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 > 第一百九十三章 以我之姓,冠你之名!

第一百九十三章 以我之姓,冠你之名!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总裁大人超给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领证……

    水慕迷糊之间已经被重墨直接带到了车上,连同重爱妍和重牧一块儿都上了车,迷糊之间脑海之中还在想着刚刚男人说的领证两个字!

    重墨,他是来搞笑的嘛?

    自己和重鑫祺和合法的夫妻,虽然结婚证在内地不一定可以用得上,但是自己也不能犯重婚罪啊!

    “重墨,你现在带我们去哪儿?”

    水慕回神之际看着驾驶位置上男人英俊的侧脸,弱弱的开口问道。

    “去民政局,领证……”

    水慕:“……”

    重墨说得格外的理直气壮,水慕其实真的很想问谁给了他勇气和认知,自己一定要和他领证呢?

    *!

    这个男人也真的是太无理取闹了……

    “重墨,我还没有想过和你结婚的事情,我和重鑫祺还没有离婚,在北美的法律上,我和重鑫祺是夫妻,我们俩是叔嫂……”

    水慕尽可能把话语说得浅显易懂,看到男人精湛的黑眸那一抹玩味和笃定的时候,心莫名的漏跳了半拍。

    “我不在乎,你这辈子不再回去,那么北美条条框框对于你而言也不限制了……”

    “还有,昨天你睡了我,总得负责吧……”

    水慕:“……”

    谁睡谁,这个绝对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自己对于昨天晚上已经恍惚的毫无意识,明明是眼前这个男人吃了豆腐还卖便宜。

    自己也真的是醉了!

    “妈妈,为什么睡了粑粑就得负责任呢,唔,那天天和小白白睡觉要不要负责任呢?”

    重爱妍玛瑙石一般的眼睛睁得大大的,认真的看向水慕,满是专注和认真,看着水慕嘴角的笑意一凝。

    睡不睡的问题,重墨非得放在台面上来说嘛?

    “你可得好好和女儿教育一下这个问题,睡了究竟要不要负责任,这个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水慕:“……”

    重墨漫不经心的话从空气之中飘至耳边,水慕心底满是嫌弃,狠狠的瞪了一眼重墨,哪壶不开提哪壶。

    如果说不负责任,那么是不是给女孩子误导了呢?

    但是如果说负责任……

    那么重墨不是就赖上自己了呢?

    水慕陷入了两难的境地,看着一旁嘴角挂着一抹邪魅笑意的男人,深呼吸一口气,捏了捏小家伙的脸蛋,柔声的说道。

    “看爱妍心底的想法了,如果爱妍想负责的话,那么就需要有爱心好好照顾小白白,但是爱妍绝对不可以轻易和男孩子一块儿睡,知道了嘛?”

    水慕对上小家伙懵懂的眸光,一看就知道是完全没有听懂的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果然,小家伙心智上还是天使。

    “唔,我知道啦,妈妈睡了粑粑,然后不想负责对不对?”

    重牧:“……”

    自己这个妹妹也真的够笨的,妈妈和爸爸明明去生小弟弟啦……

    哎,自己也嫌弃她了呢!

    ……

    水慕:“……”

    重爱妍恍若是拿到宝贝一样大大的明眸满是求赞美,嘿嘿,自己终于回答对了是不是,这个问题其实也不是很难嘛。

    自己就是一个天才……

    重墨看着宝贝闺女这么厉害,简直是绝了,虽然在开着车,但是也忍不住送上啄吻,啄了啄小家伙的脸蛋,看着水慕相对无语的表情,赞美的说道。

    “爱妍说得太对了……妈妈就是不想对爸爸负责……所以爸爸很可怜……”

    水慕:“……”

    煽风点火,重墨也真的是不嫌乱的。

    水慕看着重爱妍这么粘着重墨,心底有些吃味,没好气的说道:“重墨,你帮我绑去了,我不签字,你也不一样是自找难堪……”

    “唔,是嘛?”

    重墨邪魅的嘴角上扬,自己这辈子只对她自找难堪,不过没有笃定的把握,自己又怎么会贸然出手呢。

    水慕感觉到男人的话语之后的浅含义永远不会那么浅,看来是早有准备,那么自己只能是见招拆招了。

    ……

    一家四口,赶到民政局的时候,考虑到人潮,水慕直接把重牧抱在了怀里,把重爱妍交给了重墨,因为相对而言,重爱妍比起重牧要重一些,水慕抱着也吃力一些。

    水慕到底感兴趣,在自己不愿意的情况下,重墨要怎么跟自己领证。

    既然男人都不怕丢人,自己就来看着他如何自找难堪……

    ……

    一家四口,涌入了民政局之中,看起来十足的复婚的排场,水慕唇色上扬,不着痕迹的将重牧紧紧的抱在怀里。

    走到民政局的门口,已经有负责的人迎了上来。

    “重先生,您吩咐的已经准备好了,就等您和夫人过来了……”

    溜须拍马,水慕杏眸一闪,嘴角噙着一抹浅淡的弧度,对于夫人这个字眼,自动的选择了摒弃。

    “嗯……”

    重墨看着水慕走在自己的身后,单手抱着重爱妍,伸出大手扣住了女人纤细的手腕,向着室内走去。

    水慕感受着男人大手之间的力道,唇色抿起,为什么自己总觉得已经进入了狼窝了呢。

    还真的是奇了怪了……

    ……

    水慕和重墨在护送之下直接走进了贵宾休息室,水慕抱着重牧有些吃力,走进之后,便直接把小家伙放在了沙发之上,对上重墨精湛的黑眸,准备接招。

    管好自己的手,不签字,那么恐怕就不会让男人有任何的可趁之机了。

    “重先生,重夫人,手续已经办完了,这个是你们的结婚证……”

    水慕:“……”

    水慕看着男人恭敬递过来的红本子,下意识的翻看里面的内容,赫然发现自己和重墨相拥的照片,而且还盖章了。

    结婚似乎成了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重墨他是怎么做到的,这个简直是非法操作。

    “嗯,辛苦……”

    重墨慢条斯理的将自己的结婚证扣在手里,嗯,照片拍的还不错,夫妻像实在是很明显。

    水慕长得就像是自己老婆一样!

    “是,那重先生,重夫人,我先去忙了,准备一下您们一家四口拍照的事情,有事直接电话通知我就行……”

    “好……”

    工作人员毕恭毕敬的离开,不敢直视水慕认真清丽的眸子,为什么自己始终觉得女人和母老虎一样呢。

    哎,关键是人家重总就好这一口,自己也真的是醉了,没辙了……

    ……

    工作人员离开,脸色一变,直接站在了重墨的面前,言辞犀利,满是讽刺。

    “重墨,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伪造证件,是犯法的……”

    “唔,谁说我在伪造证件,这儿上面可是人家工作人员盖章了,至于我们俩注册时候的监控,很不巧,那天的机器坏了,至于你的签字,唔,你可以去比对,和你的相差无几……所以,水慕,我们俩现在是合法的夫妻,我的身份是受到法律保护的……”

    水慕:“……”

    作奸犯科的人,说自己的身份是受到法律保护的。

    水慕嘴角抽搐的厉害,每一个细节几乎是被男人卡死了,也就是说现在这张证,还真的是奏效了。

    水慕脸色微微一变,感慨于男人的手腕,自己以为他会威逼利诱骗自己签字,不曾想到实际上是男人早就胜券在握了。

    水慕:“……”

    被男人摆了一道,水慕也真的是醉了。

    “重墨,我不会承认这张结婚证的,因为根本就不是我本人所为……”

    水慕心底虽然是没有底气,但是却丝毫不曾退缩,将眸底的那一抹不安掩去,杏眸满是清丽夺人。

    “唔,结婚证你不承认,但是孩子的抚养权你该不会也不承认吧……”

    重墨优雅的拿起一旁早就准备好的文件递给了水慕,水慕杏眸微微一闪,看到了文件的内容,愣在了原地。

    是关于孩子抚养权的转让书。

    水慕按耐不住心底的渴望,伸出小手把转让书握在手心,仔细的研读中。

    文件表明,自己和重墨结婚的情况下,孩子的抚养权,包括孩子的大小事务,决策者是自己……

    “重墨,你知不知道有了这份转让书,我签了之后,和你离婚了,孩子的抚养权一样在我的手里,你到底在赌什么,赌我和你离不了嘛?”

    “唔,签还是不签……”

    重墨黑眸掩去一抹暗光,嘴角挂着一抹浅淡的弧度,优雅的转身,对着重牧嘴角上扬,随即拿起桌子上早就准备好的黑色水笔递给了女人,黑眸满是坦然,将女人的那一份不安定看在眼中。

    水慕:“……”

    签还是不签?

    答案当然是签了!

    水慕咬咬牙,签字之后,自己还是找律师证明自己和重墨的结婚证是有问题的,两个人根本不构成婚姻关系,到时候有了这么一纸合约,两个孩子的抚养权还是在自己的手上。

    “当然签了……重墨,你别反悔……”

    水慕拿起黑色水笔,洋洋洒洒的在白纸之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深呼吸一口气,合同已经被重墨抽走,随后拿出了门外,交给了助理。

    动作行云流水,水慕杏眸微微一暗,男人此番行为,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自己也真的是醉了。

    “恭喜你,重夫人……”

    “重夫人这个词别叫得太满,毕竟可能现在是,但是很快就不是了,也有可能根本就不是,只不过是你的伎俩而已……”

    重墨:“……”

    重墨嘴角抽搐了几分,女人的话还真的是犀利,如果不是自己的心态够好,恐怕早就忍不住缴械投降了。

    所以,局中局,往往好戏在后面……

    咚咚咚!

    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水慕唇色一淡,准备上前去开门,重爱妍已经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踮起脚尖,率先的打开了房门。

    水慕看着小家伙这般能干的模样,眸色一暖,大阔步的上前把小家伙抱在了怀里,就看到阿坤衣装整齐的站在了门口。

    “重先生,刚刚那份协议书已经生效了……我们请了司法部门公证过了!”

    “好……”

    水慕可以感觉到男人的眸光若有若无的在自己身上停留,水慕眸色一淡,一抹暗光在眸底一闪而过,怀里的两个小家伙倒是非常喜欢阿坤,看到阿坤来了,直接奔向了阿坤的怀里。

    “坤叔叔,爱妍好想你啊,你有没有给爱妍买奶酪吃?”

    重爱妍眨巴眨巴大眼睛,冲着阿坤乐呵呵笑个不停,露出白白的牙齿,漂亮的不得了。

    阿坤眸色变得柔和了许多,自己今天给重墨办了大事的,自然是没有带好吃的,但是看着小家伙这么可爱的模样,阿坤的心也真的是被萌化了。

    “明天阿坤叔叔带爱妍和小牧去吃奶酪……”

    “好哦……”

    重爱妍圆满了!

    果然撒娇卖萌,对于阿坤叔叔一直是有效果的,自己简直是太聪明了!

    ……

    水慕看着重墨将做好的文件递给了自己,眸色一淡,是自己刚刚签字的关于孩子抚养权问题的转让书。

    但是却隐约的感觉到了一抹强烈的不安,似乎是重墨的黑眸太过于锐利,精光了。

    “重墨,该不会合同有什么问题吧……”

    水慕发自心底的不确认问道,颤抖的翻看着合同的所有条条框框,等到翻看到最后一页的时候,脸色微微一变。

    因为合同中间加了一行小字。

    如果甲方乙方一旦离婚,或者乙方再嫁,次转让书将不具有任何法律效应!

    水慕:“……”

    重墨满意的看着女人脸色微微一变的模样,心头一抹愉悦悄然滑过,伸出大手捏了捏女人柔嫩的脸颊,嘴角上扬。

    “不好意思,技高一筹……”

    水慕:“……”

    人至贱则无敌!

    水慕今天算是真真切切明白这句话的涵义了,几乎是咬牙切齿的看着自己面前的男人,他怎么可以这样。

    “重墨,你真的是无耻至极,太过分了……”

    “对了,忘记告诉你,之前没有拿到过你的中文笔迹,刚刚你签字的笔迹也同样用在了我们俩的结婚协议书上……老婆,走吧,去拍全家福了!”

    水慕:“……”

    全家福!

    去你妹的全家福……

    水慕小手紧握成拳,看着男人这么无耻的模样简直是要抓狂,先让自己放松警惕,给了自己一个甜头尝尝,没想到却是又一个深坑啊。

    “重墨,你真的是太过分了,禽兽……”

    “爱妍,小牧,过来拉着妈妈的手,我们一家要去拍全家福了……”

    重墨知道水慕是满腔的怒火,所以直接将两个小家伙叫了回来,嗓音磁性温柔,但是却让水慕恨得咬牙切齿。

    这个男人从来都不和自己硬碰硬的,每次这个时候就知道叫孩子!

    “妈妈,爱妍很喜欢和粑粑妈妈一块儿拍全家福啦,不过是全家福是什么东西啊?”

    重爱妍迷糊可爱的厉害,只知道自己要帮粑粑说话,粑粑说什么就是什么,这样哄的住妈妈,妈妈才能给自己生小弟弟和小妹妹啊。

    不过全家福是什么东西呢?

    “妹妹真笨,全家福就是一家四口在一起拍照片……”

    重牧乖巧的牵着水慕的小手,酷酷的小脸有些嫌弃,看着水慕忍不住哑然失笑。

    顿时忘记了和重墨白热化的战局,果然孩子一出马,立马就不一样了!

    “嗷呜,妈妈,格格又凶凶了,妈妈抱抱……”

    “乖……”

    小家伙的眼眶不一会儿就发红了,满是委屈的模样,立马就让水慕心软的一塌糊涂,蹲下身子,轻柔的将小家伙抱在怀里,吻了吻小家伙柔嫩的唇瓣,低声安慰道。

    “哥哥只不过是在告诉爱妍新知识,这个时候呢,爱妍要礼貌的说谢谢,知道嘛?”

    水慕俏皮的跟重牧眨了眨眼,神情柔和,潜移默化的化解重牧心底的小歉意。

    “知道啦,格格谢谢你……”

    “没关系啦……”

    重牧小脸微微一红,故做不在乎的牵着水慕的小手,缓解尴尬。

    水慕看着两个小家伙别扭的模样,唇色一暖,没有留意到身侧男人黑眸之中的蚀骨柔情和宠溺。

    ……

    被两个小家伙抓着手,走出了贵宾休息室,水慕杏眸微微一闪,尤其是无数的镁光灯在自己面前闪烁,才赫然发现重墨和自己开了一个极致的玩笑。

    媒体是什么时候过来的?

    重墨通知的嘛?

    “重先生,昨天你和少夫人的照片传了出去,刚刚媒体就一路尾随你们到这儿,不好意思,我才发现,失职了!”

    阿坤被眼前的景象也愣住了,唇色抿起,迅速的凑近重墨耳边低喃,恰到好处的让水慕也听到了,唇色抿起,半真半假,重墨信不得。

    “嗯……没事……”

    重墨不着痕迹的将水慕和两个孩子揽在身后,警惕的看着前方的媒体,面色铁青的厉害。

    “重先生,请问这个小姐是您的新妻子嘛?那沐小姐是去世了嘛?还是离你而去嘛?”

    水慕:“……”

    媒体问问题向来是大胆,水慕脸色微微一变,把孩子交给了阿坤和身后的工作人员,深呼吸一口气,该来的终究还是要来的。

    现在唯一要祈祷的就是媒体没有挖出自己和重鑫祺的关系,否则这一场闹剧,就无论如何都收不了场了。

    水慕感觉到重墨高大的身子僵硬的厉害,知道是媒体的过分言辞刺激到了男人,唇色抿起,伸出小手挽住男人的胳膊,低喃道。

    “唔,首先不知道这位小姐你有没有记者证,因为用词非常的不恰当,首先呢,妻子的话,现任妻子和前妻,为什么你要用新这个词呢?看来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吧……嗯?”

    水慕言辞犀利,迅速的予以反击,自己又不是花瓶,任由男人只是带着那么简单,看着对面女人小脸青一阵,白一阵的,水慕唇色上扬,手心微微紧握,继续说道。

    “还有一个问题,是普及给在座的媒体朋友的,沐妍是否去世或者是离重墨而去,在很大程度上是重墨的私事,如果大家这么步步紧逼,那么无形之间就侵犯了重墨的*,在某种程度上来说,重墨可以去起诉大家……到时候太较真就没有太大的意思了……”

    重墨:“……”

    重墨感受着身侧的女人散发出来的英气,嘴角不着痕迹的上扬,北美最棒的公关就在自己的身边,自己还需要作何担心呢?

    现在唯一比较关心的事情,那就是对于自己和她的关系,她会怎么说?

    重墨迫切的有种小媳妇急需要被承认的感觉,自己也真的是醉了!

    ……

    媒体们面面相觑,不知道这个女人长相就像是天使和精灵一样,精致的明眸如同剔透的水晶一样不染纤尘。

    容色倾城,肤光胜雪,宛若白玉。

    妖孽,精致!

    不过重墨可是K市的头条,难得有这么一次机会可以抓住重墨的绯闻,而且又是和陌生女子逗留在民政局,如果放弃的话,真的就是太可惜了啊。

    但是谁都不敢贸然上前,因为侵犯*,怎么有种掉饭碗的感觉呢?

    ……

    水慕唇色一淡,手心布上一层淡淡的汗意,心头怦怦漏跳了半拍,唇色上扬,知道自己的三脚猫功夫似乎是把他们吓唬住了。

    “不过呢,如果大家是理想状况下宣传重氏,赞美重墨,那也是情有可原的,这样吧,我也了解到大家工作非常不容易,晚点重氏的公关部会把重墨这次的出行书面理由告知大家的……不知道大家是否满意呢?”

    水慕水眸婉转,锐利的眸光扫向在沉思的媒体,暗暗瞪了一眼身侧的男人,美眸满是嫌弃。

    沉默了许久之后,水慕知道大家是真的放下了,深呼吸一口,看向重墨,低喃道:“照片下次再拍吧,我们先去找爱妍和小牧吧,刚刚人那么多,他们也应该吓坏了……”

    重墨:“……”

    重墨觉得不应该如此就结束了,自己还需要被承认呢?

    黑眸染上一抹妖娆,精湛的摄人心魄。

    “慕慕,我们俩的好事是不是也要和大家分享一下再离开,单单书面告知,是不是太不礼貌了,嗯?”

    水慕:“……”

    水慕感觉到男人的大手紧紧扣住自己的纤腰,黑眸深处满是笃信,满是暗示的眸光,那一抹强势妖孽的气息将自己紧紧的萦绕,水慕真的有种破口大骂的冲动。

    因为在场原本偃旗息鼓的媒体,因为重墨的这句话完全像是复活了一样,跃跃欲试。

    “慕慕小姐,您有没有什么要跟我们说的,你和重先生有什么好的消息要公布,婚讯嘛?你们俩是什么关系啊……”

    水慕:“……”

    整个会场的媒体像是被打了兴奋剂一样,根本停不下来,问题也开始围绕着水慕和重墨的关系开始展开,完全是有一种不到黄河心不死的感觉。

    水慕黛眉微微蹙起,男人的铁臂紧紧的环在了自己的腰身之上动弹不得。

    其实重墨的想法很简单,无非就是想要让自己承认和他的关系,水慕杏眸微微一闪,谁先承认关乎着主次的问题,自己要重墨先承认。

    “既然大家都这么问了,我和重墨就不瞒着大家了,刚刚在休息室内,重墨跟我求婚了,我现在还在考虑之中,好事近了,到时候一定会告诉大家的,关于现任妻子,前任妻子之间的三角恋人,到时候也会做详细的说明的……”

    水慕重新把球踢给了重墨,杏眸婉转如水,嘴角挂着一抹公式化的笑意,满是恭敬和谦卑,让人挑拣不出任何瑕疵,但是却很好的把问题重新推给了重墨。

    重墨:“……”

    重墨原本想要被承认的感觉,但是事到如今,女人重新把皮球又打到自己这儿了,的确是不拦不行了,唇色抿起,一抹暗光在黑眸眸底一闪而过。

    “很容易,以我之姓冠以她名……”

    水慕:“……”

    重墨的一句话,言简意赅,已经把结果详尽的说了出去,水慕脸色微微一变,下意识的看向身侧的男人,发现男人漆黑如玉的眸子一直紧紧的凝视着自己,满是关切的眸光。

    全场哗然,重墨再度大婚,看来K市最近又有天大的喜事了,可喜可贺啊……

    “重先生,重夫人,恭喜……”

    “祝贺重先生,重夫人……”

    水慕:“……”

    水慕有种踩在云端的感觉,自己在云端的这头,而男人在云端的那头,这个男人拿捏不准,似乎是幸福在手间,但是稍有不慎,自己可能坠入云端,惨不忍睹。

    “重墨,你知不知道幸福这种东西就像是梦想一样,更像是内裤,你现在穿着,但是不需要逢人就说你有……”

    很恰当的比喻,但是却不陌生,重墨嘴角上扬,黑眸染上一抹晶亮的光芒,唇色抿起,凑近女人的耳边低喃道。

    “可能我这样很孩子气,但是难耐不住……只想把我们俩的幸福告诉更多的人……”

    重墨的眸底满是诚挚,水慕被男人眸底的那一抹真诚震慑,不由得唇色抿起,一抹异样的感觉在心头悄然滑过,

    他这个样子,很像是孩子在宣告自己的所有权,很可爱……

    “重先生,回去跪搓衣板……而且,别把我往火坑上拉,毕竟我现在是双重已婚,我犯了重婚罪……”

    重墨:“……”

    重婚罪!

    重墨嘴角扬起一抹讥诮,伸出大手宠溺的抚摸着女人的发丝,水慕这辈子要是犯重婚罪,那也只能和自己。

    “好,跪洗衣板,如果你真的要是被抓入监,那么我陪你……”

    我陪你这三个字眼一直是水慕梦寐以求的字眼,因为满是温柔和宠溺,水慕忍不住嘴角漾开一抹浅笑。

    只不过,下一秒,笑意凝结成冰。

    因为不远处一个女人的犀利的质疑,僵硬在了原地。

    “大家不要被这个女人蒙骗了,她已经结过婚了,她结婚的对象就是重鑫祺,重墨的亲哥哥,这个是他们俩在北美的照片……”

    水慕:“……”

    水慕整个人僵硬在了原地,虽然女人戴着大大的黑框眼镜,但是容颜却是自己无比熟悉的,爱丽丝,燕铭的秘书部成员,是重鑫祺旗下的爱将。

    看来,果然,今天是来砸场子的!

    水慕暗暗皱眉,因为爱丽丝手中的照片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实,所以百口莫辩,根本是难以辩驳。

    一波三折,全场的媒体再度把焦点对准了爱丽丝,女人一头金发,看样子不像是内地的人,肯定是北美的人,大家在脑海之中快速的过滤了重鑫祺的信息,如今女人手中的照片,水慕和重鑫祺甜蜜相拥,这个不就是在说明问题了嘛。

    “慕慕小姐,请问你对这件事情怎么看,你真的同时嫁给了重家兄弟俩嘛?”

    “重先生,您身边的这位小姐真的是您的嫂子嘛?”

    媒体一系列的问题纷至沓来,水慕脸色再度暗沉的惊人,小手紧握成拳,几乎是可以感觉到锋利的指甲嵌入手心之中,鲜血在手间蔓延开来。

    怎么办……

    “在我的眼中,她一直的角色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我的妻子……关于这个问题,希望大家不要被流言蜚语蛊惑!”

    重墨言之凿凿,黑眸满是笃定和坚定,让在场的媒体惊呼声小了一些,但是还是觉得不会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但是碍于重墨冷冽的气场,又不敢贸然提问,只能坐等观望,等着爱丽丝再爆出劲爆的消息。

    “水慕,你是不是也要否定你和重总的关系呢?”

    水慕:“……”

    爱丽丝的直接发问,水慕看着女人踩着高跟鞋向着自己走来,手心已经不断冒着汗意,只不过自己一直在隐忍,心底一抹寒气滑过,如果自己处理不好今天的事情,不光是重氏受到影响。

    恐怕北美的燕铭也难逃一劫。

    “我和重鑫祺先生只是很好的朋友……所以,希望这位小姐注意你的措辞,否则我可以告你诽谤,不知道K市告你诽谤,需不需要走北美的程序呢?”

    水慕杏眸染上一抹笑意,故意把气氛营造的祥和一些,故做镇定的模样,让重墨心疼的厉害,黑眸给身后的保镖使了一个眼色,必要的时候,可以先礼后兵。

    啪……

    爱丽丝实在是忍不住了,伸出小手直接甩了水慕一个巴掌,眼眸之中满是憎恶和嫌弃。

    “水慕,你这个贱人……”

    水慕:“……”

    水慕因为爱丽丝的动作十分迅速来不及反应过来硬生生的挨了女人这一巴掌,顷刻之间就感觉到自己的牙齿磕破了唇瓣,唇齿之间蔓延着血腥的感觉。

    因为嗅不到气味,所以那血腥味只能在唇间品尝了。

    重墨快速的将水慕带入怀中,认真的检查着女人的伤势,黑眸尽是肃杀和凛然。

    “把她扣住,带下去……”

    “是,重先生……”

    水慕:“……”

    水慕实在是不想把事情闹大,而且以重墨的性子,爱丽丝打了自己一巴掌,他可能直接就会废了女人的一双手,伸出小手快速的握住男人的大手,扬声说道。

    “不用了,她和我是同事,都是自己人……”

    “水慕,我才不跟你是自己人,你现在和重墨在一起你侬我侬的,你知不知道重总出了车祸,现在就躺在医院等着截肢呢,你这个狠心的女人,你就是魔鬼,你会下地狱的……”

    水慕:“……”

    水慕看着女人脱口而出的咒骂,下意识的上前,脑海之间一直在回荡着刚刚女人所说的话。

    出了车祸,等着截肢!

    重鑫祺!

    “爱丽丝,你说的是鑫祺嘛,他有没有怎么样,他现在在哪儿,怎么会截肢呢,我昨天晚上见他他还好好的……”

    水慕因为这个突然间的噩耗,刺激的愣在了原地,整个人忍不住有些口不择言,看着自己面前的女人,杏眸满是在意和关切。

    “哈哈哈哈,你都忙着和重总的亲弟弟结婚了,你还会关心重总的死活,大家看到了吧,这个女人终于她和重总的关系了,她就是人尽可夫的婊子……”

    爱丽丝越想越气恼,所以骂起脏话也口不择言,在场的媒体被如此轰炸性的消息震慑住了,都忘记了拍照,完全在听故事了。

    重墨黑眸微微一暗,昨天晚上是装醉,今天又闹出了车祸,截肢,重鑫祺也真的是醉了!

    自己可以允许他肆意妄为一次,两次,但是不会允许三次,兄弟情谊也总有耗尽的时候。

    ……

    “爱丽丝,他现在在哪一家医院?快点告诉我……”

    水慕慌乱的厉害,爱丽丝性子为人耿直,一旦说出口的话都是负责任的,如今她说重鑫祺出了车祸,要截肢,那么肯定不会是假的。

    所以水慕现在感觉到自己彻底乱了,根本不知道要如何应对,只想迫切的见到他,知道他最新的情况。

    “重总在K市附属医院,他刚刚一直在叫着你的名字……”

    爱丽丝想了许久,但是还是把医院的名字告诉了水慕,毕竟对于重鑫祺而言,他最想见到的人就只有水慕而已。

    也不会是自己,哪怕是自己在他身边默默的守候了8年,从自己18岁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就忍不住爱上他了。

    但是他只爱水慕!

    原本一直以为像重鑫祺那样的男人不会爱上任何的女人,但是水慕的出现告诉自己,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因为这个男人在水慕这个女人身上扎了根……

    ……

    水慕:“……”

    去见他!

    水慕虽然恨他欺骗了自己三年,让自己和两个孩子分别了整整三年,但是从不希望他会有什么意外。

    “我现在去见他,帮我订飞机回北美,帮我找最好的医生,我不会让他截肢的……爱丽丝,麻烦你了!”

    水慕也是女人,自然看得出来爱丽丝对于重鑫祺的情感,所以最后一句话,完全是发自心底说的,虽然脸颊上还有女人的巴掌印疼得厉害,但是现在紧急关头,都顾及不上了。

    “是,慕小姐……”

    爱丽丝到底还是妥协了,女人美眸之中的关切和在意是骗不了人的,所以她还是在意重总的。

    既然重总也爱她,那么他们俩就好好的在一起吧……

    ……

    水慕和爱丽丝之间的交流几乎是让在场的媒体有些顿悟,看样子水慕和重鑫祺关系真的是相当不一般啊。

    这个到底是唱的哪一出啊,大家也困惑了,不敢造次,只看到重墨的俊脸黑的更加彻底了。

    “重墨,麻烦你照顾一下孩子,我先去医院看一下鑫祺,他现在很需要我……”

    水慕原本是想要打一声招呼就走,不指望重墨可以和自己一块儿去看他,但是却没有想到重墨扣紧自己的手腕,薄唇轻启,阴冷至极的话语在空气之中缓缓的响起。

    “他生病了,出车祸了,需要医生,不是你……”

    水慕:“……”

    需要医生,不需要自己嘛?

    水慕脸色微微一变,樱唇颤抖的厉害,低喃道:“他现在情况很严重,我不想跟你花费精力在这儿闲扯,重墨,他是你的哥哥!作为弟弟,哪怕是他做错了事情,你也有点同情心好不好?”

    重墨:“……”

    自己他妈的没有同情心!

    重墨嘴角扬起一抹冷笑,黑眸锐利的扫向身侧的人群,伸出大手扣住女人纤细的手腕,直接把女人拉进了刚刚的贵宾休息室。

    水慕直接被男人甩了出去,重心不稳,直接跌落在地毯之上,水慕因为是用右手支撑着自己,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右手咔嚓一声脱臼了。

    水慕疼得额头上满是汗意,但是因为室外的喧闹声太大,重墨没有听到女人手腕处那清脆的咔嚓声。

    有些话,两个人在一起说会更好。

    “水慕,别忘记了,昨天也是他口口声声让人打电话告诉你,他喝醉了,一直在叫着你的名字,但是结果是他设了局,目的就是骗取你的同情心……”

    水慕:“……”

    水慕对于男人的答案不置可否,杏眸微微一闪,强忍住自己手腕处的剧痛,抬起杏眸,认真的看向面前暴怒,冷冽的男人。

    “重墨,这一次是真的,不是做戏,请你相信我,爱丽丝不是这种人,她从来不说谎,鑫祺虽然会拿一些事情开玩笑,但是他绝对不会拿这么大的事情吓唬我,而且车祸……因为我最害怕听到车祸这两个字眼,当初我在病床上躺了一年,脑海之中已经对车祸深恶痛绝了,他不会故意拿这个理由搪塞欺骗我的……”

    重墨:“……”

    随着女人的一句又一句迫切的解释,重墨的心一点一滴凝结着冰,精湛的黑眸再度布上了一层寒冰。

    对于重鑫祺,她总是可以找无数个理由去说服自己,但是对于自己却不管不顾。

    所以她对于自己之所以这么不信任,只能说她不爱自己吧!

    对于重鑫祺,恐怕不是口口声声真他妈当成哥哥吧,自己也真的是傻子,才会天真的相信,作为夫妻相处了三年,还他妈的只当作兄妹。

    “水慕,你真的要去找他嘛?”

    水慕:“……”

    男人的话语渗透着寒意,水慕莫名的打了一个寒颤,将自己受伤的右手悄悄的放在身后,抬起杏眸,认真的说道:“对……”

    重墨:“……”

    这个女人,还真他妈大胆!

    重墨嘴角扬起一抹冷笑,仿佛是一瞬间遏制住女人的咽喉。

    “如果你走出这个门,那么说明你心底真正在意的人只有他……什么兄妹都是他妈的幌子,也只有我才会相信你……”

    水慕:“……”

    无理取闹!

    ------题外话------

    感谢zxsyzhk的评价票,感谢大地家,叮咚叮咚叮咛,雪岚123,糍糍0802,happy啊月票。大家看文快乐,咳咳,我为什么觉得越来越偶像剧,狗血了呢?哈哈,剧情到这儿,我只想弱弱的吼一句,马上要恢复记忆了,所以小虐一把,乃们可能不懂亲妈的心思,呜呜呜,以后没的虐了,所以要小虐一下!哈哈哈,看文快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堇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堇颜并收藏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