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 > 第一百九十一章 酒醉,天然媚色

第一百九十一章 酒醉,天然媚色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水慕对于男人*裸的话语,直接选择了无视,这样小气的男人,也真的无耻到家了,奇了怪了!

    被男人哄着喂去了大半杯牛奶,水慕咬紧牙关,却丝毫都不吐露和重鑫祺见面的半点点滴。

    有种东西就叫做对着干,和重墨对着干

    重墨虽然没有得到确切的消息,不过看着女人泪水已经干涸了许多,唇色抿起,俯下身子,心疼的啄吻着女人的明眸。

    “以后见他的时候不要再哭了,乖,回去别让小家伙看出端倪,小牧鬼精灵,什么都知道……”

    水慕:“……”

    水慕听得出来男人话语之中的关切,知道重牧小家伙心头很是剔透,唇色抿起,点了点头。

    “好,我知道了……”

    水慕从男人的大手手中接过牛奶,轻抿一口,赫然发现牛奶之中还有男人的气息,唇色抿起,隐约觉得似乎和重墨接触越多,似乎自己的嗅觉在慢慢的恢复。

    水慕摇了摇头,隐约觉得自己似乎是想得太多了,杏眸婉转,散发着水一般的光泽。

    ……

    重墨直接带着水慕开向了风华的研究所,看着女人还在车内发呆的模样,俯下身子啄了啄女人柔嫩的唇瓣,随即牵着女人的小手向着客厅走去。

    “这儿是风华的研究所,我们来拿下DNA结果……”

    顺带重墨也将水慕的血液交给了风华进行了检测,不知道女人体内毒素还有多少,还有水慕的整个身体体质有些低下,都是问题。

    “好……”

    水慕唇色一淡,感受着自己的小手被男人的大手紧握在手心,安全感遍布自己的四周,只不过对于重墨,自己可以给信任感嘛?

    因为自己失去了信任的能力……

    自从被自己最信任的重鑫祺欺骗之后,一切都回归为零了!

    结果已经几乎大半已经知晓,但是有可能再被确认的时候,水慕眸色越发的涣散,飘芜的厉害。

    ……

    风华和白逸在准备晚餐,知道了重墨要带水慕过来,战战兢兢,霸王带着宠妃过来,这个得小心翼翼的照顾着,否则吃不了兜着走。

    这个是水慕第一次看到风华和白逸,觉得惊为天人。

    风华一身白衣,容颜妖孽到了极致,飘飘欲仙,风华绝代,绝对不亚于女人的容颜,反而是比女人的容颜更加精致了几分。

    白逸则是一身黑衣,整个人俊脸上毫无其他的表情,浑身散发慑人的寒气,不言不语,和风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水慕眸色一淡,很难想象如此极致的两个人,怎么会和重墨为伍的!

    不过同时也说明了,重墨的个人魅力确实很强悍!

    因为够无耻,你就赢了……

    “墨,小妍妍……不是,小慕慕,厨房准备都是你喜欢吃的菜,用来招待你们俩的,你吃好了,墨就吃好了,墨吃好了,就不会阴我了……”

    风华看到重墨身侧的水慕,立马欣喜的扑了上去,只是还没有来得及触碰到水慕的分毫,就已经被重墨嫌弃的推到了一边。

    “我和慕慕过来拿结果……”

    水慕:“……”

    重墨如此的薄凉会不会不太好?

    水慕强忍住嘴角的笑意,率先的伸出小手,礼貌的说道:“你们好,我是水慕,你们可以叫我慕慕,或者水慕都可以!”

    水慕温文尔雅,妆容精致,嗓音娇柔,一身白色的雪纺衫,将玲珑有致的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尤其是那双盈盈美目,空灵澄澈。

    她就像一朵开在清水里的白莲花,不染纤尘,清丽高贵。

    无需任何言语,便是勾魂摄魄。光是想想那美丽的脸蛋,*已开始蠢蠢欲动。

    风华有种惊为天人的感觉,沐妍蜕变为水慕,蜕变的不只是一点点,整个容颜越发的精致的厉害。

    气势上则是强大了许多,虽然是身形娇弱,但是身上却散发着强烈的气息,让人难以忽视。

    “小慕慕……”

    风华娇滴滴的声音从空气之中传来,水慕嘴角有些抽搐,看着男人的大手微微握住自己的小手,率先的缩回了小手,有些异样的感受,痒痒的,很难受。

    风华:“……”

    风华被嫌弃了!

    嗷呜,握个手,怎么这么困难呢?

    “白逸先生,久仰大名……”

    水慕伸出小手和白逸相握,感受着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气,唇色抿起,视线不着痕迹的从男人身上停留,转移。

    “好久不见!”

    水慕:“……”

    水慕知道白逸在透过自己看到过往沐妍的影子,好久不见,果然是好久不见,三年的时间了。

    “嗯……”

    水慕还没有收回小手,白逸已经礼貌的收回小手,对着水慕身后的重墨,传来目光交流,点了点头。

    水慕透过三个男人的目光交流,不难看出三个人关系真的非常好,兄弟情深。

    ……

    水慕一心期待DNA检查的结果,所以风华也不兜圈子,直接拿早就准备好的黄皮书递给了水慕,对着重墨点了点头,结果和预期一致。

    “小慕慕,你和小牧和爱妍是亲生母子的关系!”

    “嗯……”

    水慕眸色一淡,从风华的手中接过检查报告,唇色抿起,遗传基因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吻合率,虽然是预期的结果,但是水慕还是觉得心头被狠狠地重击了一下。

    因为很欣喜,那两个粉雕玉琢的小家伙是从自己的肚子里孕育出来的,绝对是给自己最美的礼物。

    杏眸微微一湿润,来不及掩饰自己心底的情绪,泪水已经悄然滑落。

    重墨轻柔的将小妮子拥入怀中,细细的啄吻女人柔嫩的脸蛋,唇色抿起,低喃道:“是好事,乖,别哭了……”

    重墨心底的感受和触动其实和水慕一样的,嘴上的言辞如今有了强劲的事实,心底也狠狠地被触动了。

    这个女人,是自己最挚爱的女人,是自己两个孩子的妈妈!

    “嗯……”

    水慕知道男人在尝试给自己温暖和触动,唇色抿起,感受着男人的大手在缓缓地收紧力道,低喃道:“重墨,我现在很想回去抱着他们……很想很想……”

    水慕褪去女强人的光环,实际上只是一个女人,一下子凭空知道自己多了两个可爱的宝贝,割舍不了心底的悸动。

    因为自己挚爱着两个心尖上的肉。

    “好,在这儿等我一下,我马上就带你回去……”

    重墨漆黑的黑眸满是宠溺,精致如工笔画的凤眸滑过一抹流光,狭长的黑眸微微眯起,一抹暗光在眸底一闪而过。

    “嗯……”

    水慕嗅着鼻子,捏紧自己手中的检查报告坐在了沙发之上,视线舍不得离开一分一毫,浑然不知重墨和风华已经走进了隔壁的房间。

    ……

    风华知道重墨想要问些什么,无外乎是水慕的身体健康情况,看着重墨脸色铁青的模样,风华绝代的容颜也开始变得严肃。

    “墨,唔,慕慕的身体情况还需要调理,身上的钩吻毒素还没有完全清除完毕,把血液上的毒素缓缓排出,但是你放心,钩吻的毒素暂时不会对她有什么其他的影响,如果我没有估算错,当年到了最后毒发的时候,慕慕是被注射了解毒的药剂!”

    风华做出了合理的判断,拿出水慕血液的检查报告递给了重墨,重墨唇色抿起,接过了报告,大致看了一眼。

    血液之中的毒素范围大概是百分之零点零三,含量很低,但是是有的。

    所以情况还不是非常的乐观!

    看来,形势还是非常严峻……

    “注射了解毒的药剂?”

    重墨薄唇轻启,伸出大手,修长的手指敲击着自己面前的检查报告,黑眸微微一暗,反复咀嚼着风华的这句话。

    当年在危机关头,是谁给水慕注射了解毒药剂?

    “嗯,我知道了,你开药吧,到时候派人送给我,记得,不要送到海边别墅,直接送到重氏,试剂的话,不要中药,普通的液体,如果可以混成饮品喝就可以……我不想让慕慕看出端倪。”

    “好……”

    风华感慨重墨心思细腻,再度变成了暴宠宠妃的霸王,忍不住心底吐槽的厉害,果然,这就是重墨。

    太过于魅力了!

    宠水慕的重墨格外的有魅力……

    ……

    水慕对于风华准备了一桌子菜没有留下来吃,表示歉意,允诺下一次一定带着孩子一块儿来吃。

    看着重墨面无表情的从房间里走出来,伸出小手赶忙拉着男人的衣角低喃道:“走吧,我们回家吧……”

    “好……”

    对于孩子的企盼之情,早就已经充斥着心头了,太过于思恋小家伙了。

    ……

    水慕和重墨赶回家之后,两个小家伙陪着重恩在花圃之中嬉戏玩耍,看到水慕赶来的身姿,开心的手舞足蹈向着水慕和重墨跑去。

    “爸爸,妈妈……”

    “唔,乖……”

    水慕蹲下身子,看着重爱妍和重牧粉嘟嘟的身子向着自己跑来,忍不住啄吻两个小家伙柔软的脸蛋。

    心头满是错杂,但是却欢喜十足。

    两个小家伙,上天给自己最美的礼物。

    “回来了……”

    重恩看着重墨和水慕脸色无异,关切的话语想要问出口,但是思考再三,还是选择了缄默,本来想问重鑫祺怎么样的,但是似乎是不应景。

    “嗯,爸,麻烦你照顾她们俩了,小家伙闹人吧……”

    “没事,我年纪大了,就希望和小家伙腻在一块儿,水慕,你和鑫祺谈得怎么样了?”

    关切的话语终究对上水慕清澈的眸子,还是问出了口,重恩感觉到了来自重墨的寒气,唇色抿起,一个女人,两个儿子,手心手背都是肉,割舍不下。

    “嗯,正在谈离婚的事情,爸,您放心吧,我们会合理处理好我们之间的事情,您别担心了……”

    水慕心底满是歉意,虽然重恩过往做了许多的错事,但是终究年纪大了,年纪大了,自然无需为孩子的事情过分担忧,年纪大了,真的是要享清福了,和孩子陪伴玩耍,才是应该做的。

    “好……”

    重恩唇色抿起,大致知道水慕的抉择,看样子,水慕和重家的两兄弟都不想扯上关系了,自家的重墨得有许多的功夫要去努力了。

    ……

    重墨不着痕迹的黑眸微微抿起,黑眸染上几分笑意,离婚这个字眼,还不错……

    就算是不离婚,水慕也是自己的女人,因为自己手上和水慕还有结婚证,哪怕是女人已经换上一个身份,但是也改变不了和自己结婚的事实。

    静观其变!

    ……

    因为下午吃了可乐鸡翅,所以晚餐两个小家伙吃了比较少,水慕不太知道两个小家伙的生活习惯,看着佣人熟练地为小家伙准备好了一切,暗暗记在了心底,以后也要好好照顾两个小家伙的一切。

    水慕抱着两个小家伙挨个洗了澡,然后给两个小家伙讲着故事书,水眸满是温柔的眸光,看向两个小家伙,柔情似水。

    “就这样呢,唔,灰姑娘和白马王子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重爱妍已经睡着了,故事听了大半,小家伙就已经昏昏欲睡了,抱着怀里洗的香喷喷的小白白,嘴角还挂着一个小小的弧度。

    水慕忍不住笑出了声,俯下身子吻了吻小家伙的脸蛋,看着身侧的重牧睁大眼眸,小小的黑眸像是玛瑙石一般十足的英气十足。

    “小牧,妈妈故事讲得不够好嘛,所以小牧才不睡?”

    水慕蹑手蹑脚的起身,将重牧抱在怀里,轻轻地拍着小家伙的后背,想要安抚小家伙尽快入睡。

    水慕哄孩子睡觉的本事很弱,不过却格外喜欢的抱着孩子,因为小孩子的身子很柔软,让自己心底很踏实。

    “唔,不是,就是担心我闭上眼睛再醒过来,就看不到妈妈了……”

    重牧如实作答,伸出小手直接搂着水慕的颈脖,窝在水慕的怀里,十足的可人,水慕唇色抿起,听到小家伙的话,自己心头就像是扎了刺一般疼的厉害。

    “唔,不会,妈妈以后不管在哪儿,都会把爱妍和小牧带在身边的……”

    水慕唇色抿起,看着小家伙清澈的眸子,认真的说道,淡黄色的灯光倾洒在两个人的身上,仿佛为两个人镀了一层月光一般,静谧厉害。

    “唔,那爸爸呢,小牧希望爸爸妈妈都在身边……爸爸爱着妈妈,妈妈也爱着爸爸……”

    水慕:“……”

    水慕听得出来小家伙可怜巴巴的,尤其是柔软的话语敲击着自己的心尖,让自己心头欲罢不能。

    “爸爸……爸爸会有的……”

    水慕只能这么说了,站着说话确实有些不腰疼,水慕试探性的看着重牧,啄吻小家伙柔软的脸蛋,低喃道。

    “那小牧喜欢爸爸多一些,还是喜欢妈妈多一些?”

    水慕的心怦怦跳个不停,很担心小家伙嘴里说出的字眼是重墨……

    从来都不觉得紧张会是这种感受!

    “当然是爱爸爸……妈妈了……”

    重牧黑曜石的眸子满是狡黠的眸光,看着水慕忍不住扑哧的笑出了声。

    爱爸爸,妈妈,当小家伙说出爸爸的字眼的时候,自己差点笑哭了……

    水慕俯下身子吻了吻小家伙的脸蛋,忍不住心头的关切,知道小家伙表达出来的意思,无外乎就是爸爸,妈妈在一起的意思。

    可是大人的事情,小孩子怎么会明白呢?

    “好了,乖,妈妈给你唱歌,哄你睡觉……”

    “嗯……”

    重牧表示自己已经把任务完成了大半了,所以很有成就感,所以乖乖的躺在水慕怀里,在女人温柔的歌声之后缓缓入睡。

    水慕看着小家伙在自己怀里慢慢入睡的模样,忍不住俯下身子再度吻了吻小家伙的脸蛋,看着小家伙完全熟睡,才放心的把小家伙放在了一旁的小床之上。

    将两个小家伙的被子都盖好了,才放心的关上了房间的灯,离开了房间,深呼吸一口气,却意外的接到了詹姆斯的电话。

    “慕小姐,重总在酒吧喝得伶仃大醉,一直在叫您的名字,您看……”

    水慕:“……”

    水慕脸色微微一变,到底是来事了……

    心底隐约有些不安,唇色抿起,许久之后,低喃说道:“所以呢?”

    詹姆斯:“……”

    詹姆斯相对无语,不知道水慕竟然会如此的薄凉,不知道重总和慕小姐究竟发生了些什么事,怎么两个人像是闹僵了一样呢?

    不过夫妻吵架,床头吵架,床尾和……

    “慕小姐,您要不要过来一趟,这个吵架……万一被媒体拍到什么,不得影响燕铭的声誉嘛?您可是燕铭的公关啊!”

    詹姆斯在水慕身边久了,自然知道水慕心底真正在意的东西,所以很有力的说到了燕铭,凸显女人作为燕铭公关的责任感。

    察觉到电话那头女人沉默沉思的状态,詹姆斯适时的开始狗腿。

    “慕小姐,我把地址发给您,您要是不想来也行,我是扛不住了……哎,在燕铭干实在是不容易!我看我干脆还是辞职好了,本来就是公关部的人,但是也不能照顾喝醉酒的boss啊!”

    水慕:“……”

    水慕听得出来男人话语之间的婉转,唇色抿起,一抹暗光在眸底一闪而过。

    “嗯,你在原地等我,我很快过去……”

    “嘿嘿,是……慕小姐!”

    水慕挂断电话,深呼吸一口气,紧接着看着自己手机收到了最新的短信信息,眸色黯淡了几分。

    看来,自己今天真的非去不可了!

    重鑫祺,终究还是在自己心头拿捏不准……

    ……

    水慕重新换了一套呢绒大衣,衣柜里全数是重墨准备好的最新的时装,深呼吸一口气,看着重墨书房里的灯亮,敲了敲门,得到男人应允的声音,推门而入。

    “重墨,我明天会来看孩子,今天晚上有点急事……我刚刚已经为他们盖好被子了,等下你再照看一下他们,空调的温度不要打的太高,记得空气加湿一下……”

    女人的心思一向是细腻,所以水慕把关键点都提点了出来,对上重墨深邃的黑眸,满是关切,心莫名的漏跳了半拍,下意思的脱口而出。

    “放心,我一定会回来的……”

    重墨:“……”

    重墨唇色抿起,水慕失去记忆在K市无牵无挂,所以,她唯一熟悉的人,恐怕就是重鑫祺了,所以怕是重鑫祺出事了!

    她眸色满是关切,看得出来她对于重鑫祺的关切,一抹异样在心底划过,重墨大手紧握成拳,知道一个男人要大度,但是自己实在是控制不了对于这个女人的占有欲。

    “我跟你一块儿去……”

    重墨站起身子,大阔步的走向女人,伸出大手握住了女人的小手,看着女人有些错愕的眸色,低声说道。

    水慕:“……”

    水慕有些错杂的看向重墨,不知道男人所欲何为,深呼吸一口气,下意识的低喃道:“你走了,孩子谁照顾呢?”

    “我会安排佣人的……这么晚了,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去……”

    水慕心头微微一暖,听得出来男人话语之间的关切,杏眸染上一抹温暖的弧度。

    “好……”

    ……

    水慕坐上车后,才对重墨说出了目的地址,看到男人淡定的模样,杏眸微微一闪,重墨总是一个城府极深的男人,不动声色,越发的让自己的心底惴惴不安。

    赶到酒吧门口的时候,水慕重新拨通了詹姆斯的电话,听到詹姆斯曝出了房间号之后,眸色一淡,率先的穿过人群向着1号套房走去。

    乌烟瘴气,酒色弥漫……

    水慕脸色微微一变,没有选择敲门,直接伸脚踹开了自己面前的房门。

    詹姆斯原本想要过来开门,听到踹门声,赶忙上前把房门打开,看到水慕脸色暗沉和身后的男人,重墨,吓得合不拢嘴。

    “慕小姐,重总在房间内……”

    “好……”

    水慕唇色微微抿起,虽然自己嗅不到任何的气息,但是也知道重鑫祺喝的酩酊大醉,看着男人手中握着酒瓶躺在了沙发之上,整个人极其萎靡不振,不觉心头怒气直升。

    “詹姆斯,麻烦给我一盆水,冰水……”

    “是……”

    ……

    “慕慕,不要走……”

    “对不起……慕慕,对不起,墨……”

    重鑫祺胡言乱语之中,潋滟的蓝眸已经开始混沌不堪,让水慕眸底满是失望,真的不曾想到重鑫祺会变成这个模样,太让自己失望了。

    重墨薄唇微微勾起,看到男人身上只是有些褶皱的西装,唇色抿起,醉酒的男人,身上怎么会没有酒色的痕迹,未免也太假了吧。

    按理来说,醉酒的男人,握住酒瓶的动作都在抖动,自然会把红酒洒在身上……

    做戏,只不过是为了骗取女人的同情心。

    ……

    水慕伸出腿直接踢了踢男人的双腿,看着男人毫无动弹的模样,杏眸满是怒火,看到詹姆斯哆哆嗦嗦的端着一盆冰水过来,直接全数倒在了男人的脸上。

    “重鑫祺,你给我醒醒……”

    水慕看着一盆冰水直接浇灌在男人的身上,心底错综复杂,难以言语,看向詹姆斯,没好气的说道:“去拿干毛巾过来,派人在楼上订房间,等下把他拖上去……”

    “是,慕小姐……”

    詹姆斯感受到水慕传来的怒气和戾气,赶忙向着房间门口跑去,跑到重墨身侧的时候,完全被男人锐利的黑眸和强大的气场震慑到了。

    也不知道重墨有没有发现出来端倪。

    ……

    水慕虽然看着有些心疼,虽然心头已经对于重鑫祺咒骂不已,但是还是忍不住蹲下身子,替着男人解开领带。

    要解开衬衫的时候,毕竟男女有别,还是停了动作,对上男人深邃的蓝眸,也不知道男人是真的清醒了,还是醉意阑珊。

    “慕慕,不要走……”

    水慕:“……”

    听着男人无意识的低喃,水慕心头再度像是被针扎了一般,如果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其实换个角度,你可以当我从来都没有来过……”

    重墨唇色抿起,看到水慕这句无意识的低喃,黑眸染上一抹错杂,不动声色的收紧自己大手的力度。

    因为的确是两难的局面,很难处理……

    但是自己却不想拆穿!

    有的时候,水慕也应该要有玲珑心!

    ……

    重鑫祺:“……”

    自己又怎么会舍得让她从来都不曾出现过了呢?

    重鑫祺觉得自己现在在卑微的乞求爱情,但是为了挽留她,自己真的是什么事情都愿意做出来!

    “慕慕……我爱你……”

    水慕:“……”

    爱你!

    水慕唇色抿起,自己原本以为男人下午的时候就听明白了自己想要说些什么,没想到他完全不知道。

    自己只不过是拿他当成哥哥,至于自己未来和重墨怎么样,那也是未来的事情。

    但是自己和他,完全不可能!

    水慕:“……”

    水慕唇色抿起,站起身子,看向自己身后的重墨,低喃道:“重墨,麻烦你帮他脱下衣服,我不方便……”

    “好!”

    懂得避嫌了!

    重墨满意的勾起唇角,看着男人躺在了沙发之上,浑身冻的冰凉,看样子真的苦肉计,使到了极致。

    俯下身子,凑近男人的耳边,低喃道:“大哥,演戏累,看戏也累……是时候可以谢幕了……”

    察觉到身下男人僵硬的厉害,重墨唇色再度抿起,果然一如自己所料。

    失望,终究划过心头,但是对于男人的所有行为,自己还是理解的……

    ……

    重墨三下五除二,将男人身上的衣服解开,使得潮湿的衣服不紧贴男人身上,詹姆斯赶过来的时候,就看到如此旖旎的画面。

    水慕优雅皱眉的站在一侧,重墨却蹲下身子替着重鑫祺解开衬衫的扣子。

    画面太美,不敢看啊……

    “慕小姐,房间订好了,我接下来要做什么……”

    “背他上楼!照顾他休息……”

    “另外,准备好醒酒的汤,等他醒来的时候喂给他喝,最重要的是,不要告诉他我来过,不要让他以为不是每一次的放纵,消遣自己的身体,我会怜悯的赶过来……”

    詹姆斯:“……”

    詹姆斯头皮一阵发麻,不可置信的看向水慕,心漏跳了半拍,不知道水慕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还是女人发现了什么。

    一时有些语塞,心头满是不安,说起话来都变得结巴。

    “是……慕小姐,我知道了……”

    “嗯……”

    水慕站在重墨身侧,看着重墨将重鑫祺扶着趴在了詹姆斯的后背,目送着詹姆斯背着男人离开,唇色抿起,顿时觉得整个人疲惫的厉害。

    “重墨,咱来都来了,要不要喝一杯?”

    重墨:“……”

    重墨唇色一抿,黑眸染上一抹异样的光芒,不知道女人意欲何为,但是喝一杯的言行,实在是有些惊人。

    如果自己没记错,三年前的时候,她可是一口就醉了。

    但是三年后,她已经小有酒量了……

    “好,不醉不休!”

    醉?

    水慕看着男人妖孽的坐在自己的身侧,拿起一瓶未开封的红酒,开封,到了一杯在自己的面前。

    跟自己谈醉?

    重墨是来搞笑的嘛?

    水慕唇色微微抿起,杏眸染上一抹玩味,低喃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上次喝醉的人可是你,重墨,你弱爆了……”

    重墨:“……”

    第一次被女人说弱爆了,重墨也真的是醉了,如果不是她受益詹姆斯下了药,自己又怎么会醉呢?

    但是如果不是自己酒醉,自然也不会和她意外缠绵……

    一想到那次意外,重墨的黑眸再度变得暗沉的惊人,看着水慕触目惊心。

    “唔,先干为敬……”

    水慕心塞的厉害,所以直接将自己面前杯子里的红酒一饮而尽,唇齿之间充斥着红酒的气味,水慕才觉得自己心头错综复杂的情感已经散去了一些。

    重墨来不及阻止,女人已经先干为敬了,而且水慕还倒扣了杯子,显示自己已经喝了干净。

    唇色抿起,一抹暗光在眸底一闪而过。

    看样子,水慕也是知道重鑫祺是装得了,自己就知道这个女人是玲珑心……

    “唔,味道还不错,不过比不上喂你喝的牛奶……”

    水慕:“……”

    水慕看着男人暧昧的伸出舌尖在自己的薄唇上舔了舔,小脸涨红的厉害,无视重墨的话,再度拿起不远处的白兰地,倒满了杯子,再度一饮而尽。

    女人动作迅速,重墨眸色越发的暗沉了几分,小饮可以怡情,但是豪饮伤身。

    重墨伸出大手轻柔的将女人带入怀中,看着女人嫣红的小脸因为喝了两杯酒,染上诱人粉色,如莹润美玉,黑眸再度暗沉的惊人。

    “有没有人告诉你,你喝醉了,是在给我机会,嗯?”

    水慕:“……”

    矫情!

    男人本来就是矫情的动物,水慕唇色上扬,杏眸染上一抹讥诮,樱唇轻启,低喃道:“你们都是聪明人,就只有我是傻子不是嘛?”

    女人美眸婉转,清澈春水,明亮温婉……

    白皙的脖颈,肤光胜雪,宛若白玉。活色生香,秀色可餐。

    重墨再度觉得自己的自制力达到了极致,唇色抿起,知道女人是想诉苦了。

    “此话怎么说?”

    昏暗的灯光之下,两个人之间萦绕着暧昧的气息,越发的将彼此旖旎的紧紧纠缠在一块儿。

    散开的领口能看到她优美的锁骨,重墨俯下身子,狠狠地再度轻咬了女人柔嫩的唇瓣。

    “唔,此话怎么说?我是要说你诱导重牧告诉我关于爸爸,妈妈的话题嘛?还是要说刚刚你明明都看出来了重鑫祺在装,而却不点破?”

    因为男人暧昧的气息萦绕,水慕长长卷卷的睫毛,轻轻颤动,像随时可能振翅飞走的蝴蝶,有着柔弱却又坚韧的美。

    但是因为酒醉,天然媚色,令人怦然心动。

    尤其是粉嫩柔软的唇瓣水光盈盈,红得滴血,越发的让重墨爱不释手,想要俯下身子狠狠地再度啄吻女人柔嫩的唇瓣。

    心头微微一颤,果然,水慕是玲珑心,其实什么都逃不过她的法眼。

    “他装得那么逼真,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嗯?”

    水慕感受着男人的唇瓣在自己的唇间摩挲缠绵,唇色上扬,勾起一抹浅淡的弧度,低喃道。

    “唔,太萎靡不振了,我了解的重鑫祺,哪怕是醉酒,也会是这般昏迷不醒的模样,而且他如果醉酒的话……包厢的空调温度调的非常高,正常人喝了酒,又在这么热的房间里,必然领口的扣子要解开几颗……但是他的衣领的扣子是很好的系好的……”

    水慕嘴角染上一抹讥诮,心头像是扎了冰一般,真相就在唇边,但是却不想说出口。

    重墨:“……”

    重墨唇色抿起,暗暗感慨女人的心思细致入微,自己只关注了男人身上的酒色,却没有在意扣子的细节。

    的确,酒醉的男人,自然是浑身燥热的难受,房间的温度那么高,自然是会解开的。

    没想到刚刚水慕居然把所有的细节都看得一清二楚,玲珑心,这个女人,果然是个尤物。

    “不错……”

    水慕:“……”

    水慕嘴角上扬,看着男人这般言辞,知道男人其实也早就知觉,只不过陪着自己和重鑫祺一块儿演了一场戏。

    伸出小手抵在男人的唇瓣之上,防止男人的薄唇再度触碰自己的唇瓣。

    “重墨,你要不要告诉我,为什么诱导重牧告诉我关于爸爸,妈妈的话题嘛……”

    重墨:“……”

    昏暗的灯光旖旎的厉害,重墨嘴角的笑意一凝,有些尴尬,俊脸染上一抹绯红,追回老婆还得靠儿子的努力,自己也真的是醉了。

    还真的是脸红心跳有些丢人。

    “无所不用其极……怎么,慕慕,你要不要为我指点迷津,有没有什么捷径?”

    重墨说这句话的时候,伸出大手摩挲着女人玲珑有致的身子,故作挑逗,不过看在水慕眸底知道男人羞涩了,被自己抓住小辫子了。

    “没有捷径……有种东西,叫做坐以待毙!”

    重墨:“……”

    坐以待毙,那真他妈女人成为自己的嫂子了!

    “慕慕,那你是怎么发现小牧是我派去的,嗯?儿子的心思,莫非做妈的心知肚明吗?”

    重墨伸出大手扣住女人纤细白皙的小手放在唇边啄吻,黑眸染上一抹妖娆,满是精湛的眸光,看着水慕唇色抿起,嘴角漾开一抹玩味的笑意。

    “唔,试探一下而已……仅此而已……”

    重墨:“……”

    靠之,又被眼前这个小妮子摆了一道,重墨俊脸一暗,俯下身子狠狠地再度咬住女人的唇瓣,强势索取女人的香甜。

    “唔……”

    水慕:“……”

    果然,这个男人说不过自己就是在使用软暴力,水慕心底满是嫌弃,但是因为刚刚两个人都喝了酒,酒意阑珊,香甜的气息在自己和重墨唇齿之间蔓延,水慕刚刚一连喝了两杯,真的是有些醉意了。

    火热的热吻,让房间里的温度陡然升高,难分难解,许久之后,重墨才恋恋不舍的从女人的唇瓣上离开,低喃道。

    “我还有爱妍……下次我准备派爱妍去,再下次,就是爱妍和小牧组团去……”

    水慕:“……”

    无耻,*!

    这个男人果然是够无耻……

    水慕心头满是嫌弃,挣扎着从男人的怀里起身,拿起桌子上的酒杯想要泼在男人面前,却被男人快速的扣住手腕,握住自己的小手将杯子凑近男人潋滟的唇边。

    “慕慕,我还没说完,下下次,我就带着孩子两人一块儿去……”

    水慕:“……”

    也就是爷三儿嘛?

    ------题外话------

    感谢习惯qt,雪若暖心阁,13320788771的月票,感谢雪若暖心阁的花花!嗷嗷嗷,下一章醉酒,开始交心了!咳咳,重渣渣要得意了,怎么办呢?嫌弃呢……哈哈,大家看文快乐!咳咳,还在纠结要不要给重鑫祺好的结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堇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堇颜并收藏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