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 > 第一百八十六章 败家娘们,我宠的!

第一百八十六章 败家娘们,我宠的!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水慕看着重墨的俊脸,冷漠的几乎要杀人一般,水慕心跳不断,几乎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一般。

    通常男人有这种反应的时候,说明似乎是真的恼怒了……

    “不好意思,如何没有什么事情,我先去洗手间一趟……”

    水慕嘴角挤出一丝笑意,将餐盘之中的宫爆鸡丁吞入口中,这儿的中餐真的是很正宗,比起北美,要正宗很多,所以不吃掉难免有点太可惜了。

    重墨:“……”

    重墨看着女人毫无在意的模样也真的是醉了,果然,对于其他雌性的出现是丝毫都不在乎,狠心的女人,看来是忘记了她生病的时候自己是怎么照顾她的了!

    重墨大手紧握成拳,看着女人优雅的起身,随即站起了身子,准备把女人扣在怀里,却被面前波涛汹涌的莉娜挡住了身子。

    “墨,就让她走吧,乡巴佬,那会有人参加宴会还穿牛仔裤,唔,让我好好陪你吧,我会很多花样的,保证让你过目不忘……地点你选,去你哪儿,或者我家都可以……”

    水慕:“……”

    水慕嘴角抽搐的厉害,因为从自己这儿可以很明显的看到女人无比波涛汹涌的身子在男人身上蹭来蹭去的。

    水慕忽然很羡慕,其实做男人挺好!

    这么一个完美身材的女人主动的来蹭自己,不上钩似乎都对不起女人的波涛汹涌了!

    不过乡巴佬这个词似乎是用得有些伤感情,自己要是听不到英文就算了,偏偏还是相当理解女人话语之中的歧视和鄙夷。

    “那么,我就先走了,莉娜小姐……重墨先生……”

    水慕嘴角上扬,杏眸染上一抹妖娆的眸色,有些东西并不是自己不去争,不去抢,而是自己觉得毫无意义,既然她都特地的招惹自己了,自己不用白不用。

    正好,也可以做个测试……

    水慕简单的将自己面前的餐盘随意的挑拨了一下,深情款款走向自己面前这个叫做莉娜的女人,走到女人波涛汹涌的身材面前,忽的将自己手中的餐盘整个泼在了女人的胸前,位置简直是恰到好处。

    “啊……”

    水慕:“……”

    水慕满意的听到女人如期而至的尖叫声,无奈的唇色上扬,故做歉意的捂住了唇瓣,诧异的说道。

    “哎呀,对不起,莉娜小姐,我不是故意的,您真的是太美了,美到让我都看失神了,哎呀呀,来,我给你擦擦……”

    水慕虽然嘴上说是擦,但是手上的动作却把餐盘上剩余的排骨全数洒在了女人的身上,嘴角的弧度越发的上扬了几分,对上重墨探究的黑眸,特地抛了一个暧昧的眸色,满是小得意。

    重墨:“……”

    女人的报复心理,恐怕水慕这么发飙,也是因为女人口中的那个乡巴佬吧!

    重墨嘴角抽搐了几分,顿时有种空欢喜一场的感觉,自己期盼的女人心底的那一抹小嫉妒,毫无行踪。

    自己也真是醉了……

    重墨觉得自己真的是越来越小男人了,居然还会去希望嫉妒这种东西从自己的女人身上产生!

    ……

    “贱人,你是故意的……”

    莉娜看着重墨嘴角对于自己的那一抹厌恶,知道自己所有的女人全数被眼前这个女人彻底毁了,简直是抓狂的厉害,恨不得把面前这个女人掐死在手里。

    扬起小手准备刷水慕一个巴掌却被水慕快速的闪过,顺带灵活的转了一个身子,看着莉娜因为重心不稳摔倒在地面之上,唇角的笑意一凝。

    爱骂人,爱打人,看来真的不是一个好习惯……

    “莉娜小姐没事吧,这么年轻就骨质疏松可不是个好的事情,您可以抽空多喝点猪排骨,听说喝什么补什么……”

    水慕看着女人的小脸原本惨白,后来刷的一下变红,唇色上扬,看来也不是傻子,知道自己话里的浅含义。

    旁边人越来越多的将视线聚集在这儿,水慕脸色微微一变,自己只不过是小施惩戒而已,到没有真的想要把事情闹大。

    水慕低下身子,凑近女人的耳边低喃道:“莉娜小姐,有的时候为人处事,记得要口下积德……”

    优雅的站起身子,水慕杏眸微微一闪,对上不远处重墨深邃难以捉摸,阴晴不定的黑眸,唇色抿起,看着越来越多的人对着自己指指点点。

    而自己又得罪了银行家的女人,看来,只有一个法子,可以帮助自己尽快的逃脱了。

    “老公,走吧,我们去看看宝宝吧……”

    重墨:“……”

    重墨看着女人嘴角漾开一抹极其明媚的笑意,向着自己快速的走来,随即伸出小手亲昵的挽住了自己的臂弯,脑袋枕在了自己的肩头,动作极其亲昵,嘴角的笑意抽搐了几分。

    原本是蕴藏着怒火,虽然知道女人这个行为是要让自己善后,但是自己终究还是拒绝不了她。

    唇色抿起,对上莉娜诧异的眸色,薄唇轻启,磁性的嗓音异常的掷地有声。

    “好……”

    单单一个好字,已经可以表明女人至高无上的地位和荣耀,在场的人认识重墨的人皆是一惊,重墨行为处事一直很低调,今天愿意来参加拍卖会已经是奇闻了。

    没想到随行的还有老婆和孩子……

    原来重墨的夫人身着居然如此的“特别”!

    果然,能够入得了重墨法眼的女人的人,一定是特别的人……

    ……

    水慕:“……”

    水慕杏眸微微一闪,感觉到男人的大手紧紧的握紧自己的小手,莫名的给了自己的感全感,自己在外惹事生非,但是会有他在帮自己善后。

    那种感觉真的是很特别,特别到让自己的杏眸竟然微许的湿润了……

    “重墨……”

    “妈妈,你怎么了……”

    “慕慕妈妈,是不是这个坏女人欺负你啦,粑粑打她……”

    水慕:“……”

    两个小家伙如此的关切自己的行为让水慕眸色一暖,蹲下身子,抚摸着两个小家伙的脑袋,柔声的低喃道:“没事,乖,你们继续去玩吧……”

    “唔……”

    重牧黑眸染上一抹寒意,锐利的眸子狠狠的直射那个倒在地上狼狈的女人,不过看到水慕没有什么事情才眸子微微松动了一些。

    水慕看着重牧少有的这般严肃的模样,唇色抿起,伸出小手捏了捏小家伙的脸蛋,低声安抚道:“我没事,别担心了……”

    “嗯……”

    水慕还是第一次看到小家伙这般严肃的模样,赶忙将重牧抱在怀中,啄了啄小家伙柔软的脸蛋,美眸婉转,染上一抹歉意。

    周围的人看到一家四口如此登对,幸福美满的模样,忍不住啧啧称叹,看来这个女人在重家那是相当的有地位啊。

    儿女双全,重墨也真是太幸福了……

    ……

    莉娜狠狠地看着眼前这么温馨的一幕,精致妆容有些散了,越发的显得女人面目狰狞的厉害。

    “重墨,你羞辱我,你等着,我会让我的父亲让重氏倒闭,证明这个女人就是你的灾星,不会给你带来任何好的结果的……”

    重墨:“……”

    重墨黑眸微微一暗,唇色抿起,嘴角上扬,染上一层寒意,锐利的黑眸扫向自己面前的女人,嘴角噙着一抹冷笑,直接把重爱妍抱在怀里。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父亲的银行,重氏也是参与投资的,既然你都这么说了的话,那么,我就让重氏撤资了……”

    莉娜:“……”

    莉娜大惊失色,一时之间愣在了原地,不可置信的看向自己面前的男人,细细的捉摸着男人话语之间的含义。

    投资……

    水慕杏眸微微一闪,嘴角的笑意一凝,对于银行而言,撤资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看来,这个女人是为自家揽了一个大的灾难了。

    如何是好呢?

    眸色越发的清丽了几分,原本想要说情的心思对上重墨锐利的黑眸还是选择了缄默。

    ……

    “重先生,不好意思,我说错话了,对不起,不……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要冒犯您和重,重夫人的,摆脱你收回成命,收回成命……”

    “已经说出去的话是无法收回的,莉娜小姐,这句话我同样送给你,言多必失……”

    “拍卖会还有一段时间,走吧,我先送你们上楼休息一会儿……”

    重墨唇色抿起,看着抱着重牧的水慕低声说道,黑眸晦暗不明,看着水慕莫名的心跳加速。

    周围驻足的人越来越多,全数关注着面前的景观,啧啧称叹,果然,重氏的重墨,真的是可以把握别人生死的。

    这么生死悠关的场景,看着真的是令人振奋不已。

    这个莉娜一向是靠着家里的权势作威作福的,如今终于得到报应了,简直是大快人心。

    ……

    “好……”

    水慕唇色抿起,低声的迎合道,伸出小手安抚着怀里的重牧,陪着重墨直接离开了人群。

    离开之后,还可以听到身后的人群在不断的喃喃自语!

    看来,自己倒真的是惹上大事了……

    自己也真的是醉了!

    不过却感动于男人对于自己的袒护,那种感觉,莫名的心安,而且安全感十足,不过这个感觉,只持续到了到达二楼。

    ……

    到达二楼,重墨在史密斯夫人准备好的两个套房间,直接把重爱妍和重牧交给了佣人看管在套房1内玩耍,看着一旁置身之外的女人,薄唇微微抿起,直接伸出大手扣住女人的手腕拉向了另外一间房间。

    水慕:“……”

    水慕诧异于男人这般疯狂的行为,想要逃开,大声呼唤,但是碍于两个孩子在,只能选择了缄默。

    看着男人直接将房门反锁,然后一步一步向着自己,顺带扯着领带,水慕莫名的心跳加快。

    “重墨,你要做什么……”

    水慕有种男人要秋后算账的感觉,深呼吸一口气,浑身竟然在男人黑眸的注视之下颤栗的厉害。

    “我……”

    水慕暗暗在想自己哪儿得罪男人了,猛然想到刚刚自己似乎没有阻止那个女人的靠近,甚至于还有些把他往外退了。

    后背已经布满了冷汗,水慕忽然心漏跳了半拍……

    “水慕,你他妈就这么想把我推给其他的女人嘛?我他妈在你心里算什么!”

    重墨黑眸尽是凛然,黑眸扎了一层碎冰一般,精致的容颜越发的鬼魅,让水慕唇色抿起,一时之间不知道要做何回答。

    许久之后,在男人锐利的黑眸注视之下,低喃道:“重墨,你不要无理取闹……”

    自己不是他的女人,根本不是他的妻子,所以,对于其他女人的搭讪,自己根本就没有反驳或者制止的理由不是嘛?

    重墨这个模样,不觉得有些太牵强了嘛!

    水慕同样杏眸清丽的逼人,毫无退让,但是浑身继续颤栗的厉害,因为如此怒气的重墨,自己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

    重墨:“……”

    所有的话语因为女人的话显得无力,自己在无理取闹,对于她而言,原来自己的行为被赋予了这层含义,嘴角上扬,勾起一抹冷笑,颀长的身子大阔步上前,直接扣住了女人纤细的手腕,一把扯入怀中,狠狠地压在了墙壁之上。

    “水慕,说我无理取闹的女人,你是第一个……也会是最后一个……”

    因为,我无理取闹的对象也就只有你了!

    水慕没有理会男人话语之中的身侧含义,试图从男人的手腕之间挣扎开来,但是男人的手臂简直是钢铁一般无法撼动,自己也动弹不得。

    杏眸微微一闪,看来来硬的不行,来软的不知道能不能奏效了!

    “重墨……你先松开我,有什么事情我们回去再说,对于莉娜小姐的事情,我其实就是想给你们俩一个机会,说不定可以有商业上的往来……”

    水慕越说越觉得自己离谱,心底越发的惴惴不安,对上男人锐利的黑眸,尤其是那唇角的寒意,顿时明了自己再度说错话了。

    “也不是那个意思,只不过我不擅长处理女人之间的事,准确的是男女之间的事情,下次麻烦你授意一下,我保证立马就去处理……”

    重墨:“……”

    重墨看着自己面前的女人,嘴角有些抽搐,黑眸微微一闪,再度凛然了几分,许久之后,唇色上扬,伸出大手摩挲着女人细嫩的唇瓣,低喃道。

    “好,慕慕,我教你,下次记得我身边的女人只能有你一个,但凡有女人靠近我,你要让他们必死无疑……”

    水慕:“……”

    水慕忽然有种男人是少女少妇杀手的错觉,嘴角忍不住抽搐了几分,但是看着男人认真的模样,只能认真的点了点头,乖顺的像是一只小猫咪一般。

    许久之后,看着男人黑眸渐变的柔意,试探性的问道:“重墨,你这个样子,其实完全可以雇我当公关的,我可以处理好你大大小小的情感问题,包括和外面女人的情感经济纠缠……”

    重墨:“……”

    再度找回老本行,水慕唇色上扬,要论公关技巧,自己似乎还是可以为重墨使得上力气的。

    重墨:“……”

    重墨看着女人嘴角的那一抹眉飞色舞,黑眸再度暗沉的惊人,伸出大手狠狠的捏了一下女人的鼻尖,黑眸满是寒意。

    “水慕,你到底听没听懂我的意思,我不需要任何公关,重氏的公关已经够了,我需要你扮演的角色是妻子,我孩子的妈妈……”

    水慕:“……”

    这一次轮到水慕脸色一变,相对无言了!

    重墨,是来搞笑的嘛?

    如果自己是他的妻子,孩子的妈妈,那么沐妍是吃素的嘛?

    忽略心底那一抹隐约的开心,水慕嘴角抽搐了几分,看向男人认真严肃的黑眸,弱弱的开口问道:“重墨,你是不是刚刚喝酒了……”

    “你刚刚说那句话的时候想到沐妍了嘛!”

    “而且我……我是重鑫祺的妻……”

    “唔……”

    子这个字水慕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水慕已经被男人快速的攫住了唇瓣,连带把没有来得及说完的话一并吻去,脸色微微一变,但是自己现在对于重墨的索吻似乎是越来越没有抵抗力了!

    无奈的勾起唇角,看着男人说不过自己就吻自己的行为也真的是醉了!

    重墨这么傲娇,耍流氓,自己真的是深恶痛绝……

    “重墨,你不要回避我的问题……”

    “我没有回避你的问题,关于你提出来的问题,等到合适的机会我会告诉你,麻烦给我一点时间好嘛?”

    水慕:“……”

    水慕杏眸微微一闪,没有弄明白男人话语之中给他一点时间是什么意思,美眸如水,因为刚刚火辣辣的热吻,小脸涨红的厉害,宛如熟透了的红苹果一般,看着重墨黑眸再度暗沉了几分。

    原本只不过想要小施惩戒,结果欲罢不能的人反而是自己了……

    她的问题,自己暂时解答不了,等到DNA检查的结果出来了,到时候自己就有足够的话语权了。

    恐怕她不信也难了……

    她就是沐妍,沐妍就是她!

    “重墨,你……那你有什么话放开我再说,还有,不能动不动就亲我,万一传出什么照片就不好了……”

    “嗯,那你的意思是可以碰你嘛?”

    水慕:“……”

    水慕因为男人直白的话语,嘴角抽搐了几分,杏眸满是嫌弃,果然,自己指望狗嘴里吐出象牙是不可能的事,只不过男人眸色渐变的浓郁和暗沉还是让水慕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一抹强烈的不安,快速的席卷了自己的周遭。

    “那个,重墨,我们不是要参加拍卖会嘛,我们是不是可以,这个……先出去参加,晚点什么事情回去再说……”

    重墨看着面前的女人,柔嫩嫣红的唇瓣如同樱花一般柔嫩,让自己舍不得离开视线,唇色抿起,嘴角扬起一抹极其邪魅的笑意,顺势将女人带向身后的大床。

    史密斯夫人准备了两个房间,自己自然不能辜负女人的一番好意,美人在怀,自己再坐怀不乱,的确是太对不起了!

    “当时事,当时毕…”

    水慕:“……”

    水慕嘴角再度狠狠的抽搐了几分,看向男人如此鬼魅的模样,不由得向后退了退,觉得有那么一点不安,似乎真的要被拆解入腹。

    “重墨,那个,下午海边的钱还没算,你是不是要给我结算一下再说,今天晚上再说吧……”

    “嗯,做完一起给……”

    水慕:“……”

    水慕还想再说些什么,就看到男人的俊脸快速的在自己的面前放大,随即,男人的薄唇狠狠的攫住了自己柔嫩的唇瓣,将女人的惊呼声全数攫走。

    “唔……”

    水慕感觉到男人的大手暧昧的摩挲着自己的颈脖,似乎是想要解开自己胸前的扣字,但是碍于雪纺衫和牛仔裤实在是太难解开了,男人直接大手一挥,直接把女人身上的衣衫全数扯开。

    水慕:“……”

    水慕杏眸微微一闪,就被男人火热的热情全数笼罩,困在怀里,无法动弹挣扎,只能一点一滴再度沦陷。

    一室旖旎,浓到难以挥散开来……

    ……

    欢好之后,水慕已经累到昏厥到难以自制,还好重墨到了最后的关头,似乎是顾及到拍卖会才放过了自己身下的女人。

    薄唇凑近女人如玉的耳垂,低喃道:“先放过你,晚上继续……”

    水慕:“……”

    靠之,这个男人,是来搞笑的嘛?

    水慕已经懒得和男人争论了,整个人疲惫的厉害,雪白的肌理曝露在男人面前,惹得男人眸底的猩红再度暗沉了几分。

    看着床上已经被自己撕坏的雪纺衫和牛仔裤,黑眸一淡,看着女人气恼的模样,啄了啄女人柔软的唇瓣,柔声的说道。

    “乖,等我一下,我去准备一下礼服……”

    “嗯……”

    ……

    重墨简单的穿戴整齐之后,就听到门口传来一阵恭敬的敲门声。

    “重先生,您好,我是史密斯夫人的佣人,夫人为重夫人准备了一套礼服,麻烦问下,夫人现在需要嘛?”

    水慕:“……”

    史密斯夫人果然是老奸巨猾,一早就准备好了,就知道重墨带自己来房间里是吃荤了,*!

    老狐狸……

    水慕暗暗鄙夷重墨和史密斯夫人,看着重墨打开房门,从佣人手中接过白色礼服,单单葱外观上看,礼服上已然镶嵌了好几颗钻石了。

    果然,史密斯夫人出手就是阔绰……

    “重墨,你是不是允诺了她什么好的优惠,否则她怎么会这么讨好你呢,莫非重氏对于卡尼岛有新的投资项目?”

    “最近卡尼岛的海上旅游计划准备让重氏赞助,我让市场部评估了收益问题,有些不容乐观,因为如果一旦经济受到冲击,那么第一个受影响的……”

    “就是旅游业!”

    水慕心领神会的从男人哪儿接过话茬,一语道破关键的问题所在。

    如果经济受到冲刷,第一个则是旅游业,现在国内国外的经济都不是非常乐观,所以盲目去跟进一些旅游业的投资,的确是一件很难做决策事情。

    所以史密斯夫人才会这么的加足马力!

    ……

    “不错……”

    重墨向着水慕投来赞许的眸色,暗暗感慨女人在商界敏锐的观察力和洞察力,和之前的沐妍判若两人。

    看来重鑫祺真的是很好的开发了女人的潜能问题。

    伸出大手将礼服直接呈现在了女人面前,唇色抿起,对上女人清丽的杏眸,柔声的咨询道:“不知道你对我赞助卡尼岛的旅游项目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

    水慕:“……”

    好的建议?

    水慕对上男人深沉的眸色,赶忙将自己整个人都藏在被子之中,唇色一淡,抬起杏眸,看向男人,低喃道。

    “其实也不是不可以投资,只不过呢,卡尼岛是单独的和拉斯维加斯的岛屿分割开来的,这儿单独的只依靠旅游业,所以,重氏拿下卡尼岛的旅游业,也可以开发其他的副产业,只不过副产业的盈利只能给重氏独家使用,所以,即使经济浪潮冲击了卡尼岛的旅游业,但是我们也可以靠其他的产业盈利……”

    水慕慢条斯理,一字一句,认真的斟酌说道,说完这句话,对上重墨带笑的黑眸,隐约觉得似乎男人根本没有把注意力放在自己的话上,而是再度停留在自己的身上了。

    无奈的摆了摆手,嫌弃的看向重墨,没好气的说道:“重墨,你知不知道人要克制欲求……”

    “嗯,但是西欧的文艺复兴不是说了要提倡解放思想嘛?欲求也是思想的一部分,不是嘛?亏你还在北美生活了3年……”

    重墨黑眸染上一抹玩味,看着床上的小妮子,黑眸满满的都是赞许的眸色,因为女人再度刷新了自己的感受,给了自己惊喜的感觉,让自己为之一振。

    的确,水慕的方案非常的具有可行性,可以让重氏始终处于不败的地位。

    看来,自己和史密斯夫妇可有得谈了……

    ……

    水慕:“……”

    房间之中,暧昧的气息还没有散去,可是男人却在不断妖孽的蛊惑,水慕也真的是醉了。无奈的唇色上扬,伸出小手推开了男人靠近的胸膛。

    “重墨,别闹了,你先出去陪孩子,我换衣服,史密斯夫人还在楼下等我们,你难道想让所有人都等着看我们俩究竟在房间里做了什么嘛?”

    重墨看着女人杏眸之中的恼色,唇色上扬,俯下身子狠狠的吻了吻女人柔嫩的唇瓣,白皙的肌肤再度烙上了自己的印记,黑眸满是满足。

    女人的一句出去看孩子还是温暖了自己!

    “你的建议我会提交市场部考虑的,我在外面等你,替你选择一套珠宝……”

    “嗯……”

    水慕俏皮的吐了吐舌头,感觉到自己的唇边全数都是男人留下来的暧昧痕迹,看着男人颀长的背影,忍不住心头一颤。

    对于重墨,自己似乎是越来越没有抵抗力了。

    而且每次都有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深深的困扰着自己,欲罢不能……

    看来,自己也真的是醉了!

    ……

    水慕换好衣服鞋子,出门的时候,重墨已经在门口等着自己了,男人的大手之中,赫然握住一条精致的珍珠项链。

    重墨看着女人一身白色的抹胸礼服,一层一层的花蕾叠加,似的女人如同众星捧月一般,完美的无可挑剔。

    尤其是肌肤胜雪,这套礼服将女人完美的身形直接呈现在众人面前,尤其是礼服之上还镶嵌着钻石,可以看得出烙价格不菲。

    水慕虽然驾驭过很多精致的礼服,但是如此昂贵的衣服还镶嵌着钻石,自己也真的是醉了……

    “珍珠你哪儿来的?”

    水慕看着男人手心的项链好奇的问道。

    “嗯,史密斯夫人早就准备好了珠宝,我选了一套最适合你的……”

    重墨黑眸尽是眸色灼灼,尤其是看着女人这般盛装的模样,简直是惊为天人,水慕驾驭衣服和珠宝的能力简直是惊人。

    看来,自己真的是私藏了一个宝贝……

    “慕慕,好美……”

    水慕:“……”

    女为悦自己者容,水慕听得出来男人的赞美之情,唇色上扬,小脸微微一红,杏眸满是笑意,恍如盛满了星辰一般越发的让重墨爱不释手。

    “油嘴滑舌,走吧,重先生……”

    水慕直接无视男人的话语,颤抖的踩着自己的十厘米的高跟鞋,直接挽住了男人的胳膊,看着两个小家伙兴奋的在自己面前已经在开路了,无奈的唇色上扬,和重墨向着楼下的方向走去。

    ……

    走到楼下的时候,拍卖会已经正在进行了,但是史密斯夫人已经为重墨和水慕准备了前排的位置。

    女人一身华美的白色礼服,再度刷新了大家的感官,惊为天人,没想到东方女人驾驭白色,多了几分纯美。

    娇小的身子奶白的厉害,仿佛是在牛奶之中浸泡许久一般,精致的像是芭比娃娃一般,和刚刚一身牛仔裤,雪纺衫的邻家女孩判若两人。

    尤其是男人,则是视线根本不看台上,直接看着水慕了,随着水慕移动的方向移动着视线。

    ……

    重墨将所有人的反应尽收眼底,唇色抿起,染上一抹讥诮,自己的女人,别的男人还心存异样,简直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慕慕,你太招人了……”

    重墨将自己的西装外套脱下,直接披在了女人的肩头,将春色挡去大半,水慕唇色一凝,感受着肩头的暖意,大厅的温度打得有些低,男人的外套正好给了自己一丝暖意。

    只不过招人这个词,真是用得非常的不恰当……

    “唔,多谢夸奖,重先生你也不赖啊,刚刚那个莉娜小姐可是直接盯上你了,要我说嘛,唔一般是裂了缝的鸡蛋才会招苍蝇,俗称臭鸡蛋……”

    重墨:“……”

    最后三个字,水慕咬的格外的认真,重墨唇色上扬,将女人直接拉入怀中,厮磨着女人柔嫩的耳垂,喃喃自语。

    “嗯,刚刚你可是也被臭鸡蛋要过了,所以说,我们俩是臭味相投……”

    水慕:“……”

    水慕听着男人薄唇里说出那些有颜色的话,忍不住小脸涨红的厉害,你妹的,重墨还好意思说刚刚的事情。

    简直是禽兽,自己现在双腿还打颤的厉害,这个男人才是罪魁祸首,水慕心底满是嫌弃和鄙夷。

    无视是最好的法子……

    水慕深呼吸一口气,杏眸看向舞台之上的拍卖品,选择了缄默,但是小手一直被男人牢牢的扣在手心,满是占有。

    ……

    “下面公布第三件展品,青花瓷系列的茶具……”

    水慕听着舞台之上主持人热情洋溢的介绍,青花瓷自然是国内最好,在卡尼岛的,只不过是小贩倒卖过来的,没想到还出现在拍卖会上,也真的是醉了。

    “开价,300万……”

    “杰克先生开价700万……”

    ……

    “喜欢嘛?”

    重墨看着女人的视线集中在舞台之上,凑近女人的耳边,低声问道。

    重墨原本也是打算在拍卖会上拍几件水慕喜欢的东西借口做慈善送给女人的,如今看到女人目不转睛的凝视,立马来了精神,时时刻刻准备抢拍。

    “我只是觉得价格有点高而已……”

    这套青花瓷虽然是真品,但是材质还不至于高到700万!

    水慕这句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完,就看到,自己身侧的男人已经高举牌子,磁性的嗓音在空气中再度掷地有声的响起。

    “1000万……重先生出价1000万……”

    主持人沸腾了,原本700万也不过是炒的价格,没想到居然成功的吊了一个金主出价一千万,看来,今天的拍卖会真的是热闹了。

    水慕:“……”

    水慕没有想到男人下手如此之快,杏眸微微一闪,对上男人的黑眸,尤其是周围人投来羡慕赞许的眸色,弱弱的在男人耳边低喃道。

    “重墨,你疯了,这么高的价格你也买,而且这东西简直是……”

    简直是破烂啊,回到K市之后,想买好的哪儿哪儿都是……

    “你喜欢就好,我不在乎价格……”

    水慕:“……”

    有钱就是人性!

    水慕看着男人这般反应,嘴角的笑意一凝,怪不得刚刚问自己是不是喜欢这个拍卖品,自己只不过在研究,又没有想要,是他曲解自己的意思了。

    “重墨,你真的是醉了,我刚刚只不过是吐槽它的价格,又不是要你买……”

    水慕深呼吸一口气,全场被重墨的1000万开价已经自动的沉默,不再言语,显然是不想再拍卖了,看来自己得想个法子。

    “主持人,我有问题……”

    水慕颤抖的举起小手,杏眸满是清丽,站起身子,得到了主持人的认可之后,樱唇轻启,柔声的说道。

    “听说唐宋时期的青花瓷非常有名,台上的这一套我看着像是南唐后主使用的茶具,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水慕说得情真意切,听得在场的人再度入了神,以为只不过是重墨财大气粗,没想到这个拍品背后还有故事的。

    “真正的南唐后主用的青花瓷茶具那可是价值连城,几个亿都不在话下,扑哧,如果大家都不拍的话,那么重氏就却之不恭了……”

    水慕造势十足,看起来是十足的愉悦和发自心底的对那套瓷器的认可和赞美,看着大家再度脸色微微一变,互相耳语不止,还没有等主持人回答,已经有人开口叫价2000万!

    2000万的价格叫了出来,水慕这才微微的松了一口气,小手紧握住男人的大手,给男人的黑眸投来一许俏皮得逞的眸色,看着重墨唇色上扬,黑眸染上一抹赞许的笑意。

    轻柔的将女人揽入怀中,在外人看来是在商讨是否跟进,实则是厮磨着女人柔嫩的耳垂。

    “慕慕,你这么能干,我恍如得到珍宝一样……”

    能干!

    水慕嘴角的笑意一凝,为什么自己听到这句话感觉到非常大的歧义呢?

    唇色上扬,杏眸满是柔和的光芒,看向男人,妖娆的杏眸微微一闪,一抹玩味在唇角肆意的绽放开来。

    “唔,既然你都夸我了,不如我做一点更有实际的怎么样?”

    重墨:“……”

    重墨看着女人嫣红的唇瓣倾吐,莫名的心头扬起一抹极其不好的预感,果然,下一瞬,女人樱唇轻启,刷新了自己的感官。

    “重氏,8000万……”

    重墨:“……”

    重墨忽然有些明了女人的行为,故意哄抬物价,实际上并不是让别人买去赝品,而是让自己更加的高价收购。

    这个女人,是想把自己的钱都坑光嘛?

    唔,有句话不是说得好嘛?

    败家娘们……

    怎么了,败家娘们,自己宠的!

    ------题外话------

    哈哈,下一章看看我们家渣男如何反击,嗷嗷嗷,猜猜看!感谢18747706165的评价票,咳咳,虽然是三分,不过我会继续努力的,感谢罗马教堂,rabbit1974,心梓兰,飘7868月票,感谢雪殇孤影,雯雯linda花花,嗷嗷嗷,凌晨2点多,哈哈,我醉了,滚去睡啦,大家看文快乐,这两天比较忙,在外地,一直赶稿子,嗷嗷嗷,大家书评回复比较慢,嗷嗷哦,表嫌弃我,哈哈,妹纸们多冒泡,求勾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堇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堇颜并收藏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