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 > 第一百六十章 中毒【精,求订】

第一百六十章 中毒【精,求订】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原本接到陈丽电话的时候,重墨就在回去的路上,听到陈丽转告的沐妍的话,早点回家吃饭,眸色一暖。

    昨天陪着沐妍去产检,小家伙们是越来越强壮了。

    只不过沐妍脸色却有些苍白,随着月份越大,走起路来特别的疲惫,怀孕的辛苦,重墨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赶紧把小家伙生出来,沐妍也能省力点……

    只不过怀胎十月,瓜熟坠落,根本急不得!

    重墨是一半欣喜,一半关切。

    ……

    “重先生,您最近经常笑……”

    阿坤在开车,透过后视镜看着重墨这般愉悦的模样,也能感受到来自重墨心底的那一抹笑意。

    最近阿坤回来之后,重新将自己的单身公寓修整了一番,只不过所有的装潢全部都采用的之前以菱离开时候一模一样。

    似乎时间再倒流,过往的事情,其实都不曾过去一般。

    重墨虽然知道男人在触景伤情,其实如果人可以一辈子都活在回忆之中,也美的厉害……

    只不过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一块儿纯净的净土,遍布白色的世界封存自己的存在呢!

    “对,会笑,能笑的感觉真的很好,阿坤,迟早有一天你也可以的……”

    阿坤:“……”

    阿坤唇色微微抿起,终究还是点了点头,眸色荒芜的厉害,一点一滴,随着时间的推移,女人在心尖成灰,但是痕迹却难以抹灭。

    ……

    快到海边别墅的时候,重墨意外的接到了管家的电话,脸色微微一变,沐妍晕倒了,而且鼻子里居然流血了。

    管家不敢告诉重墨,其实少夫人鼻子里流出来的是偏浓稠,黑色的血液。

    阿坤看到重墨脸色一变的模样知道海边别墅发生了事情,赶忙快速的加快车速向着海边别墅开去。

    ……

    重墨赶到海边别墅的时候,沐妍已经被沈哲浩抱起平放在沙发之上,请来了家庭医生检查,沈哲浩一脸愕然和关切的蹲在沐妍的身侧,寸步不离。

    女人精致惨白的小脸,那样的白,毫无血色,安静的躺在真皮沙发上,如蝴蝶一般长而翘的睫毛覆在眼睛上,投落下优美的扇贝剪影。

    白皙柔嫩的小脸白如初雪,呼吸浅浅,脆弱得仿佛一碰会碎的冰雪娃娃。

    尤其是隆起的小腹越发的刺激着重墨的视觉神经。

    重墨黑眸闪过疑似肃杀,强大的气压散发出来摄人心魄的寒意,冷冽气息扑面而来。

    “阿坤,通知风华在研究所准备一下,我带妍妍马上过去……”

    “好,重先生……”

    阿坤看得出来重墨俊脸之上的寒气逼人,漆黑如夜的黑眸燃烧着熊熊怒火,疯狂而炙热,不敢怠慢,快速的向着车库走去。

    沐妍脸色惨白的躺在沙发之上,脸颊上原本鼻子里流出来的血液已经被管家擦去了,像是一个沉睡的美人一般,重墨无视于沈哲浩的阻拦,蹲下身子,诱哄着沐妍醒来,但是毫无反应。

    重墨脸色暗沉的惊人,轻轻的将女人抱入怀中快速的准备向着门口走去。

    “重墨,你要把小妍带去哪儿?”

    沈哲浩整个人不知所措的厉害,快速的拦在了重墨的面前,不知道要怎么办,看着重墨把沐妍抱走,下意识的跟了上去,自己还有好多问题没有问小妍。

    那个女人一定是她……

    一定是她!

    否则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一模一样的人,一定是沐妍知道重墨要回来,所以才不愿意告诉自己。

    沈哲浩已经自我陷入魔咒一般,挣扎不开。

    “滚开……”

    “把他送到仓库,等我回来再说……”

    “是……”

    重墨猛地一抬脚将沈哲浩狠狠的踹向了远方,唇色惊人的寒意,精湛的黑眸闪烁着杀意。

    重墨用得力道很大,因为一直训练的多,相对沈哲浩文弱书生而言,一脚下去让沈哲浩脸色一变,疼得站不起来。

    保镖们各个不敢怠慢,看到重墨少有的勃然大怒的模样,赶忙上前将沈哲浩困住,带去海边的仓库。

    海边的仓库,一直以来都是重墨关押或者是解决犯人的地方。

    这么一去,沈家的公子恐怕凶多吉少……

    ……

    沐妍始终意识昏迷的厉害,迷迷糊糊听到有人在自己耳边低喃,嗅觉永远是优于一切的,熟悉的气息遍布鼻尖,沐妍心情稍微安定了许多,疲惫的眼眸始终睁不开,昏倒在重墨的怀里。

    沐妍感觉得到针管刺痛自己手背的皮肤,冰凉的药水向着自己身体之中缓缓的流淌。

    沐妍挣扎着醒来,就看到白色的房间内,风华在拿着针管抽取自己体内的鲜血。

    “小妍妍,你醒啦?唔,不怕抽个血验一下,放心吧孩子很健康,没有问题的……但是你为什么晕倒了很奇怪,似乎是中毒的迹象……”

    虽然没有明显硬伤,但是也毫无内伤,因为血液很奇怪……色泽和正常人不同!

    所以是中毒的迹象!

    风华依旧妖孽的厉害,白衣飘飘欲仙,薄凉潋滟的唇瓣上扬,完美的容颜堪比女人一般娇美。

    沐妍:“……”

    沐妍有些疲惫,看着男人一身白衣,几乎是要和整个房间都融为一体一般,画面感唯美了几分,黛眉微微蹙起,艰难的想要坐起身子,看到风华刚刚抽取自己的鲜血,竟然有些妖娆的暗黑了。

    杏眸闪过一丝怪异和担忧的眸色,虽然风华此刻这般云淡风轻的模样,但是沐妍却可以隐约猜测的到,似乎自己中毒很厉害!

    中毒?

    最近一段时间,沐妍几乎很少出门,因为身子笨重的厉害,除了必要的胎检,几乎自己就是在海边别墅附近走动。

    饮食的话,几乎都是在别墅里,除了正常的一日三餐就是在喝补汤性质的中药……”

    沐妍脸色微微一变,故作玩味,试探性的开口问道:“风华,该不会是你给我的中药方子出了问题吧,是不是你最近新加了什么东西?”

    风华:“……”

    怎么可能,自己是如此的专业!

    风华脸色微微一变,这种话要是被重墨听到了,自己绝对是吃不了兜着走,美人啊,就是红颜祸少,陷害忠臣。

    “绝对没有,小妍妍你别误会我,我从来都没有加过什么新的东西,那个方子是老方子,多加一样东西,或者少加一样东西都不行……”

    不过沐妍的血液居然开始缓慢的呈现黑色,这倒是风华一直没有遇到过的奇难杂症,薄唇微微抿起,这件事情确实棘手的厉害。

    尤其是沐妍现在都八个多月快九个月身孕,身体上出现一点一滴的问题,都会影响到宝宝的安危,马虎不得。

    沐妍:“……”

    风华没有加过任何东西,那么自己嗅到了补汤里的那一抹新加入的花香,看来是陈丽说了谎。

    因为陈丽告诉自己是风华给了新的偏方!

    沐妍之所以为什么第一会想到补汤出了问题,因为整幢别墅除了自己,其他人都没有喝补汤,如果是饭菜出了问题,那么大家都会中毒。

    可是陈丽为什么要这么做,自己和她无冤无仇,甚至于,自己都没有和她有过任何的冲突,印象之中,她十分体贴入微。

    有的时候,重墨不在别墅,自己在午睡的话,她经常会守在自己的门前,自己睡了多久,她就守了多久。

    有的时候,沐妍觉得这样太辛苦了,经常会选择不午睡,或者是让陈丽进屋来……

    她到底为什么要害自己呢?

    沐妍杏眸清淡的厉害,即使检查室内空调温度很高,但是自己还是感觉到一抹寒气逼近自己,难以承受。

    “小妍妍,你在想什么,唔,我可真的是赤胆忠诚啊,你可不能做暴君的宠妃……嗷呜……”

    沐妍:“……”

    沐妍看着风华这般妖孽的模样,唇色一淡,伸出小手抚摸着自己的小腹,心底隐约有种强烈的不安。

    那种感觉难以言明……

    “我刚刚在想事情,在想我是不是吃错东西才会中毒的,风华,麻烦请问一下血液检查结果大概什么时候会出来?”

    沐妍紧握手心,认真的凝视着风华严肃的模样,许久之后听到男人的薄唇轻启:“三天。”

    三天……

    “嗯,我知道了,真的对孩子没事嘛?”

    沐妍还是放心不下,伸出小手抚摸着小腹,似乎孩子也感受到自己的不安,沐妍唇色抿起,心确实在一点一滴坠落到谷底之中。

    “没事……没有发现胎儿的异样举措,主要是对方下的毒似乎是专门针对大人的……小妍妍,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的血液会不断的变暗,变黑,最后彻底的从血红色变得暗黑色……”

    风华知道沐妍似乎是了解一些内情的,所以就不再隐瞒,直言不讳了。

    沐妍脸色微微一变,唇瓣紧紧抿起,对上风华少有的严肃的表情,嘴角勾起一抹浅淡的弧度。

    看来真的是针对自己了!

    这种感觉到有些奇怪,敌人在暗处,自己在明处…

    而且,沐妍没有想到陈丽会选择会给自己下毒,自己现在比较好奇下毒的主谋是谁?

    “没关系,风华,检查结果没有出来之前暂时不要告诉重墨,我不想让他有太大的压力,也不想让他着急上火……”

    “好……”

    风华深深的看向自己面前无比淡定的女人,赞许的勾起了唇色,沐妍对待事情总是这般云淡风轻,毫无畏惧。

    大将风范,所以才能做的了重墨背后的女人……

    ……

    沐妍在风华的搀扶之下走出了检查室,重墨坐立难安,碍于自己的出场会影响风华检查的心情,所以才没有时时刻刻盯着。

    如今看着沐妍脸色无异的从检查室内走出来,重墨才微微的放宽了心,但是薄凉的唇瓣始终抿起。

    “我没事,不用担心……”

    沐妍被重墨抱入怀中,细细的啄吻着唇瓣和脸颊,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弧度,眉眼之中满是明媚的笑意。

    重墨看着风华琥珀色的眸子之中传来的安好信息,唇色抿起,稍微放宽了心,伸出大手摩挲着女人的脸颊,低喃道:“怎么会突然晕倒了,还流鼻血了,是不是沈哲浩对你说了什么?”

    沐妍:“……”

    沐妍唇角的笑意一点一滴凝结成冰,但是却努力勾起一抹明媚的弧度,不知道怎么和重墨解释照片的事情。

    “没事,就是不想看见他,看见他就会让人想到暖暖,心里来气,唔,准爸爸,害你担心了,不好意思……”

    重墨原本满腔的怒气和担忧,被沐妍这般温柔如水的话语整个滋润了,唇色微微抿起,轻柔的将沐妍整个抱在怀中。

    “准妈妈,你太任性了,让准爸爸担心坏了……以后我会每天都在家里陪你……”

    无心朝政!

    阿坤唯一可以想到的这个词和重墨非常匹配……

    扑哧!

    沐妍忍不住笑出了声,感觉到鼻子有些难受,莫名酸涩的厉害,血腥味重的厉害,沐妍挣扎着从重墨怀里起身,向着洗手间的方向跑去。

    走到洗手间的时候,沐妍快速的将房门反锁!

    重墨脸色一变,看到沐妍突然捂住了鼻子快速的向着洗手间的方向跑去,赶忙跟了上去,但是碍于沐妍已经把房门反锁,根本打不开。

    “妍妍,你怎么了?”

    ……

    浴室之中,沐妍看着镜子里面色惨白的女人,鼻子在不断地涌出鲜血,只不过鲜血却暗沉的厉害,根本不是普通的嫣红。

    沐妍脸色微微一变,煞白的厉害,听到洗手间门口男人的呼唤声,沐妍慌乱的将水龙头打开。

    伸出小手胡乱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试图将鼻血擦拭干净,但是却越摸越多,沐妍根本难以擦拭干净。

    血色遍布水池,随着水流越流越多,洗手间内遍布着血腥味,沐妍赶忙抽出湿巾将自己的鼻子上脸颊上的鲜血擦拭赶紧,但是鼻子的血就像是流不干净一般,遍布着暗红。

    沐妍脸色愕然了几分,为什么自己觉得现在鼻子上的鲜血比起刚刚自己被风华抽血检查要暗了几分。

    听到重墨在门口的呼唤声,沐妍快速的将自己的鼻子擦拭干净,同时仰着鼻子,使得鼻血可以回流。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沐妍才深呼吸一口气,慢慢的打开了房门,同时将风华的一款精油故作无意的打碎了。

    使得精油的花香可以盖住自己的血腥味。

    “我……我刚刚有点孕吐,恶心的厉害,所以就进来了……”

    沐妍眼眸有些红润,但是脸色却骇人的苍白,如同一张白纸一般,重墨黑眸闪过一道暗光,精湛的眸色在女人苍白的唇角处停留。

    “真的没事嘛,脸色有些不好看?”

    重墨伸出大手轻轻地抚摸着女人苍白的脸颊,深邃的黑眸之中满是关切和怜惜,宠溺之情溢于言表。

    孕吐!

    虽然有的孕妇会一直吐到临产,可是沐妍已经许久都不吐了,不会是孕吐那么简单!

    沐妍:“……”

    沐妍唇色微微抿起,察觉到男人眼眸之中的探究,小手莫名哆嗦的厉害,深呼吸一口气,低下了头,但心自己的情绪过于不自然宣泄。

    “我不小心把风华的精油打破了……”

    风华逮准机会上前,赶忙挡在了沐妍和重墨中间,缓解两个人的气氛。

    “没关系的,精油可以再买,而且也不经常用,小妍妍,你别在意,那个……墨,逸准备了晚餐,小妍妍该饿了,我们用餐吧……”

    沐妍有些眩晕,看到了风华眼眸之中的暗示和关切,微微的点了点头,唇色苍白的厉害。

    “重墨,我们去吃饭吧……”

    “嗯……”

    重墨看得出来沐妍不舒适,伸出大手轻柔的揽着女人的腰肢,唇色一凝,黑眸染上一抹暗沉。

    ……

    晚餐,沐妍吃得不是很多,但是碍于重墨一直在关切的看着自己,沐妍硬撑着又多吃了一些,鼻子不再流血了。

    沐妍在脑海之中快速的过滤了谁是主谋,除了李冰儿似乎就是重恩了,意欲何为,如果是想让自己死,为什么不下剧毒呢。

    还是说下毒其实为的是更深层的目的?

    ……

    沐妍和重墨吃完晚餐准备回海边别墅的时候,已经有些疲惫,风华及时的给沐妍服用一些维生素具有病毒抵抗力的药丸,才足以控制沐妍流鼻血症状。

    沐妍上车之后才猛然忘记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当初在别墅,沈哲浩也在,那么自己昏倒了,重墨带他去哪儿了?

    沐妍唇角微微抿起,依偎在重墨的肩头,柔声的问道:“重墨,你看你都快成小老头的,眉蹙的那么高……”

    沐妍白皙柔嫩的小手轻柔的抚摸着自己的眉宇,重墨冷硬的笑意柔和了几分,轻柔的将女人拥入怀中,低喃道。

    “可能是幸福无比的靠近,紧握在首先呢,才会有些患得患失……”

    刚刚真的只是孕吐嘛?

    还有下午的昏倒……

    佣人明明说了流鼻血……

    正常的孕妇昏倒怎么会流鼻血!

    重墨薄唇抿起,黑眸满是担忧的眸色,伸出大手握住女人白皙的小手放在自己唇边啄吻。

    沐妍:“……”

    沐妍知道重墨在为自己感到担忧,不敢直视男人深邃的眸光,唇色越发的柔和了几分,看着窗外的夜色,故作娇嗔的说道。

    “准爸爸,是你太过于担心了,我没事的……真的,真的没事的!”

    强调了两遍,看来是真的有事,重墨无疑是最了解沐妍的男人,沐妍如果心底确保的事情,只会说一遍。

    说了两遍,看来真的是有事瞒着自己了!

    “嗯,没事就好……”

    静谧的夜色之下,阿坤在前座认真的开车,沐妍和重墨依偎在一起身影完美的像是一幅画卷一般。

    ……

    沐妍回到别墅的时候就被重墨直接抱去浴室简单的清洗了一下抱上了柔软的大床之上,沐妍本来就有些疲惫,被重墨这般磁性的嗓音诱哄着慢慢合上了眼眸。

    重墨简单的关了房间里的水晶灯,只留下床头的夜灯之后,俯下身子轻轻地吻了吻女人的额头之后,快速的离开了房间。

    原本在“睡梦”重的女人,听到房门关上的声音,缓缓地睁开了杏眸。

    沐妍缓缓地坐起了身子,蜷缩在一起,莫名的感觉到自己鼻子酸胀的厉害,似乎是要再度涌入鲜血。

    沐妍脸色一变,再度跌跌撞撞的向着浴室走去。

    等到止住了血从浴室里走出来的时候,沐妍已经感觉到浑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一般,无力的跌坐在地毯之上,伸出小手抚摸着自己的腹部。

    刚刚的血液似乎又变得暗了几分,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沐妍挣扎着扶着墙角站起了身子,向着林丽的房间走去。

    海边别墅,为了照顾佣人,所以特地在别墅方便盖了佣人专门居住的房子……

    ……

    沐妍走到林丽房间的时候,女人的房间还敞着,似乎是在等待什么人,沐妍脸色微微一变,越发的裹紧自己身上的毛毯,对上林丽胆战心惊的眸色,柔声说道。

    “我可以进来嘛?”

    “少……少夫人……”

    林丽其实很早就曾经想过会有这么一天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早,女人一身朴素的棉质睡衣,身上裹着厚重的毛毯,看得出来脸色很差,苍白的骇人。

    从今天下午少夫人晕倒的情况上,自己就该知道少夫人身上的毒发作了!

    沐妍看着林丽已经吓坏的模样,唇角勾起一抹浅淡的弧度,伸出小手扶着自己的腰身,走进了林丽的房间。

    很简洁的房间,干净明亮,是沐妍喜欢的风格,虽然所用的东西不是极其奢华,名贵,但是却别有一番清新自然。

    这么一个清新自然的女人怎么会做出下毒的事情呢?

    “少夫人,您坐……”

    林丽知道自己死期将至了,如今沐妍生病了,重先生肯定也知道了,重先生一定不会放过自己的,自己跑不了,也根本不想跑了。

    “林丽,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觉得世界上最重要的是什么?”

    沐妍没有直接的问林丽为什么下毒的事情,而是云淡风轻,看着面前惴惴不安的女人,伸出小手轻轻地将女人拉向自己的身侧坐下来,杏眸如水晶一般晶莹剔透,看着林丽立刻湿了眸子,越发的泣不成声。

    “少夫人,我觉得最重要……最重要的是家人……我的弟弟,我唯一的弟弟,父母死后和我一起同甘共苦的弟弟他被李小姐抓走了,李小姐威胁我不这么做,就要要他的命!她……她已经割了他一根手指头,我真的不敢……”

    “我只能对不起你了,李小姐说了不会伤害你肚子里的孩子……”

    沐妍:“……”

    绑架,割了人手指头!

    李小姐,李冰儿……

    沐妍唇角的笑意一点一滴凝结成冰,小手也在缓缓地攥成拳头,她果然是阴魂不散。

    “你确实该说一句对不起,如果是我的话,我就算了,因为对不起而言只是做错事的人想换一句心安理得罢了,不过,我的宝宝们在肚子里,他们现在暂时很平安,如果他们受到什么威胁,我肯定不会放过你的……”

    “不过,你也说了你最在乎的是家人,为了家人的安慰,淘汰我也是有情可原,去和李冰儿交差吧,你完成了任务,我想她会把弟弟平平安安还给你的……”

    人总是在被逼着做选择,沐妍无奈的摇了摇头,深呼吸一口气,感觉到猩红的液体似乎再度要从自己的鼻子间涌出,微微抬起了头。

    静谧的白枳灯下,沐妍看着一旁泣不成声的林丽,杏眸却越发的温和,冷静。

    “对不起,少夫人,真的对不起……”

    “快走吧,我不敢保证可以瞒着重墨多久,等到重墨知道的话,恐怕你就走不掉了……”

    林丽没想到沐妍会是这般的以德报怨,再度失控的大声哭泣,整个人跪在了沐妍的面前试图忏悔。

    “少夫人,您应该恨我的,我做错了事情……”

    “你确实可恨,其实我也很恨你,但是你是无辜的,如何我现在恨你入骨,那么我对李冰儿要怎么办呢?”

    沐妍伸出小手缓缓地抚摸着自己的小腹,感受着孩子给自己的反应,唇色上扬,看着林丽眼眸之中满是泪水,伸出小手轻轻地擦干女人眼角的泪水。

    “把她给你的偏方给我,另外,谢谢你在我怀孕的这段时间照顾我,你是我在别墅除了重墨之外说话最多的人,你很可爱,内心深处很善良,既然原谅不了自己,那么就忘记这件事吧,它会困扰你一阵子,总不能困扰你一辈子,和弟弟好好生活吧……”

    “因为我和你一样,最在乎的始终是家人……”

    “谢谢,对不起……”

    沐妍觉得李冰儿真的是罪大恶极,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居然想要去伤害无辜的人,将这么一个原本善良的人成为伤害自己的工具。

    眸色清丽的逼人,看着女人颤抖的将偏方递给自己,沐妍杏眸闪过一道暗光。

    最在乎的人,是家人!

    ……

    沐妍准备离开的时候,林丽欲言又止,终究还是忍不住说出了口。

    “少夫人,沈先生被重先生关在海边的仓库里……”

    沐妍:“……”

    恐怕以沈哲浩的性子肯定肆意张扬和“自己”的那点照片,然后以重墨的性子分分钟秒了沈哲浩。

    “好,我知道了,一路平安……”

    “谢谢,少夫人,您和小少爷,小小姐也要平平安安的……”

    “嗯……”

    ……

    沐妍回到二楼的卧室里,没有选择直接去海边仓库,而是打了一个电话给重墨。

    有的时候,电话往往比走路要快得多,而且自己虽然没有做过什么坏事,但是走夜路走多了,难免会跌倒,马失前蹄。

    而且还有孩子!

    “重墨,你去哪儿了?”

    沐妍试探性的开口,听到男那头传来一波又一波的海浪声,唇角的笑意上扬,攥紧自己手中的偏方,锋利的指甲几乎嵌入手心之中,沐妍才惊觉。

    “唔,刚刚醒来你不在身边,我有点害怕,宝宝在我肚子里不断地在动,你要不要回来陪我猜一猜是小爱妍还是小重牧……”

    重墨:“……”

    沐妍两句话轻而易举的将自己所有的防线击破,重墨攥紧自己手中的手里,看着地上奄奄一息被打的不堪一击的沈哲浩,黑眸里的肃杀和戾气掩去了几分。

    “好,我出来有点事情,马上回来,你在心里数100秒,数到一百秒的时候,我就会出现在你的身边……”

    “嗯……”

    沐妍没有挂断电话,只是听着重墨轻柔的呼吸声,以及男人那头传来的海风和海浪的声音,唇色上扬,一个数字一个数字在念着。

    “1……2……3……”

    “97……98……9……”

    99这个数字还没有念完,沐妍已经听到了男人的脚步声从门口传来,唇色上扬,继续念到。

    “100……”

    重墨应声推门而入,完美的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沐妍一瞬间感觉到自己杏眸湿润的厉害,强忍住自己眼角的泪水才没有夺眶而出。

    心底的不安,痛恨,胆怯在男人的面前可以肆无忌惮的释放出来,沐妍将盖在自己身上的薄被扯开,跌跌撞撞向着重墨的方向跑去,整个人直接落入了男人的怀抱之中。

    “噗……重先生果然是信守承诺,没有骗我……”

    “嗯,乖,让我看看到底是小爱妍在闹腾还是小重牧……”

    重墨面色柔和,精致的俊脸上的寒气全数褪去,一把将女人直接抱入怀中向着大床走去,看着女人凸起的腹部有微许的胎动,重墨欣喜的伸出大手附在了女人的腹部之上。

    “噗,你又没有透视眼,怎么样?”

    小夫妻俩最开心的套路的话题则是构建家庭,怀孕之后讨论更多的则是关于孩子,孩子的性别,孩子的长相,孩子以后可以做什么,设计师?医生?警察……

    每次讨论孩子的时候,沐妍心底都是愉悦的,但是偏偏这一次,心头被乌云遍布,挥散不开。

    “用力大一些的是重牧,小一些的是爱妍……”

    沐妍:“……”

    骗人!

    说不定自家的儿子很娘,很妖孽,闺女是个女汉子呢?

    沐妍唇色上扬,依偎在重墨的怀里,听着重墨这般温柔的话语,感受着男人的大手在自己的腹部轻柔的抚摸,享受着这一刻温馨和静谧。

    许久之后,房间里越发的静谧,沐妍杏眸闪过一丝柔光,到底是先说出了口。

    “重墨,放过沈哲浩吧,不是我想为他求情,就当是看在暖暖的面子上吧……”

    重墨:“……”

    重暖暖有多爱沈哲浩,单单从愿意冒着生命危险为男人生儿育女上就可以看得出来,可是这却不能成为自己特设他的理由。

    至少目前不可以。

    “嗯……我会考虑的,只不过我更好奇那个女人会是谁,不知道重恩为我准备了什么样的惊喜礼物……”

    “重恩现在已经全面控制了沈氏,所以才会在大年初一的时候为我们送上珠宝辐射这样的大礼!”

    沐妍:“……”

    沐妍没想到大年初一的珠宝辐射会是沈氏主谋,沈氏之后操作人就是重恩,唇色一淡,心头一个认知很想告诉重墨。

    其实他不是他的亲生父亲……

    只不过这件事情重鑫祺还在调查和操作之中,需要等水落石出之后才能告诉重墨。

    “如果不是我昨天晚上和你在一起!你……”

    “我也会选择相信你,妍妍,我记得在妈的病床前,你亲口告诉我,你爱的男人,是我,你爱的唯一的男人……”

    重墨知道沐妍心底在想些什么,唇色上扬,当初自己第一次听她说爱自己的时候也是愕然的。

    但是终究是年少轻狂,毕竟沐妍生命之中最重要的父亲的角色是缺失的,沈哲浩有效的填补了这个空洞。

    一想到自己是她最爱的男人,唯一爱的男人,重墨嘴角勾起一抹妖孽的弧度,黑眸之中满是笑意。

    沐妍:“……”

    沐妍听到男人笑的声音,小脸微微一红,低喃道:“重先生,你难道不知道骄兵必败嘛?”

    “嗯,我还知道,只有我能让你欲求不满……”

    沐妍:“……”

    色胚!

    满脑子都是有颜色的想法!

    沐妍轻笑出声,心底的抑郁扫去大半,不去想后果是什么,也不去想自己接下来会面对什么。

    此时此刻,重墨在自己的身边陪伴着自己,孩子平平安安的就可以了。

    “重墨,我爱你……很爱很爱你……比我想象当中还要爱你……唔……”

    一句话,沐妍尽自己最大可能的在说着爱,被男人轻柔的攫住了唇瓣,昏暗的夜灯之下,男人的俊逸的轮廓让沐妍心神一颤,泪水从眼角悄然滑落,滴落在枕头上,晕开一抹淡淡的水痕。

    “我永远比起你爱我,要爱你多一分……”

    沐妍:“……”

    别扭的男人,这种事情也有好比的嘛?

    沐妍哑然失笑,却更加真挚的回应着男人的温柔的吻,眼角的泪水在男人看不到的地方越涌越多。

    ……

    清晨:

    沐妍一觉醒来的时候,自己正在重墨的怀中,一夜好眠,看来自己是真的抗压!

    明媚的阳光肆意的亲吻着自己和重墨的俊脸,沐妍手指紧握在手心,感觉到中指锋利的指尖嵌入手心之中,一抹暗黑色的血液从手心缓缓地溢出。

    沐妍脸色微微一变,随即快速的紧握成拳。

    今天的血液比起昨天的血液更加的浓稠暗黑了一些……

    看来自己中的毒果然是够厉害!

    应该说是李冰儿最阴狠!

    自己昨天晚上就把李冰儿给陈丽的配方拍照发给风华了,不知道风华有没有什么应对措施……

    沐妍看着重墨疲惫的睡颜,不想惊动男人,悄悄地坐起身子,将重墨身上的被子认真的盖了盖,俯下身子,轻轻地吻了吻男人薄凉的唇瓣,随即披了一件外套向着房间门口走去。

    ……

    难得明媚的清晨,重墨还在熟睡,沐妍自然是要做些早餐呢!

    蛋炒饭!

    “少夫人,早……”

    “早上好……”

    沐妍唇角的笑意柔和了几分,点了点头,低声继续说道:“今天早餐我来做就好,你们去磨咖啡豆吧,重墨早上起来喜欢喝黑咖啡……”

    “是,少夫人……”

    佣人们面面相觑,生怕担心沐妍累着或者不舒服,到时候重墨责怪下来,自己可是担不了这个责任的,但是看到沐妍今天精神状态还不错,也就稍微放宽了心。

    沐妍简单的一楼的洗手间洗漱之后,将柔软的发丝扎成马尾之后,熟练地切着胡萝卜丁,黄瓜丁,顺带将鸡蛋打碎搅拌均匀。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按下了电磁炉的开关按钮……

    很快,空气之中就传来了蛋炒饭的香味,沐妍暗暗惊叹自己蹩脚的手艺,果然,自己最适合做蛋炒饭。

    没有技术含量,但是卖相还可以!

    沐妍站了一会儿有些疲惫,伸出小手扶着自己的腰身,简单的翻炒了一下锅中的蛋炒饭,熟练地挑了一些新鲜的草莓洗干净放在一侧。

    榨果汁……

    沐妍将草莓的叶子摘掉之后全部放在榨汁机里,然后按下按钮,唇色上扬,顺带踮起脚尖从柜子里拿出两个玻璃杯。

    草莓汁很快就榨好了,沐妍将草莓汁倒在两个杯子之中,感觉到鼻子难受的厉害,脸色微微一变,伸出小手下意识的抚摸着自己的鼻尖,一滴暗黑色的鲜血从自己的鼻尖低落。

    直接滴进了自己新榨好的草莓汁之中……

    沐妍:“……”

    沐妍脸色苍白的厉害,试图用手心却接住自己流出来的鼻血,但是鼻血却像是源源不绝一般快速的从自己的鼻尖溢出,沐妍小手不一会儿满是暗黑色的鲜血。

    “少夫人……您怎么了?”

    “我没事……拿纸给我……”

    沐妍快速的向着水池移动,头向下,使得鼻血可以直接流进水池之中而不弄脏桌面,看着暗黑的血液在清水的清洗之下变淡,沐妍眸子僵硬的厉害。

    “少夫人,您没事吧……”

    女佣害怕的捂住了唇瓣,少夫人脸色苍白的厉害,而且鼻子里流出来的鲜血居然是暗黑色的,昨天明明流出来的血还是偏红色的。

    天哪!

    要是重先生知道了,肯定是会暴怒的……

    “我没事……”

    大量的白纸被渲染成红色,沐妍脸色苍白的厉害,慌乱的将手中的白纸整个人丢进垃圾箱内,拿起一旁的毛巾附在自己的鼻子之上,扬起了头颅。

    如果要流,就让它往回流吧……

    “今天的事情不允许告诉任何人,包括先生,如果被我发现先生知道了,那么,我以后再也不想看见你……”

    佣人:“……”

    夫人一直虽然清冷,但是却是很温柔,待人和蔼,佣人还是第一次看到沐妍如此样子,只能呆呆的摇了摇头,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举措,又慌乱的点了点头。

    “是,夫人,我知道了……”

    “夫人,您好些了嘛,需不需要坐一会儿……”

    “没事,麻烦帮我把果汁端过去,还有帮我把锅里的蛋炒饭盛在餐盘里,对了,靠近我的那杯果汁记得放在餐桌的右侧,我的位置……”

    因为里面滴了刚刚的血!

    沐妍不知道自己的血液里是不是也有毒,如果有毒的话,就不能让重墨沾染到了。

    “是,少夫人,您今天的补汤保胎的还喝吗?”

    “不用了,谢谢……”

    沐妍深呼吸一口气,自己还继续喝的话,恐怕自己的血液该是黑色的了……

    染成黑色的血液,沐妍只要想想都觉得是一件炫酷的事情!

    ……

    看着佣人胆怯的将锅里的蛋炒饭盛入餐盘,沐妍深呼吸一口气,唇色抿起,感觉到鼻子之中不再流血了,才缓缓地将自己面前的毛巾放下。

    原本干燥的毛巾已经被暗红色的鲜血染红了一大块儿……

    沐妍脸色微微一变,快速的将毛巾放进垃圾桶之中,准备去二楼叫醒重墨,却看到管家拿着电话递给了自己。

    “少夫人,找您的电话……”

    “好,谢谢……”

    沐妍接过电话,眸色一淡,依靠着自己身后的台子使得自己站起来不再那么吃力,美眸满是疲惫和虚弱。

    可是下一秒,电话那头的声音却让沐妍为之一振。

    “沐妍,钩吻的毒性怎么样,还不错吧……”

    沐妍:“……”

    李冰儿,她想做什么……

    ------题外话------

    感谢南宫茉,poneym的月票……咳咳,终于要写到文的*了,不容易啊,撒花,泪流满面,么么,订阅也掉得差不多了,嗷嗷嗷,大家多提意见,多批也行,我会改正的,么么!表示,孩子平安无事!放宽心……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堇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堇颜并收藏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