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小少爷,小小姐!小包子!

第一百六十九章 小少爷,小小姐!小包子!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死了!

    沐妍死了……

    这个消息足以让所有人暗暗咽了一口口水,因为消息实在是有些震撼,但是所有的消息都在同时表明,沐妍真的已经遭遇不测了。

    否则为什么重墨在K市搜寻了三天,但是毫无女人的踪迹,唯一的解释,就是沐妍真的是……

    但是这个消息对于重墨而言,实在是晴天霹雳!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沐妍是重墨的命!

    ……

    李冰儿被重墨一脚踢到了远方,直接撞到桌子上,感觉自己整个五脏六腑都要被踢出来一般,如果重墨要是知道自己对沐妍做了什么。

    恐怕他会更加的疯狂!

    因为那个女人最妖媚的容颜,早就毁在自己的手上了!

    哈哈哈!

    可是都是她,才害死了李玉兰,这个世界上唯一在乎自己的人!

    只不过命运弄人,没想到自己给沐妍准备的钩吻,却让自己现在中毒等待着毒发!

    李冰儿脸色微微一变,感觉到自己脸颊之上被重墨踩的面部全非,还在不断的渗透着黑色的血液,面目狰狞。

    原来,当初沐妍也是这般感受!

    李冰儿伸出食指,看着自己原本被刀刃割开的食指已经开始愈合,唇色越发的抿紧,心头颤抖的厉害。

    就是这般血液之间的传染,才让自己万劫不复。

    “重墨,即使你毁了我,沐妍和孩子还是死了,一尸三命,死得其所……”

    “一条命比上三条命,真的是够了!”

    重墨:“……”

    所有隐忍几乎到达一个极限,重墨神色越发的冷漠,肃穆,单单是风华认识重墨这么多年,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个样子的重墨。

    这个样子的重墨浑身散发出来的戾气,比起男人原先无比妖孽的模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风华绝对有理由相信,如果给了重墨一把刀,男人绝对有理由去屠城!

    ……

    一尸三命,重墨薄凉的唇瓣微微抿起,看着自己面前的女人这般生死不如,痛苦的模样,低喃道。

    “阿坤,派人拿一些眼镜蛇过来,我要饿了很久的……”

    阿坤:“……”

    饿了很久的眼镜蛇,重先生的意思是要食人嘛?

    阿坤嘴角莫名抽搐了一分,自己知道重墨现在心里的感受,当初以菱出事的时候,自己恨不得陪着以菱一块儿死。

    但是自己也活下来了,斯人已逝,活着的人终究还是要以乐观积极的心态面对生活的。

    但是将心比心,虽然人还活着,但是心早就不在身上了!

    随着自己最爱的女人悄然离去。

    “好,重先生……”

    ……

    风华琥珀色潋滟的眸子看着地下女人这般垂死挣扎的模样,唇角上扬,一点一滴,凝结成冰,依靠在白逸的身侧,若有所思。

    按照李冰儿现在身中钩吻的毒素,眼镜蛇同时也有剧毒,自己要看是眼镜蛇活吃了李冰儿,还是李冰儿体内的钩吻毒素,让蛇也望洋兴叹,这绝对是一个有意思的事儿。

    白逸唇瓣微微抿起,看着重墨暴怒的模样,下意识的将风华揽到了身后,风华一直属于不被待见的人。

    尤其是喜欢向着死的方向走……

    不过重墨的残忍和暴戾还是让白逸唇色上扬,有些苍白,重墨从来就不只有腹黑和妖孽。

    其实身上有太多的潜能,只不过没有经由开发而已!

    ……

    阿坤很快找到了三条等待喂食的巨型眼镜蛇,李冰儿失魂落魄地看着黑衣男人夹着一个偌大的玻璃器皿,里面赫然是三条眼镜蛇。

    惊讶的僵硬在了原地,浑身的血液凝结成冰。

    不知道是不是玻璃的密封性不好,玻璃器皿中的眼镜蛇嗅到了鲜血的味道,蠢蠢欲动。

    李冰儿忘记了尖叫,只是看着重墨这般残忍如同魔鬼的模样颤栗不已。

    “重墨,不要,求求你放过我,我会死的,我不想死……”

    虽然自己身中剧毒,马上就到了毒发的时候,但是也不想成为蛇的玩物,何况死无全尸的感觉太过于痛苦了。

    李冰儿吓得浑身都在颤抖,根本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办,眼眶之中,视线开始模糊,不知道是泪水还是汗水。

    还是来源于自己的血水……

    重墨的脚几乎是要把自己的脸都狠狠的踩烂。

    “我再问你最后一次,沐妍现在在哪儿……”

    李冰儿:“……”

    李冰儿根本就不知道沐妍在哪儿,可是自己对着那四个男人下了药,沐妍怀着大肚子,会被狠狠的玩死。

    至于毒发,现在三天之后,沐妍拿不到解药,必然是必死无疑的……

    还有,自己毁了她整张的脸!

    就算是沐妍还活着,自己也丝毫不想让重墨得到任何机会和沐妍重新再在一起。

    “她……她死了……毒发身亡,一尸三命……重墨,这件事情不是我做的,全部都是重恩让我这么做的,我是被逼的,还有我这张脸,他只是为了恶心你,要说的我都说了,你放过我吧,反正没有解药,我也活不了……”

    重墨:“……”

    重墨一直以为李冰儿只是胡言乱语,心底抱着一线希望,沐妍可以平安无事,可是女人的话,再度把自己打入无边的地狱一般。

    昏暗的厉害,属于自己的最后一道曙光,已然被李冰儿狠狠的关上。

    “那么她现在在哪儿……”

    不管是不是活着,自己见到她就好……

    李冰儿:“……”

    李冰儿看着重墨这般模样,暗暗猜想重墨没有找到沐妍,如果找到了,自然也不会跟自己追问沐妍的下落。

    沐妍在哪儿自己怎么会知道,重点是要让男人彻底相信沐妍死了!

    “她被丢弃到大海里了,是她自己要求的,死后要丢在海边别墅边上的大海之中,这样可以看着你……一生一世……一辈子……”

    重墨:“……”

    重墨脸色暗沉的惊人,浑身散发出一抹难以言喻的无力感,感觉到自己的胸口一闷,猛地从口中吐出一口鲜血。

    气急攻心……

    风华脸色一变,赶忙上前扶住了男人,小声的安抚道:“墨,你别激动……”

    潋滟的唇边凝结着几分血滴,重墨黑眸之中尽是凌烈的杀意,恨不得将李冰儿亲手手刃。

    还有李冰儿背后的男人,重恩!

    他到底还想做什么,这就是他作为父亲的态度嘛?

    重墨忽然嘴角漾开一抹鬼魅的笑意,死死的盯着自己面前血肉模糊的女人,低喃道:“把她丢进去……”

    阿坤:“……”

    “是……”

    阿坤知道重墨是真的哀莫大于心死了,因为沐妍已死的消息几乎是得到了验证了!

    人在垂死挣扎的时候,说的话,往往都是可信的。

    就像是李冰儿说的,沐妍已然葬身大海了……

    ……

    李冰儿:“……”

    李冰儿看着黑衣保镖向着自己所在的方向移动,脸色铁青,吓得颤抖的厉害,浑身的力气几乎都被抽干。

    重墨这个男人,原来是魔鬼……

    只不过一直是被沐妍所有压制,在女人的面前才偶尔露出天使的容颜,自己居然爱上了魔鬼。

    自己也真的是醉了……

    这辈子,了无痕迹的这般走过,自己失去了这辈子最爱自己的女人,自己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形单影只,生不如死。

    真的不如了此残生……

    李冰儿无力的合上了眼眸,知道自己今天在劫难逃,浑身颤栗的厉害,下一秒,被整个人都在了玻璃之中。

    “啊……”

    光滑的蛇身几乎是在李冰儿被丢下玻璃器皿之中直接围了上来,下一瞬,女人的尖叫声此起彼伏。

    ……

    画面太美,风华几乎是目不转睛的在看,看着女人已然在血泊之中奄奄一息。

    只不过血泊不是红色的,而是黑色的,看来李冰儿这辈子真的是做足了坏事,所以才会这般不得善终。

    不过事实证明,眼镜蛇的毒比起钩吻,要剧烈许多……

    ……

    重墨神色肃杀的慑人,胸口猛地厉害,尤其是刚刚吐出的那一滩鲜血,几乎是让自己的力气被抽走。

    脑海之中回闪着全数都是女人的笑靥如花。

    全数都是自己的错,是自己保护不周……

    当初,自己就不该掉以轻心!

    不然沐妍也不会一个人在外涉险,但是自己却救不了她和孩子。

    在短短的三天之内,失去自己这辈子最重要的三个人,重墨觉得自己现在活着生不如死……

    ……

    看着玻璃器皿之中的女人终究成为眼镜蛇腹中的食物,重墨薄唇微微勾起,享受着房间之中的血腥味,低喃道。

    “我去处理一下家事……你们不用跟着我了……”

    家事!

    风华,白逸,阿坤三个人脸色均是一变。

    刚刚李冰儿说了罪魁祸首是重恩,可是重恩到底是重墨的父亲,虽然做出了这般惨绝人寰的行径。

    但是终究是父子……

    百无一是是父母!

    重墨如果对付重恩,严惩重恩,那么就是违背伦理了……

    “墨,你不可以这么去做,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李冰儿说的话根本就不能相信……”

    风华率先揽在了重墨的面前,加上白逸站在身侧,气势十足,一身白衣,精致的容颜如女人一般鬼魅,在昏暗的灯光之下尤为的妖孽。

    只不过这一抹妖孽,在浑身散发着肃杀的重墨面前,根本不堪一击。

    “风华,不关你事,李冰儿话语之中的几分真假。你我都知道……”

    人已然到了生死的境地,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去信口雌黄,如果说沐妍出事和重恩丝毫没有关系,重墨自己根本就不相信。

    风华:“……”

    风华有些语结,看着重墨这般鬼魅的模样不敢对言,心头早已被男人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那一抹戾气震慑了。

    唇色微微抿起,示意白逸来劝劝重墨。

    白逸接到风华眸色之中的示意,现在大哥不在这儿,就算大哥在这儿,估计按照重墨的性子都不会理睬的。

    因为重墨的底线,已经被彻底毁了。

    所以,处了沐妍可以压得住重墨,已经没有人可以压得住重墨身上的那一抹戾气了。

    “墨,大哥曾经也一段时间内失去过小熙……所以,千万别做让自己终身后悔的事情,重恩就算是再不对,但是他终久赋予你生命……沐妍要是知道你真的做出弑父的行径,恐怕也不会安心的……”

    “大哥那个时候有爱熙在一旁支撑着他,可是我一无所有……我无数次问过大哥,如果没有爱熙,他会不会支撑不下去,他的答案是……是……逸,我现在终于明白,当年小熙生死未卜的时候,大哥的感受了,是兄弟的话就不要拦着我……”

    白逸:“……”

    冷晔昕和冷芷熙的往事如今再度被回首,可以感受到来自重墨身上的悲怆。

    重墨到底现在的情况不是冷晔昕当时的情况,所以虽然做到局部感同身受,但是终究做不到一模一样的去承受。

    因为重恩对于重墨而言,不止是父亲,还是杀害妻子和儿女的仇人。

    “好……墨,不管你做了什么,我和风华永远站在你这边……”

    “嗯……”

    ……

    剩下来的就只有阿坤了,阿坤唇色微微抿起,俊脸表情平淡,看着重墨这般坚定的模样,低声说道。

    “重先生,我和你一块去……到了关键的时候下不了手,我帮您……”

    “好……”

    阿坤世界里对与错和明确,重墨说的,做的一切都是对的,不仅仅是当年男人舍命救自己,最重要的是重墨感化了自己很多事情,在很多方面。

    如今,他要做什么,自己必然全力以赴……

    有了自己,重墨就不用背上弑父的罪名!

    风华:“……”

    白逸:“……”

    风华和白逸唇色微微抿起,知道阿坤赤胆忠诚,深呼吸一口气,伸出大手拍了拍男人重墨和阿坤的肩膀,低喃道。

    “墨,再好好考虑一下……”

    “嗯……”

    重墨黑眸之中已经凝结成冰,早就没有往日的光亮,除了报仇,自己真的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如今重恩必然要为自己做错的事情,付出惨烈的代价。

    ……

    重家老宅:

    重恩无力的坐在沙发之上,想要联系重鑫祺,却发现男人的手机一直关机,至于重墨,一想到刚刚男人在海边别墅对着自己决然的模样,重恩的心尖就像是被针扎一般疼得厉害。

    还有两个如花一样绽放美丽的女儿……

    重暖暖如今生死未卜。

    至于重安安,她……

    她过得好不好,自己不知道!

    自己原本是四个儿女应该承欢膝下,如今自己却是孤家寡人一个,一无所有……

    原本还有一个儿媳妇沐妍,还有两个可爱的孩子,但是都被自己毁了!

    重恩缓缓的合上了眸子,整个人再度感觉老了十岁都不止,自己早该阻止李冰儿的计划,而不是到了最后才阻止。

    自己是不是被魔鬼偷吃了心……

    许久之后,听到别墅门口的动静,重恩缓缓的张开了眸子,一双眸子遍布血丝,重恩找了沐妍多久,自己就在海边别墅守了多久。

    这几天,就算回来入睡,也总是噩梦连连,重恩一直是不服老的,如今觉得自己是真的老了!

    “先生,二少爷回来了……”

    管家看着重恩闭目养神的模样不敢上前,看着男人睁开了眸子才畏畏缩缩的上前主动说道。

    “墨回来了……快让他进来……”

    重恩知道重墨回来不是为了跟自己续父子之间亲情,而是跟自己讨一个说法,因为他找到李冰儿了,李冰儿必然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在自己的身上。

    所以也真的是讽刺,重墨的回来不是因为爱,而是因为对于自己的恨意。

    ……

    “是,先生……”

    管家有些面面相觑,看着重墨脸色满是暗沉,重恩则是少有的戾气,看来今天重家有的是精彩了。

    ……

    重墨和阿坤走进客厅的时候,重恩正在沙发上看着孩童时代四个孩子的照片,重暖暖相对而言要多一些,一直待在别墅里。

    重鑫祺和重墨则是很少,因为重鑫祺很早就去北美开拓律师业务了。

    至于重墨,因为这个孩子脾性一直不深得重恩的心,重恩尤其的不待见重墨,所以重墨小的时候几乎没拍过照片。

    长大之后也鲜少拍,就算自己看到了,也从来不会收集。

    至于重安安的照片,几乎是没有,女人很小的时候就被自己卖掉了……

    当初卖掉重安安的原因很多,一方面可以让重墨痛苦,另外一方面也可以用资金周转一下重氏。

    但是当年的事,也就是十多岁的孩子就这么被自己卖了,重本脸色微微一变,心头实在是疼得厉害。

    自己上辈子,这辈子到底是做了多少孽,老天才会如此这般惩罚自己。

    “重墨,你来了,我正好在看照片一起吧,如果你想杀我也不必急于一时,我今天不反抗,我的命就是你的……这么多年,都没有跟你们实际意义上拍过照片,真的是太可惜了……”

    重墨:“……”

    重墨薄唇微微抿起,黑眸看不出任何的情感起伏,对于重恩的话则是少有的意外。

    怎么,他不是从来都不在乎家里的嘛?

    如今知道自己要杀他还可以这般心安理得在看照片,果然,不同的人,心里的承受能力是不同的。

    男人的脸,比起翻书还要快……

    重墨颀长的身子直接坐在了沙发之上,顺手从重恩身侧拿了一套照片,看着照片里重鑫祺,重暖暖和自己的照片,唇色微微抿起。

    年少轻狂,对于所有的事情都一知半解,对于他们几个兄妹而言,最好奇的事情。

    为什么自己从小没有母亲,为什么自己的父亲恨自己入骨……

    ……

    “不知道这辈子有没有机会可以和你们兄妹四个人一起再拍一张合照了,一晃儿,孩子都长大了……”

    重恩看着手中的照片发自心底的感慨,有种岁月催人老的感慨,听到重墨耳边满满的都是讥诮。

    “岁月催不催人老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人在做,天在看,多行不义必自毙……”

    重墨将手中的相册重重的放下,薄唇勾起一抹鬼魅的笑意看着自己面前的男人闪过一丝阴鸷,却满是鄙夷。

    重恩眸子一暗,被自己的亲生儿子鄙夷的确是一件很挫败的事情。

    不过在重墨动手之前,自己还要把那些过往倾诉,包括沐妍对于重墨的付出。

    ……

    “准备两杯二少爷喜欢的黑咖啡,一杯加糖,一杯加盐……”

    “是,先生……”

    重墨知道重恩有话要对自己说,唇色微微抿起,许久之后低喃出声,对着身侧的阿坤低声说道:“阿坤,麻烦出去等我一下……”

    “好,重先生……”

    阿坤知道重墨想要单独面对重恩,唇色微微抿起,敛去眸底的关切之情,深深的看了一眼重墨,还是转身离开了客厅。

    其实重恩就像是重墨心底的梦魇,如今男人想要亲自面对这个梦魇,自己该为他可喜可贺……

    ……

    管家很快送上两杯咖啡,一杯加了糖,一杯加了盐,喝咖啡加盐,重恩和重墨均是第一次,尤其是重墨,好奇男人到底在搞什么把戏,唇色微微抿起,将眸底的那一抹戾气和寒气隐去,勾起唇角,满是讥诮。

    “不好意思,刚刚忘记告诉你,我不喝咖啡,戒了……沐妍说对胃不是很好……”

    重恩眸色一淡,黑眸布满了血丝,重墨口中的每一个沐妍,对于自己而言,都是男人发自心底的指责和控诉。

    端起那杯加了盐的咖啡,重恩独自唱起了独角戏。

    “如果不介意的话,我想喝杯咖啡你再动手……”

    “这么多年了,好像我们父子都没有真正意义上静下心来喝一杯咖啡,是时间走的太快了,也是我鼠目寸光这么多年……这么多年,我真的做了太多的荒唐事了!”

    “好……”

    重墨凌烈的视线一直集中在男人手中的黑咖啡,唇角上扬,满是讥讽,看着男人这般怪异的举动,该不会是突然间良心发现?

    不过是不是太假了呢?

    而且毫无意义……

    重墨端起面前加糖的咖啡,唇瓣微微触碰咖啡,眸色一淡,脑海之中全数都是沐妍的一颦一笑,如今全部印刻在记忆之中。

    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所以,对于沐妍,自己会永远不停歇的找下去……

    “我从小生活在一个女性背叛的环境之下,在我的心底,女人就是一个会随意背叛男人的动物,发自心底的不屑,后来我娶了重鑫祺的妈妈,为了考验她对我是否忠贞,我安排了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胞弟重扬去勾引她……”

    “结果他们俩成功的在一起之后,我才发现,果然,女人是不可信的……”

    “再后来遇见了你的母亲,我以为我遇到了这辈子的天使,结果派去了重扬……还是证明,女人爱一个人根本就是口是心非,根本识别不了谁才是自己的男人!”

    重墨:“……”

    “后来,你们兄妹四人相继出生,但是我却被医院诊断为不育……”

    重墨虽然派人曾经调查过重家老一辈的过往,但是信息被清理的相当干净,所以重墨毫无所获,没想到居然还会有这等往事。

    唇角的笑意微微抿起,哪怕是有千万种理由,但是重恩的行为太过于偏激和果断了。

    安排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弟弟去勾引自己的妻子,妻子又怎么会轻易识别出来,以此来判断女人是不是忠贞,简直是痴人说梦。

    不曾想到,重鑫祺的母亲和自己的母亲都曾经经受过这般荒唐的事情。

    重墨端起自己面前的咖啡杯再度抿了一口,咖啡加了糖之后略带了一些甜气,味道柔和了许多。

    “所以说,你既然是不育,那么我们兄弟姐妹四个人都是重扬的私生子嘛?”

    私生子!

    重墨咬的比较重,黑眸直直的扫向自己面前的男人,满是戾气,看着重恩的心头漏了半拍。

    重恩大手颤抖的端起自己面前的咖啡饮了一大口。

    苦涩的咖啡加上咸腥的食盐喝起来味道格外的咸涩难言,那种感觉正如现在此时此刻自己的心境一般,苦不堪言,一直在强颜欢笑。

    “不是……”

    “这件事情无意间我说漏嘴,被沐妍发现了,所以她就怀疑你根本不是我的儿子,是我的胞弟之一,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你不是我的儿子,但是DNA配型却和我一致……”

    说到了沐妍!

    重墨脸色微微一变,不知道沐妍私下居然和重恩接触了这么多,还知道了如此多的小道消息,既然如此,为什么女人不直接告诉自己呢?

    一想到这儿,重墨眸底闪过一丝困惑,但是很快就迎刃而解。

    因为按照沐妍的性子,必然是不希望自己过于担心,所以才会隐瞒一些待于考证的消息。

    “然后呢……所以你对她动了杀机?不对,准确的来说,你对我们所有人都动了杀机,我们的存在,是在宣告你的妻子背叛你的铁证……”

    重恩:“……”

    重恩脸色微微一白,被重墨戳中自己曾经的心事,原来会是这般的尴尬,难以言喻。

    但是自己曾经一度确实对沐妍和重墨动过杀心,因为两个人的存在,对于自己而言就是一个羞辱,自己必须竭尽全力夺回重氏。

    “不是这样的,她的一句话点醒了梦中人,说不定检查的结果是假的,或者是错误,因为你们明明和我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尤其是你的做事风格,几乎和我年轻的时候是一模一样……”

    话语到了这儿突然出现了转机,重墨唇色微微一抿,握住咖啡杯的大手紧握着咖啡杯,力道之大,几乎要把杯子都捏碎了。

    “所以……”

    “所以,我重新进行了检查,检查的结果是我是可以生育的,当初我还以为沐妍重新做了手脚,所以我跨跃不同的城市,地区,国家,多处检查,检查的结果都表明我是可以生育的……”

    “我派人检验了当年的检查报告,我和重扬的报告被调包了,其实不育的是重扬,不是我……”

    重墨:“……”

    重墨黑眸逐渐暗淡下来,原本以为有那么一丝希望,自己可能不是这个男人的孩子,但是证实,都是命运开的玩笑罢了。

    怪不得重恩突然四天前去了别墅,嘘寒问暖,说了一些奇怪的话,原来都是才发现检查的结果而已。

    当时其实沐妍心底早就剔透所有发生的一切,但是女人选择了善意的隐瞒,不言不语。

    重墨忽然觉得怀孕的沐妍为自己默默无闻真的做了太多的事情。

    唇色微微抿起,只要一想到沐妍种种的好,如今,重恩在自己的眼中就是多么的拙劣……

    “所以,我们都是你的孩子,这真的是天大的耻辱……咖啡喝完了嘛,你的故事太冗长了,我听不下去……”

    重恩:“……”

    重恩原本祈求的看着重墨,希望男人可以谅解自己之前所有错误的举动,看在是亲生父子的份上,结果表明对于重墨而言根本不值得一提。

    无力感遍布全身……

    重恩继续喝着自己杯子之中加了盐的咖啡,重墨给了自己一杯咖啡的时间,自己要好好的利用才对。

    “虽然一直在计划的如何打垮你,甚至于娶了李冰儿,只因为李冰儿那张和沐妍八分像的脸可以恶心你,但是我从海边别墅回去之后就打电话联系李冰儿终止了……沐妍出事,结果真的是我不想的……”

    “之前那样对她,纯粹是因为偏见,平心而论,沐妍是个很好的孩子……”

    重墨:“……”

    重墨的大手攥紧又再次合上,唇色微微抿起,看着男人这般诚挚的模样,心头早已千万匹马在奔跑。

    重恩说的话是对的……

    因为他知道自己是他的亲生骨肉之后立刻态度调转了一百八十度的方向,沐妍肚子里的是重家的第三代传人,他根本不会出手伤害。

    但是即使是后期后悔,想要终止,但是已经阻止不了悲剧的酿成了。

    所以杀了人之后,一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就可以了嘛?

    “所以,现在的话,你认为你的一句不想的,就是对于我最佳的解释嘛?不觉得你所谓的解释,真的太过于苍白了嘛?”

    重墨率先将自己杯子之中的咖啡一饮而尽,虽然这杯咖啡是自己喝过的最不苦的咖啡,但是却是自己喝过最凄凉的。

    最凄凉的人性!

    最凄凉的对白……

    最凄凉的人!

    ……

    重墨的话让重恩沉默不语,自己对于重墨,恐怕是早就让男人深恶痛绝了。

    但是自己也不想的!

    虽然不是自己想的,但是却是自己一手造成的……

    重恩深呼吸一口气,看着重墨早已喝完自己面前的咖啡,唇色抿起,端起自己面前的咖啡杯一饮而尽。

    “我喝完了,谢谢你给我一杯咖啡的时间,这是我第一次和我的儿子一起喝咖啡……”

    重恩说到最后,嗓音莫名哽咽的厉害,深呼吸一口气,接着说到。

    “重墨,动手吧……”

    重恩唯一可惜的是还不知道安安现在的近况,也不知道暖暖身体有没有好,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健康,重鑫祺在北美处理业务,有没有很忙。

    最期盼的就是一家人可以在一起拍一张合照……

    但是似乎这一切全部都变成了奢望,按照重墨爱着沐妍的心,三天之前,自己毁了沐妍,就间接的毁了重墨。

    这个最像自己的儿子……

    ……

    动手!

    重墨深深的看向自己面前的男人,许久之后,从自己的腰间掏出一把银色手枪,唇色抿紧,低喃道。

    “枪在这儿,你是一个体面的人,自己动手吧……”

    重墨直接把手枪递给了自己面前的男人,看着男人微微有些惊讶的模样,不动声色的攥起了拳头。

    自己真的长得很像重恩,看起来就是很容易认出是父子,可是偏偏重恩心底有个梦魇,不相信自己就是他的儿子。

    这么多年,原来都是在上演了一场闹剧!

    一个不信任女人的男人,在安排自己的亲弟弟勾引自己的妻子来眼睑所谓妻子的忠贞……

    然后因为一份错误的检查报告,认为自己的四个孩子全数都不是自己亲生的,都是野种!

    与人斗,其乐无穷……

    重墨如今才真的明白这个理,人都是败在自己手上了……

    就像是自己太过于自信,所以失去沐妍,都败在自己太过于任性上!

    ……

    生命走到了尽头,也算是不枉此生,毕竟儿女双全,每一个都是那么的优秀,重恩伸出大手从桌上直接拿起了重墨给自己的银色手枪。

    唇色微微抿起,嘴角上扬,一抹和蔼的笑意在唇角绽放开来。

    “以后没有机会了,还有很多话想和你和鑫祺,安安,暖暖说……我是无法再说了,你帮我转达吧……”

    “告诉他们,我是一个失败的父亲,但是我爱他们……很爱……我这个人从来不相信来生,但是如今我信了,如果有来生的话,我一定还要给你们做父亲,弥补你们这么多年受到的苦难……对不起……”

    老泪纵横,泪水从眼角滑落,重恩颤抖的握住银色手枪,黑洞洞的枪口直接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墨,爸爸……爱你……”

    眼角的泪水划过,重墨唇色抿起,黑眸里满是泪雾弥漫,但是却强忍住,不想让男人看到端倪。

    缓缓的合上了黑曜石一般的眸子,等待着最终的结果……

    咔嚓!

    男人如约而至按动扳机的声音,却没有如期的枪声,重恩睁开眼眸,整个人身子僵硬的厉害,不可置信看着重墨。

    他刚刚给自己的银色手枪,里面没有子弹……

    “怎么会……”

    “我虽然不在乎所谓的父爱,但是大哥,暖暖,安安在乎,留着你的命,把你欠他们的,在这辈子都补完吧,不要再说下辈子的事情,下辈子的事情都是空头支票,做不了数的……”

    重墨颀长的身子优雅的起身,眸底早就湿润了一片,自己总归身上有两把枪,一把是装满子弹的,一把则是零颗子弹。

    事实证明,重恩第一次没有让自己失望,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的改变。

    只是沐妍因他而死的事情是既定的事实,一辈子都无法从自己的心头抹灭,自己都不会原谅他的。

    重恩:“……”

    眼角的泪水大量的涌出,虽然重墨说的相当果决,但是重恩看到了男人黑眸深处的那一抹动容。

    他居然不杀自己……

    这个认知让重恩浑身颤抖的厉害,看着男人转身而去的背影,颤声说道。

    “墨……你不杀我的话,以后会后悔的!你现在不为沐妍报仇,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报仇?

    重墨唇色微微抿起,许久之中,听得出来男人在自己身后无力的低喃,黑眸闪过一丝难掩的讥诮。

    “我不是你,你这辈子靠着所谓的复仇在支撑,不觉得这辈子毫无意义嘛?我现在唯一想要做的,就是找到沐妍,不想让她一个人太孤单……”

    不想让她一个人太孤单,重恩眸子一惊,难道说重墨想要随沐妍而去嘛?

    “墨……”

    “二少爷,先生,外面……外面……”

    管家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看到桌子上放着一把银色手枪,男人们脸色铁青,颤抖的说道。

    “二少爷,外面有人送来了一个婴儿车……里面有一对龙凤胎……送来的人说是小少爷和小小姐……”

    重墨脸色微微一变,随即大阔步的向着门口走去。

    ------题外话------

    感谢雪岚123,13365143957的评价票,706471196,wongyl92月票……嗷嗷嗷,好吧,我感觉到大家对我的深恶痛绝了,咳咳,我都把小包子送来了,求虎摸,求安慰,求各种勾搭……哈哈,求称呼亲妈!表示,养文的亲耐的们瞅文吧,最大的虐点过去了,以后木有虐了……大家瞅文快乐,又是周末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堇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堇颜并收藏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