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 > 第一百七十二章 重逢,误闯男洗手间

第一百七十二章 重逢,误闯男洗手间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重墨今天的飞机去北美……

    自己和重鑫祺正好从北美到K市,水慕精致的唇色上扬,心头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忽然到了K市之后,自己才发现,自己心头居然想要见一见重墨。

    可能是昨天晚上的电话,让自己落入一个魔咒一般!

    施咒的人就是那个被媒体百般追捧的男人……

    重家的当家人!

    可是自己却对那个男人毫无所知,甚至于自己都不曾百度过任何重家的消息,包括那个男人的个人信息。

    “鑫祺,你需不需要和重墨打一声招呼,我在机场门口等你……”

    水慕特地加重了在机场门口等你的字眼,如果重鑫祺不邀请自己和重家人见面,自己会始终尊重他的选择,等待合适的契机和重家人见面。

    或者是永远不见!

    全部以重鑫祺心底的意愿为主……

    “好……”

    重鑫祺唇色微微抿起,看着女人这般温柔,善解人意的模样,嘴角不着痕迹的上扬,示意助手和水慕一块儿向着机场外围走去,自己则是前往了候机室。

    水慕深呼吸一口气,看着男人宽厚的背影,果然,重鑫祺做出了他自己的抉择,那么自己是不是要离开了!

    看来重鑫祺的确是不想让自己见重墨!

    不过对于重墨那个危险的男人,自然是少碰为妙……

    ……

    “慕小姐,需不需要在机场门口等等重总……”

    “不用,我们去车上等他吧……”

    水慕眸子清淡到了极致,深呼吸一口气,率先踩着碎步向着机场门口走去,一身黑色的职业套装,真正走出了机场门口,初春的季节,确实有些微微寒冷。

    忽然如同自己的心境一般……

    有些冰冰凉!

    “是……”

    助手有些小心翼翼的观察着水慕所有的反应,不敢稍有怠慢,平时水慕除了正常的公关部门的同事,对于其他同事接触极少,哪怕是自己,和慕小姐说话也屈指可数。

    ……

    重鑫祺走到候机室的时候,却被告知重墨已经登机了,深邃的蓝眸微微一闪,心却莫名的松了一口气。

    看来这真的是天意……

    自己今天带着水慕来到K市,一直在担心水慕和重墨意外会面,没想到,重墨今天直接飞去了北美。

    看来……

    看来这就是他们俩的命了!

    ……

    水慕百无聊赖,杏眸微微一闪,一直在北美住的习惯了,第一次在“陌生”的城市,看着车窗外川流不息的人群,莫名的觉得很熟悉。

    看着不远处,一个身形颀长的男人,面容冷峻,身后尾随着四个黑衣男人,心底的弦莫名的被勾起。

    俊逸逼人的俊脸散发出慑人的寒气……

    那双耀眼的黑眸,如同黑曜石一般,让人难以直视,莫名心慌的厉害。

    水慕看着男人穿着衬衫的手腕一颗类似宝石的东西掉落在地上,杏眸微微一闪,莫非是袖扣!

    看着五个人都毫无知觉的模样,水慕率先打开了车门,低声说道:“在这儿等我一下,我很快回来……”

    “慕小姐……这样不太好吧……”

    “我马上回来……不用担心!”

    “是……”

    助手看着女人清丽的模样,难以直视的眸光,只能弱弱的点了点头。

    这个慕小姐是重总罩着的,自己不敢反驳啊!

    ……

    水慕走出车门外,走到马路边上看着刚刚男人手腕上掉落的黑曜石的袖扣,蹲下身子,将袖扣捡在手心,精致的黑色宝石袖扣,在自己的手心散发出耀眼的光泽,看着前方的男人已经在走远,赶忙捡起袖扣向着男人跑去。

    “先生,你的东西掉了……”

    “先生……”

    ……

    “重先生,有一个女人在您的身后呼喊你……”

    重墨:“……”

    重墨黑眸闪过一道凌冽的寒气,所谓的女人在自己身后追逐,无外乎就是媒体想要要一些爆点新闻。

    也不知道是谁今天透露了自己去北美的消息,重墨不想成为媒体追逐的焦点,索性让阿坤登记上了飞机。

    自己原路返回!

    本身北美的事情也不是非常着急到要让自己亲自上阵……

    “拦住她,别让她靠近……”

    “是,重先生……”

    重墨看着自己面前的兰博基尼,直接坐进了之内,薄唇始终紧紧抿起,直接无视身后女人的呼唤声。

    ……

    “小姐,不好意思,您不能靠近,否则我们要报警了……”

    水慕:“……”

    自己要还东西给前面的男人,偏偏男人的气场如此这般强大,连身侧的保镖都这般严肃还散发着冰冷的气息。

    “他丢了东西,是一枚黑色宝石的袖扣……”

    “不好意思,小姐,你这种搭讪的方式我们看过太多了,现在已经不奏效了……”

    水慕:“……”

    搭讪?

    清丽的杏眸闪过一丝微微不屑,水慕确实只想把东西还给这个男人,只是没想到男人的抗拒心理这般强盛。

    暗暗在脑海之中思索自己有没有见过这般妖孽鬼魅的男人。

    该不会是明星?

    还是说商界大腕……

    唇色抿起,自己已然被保镖直接揽在了身后!

    ……

    水慕出神之际,前面男人坐着的兰博基尼已经开车扬长而去,水慕看着自己手心价格昂贵的黑色宝石,赶忙向着前方奔跑而去。

    “先生……”

    “你的东西……”

    “喂……”

    “先生……”

    女人身侧的保镖有些嫌弃女人这般模样,没好气的说道:“你是哪一家的媒体,重先生的*是不可以随意被公布,否则我们会以法律途径追究你的责任的……”

    水慕:“……”

    水慕的杏眸微微一闪,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面前的男人,觉得莫名的耳鸣了几分,重先生?

    哪一个重先生……

    难道说是重墨!

    “刚刚那个人是重墨嘛?”

    水慕下意识低喃出声,没想到自己跟重墨的缘分居然这般好,好到男人似乎有些阴魂不散了!

    保镖:“……”

    果然!

    这个女人是来演戏的!

    保镖直接不管水慕了,确定重墨已经坐车扬长而去之后,随即推开水慕坐上了身侧的黑色汽车。

    跟着重先生跑了这么久,还不知道是重先生!

    重墨!

    在K市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没想到这个女人却装傻……

    ……

    水慕:“……”

    水慕被嫌弃了,看着自己面前的保镖坐上了身侧的黑色轿车之后,杏眸闪过一丝暗淡的眸色,看着自己手心的黑曜石袖扣暗暗失神。

    这么贵重的东西,自己要这么给重墨!

    还是说,自己收着让重鑫祺给重墨……

    还真的是两难啊……

    水慕忽然觉得自己手心的袖扣,交还不了给重墨了!

    水慕杏眸微微一闪,单凭一个重先生也无法判断那个男人就是重墨,为什么自己就下意识的笃定他是重墨了呢?

    ……

    兰博基尼内:

    重墨黑眸微微一闪,有些失神,现在时间快到晚餐的时候了,得回去陪小家伙吃饭了。

    一想到刚刚追逐自己的女人,重墨黑眸闪过一丝寒意,K市的媒体确实是头疼的厉害……

    随时随地,阴魂不散!

    ……

    简单的翻看着手中的文件,视线看向自己空荡荡的右手手腕,重墨脸色微微一变!

    沐妍送给自己的海洋之星黑色袖扣不见了……

    那个是傻乎乎的小女人看错了价格,以2万7的高价错买给自己的!

    “调车重新回到机场……”

    “是,重先生……”

    司机有些发愣,不知道重墨为什么突然下这个命令,弱弱的开口说道:“重先生,您是有东西丢失了嘛?”

    “嗯……很重要的东西……”

    重墨无力的躺在后座,黑眸闪过一道寒气,沐妍给自己的礼物很少,每一件自己都当成珍宝。

    尤其是这对袖扣,自己几乎是穿衬衫的时候,肯定是要用的,几乎是不离身!

    因为对于自己很重要……

    “是……”

    ……

    重墨回到机场的时候,身后保镖乘坐的黑色车辆同时也回到了机场,看到重墨急于寻找的模样,弱弱的开口说道。

    “重先生……刚刚那位小姐,口口声声喊着要还您的东西,不好意思……我们错当媒体了!”

    重墨:“……”

    重墨站在人海茫茫之中,有些慌神,这儿是机场外,不一定有监控可以!

    “派人去查下附近的监控,有没有那个女人的消息,另外,安排所有人搜寻那个女人的消息,找到她的话,用高价收回那枚黑色的袖扣……”

    “是,重先生……”

    保镖们唯唯诺诺,看着重墨在隐忍着怒气,知道自己踩在了地雷。

    刚刚那个女人,长得那么漂亮,自己以为漂亮的女人都是骗子,没想到,那个女人真的是真心诚意的想要还东西给重先生的啊!

    看来长得漂亮的女人,不一定都是骗子!

    ……

    水慕回到车内,发现重鑫祺已经安排人寻找自己了,杏眸闪过一丝歉意,自己只不过去还东西给重墨,没想到耽误了这么长时间。

    小手不着痕迹的将手中的袖扣攥紧在手心,悄然的放在了口袋之中。

    “鑫祺,不好意思,刚刚去了一下洗手间,你送重墨离开了嘛?”

    水慕说送重墨的时候心头有些理亏,刚刚那个黑衣保镖说是重先生,刚刚那个是重墨嘛?

    如果是重墨的话,重鑫祺刚刚是送重墨了嘛?

    “嗯,送他离开了……”

    水慕:“……”

    重鑫祺送走重墨了,那么自己遇到的那个男人姓重,到底是谁……

    “怎么了?”

    重鑫祺察觉到女人有些异样,伸出大手将自己身上的西装脱下披在了女人的肩上,低喃道:“K市温度有些凉,你身体还没有好透了,不能感冒……”

    “唔,没事,我就是随口问下,我们来这儿,他却走了,实在是有些太凑巧了……”

    “嗯,以后有的是机会的……”

    重鑫祺将女人轻柔的带入怀中,坐进了车内,车内的暖气足,重鑫祺握住女人冰凉的小手,放在唇边啄吻。

    “走吧,去车里吧,外面有点凉……”

    “好……”

    水慕唇色一暖,靠在男人的怀中,任由自己被男人带入怀中,细细的啄吻着脸蛋,满是柔情蜜意。

    ……

    水慕依靠在男人的身侧,任由司机开车向着下榻的酒店开去,没有留意到自己身后迅速的有四位黑衣男人寻找过来……

    只为了寻找自己,这个拿走黑色袖扣的女人!

    ……

    因为重鑫祺知道了重墨离开K市的消息,略微放宽了心,心头的大石头再度重重的落下,天知道,自己有多么害怕失去水慕!

    ……

    K市鼎盛酒店:

    顶楼的vip总统套房,静谧的房间之中:

    “好漂亮的袖扣……”

    海洋之星外表层的黑色光芒,闪烁着迷人的光泽,水慕看着自己手心的袖扣,竟然看到了失神。

    重鑫祺送走了重墨……

    那么自己手中这枚袖扣是哪一位重先生的?

    重先生……

    水慕忍不住头疼的厉害,自己怎么跟姓重的缘分如此这般难分难舍呢,这到底是什么缘分呢?

    机缘巧合,天作之合,还是所谓的孽缘……

    ……

    重鑫祺回到房间之后,发现水慕一个人看着手心失神,手心之中有一个异常闪耀的东西,蓝眸闪过一丝异样,没有来得及看清楚,水慕已经快速的攥紧手心了。

    “明天带你去看一位故人……很重要的人,我们应该要去拜祭一下她……”

    重鑫祺伸出大手轻轻地揉了揉女人的发丝,看着女人发愣的模样,俯下身子,低喃道。

    “其实早就该带你去看她了,不过现在也不晚……”

    “好……”

    难得重鑫祺想要主动带自己,水慕唇色上扬,美眸之中绽放出一抹柔和的光芒,伸出小手轻柔的环着男人健硕的胸膛。

    “藏着掖着的……看样子有秘密……”

    “唔,在慕小姐面前,我是透明的……”

    最权威的公关,擅长洞察人的心思于无形之中,这样的水慕,绝对是攻击力十足的,但是女人整个人的气场也是无穷的!

    水慕:“……”

    水慕听得出来重鑫祺在开玩笑,娇嗔的推开男人的胸膛,认真的和重鑫祺谈论起公事来。

    “鑫祺,这次难得的机会我们都在K市,我觉得我们可以利用燕铭在北美上市的新闻,在K市做一个采访,利用K市媒体的宣传能力,将燕铭在北美上市的消息传遍国内,据我所知,燕铭是国内第一家律师事务所在国外成功上市,这绝对是一个爆炸性的新闻,非常强劲……”

    重鑫祺:“……”

    水慕的心思越来越缜密,而且经常会落实到一些有用的出发点,只不过,重鑫祺本意上是抗拒国内,以及一切和K市有关的接触。

    但是燕铭要做大做强,国内的大蛋糕,势必要吞入腹中的……

    “好……慕慕,你身体不怎么好,最近还是少操劳了,都有黑眼圈了……”

    水慕知道男人意有所指,虽然不知道三年前的车祸自己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如今自己的血液都不是标准程度上的血红色,而且带上一抹旖旎的黑色。

    那一抹黑色,就像是剧毒一般侵袭着自己,自己时时刻刻都会心底的弦紧绷!

    “好,我知道了,只不过想要早些把事情结束之后回到北美而已……”

    “嗯……”

    ……

    清晨:

    K市的清晨因为温度相对低一些,所以空气质量相对而言还不错,水慕呼吸着新鲜空气,重鑫祺已然为自己准备了一套运动服!

    运动服?

    往往是要登山用的……

    水慕唇角忍不住失笑,但是从容不迫的从男人的大手接过,快速的走进洗手间换好出门……

    会见故人,不选择正装,却选择了运动服,说明……

    水慕脸色微微一变,似乎有些知道重鑫祺要带自己去见故去的人!

    一个男人愿意带自己去见故去的人,水慕唇色上扬,暗暗将心头起伏的情绪压下,简单的和重鑫祺吃完早餐之后,向着无名山行使而去。

    单单自己和重鑫祺两个人,格外宁静的清晨,初春的季节,一切似乎都变得朝气蓬勃起来……

    等到到了山下,看到山脚之下整片的薰衣草,水慕忍不住惊讶的捂住了唇瓣!

    自己一直较为钟爱薰衣草,具体原因不清楚,可能就是喜欢花朵本身高洁淡雅的模样吧,而且专一妖异的紫色,总是可以蛊惑人心。

    “鑫祺,你要带我来见谁?”

    水慕陪着男人一节一节踩在山坡上,看着周围茂密的绿意,这儿真是风水宝地,如果不是知道自己要来拜祭,还真的会以为是旅游景点!

    “一个很重要的人,对我有恩……你也很喜欢她,她很疼爱你,所以,我们应该要来看看她……”

    沐媛!

    沐妍的亲生母亲……

    水慕的“……”

    听着男人话语之中的玄机,水慕杏眸闪过一丝暗淡无光,失去记忆的最不好的地方就是自己会忘记一些对于自己很重要的人!

    亲人,爱人,朋友……

    一个人在新的世界之中无依无靠,寂寞的厉害!

    深呼吸一口气,不过如今知道自己要拜祭谁了,虽然自己记不得她是谁,和自己的故事是什么,但是心底的念想总是好的。

    “好……”

    ……

    终于到达山腰处,水慕俯瞰着山下的风景,觉得美不胜收,一大清早就可以欣赏到如此美景,真的是人间最大的享受。

    被男人的大手紧紧的包裹着小手走到了墓碑前,水慕看着墓碑之上,女人干净整洁的容颜,墓碑之上则是印刻着沐媛两个字!

    所以,自己要称呼她为沐阿姨嘛!

    “沐阿姨,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水慕,你可以叫我慕慕,不好意思,因为之前的事情不记得了,所以这次应该算是我们俩的初次见面……多多关照……”

    水慕认真的给沐媛举了一躬,神色之中满是诚挚,只不过那一句初次见面,让重鑫祺的蓝眸迅速的闪过一道暗光。

    她们两个人怎么会是初次见面呢……

    明明是母女……

    “沐阿姨,我带……沐……我带慕慕来看您了,对不起,隔了这么久才带她来看你,谢谢你保佑她平平安安……谢谢您……”

    重鑫祺深深的举了一躬,将自己手中的百合花放在了沐媛的墓前,心头满是歉意。

    自己把沐妍藏了这么久,如今终于是把女人带来见她了……

    ……

    水慕看着重鑫祺态度诚恳的模样,知道墓碑之下葬着的是男人无比尊敬的人,杏眸满是认真的眸色,重鑫祺认真,自己也不能这般马虎。

    水慕莫名觉得眼前这个画面无比的熟悉,但是具体哪儿熟悉,自己又说不上来。

    印象之中,自己应该是来拜祭过的吧……

    山风凌烈的厉害,水慕有些怕冷的缩了缩身子,依靠在男人怀中,看着墓碑之上的女人,轻声说道。

    “沐阿姨,您要保佑我和鑫祺平平安安的……因为重鑫祺很小气,很害怕失去我……”

    重鑫祺因为女人这般暖心的话语心头一甜,千万种情绪在自己的心底错综复杂的交织,揽着女人肩膀低喃道。

    “不是小气,是对你无尽的歉意,不好意思,没有保护好你……才让你三年前意外出事故……”

    同时还私心妄念,将你圈入怀中……

    瞒着所有的人,把你还活着的消息隐瞒下来!

    “噗,原谅你,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说了,往前看,唔,不然你总是提的话,我会在想,当初我情绪失控刺了你一刀,害你差点命不保……”

    重鑫祺因为女人这般暖心的话语唇角的笑意上扬,伸出大手扣紧女人的小手,再度给沐媛的墓碑举了一躬。

    “走吧,下山吧,以后不说过去了,只说以后……”

    “好……”

    两个人的心境各不相同,水慕唇角的笑意越发的柔和了几分,到了这个时候自己就是要学会保持淡定和缄默!

    ……

    回去的路上,重鑫祺意外接到了来自北美的应急电话,水慕唇角的笑意一凝,正襟危坐,看着男人接着电话,脸色却迅速的变得铁青。

    是不是燕铭出了什么事情?

    挂断电话之后,看着重鑫祺脸色微微暗沉的惊人,水慕伸出小手抚平男人禁皱的眉心,低喃道。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情?”

    “有一个律师因为劝阻当事人不当,当事人情绪爆发坠楼身亡了……”

    水慕:“……”

    律师是保护当事人的,怎么会出现言辞之上的漏洞,让当事人情绪不当选择跳楼呢?

    水慕杏眸迅速染上一抹寒意,这的确是一个棘手的问题,公众会在质问燕铭的律师团队品质在哪儿?

    “鑫祺,安排人封锁媒体的消息,另外派人给那位病人做详尽的检查,最好去心理咨询站查一下他是不是存在心理问题……”

    如果是存在心理问题的话,那就可以撇开律师的责任!

    “或者是有人蓄意的谋杀,只不过以自杀为理由罢了……”

    如果是有人蓄意的谋杀,那么就直接和那名律师毫无关系了……

    ……

    水慕作为公关,脑海之中唯一的想法就是推掉一切关于燕铭的负面新闻!

    但是也不排除本身燕铭的律师团队出现了问题……

    “恩……我刚刚已经吩咐过了,不过事情严重的话,燕铭很可能惹上官司,死者的家属往往会索取巨额的索赔……”

    水慕:“……”

    惹上官司,一个律师事务所就是为了打官司而存在的,保护当事人权益,如今成为被告方,未免太让人贻笑大方了。

    “鑫祺,你回北美处理吧,我在K市尽快把这边舆论平息下来之后就回去和你回合,放心,我在这儿,有詹姆斯他们照顾我,不会有事的……”

    看着男人神情紧张不放心的模样,水慕忍不住出言安抚道。

    难得燕铭奋斗了这么多年终于上市了,现在此时此刻不能有任何的绯闻扰乱原本上市之后一系列的拓展计划。

    重鑫祺原本想要回绝,担心水慕在K市遇见不该遇见的人,听到女人这般话,深呼吸一口气,点了点头。

    重墨去了北美,那么两个人应该不可能遇到了……

    自己回到北美之后,就知道重墨什么时候会返回K市,到时候可以早做安排。

    “有事给我电话……”

    “好……”

    水慕原本是打算回酒店和詹姆斯,杰米简单的谈一下公事,如今燕铭出事,只能先送重鑫祺去了机场。

    依依不舍,印象之中,自己似乎没有怎么离开过重鑫祺,哪怕是男人出差,一般来说都不会隔一天。

    但是这次分别,最起码也得有一周的事情见不到了!

    水慕莫名的觉得舍不得,因为重鑫祺确实是在自己无助的时候给了自己太多的安全感了。

    他一走了,自己主心骨都散了……

    ……

    走出机场,水慕直接坐车回到了酒店,詹姆斯和杰米以及其他的同事已经等待完毕了,水慕看着自己一身运动服实在是有些不应景,樱春微微抿起,快速的从詹姆斯和杰米手中接过文件。

    “开会吧,谈一下你们目前工作进度……”

    “慕小姐,目前重氏的法律顾问一直是重总,所以,我们可以直接打出名号,重氏的法律顾问制度建设全数是燕铭在做……”

    重氏的法律顾问是重鑫祺?

    水慕眸子微微一闪,似乎自己有些明白重鑫祺为什么经常订机票回国内,恐怕就是为了处理重氏棘手的事情。

    看来重鑫祺和重墨的关系似乎不差,只不过为什么重鑫祺言辞之上不喜欢提重氏或者是重家人呢?

    这倒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好,杰米,你那边关于K市之音节目访问预约的情况怎么样了?”

    “回慕小姐,燕铭已经赞助了K市之音这档节目,只不过温暖夫家是冷家,不缺钱,似乎关系网比较难打通……”

    “K市之音如果是K市最火热的一档节目,必然是宣传燕铭最好的渠道!所以我们必须拿下,如果温暖不缺钱的话,那就投其所好,据我所知,温暖有个儿子,可以考虑从孩子那边下手,毕竟哄好了孩子,就不怕孩子妈不好摆平了……杰米,这个是我第二次提醒你如何做事了,希望没有第三次……”

    第二次,第三次……

    杰米的心因为女人的话高高的提了起来,亚历山大啊,果然是要做百分之百努力的。

    “是,慕小姐,我知道了……”

    “嗯,给温暖家孩子选礼物的时候,给自己的孩子也选一套吧,金额算作公司的,我报销,我虽然没做过妈妈,但是我知道做妈妈肯定是思恋孩子的,在外工作的话容易想着孩子分心……杰米,我们只有高效率的把事情早些做完,你才能早些看到你的baby……”

    杰米眸色一暖,看着水慕如此善解人意的模样,心头满是感动。

    这就是自己为什么愿意在燕铭工作的原因!

    因为慕小姐心思很细腻……

    总是可以攻克自己心底最柔软的一面,女人,果然是天生的公关达人!

    “是,慕小姐,我记住了……”

    水慕看着杰米感动的模样,唇色上扬,做了母亲就是这般心底是有牵挂的,所以需要更多细心的察觉。

    “好了,1,2组情况结束了,第3组现在怎么样!十家主流媒体,现在攻克了几家?”

    “回慕小姐,三家……”

    水慕:“……”

    在自己料想之中,水慕杏眸闪过一丝沉思,唇色微微抿起,低喃道:“嗯,加快进度吧……走吧,去楼下用餐吧,大家上午辛苦了,午餐我请……”

    “谢谢慕小姐……”

    众人皆是后背一身冷汗,看来水慕真的是厉害的角色,单单是开会,就足以让人心跳加速不停了。

    不过同时也是一个英明的领导者,总是软硬兼施,让人心存敬畏……

    ……

    吃完午餐之后,1,3组的计划目前还在实施中,目前只有2组,自己是可以操作的,重氏的法律顾问是重鑫祺,那么自己只需要把个人改成燕铭就可以了!

    但是意味着自己要去见重墨了……

    水慕唇色微微抿起,重鑫祺一直很抵制自己去见重家的人,这么做真的好嘛?

    还是说自己要去和重鑫祺说一下……

    只不过重墨并不知道自己是谁,只要自己不说,重墨也不会知道!

    不过水慕很快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就是重墨去北美出差了,根本就不存在见不见他了,重墨去出差了,自然公司有其他的负责人。

    自己只需要联系负责人就好了……

    这般想着,水慕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詹姆斯,跟我去一下重氏,帮我约一下重氏的负责人!”

    “是,慕小姐……”

    詹姆斯暗暗感慨女人的雷厉风行,原本只是穿着一身运动衫,女人已经换上了干练的职业套装,淡妆的模样越发的凸显女人的妖媚,精致。

    詹姆斯见过无数美女,但是每一次总是会被水慕给惊艳到。

    因为实在是太美了……

    “那个……詹姆斯,麻烦擦一下唇角,有口水……饭后擦嘴,是一个良好的美德……”

    詹姆斯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看到女人这般玩味的模样,下意识的擦了擦唇角,顿时俊脸涨红的厉害。

    *!

    自己真的是太丢人了……

    “是,慕小姐,我知道……”

    “不用跟我解释,你是知道我的原则的……”

    已经被发现的问题,就不用给解释了,因为解释就是狡辩!

    詹姆斯:“……”

    詹姆斯看着女人这般肃然的模样,只能呆愣的点了点头……

    ……

    终于到了重氏,水慕在休息室等待着重氏负责人的会面,深呼吸一口气,手心微微有些汗意。

    在北美雷厉风行,偏偏在国内自己就萎了,自己也真的是醉了……

    “慕小姐,行政部部长请您过去……”

    “好,谢谢……”

    果然,重墨是出差去北美了,不在重氏……

    ……

    水慕任由公司的员工带领自己和詹姆斯向着会议室走去,走到一半的时候,却意外的看到了自己无比熟悉的身影!

    那个丢袖扣的男人!

    怪不得人家叫他重先生了,原来是因为在重氏上班……

    水慕也真的是醉了……

    “你们先去会议室,我马上过去……”

    “好,慕小姐,我们在第一会议室……”

    “好……”

    ……

    水慕将手中的文件交给詹姆斯之后向着男人的方向跑去,看着男人去了洗手间的房间,小脸微微一红。

    自己在洗手间外面等他似乎不太好,因为行政部部长还等着自己开会……

    那就直接冲进去嘛!

    这样想着,水慕忽然觉得自己整个人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小脸涨红的厉害,算了!不管那么多了,冲进去再说……

    “先生,你好,我……我捡到了你的袖扣……”

    水慕冲进男洗手间的时候,重墨正在洗手,自己办公室内的洗手间一直被重爱妍霸占着,所以自己只能来这儿洗手。

    只不过……

    男洗手间里,莫名闯进了一个女人……

    重墨黑眸闪过一丝凌烈的寒光,透着镜子,看着自己身后精致绝伦的女人,美眸善睐,是个尤物!

    天然媚态!

    女人精致的容颜散发出来的那一抹勾人心魄还是让重墨为之一怔,已经很少可以有女人给自己此番感觉了!

    不过她刚刚说了袖扣!

    难道说袖扣就是被她捡到了……

    “你是……”

    “唔,我是捡到你袖扣的人,但是袖扣我没有放在身上,在入住的酒店里,先生你方便给我一下联系方式嘛,我把袖扣直接寄给你,或者是你可以在下班之后跟我去拿?”

    “重氏什么时候会下班?反正今天重墨先生不在,应该是会可以早点下班的吧,唔,我还有个会,你如果要跟我拿的话需要等我一下……”

    重墨薄唇轻抿,气质优雅无双,看着面前的女人自顾自说了很多,杏眸清丽的模样,一身职业套装,胸前没有挂重氏的胸牌,所以应该是外面公司的……

    黑眸染上一抹玩味,漆黑的眸打量着她,精致如工笔画的凤眸滑过一抹流光,看样子女人还不知道自己就是重墨……

    不过很有可能是其他女人的手段,只不过是为了吸引自己的注意力,不管是哪一种,重墨对于这个女人,都毫无兴趣。

    唯一感兴趣的就是女人手中的袖扣,海洋之心,是沐妍送给自己的礼物。

    而且必须自己亲自去拿,自己才放心……

    “好,我等你开完会,不知道你怎么称呼……”

    犹如神工雕凿的侧脸,俊美、冷硬、狂妄,英俊的脸孔镀上一层金色光晕,一身黑色西装的他,优雅,俊朗,风采迷人。

    水慕的小脸再度红晕了几分!

    “我叫水慕……时间不早了,我要去一号会议室开会了,不好意思,重先生,你下班之后可以去哪儿找我……”

    重先生!

    恐怕是自己听错了吧,男人是钟先生也说不准……

    水慕暗暗在心底揣测了几分,但是因为自己在洗手间逗留的时间太久了,随即快速的向着会议室跑去。

    ……

    重墨看着女人慌乱逃开的背影有些失神,薄唇微微抿起!

    一号会议室!

    是自己安排行政部接待燕铭的工作人员的,看样子,刚刚那个水慕就是燕铭的工作人员……

    拾金不昧,看来自己得告诉重鑫祺好好的奖赏一下这般奇特的女人!

    重墨勾起唇角,按耐不住自己心底的那一抹探究,随即向着一号会议室走去。

    燕铭可是重鑫祺的心血力作,而且成功在北美上市,燕铭旗下的员工,恐怕也是精英之中的极品吧!

    莫名的,许久不曾跳动的心,却因为这么一个慌乱闯入男洗手间的女人跳动着!

    水慕!

    很清新淡雅的名字,让女人魅力十足……

    ……

    水慕一路小跑跌跌撞撞,不识别路标,隔了许久之后,终于跑到了一号会议室,深呼吸一口气,略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着装,发丝有些凌乱,小脸还绯红的厉害。

    人生第一次,自己居然大胆的跑到了男士洗手间。

    还好里面没有衣衫不整的男人,否则自己就真的丑大了……

    简单的调整了一下,水慕推门而入,却意外地看到了那位“重先生”优雅的坐在了沙发之上,一双黑眸,饶有兴趣的凝视着自己。

    水慕:“……”

    他……

    怎么会!

    ------题外话------

    感谢52520708,刘雨霏,南宫茉的评价票,感谢金玉草西,刘雨霏的月票,大家看文快乐!嗷嗷嗷,求5分评价票,求月票……么么,下一章两个人对手戏,咳咳,铺垫了很多缘分!哈哈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堇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堇颜并收藏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