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 > 第一百九十九章 重墨和别的女人订婚了?

第一百九十九章 重墨和别的女人订婚了?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总裁大人超给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鱼和水的故事从水慕的口中被说出来格外营造了一种美轮美奂的意境。

    画面美到不可思议……

    鱼儿在水中畅游,却从来都不知道水在想些什么,仅存的七秒的记忆转瞬即逝,难以捕捉!

    但是水却深知鱼儿的想法,因为鱼儿就在自己的心里……

    更重要的是,水容乃大,可以包容鱼儿的丧失记忆!

    水慕杏眸一闪,明明在说关于重鑫祺和爱丽丝的事情,竟然会让自己无缘无故的想到了自己和重墨。

    自己也真的是醉了!

    爱丽丝:“……”

    爱丽丝看着水慕在打着哑谜,都是聪明人,说到暗恋的事情,自然是一点就通了,难道说慕小姐一早就发现自己对于重总有异样的情感了嘛?

    “慕小姐,其实我对重总,我……”

    “爱丽丝,你对他什么感受,有的时候要你亲自告诉他会比较好,放心,我只是拿他当作是哥哥,仅此而已……”

    水慕唇色抿起,有道是成人之美,希望重鑫祺可以收获自己的幸福,因为自己每每看到爱丽丝哭个不成样子的时候,都会心疼。

    “慕小姐,谢谢您……”

    爱丽丝听到水慕把重鑫祺比作哥哥的时候,松了一口气,否则有水慕在重鑫祺身侧,他定然是不会多看自己一眼的。

    不过自己对于重总的情感如何表达,这倒是……

    “没事,他在里面休息,麻烦你帮我照看一下,唔,我去接孩子……”

    心思全数被两个小家伙牵扯着,忙碌了一天,水慕也饿坏了,哄了重鑫祺喝了一些粥之后,终于有机会陪着两个小家伙吃饭了。

    一想到这儿,水慕忍不住杏眸之中满是欣喜……

    “是,慕小姐……”

    爱丽丝看着女人纤细的身影离开,唇色抿起,异样的情绪在眸底翻滚着,总觉得心底一个答案在迸溅出来。

    爱丽丝,总要为自己争取些什么。

    就算是不为自己争取些什么,学会表达,也是应该的啊,至少不要求结果,也必须把自己心底想说的全部说出来啊。

    加油,爱丽丝!

    ……

    水慕从爱丽丝哪儿离开之后直接拨通了詹姆斯的电话,确定了小家伙在医院对面的餐厅之后,直接向着餐厅走去。

    走到餐厅门口的时候,却意外的看到了重墨的身影!

    两个人四目相对,水慕原本想要等着重墨说些什么,结果却是重墨率先的避开了眼眸。

    水慕:“……”

    薄凉,视而不见,这个男人对于自己所有的态度,水慕脸色微微一变,原本想要出言反驳,但是看到男人落寞的背影,顿时心就软了。

    想必重墨现在的内心是极其痛苦的吧……

    一想到这儿,水慕的心再度狠狠的揪住了……

    ……

    走在前方的男人大手紧握成拳,脚步不由自主的慢了下来,在刻意的等待着身后迷糊的女人。

    虽然水慕现在如何的可以独当一面,但是在自己心里,她永远都是需要被保护的!

    ……

    詹姆斯被重爱妍折磨的已经几乎到了奔溃的边缘,整个人无力的瘫软在原地,看着小家伙这般活力十足的模样,自己则是再也动弹不起来了。

    看到不远处重墨和水慕一前一后的身影,立马欣喜的睁大了眼眸,屁颠屁颠的向着水慕的方向跑去。

    “慕小姐,您可来了,小小姐和小少爷,实在是太活泼了……”

    水慕:“……”

    水慕看了一眼自己儿子优雅的吃着牛排的模样,尤其是那无辜的水汪汪的大眼睛,立马就心软了,嘴角一抽,看向不远处已经主动和小帅哥搭讪的重爱妍,有些微微头疼,

    其实詹姆斯是想表达的是自家的闺女太活泼可爱了吧。

    “我发誓,他们俩在我肚子的时候,不是这个样子,那个时候很乖巧,出生之后就不受控制了……”

    水慕借用了西方人常常表达歉意的方式,用了一句我发誓,可是后面的内容却让走在前方的重墨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

    孩子在肚子里的事情,水慕不是应该已经忘记了嘛。

    为什么可以这般脱口而出……

    水慕其实余光一直在观察着重墨,看到重墨停下脚步的模样,意识到自己有些失言,嘴角挤出一丝笑意,随即快速的说道。

    “唔,不过这个是我主观的想法,怀孕的时候,他们是不是真的那么乖巧我就不知道了,辛苦了,詹姆斯,孩子我来带就好了……”

    “是,慕小姐……”

    詹姆斯扯了扯领带,难得看到慕小姐微许慌乱的模样,以前慕小姐都是严肃的,一丝不苟的模样。

    虽然在重总面前会十分温柔……

    但是慕小姐到了重墨先生身边的时候,感觉整个人更加真实了,会各种复杂的情感交织了!

    这样的慕小姐无疑是可爱的!

    ……

    詹姆斯一离开,重牧立马乖巧的走上前,酷酷的小脸不苟言笑,但是却把自己手中的鸡蛋卷递给了水慕。

    “妈妈,很好吃的鸡蛋卷,你可以尝尝……”

    重墨:“……”

    重墨嘴角抽搐的厉害,重牧端着鸡蛋卷走过来的时候,以为是给作为爸爸的自己吃的,没想到,直接送给水慕的嘴边了。

    儿子端着美食擦身而过,那种苦楚恐怕也就重墨一个人可以知道!

    靠!

    还是女儿贴心,以后儿子都是卖给儿媳妇的!

    所以,重墨把希望寄托在了重爱妍身上,可是看到重爱妍继续和小帅哥玩耍的不亦乐乎,显然是没看到自己和水慕。

    顿时有种自家的小白菜被猪拱了的感觉,俊脸黑的更加彻底了。

    ……

    水慕看着重墨气势汹汹的向着重爱妍走去的模样,忍不住扑哧的笑出了声,伸出小手揉了揉重牧的发丝,柔声的说道。

    “谢谢小牧……”

    狠狠的在儿子的俊脸上吧唧了一大口,水慕才抱着重牧坐在了餐桌之上,还算詹姆斯机灵,点的都是健康的食物。

    牛排,吐司,水果沙拉,鸡蛋卷,果汁……

    “妈妈,你是不是和爸爸吵架了?”

    重牧唇色抿起,伸出小手拉了拉水慕的衣角,思索了很久,还是问出了口。

    水慕:“……”

    水慕帮忙切牛排的动作一停,侧过身子,看着小家伙这般清澈的目光,如水一般,孩子的童真一览无遗。

    “小牧为什么会这么说呢?”

    “因为爸爸这两天都不开心的样子……我不想让爸爸不开心……”

    水慕:“……”

    虽然是三岁多的孩子,但是言语已经是非常成熟了,略显早熟,重牧的早熟除了智商一部分,其他的有自己很大的一部分责任,来源于自己这三年的缺席!

    水慕心底暗暗歉意,看向重牧,试探性的问道。

    “小牧,如果妈妈有一天因为一些必要的因素不能陪着你和爸爸还有妹妹,小牧会责怪妈妈嘛?或者是厌恶,讨厌妈妈?”

    和三岁多的孩子聊天,水慕手心里已经满是汗水了,果然,小家伙对于自己的影响力就是这么的大。

    如果重鑫祺无法放手,他执意要回北美,之前自己的选择是他!

    如今他为自己挡了一刀,自己的选择必然……

    一想到这儿水慕的小脸不由自主的苍白的厉害!

    “嘿嘿,当然不会啦……妈妈的选择永远是对的,如果妈妈要离开我和爸爸还有妹妹,那么妈妈一定是不愿意的,是痛苦的,我再生妈妈的气,那么妈妈不是更加不开心,痛苦嘛……”

    说到这儿,重牧拍着小胸脯说道:“妈妈放心,我会保护好妹妹的,只要妹妹以后别拿我去换巧克力就行了……”

    水慕:“……”

    水慕被小家伙这般义正严辞的模样逗得眼泪都哭出来了,重牧实在是太懂事了,也太可爱了。

    “小牧,妈妈很爱你,很爱你。也很爱很爱爱妍……”

    水慕轻柔的把小家伙紧紧的抱在怀里,杏眸清澈如水一般,泪水悄然从眼角滑落,心疼的厉害。

    小家伙越是懂事,做妈妈的,自己更是心疼!

    重牧被水慕紧紧的抱在怀里,十分享受妈妈的拥抱,妈妈的身子就是柔软,不像是爸爸的胸膛坚硬的厉害。

    而且妈妈身上的味道好香呢!

    “妈妈,其实你很爱爸爸吧,嘿嘿,我都看出来了,你看爸爸的眼神和爸爸看妈妈的眼神一样,我就知道爸爸,妈妈是互相相爱的……”

    小家伙独具匠心,慧眼识珠,水慕被小家伙回击的有些哑口无言。

    彼此的眼神是一致的嘛!

    那个时候自己还不曾恢复记忆……

    有的时候,人生就是这般喜剧,大人看不透的,往往小孩子依然是心灵剔透了,不管自己是沐妍还是水慕。

    自己都挚爱着这个叫做重墨的男人!

    “鬼精灵,暂时不要告诉爸爸,因为妈妈还在等着做决定,唔,也不能让他太骄傲了对不对……”

    “好,妈妈,我们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重牧平时虽然表面上非常排斥这些小孩子的游戏,但是一看到水慕立马变成了一个孩子,认真的和水慕玩起了这个游戏,伸出白皙的小手,漏出小拇指。

    “好,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水慕轻笑出声,小手擦干了眼角的泪水,伸出小手钩住了小家伙的小拇指,认真的许下诺言。

    母子俩的场面温馨到了极致……

    不过很快被重墨抱着重爱妍回来打乱了!

    ……

    “妈妈,粑粑,我要妈妈抱,爱妍要妈妈抱,粑粑凶凶……”

    重爱妍一直被重墨的铁臂钳制在怀里,动弹不得,刚刚粑粑很凶的就把自己抱回来了,像是吃了火药一样。

    自己明明跟那个帅哥还有好多话要说呢!

    粑粑真的是太讨厌了……

    重爱妍天生就对小帅哥毫无抵抗力,因为自己的哥哥还有胤哥哥,都是帅哥……

    水慕:“……”

    水慕看着重爱妍着急的都要哭出来一般模样,但是重墨却丝毫不为所动,母性一下子就被彻底的激发出来了,柔声的劝说道。

    “重墨,你把爱妍弄疼了,我来抱吧……”

    重墨依旧是不为所动,唇色抿起,厉声说道:“不许哭,眼泪咽回肚子里去……”

    水慕:“……”

    重墨的一声怒吼,一下子把重爱妍唬住了,原本打算假哭一下骗取一下同情心的,如今被重墨这么一吓,直接不敢动弹,只能抽泣了。

    嗷呜,粑粑凶凶……

    重墨现在满脑子都是刚刚水慕和重鑫祺在病房内深情相拥的画面,十足的恋人在经历生死劫难之后的感动和庆幸。

    虽然是百般忍耐,但是自己嫉妒的发狂!

    看着怀里的小家伙被自己吓唬住了,可怜巴巴的模样,立马心就软了,但是教育孩子不能凶过之后立马去哄!

    重墨脸色微微一暗,把重爱妍继续抱在怀里,低声说道:“还想吃什么,我拿给你,但是必须全部吃掉,不能浪费,也不能挑食……”

    “粑粑,爱妍要吃披萨……”

    重爱妍看了看着急心疼的水慕,再瞅了瞅脸色一直铁青的重墨,弱弱的开口说道。

    “嗯……”

    重墨按照菜单点了一个水果披萨,轻柔的把小家伙抱在了一侧的凳子上,语重心长的说道。

    “爱妍以后要听话,不可以任性的和其他男孩子过分的肢体接触……”

    “粑粑,什么是肢体接触啊?”

    重爱妍睁大了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向重墨满是好奇和困惑!

    “就是你不可以随随便便的亲别人,或者是抱别人……也……也不可以随便脱别的小朋友的裤子……”

    最后一句话,重墨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出来的。

    自己之所以这么严厉斥责重爱妍的原因,是刚刚幸好自己及时的赶过去了,否则重爱妍和人家小帅哥聊的好好的,就要脱人家裤子了。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重墨也不相信自家的闺女会做这种事情,但是自家的闺女的确是做了。

    而且似乎也做了不止一次,自己曾经就接到了幼儿园老师的电话……

    把人家小男孩欺负的嗷嗷大哭的我,的确是自家闺女的杰作!

    水慕:“……”

    水慕脸色微微一变,一想到重爱妍之前所有的光辉伟绩,嘴角抽搐了几分,重爱妍小朋友,真的是什么都做得出来。

    她……

    看来重墨之所以这么严肃的原因还有教育问题,水慕刚刚差一点就要和男人唱反调了。

    但是这个问题,夫妻必须站在统一战线。

    夫妻的字眼在脑海之中迸溅而出,水慕小脸微微一红,不动声色的选择了沉默,重墨在教育孩子,自己不应该插话。

    ……

    重爱妍因为重墨的教育陷入了沉思,许久之后才弱弱的伸出肉嘟嘟的小手拉住了重墨的衣角,可怜巴巴的说道。

    “温暖阿姨说,对付男孩子最好的办法就是脱男孩子的裤子啊,她还让我这么对胤哥哥呢……”

    重墨:“……”

    重墨俊脸黑个彻底,果然,孩子本没有问题,大人这么错误的教导就造成了问题。

    自家的小公主如何的冰清玉洁,怎么会做脱裤子的行为呢,一看就知道是温暖不怀好意的教导造成的。

    关键是温暖居然是教导自家的闺女去脱他们家儿子的裤子,是多么想他们家儿子拱自家的小白菜啊。

    “咳咳,这种行为是错的,爸爸以后会和温暖阿姨说的,但是爱妍以后不要做了,知道了嘛?以后只需要听妈妈的话就好……”

    “唔,好吧……可是温暖阿姨说以后她也会是我的妈妈的,如果我和胤哥哥结婚的话,粑粑,结婚是你和妈妈一样嘛?”

    水慕:“……”

    孩子才三岁,但是温暖已经这么早的开始诱导了,这么做真的好嘛?

    水慕嘴角实在是抽搐的厉害,而且不怀好心啊,把自己家的闺女骗向他们家!

    水慕看到重墨脸色微微一变,明显在沉思的模样,率先开口说道:“爱妍以后会嫁给自己喜欢的人,不一定要嫁给冷胤,你还太小,长大之后就会知道的……”

    说不定也会是那个被她在幼儿园强吻的叶黎昕!

    水慕忽然觉得自家的闺女好多烂桃花,而且都是自己招惹的,真的是应该掐了。

    “唔,好吧,不过爱妍有爸爸妈妈陪着就好了,嘿嘿,粑粑,爱妍不许脱其他男孩子的裤子,可以脱哥哥的嘛?这样爱妍以后就可以欺负格格了……”

    水慕:“……”

    自家闺女的普通话哥哥,格格分不清,水慕也真的是醉了,再看一眼重墨,同样发现男人嘴角抽搐的厉害。

    重牧:“……”

    重牧实在是忍受不了了,没好气的说道:“妹妹,不可以……”

    “嗯,哥哥说得对,任何男孩子的裤子都不可以……”

    “唔,好吧……”

    重爱妍很快就偃旗息鼓了,无奈的撅了撅小嘴,吧唧的吧唧的等待着吃饭之中,已然忘记了刚刚重墨训斥自己的事情了。

    小家伙这般模样,十足可爱的厉害,重墨唇色抿起,伸出大手怜惜的捏了捏小家伙粉嫩的脸蛋,黑眸满是宠溺。

    重爱妍的模样十足是和沐妍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只不过沐妍的容颜更改了,但是那水汪汪的大眼睛,母女简直是绝了。

    每次透过她的眼睛,自己都会觉得在看水慕一般……

    ……

    水慕看着重墨这般对着孩子宠溺的模样,嘴角的笑意一点一滴凝结成冰,重墨把这两个孩子当成宝贝一般。

    但是却愿意把抚养权割舍给自己。

    那么重墨无疑不是拿生命在爱着自己嘛?

    一想到这儿,水慕忍不住头疼的厉害,全力的逼着自己不去想关于重墨的点点滴滴……

    走神恍惚的厉害!

    只是这般恍惚的模样,落在重墨的视线之内,很自然而然的认为是水慕在思恋,担心重鑫祺,唇瓣越发的抿起。

    ……

    好不容易陪着两个小家伙吃完了晚餐,看着两个人的小嘴上油腻腻的模样煞是可爱,水慕挨个用纸巾擦拭干净,唇角绽放一抹温柔至极的笑意。

    “我在旁边柏林订了房间,你今天晚上陪着孩子一块儿睡吧,我在医院照看他……”

    “可是你今天不是抽了500毫升血嘛,你带着孩子休息吧,我去医院看着鑫祺就好……”

    水慕唇色一淡,男人黑眸深邃的厉害,一时之间漏掉了半拍,抱紧怀里的重爱妍,意识到自己似乎是关切过了度。

    “不用,你带着孩子休息就好,如果你不放心他的话,可以陪着我一块儿在医院照顾他,孩子让爸带就好了……”

    重墨黑眸深深的凝视着面前的女人,把女人眸底的那一抹慌张尽收眼底,对于重鑫祺,她就是这般慌张,那么让自己情何以堪呢。

    一想到这儿,重墨嘴角再度扬起一抹讥诮。

    水慕应该是完全不担心自己吧,担心的只是重鑫祺的情况……

    “嗯,那我们一起守着吧……”

    水慕漫不经心的回答,只是关心重墨的身体,没有留意到男人的黑眸暗沉的惊人,染上一抹寒冰。

    她果然,还是放心不下重鑫祺!

    ……

    熟悉的柏林酒店,两次酒醉“偷情”的场所,虽然不是同一家,但是一个连锁店,但是感受还是不变的。

    回想第一次,自己口口声声叫着学弟学弟,第二次,自己则是叫着牛郎!

    水慕哑然失笑,小脸不自然的涨红的厉害。

    落入重墨黑眸之中,美人如玉,凝脂一般的肌肤透着红晕,美人倾城倾国,绝世而独立。

    重墨和水慕各自怀里抱着一个小家伙也不嫌累,前台看到重墨的身影立马毕恭毕敬的迎了上来,再看看一旁抱着孩子的水慕,一时之间面面相觑。

    这个不就是最新和重总领证的女人嘛。

    哎呀呀,都抱着孩子了,这个女人简直是狼子野心,坏的太厉害了。

    拿捏得住孩子,才能拿捏得住这个男人的心啊……

    一想到这儿,立马向着水慕投来嫉妒的目光!

    “重先生,有什么需要为您做的嘛?”

    “帮我准备一套房间,另外,再准备两套孩子的睡衣和洗漱用品,毛巾都需要是全新的……除菌过的!”

    “是,重先生,那需不需要为您和重夫人准备些什么东西呢?恭喜……恭喜重先生新婚……”

    女人沾沾自喜,以为恭贺之后自己讨了一个好的彩头,没想到却看到重墨越来越暗沉的脸色,一时之间愣在了原地,不知所措。

    “你可以去交接了,以后不用来了……”

    水慕:“……”

    水慕看到重墨如此盛怒的模样,看来重墨真的是吃了炸药罐子了,一天的心情都不顺,可是人家小姑娘毕竟是无辜的。

    虽然水慕从女人的眸子里看到爱慕之情,让自己有些不舒服。

    “他只是跟你开玩笑的,麻烦你把房卡拿给我吧……”

    “是,重夫人……”

    女人吓得眼泪都要哭出来了,听到了水慕的宽慰,才赶忙擦干了眼泪,慌乱的去前台准备房卡。

    这一声重夫人,再度刺痛了重墨的心。

    以后,她可能还会被称之为重夫人,但是丈夫的对象却永远都不是自己吧……

    ……

    怀里的孩子几乎要睡着了,水慕也就没有继续说话,走进房间之中,轻柔的把怀里的小家伙放在了床上,去浴室放水,水慕咬了咬唇,鼓足勇气的对着自己面前的男人,试探性说道。

    “重墨,我们谈谈吧……”

    “我还有点事情,所以……”

    重墨薄唇微微抿起,黑眸凝视着自己面前的男人,直接说道。

    水慕:“……”

    抵抗,拒绝……

    水慕脸色微微一变,知道重墨是逼着自己在做决定了!

    深呼吸一口气,想要再开口说些什么,男人已经率先的转过身子,向着阳台的方向走去……

    水慕真的很想咬牙切齿的上前把重墨一把拉住,但是还是忍住了,只能任由男人的背影在自己面前呈现,慢慢远去。

    重墨绝对是故意的。

    刻意的和自己保持距离……

    *!

    嫌弃又心疼的心看着男人的背影,水慕眸色一淡,看着床上两个熟睡的小家伙,水慕又硬着头皮上前把小家伙抱在怀里,向着浴室走去。

    挨个把小家伙洗好澡,换好睡衣,等着重恩过来交接照看两个小家伙,重墨已经一个人在阳台站了许久了。

    重恩也多少知道了一些水慕和重墨,重鑫祺的三角恋错杂的关系,再看看床上的两个小家伙。

    如果重鑫祺不出意外的话,自己自然是希望他们一家四口好好过日子的。

    可是现在重鑫祺出事了,而且伤的不行,尤其是右手,以后复健还是一个问题,一想到这儿,重恩也拿捏不准了。

    重墨好歹还有两个孩子陪着他。

    可是重鑫祺,如今只有水慕了……

    想必重墨也是深知这个道理,才会做出让步的吧!

    一想到这儿,重恩整个人陷入了无尽的悲伤之中……

    “水慕,你去陪着鑫祺一块儿去医院看看鑫祺吧,孩子这儿我守着,放心吧……对了,医院环境差,你实在熬不住就让看护照顾也行,只不过就是鑫祺一醒就会找你,刚刚我去看了他,一个人对着窗户发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爱丽丝也毫无办法!”

    “嗯,我知道了……爸,您也早点休息,小家伙今天玩得挺累的,应该不会闹腾,奶粉和需要的东西都放在桌子上了,到时候您可以叫酒店的服务生一块儿帮忙……”

    水慕暗暗看着重恩的变化,岁月真的是雕琢了太多的东西,从前的重恩不是这个样子的。

    不过这个模样确实是让水慕欣喜的,唇色抿起,嘴角上扬,看到重恩点头的模样,才转身向着阳台的方向走去。

    ……

    阳台上,居然散落着几个烟蒂,水慕看向男人右手之中夹着的雪茄,脸色微微一变,重墨很少吸烟,

    如今如果不是因为烦心事,恐怕重墨也不会吸烟的。

    “吸烟有害健康,而且还有孩子,你身上烟味太重,会让他们不舒服的……”

    刺鼻的烟味窜入鼻尖,水慕黛眉微微蹙起,伸出小手迅速的从男人手中夺过雪茄,狠狠的丢在地上,踩灭。

    稚气十足的模样,看在重墨眼底,满是宠溺,但是宠溺很快儿就一闪而过,只留下无尽的薄凉和克制。

    “好……”

    烟味太重,重墨黑眸凝视着女人秀气的鼻尖,还好水慕现在闻不到任何的气息,否则自己身上的烟味,一定会让她十分厌恶自己的。

    一想到这儿,重墨眸色一暗,低喃道:“我们去医院吧,别让大哥等久了……”

    “好……”

    疏离和薄凉,水慕唇色抿起,心疼得厉害,男人身上的天赋气息和浓郁的烟味缠绕,让水慕恍惚的厉害。

    这样的男人是魅力的,而且是危险至极的,但是却让人无比沉沦的!

    一想到这儿,水慕杏眸微微一暗,看着男人颀长的身影,咬了咬牙,还是直接跟了上去……

    ……

    去医院的路上,两个人相对而言,来的时候还有两个小家伙吵吵闹闹的,但是回去的时候,水慕和重墨着实尴尬的厉害。

    水慕唇色一抿,脑海之中全数回荡着的是那天晚上两个人看电影时候的画面,以及是电影院的旖旎画面。

    还有高空富有格调的餐厅……

    “小心……”

    水慕走神之际,一辆轿车快速的开过,水慕觉得自己整个人在原地转了一个圈,随即落入男人怀抱之中,男人冷冽的气息就这么不经意的窜入了鼻尖。

    “啊……”

    水慕感觉到一阵风从自己身侧迅速的擦过,就是刚刚的黑色轿车,如果不是重墨用力的拉开自己,自己就被撞死了。

    水慕心怦怦跳个不停,后背已经是一层冷汗了,如果不是他……

    后果真的是难以设想!

    “水慕,你他妈有没有脑子,走马路也不长眼睛,你知不知道刚刚很危险……”

    重墨看着怀里的惊魂未定的厉害,厉声的训斥道,但是大手却不断收紧力道,紧紧的把女人圈入怀中。

    水慕:“……”

    水慕有些蒙,本来就有些恍惚和委屈,如今被重墨这么一骂,眼泪不自觉的从眼角滑落,抽泣的厉害。

    自己又不是故意的,都怪他一直不理人!

    而且这般装清高……

    该死的,身上的味道那么好闻,让自己情不自禁的想要伸出小手去环抱他……

    水慕这般想着,也的确这么做了,颤抖的伸出小手环抱着自己面前的男人,泣不成声!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对不起!

    水慕想要说千万句对不起,但是话语堵在喉咙处,却只能以这个为接点,跟你说对不起!

    重墨,对不起……

    水慕颤抖的厉害,重墨看着怀里的女人,蜷缩着,黑眸微微一暗,大致检查了一下女人的外伤,刚刚还好自己速度够快,所以毫发无伤。

    还好,自己一直凝视着她……

    这般想着,重墨微微松了一口气,越发的将女人环抱在怀里,大手想要抚摸女人的发丝,又觉得既然水慕已经做出抉择。

    自己这般行为,太过于亲昵和不尊重了……

    “时间不早了,走吧……大哥应该等着急了……”

    重墨伸出大手握住女人颤抖的小手直接向着前方的医院走去,大手颤抖的厉害,跟着女人的心尖一起在颤抖。

    水慕:“……”

    水慕整个人再度恍惚的厉害,颤抖的看着重墨的行为,其实他本应该会俯下身子吻自己的,但是却忍住了。

    这样的重墨,实在是太让人心疼了!

    水慕知道重墨在隐忍着些什么,鼻子酸胀的厉害,忍不住抽泣不已,整个人像是被重墨欺负的小妹妹一样。

    加上一身卫衣,牛仔裤,十足的高中生模样,被重墨霸道的牵着手,路人忍不住评头论足,指指点点。

    这个明显是恶少强占民女的样子啊。

    哎,这个是什么世道啊……

    重墨俊脸黑得更加厉害了,自己明明是弃夫,如果真的是要表达不甘,委屈,那么最适合的人也应该是自己才对!

    心疼的看着女人哭哭啼啼的模样,重墨强忍住要把女人拥入怀中的心,唇色抿起,黑眸染上一抹寒光。

    ……

    终于来到病房门口,水慕杏眸还是红肿的厉害,红红的,房间内,重鑫祺还在等着自己,已经是晚上11点了,水慕胡乱的擦干了眼泪,发现重墨已经不着痕迹的松开了自己的小手。

    水慕眸色一暗,心头像是被针扎了一般疼得厉害。

    避嫌嘛……

    心头微微酸涩的厉害,水慕咬着唇瓣,柔声说道:“我先进去了……”

    “嗯,我在外面等你,你在里面照顾他,我在外面守着,有事叫我……”

    重墨高大的身子颀长挺拔,水慕失神的看着男人这般模样,恍惚的厉害,杏眸微微一涩,低下头,低声说道。

    “好……”

    说完,水慕直接推开了病房房门,任由重墨一个人守在门口,傻瓜,虽然是冬天,但是也不能在门口守着啊。

    就算是进病房,也不会影响什么的!

    水慕胡乱的再度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看向重鑫祺和爱丽丝简单的点头微笑。

    “不好意思,鑫祺,刚刚陪着爱妍和小牧吃饭,哄着他们睡觉才赶过来,你有没有感觉好一些?”

    水慕看着男人的腹部围了一圈厚重的纱布,右手又继续打了石膏,左手的手背则是被扎了针管。

    受伤的模样,不由得让水慕心头歉意十足。

    气色也没有好很多,看来是被自己恢复记忆的事情忧虑的……

    “嗯,怎么眼睛红红的,墨他欺负你了?”

    重鑫祺蓝眸凝视着自己面前的女人,满是宠溺,大手不着痕迹的紧握成拳,隐忍着自己急于崩塌的情绪。

    从知道她恢复记忆之中,自己就一直在隐忍……

    “没事,就是K市的风比较大,刚刚沙子吹到我眼睛了,和他无关……”

    虽然嘴上说着和他无关,但是一提到重墨,水慕的眸子再度红了几分,连爱丽丝都看出来端倪了。

    “慕小姐,您先坐,我倒杯水给您……”

    “嗯……”

    重鑫祺:“……”

    重鑫祺心领神会,水慕这个模样,是和重墨有关了,普天之下,水慕一直是个女强人,能让女人情动的,恐怕也就只有重墨了。

    重鑫祺唇色抿起,心头堵塞的厉害,看着面前的女人,就知道水慕和重墨如今因为自己的缘故,关系处于克制的状态。

    “下次带墨镜吧……我一直在等你回来……也不敢睡,但是一觉睡过去,就再也醒不过来了,或者是醒来的时候,你不在了……”

    水慕:“……”

    重鑫祺的话语极尽苍白,水慕脸色微微一变,小手轻柔的将男人的杯子向上拉了拉,唇色一淡,低喃道。

    “我虽然偶尔借钱不还,但是也不至于不信守承诺,鑫祺,你放心,如果你需要我的话,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照顾你,哪怕是和你一块儿回北美……”

    水慕杏眸满是坚定的眸色,重鑫祺蓝眸微微一暗,率先的避开了女人的视线,心尖颤抖的厉害。

    这样的重鑫祺,自己也是厌恶的……

    “嗯,慕慕,给我一些时间考虑一下,你知道嘛,虽然我努力的让自己不要变得那么自私,但是终究自己的私欲是会爆棚的……自从遇见你,我仿佛是变了一个人一样,现在的我,彻底的要成为魔鬼了……”

    我自己也不想成为这样的人!

    但是我只是爱你,我有错嘛……

    水慕:“……”

    水慕唇色一淡,看着重鑫祺无比纠结的俊脸,杏眸微微一闪,其实重鑫祺何尝不痛苦呢。

    自己和重墨只不过是心受累,但是他是身心受累……

    在爱情上,又怎么会有对与错呢!

    这个世界上是没有绝对的对与错的……

    所以一切都是人的造诣了!

    “唔,好好休息吧,我哼个曲子哄着你睡……因为嗅觉回来了,我明天弄一些安神的熏香……”

    “好……晚安……”

    晚安,我爱你……

    水慕伸出小手轻柔的拍着男人的肩膀,看着男人艰难的闭上蓝眸,痛苦的模样,杏眸满是清澈的眸光。

    月色倾洒在房间之中,水慕浑身仿佛是染上了一层玉色,朦胧的美感滋生蔓延。

    失神的看着已经缓缓进入梦乡的男人,脑海之中一直在回闪着刚刚重墨救自己的点滴画面。

    尤其是刚刚被男人涌入怀中,男人身上的烟味和香水味窜入鼻尖,那种气息萦绕,久久难以忘怀……

    ……

    房间门口:

    重墨看着女人“深情凝视”着病床上的重鑫祺,大手紧握成拳,视线却一直紧紧的凝视着精致的女人,不曾离开分毫。

    ……

    后半夜,水慕还是恍惚的半睡进入梦乡,再度感觉到自己整个人被抱在怀中,然后男人的吻落在脸颊之上。

    亲昵的厉害,虽然自己闭上眼睛,但是却可以感受到男人薄唇的温度……

    又是一场春梦了无痕!

    水慕懊恼的锤了锤自己涨疼的脑袋,坐起身子,詹姆斯已经快速的推门而入……

    连门都不敲一下,詹姆斯也真的是醉了!

    “慕小姐,大事不好了,重墨先生要和上官雯小姐订婚了……”

    水慕:“……”

    订婚,重墨……

    水慕原本翻看手机的动作一僵,手中的手机直接摔落在地板之上……

    ------题外话------

    哈哈哈,写到这章莫名的爽!唔,下面会有反转,咳咳,都说啦,我是亲妈了,嗷嗷嗷,又一个配角成了炮灰,嗷嗷嗷,好伤心!都说了人家是亲妈了!感谢雪岚123评价票,大地家,滴滴滴点点,18262801052月票……求月票,求评价票,放心,不虐,马上反转了……咳咳,表示今天考试,我也是醉了,求上帝保佑,哈哈,看在我考试还万更,求评价票……推荐基友文:痞妃传

    小流氓遇上大纨绔?!

    断掌pk断掌?!

    睿亲王未过门的冲喜福晋撞墙死了,她被选为了替嫁品要嫁入皇家。

    她是谁?!

    那可是天津卫耍狠度日无赖傍身的混混儿,凡事两只拳头,一张嘴,敢把活人打死,也能把死人说活。

    介么一根儿搅屎棍子搅合进天下最最尊贵的皇家,哦呦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堇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堇颜并收藏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