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 > 第二百一十八章 孕事到!盛夏出场

第二百一十八章 孕事到!盛夏出场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重墨一直还处于混沌阶段,知道跟着水慕去了VIP病房,伸出大手紧紧攥住女人白皙的小手在手中,才能阻止自己心中的万千颤动。

    薄唇啄吻着女人有些冰凉的小手,心底更是有说不出来的感动……

    看着女人无比平坦的小腹,很难想象其中竟然孕育着新生命……

    2周了!

    ……

    风华俊脸黑得厉害,但是看到男人这般动容的模样倒也是知足了,重墨嘛,面不改色,根本不懂的什么是惊慌失措。

    自己刚刚有幸看到也算是知足了……

    风华觉得漫长的时间内,自己都要成为水慕的熟悉家庭医生和保姆了,自己也真的是……

    左芯一身干净利落的白大褂,走进病房就看到重墨如此深情款款的一面,清冷的眸子有那么一丝动容,嘴角上扬,低声说道。

    “沐妍不是第一次怀孕了,你应该也有经验,但是我还是要再次强调一遍……”

    “首先,她这次差一点胎儿不稳就是因为房事太剧烈,另外还有穿高跟鞋的缘故……”

    左芯说话一向直接,重墨嘴角略微抽搐了几分,原本是打算要孩子的,所以一直就没有做措施,只是没想到孩子来得如此之快。

    让自己和水慕措手不及……

    所以难免……

    “好,我会克制的……”

    “嗯,她的身体状况目前还不错,现在是孕初期,尽量不要过于疲惫,胎儿也可以得到很好的休息……另外,孕期妈妈的脾气也会有变化,尽量多顺着一些……”

    重墨此刻心底无比的庆幸,还好刚刚水慕要的520万律师费自己允诺了,否则女人情绪不稳……

    这个可就是真的危险了!

    “好,我记住了……”

    “嗯,住院观察两天,确定下面没有血丝了再回去,回去之后补汤的话,记得跟得上……”

    左芯慢条斯理的看着自己准备好的清单,确定自己说得差不多了,抬起杏眸,赫然发现重墨如同乖巧的学生一般静静的听着,而且态度非常严肃。

    “左医生,还有没有其他的了……”

    左芯:“……”

    真的是难得看到重墨这个模样,简直是乖巧的像是个学生,而且嘴角是掩饰不住的笑意,实在是太幸福了,幸福像是花儿一样。

    左芯看了一眼身侧已经笑得要岔气的风华,嘴角抽搐了几分,杏眸微微一闪,脸色无异,低喃道:“没有了……对了,尽量不要弯身,也不要抱孩子……让爱妍和小牧别闹腾……”

    “好……”

    重墨乖顺的点了点头,神色满是严肃,看着病床上还在熟睡的模样,简直是心底荡漾起了浪花一般,止不住的乐呵。

    完全就是一个傻冒,和平时妖孽腹黑的男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左芯和风华强忍住嘴角的笑意,实在是担心露馅笑出声来被重墨抓到了把柄。

    左芯伸出葱白的小手戳了戳风华的胳膊,没好气的说道:“你还不走?”

    风华:“……”

    如此深情的画面,风华原本还想要好好的欣赏一下的,被左芯这么一赶,只能弱弱的说道:“墨,我可以……我还想再……”

    “你可以滚了……”

    风华:“……”

    “好吧……”

    风华再度被华丽丽的嫌弃了,人家只不过想要留下来再看一会儿笑话而已,就只有那么简单,为什么重墨要如此的嫌弃自己呢。

    左芯实在是见不得风华这个模样,直接是伸出脚把风华踹了出去,独自把如此温馨的空间留给了小夫妻俩了。

    水慕和重墨,真的是苦尽甘来,如今全数都是幸福的因子在两个人的生活之中蔓延了……

    ……

    水慕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小手一直被重墨紧紧的握在手心之中,刺鼻的药水味再度把水慕拉回了现实,艰难的睁开眼眸,看着自己的身侧已经围了一圈人。

    重爱妍和重牧则是睁大了眼眸凝视着自己。

    重恩和尹舰晟则是关切不已……

    水慕:“……”

    怎么会在医院?

    水慕只是觉得自己的肚子疼的厉害,再和重墨讨论关于律师费的问题,然后就晕倒了……

    “重墨,我怎么了?”

    水慕看着重墨一直深情凝视着自己的模样,弱弱的开口问道,男人看着自己的模样,简直是视线都固定了,凝结着了。

    那种深邃如大海一般的眸光,几乎是把自己瞬间往其中吸引,欲把自己沉沦一般,水慕心顿时漏跳了半拍。

    重墨还没有开口,重爱妍和重牧已经按耐不住了。

    “妈妈,粑粑说你要生小弟弟给爱妍玩了,爱妍不能再要妈妈抱了……嗷呜……爱妍也不可以把小白白给妈妈抱了……嗷呜,爱妍也不能……嗷呜……不过,妈妈,爱妍是不是可以像脱哥哥裤子一样,脱小弟弟裤子?”

    水慕:“……”

    小家伙这般粉嘟嘟的模样,妙语连珠,水慕睡了一会儿,看着外面天色,已经是下午了,自己也有些饿晕了,睡得脑子也混混沌沌的了。

    “妹妹别说了……妈妈,爸爸说你有小宝宝了,爱妍和小牧有弟弟或者妹妹,或者是弟弟妹妹了……小牧可以选择嘛,可以给小牧弟弟嘛?”

    水慕:“……”

    水慕看着重牧这般清澈的眸子,哑然失笑,忽然明了了两个小家伙所说的一切,不可置信的看向重墨,对上男人笃定的黑眸,颤抖的伸出小手抚摸自己的小腹。

    “重墨,我真的有了嘛?”

    重墨刚想开口,话语权又被尹舰晟迅速拿下,尹舰晟憋了这么久,实在是难受的厉害。

    “慕丫头啊,这个孩子是不是得姓尹了,好歹也得给尹家留个念想吧,我想了好几个孩子的名字,你看看喜欢还是不喜欢?”

    水慕:“……”

    尹舰晟看到水慕没有开口说话,便继续说道:“尹宝贝……尹贝贝……尹宝宝?”

    水慕:“……”

    这个都是什么名字啊,老爷子是高兴坏了吧!

    重恩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弱弱的开口说道:“老爷子,孩子才刚怀上,名字的事情不着急,等以后再说……我们有好几个月的时间好好思考这个问题了,那现在是不是到了采购孩子衣服的时候了?”

    水慕:“……”

    孩子的性别都没有确定,就去买衣服了,是不是有点太着急了,重恩比起尹舰晟也真的是五十步笑百步了!

    谁知道尹舰晟一拍即合,立马开心的说道:“好啊,好啊,老爷子我很久没去买孩子的衣服了,青青一晃儿这么大了,也有二十多年了,来,我们先去就去定玩具,我买玩具你去买衣服……不行,我们俩一起买,先把屋子堆满再说……”

    水慕:“……”

    水慕看着两个人真的是附和的向着门口走去,想要出言制止,但是两个人已经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了,根本是不管不顾。

    水慕简直是失笑的不得了,自己还没有从怀孕的消息之中回过神,看着重恩和尹舰晟。感觉最兴奋的人不是自己,是他们俩。

    ……

    人都挨个说完话了,重墨才好不容易有了话语权,轻柔的扶着水慕坐起了身子,把女人直接圈入怀中,细细的啄吻女人的发丝,低喃道。

    “有没有想吃的东西!”

    “嗯,随便就近叫一些吧,看爱妍和小牧喜欢吃什么,就买些什么吧……”

    水慕享受着男人的啄吻,知道男人这般温柔至极的吻背后,定然是怜惜。以及对于新生命到访的措手不及和欣喜若狂。

    “嗯……”

    重墨松开女人的怀抱,想要拿起手机拨打电话,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立马说道:“我去外面打电话,辐射下,你手机如果响了也别接,我派人替你重新买一个防辐射的衣服,还有防辐射装……”

    水慕:“……”

    水慕看着男人严正以待的模样,丝毫都不马虎,嘴角的笑意上扬了几分,知道准爸爸又开始激动了,乖巧的点了点头。

    “好,我知道了,你去订餐吧……”

    “嗯……”

    ……

    水慕看着重墨离开的模样,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笑靥如花,看着床边还站着这两个小家伙,小家伙可是要做哥哥姐姐了。

    算算时间,孩子岁数相差其实还不错……

    “妈妈,小弟弟是不是在肚子里啊?爱妍想要摸摸他……不给他要是在妈妈肚子里,爱妍怎么脱裤子呢,嘿嘿,那是不是以后也会有人给弟弟巧克力,就像是其他女孩子给哥哥巧克力……”

    水慕:“……”

    水慕想要弯下身子抱重爱妍上床的,意识到肚子的孩子还不太稳定,才慌乱的停止了动作,嘴角上扬,伸出小手抚摸着小妮子的脸蛋,柔声说道。

    “那肯定的啊……到时候爱妍还可以有小弟弟陪着玩,不过也可能是小妹妹……”

    “妈妈,我有一个爱妍就够了,小妹妹要是再像爱妍一样,我就吃不消了……”

    水慕:“……”

    水慕看着重牧万分嫌弃自家闺女的模样忍不住心底感慨道:自家的闺女就那么差嘛?

    咳咳,似乎是有那么一点飞扬跋扈和娇嗔可爱嘛……

    “格格,那爱妍以后再也不偷吃你东西了,不脱你裤子了好不好?”

    重牧:“……”

    “唔,那就原谅你了……”

    水慕哑然失笑的看着两个小家伙这般模样,小手抚摸着小腹,暗叫不好,如果知道怀孕了,自己也不会穿这么紧身的衣服了。

    勒着小腹难受……

    还有高跟鞋,昨天晚上和重墨厮磨了那么久,男人的战斗力总是惊人的,水慕不一会儿小脸涨红的厉害。

    不知道上天会再给自己赐一件什么样的宝贝呢。

    不管是什么,自己一定欣然接受……

    因为都是上天的恩赐,上天已经把重爱妍和重牧赐给自己了,实在是太幸福了!

    ……

    重墨很快就叫好餐点重新回到了病房,看着娘俩仨人有一搭没一搭的在闲聊,心都要酥化了。

    重墨赶忙上前,轻柔的把水慕揽入怀中,关切的问道:“有没有哪儿不舒服,累不累?”

    水慕:“……”

    水慕看着重墨战战兢兢的模样,嘴角上扬,自己又不是瓷娃娃,重先生未免太大惊小怪了。

    “我没事,早上昏睡了那么久,现在刚醒,一点都不累,重墨,你放心吧,我没事……”

    水慕的声音软软的,像是棉花糖一般,重墨忍不住俯下身子轻柔的将女人樱花一般的唇瓣含入唇中,啄吻。

    “嘿嘿,粑粑耍流氓……”

    重爱妍伸出肉嘟嘟的小手,看到眼前这个画面,赶忙捂住了眼睛,惹得重墨和水慕失笑不已,尤其是水慕,小脸涨红的厉害,推开男人的胸膛,低喃道。

    “重先生,你要自重……”

    哪有在孩子面前搂搂抱抱的……

    “嗯,你今天吓坏我了……知道嘛?”

    男人的声音情到浓时有些沙哑,隐藏不住的关切,水慕眸子微微一暗,知道自己上午的突然昏倒实在是有些惊人了,伸出小手紧紧握住男人的大手,和男人紧紧的十指相扣。

    “不好意思,下次我会注意的,有不舒服也会第一次时间告诉你的……”

    “对不起,是我没有控制好……我以为幸运不会来得那么快……这么快就有了……”

    小蝌蚪战斗力惊人啊……

    水慕也同样没想到男人不做措施之后,自己这么快就有了,这就是幸运之神眷顾自己,抬起杏眸凝视着男人深邃的眸子,柔声的说道。

    “扑哧,准爸爸,谢谢你,又给了我一个小宝贝,唔,说不定是两个……”

    水慕觉得自己非常有生双胞胎的潜质,上一胎是龙凤胎,这一胎说不定是双胞胎!

    重墨静静凝视着女人欣喜和期待的眸子,摇了摇头,低喃道:“其实一个也不错,两个你怀孕的时候太辛苦了……我不想你那么辛苦……”

    温暖怀冷胤的时候明显是要比水慕轻松许多的,水慕的肚子到最后直接就是皮球那么大,孕吐和脚踝浮肿的情况都比较严重。

    所以,重墨又开始隐忧水慕的身体状况以及承受能力了……

    水慕:“……”

    水慕无奈的和两个小鬼相识了一眼,怎么办,感觉重墨病了而且病得很严重的模样!

    自己只不过是怀孕,而且又是二胎!

    水慕知道重墨是关心自己关心的厉害,杏眸微微一闪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就是小家伙来得很是时候。

    穿婚纱的时候,那个时候也就是四周左右,不显怀,所以不影响自己穿婚纱……

    一想到这儿,水慕又忍不住嘴角上扬了……

    ……

    丰盛的午餐,重墨几乎是把K市精致的菜肴都搬过来了,水慕又被男人哄着喝了半碗鸡汤,实在是吃不下了,又被男人抱在怀里,哄着做胎教。

    因为医院里的环境不是很好,所以尹舰晟和重恩把两个小家伙接回了家,安排别墅里的佣人照顾水慕的起居。

    水慕重新回到了国宝大熊猫的日子,简直是被重墨时时刻刻小心的照顾着。

    温暖,尹青青来医院探望的时候,都觉得是在欣赏国宝一般!

    短短三天,水慕胖了一圈……

    确定孩子没有问题之后,水慕和重墨才收拾东西重新准备出院,回海边别墅。

    出院的日子,水慕重新换上了舒适的运动衫,平底鞋,整个人轻松许多,倒是重墨忙碌不停。

    水慕静静的坐在医院的花圃之中,看着花圃之中的万花绚烂开放,嘴角上扬,空气之中弥漫着浅淡的花香气息。

    重墨去医院把最后的保养品清单再重新确认一遍,水慕几乎是可以想象,以后自己肯定每天都得大量的食补养身子。

    “请问一下,我想知道妇产科具体在哪一个方向?”

    盛夏一身轻盈的雪纺连衣裙,大大的黑色墨镜遮盖了倾世的容颜,柔声话语之间,但是却难掩那一抹清丽和寒意。

    水慕:“……”

    水慕脸色微微一变,对上女人这般清丽的模样,虽然看不到女人惊世的容颜,但是却能感受到女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强烈气息,震慑逼人。

    “我正好没有什么事情,我带你过去吧……”

    水慕站起身子,重墨去拿药单许久了,自己正好也可以去找找他,尤其是最近这家医院装潢了,所以很多指向方向的牌子以及地理位置的牌子都没有了。

    “那就麻烦你了……”

    盛夏觉得面前的女人眼熟,但是究竟哪儿熟悉一下子却想不起来了,唇色勾起,下意识的低喃道。

    “那个,你怀孕了嘛?”

    “嗯,对,2周多一点,小姐,你的眼里神真好……”

    水慕嘴角上扬,因为怀孕,杏眸之中满是柔和的光芒,伸出小手抚摸着自己的小腹,嘴角越发的柔和了几分。

    “恭喜……”

    盛夏唇色一淡,精致的容颜,但是身着宽松的运动衫,而且是平底鞋,看得出来这双鞋子很精致。

    和女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尊贵气息相辅相成,定然是身价不凡……

    重要的是,偌大的医院,自己想要咨询一下关于妇产科的地理位置,她居然一清二楚,所以不难看出,她怀有身孕。

    不像是在医院上班的医护人员。

    “谢谢……”

    水慕嘴角染上一抹柔和的气息一想到肚子里的小家伙,忍不住笑开了怀,看着身侧的女人如此关心自己的模样,忍不住同样关心的问道。

    “你也怀孕了嘛?”

    “不是,我不打算要孩子,我打算上环……”

    水慕:“……”

    水慕嘴角的笑意一凝,杏眸一淡,居然意识到自己似乎问了不恰当的问题,唇色抿起,上环,据说可以避孕率达到百分之九十。

    为什么要避孕呢?

    难道是和丈夫的感情不好嘛?

    关切的话语想要问出口,水慕到底还是选择了缄默,因为别人家的事情,太过于好奇或者关注似乎是不太好。

    “其实……其实夫妻之间没有过不去的坎儿,有个孩子会是很好的调和剂,等你有了孩子之后会更加明白的……”

    水慕带着盛夏穿过人海,走到了妇产科的门口,到底还是把心底的话说出了口。

    盛夏:“……”

    来自陌生人的关切之情,盛夏嘴角的笑意一凝,心头一抹暖流滑过,点了点头,对于水慕的回答倒是认可。

    “谢谢你,我记住了,只不过我的丈夫他……他不是良人……可能……可能是我这辈子都不值得拥有幸福吧……”

    不然也不会孤身寡人一个,记忆之中的哥哥,全数从自己身侧小时,自己的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都只能和冷枭浚在一起。

    被男人强制索欢!

    现在冷枭浚对于孩子的需求程度已经是远远超出自己的想象了,所以自己只能努力的做到避免怀孕了。

    否则,就真的是一辈子,两个人相互牵扯了……

    “如果是这样,那为什么不离婚呢?”

    水慕因为怀孕,本来就是母性泛滥,看到盛夏这般模样,虽然女人的容颜掩藏在墨镜之下,看不到女人心底最真实的情绪。

    但是却可以感受到女人情绪的低落,一个女人,愿意舍去做母亲的资格,实在是……

    实在是有天大的难言之隐,看来那个男人一定是一个极端的人!

    “扑哧,离婚……谈何容易……”

    盛夏恍若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自己和冷家总共结了两次婚,要不要告诉面前这个女人,自己的丈夫,是把自己作为弟媳妇强占到身边的呢。

    无奈的扬起唇角,却听到楼上传来的一句小心!

    抬起美眸,赫然看到一块巨石正在从医院的上方往下坠落,方向就是水慕所在的方向。

    “小心……”

    盛夏迅速的伸出小手拦着女人纤细的腰身,准备把女人扑向一侧,但是猛然意识到水慕现在怀有身孕,肯定是不能这么做,恍神之际,只能硬着头皮,让水慕整个人摔落在自己的身上,同时,自己尽量的控制女人摔下来的力度,使得对于女人的冲击力不是那么大。

    完美的组织训练,造就了盛夏干练迅速的身手,但是身手的用处往往是用于脱身,而不是受伤。

    盛夏不知道自己是出于什么心态救了水慕,可能是感激女人为自己指路吧。

    纤细的身子狠狠的摔在了坚硬的大理石地面,盛夏顾及不到身上的剧痛,伸出小手托住了女人纤细的腰身,使得女人不受摔倒了的力度冲击。

    “啊……”

    水慕只觉得自己被女人迅速的拉往一侧,摔倒,随即身侧剧烈的响声,刚刚的巨石成功的咂向了自己的身侧。

    没有突如其来的巨痛,只是觉得整个人有些恍惚,仿佛是经历了生死劫难一般。

    “你怎么样了?”

    不知姓名的人,但是却冒死救自己,刚刚如果不是她,恐怕自己就……

    还有肚子的孩子……

    “我没事……”

    盛夏清丽的额头上沁满了汗水,唇色抿起,有些难掩的苍白,挣扎着从地面上爬了起来,察觉到女人的关切,杏眸越发的清澈逼人。

    看来,在冷家还是太过于娇惯了,所以体力才会如此的不支……

    “那就好,我是水慕,这个是我的联系方式,你有什么不舒服的情况,麻烦一定要打电话给我……”

    水慕打开自己身上的包,拿出纸和笔,洋洋洒洒的把自己的联系电话和姓名写在了纸条之上递给了盛夏。

    隐约觉得这个女人不一般。

    能够对于意外情况毫无畏惧,而且身手了得。

    更重要的是,容颜定然是不凡,落落大方,一点都不像是普通人家的女人,到像是豪门千金一般。

    盛夏:“……”

    水慕眸色微微一暗,K市大亨重墨的女人,水慕!

    唇色上扬,一抹惊光在眸底一闪而过,没有想到自己少有的来K市的机会,居然会让自己结识她。

    重墨!

    盛夏美眸婉转的厉害,为什么对于这个名字,自己无比熟悉呢……

    但是究竟哪儿熟悉自己又说不上来……

    重墨的商业能力已经延伸到了J市,所以自己觉得熟悉也是理所当然吧!

    “嗯,好……”

    盛夏深呼吸一口气,看到水慕没有什么问题,从水慕手中接过纸条,看到人密集程度越来越高,不想引人注目,只想速战速决。

    “有机会会联系你的,再见……”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小姐……”

    水慕看着盛夏离开的背影迅速消失在人潮之中,脸色微微一变,美眸之中是难掩的失望和落寞。

    很想结识的一个人,没想到居然……

    ……

    巨石落下,因为正在装修,实在是难免这些意外工程,但是差点伤到的人是重氏的准少奶奶,这个问题可就大了。

    重墨赶到的时候,水慕已经被院领导围成了一圈了。

    问东问西的,水慕看到重墨的身影重重的松了一口气,赶忙靠了过来,对上男人关切的眸色,柔声说道。

    “我没事,刚刚楼上施工的时候有块儿石头不小心掉了下来,有个女孩子救了我……不过她应该受了伤,我有给她留联系方式,不知道她会不会联系我……”

    水慕喃喃自语,全然没有发现身侧的男人俊脸黑的厉害,宛如是酝酿着狂风暴雨一般。

    散发出惊人的寒气!

    这儿的施工措施到底是怎么弄的!

    安全隐患怎么会如此之大!

    “重……重先生,问题操作者我们已经安排人去处理了,放心,一定会给重夫人一个交代的……重……重夫人,没有大碍就好了……”

    水慕:“……”

    水慕看着院领导被重墨强大的气场吓得哆嗦的厉害,感受得到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低气压,伸出小手轻柔的拍了拍男人的胸膛,柔声的说道。

    “我没有什么事情,也不用惩罚施工者,下次注意就好,另外这边最好防护措施做得好一些,警戒线都要弄好,因为这儿靠近妇产科,多为孕妇走动,所以危险系数比较高……”

    “是……重夫人,知道了……”

    “一定照办……”

    水慕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语速无比的平缓,宛如清泉一般。

    重墨紧绷的情绪,因为女人这般柔声,善解人意的声音,略微情绪缓和了几分,确定水慕的确没有不良反应之后,轻声说道。

    “走吧,小心一点,我扶着你……”

    “嗯……”

    水慕唇色染上几分暖意,知道准爸爸再度上岗神经紧绷,乖顺的伸出小手环住了男人的胳膊,跟着男人向着地下车库的方向走去。

    水慕脑海之中一直在回闪着刚刚女人的一举一动,真的是太可惜了,不知道女人的名字,否则一定要好好的感谢她一番。

    但是和丈夫的关系如此的恶劣为什么不离婚呢?

    选择上环又能逃得了几时呢?

    而且上环之后的避孕概率只有百分之九十……

    还是会有其他因素的存在的!

    ……

    盛夏走进妇产科一直隐约觉得有些不安,但是哪儿不安又说不上来,包里的手机响起,是冷枭浚的电话,盛夏深呼吸一口气,面色一凝,纠结了许久,还是接通了电话。

    “我晚上就会到家,我现在在街上采购做点心的食材……不好意思,没有出门之前跟你打一声招呼,希望见谅……”

    冷枭浚:“……”

    完美的言辞,时间地点一概全数说了出来,还委婉的道歉,该死的,她他妈什么时候如此的八面玲珑了。

    简直是每一次跟自己报备似乎都成了习惯一般,完全拿捏好了自己的言辞内容了。

    冷枭浚墨眸暗沉的惊人,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冷笑,漫不经心的低喃道:“夏夏,你该知道骗我的代价是什么吧……”

    盛夏:“……”

    盛夏握住电话的小手逗得厉害,浑身更是颤抖的厉害,虽然男人的声音隔着电话那头传向了自己,但是自己却能感觉到似乎男人就在自己的身边。

    而且情势逼人,让自己感觉到一抹迫在眉睫的紧迫感。

    盛夏颤抖的凝视着自己,想要让自己冷静下来,查看着四周,空旷的楼道,就只有自己一个人,周围还遍布着药水味,以及自己身后浅淡的血腥味。

    刚刚为了保水慕周全,所以自己直接是后背摔向了凹凸不平的地面,所以擦伤是在所难免的了。

    唇色抿起,一抹暗光在美眸深处徘徊,但是却清冷逼人。

    “嗯,知道……”

    第一次欺骗他的时候,盛夏被强行夺走了第一次……

    第二次欺骗他的时候,他让自己三天三夜没有下得了床……

    第三次欺骗他的时候,自己的手腕骨折……

    生不如死!

    “但是,我真的没有骗你,我确实在街上采购做点心的食材,晚点就会回来……”

    冷枭浚:“……”

    这个女人,总是有法子把谎话说得跟真的一样!

    冷枭浚大手紧握成拳,下一瞬,女人的话更是让自己暴跳如雷。

    “没事的话,我挂了……”

    冷枭浚:“……”

    疏离,极尽薄凉,这就是这个女人面对自己时候给自己的态度,还真的是时时刻刻,演绎的淋漓尽致。

    盛夏可以明显的听到了电话那头男人讥讽的笑意,唇色抿起,默默数到三秒,未等男人反应过来,率先的挂断了电话。

    暗暗松了一口气。

    明明自己说好要挂电话的,所以,现在这个时候,不能怪自己……

    一想到这儿,盛夏嘴角上扬,满意的勾起一抹浅淡的弧度,拿下墨镜,精致的容颜,宛如是上天最精美的杰作。

    仔细一看,重爱妍还和盛夏有几分相似。

    侄女像家姑,自古就是这般……

    ……

    “下一位,盛夏……”

    “好……”

    盛夏听到医护人员的传呼声,站起身子,向着检查室内走去,心底微许惴惴不安,但是盛夏却迅速的掩去。

    不就是上个环,永久的避孕而已,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盛夏推门而入,医生正在整理资料,看到盛夏的身影,脸色微微一变,看着手中的资料,低喃道。

    “上环对吧,知道上环之后的用处嘛?”

    “嗯……”

    盛夏的美眸锋芒慑人,散发着阵阵寒意,女人小手微微有些颤抖,但是却不得不公式化。

    “上环的目的是什么,防止生二胎嘛,还是和丈夫和合理避孕?那个啥生活不协调?”

    盛夏:“……”

    盛夏嘴角的笑意一凝,听着女人这般犀利的言辞,反倒是有几分无所适从,小脸微微一红。

    “合理避孕而已……”

    “这个你们家家属同意嘛?”

    “嗯……还有没有什么事情,我比较着急……”

    盛夏有些不耐烦,眸子之中有微许恼怒,唇色抿起,总觉得这个女人是在故意刁难自己。

    “好吧,去手术室等着吧,医……医生很快就去……那个手术室我带你过去……”

    盛夏:“……”

    盛夏美眸微微一闪,总觉得有那么一丝异样划过心头,这儿是K市,冷枭浚是J市,就算是他再如同神明一般厉害,也不能如此神通广大吧。

    一想到这儿,虽然盛夏隐约觉得女人有些异样,但是还是点了点头。

    “嗯,麻烦……”

    ……

    上环需要手术室嘛?

    盛夏原先查的资料,以为非常简单,没想到还有如此繁琐的工序,另外自己整个人被带到一个阁楼处。

    阁楼处非常的僻静,僻静到盛夏都可以听到自己快要从胸口蹦出来心跳声。

    “确定是这儿嘛?这儿离妇产科很远……”

    盛夏明显的不信任和地方让女人面露难色,随即用已经准备好的理由搪塞道。

    “对,因为最近装潢,这儿在施工,所以选择了顶楼的阁楼……”

    盛夏:“……”

    盛夏杏眸微微一闪,似乎理由也说得过去了,紧握成拳的小手微微松了几分,自己确实没有必要如此的大惊失色,凡事小心谨慎。

    “嗯……”

    盛夏看着女人打开房门,走进,沙发,床,还有放着一些机械的桌子,遍布几分消毒水的味道。

    美眸婉转,但愿是自己想多了。

    “盛夏,你在这儿等着就好,医生很快就到……”

    “好……”

    盛夏简单的坐在沙发之上,站在阁楼处可以俯瞰整个医院,包括小范围内的K市,视野还算不错,很漂亮。

    精致到让自己有些心旷神怡。

    盛夏听到女人离开的脚步声,以及房门的关闭,隐约觉得空气之中散发着一些奇异的气味,脸色微微一变。

    迅速的打量着这间房间,看到不远处倾倒的液体,唇色一淡。

    是刚刚那个女人故意打翻的嘛?

    这空气中的气息,似乎是迷幻剂……

    可是迷幻剂融合着空气之中的药水味,其中滋味,盛夏越发的难以捕捉和辨别,惊心动魄之时,房间的门被猛然打开。

    盛夏顿时心漏跳了半拍,感觉到自己整个人的血液凝结成冰,视线全数集中在了来者的身上。

    男人一身白衣大褂,以及白色的口罩几乎是要把整张脸都遮盖住,颀长的身子,散发着摄人心魄额气场。

    来者不善……

    盛夏隐约这般觉得,但是却觉得自己的脑袋微许的混沌了几分。

    “盛夏是嘛?听说你要上环?”

    盛夏:“……”

    盛夏被点名,有些踉跄,摇了摇脑袋,想要让自己清醒几分,但是却越发困难,只能依靠小手拧着自己的肌肤,那股疼痛感让自己清醒几分。

    总觉得男人的声音,惊人的熟悉和迷人,尤其是那双墨眸,几乎是一汪深潭一般,要把自己整个人的魂儿都勾进去一般。

    “麻烦,快一些,我赶时间……”

    “不是,难道不是女医生嘛?那个地方上环,男医生也可以嘛?”

    盛夏意识再度混沌了几分,问出来的话,越发的颤抖的厉害,带有几分妖娆和旖旎,女人这般模样,往往是对男人最有力的催情剂。

    “重点是过程,是谁操作似乎不重要吧……”

    盛夏:“……”

    盛夏感觉到男人的大手扣住自己的手腕,无比熟悉,把自己缓缓地带上床,男人的一身白衣,让自己忍不住觉得整个人再度恍惚厉害。

    “你还没有说你为什么要上环?”

    盛夏:“……”

    盛夏美眸婉转的厉害,如同一汪清泉一般,但是满是水光,旖旎的厉害。

    “合理避孕……”

    盛夏隐约觉得,自己说到合理避孕的时候,男人的大手越发的扣紧了自己的手腕,那股力道,让自己感觉到微许的疼痛难耐。

    “避孕……”

    盛夏:“……”

    盛夏不知道男人为什么唇间缠绕着这两个字,普通病患上环的目的自然是为了避孕了。

    这个医生好奇怪!

    “嗯……”

    男人嘴角勾起一抹邪狞笑意,大手抚摸着女人的容颜,几乎是强迫性的将女人困在了大床之上,高大的身子,直接压在了女人的身上,戴上口罩的薄唇凑近女人的唇边,低喃道。

    “那就脱吧……”

    盛夏:“……”

    脱?

    盛夏脸色微微一变,感受男人不正常的气息炙热的向着自己逼近,熟悉而且妖孽,几乎是让自己溃不成军。

    脱什么……

    “脱裙子……你不脱,我如何为你上环呢?嗯?”

    盛夏:“……”

    盛夏脸色微微一变,的确,上环是要在那个地方上的,必然是要脱裤子的,可是自己在男医生面前脱裤子,实在是够尴尬。

    长这么大,只有冷枭浚他……

    其他男人,自己还从来未曾如此的*相对过……

    怎么办?

    ------题外话------

    解释一下啥是上环,嗷呜,姑娘们百度吧,反正就是避孕的一个方法,咳咳,既然是要脱裤子,嗷呜,位置乃们懂的,感谢13962767282的5分评价票,感谢宠物宝贝jj,52520708 ,1830612的月票,昨天大姨妈,所以木有出来冒泡……嗷呜,1月份结束了,最后一天了,哈哈,我们2月见,为大家送上完美大结局和番外,嗷呜,么么,看文快乐!咳咳,最近订阅……大家懂的,求支持正版,表跳订,表养文……推荐群:本文群号:427529967,加群验证笔名或者书名或者主角名!群里会经常做活动提供福利,加群要求:粉丝值0以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堇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堇颜并收藏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