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 > 第二百一十二章 婚纱照:造人,生二胎!

第二百一十二章 婚纱照:造人,生二胎!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三天后:

    礼服被空运过来,一大清早,水慕就被重墨吻醒了,男人的薄唇简直是有魔力,让自己欲罢不能,累得脚趾头都发麻了,昨天重墨有个很重要的视频会议。

    结束的时候都凌晨了,回到房间之中看着水慕和小家伙睡得香甜,满足的不得了。

    所以就一直强忍着没有碰她,洗了一个冷水澡之后匆匆搂着娘三一块儿入睡。

    如今早上两个小家伙被佣人抱走穿衣服,洗漱,自然是把如此的美人留给自己了。

    重墨薄唇勾起,看着女人柔白的身子,强势而霸道的覆盖上去,狠狠地攫住女人柔嫩的唇瓣,俯下身子将女人的喘息声一并吞入腹中。

    水慕:“……”

    水慕是在一片炙热之中醒来,感受到男人强势的索吻,欲罢不能,一觉醒来还有起床气,但是明显是派不上用场,浑身越发的慵懒,只觉得男人的怀抱让自己几乎沉溺不已。

    情潮如同温热的海水,从四面八方扑面而来……

    ……

    水慕再度从重墨怀里醒来,已经是快中午的时间了,无奈的勾起唇角,感受着男人炙热健硕的胸膛,狠狠地一口咬在了男人的胸膛之上。

    男人的肌肉硬的厉害,水慕觉得自己的牙似乎都被硌着有些疼了,但是男人健硕的胸膛之上却只留下一排浅浅的牙印。

    不公平啊不公平……

    水慕感觉到自己整个人再度被抱入怀中,男人刚毅的下巴抵在自己的发丝之上,水慕可以明显的听到了男人的沉闷声。

    水慕:“……”

    点火的后果是什么……

    那就是传说中的自燃!

    水慕小脸爆红的厉害,如果再和重墨在床上耗下去,恐怕今天真的不需要去拍婚纱照了……

    “重墨,我好累……真的不可以……那个……人也是有极限的……而且我们是一大早空腹运动,伤身……男人纵欲多了,也会伤身……”

    重墨:“……”

    重墨哑然失笑,伸出大手看着怀里的女人无比颤栗的模样,轻柔的抚摸着女人柔软的发丝,俯下身子啄吻女人柔嫩的唇瓣。

    “你的意思是,下次如果不是空腹运动,那就可以持续很久嘛……”

    水慕:“……”

    重墨总是可以无尽的曲解自己的意思,嘴角抽搐的厉害,水慕伸出小手推搡着男人的胸膛,坐起身子,拿起薄被围在了自己的胸前。

    “起床啦……懒虫……”

    水慕杏眸闪过一丝狡黠,狠狠地伸出小手去抓痒男人,两个人嬉笑哄闹在一块儿,闹腾了许久之后,重恩带着两个小家伙等候了许久,两个人才姗姗来迟下了楼。

    ……

    水慕一身素白色的连衣裙,越发的衬托出女人羊脂一般的雪肌,精致俊伦,长发高高挽起,露出优美的颈脖,完美优美的白天鹅一般。

    水慕小脸涨红的厉害,深表歉意,尤其是面向重恩和孩子们探究的眸色,实在是不好意思的厉害!

    重墨一身黑色西装,颀长俊逸的身型一览无余,尤其是俊美妖孽的容颜,很难看得出来岁月雕琢的痕迹。

    水慕感慨重墨是越来越妖孽了,要做新郎的人,明显是不一样。

    “爸,爱妍,小牧……早安……不……中午好……”

    “妈妈脖子上又被蚊子咬啦……”

    重爱妍眼尖的看到水慕颈脖处的青紫,并且果断的叫出了声,惹得水慕小脸涨红的厉害,狠狠的瞪了一眼重墨赶忙坐到了位置之上。

    “妈妈知道了,妈妈等下就去打蚊子好不好?爱妍乖乖吃饭……等下还要去拍照……”

    “是……”

    重爱妍愉快的消了声,继续的欢快的吃着自己的饭,俏皮不已,乌黑亮丽的大眼睛,满是珍珠一般的流光。

    水慕唇色上扬,看着小家伙们被重恩照顾的很好,忍不住感激说道。

    “爸,辛苦您了,您要忙着婚礼的事情,还要忙着两个小家伙的事情,一定累坏了……”

    “不累,你和墨再生几个我照样带……”

    重恩摆了摆手,一点都不服老,以前总觉得活得很累,整天精于算计,如今不算计了,虽然忙碌了点,但是一身轻松啊。

    夹起已经剪好的牛排放在了水慕和重墨的餐盘之中。

    “多吃点……”

    “嗯,谢谢爸……”

    水慕唇色染上一抹暖意,恭敬的道谢之后,才开始吃饭,重墨唇色抿起,看到自己的餐盘之中重恩才夹过来的牛排,唇色抿起,低喃道。

    “谢谢爸……”

    “一家人说什么谢谢呢……快吃吧,等下还要带着两个小淘气包去拍照呢……”

    重墨可以明显的从重恩的眸底看过一丝动容,唇色抿起,将剩下来的牛排夹给了重恩。

    “爸,你也多吃一些……”

    “好……好……”

    这个是重墨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给自己夹菜,重恩看着味泽鲜美的牛排在自己的餐盘之中,觉得自己整个人的戾气,力气都被抽走了一般。

    越发的变得柔和,而且感动溢于言表,声音都不由自主的变得颤抖的厉害。

    水慕看着父子俩这般互动,忍不住唇色上扬。

    父子之情,绝对是天性使然……

    只可惜穆德旭……

    ……

    用完午餐之后,水慕接到了爱丽丝的电话,关于重鑫祺最近的情况,知道男人积极地应对康复治疗,水慕唇色染上了几分柔意。

    虽然听到爱丽丝的声音有些颤抖,显然是哭过的痕迹。

    “爱丽丝,麻烦你好好照顾大哥了……”

    “是,慕小姐……”

    ……

    水慕挂断了电话,重墨和两个小家伙显然也收拾完毕了,一家四口坐在了车上,向着摄影棚走出,明媚的阳光之下,仿佛为大家镀了一层金光。

    散发出春天明媚的气息……

    ……

    水慕和重墨赶到摄影棚的时候,灯光师摄影师已经准备好了,重墨总共选择了十一套礼服,全数都是国际知名设计师的作品。

    十一套,寓意一生一世的爱恋!

    各款奢华大气,一排礼仪小姐把礼服呈现在水慕和重墨的面前,惹得水慕惊讶的愣在了原地。

    之前重墨给自己的只是草图,现在看着一件件成品呈现在了自己的面前,水慕还是忍不住啧啧称叹。

    “重先生,重夫人,这个是国际知名设计师King的作品,白色的蓬蓬裙上,全部点缀着是南非的钻石……会将您完美的线条勾勒出来的……”

    “重夫人,这款深V绿色复古礼服很衬您的皮肤,另外,搭配这款祖母绿,采光度会更好……”

    “重夫人,这袭丝绸面料的紫色长裙设计师专门添加了耀金成分,在阳光之下,会显得您浑身散发出灿灿金光……”

    水慕:“……”

    水慕看着一套套价值不菲的礼服在自己面前挨个被介绍,心头根本就难以估价了,一套百万,千万,那么礼服珠宝不就是过亿了嘛。

    拍个婚纱照,这么奢侈,真的好嘛?

    “喜欢哪一套?”

    重墨迫不及待的希望看着水慕身着完美的礼服,婚纱呈现在自己的面洽,唇角上扬,精湛的黑眸满是宠溺的眸光。

    水慕无奈的摇了摇头,因为实在是太难抉择了,因为都太美了。

    “重墨都好美,美到我丧失了选择的权利了……”

    “嗯,那就一套一套拍……先去换白色的婚纱吧,我在这儿等你……”

    重墨轻柔的捏了捏女人柔软的脸蛋,示意女人向着更衣室的方向走去,自己还得去看看两个小家伙。

    “嗯,好……”

    水慕嘴角挂着一抹浅淡的弧度,看着男人颀长的身子向着小家伙礼服所在的方向走去,看着礼仪小姐率先拿起了那个架子上的白色礼服,一并跟着自己走进了更衣室。

    更衣室内,水慕感受到造型师在自己的头发之上忙碌,还有自己的脸颊之上涂涂抹抹,嘴角上扬。

    “重夫人,您真的是天生丽质……”

    “谢谢……”

    造型师接着忍不住赞美道:“重夫人,您真的好幸福,重先生对于今天的取景工作都是一处一处自己校对的……”

    水慕:“……”

    水慕杏眸微微一颤,没想到重墨已经做足了这么多的准备了,嘴角的笑意一凝,小手微微攥成拳。

    “嗯……”

    造型师看着水慕清丽的模样,心头实在是妒忌的厉害,不过女人长得实在是太漂亮了,现在还未施粉黛,简直就像是一幅画一般。

    肤光胜雪,宛若白玉。活色生香,秀色可餐。

    要是略施淡妆,恐怕得是天人,倾国倾城了……

    眼波盈盈,顾盼生姿,是所有男人无比期待的尤物……

    ……

    水慕不太习惯浓妆,只是略微施加了一些淡妆,在造型师的帮助之下成功的换上了白色的礼服。

    深呼吸一口气,看着镜子里女人柔白的身子,水慕结了三次婚,但是却是第一次披上婚纱,可能每个女人都有一个婚纱新娘的梦吧。

    看着镜子里的女人身着盛装,宛如翩翩而来的天使一般,水慕有种激动地想要喜极而泣的冲动。

    “重先生,小少爷,小小姐,重夫人的婚纱换好了……”

    “嗯……”

    水慕听到动静之中转身,看着面前已经盛装踩在地毯三人,唇色上扬。

    重爱妍穿了一身洁白如雪的公主蓬蓬裙,柔软的发丝上还佩戴着大大的蝴蝶结,看起来可爱极了,重牧则是一身炫酷的小西装,看起来帅极了。

    完美的金童玉女,水慕几乎是已经可以想象得到未来小家伙们长大之中将会祸害多少万千的少男少女呢。

    重墨则是一身手工制白色礼服,笔挺的西装,男人的五官犹如刀刻,俊美无瑕疵,举手投足皆是散发着贵族之气。

    男人完美的就像是天神一般,让水慕呼吸一紧,小脸瞬间涨红的厉害。

    宛如是年少的少女,看到了心上人一般!

    “妈妈好漂亮……”

    “妈妈,你好像仙女姐姐……”

    两个小家伙开心的手舞足蹈,惹得水慕也忍不住笑开了怀,尤其是看着重墨一步一步向着自己逼近,心跳也陡然加快。

    “重夫人,你好美……”

    重墨漆黑如黑曜石一般的眸子紧紧的凝视着面前的女人,看着女人精致的脸颊,长长的浓密睫毛如同含羞草的叶子般微微卷翘。

    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

    清澈的明眸澄澈无暇、纯真的气息带着引人犯罪的诱惑,粉色的唇,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微微开启、迷茫而又魅惑人心……

    一身白衣胜雪,女人是造物者最完美的杰作!

    重墨觉得身着婚纱准备嫁给自己的水慕真的很美,美到自己的心坎之中,让自己整个心尖都跟随着女人在颤抖。

    水慕:“……”

    水慕小脸涨红的厉害,感受着男人炙热的视线紧紧的困住自己,唇色上扬,抬起精致的杏眸,凝视着自己面前的男人。

    “唔,重先生,你也很帅,很帅很帅……我的男人,好帅……”

    水慕优雅的伸出藕臂环住了男人的颈脖,踩着高跟鞋,恰到好处可以啄吻男人刚毅的下巴,鲜少说出如此直白的话语,惹得重墨的黑眸再度暗沉的惊人。

    “嗯……”

    重墨伸出大手轻柔的捏住女人柔软的下巴,俯下身子,轻柔的啄吻女人的唇瓣……

    王子和公主的完美拥吻,摄影师迅速的留下了这一完美的瞬间!

    ……

    一家四口,上相到了极致,尤其是两个小家伙,简直是天生的镜头感,或俏皮可爱,或优雅大方。

    重墨和水慕则是站在一块儿就是天生的一幅精美的画卷……

    水慕一个下午,整整换了十一套礼服,在海边,湖边,摄影棚,公园,漫天的花海下取景。

    等到拍完照片结束一切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累得简直是行走都变得异常困难……

    重墨看着车后的三个疲惫的人儿忍不住笑出了声,不过水慕的体力因为最近风化的调理倒也真的好了许多。

    ……

    水慕感受着男人灼热的视线凝视着,但是实在是无力回应,只能随意的挑了几张自己和重墨还有两个小家伙的比较精美的照片发给了尹青青,方便尹青青做一个独家。

    自己为了尹青青的升职和饭碗,也真的是拼了……

    果不其然,水慕很快收到了尹青青大大的亲吻符号!

    水慕满意的唇色上扬,忍不住笑出了声,看着两个小家伙在认真的看着窗外的景色,忍不住转过身子,陪着重爱妍一块儿看着窗外的风景。

    回到海边别墅的时候,重恩已经准备好了精美的晚餐。

    水慕和重墨照顾两个孩子一块儿陪着重恩吃着晚餐,水慕却接到了詹姆斯的电话,脸色微微一变。

    看样子自己让他调查的事情,已经有结果了!

    “爸,重墨,你们先吃,我接个电话……”

    “好……”

    重恩满意的点了点头,越看水慕越喜欢,因为实在是孝顺,同时也能干,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

    不然自己的两个儿子,一个女婿都对她执迷不悟呢。

    ……

    水慕走进一间比较偏远的客房之后,才主动地接听了电话,深呼吸一口气,感受着房间里微凉的寒气,以及不远处海风的咸腥味。

    更重要的是,自己心底惴惴不安,对结果的无尽期待。

    “詹姆斯,那两份文件上的笔记究竟是不是一个人的……”

    “是……”

    水慕:“……”

    詹姆斯一声干净利落的是,让水慕的心倏地漏跳了半拍,整个人僵硬在了原地,无力的跌坐在柔软的大床之上。

    自己给了詹姆斯一个是沈曼的调香笔记,一个是沐媛关于回忆的初稿。

    但是两个笔迹居然是一个人的,那就间接的说明了一个问题……

    沈曼和沐媛是一个人……

    水慕深呼吸一口气,下意识的脱口而出问道:“詹姆斯,你确定嘛,专家靠谱嘛,确定是选择北美三家以上专门负责检测的部门嘛?”

    “是的,慕小姐……而且这个不是肉眼识别的,是机器操作的……”

    詹姆斯还是第一次被水慕质疑工作能力问题,赶忙出言反驳,态度满是诚恳,自己的工作态度,那个可是相当的负责啊。

    殊不知,越是这般笃定,越是让水慕的心凉成了半截子……

    沈曼和尹家的关系千丝万缕,和沐媛有什么关系呢!

    “嗯,我让你查的尹家的消息,有没有什么进展……我不想听字面上有关尹家的消息,我要的是隐情,尹家不想被外人知晓的秘密或者丑闻……”

    水慕因为紧张,手心里不由得满是汗水,脸色微微一变,越发的专注的听着电话那头詹姆斯的声音。

    “是,慕小姐,我按照您的吩咐,安排人去各大报社蹲点,尤其是那种从业三十年的老编辑哪儿四处打听,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查到了一条二十八年在尹家的丑闻……”

    水慕:“……”

    水慕听着詹姆斯的话浑身冰凉的厉害,自己今年27岁,28年前的丑闻,那么正好是自己出生前一年。

    准确的来说,是沐媛怀着自己一年左右的时光,尹家的丑闻会不会和沐媛有关呢?

    “嗯……”

    “听说……当年尹舰晟很是骄纵两个儿子,尤其是尹朝平和尹朝森的婚事更是放任,拆散了孙落和初恋情人,让自己的小儿子娶了孙家的千金……其次就是关于大儿子尹朝森了……”

    水慕不知道为什么,詹姆斯说到尹朝森的时候,自己的心再度紧张的跳个不停……

    自己没有忘记,尹朝森的恋人是沈曼……

    但是沈曼的笔记明明和沐媛是一模一样,说明尹朝森曾经和沐媛也就是自己的妈妈有过恋爱关系……

    所以……

    “嗯,你接着说吧,尹朝平逼婚孙落,男欢女爱,也算是男人在恋爱之中的强取豪夺,应该不算是丑闻吧,恐怕尹朝森才是尹家真正的丑闻吧……”

    “慕小姐,您真的是太聪慧了,的确是这样,据说当年沈曼是非自愿和尹朝森在一起的,是尹朝森强占了其他人的女人,听说尹朝森和那个人达成了协议……”

    水慕:“……”

    水慕僵硬在了原地,脸色微微一变,听得出来詹姆斯说的很隐晦,知道恐怕是到了和自己有关的事情了。

    深呼吸一口气,嗓音在静谧的灯光之下越发的清丽夺人。

    “说吧,不要用据说这个词,詹姆斯,你是学过法律的,我没有,所以应该知道说话要用百分之百的事实,而不是那个人,据说……”

    “是,慕小姐,那么我就直说了……这个所有的故事要把所有人都串起来,如您的笔迹校对的结果,沈曼就是沐媛,也就是您的母亲……”

    “当年您的母亲和穆德旭在一起的时候,穆德旭转手为了商业利益,知道尹朝森看上沐媛了,所以将沐媛化名沈曼交给了尹朝森……说白了,就是拿女人的身体去换了钱财……”

    水慕:“……”

    水慕感觉到小脸上被狠狠地甩了一个巴掌,实在是疼的厉害,不曾想到,过往,居然有曾经。

    曾经居然会发生那样的事情,穆德旭简直和尹朝森禽兽不如。

    为了满足一人的私欲,居然利用和伤害一个女人!

    “后来呢……”

    詹姆斯听着水慕的声音颤抖的厉害,但是尽量做到了和平时无异,暗暗感慨水慕惊人的忍耐力,看着自己手中截获的资料,继续说道。

    “听说当时沈曼整整被困在尹家十个月,离开的时候,已经身怀有孕了,后来离开尹家之后,大闹了这件事情,把尹家直接作为丑闻的对象进行了炮轰……”

    刚正,嫉恶如仇,像极了沐媛的个性,水慕深呼吸一口气,知道妈妈这么做的原因,肯定是受到了极大的屈辱。

    “后来尹舰晟,也就是现在尹家的当家人尹老爷子知道了这件事情,因为这个丑闻威胁了他在政界的名声和威望,以及尹家在K市的地位……所以派人处理了沈曼……至于处理的方式我一直在调查,但是毫无所获,恐怕也只有尹老爷子本人才知道……”

    “沈曼生死未卜,尹朝森一夜之间似乎是疯了一般,离开了大家的视线之中……据说是为了沈曼殉情了!尹舰晟也同时失去了大儿子……”

    水慕:“……”

    只不过事实证明,沈曼根本没有死,同时回到了穆德旭的身边,穆德旭又将她的名字改回了沐媛……

    “我调查到27年前,沈曼也就是沐媛在K市难产产下了一个女儿,同时记忆也受到了影响,整个人再度更换了一个新的身份,过去近一年的记忆清除的一干二净了……”

    水慕:“……”

    三个男人,两个豪门世家,其实都是丑陋的!

    唯独一个女人,成为众多男人利用的工具……

    水慕现在心底对于穆德旭和尹家满满的都是厌恶!

    穆德旭已经是人渣,败类了,所以水慕对于他根本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但是尹舰晟,尹老爷子……

    自己一直发自心底的尊敬他,可是没有想到当年,面对一个柔弱的女子曝出尹家的丑闻,他居然会派人处理了沈曼!

    只为了保全尹家可悲的那点名声和声誉……

    “詹姆斯,这么说来,我应该是尹朝森的女儿是嘛……”

    “唔,是的,慕小姐,穆德旭的身体检查报告当初,28年前,他是患有不育症的……这么多年他其实一直在治疗,但是似乎没什么效果……所以……”

    水慕:“……”

    是啊,当初李冰儿怀孕了,她千方百计的想要弄掉孩子,就是为了隐瞒穆德旭孩子的真实身份……

    所以穆德旭这辈子,也真的是可悲了,坏事做尽,所以导致毫无子嗣!

    “嗯……”

    水慕觉得浑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一般,原本今天拍了婚纱照,是身体累得不得了,但是如今,自己真的是心力交瘁。

    唇色抿起,杏眸已经忍不住泪雾弥漫了……

    詹姆斯听到电话那头女人有些急促的呼吸声,明显是在压制,心头满是关切,思索了许久,还是弱弱的说道:“慕小姐,您说老爷子喜欢茶具,让我去景德镇买一套最好的青花瓷……那个,我已经买好了,明天就是老爷子寿宴了,您……”

    您还要嘛?

    现在老爷子简直是慕小姐的仇人了!

    虽然沈曼没有死在尹老爷子手上,但是却差点死在他的手上了……

    水慕:“……”

    水慕嘴角的笑意一凝,勾起一抹讥讽的笑意,比起送他青花瓷,自己更想送他一套杯具!

    “詹姆斯,利用燕铭的关系,把这则丑闻报给媒体,我要让尹家身败名裂……另外,把沈曼就是沐媛的这则消息封死,保证以后不会有人查得到,包括尹舰晟本人……”

    这样,尹舰晟可能到死都不知道,他原本想要害得沈曼一尸两命,却不知道沈曼没有死,做回了沐媛,还生下了自己。

    自己就是那个逆子……

    “慕小姐,这么做不太好吧,说到底,他还是您的爷爷,也是小少爷和小小姐的太爷爷,您和尹青青小姐还是有血缘关系的姐妹……您这么做,牵扯的就不是尹舰晟一个人了,而是整个尹家了……”

    “说实话,其实您也姓尹……这个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毋庸置疑的事情,你和尹青青小姐是姐妹……

    堂姐妹!

    水慕因为詹姆斯的话陷入了沉思,自己怎么忘记这一茬了呢!

    水慕哑然失笑,嘴角尽是讥讽和发自心底对于尹舰晟的憎恶,就是因为他的自私,只为了保全尹家的名誉!

    就作出如此惨绝人寰的事情,实在是禽兽不如!

    都怪他,让自己丝毫没有认亲的喜悦,反而整个人铺上了一层阴霾……

    “詹姆斯,麻烦你帮我准备这一手资料吧,必要的时候,我准备匿名发给尹青青,我无比期待,尹舰晟这辈子的所有功成名就,被两个亲生的孙女一手毁掉会是这么一番感受……”

    詹姆斯:“……”

    詹姆斯知道水慕正在气头上,说什么都没有用了,恐怕准备是一回事,到时候拿出去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詹姆斯点了点头,最后再弱弱的补上一句话。

    “慕小姐,有句话我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既然问了,说明你心里已经主观作出了判断你要告诉我了,说吧,什么事情……”

    水慕小手紧握成拳,已经可以感觉到小手手心之中满是汗意了,还有那么一丝浅浅的血腥味在空气之中蔓延开来。

    “其实我调查的这份资料,之前已经有人调查过了……那个人……”

    水慕:“……”

    那个人是重墨!

    普通之下能做这个调查的人,必须是关心自己和尹家其中一方的,另外就是那个人必须有足够的财力,物力,人脉支持他的调查。

    所以这个人是重墨!

    “不用说了,我已经知道是谁了,辛苦你了……”

    “没关系,是我应该做的,慕小姐……”

    ……

    温润如玉的月光隔着透明玻璃倾洒在自己的脸颊之上,水慕精致的小脸上泛着泪光,闪烁不断,水慕艰难的伸出小手擦干自己眼角的泪水。

    但是却发现泪水怎么都擦不完……

    心疼沐媛成为男人私欲的牺牲品,憎恶和失望尹舰晟的所作所为……

    这一天,注定是不平静的!

    只是水慕没有想到,即使是千叮咛,万嘱咐,重墨到底还是给了自己一个善意的谎言,怪不得,对于尹家,他总是下意识的抗拒。

    看来,他早就知道了,只有自己像是个傻瓜一般,觉得尹家熟悉的不得了。

    觉得尹舰晟是个值得尊敬的长辈……

    *!

    见鬼了……

    “少夫人,您在房间里嘛!先生和老爷叫您去吃饭呢……”

    “嗯,我马上就来……”

    佣人在房门之外着急关切的呼喊,让水慕神色一怔,快速的进浴室清洗了一下脸颊,使得自己看起来毫无异处,深呼吸一口气,打开房门,向着餐厅的方向走去。

    重爱妍和重牧已经吃饭在一边的地毯上嬉笑玩耍,还有小白白妩媚的躺在了重爱妍的小腿上撒娇,喵呜直叫。

    重墨和重恩则是再度认真的选择婚礼邀请的名单和嘉宾。

    重墨看到水慕过来了,赶忙伸出大手拉着女人的小手坐在了身侧,感受着女人小手不正常的冰凉,关起的问道。

    “怎么了?手这么冷……”

    重墨关切的转过身子,看着女人有些苍白的小脸,以及双眸有些发红,黑眸微微一紧,言辞上也变得冷硬了几分。

    “怎么眼睛红红的,哭了?”

    “嗯,刚刚詹姆斯告诉我,去景德镇买的青花瓷茶具摔碎了,所以明天尹老爷子生辰,我们送不了茶具了,我觉得怪可惜的,就有点难受了……”

    “傻瓜,摔了之后还可以再买新的……”

    重墨心疼的用薄唇啄吻女人微微发红的杏眸,她在自己身边,自己根本上是舍不得她掉一滴眼泪的。

    任何一滴眼泪,都像是利刃一样狠狠的扎在自己的心上!

    “嗯……”

    水慕认真的凝视着男人精湛的黑眸,其实很想问他关于笔迹的事情,还有为什么要隐瞒的事情,碍于重恩在场,索性缄默了。

    自己有的时候经常钻牛角尖,其实忘却了,男人的本意,绝对是为自己好的。

    善意的谎言而已……

    “可不是,慕丫头,你可别哭了,这马上就是要做新娘子的人了,我这儿好茶具多的是,明天从我这儿选一套送给尹老爷子吧,略表心意……”

    “嗯,谢谢爸,我知道了……”

    水慕嗅了嗅鼻子,依靠在重墨的怀里,掩饰自己眸底万千奔腾翻滚的情绪,听着两个男人继续谈论着宾客名单,心底一点一滴泛着凉意。

    ……

    “墨,我看宾客名单上你没请尹家啊,重家和尹家不是两家交好嘛……”

    重恩对于重墨的婚礼可是相当的重视,所以宾客名单已经过了不下三遍了,一直觉得哪儿有些奇怪,正好水慕说到了尹老爷子的八十岁大寿,终于想到了原来是尹家被遗漏了。

    客厅的气氛有些凝结,水慕坐起身子,喝着自己碗里的鱼汤,低喃道。

    “墨,是不是你忘记了,太忙了,所以遗漏了……”

    重墨:“……”

    重墨黑眸微微一暗,当初之所以没有放尹家在宾客名单上,是希望沐妍和两个孩子离尹家越远越好。

    但是于情于理,似乎尹家都是要邀请的,不然两家的面子上都挂不住,而且不谈28年前的事情,尹舰晟其实在很多方面对于重家真的很不错。

    深呼吸一口气,薄唇轻启,准备发言,但是水慕却迅速的打断了。

    “算了,漏了就漏了,恐怕是天意……”

    重墨:“……”

    重墨听着水慕的话,脸色一变,按理来说,水慕定然是希望邀请尹家的,不光是和尹青青关系如姐妹一般。

    更重要的是无比尊敬尹舰晟,没想到今天却这般随意了……

    难道是……

    “慕丫头,结婚是一辈子大事,这可马虎不得,我把尹家重新加进去了,到时候印喜帖的时候多印几份……”

    重恩拿出笔,在宾客名单的后面重新补上了尹家两个字,水慕小脸再度苍白的厉害。

    看着重恩写尹家,心头实在是不舒服的厉害。

    自己婚礼的观礼,自己希望任何人去,但是唯独不希望尹舰晟来到场祝福,因为担心他来了,自己就该死的不幸福了。

    但是看着重恩无比认真严肃的模样,深呼吸一口气,还是忍住了,嘴角挤出一丝笑意,低喃道。

    “嗯,爸,您说的是,都按照您的办就好了……”

    “好,放心,婚礼我一定弄得风风光光的,比起嫁闺女,还要风光,我们重家不是娶媳妇,也是娶了一个闺女进门……”

    重恩说得满是认真,水慕听得忍不住红了眼眸,认真的点了点头,继续吃着自己碗里的汤,泪水却不自觉的一滴一滴滴落在汤中。

    “爸,您和重墨先讨论宾客名单吧,我今天拍婚纱照有点累了,先回房间休息了,不好意思……”

    水慕伸出小手艰难的将眼角的泪水擦干,深呼吸一口气,没有等重墨和重恩反应过来便快速的向着二楼的房间跑去。

    重墨唇色抿起,女人今天的反应实在是反常的厉害,看来今天真的是有发生了一些事情。

    和她刚刚接了的电话有关系……

    “墨,慕丫头是不是心情不好,你是不是欺负她了?”

    重恩现在护着水慕护的比较厉害,这一点,让重墨非常的满意,摇了摇头,不动声色的将视线从女人的背影上离开,低喃道。

    “恐怕要做新娘子了,情绪比较激动吧……爸,您别担心了……”

    “一般孕妇情绪才会反常的厉害,墨,该不会是慕丫头再次有了吧……”

    重墨:“……”

    重墨原本在思索水慕的事情,被重恩这么天马行空的想法瞬间击溃,嘴角的笑意一凝,潋滟的唇角有那么一瞬间僵硬。

    有小三了嘛!

    这样,会不会太快了……

    虽然水慕的身体状况已经好了很多了,不过现在水慕正值要穿婚纱的时候,如果有了,虽然不会太显怀,但是恐怕那个时候,水慕就真的情绪化了。

    “爸,一切皆有可能,所以……不要……”

    “阿哈,我懂了……哈哈,看来我不光要准备婚礼细节了,赶明你们再有小三子,我得忙活着小家伙的器具用品了,还有奶妈了……”

    “我觉得还是要选择好的医生陪产比较好……防止慕丫头受罪……”

    重墨:“……”

    重墨看着重恩已经完全当回事了,老人家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一时之间竟然找不到好的理由解释,哑口无言,只能选择了缄默。

    不过那种充斥着父爱的感觉,还是让自己的心头感觉到暖暖的,很幸福……

    只希望安安和暖暖能够尽快回来,一家团圆,自己之所以要把婚礼做得前无古人那么盛大,是希望通过婚礼,让暖暖和安安接到消息,赶回来一块儿庆祝婚礼,一家团圆……

    “爸,时间不早了,我先上去陪妍妍了,孩子的话,等下您直接交给她们照顾就好,您早点休息,不要忙得太晚……”

    “去吧去吧,对了,要是真有孩子了,那方面得克制点……放心吧,两个孩子我亲自照顾就行……你们小两口好好甜蜜过二人世界就好……”

    重墨知道重恩现在满脑子都是关于第二胎的想法,唇色抿起,无奈的勾起一抹浅淡的弧度,乖顺的点了点头。

    “好,爸,听您的……”

    重墨起身走到地毯处,蹲下身子啄吻小家伙们的脸蛋,挨个说了晚安之后,才向着二楼的房间走去。

    走到房间的时候,房间内已经空无一人,浴室里传来一阵阵水声,显然是女人在沐浴,唇色上扬。

    要是造人的话,其实浴室真的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一想到这儿,重墨精湛的黑眸闪过一丝狼性的光芒……

    ------题外话------

    哈哈哈,终于写到尹家的往事了,之前伏笔埋的很长,嗷嗷嗷,大家表嫌弃我,我只能说……不剧透不剧透,求订阅,最近跌的好惨……嗷嗷嗷,亲妈从良不容易啊……感谢may3234,刘雨霏5分评价票,感谢刘雨霏,花开几时又何妨,吕周霞月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堇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堇颜并收藏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