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 > 第二百一十五章 重墨家的小姨子有色相嘛?

第二百一十五章 重墨家的小姨子有色相嘛?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静谧的病房内,水慕小手紧握成拳,看着老爷子动容的模样,忍不住低喃道。

    “其实我只是想要知道,当初你是如此处理了沈曼,也就是我的妈妈……”

    真的是杀人灭口嘛?

    还是真的是和他在舞台上所说的一样,他没有干过伤天害理,杀人灭口的事情!

    ……

    “慕丫头,当初沈曼和朝森在一起的时候,我一直觉得这两个人是奇怪的,至少是貌合神离,但是呢,我是真心看得出来朝森是真的喜欢沈曼的,至少我是父亲,儿子的心思,我一眼就可以看得出来,看得清楚,爱情是骗不了人的……但是沈曼却有些害怕朝森……”

    “后来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年轻人的爱情观,自然是和我有代沟的……”

    尹舰晟陷入了沉思之中,将水慕也带入了情境之中,仿佛看到了尹朝森对于沈曼的偏执,冲冠一怒,一掷千金只为了博得红颜一笑。

    “后来,知道沈曼喜欢调香的书籍,朝森把世界上所有知名的调香书籍全部收藏到了家里的书房……”

    水慕:“……”

    水慕唇色抿起,所以这么就解释了,为什么尹家会有调香的书籍,恐怕那个时候,沈曼闲来无事,整天都会在看书吧。

    水慕感觉到自己的情绪有些激动,深呼吸一口气,使得自己的情绪不再那么饱满,尽量压制心底的澎湃。

    “那段时间,朝森一直带着沈曼在外居住,偶尔回到老宅吃饭,我一直都没有看出来,朝森是在控制着沈曼,也不知道朝森和穆德旭已经达成了协议,这个女人就是牺牲品……”

    水慕看着尹舰晟的情绪再度变得激动的厉害,唇色抿起,伸出小手轻轻的拍着男人的胸口,低喃道。

    “你不要那么激动,刚刚医生说了,你现在不可以激动……”

    “嗯,没事……”

    尹舰晟摆了摆手,平复着自己的心情和呼吸,继续开口说道:“直到有一天,沈曼突然在媒体上对外宣布,朝森囚禁她的事情我才恍然大悟……那个时候她已经有了身孕了……”

    一直以来的未来大儿媳妇的人选,却在一瞬间倒戈相向,矛头对准尹家,尹舰晟那个时候还是第一次享受到了人生的挫败。

    而且还是自己一直以来引以为傲的大儿子带给自己的。

    实在是尹家的屈辱史……

    因为是沐媛的故事,水慕听得格外热血沸腾,虽然故事有些老套,也就是一个霸道冷少,囚宠一个心仪的女人的故事。

    只不过手腕向来强劲……

    “那个时候我在K市身居要职,而且正好到了升迁的时候……”

    水慕唇色一淡,听到尹舰晟如此直白的话语,忍不住微微皱眉,但是却感慨老爷子这般坦白,到了升迁的关头。

    任何一个细微的丑闻都可以让他陷入困境,而且可能以后都彻底的一蹶不振了……

    所以尹舰晟才不得已淘汰沈曼的嘛?

    尹舰晟看到水慕脸色有些苍白,摆了摆手,继续说道:“我那个时候把沈曼带回了尹家,因为我知道朝森还是畏惧我这个父亲的,沈曼在天涯海角都不安全,只有在尹家,才算是真正的安全……而且,那个时候,我也坚信,这个女人是我大儿子最爱的女人,一定将来会是我尹家的媳妇……”

    水慕杏眸微微一闪,知子莫若父,尹朝森的性子,尹舰晟是一清二楚,所以用了这个法子,保全了沈曼嘛?

    那么后来,事情怎么会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呢?

    水慕只要一想到,当初自己可能是尹朝森强暴沐媛而来的孩子,就忍不住浑身散发着凉气。

    如果不是穆德旭替沐媛洗去了记忆,让沐媛误以为自己是穆德旭的孩子,恐怕沐媛这大半辈子,都过得非常不开心吧。

    “到后来,朝森长跪在尹宅门口,我都不为所动……但是也更加的坚定了我心里的想法,朝森是太爱沈曼了……”

    水慕:“……”

    周围遍布着药水味,水慕忽然想到当初在医院送别沐媛时候的情形了,爱一个人是没错的吧。

    只不过爱错了方式而已。

    太过于猛烈和直接的方式,实在是非常不值得可取的……

    所以,自己对于尹朝森,真的是怨恨不起来,因为那个作为自己父亲的男人,是挚爱着自己的母亲的,只不过爱错了方式罢了。

    “老爷子,那后来呢……”

    水慕颤声问道,声音打颤的厉害,仿佛是在询问一个结果,一把钥匙,解开自己心底的那一个结。

    “后来我想求沈曼再给朝森一个机会,但是结果她还是不愿意,可能是朝森对她的伤害实在是太大了。”

    “后来,我计划让沈曼逃走,带着肚子里的孩子,远走高飞……后来路上车子出了事儿,司机受伤,但是她却无影无踪了,后来我索性认定是缘分,就谎报了沈曼去世的消息……”

    水慕:“……”

    水慕呼吸一紧,整个人又被尹舰晟再度带入过往之中,看着尹舰晟选择了缄默,唇色抿起。

    后面的事情自己也已经知道了。尹朝森和尹舰晟反目成仇,后来尹朝森失魂落魄,选择和相爱的人相继离世……

    果然,世间一个情字难解啊!

    “这场悲剧,都是我的错,当初我之所以害怕这段丑闻影响仕途,因为我还有太多的抱负没有施展,还有太多的事情没有做完了,都是我的私心害了两个孩子,如果那个时候,我严惩了朝森,不让他为所欲为,恐怕……”

    水慕无奈的摇了摇头,爱情一直以来都是猛于虎,像是火花一般四射,散发着致命的气息和光亮,尹朝森又怎么会抗拒的了呢。

    只是他的爱太过于狭隘了,爱一个人不是困住她,而是她开心幸福就好……

    “我想妈妈在心底也是爱着尹朝森吧,我了解她,她一辈子刚强,如果是自己不爱的男人的孩子,而且孩子背后又是这么多屈辱,妈妈肯定不会生下我的……”

    所以……

    一切都是命了!

    水慕轻轻的把尹舰晟的被角向上拉了拉,低喃道:“老爷子,往事如烟,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不好意思,打扰了你今天的八十岁生日宴会……医药费还有礼服的费用,晚点我会派人送过来的……你好好休息……”

    水慕的语气极尽疏离,实在是不知道要用什么样的语气和尹家人交流,说到底,自己和尹家千丝万缕,实在是错乱的厉害。

    每个人都有必要的原因和责任,所以……

    尹舰晟:“……”

    “慕丫头,你还是不能原谅我嘛?当年的事情,的确是尹家做错了,可是,你是我尹舰晟的孙女,如果你觉得还不够,我愿意向全天下忏悔我的错……”

    水慕:“……”

    水慕看着男人这般饱含热泪的模样,双鬓斑白,心有不忍,主动的柔声的安慰道。

    “老爷子,这件事情没有谁对谁错……给我一些时间……”

    “如果想孩子的话,老爷子,你可得快点把身体好起来,这样就可以去海边别墅看孩子了,爱妍最近请了家庭老师,她和小牧都在家里……”

    尹舰晟因为水慕的这句话,眸色一亮,忍不住有些颤抖,不可置信的问道。

    “慕丫头,你是说我还有机会去看他们俩嘛?真的嘛?”

    “嗯……当然……别墅里一直都有重墨的爸爸在,有空的话,你们俩也可以下下棋,你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把身体养好了……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你好好休息……”

    “好,实在是太好了……”

    尹舰晟激动的合不拢嘴,整个人傻乐的厉害,一辈子都没有怕过谁,今天自己倒是真的怕了这个慕丫头。

    上天怜悯,没想到自己在有生之年,还可以见到朝森的孩子,自己的亲孙女,还可以看这么可爱的两个重孙子。

    虽然自己今天在全K市的人面前毁了声誉,但是也够了……

    自己这辈子,真的是值回本了!

    ……

    水慕走出病房的时候,眸子湿润的厉害,重墨已经主动的迎了上来,精湛的黑眸之中满是关切的眸色,水慕自然是感觉到男人的关切,伸出小手环住男人的腰身,低喃道。

    “孩子们呢?”

    “已经安排人送他们回家了……老爷子现在怎么样?”

    重墨伸出大手轻柔的抚摸着女人柔软的发丝,看着女人的眼角还有未干的泪水,伸出大手一并擦去。

    “他在休息了,尹先生,尹夫人,你们可以进去看他了……”

    水慕深呼吸一口气,有些疲惫,依靠在重墨的怀里,看向投来关切眸色的尹朝平和孙落柔声的说道。

    尹朝平脸色微微一变,依旧还是用的敬辞,看来这个慕小姐心里还是有梗啊,不愿意叫自己一声叔叔!

    孙落知道女人一下子肯定要有一个适应的过程,但是今天的天色实在是太晚了。

    “青青,小睿,送慕小姐和重先生下楼吧,今天天色不早了,两个孩子在家里也需要人照顾……慕小姐,明天还要劳烦你过来看看老爷子,你是知道的,老爷子这个是心病,得需要心药医,你就是老爷子的心药……”

    水慕:“……”

    水慕感受到孙落期待的眸光在自己身上停留,唇色抿起,一抹暗光在眸底一闪而过。

    孙落果然是伶牙俐齿,居然让自己毫无反驳,但是事实上也是给了自己一个台阶下,让自己可以有理由探望老爷子。

    “嗯,我知道了……那我们先走了,尹先生,尹夫人,再见……”

    “再见……”

    水慕依靠在重墨的怀里,跟着重墨还有尹青青,尹睿一并离开,孙落和尹朝平看着女人纤弱的背影,久久不能平静心底的起伏。

    “朝平,我有预感,以后尹家恐怕不会差了,没想到尹家的后台凭空的多出了一个重家,看来,以后这K市的商界大腕都是连襟了……”

    尹家,周家,冷家,还有重家……

    孙落嘴角上扬,一抹锐利的精光在眸底一闪而过……

    尹朝平看到自家的女强人如此事业心极重的模样,有些失笑,但是却无可奈海,因为这就是孙落的真性情,改不了了。

    “我现在到不关心是不是连襟的关系,我倒是担心爸,爸恐怕又想大哥了吧……今天可真的是喜上加喜啊……小落,让尹氏的公关把刚刚爸在台上说的话压下来吧……到底是二十八年前的旧事了,我不想哥在天之灵还要受到舆论的谴责,而且爸也这么一大把年纪了,实在是吃不消……”

    孙落:“……”

    孙落唇色一淡,柔和的灯光之下,男人的俊脸呈现在自己的面前,孙落一辈子要强,想要让自己的男人也是强势霸道的。

    但是偏偏尹朝平心细如尘,是典型的居家好男人……

    根本也毫无野心,宅心仁厚,现在自己年纪大了,这般再度回想,忽然觉得,这样的男人其实非常有依靠。

    是真的好!

    ……

    “走吧,进去看爸吧,爸刚刚进手术室我就安排尹氏公关去处理了,但是他们告诉我,已经被处理完了……”

    “谁下手这么快啊!”

    尹朝平有些发愣,普天之下,在乎尹家的事情,同时又有这么大能力的……

    该不会是……

    “唔,尹家找得好孙女婿啊,重氏的公关实力,尹氏也只能看得到他的影子,根本是捕捉不到的……”

    “哈哈……”

    尹朝平哭笑不得,心底由衷的佩服重墨的手腕和力度,重墨也知道水慕其实也只是一气之下的行为。

    实际上根本就不想对尹家出手。

    为了防止女人后悔,所以先下手为强!

    以绝后患,如此强势,快,狠,准的男人,没想到竟然是尹家的孙女婿,尹家这倒真的是祖坟上冒青烟了!

    ……

    尹睿和尹青青把重墨和水慕送到了楼下,尹青青依旧是像是个孩子一般哭个不停,因为室外夜色凝重,所以尹睿特地把自己身上的黑色西装外套披在了女人的身上。

    重墨同样把自己的西装外套披在了水慕身上。

    “妍妍姐,刚刚妈妈告诉我,你是我的亲姐姐,这个是真的嘛?我们俩真的是姐妹嘛?”

    水慕:“……”

    水慕看着尹青青这般孩子的模样,哭笑不得,伸出小手擦干了女人眼角的泪水,低喃道。

    “青青同学,你要是再哭下去,那就真的和爱妍一个模样了,哭鼻子王……不管我是不是尹家的孩子,在我心中,你一直都是我很可爱的妹妹,很可爱很可爱……”

    尹青青因为水慕的哭鼻子王微微愣了愣神,抬起美眸看向尹睿,弱弱的问道:“哥,我是哭鼻子王嘛?”

    “是……慕小姐说得对……”

    “嗷呜,哥,你也是坏人,妍妍姐是我的姐姐,那也就是你的妹妹了,哥,你现在有两个妹妹了,你要不要分我一个,你都不疼我了,只爱妍妍姐了……”

    尹睿:“……”

    尹睿感慨女人的神逻辑,唇色抿起,伸出修长的手指嫌弃的戳了戳女人的额头,但是眸子深处却满是宠溺。

    “德行……”

    水慕唇色上扬,依靠在重墨的怀里哭笑不得,拉着重墨的大手十指紧扣在手心,低喃道:“青青也多了一个姐夫,以后可以使劲的欺负重墨……”

    重墨:“……”

    重墨忽然觉得,自己似乎多了那么一个小姨子,只不过这个小姨子,智商实在是堪忧的厉害。

    尹青青吓得原地一个踉跄,弱弱的开口说道:“欺负……欺负重先生?这个是我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妍妍姐,我害怕……我需不需要提前买人身伤害保险……”

    重墨:“……”

    重墨俊眉微微一挑,自己看起来有那么坏嘛?

    嘴角抽搐的厉害,到底还是选择了缄默,因为不敢把小妮子吓坏,现在尹青青可是水慕的妹妹,地位真的上升到了小姨子份上了,视线看向不远处昏暗灯光下落魄的人影,唇色上扬。

    尹青青自然等下是有好戏看的……

    “好了,我们先走了,你们快点进去吧,晚点比较冷,我明天会来看老爷子的……”

    水慕看着尹青青对重墨无比畏惧的模样,主动上前打了圆场,赶忙推着重墨一并坐上了车,赶着车外的尹青青和尹睿挥手告别。

    “妍妍姐,再见……”

    “重先生,重夫人再见……”

    尹睿礼貌并且疏离,现在关系还没有完全的确定下来,只能是尹青青软处理,而自己硬处理,但是如果自己没有估算错。

    恐怕水慕心底还是向着尹家的。

    毕竟亲生的血缘关系,是怎么都错不了的,打断骨头,还连着筋……

    ……

    挥手告别,尹青青实在是恋恋不舍,但是又因为寒风凛冽的厉害,依靠在尹睿的怀里,取暖。

    “哥,你抱我吧……”

    尹睿:“……”

    尹睿嘴角抽搐的厉害,因为女人的这句突如其来的话愣在了原地,虽然见惯了大的世面,但是还是不免咽了咽口水,心头满是紧张之情。

    “青青,你说什么?”

    旖旎的月色之下,男人高大的身子让人忍不住心头一暖,而且深邃的眸子紧紧的凝视着自己,让尹青青忽然有种被捧在手心的感觉。

    “嘿嘿,因为你在发抖啊,你把衣服脱给我穿了,那么你抱着我了,是不是我们俩就一块儿在衣服里了,不怕冷了……”

    尹青青看着尹睿还是发愣,不为所动的模样,赶忙伸出小手主动的环上了男人健硕的腰身……

    柔软的身子带有一丝温暖贴向自己坚硬的胸膛,尹睿整个人僵硬混沌的厉害,一时之间忘记了言语。

    尹青青的小手则是忙碌着把整个西装外套包裹着自己和尹睿两个人。

    “哥,你现在冷嘛……”

    尹睿:“……”

    尹睿感觉到女人毛茸茸的小脑袋整个窝在自己的怀里,莫名的满足感席卷了全身,嗓子沙哑的厉害,想要说自己不冷。

    当兵的男人,身体坚硬如铁,又怎么会冷呢。

    但是薄唇轻启,率先说出来的话,却是:“冷……”

    尹青青一听说尹睿冷了,赶忙用力的抱住男人,使得自己整个人越发的贴近男人健硕的胸膛,男性身上古龙水的味道遍布鼻尖,尹青青觉得好熟悉。

    因为从小到大都这么被尹睿抱习惯了。

    但是似乎自己结婚以后,尹睿就很少抱自己了,而且婚礼那天还是自己第一次看到尹睿喝断片的模样!

    “哥,现在还冷嘛,你的胸膛好硬,硌着难受……”

    “嗯……”

    尹睿颤抖的伸出大手环抱着自己面前的女人,眸底微微漾开一抹涟漪,荡漾的厉害……

    “好吧,那你冷的话,那我就抱紧你,嘿嘿,哥,虽然老爷子今天生病了,但是我今天却多了一个姐姐,姐夫,还有两个小侄子,好开心……我觉得我们好像卖火柴的小姑娘……”

    “嗯……”

    尹睿大手颤抖的女人,女人身上的气息致命的吸引人,带给自己致命的诱惑,如今软玉在怀,自己在极力的克制自己的自制力。

    否则就真的忍不住彻底的要了她,让她属于自己,一辈子都不允许离开自己的身侧。

    但是自己却同时也知道,这个女人,对于自己是没有爱情的,她只是把自己当成哥哥,自己居然对她有这种想法,简直是禽兽不如。

    但是却贪恋她的怀抱,舍不得松开她……

    舍不得……

    “哎呀……哥,我发现我漏了一个很重要的事情……”

    尹青青忽然慌乱的把尹睿推开,随即握住男人的大手,向着医院跑去,两个人手牵着手,在寒风之中奔跑,尹睿恍惚的以为一辈子仿佛就要来临一般。

    “哈哈……哥,是不是暖和了?医院里有空调啊,我们俩为什么像是傻瓜一样在外面分着一件西装披着呢……”

    尹青青嘴角笑靥如花,仿佛是学生时代攻克一个数学难题一般,整个人开心不已,洋洋得意,却没有留意到自己面前的男人,苍白了脸色。

    尹睿看着女人越是这般笑靥如花,根本毫无在意的模样,心头钝痛的厉害,刚刚的怀抱,其实沉浸的人,就只有自己一个人那么简单……

    “嗯,笨了,青青最聪明了……”

    “嘿嘿,那是,走吧,尹睿小朋友,青青姐姐带你去看爷爷啦……”

    尹青青因为刚刚从冷的地方到了热的地方,小脸涨红的厉害,宛如红苹果一般,惹得尹睿眸子一暖,看着女人的小手很自然的牵着自己的大手,嘴角的笑意上扬。

    很想用大手拍一拍女人的脑子,看着女人的脑子究竟在想什么的,但是终究还是忍不住点了点头,很自然的回握住女人的小手,女人的小手很小,可以让自己把她的小手完整的握在手心。

    “好……”

    两个人甜蜜的牵着手,向着电梯方向走去,全然没有发现不远处医院门口的周肆桀凝视着面前这一切,大手紧握成拳。

    一抹受伤的眸色在眸底一闪而过……

    掩饰不了男人眸底深处炙热的爱恋!

    ……

    水慕和重墨回去的路上,两个人相对而言都是比较疲惫的,尤其是水慕,整个人依靠在男人的肩膀之上,看着男人熟练地开车,唇色上扬。

    忽然意识到什么,赶忙拿起手机准备打给詹姆斯。

    “我已经安排重氏的公关去处理了,事情已经压下来了,明天在K市看不到任何关于尹家的丑闻……”

    水慕:“……”

    水慕感受着男人的大手紧握住自己的小手,一并把自己的手机握在了手心,水慕哑然失笑,有些感慨于男人的神速,以及男人对于自己惊人的了解。

    “谁说我要压下了……你简直是……”

    “嗯?”

    深夜,男人的话语仿佛是格外的有魅力,水慕感觉到男人的车速在放慢,以及男人炙热的呼吸在自己的脸颊之上吹拂,让自己的小脸涨红的厉害。

    “嗯……重先生,你做的太对了……亲一个……”

    水慕抬起脑袋狠狠地啄吻男人的唇角,表示自己的赞美,心头满是暖意,勾勒出男人精致的唇角,杏眸不掩饰爱恋。

    “唔……”

    重墨唇角不着痕迹的上扬,享受着水慕少有的亲吻和炙热的爱恋,女人的眸子宛如是窗外天空璀璨的星辰一般。

    大手托着女人纤细的腰身,隔着薄料摩挲着女人滑如牛奶的肌理,低喃道。

    “重夫人,请问,你现在还有心情办婚礼嘛?请问,我们要把宾客名单上加上尹家的名字嘛?还是抹掉……”

    水慕:“……”

    水慕杏眸微微一淡,感受着男人炙热的手掌在自己的腰间作祟,还有男人炙热的呼吸在自己的呼吸之间缠绵,两个人的呼吸仿佛都糅合在了一起。

    好甜蜜……

    “我听你的……”

    重墨:“……”

    重墨听着女人的回答,满意的勾起唇角,黑眸绽放出一抹异样的光芒,知道水慕已然不是那么敌对尹家了。

    各种曲折和过往,其实已经不重要了……

    “好……我会跟爸商量的……”

    “嗯……”

    水慕感受的到男人炙热的唇瓣啄吻自己的额头,嘴角漾开一抹浅淡的弧度,心头满是暖意。

    ……

    医院内:

    尹青青和尹睿在尹朝平和孙落离开病房之后,赶忙进去探望了尹舰晟,看着老爷子气色还不错的份上,微微松了一口气。

    尹睿不想让尹青青叽叽喳喳的影响尹舰晟休息,赶忙把女人拉入怀中,低喃道:“爷爷,放心吧,寿宴的事情已经处理好了,这段时间我请了假,会在尹家帮忙处理事情,您不要担心……”

    “好……”

    尹舰晟唇色上扬,眼眸之中满是关切和欣慰。

    “我先送青青回去,爷爷,今天晚上我来守夜……”

    “不用了,我老爷子身体棒极了,有护士在这儿就行,你也不用过来了……送青青回尹家就行……”

    “好……”

    尹睿看得出来老爷子在逞能,老爷子一直是一个要强的人,允诺下来,但是还是准备送尹青青回来之后继续守夜。

    尹睿一直是一个极其孝顺的人,在尹家这么多年,一直做事稳重,所以深受尹舰晟器重。

    只不过却没能把最好的尹青青交给他……

    ……

    尹青青算是被尹睿拉出了病房,喋喋不休,想要和尹舰晟继续说着话,但是却被拉开了。

    “哥,我还要问爷爷关于妍妍姐的事情呢,你拉我出来干嘛……”

    尹睿:“……”

    尹睿嘴角抽搐的厉害,拉着女人向着电梯的方向走去,却愣在了愿意,正好遇见了从电梯出来的周肆桀。

    尹睿握住女人的小手微微一颤,脸色不变,但是下一瞬,手心里的尹青青却被周肆桀整个人拉入了怀中。

    “啊……肆桀哥……”

    尹青青在原地转了一个圈,从尹睿的怀里被拉向了周肆桀的怀里,面露喜色,睁大了眼眸。

    “肆桀哥,我们去看爷爷吧,刚刚我想去和爷爷说话的,就被哥拉出来了,哥太讨厌了……”

    “爷爷已经准备休息了,你们明天来看吧……”

    尹睿薄唇勾起,低喃道,冷硬的气息,尽是疏离,已然让尹青青和周肆桀打了一个寒颤。

    这样的大哥好可怕……

    尹青青噘了噘小嘴,依靠在周肆桀的怀里,美眸之中满是嫌弃和提防。

    “哼……肆桀哥,我们走吧,不喜欢哥了……”

    周肆桀:“……”

    周肆桀唇色微微一凝,眸子之中染上一抹异样,尹青青在尹睿面前像是个孩子一般,有些飞扬跋扈,肆意妄为,但是却透露着两个人之间的亲昵。

    “嗯,大哥,我先带青青回家了,明天陪她过来看爷爷……”

    “好……”

    两个男人之间暗流涌动,全数是对方了解的内容,也只有男人才懂彼此的暗流起伏,周肆桀很自然地宣誓了女人的所有权。

    尹睿淡然接招,如果自己想要争抢,又怎么会在乎对手是谁呢?

    嘴角勾起一抹讥诮,看着尹青青被周肆桀拉着走进了电梯,电梯门缓缓地合上,唇色一凝。

    整个人散发着致命的寒气!

    ……

    尹青青被周肆桀拉着走出电梯,直接去了车库,感受着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低气压,有些不明所以,不过暗暗猜想恐怕是和刚刚老爷子在宴会上的谈话有关。

    “肆桀哥,你不用担心的,哥会处理好的……大哥这段时间在部队请了假,都会在尹家处理事情的……”

    尹青青说得眉色上扬,全然没有发现身侧的男人已经彻底变了脸色。

    尹青青想得很简单,在小的时候,自己每次惹事生非了,每次把自己摆平的人都是尹睿。

    现在遇到难事急事杂事了,肯定还是找尹睿了,有了尹睿万事无忧,尹睿直接是居家必备啊……

    一想到这儿,尹青青整个人不由得再度唇色上扬,乐呵呵笑个不停,但是还是发现了周肆桀的沉默不语。

    周肆桀:“……”

    男性的自尊被肆意的踩踏,虽然周肆桀知道尹青青没有其他意思,但是还是忍不住攥紧了拳头。

    自己唯一在意的是,是不是出事之后,她会很自然的求助尹睿,而不是作为丈夫的自己!

    “青青,我是你的丈夫,我有责任保护你,有责任为你挡风遮雨,你明白嘛?”

    尹青青:“……”

    尹青青突然被周肆桀扳正了身子,眸色微微一愣,有些不明所以,但是还是呆愣的点了点头,弱弱的开口说道。

    “我知道了……肆桀哥,你是不是生气了?”

    周肆桀:“……”

    周肆桀看着女人这般试探的模样,心底满是不确定,而且隐约之中的不安,皆是让周肆桀心头一疼,忍不住把女人抱入怀中,低喃道。

    “对不起,刚刚对你发火了,青青,我没有其他的意思……我也没有生气……下次都不会对你这么凶了……”

    尹青青:“……”

    尹青青感受着周肆桀这般颤抖的,战战兢兢,恐慌的厉害,似乎是在担心隐约的失去一些东西一般,豪气的伸出小手使劲的拍了拍男人的后背。

    “放心吧,大哥说我是住在大海边上的,心宽,我是不会往心里去的……”

    大哥,大哥……

    几乎是一句话都没有离开过尹睿,自从尹睿今天出现之后,尹青青的话题几乎都是他!

    周肆桀唇色抿起,嘴角漾开一抹苦笑,知道小妮子没有那个意思,但是刚刚自己在医院门口看着两个人般配的拥抱的画面,还是觉得刺眼的厉害。

    几乎是要把自己的心都撕裂一般……

    尹青青,你给我下了魔咒,你自己知道嘛!

    “嗯……走吧,我们回家吧……”

    “肆桀哥,我们回尹宅吧,大哥这两天回家里,所以我想腻着他,嘿嘿,让他好好的陪着我玩两天,不想回家,好不好?”

    每次一回到周家,周妈妈和周爸爸都会拿出好多补品给自己喝……

    尹青青一想到那些补品就忍不住浑身发抖的厉害,紧接着就不安了……

    “青青……周家是你的婆家,也是我们俩的家,你要习惯待在家里,而不是一直在娘家住着,这段时间,因为爱妍和小牡来尹家做客,还有老爷子的寿宴,我们已经在尹家住了很久了……”

    “嗷呜……可是我真的不想再喝乌鸡汤了,也不想再喝补品了……”

    周肆桀:“……”

    周肆桀倒是忘记这档子事了,怪不得小妮子最近每天都开心的不得了,原来是因为这个!

    周肆桀唇色抿起,牵着女人的小手到了车的位置,打开车门,让女人坐进去,随即坐在了驾驶位置之上。

    那些补品有一部分是助于怀孕的,但是自己知道之后,已经把那些取消了,剩下来的全数是对女人身体好的。

    尹青青嫁入尹家三年之后,身体已经好了很多了,痛经的情况也好了很多了!

    不过看着女人可怜巴巴的模样,周肆桀到底是心软了,深呼吸一口气,伸出大手揉了揉女人的发丝,低喃道。

    “好,那我们这段时间住在尹家吧,但是补品照常喝,直到你的身体已经非常非常健康之后,就不用喝了……”

    尹青青:“……”

    尹青青整个小脸像是吃了苦瓜一般,有苦说不出,实在是太可怜了,太可悲了。

    这简直就不是人过日子啊,周肆桀简直是太霸道了,但是妈妈和爸爸也都在支持他。

    就算是老爷子也是和他一个帮派的,尹青青下定决心,自己一定要好好的收拢人心,和尹睿结成一个帮派。

    “哼,大哥就不会这么逼我……”

    “听说尹睿是把补汤装进饮料瓶子里,看着你大口大口开心的喝下去的……”

    周肆桀慢条斯理的开着车,把自己过往在尹家听到的往事一并说出了口,尹青青整个人僵硬在了原地,完全是不可思议。

    怎么会!

    怎么会这样……

    尹青青不由得想要嗷呜,回想起自己年少时被尹睿哄骗喝下去的饮料都觉得反胃……

    尹青青小手紧紧的攥成小拳头,暗暗的决定,还是自己单盟好了,所有人都是不可信的,都是坏人。

    “肆桀哥……那我可不可以我喝一碗,爷爷喝一碗,有苦有难一起受……”

    周肆桀:“……”

    周肆桀减慢车速,静静的享受着两个人独处的静谧时刻,看着女人躺在后椅上满是哀求的眸色看向自己,十足是受伤的小兽,心底的阴霾全数散去,低喃道。

    “好……我明天陪着你一块儿去劝老爷子……”

    “嘿嘿……真好……”

    尹青青开心的手舞足蹈,但是一个晃神用力过猛,脑袋撞向了一旁的车门上,疼的是龇牙咧嘴。

    周肆桀赶忙将车停在了空旷的街区,查看女人额头的伤势,借着车厢内昏暗的灯光下,女人白皙的额头已经鼓起了一个大包。

    周肆桀眸色一暗,看着女人疼得不行的模样,尹青青的肌肤本身就特别像是孩子的皮肤嫩的厉害,轻微的碰触就必然会留下红印了。

    现在都是鼓起大包了,看样子特别严重……

    “我带你去医院看看,怎么这么不小心……”

    虽然是责备的话语,但是却听到了关切,尹青青心底暖的更吃了蜜一般,赶忙自告奋勇的伸出小手拍了拍胸口。

    “我没事,一点都不疼了,肆桀哥,我们别去医院了……不然等下杯爷爷和哥知道了,他们肯定又要凶我了……”

    周肆桀:“……”

    周肆桀嘴角略微有些抽搐,再度听到哥的字眼,已经开始有免疫力了。

    黑眸微微一闪,看着灯光之下女人的脸颊虽然不是精致绝伦但是也是倾国倾城,宛如盛开的百合花一般,喉结滚动了几分,按耐不住心底的念想,俯下身子狠狠的攫住了女人娇嫩如花的唇瓣。

    “唔……”

    尹青青宛如触电一般,整个人僵硬在了原地,没想到男人会突然的吻了自己,所以这个故事告诉自己。

    要想不去医院,所以要出卖色相嘛?

    咳咳,不过色相这东西,自己有嘛!

    尹青青恍惚的时候,周肆桀已然悄悄地把车座往后放,大手扣住女人的后脑勺,却避开了女人受伤的额头,越吻越深……

    ------题外话------

    感谢13505177332,15150586453的5分评价票,感谢15150586453月票……哈哈哈,我好纠结尹青青这妮子的事情,嗷呜,本来不纠结的,咳咳,现在开始纠结尹睿了,嗷呜,乃们喜欢谁,告诉我好不……嗷嗷嗷,看文快乐,求评价票,求月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堇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堇颜并收藏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