门之外,好奇贵宾是谁?

    还是两个人……

    重墨暗暗猜想了其中一个贵宾是谁,但是另外一个不得而知,不过重恩可以找得到的人,也就输那几个,屈指可数。

    自己还是比较期待,重恩会带给自己怎么样的惊喜。

    8点的指针划过,大门之外,沈哲浩一身正装姗姗来迟,沐妍眸色一愣,沈哲浩不是和重暖暖协议离婚了嘛?

    怎么男人还会想要来重家?

    “不好意思,路上堵车了,来晚了,爸,大哥,二哥,二……二嫂……”

    沐妍:“……”

    沈哲浩的这一声二嫂让沐妍眸子微微一闪,答应也不是,回绝也不是,而且沈哲浩的眸子看向自己,那一抹异样,还是可以让自己感受得到。

    是恋人之间的眷念一般。

    沐妍似乎知道了重恩把沈哲浩叫过来的主要原因了,原来是想要沈哲浩给自己尴尬嘛?

    给自己尴尬,同时也给重墨尴尬!

    那么他到底知不知道,现在此刻的重暖暖到底在哪儿还不为所知,说不定正在遇到危险……

    重墨看得出来沐妍有些微微不舒服,锐利的眸子染上几分笑意,继续伸出大手把玩着沐妍的小手,察觉得到沈哲浩的敌意。

    不过这个嘉宾在自己的意料之中。

    因为像极了重恩一贯的做事风格……

    “爸,沈哲浩已经和暖暖协议离婚了,邀请沈公子来家里参加晚宴是不是有些不合适呢?下一个嘉宾呢,你就不用藏着掖着了,介绍出来吧……”

    重恩听到重墨不耐烦的声音,黑眸微微眯起,有的时候,就是要从软肋下手,越是让他不开心,自己到愿意试试看。

    “墨,哲浩虽然和暖暖协议要离婚,但是还没有离婚成,都是一家人……在我心目中,你们三个人最好是亲如兄弟才行……以后更是要相亲相爱的,暖暖的性子我最知道了,迟早还是要和哲浩复合的……”

    沐妍:“……”

    沐妍嘴角抽搐了几分,听得出来重恩*裸的挑衅,唇色微微上扬,察觉到身侧重墨的低气压,伸出小手越发的握紧男人的大手,示意重墨不要发怒。

    “至于下一个来宾,她脸色长斑,有些不方便见客,但是我决定娶她为妻……老来儿女都不在身边,可以有个伴……”

    沐妍:“……”

    沐妍黛眉微微一皱,没想到重恩第二个介绍的来宾居然是他的小老婆,看样子,男人还真的是人老心不老。

    沐妍看得出来重墨,重鑫祺嘴角的讥诮,以及沈哲浩的错愕,还好之前重鑫祺就已经在重墨面前暗示了许多。

    随着重恩的一声有力的出来吧,沐妍看着女人一身黑衣,脸颊之上也戴着大大的口罩向着客厅走来。

    沐妍嗅到了一抹阴谋的味道,唇色上扬,杏眸之中闪过一丝玩味。

    重恩娶了李冰儿,还真的是天下奇闻……

    自己当初看到他在更衣室内和李冰儿暧昧就应该早就知晓遇见的。

    沐妍暗暗给了重墨眼神示意,告诉他,这个女人是李冰儿,重墨眸色有些错愕,但是很快就调整到正常。

    怪不得脸上被蒙上黑布,原来是毁容的李冰儿,看来重恩真的是什么破鞋都往家里丢。

    其中最属悲伤的就是重鑫祺,重鑫祺虽然一早就从重恩这儿听得到风声,但是好歹自己的妈妈是重恩明媒正娶的女人,死得不明不白,结果死后的今天他居然要娶一个毁容的女人。

    真的是太自甘堕落,自甘下贱了!

    ……

    重鑫祺大手紧握成拳,眸色之中满是挣扎,沐妍看着重鑫祺气色不是很好的模样,将自己面前的玻璃杯起身递给了重鑫祺。

    “大哥,喝点水……润润嗓子……”

    “好……”

    重鑫祺紧绷的弦,因为沐妍这般温柔的话语张力缓了缓,伸出大手从沐妍手中接过玻璃杯,轻轻的抿了一口,潋滟的蓝眸尽显受伤和落寞,以及对重恩的不耻。

    ……

    “我胃口不是很好,台上的演员都到齐了,也是时候可以开唱了,只不过我没有心思作陪,我先和妍妍回去了……”

    重墨从来都不是一个极其会隐忍的人,对于重恩给了薄面就可以了,如果男人蹬鼻子上脸,那么自己自然就无可奉陪了。

    重恩黑眸微微眯起,重墨还真的是不给自己面子,早在年会的时候,自己被人数落漠视,就看得出来男人对于自己的不尊重了。

    逆子,果然就是不该被待见,当初自己就算是找旁姓人顶替自己头上的罪名,也不应该找他。

    “哪有什么戏,戏如人生,人生如戏,我们可不是都在每天演戏嘛?我年纪大了,也想明白了,以后和自己另一半相伴终老就可以了……来吧,吃饭吧,年夜饭可得一家人好好吃,再说了,沐妍怀孕的身体来会耽搁吃饭也会影响的……趁热吃,我今天可是让厨房好好的准备了一桌子菜……”

    重墨唇色一冷,漆黑如夜色的黑眸闪过几分肃杀和狠戾,看着黑衣女子自然的坐到了重恩的身侧,蒙着一张黑布的脸更是让人有些作呕。

    沐妍重恩的意思不只是让自己和重墨一块儿陪着吃饭那么简单,只不过有人做戏,不如自己就和重墨一块儿听戏就好。

    “重墨,趁热吃些吧,暖胃,记得避开辣椒……”

    “嗯……”

    沐妍看着重恩的筷子落在哪一个菜上,暗暗记下了那些菜可以吃,那些菜不能吃,防止重恩菜里下毒。

    反观李冰儿,神情淡定,只是小口小口的吃着东西,完全成为了重恩的傀儡一般。

    重鑫祺却再也吃不下饭了,放下筷子,蓝眸一片凌厉的寒光,直勾勾的死死盯着重恩,厉声质问道。

    “爸,不如今天你说说我妈是怎么死的吧,传闻都说是墨推我妈下楼的,为了这件事情我还记恨了重墨许久,但是我相信重墨不是这种人……”

    重鑫祺妈妈的死因让餐桌上的气氛再度降至冰点,尤其是重恩,脸色难看的厉害,重家的两个儿子,果然就没有一个让自己省心的。

    都是混帐东西,被一个女人迷的神魂颠倒。

    “鑫祺,你妈的事情大过年的就不要再提了,伤感情……”

    只见新人笑,那闻旧人哭!

    重鑫祺也算是真的明白了这个点,颀长的身子率先站了起来,对着重恩一字一句认真的说道:“那么我以后也不想再提了,只不过走夜路走多了难免会迷路,我担心有的时候方向完全就是错的……说不定连称呼都是个问题,如果某一天我忽然发现不该叫你爸了,一切到真的戏剧化了……”

    “对了,我打算以谋杀罪正式立案妈的案子,到时候如果同行要来找您取证,您可得多多关照……”

    沐妍:“……”

    沐妍握住筷子的小手因为男人这句话颤抖了一下,被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英气完全的震慑住了,唇色上扬,看到重恩脸色煞白的模样,心头有些欢喜但是却有些悲凉,察觉到一股灼热的视线一直在凝视着自己,是沈哲浩,沐妍唇色一滞,有些苍白。

    重墨也非常赞同重鑫祺的举措,只不过对于重鑫祺口中的称呼问题有些困惑,具体是哪儿困惑的又说不出一个明显的理所然。

    “大哥,如果警方有需要取证的话可以联系我,虽然我那个时候有点小,不过知道的了解的自然会如实上报的,我可是一个标准的良好公民,就是不知道到时候给不给发个奖章?”

    沐妍:“……”

    沐妍被重墨这般厚脸皮的举措逗得唇色上扬,轻笑出声,但是又觉得自己笑得有些不合时宜,伸出小手捂住了唇瓣。

    “好……一定……”

    重鑫祺薄唇扯了扯,暗暗投来赞许的眸色,幸亏沐妍给了自己一些暗示性的提示,否则自己将会一直执念于母亲是否是因为被刺激。

    现在看来,很有可能是被刺激顺带是谋杀……

    ……

    重恩眸子之中满是怒气,但是却隐忍着不发作,碍于沈哲浩在身侧,自己还没有完全的把自己的另一面展露给沈哲浩,握住筷子的大手微微用力,但是却不动声色的控制好了自己的神色变化。

    “鑫祺,有些时候,得为自己做的事情负责……也得为自己说出去的话负责……”

    沐妍知道重恩在教训重鑫祺,教训重墨,杏眸微微一闪,唇色上扬,打断了重恩要说的话。

    “我记得虞美人全株都是有毒的,尤其是果实的毒性最大,误食之后会引起中枢神经系统中毒,严重的话很有可能会造成生命安全,有的时候就是人太过于被一些表面看上去光鲜亮丽的东西迷惑,其实深入之后发现不过如此……”

    “如果我们对于一些未知的事情或者真相都不敢猜测,那么拿什么去知道真相呢……拿什么去让真相大白呢……”

    沐妍以虞美人为例有力的反驳了重恩,暗暗的松了一口气,给了重鑫祺一个加油鼓劲的眸色,知道上次在办公室,重鑫祺忘情的拥抱了自己之后,两个人的关系一度尴尬不已。

    不过一家人就是一家人,就是不应该拘于小节……

    沐妍看着重恩哑口无言,但是却慌乱的急于反驳的目光,唇色上扬,继续说道:“对了,在院子里发现了一些郁金香,忘了告诉你,郁金花香里面有毒碱,在郁金香里待的久了,就会头昏脑胀,出现中毒的症状,慢慢的就会头发脱落……”

    沐妍最后几个字说的格外的轻,但是咬字却格外的清晰,看着重恩微微一变的眸色,嘴角的笑意越发的上扬了几分。

    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重恩脸色一变,下意识的去抚摸着自己的头发,人到中年,难免都会被这些问题困扰,最近自己就一直感觉到压力大,难以纾解。

    没想到院子里的植物就是个祸害……

    “郁金香的故事再次告诉我们,凡事看起来表面无害的,往往实际上危害最大,爸,您的头发最近看起来似乎不怎么浓密……您可得好好养生,对于一些力所不能及的事情,自然还是要悠着点……例如绑架孕妇这档子事情呢,太过于敏感了,容易焦虑,您下手的时候可得考虑再三……”

    重恩:“……”

    沐妍的话,除了让重恩脸色再度一白,还让重鑫祺和沈哲浩面露诧异的眸色,凡事虽然没有点明,但是早就入木三分了。

    重鑫祺没有想到重恩会暗地里绑架沐妍,沐妍还怀着身孕,重恩居然如此的心狠手辣,索性沐妍平安无事,否则自己也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沈哲浩面露关切的眸色,对于沐妍的一切自己总是在拼尽全力的打听,但是事实证明,自己知道的远远不够,甚至于,自己都不知道她曾经被绑架的事情。

    沈哲浩唇色微微抿起,想到了重恩提出的那个计划,眸子越发的眯紧,难以抉择。

    ……

    重墨唇色上扬,伸出大手捏了捏沐妍粉嘟嘟的脸颊薄唇勾起,一抹赞许的眸色悄然在黑眸闪过。

    “怎么跟爸说话的,没大没小,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爸经常绑架孕妇,还以为那个孕妇是你呢……这么丧心病狂,惨绝人寰的事情,爸怎么可能做呢……”

    沐妍:“……”

    重墨的话,让一直紧张的气氛缓和了几分,尤其是沐妍义正严辞的说完之后才发现自己手心里都是汗,如今被重墨这般一逗,沐妍再度差点笑出声,知道重墨是在反话正说。

    沐妍深呼吸一口气,好歹自己也是重夫人,被重墨这般烘托之下,自己好歹也要附和一下重墨才行。

    “嗯,其实我刚刚只不过随便的举了一个例子而已,希望大家不要见怪,毕竟手段极其卑劣,我作为一个孕妇,只不过是想要共鸣一下而已……”

    “爸,不知道您介意还是不介意呢?”

    沐妍的爸字叫得越是香甜,听着重恩的嘴角越是抽搐了几分,只不过怒气难以释怀,重恩脸色有些难看,强忍住自己心中翻滚的怒火,才没好气的迎合道:“嗯……”

    不除了沐妍,自己誓不为人……

    自己要让她和重墨这个孽子求生不能,求死不能……

    ……

    晚宴的话,沐妍把重恩气得半死之后,吃得那是格外的香甜,尤其是重家的厨子明显是老厨子,手艺很老道,菜肴也很精致。

    沐妍跟着重恩和李冰儿下的筷子,唇色抿起,细细的端详着李冰儿的所有行为,只不过自己就是见不得李冰儿的视线总是在重墨的身上停留。

    但是一想到李冰儿只是看得到,吃不着,沐妍想想也就是圆满了,偶尔也会和重鑫祺在餐桌之上交流,倒是沈哲浩,因为重鑫祺和重墨对于男人都有偏见,所以凡事都不是很待见他。

    沈哲浩除了视线一直在沐妍身上停留之外,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了,筷子也只是简单的动动,偶尔看到沐妍经常夹的菜,才会去想要多吃一些。

    ……

    晚宴很快就结束了,结束之后,重恩安排了庭院的烟花爆竹之后便了无兴致的和李冰儿一块儿上了二楼。

    沐妍倒是很喜欢看烟花,享受着节日的气息,唇色上扬,沐妍捂住耳朵一直躲在重墨的怀里,看着绚烂的烟花上了天空,唇色越发的绚烂一般,堪比天空之中的烟花。

    “重墨,我们今天算不算蹭饭?”

    沐妍担心重墨听不到,所以说这句话的时候一直紧贴着重墨的耳畔说着,动作极其亲昵,在外人看来,两个人则是尽情的拥吻。

    重墨享受着沐妍的亲昵,黑眸染上了几分笑意,伸出大手直接揽住了女人的腰身,帮助沐妍托住腹部。

    因为温暖的意外早产,所幸孩子没事,但是重墨对于沐妍的身体健康状况十分上心,沐妍也将近8个月了,现在开始就算是待产了。

    “嗯,算……看你吃得那么多,我就放心了……赚回本了……”

    “扑哧……”

    沐妍被重墨逗的唇色上扬,看着男人越发逼近的俊脸,知道男人的意图之后,准备闪烁,但是还是樱唇之上被重墨迅速的印刻上一吻。

    沐妍看着重墨明显是讨到便宜的感觉,轻笑着踮起脚尖,咬住了男人薄凉的唇瓣。

    重墨眸色越发的暗的深沉,碍于沐妍怀孕的身子,重墨更是满腔的欲火得不到宣泄,偏偏沐妍比起任何时候都可以引火。

    重墨伸出大手,一把扣住女人的下巴,深深的吻住了女人柔软香甜的唇瓣。

    一发不可收拾……

    沐妍小脸涨红的厉害,周围不管有自己,还有沈哲浩和重鑫祺,重墨这般高调,是不是有点任性了!

    秀恩爱也不用这么任性吧……

    沐妍想要闪躲,但是重墨的力气大的惊人,只能全身心的投入热吻之中,和男人在烟花之下甜蜜的拥吻。

    画面唯美到了极致,尤其是炫目,五彩斑斓的礼花作为背景,更加的美轮美奂……

    ……

    沐妍站的有些累了,就坐在椅子之上,透过玻璃窗户看着窗外绚烂的烟花。

    重墨一直暗中派人盯着自己,所以沐妍倒也不畏惧,知道重恩蠢过了一次,明摆着绑架失败之后不会再做傻事了。

    看着前院里,重墨,重鑫祺,沈哲浩三个人忙碌的模样,沐妍唇色上扬。

    如果沈哲浩真的和重暖暖在一起,那么他们三个人恐怕交情会处的很好吧……

    重墨偶尔会给女人递来一个宽慰的笑意,妖孽的俊脸,每每看到,都会让沐妍心头一颤,久久难以回神。

    相对于重墨,重鑫祺和沈哲浩则是安静许多,尤其是沈哲浩一个人多少有些落寞。

    沈哲浩脑海之中一直在回荡着的都是沐妍和重墨在绚烂的烟花之下浪忙拥吻的画面,尤其是女人凸起的腹部,更是彰显着两个人的甜蜜。

    只不过这般幸福,让自己越发的心头百般颤动,其实是该属于自己的。

    沐妍第一次去放烟火的时候,还是自己手把手的握着女人的小手去做的……

    往事难以回首,这般想着,沈哲浩感觉到心底如刀割一般!

    是重墨当初设计了一起,如果不是他这般咄咄逼人,自己恐怕早就和沐妍结婚了,也会有属于自己的孩子了。

    他这么强取豪夺,为什么最后幸福的反而是他……

    沈哲浩脸色有些难看,死死的盯着重墨,握住自己手中的烟花,下意识的把烟花点燃的方向对准了重墨。

    “重墨,小心……”

    沐妍端着一个餐盘,上面摆放着三杯热茶,原本是想犒劳三个男士在庭院里放烟火的,没想到却意外的看到了有烟花向着重墨所在的方向射了出去。

    沐妍不顾一切的上前,一把拉开重墨,和重墨跌落在草坪上,还好拉开的及时,否则那窜烟花就真的对着重墨射了过来。

    沐妍吃痛的跌落在草地之上,下意识的询问着重墨的情况。

    “重墨,你没事吧……”

    “妍妍,你怎么样?”

    沐妍:“……”

    两个人的话语都是在第一时间关切着对方,沐妍唇色上扬,察觉到重墨的关心,杏眸一淡,还好庭院里是草地,自己摔倒也不算太疼。

    “没事……”

    沐妍伸出小手摸了摸小腹,宝宝们都是十分乖巧的,哪儿会有什么事情,看得出来男人黑眸之中关切的眸色,沐妍认真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说的是真话。

    重墨黑眸一紧,细细的上下打量完沐妍,确定女人真的没有什么事情之后才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草地上都是泥土,不过也幸亏是草地,沐妍才没有摔伤。

    刚刚女人不顾一切的冲上前将自己拉到一边,这般的举措,到真的是英勇。

    如果不是她,恐怕自己就被礼花击中了……

    在庭院里的除了自己和重鑫祺,沈哲浩三个人之外就是佣人了,到底是谁放的烟花,是故意对准自己的,还是失误。

    重墨锐利的眸子扫向沈哲浩,直觉告诉自己是他做的……

    ……

    沐妍意外和重墨一起跌倒,倒是让重鑫祺眸色之中满是关切,看着沐妍平静的摇了摇头之后才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沈哲浩眸子之中迅速的闪过一丝歉意,自己害得沐妍差一点就受伤了。

    “不好意思,刚刚烟花的时候没有看准方向……脑海之中一直在回忆当初我们在学校里放烟花的场景……”

    沈哲浩知道重墨不是傻子,其实男人早就心知肚明,索性直接承认了,自己刚刚的脑海之中确实一直在想着当初扎着马尾辫,甜蜜的靠在自己怀里的沐妍。

    女人青涩天真的模样,构成了自己青春纪念册最唯美的篇章……

    沐妍:“……”

    沐妍知道沈哲浩一直放不下往事,如今男人点名了,而且还在重家这么一个特殊的环境,沐妍杏眸微微一闪,察觉到重墨身上散发出来的戾气,柔声的说道。

    “重墨,院子里有点冷,烟花放多了有害空气,我们进屋吧……进屋暖一些……或者,我们回家吧……”

    “沈哲浩,不要以为你是暖暖的男人我就不敢动你,当初要不是重暖暖喜欢你,我根本就不会让你踏足K市,也不会让你靠近沐妍一分一毫……”

    重墨大手紧握成拳,自己对于沈哲浩一直紧紧凝视着沐妍就已经非常不爽了,偏偏男人还这般耀武扬威。

    刚刚伤了自己是小事,可是沐妍慌乱的扑了过来,害得沐妍差点出事。

    重墨现在凡事和沐妍挂钩了一点点,就会立马炸毛,而且是让对方付出惨重的代价,例如现在。

    自己就想让沈哲浩万劫不复……

    “呵呵,你是重墨,你什么手段自然都是用得起来的,当初我们俩就是相爱在一起,但是就是被你自私硬生生的拆开的……全部都是因为你……你当初做这些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小妍愿意还是不愿意……”

    沐妍:“……”

    沐妍是一个很较真的人,所以在之前很喜欢提过去的事情,很喜欢一点一滴都捋的很清楚,但是后来发现自己爱上重墨之后,事情一旦和感情有关就再也捋不清楚了。

    如今沈哲浩也被感情所困,走不出来一个理字了!

    沐妍暗暗咬唇,知道沈哲浩意图激怒重墨。

    “沈哲浩,你今天晚上如果喝多的话可以早点回沈家休息……”

    沈哲浩因为女人的这番话,眸子明显的出现了受伤的神情,自嘲的一笑,天底下的人都认为自己应该娶了重暖暖好好的过日子。

    只有自己知道自己没有沐妍根本过不下去日子。

    也只有自己感受着沐妍爱着重墨的那颗心着急发疯,痛苦难耐,根本忍受不了……

    “重墨,今天晚上是除夕。你该不会准备在孩子面前树立一个暴力的榜样标兵吧?嗯……进去吧……”

    重墨:“……”

    沐妍适时的提出了孩子的字眼,重墨黑眸闪过一道暗光,碍于沐妍清丽的眸色到底是忍下了。

    毕竟在沐妍面前,自己得维持自己完美丈夫的形象,至于背地里,自然是要有好戏上场的。

    重墨唇色上扬,一抹暗光在眸底一闪而过,对上沐妍认真的恳求的眸色,俯下身子吻了吻女人的唇瓣,低喃道。

    “好……沈先生既然赖着不走,礼花也放得差不多了,我就带着我的妻子先回去了,沈先生读过很多书,应该知道,人性的贪欲是一个很可怕的东西,忍人最不应该做的就是觊觎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沐妍对于你而言,只能是二嫂,或者是重夫人……”

    沐妍:“……”

    重墨说话一直都过于直接,犀利,沐妍原本想要阻拦的心,但是终究还是阻拦了,有些事情有些话,反而说得越明白越好。

    看着沈哲浩受伤的眸色,沐妍眸色一淡,唇色抿起,曾经以为的曾经,在岁月长河的过往之下,显得不堪一击。

    事实证明,自己所谓的和沈哲浩的爱恋,也根本不堪一击……

    ……

    重墨的话不光让沈哲浩脸色苍白的骇人,连带重鑫祺脸色微微一变,潋滟的蓝眸停留在沐妍身上久久不曾离开,许久之后,才缓缓的移开了视线。

    ……

    二楼的书房内,古色古香,但是重恩和赤身*的李冰儿去在尽情的放纵。

    看着身下的女人脸颊之上蒙着黑布,重恩越发的伸出大手死死扣住女人的颈脖,让女人难以呼吸。

    看着女人如同刀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重恩的男性自尊空前的得到了满足。

    “贱人……毛发稀少,居然还想去翻盘,多少年前的案子了,那个贱人是我杀的又怎么样,她该死,出轨的女人都该死……都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

    李冰儿:“……”

    李冰儿胸腔之内的空气都被重恩挤压殆尽,眼眸之中噙满了泪水,欲拒还迎的姿态往往是每一个男人的克星。

    这般媚态,虽然正经的脸部根本看不清楚,但是却空前的满足了重恩的兽欲,刺激男人越发的疯狂。

    等到一切都结束之后,李冰儿已经完全被榨干,整个人无力的昏倒在地上,如同被人肆意丢弃的破布一般。

    李冰儿眼眸之中淬满了毒汁,将刚刚庭院里发生的一切尽收眼底。

    沐妍就像是一个公主一般在三个男人之间来回穿梭,偏偏每一个极品的男人都拿她当做珍宝一般。

    李冰儿眼眸之中满是恨意,看到一旁气喘吁吁的重恩,唇色上扬,看来他也在慢慢的消耗着自己的命。

    和当初的穆德旭一模一样……

    “我们应该感觉到高兴才对,毕竟我们的目的已经达成了,我现在已经可以看到沈哲浩心底的屈辱和不甘心了……”

    “海边别墅我已经打点好了,一切照常进行……我想沈氏的财力物力很快就会供你所用的……”

    重恩满意的勾起唇角,起伏的心情才稍微平复一些,薄唇勾起,满是阴狠。

    “好……”

    ------题外话------

    感谢35827981215,13505409945,zhoyi960,kty0612,牧秋,yuxiujun的月票,不好意思,月底刷的太猛了,所以有遗漏的情况,么么,我好像不是一次两次了,嫌弃我自己!对了,求评价票,咳咳,弱弱的求,现在使用520小说客户端,多余的元宝可以全额订特价书获得月票和评价票啦……在书评区第三条那边有详细的。嗷嗷嗷,求评价票,求月票,弱弱的说一句,还没有完本,我最近脑子里一直在想完本活动给大家送姨妈巾的事情,咳咳咳,我先当小白鼠试验一下,确实不错,到时候真的决定用那个中药款的姨妈巾当成完本礼物送给正版订阅全文的妹纸了,哈哈哈,无视吧,好吧,我滚去码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堇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堇颜并收藏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