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 > 第二百一十三章 寿宴:咄咄逼人!【精】

第二百一十三章 寿宴:咄咄逼人!【精】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重墨走进浴室的时候,水慕正在洗头发,今天感觉到头发上摸了好多发胶,有些难受,却忽然听到了浴室门口的动静,唇色一淡,虽然隔着洗发水的味道,但是自己还是可以嗅到男人身上的天赋气息。

    因为很浓烈,仿佛和他整个人是融为一体的……

    水慕唇色一淡,简单的把发丝冲洗干净,拿起一条干净的浴巾围在腰间,转身,正准备关掉洗浴喷头,却被男人从身后直接抱在了怀里。

    男人的大手握住女人的小手,轻柔的转动喷头,使得温热的水源源不断的从头顶上方浇灌。

    “好香……”

    水慕:“……”

    男人说这句话的时候,三分沙哑,三分性感,四分欲求……

    水慕忍不住红了脸,对于男人接下来的行径自己用脚趾头想都能想到……

    “重墨,你身上都湿了……”

    “嗯,那正好一块儿洗……”

    水慕:“……”

    水慕可以明显的发现的男人的黑眸越发的暗沉的惊人,散发出摄人心魄的光芒,唇色抿起,小手推搡着男人的胸膛,小脸越发的涨红的厉害。

    所有的话语都被男人俯下身子,迅速的攫走了……

    “唔……”

    水雾弥漫的浴室,两个人在水雾朦胧之中忘情的拥吻,忘记了一切,水慕整个人依靠在男人的怀抱之中,后背是冰冷的墙壁。

    但是前方是男人炙热的胸膛。

    冰火交替,已然把整个人推到一个极其痛苦的环境之下……

    但是却吻得恍惚所以,希望能够在男人的怀抱之中溺死一般!

    水雾弥漫的浴室,暧昧的温度迅速的上涨,有燎原之势……

    ……

    水慕洗了两次澡,被重墨抱在大床之上的时候,整个人雪白的肌肤泛着樱花瓣红润,仿佛红的都能滴出血一般。

    水慕的血液情况越来越好了,说明体内的钩吻毒素已经清楚的差不多了。

    后期只需要稳固治疗就好!

    重墨觉得,这个是风华少有的,做得让自己满意的事情之一!

    “重墨,你今天没做措施……唔,是打算要二胎了嘛……”

    水慕有些回神,依靠在男人的怀抱之中,感受着一股热风吹抚着自己的发丝,男人修长的手指在自己的发丝之间忙碌,唇色上扬,嘴角绽放出一抹明媚的花儿。

    “嗯……刚刚之所以没做措施,是因为你在安全期……至于二胎的话,名字我已经准备好了,就等小家伙出生了……”

    水慕:“……”

    水慕哑然失笑,看着男人这般笃定的期待着小Baby出生的模样,忍不住伸出小手使劲的捏了捏男人的鼻子。

    你妹啊,天天就知道骗人,谁还给你生孩子……

    水慕杏眸闪过一丝精光,抬起身子,狠狠的咬了咬男人的鼻尖,恍如无意识的用葱白的小手描绘着男人的轮廓。

    “都说说谎的男人,鼻子会变长,为什么你却一点变化都没有呢。而且明明比我大了那么多,可是以前都看不出来,重墨,你是妖精嘛?”

    重墨:“……”

    重墨嘴角的笑意一凝,说谎的男人鼻子会变长,恐怕也只有童话故事里才会这么说了,女人真的是越活越可人了。

    感受着女人葱白如玉的小手在自己的脸颊上忙忙碌碌,重墨嘴角上扬,俯下身子,攫住了女人的唇瓣。

    “唔……”

    虽然只是蜻蜓点水的一个吻,但是水慕却可以感受到男人毕生的柔情在其中。

    “你知道了,嗯?”

    重墨轻柔的抚摸着女人柔软的发丝,黑眸宛如是有魔力一般直直的看入女人的心底,看到女人杏眸之中的微许闪躲,已然明白了大概。

    看来小妮子果然是聪慧,到底还是瞒不住她……

    “嗯?我是要回答你一个嗯嘛?”

    水慕的杏眸之中满是清澈的眸光凝视着自己面前的男人,看着男人蛊惑的容颜,嘴角的笑意上扬。

    两个人在互相试探的心思,都没有人认输,因为一旦认输,那么就真的输了底气……

    “妍妍……”

    重墨伸出大手抚摸着女人的精致的容颜,终究还是深呼吸一口气,率先败下了阵,黑眸绽放出一抹柔和的光芒,知道女人心底肯定是不好受了。

    “对不起……瞒了你……”

    水慕:“……”

    水慕唇色一暖,听到男人这句发自心底的歉意,已然满足了,其实自己也不是小孩子了,知道男人是善意的谎言,并不是恶意的。

    深呼吸一口气,张开双臂环住了男人健壮的腰身,将自己的脑袋埋在了男人的怀中。

    “没关系,孩他爸……刚刚一瞬间很难受,虽然无法释怀,但是我不怪你……要怪,也只能怪世间险恶,怪妈妈遇人不淑……”

    “我只是觉得愤愤不平,为什么坏人都可以活得如此的长,而且名声显著,好人却偏偏历经苦难……还很早的离开了我们,爱妍和小牧都没有看过外婆长什么样子,偏偏却看到了太爷爷……”

    一想到两个小家伙之前一口一口一个太爷爷的份上,水慕简直是生气的牙痒痒的。

    恨不得把尹舰晟的名字,还有尹家的一切从两个小家伙的脑海之中抹去。

    实在是太让人气氛了!

    “妍妍,老爷子一定也有不得已的难言之隐……”

    重墨看着女人清丽的眸子再度红肿了几分,忍不住俯下身子,轻柔的将女人眼角的泪水擦干。

    尹舰晟虽然是当年做错了事情,但是在其职,思其位……

    在当时他的身份地位,恐怕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要怪就只能怪当初尹朝森对沈曼恋恋不忘……

    尹家的两个儿子,都是痴情的种,尹朝平挚爱孙落,尹朝森也对沈曼一见钟情,不惜一切也要美人在怀。

    “嗯,或许吧,但是我永远都不可能原谅他的……”

    “嗯……”

    重墨伸出大手轻柔的抚摸着女人的后背,替女人盖上薄被,低喃道:“睡吧,不要想那么多了,明天还要参加老爷子的八十寿宴……”

    “嗯……”

    水慕深呼吸一口气,嗅着男人身上的气息缓缓地进入睡眠之中。

    重墨看着女人熟睡安静的容颜,嘴角上扬,隐约觉得明天会是一场好戏,说不定妍妍真的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举措。

    不过自己的处境确实是有些尴尬,一个是沐妍的娘家人,一个是自己的妻子。

    只能说,沐妍做什么事情,自己都会选择支持的……

    哪怕是和尹家为敌!

    尹舰晟确实需要为过往付出一些代价!

    ……

    清晨:

    清晨又是美好的一天,水慕舒展着懒腰,慵懒的从床上坐起身子,发现身侧已经躺了两个小家伙了。

    尤其是重爱妍和重牧慵懒的睡姿,撩人的不得了,水慕哑然失笑,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身边的一个大的,换成了两个小家伙。

    水慕俯下身子,啄吻两个小宝贝,喜欢的不得了,看着小家伙迷糊的睁开了大眼睛,小眼眸满是黑曜石一般绽放着耀眼的光芒。

    “妈妈,早安……”

    “唔,小牧早安……”

    “爱妍早安……”

    水慕看着小家伙粉嘟嘟的模样,在看向不远处的衣架上,两个小家伙的礼服已经被摆放整齐了,看来重墨已经准备好了。

    水慕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早上9点了,唔,真的是越来越赖床了,简直都快成为资产阶级了。

    一身事情还没有处理,水慕起身抱着小家伙挨个进了浴室洗漱之后,换上了小礼服,送到楼下用餐,才拨通了詹姆斯的电话。

    “慕小姐,早安……”

    电话那头的詹姆斯时时刻刻都在准备的效命,听到水慕的电话,还是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不知道女人要下达的命令是什么。

    “嗯,詹姆斯,我昨天让你准备的关于尹家的丑闻,你资料准备好了嘛?”

    水慕深呼吸一口气,小手紧握成拳,终究心底的那一关还是过不了,说自己自私也好,说自己做事太狠也好,只不过做错了事情,就需要受到惩罚。

    否则这个世界上就不存在公义了!

    “是,慕小姐,都准备好了……您真的要发给尹青青小姐,让她公布于众嘛,那个可是她的亲爷爷啊……”

    詹姆斯还是觉得有些太残忍了,而且抉择实在是太大了……

    “嗯,等到晚宴结束之后发给青青吧,到时候明天能不能见报,尹舰晟是报道寿宴还是被报道丑闻,就全看她了……我相信青青的选择……”

    水慕最后一句话,咬字格外的重,一抹暗光从杏眸深处悄然滑过……

    “是,慕小姐!”

    詹姆斯对于水慕的决定不置可否,只能恭敬的表示同意,顺带将燕铭最新的工作计划和任务告知水慕。

    Afra也同意正式加入燕铭,同时高调爆出容颜!

    更有人捕捉到了她和阿坤亲昵举止的照片,一时之间,再度将燕铭推到了风口浪尖的位置。

    燕铭新晋美女律师,情陷重氏高管……

    “新闻不错,另外,对于Afra的任务分配,尽量分配一些公益有关的,资金报酬从燕铭的财政里面出……这年头愿意做公益的律师已经非常少了,既然Afra想做,燕铭自然是要好好支持的,至少有个人去做门面才对……”

    “慕小姐,Afra小姐长得很漂亮呢,她来这儿也是重氏的坤少爷,他们俩真的是情侣关系嘛?”

    詹姆斯难得遇见一个漂亮的东方女人,自然是想多问几句,颜值那么高,实在是精致的工艺品啊。

    “不是……他们俩应该是老夫老妻了……”

    詹姆斯:“……”

    果然是慕小姐,说出来的话,都是如此的吊足自己的口味。

    “去忙吧,詹姆斯,八卦的你一点都不可爱,知道你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女朋友嘛?”

    詹姆斯嘴角抽搐了几分,顺着水慕的话,弱弱的问道:“难道是因为太八卦了嘛?”

    “因为同性相斥……”

    詹姆斯:“……”

    詹姆斯因为水慕的同性相斥,华丽丽的僵硬在了原地,俊脸黑得厉害,这个女皇,这个……

    重先生怎么也不管管她……

    嗷呜,为什么受伤的都是自己!

    ……

    水慕挂断电话,因为詹姆斯可爱的反应还是忍不住乐得合不拢嘴,深呼吸一口气,感受着温暖的阳光倾洒在自己的身上,嘴角的笑意一凝。

    看来自己今天真的是有一段好戏看了……

    其实看戏者和做戏者的感受截然相反,但是自己的心此刻却是无比的纠结着……

    ……

    重墨重氏开完视频会议之后,回到海边别墅,正好陪着水慕去换礼服,礼服是尹舰晟派人送过来的,水慕唇色抿起,是一套青花瓷图案设计的礼服。

    很精致,很淡雅,整套礼服仿佛是被镀上了一层洁白的玉色,让人眼前一亮。

    水慕其实很喜欢,抹不开视线,但是却并不想去试穿。

    “重夫人,老爷子给您和尹青青小姐各做了一套,嫌弃国内师傅的手艺不行,特定送到欧洲去加工的……”

    “嗯,尺寸不合适……”

    水慕直截了当的拒绝,让送礼服来的导购有些愕然,不知道要做何反应,重夫人连试都没有试一下,怎么就不合适了呢。

    这个自己回去要如何交差呢!

    “这个……重先生,您说……”

    “你先回去吧,告诉老爷子,礼服我们收下了,晚上会准时到场祝贺的……”

    重墨薄唇勾起,低喃道,立马让女人如临大赦,不敢看水慕的脸色,弱弱的说道。

    “那就麻烦重先生,重太太了,我先回去交差了……重夫人,这礼服,您的礼服上的玉色,老爷子用得可是最好的和田玉……青青小姐的衣服还是用的普通的玉呢……”

    水慕:“……”

    水慕脸色微微一变,听得出来女人话语之间的暗示,樱唇勾起,嘴角扬起一抹讥诮。

    自己和他毫无关系,可是却对于自己像是孙女那么好,尹舰晟是太想认孙女了嘛?

    “既然这样,这套礼服我们买下了,青青那套也算是我们的,就当是我买下了送青青的,如何……”

    “这个……我还是……我还是先走了……”

    女人心底惴惴不安的厉害,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是错,这个重夫人,不是据说非常和蔼可亲的一个人嘛。

    怎么感觉像是吃了炮仗一样,这个人不断的往外喷火呢?

    实在是太恐怖了……

    ……

    水慕看着女人落荒而逃的身影,唇色抿起,一抹无力感遍布全身,依靠在沙发之上,伸出小手拉住了重墨的胳膊,整个人像是猫咪一般依靠在男人的怀中。

    “重先生,我最近越来越发现重夫人有红太狼的潜质了,怎么办?”

    “那我是不是要买个平底锅给你?”

    水慕:“……”

    水慕原本有些沮丧的心情,因为重墨的这句平底锅,忍不住笑出了声,嘴角抽搐的厉害,确实是需要一个平底锅了。

    输人不能输了气场啊!

    “嗯,我要不锈钢的……钛合金的也行……重先生,请问你现在是在培养我家暴的潜质嘛?”

    “嗯,最近皮有点痒了……开始喜欢野蛮女友了……乖,礼服换上试试看,这套很漂亮,很适合你,老爷子眼光不错……”

    重墨看着小妮子其实难受的眼泪都要哭出来了,但是还是在这儿故作镇定的模样,满是心疼,知道水慕一下子心里过不了那个坎,赌气堵的厉害。

    “重墨,我好难受……想见他,因为他是我的亲人……但是我担心我见他了,会忍不住拿起身边任何一个可以攻击人的东西攻击他……”

    所以好纠结,好痛苦……

    水慕心底满是纠结,但是却说不清楚道不明白,只能压抑在心底无可自拔。

    “乖,别想了,不想换礼服那就暂时不要换……乖乖在我怀里待着就好……”

    “嗯……”

    水慕像是个孩子一般,嗅着鼻子蹭在重墨的怀里,重墨薄唇勾起,精湛的黑眸满是潋滟的流光。

    视线集中在了那款青花瓷图案的礼服,不得不说,尹舰晟的眼光很好……

    不愧是有血缘关系,冥冥之中,在相互的指引靠近!

    ……

    下午5点的时候,水慕到底还是在尹青青打过来的电话关切之中换上了那套礼服,唇色抿起,尹青青是尹家的孙女,换上精致的礼服无可厚非。

    偏偏自己和尹家毫无关系,如果再换上一模一样的礼服那不是妄自菲薄了嘛?

    果然,还是各种纠结和尴尬,水慕杏眸微微一闪,看着镜子里盛装的女人,嘴角的笑意一凝。

    雪白肌肤丝缎般的华丽,眸子里是一望无际的苍蓝,属于最明媚的天空的颜色,闪着灼人的明亮。

    脸颊线条柔顺。漆黑的头发有着自然的起伏和弧度,散下来,令人百般想象指尖轻抚那些发丝的触感。

    玲珑有致的身材,完美的容颜,价值是造物者最完美的力作。

    在这一套青花瓷的礼服衬托之下,越发的清纯动人,散发着致命的魅惑是对于男人最有力的吸引。

    ……

    重墨看着水慕姣好的身姿一览无余,大手直接霸道的扣住女人纤细的腰身,低喃道。

    “走吧,老爷子还在等着我们……”

    “嗯……”

    水慕唇色抿起,跟着重墨还有重恩一块儿带着两个小家伙出席了尹舰晟老爷子八十岁的生日宴。

    ……

    尹舰晟的生日宴席直接在K市的迎宾馆举办,因为尹老爷子已经从政府官职上退职了,所以举办寿宴的时候,顾及不是那么得多。

    尹家因为尹氏的经营稳定,所以增收许多,自然是办起寿宴劳师动众。

    最重要的是,家里唯一一个长辈,自然办起婚宴要好好地筹备之中!

    也能彰显尹家的实力!

    当初尹舰晟也不愿意这般劳师动众的,但是因为是尹朝平和孙落的心意,所以决定办得盛大一些也无妨,所有礼金全数用作公益。

    水慕和重墨带着两个孩子出现的会场门口的时候,吸引了无数媒体的疯狂拍照。

    这个还是重墨和水慕婚后第一次举家亮相的!

    一家四口,简直是精致的不得了,尤其是重墨和水慕简直是郎才女貌,女人负责貌美如花,男人则是负责器宇轩昂。

    两个小家伙,简直就是小萝莉和小王子,尤其是两个小家伙丝毫都不畏惧媒体的镁光灯一般,天生的镜头感。

    水慕伸出小手牵着身侧的重爱妍,看着小家伙这般粉嘟嘟的模样,尤其是丝毫都不胆怯的模样,十足的风范十足。

    只是小家伙淑女的模样,在看到冷胤的时候,迅速变了脸。

    “胤哥哥……妈妈……胤哥哥……我要吃糖糖,我要和胤哥哥玩……”

    水慕看到小家伙被冷胤吸引了视线,唇色上扬,看了一眼重墨,得到男人黑眸的暗示,蹲下身子,啄吻小家伙的唇瓣,柔声说道。

    “好,小心点……”

    水慕和温暖的视线在空中之中交汇,水慕唇色上扬,看到温暖一身鹅黄色的小礼服,把女人纤细的身材展示的淋漓尽致。

    尤其是那精美的容颜,实在是美丽极了。

    冷枭翊则是继续霸道的站在女人的身侧,不允许女人任何的闪躲,离开。

    但是水慕视线触及了冷胤冷酷的模样,尤其是冷胤看到重爱妍热情奔放的向着他跑过去那么畏惧,纠结的模样,实在是……

    水慕哑然失笑,不都是说女追男,隔层纱嘛,怎么觉得自家的宝贝这般太热情的模样,实在是把冷胤吓坏了呢。

    说实话,水慕真的是每次看到冷胤变了脸色的模样,都是因为自家的重爱妍……

    ……

    尹舰晟在会场知道重墨和水慕一家四口赶来了,立马主动地迎了上来,一身黑色的唐装,将男人刚毅大度和翩翩有礼展露无遗。

    尹舰晟几天不见水慕家的两个小宝贝,简直是想坏了。

    所以看到水慕和重墨还有重牧的时候,赶忙大阔步上前,一把把重牧抱在了怀里,狠狠地捏了捏小家伙的脸颊,关切的问道。

    “慕丫头,重墨,爱妍那丫头呢?”

    水慕:“……”

    水慕没有想到会在这么一个情况之下和尹舰晟再度相见,这一面,显然是和之前的会面已然有了南北分水岭了。

    他……

    是自己的爷爷!

    同时也是自己的仇人,就是因为他自私,沐媛就差点死在他的手上!

    他这一双手沾满了血腥……

    “慕丫头,你怎么了,不舒服嘛?这人靠衣装,我当初看到这套礼服,就想你和青青穿起来一定很美,果然,好漂亮啊,重小子好福气……”

    尹舰晟抱着怀里的重牧,看着水慕魂不守舍的模样,赶忙关切的问道。

    水慕:“……”

    水慕小手紧握成拳,已经不能主动地去说些什么了,樱唇轻启,准备开口,重墨已经主动地拦下了话语权。

    重墨在人群之中,身形高大,完美的黑色手工制西装,线条冷硬的五官俊美如刀刻,优雅而尊贵。

    “老爷子,生日快乐,祝您万寿无疆……”

    “我老爷子都这么大岁数了,不求万寿无疆了,就希望儿女承欢膝下了……爱妍呢?”

    “爱妍去找温暖家的冷胤玩了……”

    重墨伸出大手把失魂落魄的水慕揽入怀中,看着女人颤抖的厉害,自己给了她依托,才让她不得已腿软摔倒。

    “原来去找冷家那个小子啊,我看着那小子有戏,不过以后好小子多得是,爱妍肯定是不愁嫁……”

    尹舰晟自顾自的说着,全然没有发现水慕脸色微微一变,小手越发的攥紧,锋利的指甲嵌入手心之中也全然没有发现。

    “老……老爷子……尹先生,我有点话想要跟你说……”

    水慕拿捏着对于尹舰晟的措辞,惹得尹舰晟眉色拧了拧,不知道小妮子今天是怎么了,抱着重牧凑近重墨的身侧,低喃道。

    “重墨,慕丫头该不会是有了吧……”

    重墨:“……”

    果然,一孕傻三年!

    尹舰晟为什么这么说,实在是觉得水慕今天的模样迷糊的不得了,很可爱……

    重墨嘴角的笑意一凝,黑眸微微一顿,看着周围的来宾越发的将注意力集中在自己和尹舰晟身上,低喃道。

    “老爷子,妍妍真的是有话想跟您说,很重要的话……很重要……”

    尹舰晟微微眯起眼眸,看向这般认真的重墨,唇色抿起,看来慕丫头真的是有话要跟自己说。

    “行,慕丫头,我去看看爱妍,就找个僻静的地方和你单独聊聊……这小丫头,鬼灵精怪的,我这几天不看到她,想得厉害……”

    水慕:“……”

    水慕嘴角的笑意一凝,心顿时漏跳了半拍,看来尹舰晟是真的很喜欢自家的重爱妍,可是他知不知道,他越是这般关切,越是让自己感觉到心里难受的厉害。

    几乎是胸口的空气都被挤压,呼吸都变得异常不顺畅……

    “好……”

    水慕杏眸微微一闪,感受着男人的大手扶持着自己的腰身,低喃出声,杏眸微微示意男人,自己没事,跟着尹舰晟向着温暖所在的方向走去。

    尹舰晟抱着重牧走到温暖和冷枭翊身侧,重爱妍已经追着冷胤开始跑了,一会儿叫着胤哥哥,一会儿吵着要吃糖。

    重爱妍看到尹舰晟来了,立马开心的张开双臂要男人抱抱。

    “太爷爷……抱抱……”

    “哎……”

    尹舰晟把重牧从怀里抱了下来,赶忙把重爱妍抱在了怀里,嘴角的弧度上扬的厉害,看不出来是八十岁的样子。

    温暖看着老爷子这般精神烁烁的样子,实在是老当益壮啊……

    “爱妍好像又重了点啊……”

    “但是爱妍是肉嘟嘟,不是胖……爱妍想要吃太爷爷家里的可乐鸡翅……”

    “好,好好……太爷爷现在就打电话让人做好了送过来……”

    “嘻嘻……”

    水慕刚想让重爱妍别闹腾,别放肆,但是看到尹舰晟已经欣然答应的模样,唇色抿起,一抹暗光在杏眸深处一闪而过。

    ……

    尹舰晟和两个小家伙在一块儿儿腻歪了一会儿,才引领水慕走向了后院的花园,比起会场的人声鼎沸,静谧的花圃倒是安静了许多。

    但是却种植着来自世界上顶尖的花卉品种……

    火红郁金香!

    国兰……

    睡火莲……

    植物的气息逼近,水慕唇色抿起,心情却一点一滴跌落在谷底之中。

    “慕丫头,不是说有话要跟我说的嘛,说吧……”

    尹舰晟感受着空气的清新,嗅了嗅,找了一个石凳坐了下来,看着花园中央的水池,唇角上扬。

    水慕:“……”

    男人越是这般随意的模样,水慕心头越发的恍惚的厉害,唇色抿起,和尹舰晟并排坐在了石凳之上,深呼吸一口地,低喃道。

    “嗯,有话想要跟你说,发生了一些事情,了解了一些真相,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你……你还记得28年前,一个叫做沈曼的女人嘛?”

    水慕杏眸满是清澈的眸光,侧过身子,认真凝视着面前的男人,看着男人斑白的双鬓,唇色抿起,小手颤抖的厉害。

    此话一出,尹舰晟脸色微微一顿,在微弱的灯光之下,脸色苍白的骇人。

    本来都已经被隐瞒,压下了整整28年的事情,水慕她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慕丫头……这些事情,你是从哪儿听到的……”

    “不是听到的,是查到的,核实过的事情……怎么,老爷子,你该不会是年纪大了,所以记不清了吧……”

    水慕的杏眸越发的清丽的逼人,满是耀眼的光芒,一点一滴,让尹舰晟再度整个人一怔,浑身战栗的厉害。

    “我……我不想提这件事情……”

    “是你不想提,还是不敢提……”

    水慕小手紧握成拳,丝毫没有给尹舰晟反应的时间咄咄逼人,惹得尹舰晟被女人强大的气场震慑住了,有些节节败退。

    “慕丫头……你……”

    “我……很不巧……是沈曼的女儿……”

    尹舰晟:“……”

    尹舰晟这辈子就从来没有怕过事或者是被事情唬住,如今听到水慕这句话,整个人宛如被雷狠狠地劈过一般。

    她是沈曼的女儿……

    怪不得,自己当初第一次见到沐妍的时候,觉得沐妍简直是沈曼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怪不得……

    原来,一切都是有根据了!

    如果她是沈曼的女儿,那么是不是尹朝森的女儿,自己的孙女了!

    “扑哧,怎么办呢,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你哑口无言,惊慌失措的模样,你在28年前,掩盖尹朝森囚禁沈曼的丑闻的时候,你那个时候在想什么?不会觉得愧疚嘛?不对……”

    “你肯定不会觉得愧疚,因为你想要去保护你的儿子,顺便处理掉沈曼这个女人,让尹朝森一辈子可以高枕无忧,不被儿女私情牵绊……”

    水慕虽然眼眸里流着泪,但是却努力的嘴角挤出一丝弧度,比哭还要难看几分,尹舰晟颤抖的厉害。

    没有想到今天会在自己的寿宴之上,知道了如此劲爆的消息。

    “慕丫头,不是你想的那样……”

    “真的很好笑……你这个样子,让我觉得丑陋的厉害,一个位高权重,但是却无比自私的人,一己私心,谈什么做人呢!”

    水慕简单的伸出小手将眼角的泪水拂掉,看到尹舰晟宛如一下子苍老了许多,虽然嘴角在笑,但是心却疼得厉害。

    “当年的事情都是我的错……”

    尹舰晟一直以来对于沈曼的事情心存芥蒂,因为最重要的原因自己因此丧生了自己的长子尹朝森。

    “嗯,承认就好……”

    尹舰晟完全承认了,水慕到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变得空洞的厉害,颤抖的伸出小手从兜里拿出手机,低喃道。

    “扑哧,我也真的是傻,知道你喜欢青花瓷,所以特地安排人去景德镇选了一套最好的,不过我现在决定要送给你一份真正的大礼……”

    “你无比希望28年前的丑闻被深埋,无人知晓,不如,我把它拉出来重见天日如何?”

    尹舰晟:“……”

    尹舰晟一直以为水慕虽然清丽夺人,平时很安静,没有想到水慕做起事来会是如此的果断,甚至是干净的一层不染。

    几乎是行云流水一般让自己应接不暇,有谁说姜是老的辣,事实证明,她很有做大事的风范。

    “慕丫头……其实我只是觉得你和沈曼像,说实话,你和朝森有的时候,行为举止也很像……过去是我真的是太粗心了……”

    “活了这么大岁数了,半埋黄土了,这眼力神是越来越差了,是不是尹家的人,我本来应该一眼就看出来了,结果却……”

    水慕:“……”

    暖暖的春日,水慕还是感觉到身着礼服有些微凉,伸出小手狠狠地攥紧自己手中的手机,到底还是没有拨出那个号码。

    深呼吸一口气,看向自己面前依旧处于震惊之中的男人,低喃道。

    “我和尹家毫无瓜葛……以后,请你自重……不仅是离我远一点,离我的孩子们也远一点……”

    尹舰晟:“……”

    尹舰晟听着女人无比决然的话,僵硬在了原地,尤其是两个小家伙可爱的模样,他们竟然真的是自己的重孙子!

    水慕竟然要自己离孩子们远一点……

    尹舰晟想要伸出大手揽住水慕离开的身影,但是女人却决然的只留下一个背影。

    水慕转过身子,实在是难忍自己的情绪,泪水潸然泪下,人怎么可以这么自私……

    他知不知道,他曾经是自己无比尊敬的人,为什么要彻底击毁他在自己心目之中的形象呢?

    ……

    水慕回到会场的时候,胡乱的擦干眼角的泪水,正好遇上了尹青青和周肆桀,尹青青显然是和自己一套青花瓷礼服,整个人透着一抹仙气。

    显得俏皮可爱,水慕则是显得高贵典雅。

    同一套礼服,不同女人完美的驾驭了两种风格。

    “妍妍姐,爷爷呢,唔,晚会快开始了,要他来致辞呢……嘿嘿,妍妍姐,你今天真漂亮,爷爷眼光真好,爷爷说你会喜欢的,听说爷爷为了你的礼服来回跑了好几趟呢……”

    水慕:“……”

    水慕脸色微微一变,没有想到一套礼服,居然费了这么多事,唇色抿起,看着女人清澈的眸光,低喃道。

    “在花园水池边……你去找他吧……”

    “妍妍姐,你的气色看起来不太好啊,是不是不舒服啊?”

    尹青青大大的明眸满是清澈的流光,看着水慕都不由自主的避开了视线,紧握手中的手机,要不要把丑闻发给她呢!

    她这么纯净的女孩子,如果拿到丑闻……

    是不是自己毁了她心底完美爷爷的身份呢?

    到时候按照她的脾性,一定会选择报道的,当初自己选择了她,恐怕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水慕杏眸微微一闪,看到不远处重墨向着自己大阔步的走来,嘴角挤出一丝笑意,低喃道:“没事,刚刚走在外面有些微凉……”

    “嘿嘿,那我和肆桀哥去找爷爷啦,妍妍姐,你先一会儿,马上宴席就开始了,唔,宝宝们可以抓红包呢,爷爷特地把红包了里的份额加大了很多,好让小爱妍和小重牧讨到喜气呢……”

    “嗯……”

    尹青青越是眸子清澈逼人,但是水慕心却凉了半截,伸出小手颤抖的抱着面前的小妮子,歉意的低喃道。

    “不好意思……差一点……我差一点就伤害了你……”

    差一点,就把所有的丑陋曝光在她的面前,让她亲手揭露尹舰晟的丑恶了……

    好在,她的及时出现,把自己拉了回来,否则自己就真的坠入无边的深渊了,让自己也披上了坏人的外衣。

    对不起……

    真的对不起!

    ……

    “扑哧,妍妍姐,你今天好奇怪呢……”

    “好啦,我去找爷爷啦……妍妍姐,你可别走,到时候我们俩得拍照啊,我们俩穿着一样的衣服,明明就是姐妹俩呢……”

    水慕:“……”

    水慕因为女人的这一句姐妹俩,唇色抿起,小手紧握,是啊,两个人明明就是姐妹俩,互相是有血缘关系的,所以冥冥之中,互相在彼此吸引的。

    水慕该是何德何能,庆幸自己能有这么一个可爱的妹妹,简直就是个活宝……

    水慕杏眸满是潋滟的眸光,嘴角上扬,感受着重墨走向自己的身侧,低喃道。

    “好……”

    ……

    尹青青拉着周肆桀一并儿走走了会场,还觉得哪儿有些奇怪,看着一旁周肆桀若有所思的模样,好奇的问道:“肆桀哥,你觉不觉得妍妍姐今天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别多想了,可能今天是老爷子的寿宴,水慕情绪比较激动了一些……”

    周肆桀看着女人一身精致的礼服,有些微凉,赶忙脱下身上的西装披在了女人的肩膀之上,眸子满是关切。

    “嗯……”

    尹青青小脸涨红的厉害,不由自主的想到了之前周肆桀曾经也是这般为自己披了一个西装外套。

    那个作为彼此定情信物的礼物……

    羞羞的!

    周肆桀将女人所有的这般小可爱收入视线之中,唇色抿起,深呼吸一口气,感觉到胸前的石头落下来几分。

    因为今天尹睿的出现,实在是让自己恐惧了。

    尤其是他看向尹青青的眼神,哪怕是尹青青结婚三年了,依旧是无比炙热,让自己胆寒。

    ------题外话------

    感谢18262301383的5分评价票,感谢52520708,18262301383,xjwxy6262379,那一年2011月票,嗷嗷嗷,对峙了,咳咳,还有小睿睿出场啦,嗷呜……哈哈,大家看文快乐,求支持正版,求加群勾搭:本文群号:427529967,加群验证笔名或者书名或者主角名!群里会经常做活动提供福利,加群要求:粉丝值0以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堇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堇颜并收藏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