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 > 第一百九十七章 恢复记忆

第一百九十七章 恢复记忆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水慕是鲜少小人之心的,但是遇见重墨之后便会不自觉的去假想他是不是做了一些为了算计自己而做的事情。

    时间久了,自然是养成习惯了。

    重点在于自己不是小女人,自己精通商场之间的尔虞我诈和算计……

    但是今天却看不懂男人心底最真实的想法了!

    爱一个人,以重墨的性子不就是为了困住她嘛?

    但是重墨所有的行为都在彰显一个事实,那就是重墨想要放自己走……

    放自己走!

    “可能没有人跟你说过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又是怎么结合的,你唯一的记忆之中就是这三年发生的事情,或者是被告知和我的之前的关系种种……”

    重墨深邃的黑眸紧紧的凝视着自己面前的女人,修长的手指慢条斯理的敲击着自己面前的桌子,唇色抿起,对上女人探究的眸色低喃道。

    “我有的时候是在庆幸,你失去记忆也好,忘记三年前多么不堪,强取豪夺的我,以后会在你面前塑造一个全新的自己……”

    水慕:“……”

    水慕感受到男人的黑眸饶有深意的在自己身上停留,不知道男人去所欲何为,唇色抿起,心底惴惴不安的厉害。

    总觉得重墨要说些关于三年前彼此惊天的消息。

    的确,自己对于三年前的事情毫无所知,只知道自己是重墨的妻子,孕育了两个孩子,那么自己和重墨是如何相爱的呢!

    难道有什么隐情嘛?

    “我从来不曾跟你说过当初什么时候第一次见到你,因为我担心你说我禽兽不如……”

    水慕:“……”

    禽兽不如,这个词似乎用得有些过激吧,不过却迅速的滋生了水慕心头想要探究的想法和念头,杏眸在男人的身上停留,一抹异样滑过心头。

    这个男人,总是时时刻刻给自己异样的感受,拿捏着自己的呼吸和心跳……

    “初次见你的时候,你应该还在上幼儿园,那个时候,你和安安在一块儿,我还有很严重的自闭症……虽然照顾安安之后好了许多,但是见到生人还是难免有些抵制,你就像是一个精灵一般翩翩起舞,在我的正前方采花,哼歌……一身白衣,画面唯美到了极致……”

    水慕:“……”

    还在上幼儿园,那么自己应该才5岁,重墨比起自己大了近十岁,那个时候应该也是少年了!

    一个少年却有自闭症……

    水慕几乎是不敢想,为什么重墨会有自闭症,原因是什么!

    脱口而出的话,但是看到男人在认真沉思回忆往事,水慕选择了缄默……

    “那一瞬间,我看着女孩子对我笑靥如花,欣喜的在我面前展示着最新采摘的花,我暗暗在想,如此一个美丽的天使,坠入凡间,我一定会竭尽全力好好的保护她……那一瞬间,我仿佛也听到了上天的安排,重墨,你胸前缺失的肋骨已经找到了,就是面前这个女孩……”

    沐妍,要回去上课了,不能采花了……

    沐妍,这两个字,深深的印刻在了重墨的心尖,而后重墨不得已离开一个人出国闯荡……

    但是还是不曾忘记这个名字,以及曾经那个女孩,对着自己笑靥如花展示着自己手上最新采摘的鲜花儿时候的模样。

    一眼,就是一辈子……

    后来自己才知道,原来自闭症的患者,对于美的事物,尤其是这抹美到绝伦的笑靥如花,总是可以印刻在心尖,一辈子不曾遗忘。

    ……

    水慕:“……”

    一定是餐厅里的灯光太过于美轮美奂了,尤其是顶上的水晶灯闪耀着精致的光芒,竟然让水慕觉得重墨的眸子有些晶亮的光泽。

    水慕是沐妍,但是却没有沐妍的记忆,所以几乎是毫无印象的……

    “原来如此,那么,这么多年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其实你和我,早就是一见钟情了……”

    一个少年一眼爱上了一个精灵般的少女,又怎么会禽兽不如呢!

    “现在有机会告诉你了,希望还不会太晚……”

    重墨嘴角上扬,挤出一丝苦笑,对于沐妍的所有往事,就像是一步一步在排兵布阵,自己太精于算计了。

    只是不想让她陷入被如此精致算计的惶恐之中……

    ……

    “再后来,也就是你记忆之中的我们俩第一次见面,那个时候,我在K市安定下来之后就想派人找你,有一天,暖暖带了一个女孩回家,告诉我是她的同学……”

    二哥,这……这个是沐妍!我的同学,兼好朋友……

    画面太美,美到重墨回忆起来都有些恍惚,女人精致的容颜,青涩的脸庞看向自己有些战战兢兢,诚惶诚恐,重墨觉得自己就是洪水猛兽,把面前的小女人吓坏了。

    你……你好,重先生,我是沐妍……

    水慕:“……”

    水慕虽然是毫无印象,但是此刻也陷入了男人极美的情景之中,跟着男人一块儿捕捉回忆的美妙。

    唇色上扬,感受着来自男人身上的祥和气息,忘却了针锋相对……

    “看来,一切都是早有安排,冥冥之中,上天也在把我往你身边送……”

    水慕发自心底的感慨,将自己面前的干红一饮而尽,原来是男人的磁场太过于强大了,以至于自己在哪儿,都会不自觉的被男人吸引,向着男人靠拢。

    “不过你那个时候有男朋友……沈哲浩,K大的才子……”

    重墨看着女人优雅的自饮自己面前的干红,举起自己面前的高脚杯,和女人空中举杯,摇曳的红酒为夜色增添一抹妖娆和旖旎,格外适合惑乱心扉。

    就像是水慕现在心底的感受,完全的被蛊惑了一般。

    有男人了!

    水慕一直以为自己的初恋是重墨,结果证明不是这样,还另有其人!

    不过那个男人似乎是运气太差了,因为对手遇见的是重墨……

    “你强取豪夺,把我从他手上抢过了嘛?”

    水慕杏眸染上一抹笑意,完全就是打趣往事一般,已经知道了结局,似乎过程的话,还比较有趣味性了。

    “差不多,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重墨言简意赅,已经让水慕自行脑补那些血淋淋的场景了,实在是很黄很暴力,如果算算是上学的时期,那个时候自己也就是刚成年吧。

    对一个刚成年的女孩子做这样的事情,水慕真的是发自心底鄙夷重墨的行为举止,但是却也明了一个男人对于一个女孩子的占有欲。

    只要他想,他必然是会不择手段地。

    “扑哧,为重先生的厚颜无耻,老奸巨猾,卑鄙下流干杯……”

    水慕号称海量,优雅的拿起面前的高脚杯,直接走向男人面前,和男人面前的透明高脚杯轻轻碰了碰,随即站在偌大的落地窗前,轻轻的品味着自己杯子里的干红。

    酒色妖娆,搭配着外面的夜景,真的是一个极美的享受……

    重墨看着女人如此慵懒的站在落地窗前,唇色上扬,站起身子,轻柔的将女人揽入怀中,整个人凑近女人的颈脖处,汲取女人身上的气息。

    “说我厚颜无耻也罢,说我卑鄙下流也好,慕慕,我们俩都是彼此的唯一……我是你第一个男人,也是唯一一个男人……”

    水慕:“……”

    感受着男人炙热的气息在自己的颈脖处徘徊,水慕在心底暗暗琢磨关于男人的那句彼此的唯一,所以说,重墨和自己所有的都是第一次了。

    不可否认,女人同样也有洁癖,也会希望自己在意的男人完整的属于自己……

    唇色上扬,也对,十多岁的重墨对着只有几岁的自己动了心思,他这辈子已经中了自己的魔咒,逃不开了。

    “重墨,今天晚上的你很特别……我忽然不想知道你最后升华的内容是什么了,怎么办?”

    说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水慕感觉到眸子湿润的厉害,嗅了嗅鼻子,深呼吸一口气,直接转过身子,杏眸对上男人深邃的黑眸,满是打量。

    “慕慕,三年前,关于你人生择偶的选择,你总共有两次机会,第一次,你的选择被我剥夺了,我几乎是步步紧逼,把你困在身边……第二次,也就是三年前你中毒被绑架,你的选择是大哥替你做的,现在第三次,我和大哥想要把最后选择的权利和机会交还给你自己手上……”

    如今我为了赌你最终还是会选择我,不惜拿出了自己所有的筹码,两个孩子的抚养权……

    重墨虽然会用着孩子耍一些手腕,但是无外乎就是夫妻之间的情趣而已……

    对于水慕在自己和重鑫祺之间做决定,重鑫祺的受伤和右手手掌丧失机能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了,虽然自己本可以用孩子扳回一局,但是如此下贱的事情,自己终究还是做不出来。

    自己要的是身心合一,一个完整属于自己的她,而不是用尽手段被迫留下的她!

    水慕:“……”

    水慕知道重墨想要说些什么,表达些什么,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水慕也真的是醉了,恨不得找一个地洞来钻进去!

    但是同时却失笑不已,因为自己看到了男人黑眸深处的不确定,以及故做豁达的模样,看样子,重墨也是一个在遇见水慕之后不自信的男人。

    不自信自己对他是什么感受了……

    他也不相信自己和重鑫祺之间情感上是清白的,但是只是哥哥和妹妹的关系,自己说了许多次,他到底还是不相信。

    “重墨,我和鑫祺……唔……”

    我们只是兄妹关系,仅此而已……

    心底的答案想要说出口,却被重墨迅速的以吻封语,水慕哑然失笑,看着男人这般可爱的小举措,忍不住伸出小手环住了男人健壮的腰身,拥吻。

    最美的画面,以身后K市万家灯火为最美的背景!

    一世的欢宠,一世的依赖,温存!

    仿佛要在这么一个最甜蜜的热吻之中诉说……

    许久之后,重墨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女人柔嫩嫣红的唇瓣,看着女人在自己怀里大口大口喘气。

    果然,以后有机会的话,也要好好锻炼一下女人吻技的问题了,三年后,连接吻都不会换气了……

    “好了,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的答案了,对不起,刚刚因为担心听到我不愿意听到的答案,所以才会慌乱之下吻你的,一吻就上了瘾……”

    迷恋上她的味道,让自己欲罢不能……

    扑哧,水慕被重墨这般毛头小子青涩的模样,逗得不行,明明都是两个孩子他爹了……

    自己也真的是醉了!

    “重墨,孩儿他爹,现在我郑重的告诉你,其实呢,虽然我还琢磨不清楚,我对你的感情是什么样的,但是呢,我和鑫祺,我们俩真的只是……”

    水慕刚想说完自己要说的话,包里的电话响起,一般这个点给自己打电话,不是孩子就是重鑫祺,水慕不敢马虎,做了一个歉意的手势,快速的接通了自己手中的电话。

    是爱丽丝的电话!

    “喂,慕小姐,大事不好了,重总他割腕了……”

    水慕:“……”

    水慕浑身的血液无止尽的凝结成冰,双腿打颤的厉害,如果不是身后的重墨把自己拥入怀中,恐怕自己真的是差点就跌到了……

    割腕了!

    重鑫祺!

    怎么会这样……

    电话那头还有爱丽丝的哭腔,水慕心尖疼得厉害,低喃道:“怎么会这样,下午还好好的……”

    “慕小姐,您赶紧回医院吧,重总现在见不到您人,着急的不得了,左芯医生注射了镇定剂都没有用,重总一直在叫您的名字……”

    水慕:“……”

    水慕不自觉的泪水从眼角滑落,浑身战栗的厉害,颤声的回应道:“好……”

    几乎是毫无准备的突发情况,水慕整个人陷入混沌之中,挂断电话之后,早就泪流满面,清丽的小脸几乎是被泪水浸湿了一般,看向面前一直在等着自己回答的重墨,颤声说道。

    “重墨,鑫祺出事了,我现在需要赶快去医院,对不起了……”

    重墨:“……”

    一句毫无征兆的对不起,让重墨整个人僵硬在了原地,还没有作何反应,身侧的女人早就拿着包慌乱的厉害。

    对不起,算是她对于自己最后的回答嘛?

    她最终选择的结果是对不起自己嘛……

    心底错综复杂,重墨唇色抿起,眸底的亮光在一点一滴变得异常暗淡,整个人僵硬的跌坐在椅子上,大手紧握成拳。

    重墨,你答应让她自己独立的做出自己的选择的。

    再等等无论结果怎么样,你都必须要尊重她的选择……

    因为当年,强娶她的时候,你已经为她做过选择了……

    ……

    水慕跌跌撞撞的从顶楼坐电梯下去,直到坐上了出租车,整个人混沌的厉害,重鑫祺割腕了,他是如此的骄傲,自己深知他的个性,结果却和重墨看了一整晚的电影,甚至于还在电影院里忘情的欢好。

    尤其是刚刚……

    自己就应该小心翼翼的在医院里照顾他的!

    当初三年前,他是如此照顾自己一整年,不离不弃,到了自己这儿,怎么可以这么两天打渔,三天晒网。

    水慕越想心底越是歉意的厉害,赶到病房的时候,重鑫祺还在不断的用力的拿起受伤的右手敲击着墙壁,一下又一下。

    鲜红的血液从男人的手腕处滑落,一道血口,还在源源不断的向外冒着鲜血……

    场面实在是震慑的厉害,水慕整个人颤抖的厉害!

    看着重鑫祺身侧的医生都不敢上前,来不及换上无菌的衣服,直接冲进了病房。

    “重鑫祺,你是脑子被驴踢了嘛?”

    水慕抬起小手狠狠的甩了自己面前的男人一个巴掌,杏眸满是清丽的眸光,斥责着男人这般孩子一般不负责任的行为。

    “你如果不想活了跟我说,我赶紧把你燕铭的股份转到我名下,然后你想干嘛干嘛……我以后再也不要管你了……”

    水慕一边说一边哭,整个人十足的像是小泼妇一个模样,只不过小泼妇心头满是关切溢于言表。

    爱丽丝看到重鑫祺的命定女神已然回归,悄悄的把纱布放在了桌子上,示意医生和自己一块儿出去。

    其实自己看得出来,慕小姐更喜欢那个重墨,其实想必重总也看得出来……

    看来这个世界上不止自己一个人是傻子,重总也是一个傻子……

    自己这个大傻瓜,哪怕是知道重总喜欢慕小姐,但是还是不由自主的想要主动靠上去……

    爱情,就是这般飞蛾扑火,不计生死!

    ……

    “重鑫祺,你是想自杀对不对,不如我教你好不好?”

    水慕拿起重鑫祺掉落在地上的利刃,想要划破自己的手腕,却被重鑫祺慌乱的打掉,随即整个人被抱入怀中。

    “不要这么做,慕慕,你是知道的,你比我生命要重要千倍百倍……不要伤害自己,任何时候都不要……”

    重鑫祺蓝眸满是暗淡的眸光,整个人陷入了无尽的魔咒,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留下自己面前的女人。

    没有她的日子,自己的生活一片黯淡无光……

    水慕:“……”

    水慕感觉到男人用力的把自己攥入怀中,实际上他自己颤抖的厉害,鲜红的血液源源不断的从男人的右手手腕处溢出,重鑫祺似乎忘记了什么是疼痛。

    “我比你的生命还要重要,你又何尝不是呢,重鑫祺,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仅存的哥哥……”

    如果你出了什么事情,我要怎么办……

    水慕不敢想这个后果!

    只想刺激这个男人奋进,勃发,自己认识的重鑫祺,虽然是骄傲的人,但是不会如此的不堪一击。

    “重鑫祺,你简直是太让我失望了……”

    “对不起……”

    重鑫祺蓝眸尽是痛苦,挣扎的厉害,紧紧的抱着自己面前的女人,舍不得让怀里的女人离开一分一毫。

    “慕慕,对不起……”

    水慕:“……”

    对不起,伤害已经造成了,又怎么会一句对不起就可以化解呢。

    “鑫祺,左芯医生说了,只要我们积极的做复建,右手一定会恢复到正常水平的,相信我,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水慕大大的明眸盛满了泪水,宛如是一汪清泉一般,整个人像是遗落在人间的天使。

    认真的凝视着自己面前的男人,满是乞求。

    重鑫祺,请你振作起来……

    “没有你,我即使是有一双健全的手,又有什么意思呢……”

    重鑫祺仰天大笑,整个人无力的起身,举起自己还在不断流血的右手手腕,蓝眸尽是无奈的萧条和荒凉。

    慕慕,对不起,原谅我最后一次自私……

    我真的不能离开你!

    所以,如果这个是我和墨的比拼,我最后一次机会的话,我会毫不犹豫的抓住!

    水慕:“……”

    水慕忽然意识到,重鑫祺话语之中的深层含义,唇色抿起,一抹暗光在杏眸深处一闪而过,浑身战栗的厉害,总觉得浑身冷得厉害。

    要怎么做……

    水慕忽然想到了刚刚重墨在餐厅里所做的一切,无外乎是把自己所有的顾忌打散,只为了让自己毫无后顾之忧,可以自由的做出选择。

    但是!

    “慕慕,虽然我三年前作出了事情,自私了剥夺了你作为母亲的权利,但是我所有做的一切,只不过是因为我挚爱你,舍不得放弃你,三年多的时间,我知道你对我只是兄妹情感,但是一切都是难以定数的,总有一天,你会爱上我的,到时候,我们可以和孩子在一起……一辈子,幸福的在一起……”

    重鑫祺的蓝眸满是殷切的渴望,自己所有的一切,都全看今天的了,哪怕是自残,自己利用的也都是自己。

    为了可以留她在身边,哪怕是要了自己的命,自己都在所不惜……

    水慕:“……”

    水慕浑身颤抖的厉害,看着男人的蓝眸,就像是汪洋大海一般将自己紧紧的困住自己,那种溺水的人试图紧紧的抓住自己的感觉,自己是他唯一的绳索了。

    所以,他唯一的依靠就只有自己了……

    水慕唇色抿起,视线触及男人的蓝眸,唇色抿起,余光看向男人还在不断流血的手腕,樱唇轻启,但是却吐不出任何的字眼。

    自己要怎么跟他说!

    怎么稳定他的情绪!

    “慕慕,如果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活下去……”

    水慕:“……”

    “我……我们先包扎伤口好不好?”

    “慕慕,你先回答我……”

    重鑫祺的大手紧紧的攥住女人纤细的手臂,几乎是要把女人整个人都彻底捏碎一般,从来不曾如此的野蛮,实质上只为了留下眼前这个女人。

    自己也在慌张,担心她最后的选择不是自己,是重墨……

    哪怕是自己自残身体,都留不下她……

    “我让爱丽丝订了明天回北美的飞机票,慕慕,你愿意跟我一块儿走嘛!”

    水慕:“……”

    水慕视线已经难以集中了,只是觉得眼前的一片血红,如此旖旎的画面,几乎是让自己呼吸成灾成难。

    尤其是刺鼻的药水味和血腥味在自己的鼻尖乱窜!

    嗅觉来的如此之快,但是却来不及捕捉又再次遗失的一干二净……

    “好……我陪你一块儿回去,鑫祺,我们先包扎伤口好不好,它在流血,如果它受伤很厉害的话,以后怎么复健……”

    水慕深呼吸一口气,泪水从眼角滑落,看着男人受伤的右手,小心翼翼的伸出小手握住了男人的大手。

    “嗯……”

    心底的一个大石头重重的落下,重鑫祺眸色微微一松,她最后的选择还是自己……

    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重鑫祺蓝眸微微一暗,一抹暗光在眸底一闪而过,用自己还可以艰难使用的左手轻柔的将女人揽入怀中。

    “慕慕,我爱你……无论我做了什么,但是爱是无罪的……”

    水慕:“……”

    爱是无罪的!

    水慕眸子一暗,心头堵的厉害,对啊,爱是无罪的,但是以爱之名是自私的……

    ……

    水慕将重鑫祺的情绪渐渐安抚下来,重新拿起桌子上的纱布认真的将男人的手腕包扎,看着纱布之外不再渗透鲜血了,才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止血了,就可以了!

    “睡吧,我在这边守着你……明天……明天我们就回北美了……”

    水慕唇色抿起,像是一个妈妈一样伸出小手拍了拍男人的后背,看着男人浑身上的伤口遍布,眸色暗沉惊人。

    一抹心痛在心底无止尽的滋生,想那个叫做重墨的男人了!

    “嗯……”

    重鑫祺的大手从来不舍得离开女人的小手一分一毫,整个人完全靠着女人寄存,仿佛她就是自己的氧气一般。

    水慕看着男人折腾了许久,脸色苍白的厉害,许久之后缓缓进入熟睡,才轻轻的锁回了小手,认真的为男人盖了盖被子,转身向着门口走去。

    才走出门口,爱丽丝已经主动的迎了上来。

    “慕小姐,刚刚重墨先生来过了,看到您和重总两个人就没有进去打扰,这个是他让我转交给你的……”

    爱丽丝唇色抿起,眼眸红红的,显然是哭过了模样,水慕眸色一淡,看着女人手中熟悉的牛皮带,一抹暗光在眸底一闪而过。

    里面的内容自己已经看到过了,是两个小家伙的抚养权,以及重氏的股份……

    刚刚因为听到重鑫祺割腕的消息,自己有些着急,所以来不及等重墨反应过来便慌忙的逃窜了。

    遗漏了这个,没想到重墨却亲自把东西送过来了。

    刚刚自己在病房内和重鑫祺深情相拥的时候,难怪一直感觉到一个炙热的视线凝视着自己,不曾移开。

    原来是重墨!

    “嗯,我知道了,帮忙去左芯医生那边把鑫祺需要的所有的药物准备好,另外,安排燕铭的同事去机场接机,顺带把北美最好的医生请到城堡……方便我们一下飞机就可以直接回城堡接受检查……”

    “是,慕小姐,慕小姐,您打算和重总一块儿回北美嘛?”

    爱丽丝眸底染上一抹探究和关切,思索了许久,还是把问题问出了口。

    “嗯……一块儿回去……”

    水慕用力的捏紧自己手中的牛皮带,强忍住自己心底的颤抖,强迫自己坚持心底的想法和念头。

    水慕,做人不可以忘本,不可以忘记重鑫祺那么多年的付出……

    水慕,做人也不可以太贪心,什么都想要……

    两个孩子,是重墨的命根子,虽然也是你的命根子,但是凡事都会有个先来后到。

    三年后的今天,决定是你自己做的……

    “去忙吧,今天我一个人守着他就好……”

    “是,慕小姐!”

    爱丽丝看得出来水慕眸底的那一抹疲惫,刚刚自己在外面的玻璃墙,看着她和重总哭得撕心裂肺……

    ……

    水慕一个人坐在僻静的房间一角,看着熟睡的男人,男人的身上重新插满了管子,看起来有些触目惊心。

    水慕唇色一淡,视线停留在男人的右手手腕,已经被成功的裹成粽子了。

    扑哧一笑!

    水慕整个人有些微凉,蜷缩在角落处,听着滴答滴答的声音,静静的等待时间的流逝。

    浑然不知,角落处,男人颀长的身子静静的站立在窗户边,凝视着女人的身影,黑眸尽是浓情蜜意,挥散不开,萦绕在静谧的医院之内。

    ……

    水慕后半夜实在是体力不支,依靠在墙壁熟睡,睡梦之中感觉到自己整个人被抱在怀里,细密的吻全数落在自己的额头和唇角,柔情蜜意,几乎是一汪春水要把自己整个人都溺在其中一般。

    一觉醒来,已经是清晨了!

    梦中萦绕着自己男人的气息已经慢慢远去,印入眼帘的是重鑫祺深切注视的蓝眸。

    “鑫祺,怎么是你……”

    水慕下意识的低喃出声,说完这句话才意识到自己似乎是说错了些什么,唇色抿起,歉意的解释道:“你还没好,怎么可以下床呢……”

    水慕坐起身子,发现自己还在昨天的沙发上,一切都没有变过,也可能真的是梦吧,春梦了无痕!

    “看你睡的很香,不想打扰你,但是我们要收拾去机场了……”

    重鑫祺蓝眸微微一暗,唇色抿起,看着女人迷迷糊糊的模样煞是可爱,粉嘟嘟的唇瓣散发着诱人的光泽,更是在引人犯罪。

    对不起!

    心底默念一百遍对不起,但是还是做出自己那个最自私的选择。

    因为自己没有其他选择,唯一在意的,想要拥有的只有眼前这个女人!

    “好!”

    水慕杏眸微微一暗,去机场了,也是,自己答应重鑫祺今天陪他回北美的,果然是,心疼得厉害,但是看到男人这般虚弱的模样,全数变成了关切,水慕简单的整理一下衣服,轻轻的伸出小手扶住了重鑫祺。

    行李收拾的很快,因为不必要的不需要带,加上爱丽丝和詹姆斯手脚麻利,不一会已经装包向着飞机场走去。

    一路上,水慕可以感觉到重鑫祺的大手一直紧紧攥住自己的小手,唇色抿起,自己又跑不了,但是男人的这一抹压力,还是让水慕感觉到心头像是一块儿巨石压着。

    “慕慕,你如果舍不得孩子,我们可以有空经常回来看看孩子,或者是跟墨说,我们单独接孩子去北美住一段时间……”

    重鑫祺感觉到女人身上散发出来的那一抹落寞,视线紧紧凝视着一直依靠着窗口的女人,关切的说道。

    “没事,等你好了再说……”

    提及孩子,水慕杏眸湿润的厉害,但是去不得不把自己的情绪收拾的干净,不想让重鑫祺看出任何一丝端倪。

    因为舍不得离开,所以时间过得很快,不一会儿就到了要登记的时间,手机响起,是海边别墅的电话,水慕杏眸微微一闪,看向重鑫祺,低喃道:“等我一下,我接个电话……马上赶过来……”

    “好……”

    重鑫祺大手紧握,强忍着身上的剧透,一直凝视着女人离开的背影,爱丽丝看到男人这般痛苦的模样,忍不住出言道。

    “重总,您知道慕小姐这么不开心,您心里好受嘛?”

    爱丽丝平时只在秘书部做事,不过分公关部的事情,偶尔也只是听说水慕如何逆转局势,让燕铭获得一致好评。

    只因为那个女人是重鑫祺爱的女人,是燕铭的女主人,所以自己非常的厌恶她,一直觉得她都是伪装出来的。

    东方女人,就是会装!

    曾经自己是这么想的,但是结果证明自己想错了,那个女人是真的好,在工作上,干净利落,完全是女王的风范。

    在生活中,则是温柔体贴,顾及大全,对于自己更是细微末节都十分关心。

    所以这么一个有魅力的女人,爱丽丝发自心底的佩服她,敬畏她……

    ……

    爱丽丝的话让重鑫祺陷入了沉思之中,唇色抿起,嘴角漾开一抹浅淡的弧度,视线一直凝视着水慕的方向,看着女人玲珑有致的身材,浑身散发出柔和的气息。

    “她在我身边,我还能感受到她不开心,那么我会想尽一切办法逗她开心,但是如果有一天,她离开了,我连她的喜怒哀乐都不知道了,怎么办?”

    爱丽丝:“……”

    爱丽丝恍惚间觉得自己看到了情痴的存在,无奈的摇了摇头,其实看着慕小姐这么不开心,重总心里应该也是非常难受吧。

    毕竟他是最爱她的人之一……

    不过恐怕重总不知道,自己也喜欢他吧!

    而且喜欢了8年……

    ……

    水慕走到远方,确定重鑫祺听不到自己打电话,才滑开了电话,心底一直隐约期待某人的声音,结果却是娇滴滴的奶娃娃。

    “妈妈,爱妍还想和詹姆斯叔叔玩,妈妈,你什么时候带爱妍和詹姆斯叔叔一块儿玩呢?”

    重爱妍接通电话便开心的说道,乐不思蜀的模样实在是可爱的模样,看着一旁在玩遥控赛车的重牧忍不住满是嫌弃。

    詹姆斯叔叔当然好玩了,重爱妍差点没把人玩死,不光是摸摸脸,动动手的,还喜欢去骑大马,而且詹姆斯叔叔还任由着妹妹欺负。

    那画面实在是可以申请劳模了!

    “妈妈……妈妈要出远门,暂时不会回到爱妍身边,对不起……”

    泪水从眼角滑落,水慕忍不住伸出小手慌乱的将眼泪擦干,说好的不哭泣,但是作为一个母亲听到孩子的声音实在是忍不住了,尤其是这两个小家伙是自己的心肝。

    “没关系,粑粑说了,只要妈妈说了对不起,爱妍就要说没关系,妈妈一定会和爱妍说对不起的……”

    水慕:“……”

    电话那头,小家伙童真的话语让水慕脸色微微一变,一抹暗光在眸底一闪而过,重墨已经知道了自己的选择,所以已经提前跟小家伙们说好了。

    这么一个男人,如何让自己割舍的下呢!

    心头百味,难以消化,深呼吸一口气,刚准备开口,小公主已经率先俏皮的发问了。

    “妈妈,远门在哪儿啊,好玩嘛,嘿嘿,那妈妈要给爱妍,格格,还有小白白带礼物呢,也要给粑粑带礼物呢……等妈妈回来,我们还要一家四口拍全家福哦……”

    重爱妍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全然没有听到电话那头的女人已经泣不成声,恸哭不已。

    孩子的天真无邪像是利刃一般狠狠的刺进心头,水慕再也不能伪装自己的情绪,无助的唔住唇瓣恸哭不已。

    无数句想要脱口而出的对不起,但是已经毫无作用了,因为承诺真的改变不了什么。

    “好……”

    “粑粑,是妈妈的电话哦,你快来和妈妈说说话吧,说说话也能生小弟弟是不是,爱妍想要小弟弟和小妹妹……”

    重爱妍开心的手舞足蹈,看到重墨的身影立马欣喜的呼喊道。

    水慕脸色微微一变,重墨在电话的那天,马上要接电话了……

    许久之后,水慕感觉到电话那头换了一个人的气息,但是却毫无声音,唇色抿起,握紧自己手中的电话,低喃道。

    “对不起……”

    虽然不是本意,但是选择的不是你……

    但是自己永远不会忘记他昨天跟自己说过的话,做过的事情,过往的点滴,哪怕是很短暂,但是在自己的心头都是唯美的回忆!

    “没关系……”

    薄唇轻启,磁性的嗓音从唇瓣处溢出,更加让水慕失声痛哭的厉害,强忍住崩盘的情绪,下一瞬,男人的话语,已然把自己推向了地狱。

    “水慕,我爱你……从前觉得爱情是一个矫情的东西,一味的索取,如今你让我明白了什么叫做放手,因为爱你,所以放开你,不管是三年前,还是现在,你都是我的挚爱……”

    水慕:“……”

    男人的表白惊天动地,水慕脸色微微一怔,整个人僵硬在了原地。

    他说爱自己!

    可是自己却丝毫不能回应些什么,水慕迅速的挂断了自己手中的电话,整个人无力的依靠着墙壁失声痛哭。

    他说爱自己……

    他知不知道自己现在也爱上他了!

    “水慕,我要杀了你……”

    水慕恸哭之际,忽然看到不远处莉娜手里握住一般尖刀狠狠的向着自己奔跑而来,一下子愣在了原地。

    脑海之中的记忆重叠,曾几何时,有一个女人也曾拿着尖刀刺向自己……

    ------题外话------

    感谢雪岚123的月票!大家看文快乐!嗷嗷嗷,恢复记忆了,不好意思拖了这么久,大家表嫌弃我,哈哈!我是亲妈,对,我是亲妈,说得如此的虚啊,求评价票,求月票,哈哈,求书评冒泡……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堇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堇颜并收藏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