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 > 第二百一十四章 晕倒,意外病发

第二百一十四章 晕倒,意外病发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会场内:

    奢华妖异的水晶吊灯将会场的气氛缓缓推至*,水慕一直凝视着尹青青和周肆桀的背影厉害,唇色抿起,浑身颤抖的厉害,如果不是重墨及时过来,伸出大手拦住自己的腰身,恐怕自己早就会摔倒了。

    “脸色很白……确定还好嘛?”

    重墨漆黑深邃的眸子满是关切的眸光,水慕唇色抿起,杏眸颤抖的厉害,吸吸鼻子,微微弯起唇角,嘴角挤出一丝浅浅的笑意。

    “谢谢重先生的关心,我目前很好,好得不能再好了……”

    水慕攥紧自己手中的手机,还在犹豫要不要给詹姆斯打那个电话,让詹姆斯把关于尹家二十八年前的丑闻发给尹青青。

    就算是自己现在决定不发给尹青青了,是不是自己也应该发给其他的传媒杂志。

    为沐媛讨回公道……

    “既然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那么倒不如不作为,为了报复尹舰晟一个人,把整个尹家都拖下水,实在是不值得……”

    “嗯……我知道了……”

    水慕杏眸有些湿润,转过身子,颤抖的伸出小手环住了男人健硕的腰身。

    “重墨,我觉得我好坏,好不甘,如果是我的话,我真的能忍下来,只不过我妈妈都去世三年多了,现在又让我知道二十八年前,她受了那么大的委屈,我真的好不甘,好想为她讨回公道……”

    这样的带有复仇目的的自己,真的是让水慕深恶痛绝,但是却一步一步都在实施的报复……

    “我知道……乖,我都知道……”

    重墨感受到怀里的女人颤抖的厉害,伸出大手轻柔的抚摸着女人的后背,为女人顺着气,听到女人隐忍的啜泣的声音,实在是好比针尖一般狠狠的刺在自己的心上。

    “他刚刚被我说得哑口无言,其实我不是故意要这样的,我真的不是的……不对,其实我是这么想的,我现在都变得心口不一了……”

    水慕继续恍惚的厉害,纤长绵密的睫毛黯然垂下,重墨薄唇抿起,听着女人这般无助的哭诉,心底缓缓的凝结成冰,一抹暗光在眸底一闪而过。

    乖,我知道,我都知道……”

    ……

    重墨柔声像是哄孩子一般哄着低声啜泣的女人,在旁人看来,一对新婚小夫妻恩爱到了极致,煞是羡慕。

    只有水慕知道,重墨的胸前的西装都被自己的泪水打湿了,还被自己的小手抓着褶皱了。

    好不容易平复了心情,尹舰晟已经被尹青青和周肆桀重新邀请回了会场,寿宴致辞正式开始。

    水慕唇角努力的勾起一抹笑意,莹白的脸蛋苍白的像是白纸一般,认真的凝视着舞台上那个双鬓斑白的男人,小手紧紧的攥紧。

    尹舰晟自从进了会场之后,视线就不曾离开过水慕,看着女人通红的眸子明显是哭过的模样,神色微微一紧。

    ……

    “首先很感谢大家出席今天这场寿宴,没想到老头子我居然挺过80岁了,都说八十岁是耄耋之际……一晃儿我也变成老人了……”

    尹舰晟的开场,让大家不由自主的鼓起了热烈的掌声,水慕始终依靠在重墨的怀里,慢慢平复着心情,看着舞台之上侃侃而谈的男人。

    丝毫都看不出来耄耋的年纪,反倒是精神矍铄,器宇轩昂了。

    不愧是尹舰晟,被自己那么刺激之后,居然还可以面不改色,看来,尹家老爷子也不是浪得虚名的。

    “人的一辈子,无外乎是孩童,少年,青年,中年,老年……我还是孩童的时候,那个时候温饱都是个问题,如果硬要我总结的话,那就是一个饿字!”

    尹舰晟的风趣幽默,惹得在场的人掌声不断,水慕余光看向不远处的重爱妍和重牧,不知道什么时候,小家伙们已经被阿坤和以菱抱在了怀里。

    水慕哑然失笑,看来小家伙们多得是干爸干妈,一点都不需要自己和重墨了……

    ……

    今天尹舰晟大寿,几乎是K市有些名气的人,全数都应邀出席了,看得出来尹家家大业大,人脉资源确实也够广的。

    “到了少年的时候,那个时候唯一的想法是想年少轻狂为国家和社会做一些事情,如果一定要形容那个时候的自己,恐怕狂这个字最适合……”

    年少轻狂,根本毫无畏惧,拿着枪杆子仗着年轻无所畏惧……

    “人到了青年的时候,和在座的所有人一样,娶妻生子,组建了自己的家庭,虽然那个时候嘴巴里说着儿子都是乱棒之下打出来,教育出来的,但是真的要动手的时候,我比谁都胆小,退缩,如果要用一个字形容青年时候的我,恐怕算是盛……”

    一切都是呈现盛况的姿态,年少有成,婚姻幸福美满,还有两个可爱的孩子……

    虽然尹舰晟很想要个女儿,结果来了两个儿子,也未尝不是人生的一个难得经历啊。

    尹朝平和孙落站在台上,听着尹舰晟这般发自肺腑的演讲,忍不住红了眸子,在记忆之中,尹舰晟真的是暴君一般的存在。

    在尹家横行霸道了这么多年,*的暴君,实在是不为过!

    但是听着男人这般难得温柔细语,想起了过往的所有父爱伟大的画面,忍不住心头满是感动。

    孙落虽然不像尹朝平表露的那么直接,但是多少也能理解老爷子心底的想法,因为打是疼,骂是爱,自己对于尹青青也是百般严厉,其实也都是希望女人能够有所作为。

    这个是天底下所有做父母的发自心底的想法和心愿呐……

    孙落看着不远处尹青青站在周肆桀和尹睿中间,不由得小手微微紧握,因为女人漫不经心的鼓掌,笑得开怀,但是身侧的两个男人,永远是最深情的凝视着女人的一举一动。

    尤其是尹睿!

    尹睿是最像尹舰晟的人,在部队,战功累累,简直是无往不利的将军一般。

    但是在尹青青面前,就只是一个褪去冷硬,满是柔情的男人了……

    一想到当初自己坚决反对尹睿和尹青青在一起,孙落忍不住心头满是愧疚和歉意……

    ……

    “虽然我希望时间走得慢一点,但是没有办法,孩子一天天的长大了,岁月催人老,我也到了中年,中年慢慢身居要职,整个人也变得稳重了,孩子们慢慢有了自己喜欢的姑娘,我知道我大儿子喜欢的一个会调香的姑娘,那个姑娘浑身散发着淡淡的香气,我大儿子说其他的时候,总是眉飞色舞……二儿子喜欢孙家那丫头,孙家那丫头嘴巴伶牙俐齿的,我当时就在想啊,我尹舰晟的儿子,怎么可以被女人管着呢……”

    “哈哈……”

    “尹老爷子实在是太风趣幽默了……”

    “大将风范啊……”

    尹舰晟的发言,再度在人群之中引发了讨论的热潮,水慕唇色抿起,尤其是尹舰晟说到大儿子喜欢一个会调香的姑娘,杏眸微微一颤。

    看样子,当年,尹朝森还有尹朝平的恋人都是告知他的,为什么他不那个时候就揭发了尹朝森,放走沈曼呢?

    果然,一切都只是嘴上说说那么的好听,简直是冠冕堂皇!

    ……

    舞台之上,尹青青反应有些慢半拍,反应过来之后立马拉了拉尹睿的衣角,俏皮的问道。

    “哥,爷爷刚刚说的伶牙俐齿的人是妈妈嘛?嘿嘿,爷爷在嘲笑爸爸是妻管严嘛?”

    尹睿:“……”

    尹睿看着小妮子明显是幸灾乐祸的模样,忍不住勾起了唇角,看着女人精美的礼服之上有那么一根头发丝,伸出大手轻柔的把发丝拿开,低喃道。

    “认真听,小心老爷子罚你禁闭……”

    看着男人俊美妖孽的五官简直是太完美了,完美到折磨自己的视网膜了,尹青青狠狠的做了一个鬼脸,没好气的嘟哝道。

    “哥是个大坏蛋,天底下最大的大坏蛋,嗷嗷嗷……还是肆桀哥好……怪不得没有嫂子嫁给哥,都被哥吓跑了……嘿嘿,不过你走大运了,我现在在K市时报的出镜率越来越高了,哥,到时候我给你物色好的……保管是美女……”

    尹睿:“……”

    尹睿看着小妮子这般鬼机灵的模样,褪去了军装,一身黑衣黑裤的男人俊美依旧,高贵如冷漠王者,唇色抿起,一抹暗光在眸底一闪而过,嘴角的笑意也一点一滴凝结成冰。

    这个女人,总是有魔力让自己失控,让自己有的时候恨不得掐死她,拥她入怀。

    ……

    周肆桀敏锐的发现了尹睿的盛怒和浑身散发出来的寒气,有的时候,其实所有人都知道了,而且看得出来。

    唯独这个小丫头蠢得厉害,大手迅速的握住女人的小手紧扣在手心,低喃道:“嘘……不要再说了,爷爷还在说话……”

    “嗷呜……”

    尹青青听到周肆桀的劝说立马噤声了,乖巧的像是小猫咪一般,就是这般慵懒的姿态,让尹睿的眸子越发的暗沉的惊人,凝视着身侧的女人,看着她结婚三年,真的是愈来愈精致漂亮了。

    换句话说,她越发的女人气息浓郁了几分,也让所有男人欲罢不能。

    自己早已经弥足深陷了,也根本断不了心头的念想了……

    ……

    尹舰晟调整了一下,双手做了一个安静的姿势,看向不远处的水慕和重墨,深呼吸一口气,接着说道。

    “我那个时候在想,孩子们选择的,肯定是孩子们自己的选择,大人要做的事情就只有支持那么简单,所以我那个时候非常支持我的大儿子和调香的姑娘在一起,但是却忘记问调香的姑娘是不是愿意……我积极的撮合孙家丫头和朝平,但是……但是背后还有许多的阴晴是我不曾知道的……就这样,我浑浑噩噩的过了中年,因为那段时间,自己实在是过得太糟心了,要形容的话,只能算是糟了……”

    “兜兜转转,八十年的长河,我来到了晚年了,也就是老年了,整个人怕了,怕生病,怕遇见事儿,整天担心尹青青这丫头是不是又给我惹麻烦了,还会担心尹睿一直以来太过于被我严格要求了,他是不是真的开心……现在我还在接着怕,怕我年轻时候做过的错事,现在没有机会弥补,怕我……”

    怕我的亲孙女一直都不能够原谅自己,还有那两个重孙子,自己以后也见不到了……

    水慕感觉到尹舰晟说这番话的时候,一直在凝视着自己,男人的眸子之中还有泪花闪烁。

    “所以要用一个字,形容我的晚年,那就是怕了,变得怕事了……”

    全场再度爆发雷霆般的掌声,水慕唇色抿起,听着老爷子这般掷地有声的演讲,还真的是接地气,很好的把人生的几个阶段做了完美的总结。

    只不过,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

    水慕暗暗下定决心,自然自己心软报不了仇,那么唯一能做的,就是眼不见为净了……

    ……

    “最后我希望全场的人都可以幸福,平安,今天晚上的所有礼金也将会用做慈善事业扶持……”

    如果是之前,水慕一定会忍不住发自心底的鼓掌,敬佩老爷子的为人作风,但是如今,脑海之中,只有一个词,那就是赎罪了。

    ……

    晚宴很快在尹舰晟的发言结束之后迅速开始了,尹家安排了无数艺人表演节目,有现场花竹的,也有表演口技杂役的。

    人声鼎沸,水慕则是被尹青青邀请拍照,原本人家就觉得两个人的礼服无比的相似,如今两个人站在一块儿,简直就是姐妹一样。

    “妍妍姐,你知道吗,就是因为你给了我你和重先生的结婚资料,主编要给我加薪了……”

    水慕被尹青青紧紧的抱在怀里,表示着感激,忍不住哑然失笑,看着小妮子这般郑重其事的模样,尹青青果然是在哪一个行业都是无比的认真。

    “嗯……那就加油好好干……原本今天还打算送给你一个独家的,后来想了一下,那个不重要……”

    尹青青一听到独家两个字,立马杏眸绽放出精光,整个人跟打了鸡血一般,惹得不远处的尹睿看到小妮子这般模样,赶忙上前,制止了小丫头这般蹦跳的举止。

    会场人多眼杂,如果有人拍到尹家小姐疯疯癫癫的模样,那就真的是头条了。

    “慕小姐,好久不见……”

    尹睿也是时隔三年多再度见到沐妍,看到女人更换了容颜,反而更加的精致,妩媚,忍不住发自心底感慨。

    果然是个尤物,尤其是和尹青青站在一块儿,尹青青只是邻家女孩,这个女人,简直是女神一般的存在……

    “尹睿先生……好久不见……”

    水慕眸色一顿,凝视着自己面前的男人,伸出小手和男人大手相握,表示礼貌,被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场震摄到了。

    听说尹睿进入了特种兵部队……

    男人的仕途还真的是一帆风顺……

    这个男人,比起三年前,越发的有担当了,而且也越发的稳定了,水慕只能说,这个男人的实力深不可测。

    所以,只能是朋友,不能是敌人。

    一旦和他成为敌人,后果不堪设想!

    ……

    水慕简单的和尹青青拍完照,回到休息的座位上,温暖正在陪着三个小家伙吃甜点,重爱妍的面前,赫然是可乐鸡翅。

    “沐沐,老爷子可真的是有心人,知道爱妍喜欢吃可乐鸡翅,这就让人准备好了端过来了,你今天的礼服真的很漂亮,和青青的款式一模一样,不过你们俩衣服在灯光之下的反光度不同,材质应该比起青青的要好一些……”

    水慕唇色上扬,看着温暖已经化身福尔摩斯,忍不住哑然失笑,无奈的摇了摇头,大致把自己和尹舰晟的关系讲给了温暖听。

    温暖听完之后久久都没有回过神来,没想到沐妍居然和尹家有如此错杂的关系。

    “原来如此……”

    “嗯,所以吧……暖暖,你说人生是不是好奇怪呢,总有一些命定的劫数等着你呢……”

    水慕摇了摇头,整个人靠在温暖的肩膀之上,别人家的老婆,不枕白不枕,唔,枕了也白枕!

    温暖:“……”

    温暖知道水慕两难了,无奈的勾起了唇角,因为当事人是水慕,如果当事人不是水慕,那么绝对是一条爆炸性的新闻了。

    “我要是你,那么就拿了尹家的财产,然后包养男宠……”

    “唔,反对你是尹超森的女人,所以,尹家的财产分点给你也是无可厚非的……”

    水慕:“……”

    水慕听得出来温暖话语之中的玩味,包男宠,自己是有那个心思去做这档子事,不代表重墨会让自己去做啊!

    “唔,明天K市之音的头条就是重氏少夫人和某某肌肉男,在格里酒店大玩激情……”

    温暖觉得水慕做了公关之后,真的很有做舆论的潜质,忍不住点了点头,满是赞美。

    “嗯,到时候我可以充当摄影师,不过我也可以充当告密者,去墨那边高密,应该会拿很多报酬吧……”

    水慕:“……”

    水慕已经编不下去了,但是温暖显然是刚刚脑洞大开一般,果然,做新闻,永远是温暖最棒。

    “行了,别闹了,说正经的了,暖暖,我觉得其实我就是心底有气,刚刚把气撒出来就好了,尹舰晟一大把年纪了,我不可能真的对他做什么的,这件事情,只能到此为止了,至于报仇什么的,妈妈在天之灵,恐怕也不会希望我这么做的了……我还是安安稳稳做重氏的少夫人吧……”

    顺便帮助重鑫祺打理好燕铭的事情就可以了……

    温暖唇色上扬,美眸染上一丝欣慰,沐妍已然不是那么较真的人了,如果是三年前的沐妍,肯定是一就是一,二就是二,眼睛里绝对是容不下任何一粒沙子的。

    女人这般进步非凡,温暖真的是由衷的感觉到欣慰。

    “嗯,抽空你和重墨新婚的专访留给我吧,总得给K市之音制造一点话题,你们俩现在可是话题人物……”

    水慕:“……”

    水慕嘴角略微抽搐了几分,果然,温暖一向是脑洞大开,自己还在停留和尹家的事情,她已经飞快的把话题抛向了节目的问题上了。

    水慕杏眸染上一丝精光,端起自己面前的高脚杯,将里面旖旎的液体一饮而尽。

    “这个……不可以有……暖暖,你当初是收了重墨多少报酬把我骗过去录节目,让他求婚的?赚回本了吧,一定不在乎收视率了……”

    温暖:“……”

    温暖小脸微微一红,没好气的说道:“你们家贱人用了秘密武器,所以我也没法子的……靠,一世的清誉全毁了!”

    秘密武器!

    水慕眸子一闪,有些困惑的看向温暖,却发现女人的小脸越发的涨红的厉害。

    “咳咳,你们家贱人让冷枭翊来色诱我的……”

    水慕:“……”

    水慕哑然失笑,已然可以想到重墨无比腹黑的招数了,咳了咳嗓子,重墨,果然是够了!

    ……

    尹舰晟的寿宴,实则是K市众多达官贵人的交汇,商界名流,全数到场,水慕作为燕铭的内地负责人,内地初到K市,自然少不了走动关系。

    所以水慕拉着重墨挨个敬酒,显然状态已经好很多了。

    重墨薄唇勾起,看着身侧的女人这般熠熠生辉的模样,黑眸满是精湛的眸光……

    整个会场逛了一圈下来,水慕和重墨再度来到小家伙的身侧,却发现小家伙已经被尹舰晟抱在了怀里。

    只不过这一次和以往不同的是,水慕可以感觉到尹舰晟的眸子中沁满了泪水。

    “太爷爷,谢谢你的可乐鸡翅,很好吃哦……”

    重爱妍依旧是鬼机灵的先道了谢,大大的明眸宛如星辰一般把整个会场都点亮了,尤其是小家伙精致的模样,一眼就认出来了是重墨家的两个小家伙。

    众人纷纷揣测,没想到尹舰晟和重家的关系竟然如此之好……

    水慕自然也听到了身侧的人的窃窃私语,脸色微微一变,大阔步的走向前去,低喃道:“尹老爷子,我和重墨准备离开了,孩子交给我抱吧……”

    尹舰晟:“……”

    尹舰晟没有错过水慕眸子之中的疏离和抗拒,唇色抿起,抱紧怀里的重爱妍和重墨,颤声问道。

    “慕丫头,我只问你一句话,下次还有见面的机会嘛?”

    尹舰晟的声音压得很低,只有自己和他两个人才听得到,水慕脸色微微一变,原本以为自己在花园之中说的话,男人已经听懂了,显然还需要自己再说一遍。

    “老爷子,我……和尹家好无瓜葛,所以,我的孩子们和尹家也毫无瓜葛,所以……您觉得呢,寿星?还是说……杀人凶手……”

    尹舰晟:“……”

    最后四个字,水慕是凑到尹舰晟面前说得,清澈的眸子满是清丽的光芒,锋芒四射,重墨也察觉到女人逐渐变得激动的情绪了,大阔步的上前,把水慕直接拉到了身侧。

    “老爷子,妍妍今天状态不是很好,您别往心里去,她有的时候,嘴硬心软,嘴上说出来的,往往做不到,有些事情已经过去了,就不用再度揭开伤口了,要知道二度受伤的伤口是在原来的伤口上裂开之后愈合的,会疼得更加的厉害……”

    尹舰晟:“……”

    尹舰晟颤抖的厉害,听得出来重墨画外之音,知道小妮子是定然不会把二十八年前的事情重新再度翻旧账的,眸子微微一暗,感觉到怀里的小家伙有些不安,但是却更加的舍不得把小家伙们交给水慕。

    否则,以后自己再看小家伙的机会简直是渺茫了。

    “慕丫头,今天是我们爷孙两个人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见面,不如我送你们一家四口一份礼物怎么样?”

    水慕:“……”

    水慕美眸婉转,不知道男人话语之中的送一个礼物是什么意思,唇色抿起,下意识的看向重墨,发现男人同样眸子暗沉的惊人。

    下一瞬,尹舰晟伸出大手把小家伙抱在了地上,伸出大手一手牵着一个小家伙向着舞台的方向走去。

    水慕:“……”

    水慕杏眸微微有些湿润,似乎是明白了男人想要做些什么了,可是来不及阻拦,因为在场的所有人的视线已经集中在了尹舰晟和两个粉雕玉琢的小家伙身上了。

    水慕呼吸一紧,和重墨紧随其后,站在了舞台之下……

    ……

    “在场的各位,正好借着大家在场的机会,老头子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宣布,那就是关于我手中的两个小家伙的真实身份……”

    水慕:“……”

    尹舰晟要是主动把28年前的往事公布于众,那么他就会受到世人的唾骂,最重要的原因,一生的功成名就,都会因为男人的丑闻被掩盖。

    水慕不断的在心底发问,真的想见证这样的结果嘛?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重墨,让他不要再说了……他这么做是在引火自然……”

    重墨唇色抿起,认真的凝视着舞台之上的尹建设,薄唇轻启。

    “妍妍,说不定,他一直都想把这些话说出口,只是没有人给他这个机会而已,如今你给了他机会,不如让他放手去说吧……”

    水慕:“……”

    重墨经常心思够深,所以会隐瞒不得已的苦衷,只有隐瞒过苦衷的人,才知道那种战战兢兢的感觉是多么的心力交瘁。

    老爷子已经一大把年纪了,已然把这些东西看得很淡了,所以……

    所以,最简单的,最诚实的,往往是最美的!

    ……

    “我手里牵着的是我们尹家第四代的重孙子,还有重孙女……水慕,就是我失散多年的亲生孙女,也就是我大儿子尹朝森的亲生女儿……”

    水慕:“……”

    水慕听着重墨劝告之际,尹舰晟已经把话说出了口,几乎是毫无反应的时间,人群之中已经传来人们注视的目光,以及窃窃私语的议论声了。

    “尹家的孙女,这个水慕过来是来头不小……”

    “刚刚享受了重墨的世纪求婚,如今又来认亲了,这个水慕,果然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啊……”

    全场除了重墨和温暖,均是愣在了原地,包括尹青青,还有阿坤,以菱!

    ……

    “除此之外,我还有向大家坦白一件28年前我做错的事情……当初我的儿子尹朝森因为非法囚禁少女犯了法,我当时把这件事情压了下来……是因为年轻人之间的打打闹闹很正常,而且我是父亲,我知道我的儿子是真心喜欢那个女孩子的……”

    “没有还给那个少女一个公平和公正,现在,我想向我的亲生孙女道歉,希望她可以原谅我之前所有的过失,但是我觉得没有做伤天害理,杀人灭口的事情……”

    水慕:“……”

    全然一阵愕然,有些年纪较大的人,想到了28年前,关于一个女人举报尹朝森囚禁的丑闻,听说那个女人都怀孕了。

    后来不了了之,接着听说了尹朝森飞机失事的消息……

    没想到,水慕就是那个女人肚子里的孩子!

    ……

    重牧认真听着尹舰晟所说的话,看着重爱妍还是懵懵懂懂显然是被吓坏的模样,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看着舞台下的水慕,早已经潸然泪下,泣不成声了……

    所以,尹舰晟真的是自己的太爷爷啊!

    ……

    “当年……当年我之所以会那么做,最主要的原因是……啊……”

    尹舰晟眼眶里满是热泪,看着舞台之下的水慕和重墨,再看看台上的两个小家伙,想要接着说道,忽然疼痛难耐的捂住了胸口,整个人痛苦的倒在了舞台之上。

    水慕脸色微微一变,刚刚他还好好的,怎么会这样,重墨和尹睿大阔步的上前,周肆桀则是安排保安挡住了人群。

    尹朝平和孙落措手不及,赶忙拨通了120急救的电话……

    水慕整个人颤抖不已,看着尹舰晟在自己面前痛苦的倒下,整个人不知所措的厉害,回过神来,重牧已经伸出小手拉住了水慕的裙角。

    “妈妈,妹妹吓坏了,你抱一下妹妹……”

    “啊……好……”

    水慕嗅了嗅鼻子,重爱妍一直被自己和重墨宠爱的厉害,自然是没见过这个场面,尤其是刚刚尹舰晟倒地的动作,太过于突然了。

    水慕赶忙上前把人群之外的重爱妍抱在了怀里,柔声的安抚道。

    “爱妍别怕,妈妈在这儿……”

    “妈妈,太爷爷怎么摔倒了,是因为要补钙嘛?老实说,老人要补钙,否则会骨质疏松的……嘿嘿……”

    水慕看着小家伙这般懵懂的模样,哑然失笑,精致的脸颊之上还有未干的泪水,看起来有些娇弱。

    “嗯……”

    水慕用力的把重爱妍抱在怀中,看着小家伙这般粉嘟嘟的模样,用力的吻了吻小家伙的脸颊,随即把注意力放在了晕倒的尹舰晟身上。

    尹舰晟已经被尹睿直接背在了身上,向着会场门口走去,来不及等到救护车过来,现在只能向着最近的医院赶去。

    重墨看着水慕慌乱的厉害,赶忙抱起重牧低喃道:“妍妍,我们先去医院,肆桀,你留在这儿善后……送走宾客之后来医院找我们汇合……”

    “好……”

    重墨到底是尹家的孙女婿,现在到了关键的时候,自然不能够坐视不管了,薄唇抿起,伸出大手揽着女人纤细的腰身,一并向着会场门口。

    ……

    尹青青着急去医院看尹舰晟的情况,加上不善言辞,留下来也起不到任何的作用,索性直接陪着水慕一家四口向着医院赶去。

    ……

    尹舰晟昏迷之中直接被送到了附属医院的抢救病房,水慕依靠在重墨怀里,看着身侧的尹朝平和孙落苍白了脸色。

    尹青青则是战栗不已,哭个不停,依靠在尹睿的怀里,尹睿神色凝重,伸出大手轻轻地拍着女人的后背,为女人顺着气。

    “乖,我保证,爷爷不会有事的……”

    尹睿低喃开口,视线一直凝视着紧闭的抢救室房门。

    “嗯,哥,我信你……”

    全天下,尹青青最相信的人就是尹睿了,因为尹睿说一不二,凡事都可以兑现承诺的……

    ……

    “慕小姐……你真的是大哥的女儿嘛?爸刚刚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嘛?”

    尹朝平看向身侧的水慕和重墨,还是隐约觉得像是做了一场梦一般,当年沈曼不是死了嘛,按理连同肚子里的孩子一块儿……

    大哥也是知道了女人辞世的消息之后,才会失魂落魄,一并跟随的!

    静谧的抢救室门口,伴随着刺鼻的药水味,水慕唇色抿起,歉意的看向尹朝平,低喃道。

    “嗯……对不起……”

    孙落一早就觉得沐妍长得和沈曼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没想到两个人竟然是亲生母女,这个实在是太让人震撼的事情之一了。

    “一家人就别说什么对不起的话了,现在最重要的是爸平安……慕小姐,我很想问你一句话……”

    孙落的眸子之中满是寒光,犀利的光芒让水慕感觉到那一抹紧逼。

    “嗯……”

    “慕小姐,敢问老爷子如今在抢救室内,你心里想要的是老爷子平平安安,对过往的事情一概不究,还是希望老爷子就此别了,好让你能够大仇得报,为沈曼报仇?”

    水慕:“……”

    孙落此话一出,不光水慕脸色微微一白,在场的所有人均是苍白了脸色,尤其是尹朝平,想要把孙落拉在身侧,但是却被孙落甩开了手臂。

    “这件事情不用你管,我要问清楚……”

    不然人心里一直是带着有色眼镜去过日子,带着仇恨,水慕要是真的用这种仇恨的心态和尹家交往。

    是在不足以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

    重墨看着女人颤抖的厉害,知道水慕心里不好受,薄唇轻启,准备开口,却被水慕也一并拦了下来。

    因为孙落的问题问得实在是太对了!

    给了自己一个选择,这个也是自己现在心底真正想要问自己的答案!

    “我……我当然希望他平安无事……”

    孙落:“……”

    孙落一直紧绷的弦因为水慕的这个回答终于松了下来,眸色一淡,嘴角不着痕迹的上扬。

    自己没看错人……

    “嗯,我没有问题了……”

    孙落依靠在尹朝平的怀里,松了一口气,视线集中在紧闭的抢救室上。

    水慕说出自己心底的那个答案之后,终于松了一口气,原来把心底的想法说出口,也没有那么难受。

    重墨同样勾起唇角,满意的听着女人的答案,知道水慕的心在逐步瓦解,其实女人也已经释怀了。

    ……

    一直等到晚上10点之后,尹舰晟才从抢救室出来,原因是男人情绪激动,导致了心脏病复发。

    “病人年纪大了,不能再受刺激了……”

    “好……”

    尹朝平作为一家长子,赶忙跟着护士去签字,住院。

    主治医生视线扫了一下门口的几个人,继续开口道:“你们当初哪一个是慕丫头啊,刚刚病人昏迷的时候一直在叫这个名字……”

    病人一直在叫这个名字,说明最难释怀这个人……

    被点名的水慕立马颤抖的举起自己的手,乖巧的像是个学生面对老师一般。

    “是我……”

    “病人醒了肯定要叫你进去,你可不能说刺激病人的话……”

    “嗯,我知道了……”

    水慕唇色抿起,没想到老爷子昏迷的时候还叫着自己的名字,老爷子也是这般,越是让自己的心尖难受的厉害。

    ……

    果然,不出主治医生所料,尹舰晟转入VIP病房,醒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见水慕,水慕其实一直抗拒着不知道要怎么去见他。

    但是纠结了许久,终究还是点了点头,把孩子交给重墨。

    “我先进去了……”

    “好……”

    重墨伸出大手轻柔的抚摸着女人的发丝,扣住女人的后脑勺,啄吻女人的唇瓣,低喃道。

    “比海更宽的,是心……”

    有容乃大,只有心境宽广了,对于过往的一切都不计较了,才会真正过得开心快乐!

    “嗯……”

    ……

    水慕走进病房的时候,护士正在给老爷子挂着点滴,原本今天应该是尹舰晟八十大寿,最风光的时候,却没有想到会被自己折腾进了医院。

    水慕心底满是歉意,但是却也有种莫名的畅快了心扉。

    看着男人虚弱的模样,还是还是挣扎着想要开口,水慕赶忙上前安抚道:“老爷子,你不要说话了……好好休息……”

    “慕丫头,你还是不肯叫我一声爷爷……”

    尹舰晟无奈的长叹一口气,想要坐起身子,但是手背上被插着管子实在是不方便,索性得水慕和护士照顾,帮自己坐起了身子。

    忽然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连忙说道:“别让爱妍和小牧到医院来,环境不好,他们俩还太小……”

    水慕:“……”

    水慕看着尹舰晟如此关心两个小家伙,心头颤动的厉害,坐在床边,认真的回应道:“嗯,我知道了,晚点就让人送他们俩回去……”

    “好,那就好……”

    尹舰晟微微的放宽了心,那两个小人儿现在牢牢地掌控自己的喜怒哀乐和所有的关切。

    果然是,一辈隔着一辈更疼!

    “我……我刚刚在会场还有话没有说完,当年我之所以会那么做,最主要的原因我想告诉你……”

    水慕:“……”

    是什么?

    ------题外话------

    感谢寒烟清伶,﹏柳絮池塘淡淡风ヾˋ,13878815257的月票……嗷呜,最近跟读情况特别差,大家是不爱看配角戏份嘛,还是咋地,嗷呜,欢迎多提意见,咳咳,及时调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堇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堇颜并收藏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