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 > 第二百一十九章 准爸爸:好事成双

第二百一十九章 准爸爸:好事成双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脱还是不脱……

    盛夏挣扎的厉害,到时候脑子却不自觉地混沌的厉害,潜意识里面还是觉得自己陷入了局中局了。

    “你是医生嘛?”

    “当然……这个世界上,如果我只医治一个人,那就是你……”

    盛夏:“……”

    盛夏感觉到男人高大的身子覆盖在自己之上,炙热的气息,让自己整个人都为之颤抖的厉害,肌肤更是滚烫的不得了,仿佛是把自己都烫伤了一般。

    蛊惑的话语,宛如是天籁一般。

    盛夏恍惚之际,裙子已经被男人褪去……

    男人高大的身子离开女人纤弱颤抖的身子,但是大手却紧紧的扣住女人的手腕,让女人动弹不得。

    盛夏耳边回荡着的是机械乒乒乓乓的声音……

    知道冰凉的机械倾入,那抹难掩的羞辱感遍布全身……

    “够了……不要了……我不要上环了……不要了……”

    盛夏挣扎着从男人的怀抱之中起身,却被男人用力的压在了大床之上,一抹异样在心头划过。

    “夏夏,有没有人告诉你过,在我的床上,我的身下,你没有不要的权利……”

    盛夏:“……”

    盛夏感觉到浑身冰凉的厉害,整个人坠入了万丈深渊一般,不可置信的看向面前的男人,战栗不已。

    男人的话语,仿佛是来自地狱的撒旦一般,让自己整个人如临深渊。

    是……

    冷枭浚!

    盛夏整个人恍惚的厉害,怪不得自己觉得这个人无比的熟悉,但是却整个人懵懵懂懂,像是一个孩子一般。

    颤抖的伸出小手抚摸着男人俊逸的容颜,小手触及到男人口罩的位置,深呼吸一口气,狠下心来,直接把口罩摘下。

    男人完美的容颜呈现在自己的面前,妖媚,摄人心魄……

    尤其是那双墨眸,完全扎了碎冰一般,凌厉逼人……

    果然是他!

    盛夏下意识的要挣扎起身,想要攻击男人的颈脖,但是却意识到自己不能过分的展现自己的实力,况且,房间里的迷幻剂的剂量不少。

    自己感觉到意识混论的厉害,但是冷枭浚同样和自己在这个房间之内,但是男人却仿佛丝毫不受影响一般。

    盛夏放弃了自己要攻击男人的心,转而颤抖的伸出手臂环住男人的颈脖,柔声说道。

    “你想怎样?”

    冷枭浚:“……”

    冷枭浚嘴角笑意一凝,耳边是女人银铃一般的声音,此刻对于自己尽是折磨。

    她怎么可以私下来医院要上环,难道就是为了不想要自己的孩子嘛?

    要知道,自己努力了这么久,只是为了拥有一个和她的孩子……

    每一天,看着冷枭翊家里的孩子冷胤可爱的不得了,看着温暖生完孩子,整个人越发的柔和的厉害。

    自己也想看看,处事不惊的她,有了孩子之后,会是怎么一般模样。

    如今都被自己抓住了,她也是这般面不改色,任由自己处置的模样……

    要知道,这般云淡风轻的模样,对于自己而言,就是最大的折磨!

    “我想怎么样,帮你上环……你不是来这儿的目的嘛?”

    冷枭浚咬牙切齿的模样,让盛夏忍不住头皮发麻的厉害,男人的大手已然揪住了自己的发丝,让自己动弹不得。

    整个人颤抖的厉害……

    他……上环……

    刚刚机械在最深处的冰凉那种致命的痛楚以及羞辱让盛夏觉得自己整个人像是在刀刃上任人宰割的鱼肉。

    盛夏凝视着男人俊美妖孽的容颜,认真的揣摩男人说的话的意思,脸色一变,来自身体的异样立刻让盛夏整个人如同火烧一般。

    “你刚刚对我做了什么?”

    “抹了一些让你快乐的药……”

    冷枭浚墨眸深处满是寒意,看着盛夏整个人都头皮发麻的厉害,额头上已经沁满了汗水。

    先是用迷幻剂控制了自己的思维,让自己没有识别他的存在。

    再度利用冰凉的机械,在自己身上擦了药……

    他,到底想要怎么样?

    惩罚自己,有必要用这么屈辱的法子嘛……

    “我……”

    冷枭浚:“……”

    冷枭浚强忍住自己即将要奔溃的情绪,薄凉的唇瓣摸索着女人的唇瓣,凑近女人的耳边低喃浅语。

    “不是去市场上买饼干的原料了嘛?还是说你准备把自己作为饼干贡献给我?盛夏,是我这些年再骄纵你了嘛,你他妈居然可以如此的熟视无睹我的真心……”

    泪水从眼角滑落,盛夏极少掉泪,但是此时却实在是忍不住要奔溃的情绪,美眸婉转,一点一滴,凝结成冰。

    但是来自身体的异样,却让盛夏浑身冒着热气,白皙的肌肤泛着粉红色的光泽。

    落入男人视线之中,极其诱人,不愧是尤物,几乎是让所有男人欲罢不能。

    “口服避孕药……割腕……上环……包括每天在我的点心里下毒……盛夏,你他妈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我……”

    盛夏:“……”

    盛夏想要挣扎,但是男人的大手已经扣住了自己的手腕,右手之上触目惊心的伤疤完全的呈现在了男人的面前,彼此都为之一怔,脸色一变。

    所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他现在想要一次性算个清楚嘛?

    既然他想算清楚,那么索性自己就一次性跟他算清楚……

    “冷枭浚,你是智障嘛?口服避孕药,包括我上环……是……是因为我不想要你的孩子,不对,准确来说,是我厌恶你的孩子,厌恶你的一切……”

    盛夏饱受药物的折磨,不知道男人究竟给自己下了多么大的剂量,连带声音都颤抖的厉害。

    对上男人微微一变的脸色,盛夏美眸之中虽然饱含*的折磨,颤声说道。

    “至于割腕……你杀了我这辈子最爱的男人,我只不过是想要跟他一块儿走而已……你居然连这个愿望都不满足我,还要救我……”

    冷枭浚:“……”

    那个男人……

    冷枭浚脸色再度一变,倏地潋滟的唇角上扬,绽放出一抹极致的讽刺。

    那个男人,曾经无数次从她的嘴里听到。

    在床上失控的时候……

    “至于在你的点心里下毒……对不起,我不爱你……所以……我恨不得你去死……”

    唯一的方法控制他,自己自然不能放弃,只不过盛夏不曾想到,这么多年,他毫无反应,原来一早就知道了,早就服下了解毒的试剂。

    冷枭浚:“……”

    冷枭浚觉得自己的心尖被女人狠狠地剜去一个极大的口子,鲜血横流!

    对不起,不爱你,所以恨不得你去死……

    冷枭浚一辈子的骄傲被女人狠狠地踩在脚底,满是鄙夷和嫌弃,自己小心翼翼呈现给她的独家爱恋。

    原来对于她而言一文不值。

    冷枭浚狠狠地伸出大手想要掐住女人绯红的颈脖,但是肌肤相碰,女人灼热的温度,表示着她在隐忍着欲求,忽的忍不住笑出了声。

    “好,真的好,宁愿忍着,也不愿意求我要你……”

    盛夏看着男人崩塌的情绪,知道自己这一次是完全的激怒他了,颤抖的坐起身子,瞬间被男人整个人甩在了沙发之上。

    “啊……”

    额头重重的摔向沙发的衣角,一瞬间鲜血横流,空气之中的血腥味,让盛夏的意识有些回归,但是还是难耐浑身的灼热。

    柔嫩的唇瓣几乎是要被咬出血了,但是却不肯求饶。

    “冷枭浚……离婚吧……”

    冷枭浚:“……”

    她到底还是亲口说了……

    冷枭翊深邃的视线凝视着女人受伤的额头,一抹心头在眸底一闪而过,但是嘴角的笑意却异样的冰凉。

    “不是打算废了冷家嘛?现在任务还没有完成,难道就打算放弃了嘛?蛰伏了十年了……你现在跟我离婚,真的考虑清楚了嘛?”

    盛夏:“……”

    如果之前的一切都是自己在控制之内……

    十年的潜心藏匿,以为一切都在自己掌控之下,却不曾想男人早已经心如明镜一般。

    盛夏忽然忍不住嘴角漾开一抹旖旎的笑意,像是一个濒临死亡的鱼儿一般,大口大口的呼吸,才能缓解意识的浑沌以及身体的不正常燥热。

    “没错……我现在放弃了,为你完成任务,我失去了我最爱的男人,现在一切都变得过眼云烟了,我都不在意了,其实早在他死的时候,我就想陪着他一块儿死,只是上天不收我……现在,留在你的身边,我只是想要杀你,让你身败名裂,为他报仇……”

    冷枭浚:“……”

    这个女人,也真的是够了!

    为了那个男人居然可以如此的不择手段,甚至于无所不用其极,冷枭浚忽然很想仰天大笑,自己真的是太嫉妒那个男人了,浑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怒吼,都在嫉妒,为什么这个女人倾心相对的男人不是自己。

    “盛夏,死了这条心吧,我是不会离婚的,因为我爱……”

    因为我爱你……

    舍不得你……

    一早就爱你,爱你入骨,否则也不会不择手段,从自己的亲弟弟手中抢夺你……

    但是,怎么办呢,你根本不爱我……

    ……

    盛夏因为男人说的爱的字眼,脸色微微一变,自己有没有听说,他究竟爱谁?

    还是说……

    “我爱看到你痛苦挣扎的模样,那个男人已经死了,我也要让你痛苦的活着,你们俩永远阴阳相隔……”

    盛夏:“……”

    这个男人果然是够狠毒,不择手段,所有人都不是他的对手!

    盛夏忍不住嘴角漾开一抹讥讽,意识混沌的厉害,尤其是额头上还在不断的溢出鲜血,但是身体却继续燥热难耐。

    倔强的狠狠的咬住唇瓣,不肯向男人祈求……

    “不好了……不好了……冷先生,冷先生……”

    妇产科医生慌乱的来敲门,脸色骇人的苍白,推门而入,看到面前的一切,愈发的颤栗厉害,对上冷枭浚想要杀人的目光,颤抖的说道。

    “冷先生,盛夏小姐的体检单……她……她怀孕了……”

    冷枭浚:“……”

    盛夏:“……”

    冷枭浚颤抖的伸出大手从女人手中接过体检单,不可置信的看到检查单子上的尿检,居然是阳性!

    也就是说,盛夏真的是有了!

    “孩子几周了……”

    “7周左右……”

    原本以为女人是来上环的,顺便检查一下尿检,血液检查,检测女人的身体状况,却不曾想到,尿检的结果,却意外地发现的女人怀孕的事实。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啊?

    ……

    冷枭浚:“……”

    算算时间,似乎是盛夏酒醉的那一次,酒醉的女人,是不是把自己给她的Vc片当成了避孕药了呢,所以才会意外有这么一个孩子。

    冷枭浚脸色一变,看到盛夏的额头还在不断的往外流血,颤声说道:“准备纱布给我……还有创伤药……”

    “可是冷先生,盛夏小姐她身上还中了迷幻剂,还有那个药,不可以强行冲冷水澡的……所以,我来是提醒您,动作放轻一些……如果想要孩子的话……”

    女人的话断断续续,但是冷枭浚却能大概听的明白,薄唇勾起,一抹暗光在眸底一闪而过,厉声说道。

    “我知道了……你出去吧,没有我的吩咐,任何人不要打扰我们……”

    “是……纱布和创伤药这边盘子里有……那个,冷先生,医院有VIP套房,就在阁楼下一层,那边可能……环境更好一些,这个是钥匙……”

    “嗯……”

    冷枭浚眸子暗沉的惊人,大手紧握成拳,接过钥匙,分不清脸上的情绪是欣喜若狂,还是战战兢兢,还是盛怒之下的隐忍,就是这般状态,让女人吓得夺门而出。

    冷家的主儿,实在是太过于令人惊恐了。

    尤其是房间里的女人,还有旖旎的气息,简直就是兽欲啊……

    ……

    阁楼的环境确实不适合两个人再继续待下去了,尤其是空气之中还有淡淡的迷幻剂,因为考虑她的身体原因,所以,迷幻剂和包括情药自己选择的对身体都是无害的。

    但是不知道孩子的承受能力是怎么样的!

    一想到盛夏现在肚子里的孕育的是自己的孩子,冷枭浚虽然已经年龄不小了,但是还是会像个孩子一般不知所措。

    伸出大手一把把沙发上的女人抱入怀中,却发现女人早已经泪流满面了……

    盛夏不敢置信,自己原本是要来上环杜绝怀孕的,没想到,肚子里很快就孕育了一个孩子,孩子已经七周了,那就是快两个月了。

    脑海之中回闪着刚刚水慕所说的话。

    有的时候,孩子是夫妻之间的调节剂,会让两个人的感情更好的……

    那么自己是在做什么呢?

    为什么自己要怀上,这个禽兽的孩子,为什么,他是个杀人的恶魔,自己为什么要有他的孩子,为什么……

    盛夏惶恐不安的厉害,长这么大,极少会出现这个问题。

    这般痛哭的模样,落入冷枭浚的墨眸越发的让男人脸色凝重的厉害……

    “盛夏,我要这个孩子……”

    盛夏:“……”

    谁说他要自己就一定会给的!

    盛夏美眸之中尽是讥诮,想要开口说话,但是嗓子沙哑的厉害,男性气息的逼近,让盛夏感觉到浑身都变得异常的燥热难耐。

    情药的威力瞬间如潮水一般向着自己奔涌而至……

    “我……我不要……”

    冷枭浚:“……”

    这个女人,果然是心狠手辣,因为不爱自己,对于孩子也是可有可无,就只是因为不爱自己,所以连一个孩子都不愿意留给自己。

    打开房门,继续把女人轻柔的抱在大床之上,拿起准备好的纱布和创伤药,低喃道。

    “我先帮你上药……”

    盛夏:“……”

    盛夏如同受惊的小兽一般,看到男人向着自己逼近,慌乱的向后退了几步,知道后背是冰凉的墙壁,动弹不得,才猛地一惊,后背因为刚刚救了水慕,也是火辣辣的疼得厉害。

    女人这般黛眉微微一皱的模样,立刻就被冷枭浚察觉到了,扣住女人的手腕,吧小女人拉入怀中,看着女人纤细的腰身,后背上居然向外渗透着血丝。

    “后背是怎么回事?”

    冷枭浚大手一挥,把女人的后背上的薄裙扯开,露出白皙的手背,后背之上,尽是刮痕,以及是磕磕碰碰留下的伤口。

    “不关你事……离我远一点,好难受……”

    冷枭浚:“……”

    女人已经饱含*摧残了,盛夏的自制力果然是个惊人,恐怕要是一般的男人和女人而言,早就是跪地求饶了,偏偏她还能这般自我克制的和自己交谈。

    “乖……我先为你上药,上完药后,我就给你……”

    女人柔嫩如樱花早就被女人咬的血迹斑斑,冷枭浚扣住女人细嫩的下巴,吻住了女人柔嫩的唇瓣。

    “唔……”

    盛夏原本就燥热难耐,如今男人的索吻,对于自己而言就是甘泉一般,让自己欲罢不能,盛夏觉得自己整个人恍如置身温泉之中,享受着男人炙热的温柔。

    理智在消失,仿佛面前的人不是自己最憎恶的冷枭浚,而是一汪清泉一般,让自己深深的眷念不已。

    情动,难以遏制……

    难以遏制的同样是冷枭浚,如何为女人解除身上的燥热,但是同时却不影响孩子,这个是冷枭浚首先要想的问题。

    重点更是要克制自己的一切…

    两个人仿佛是溺水的孩子一般,吻的难分难解,尤其是盛夏,已经自动的伸出藕臂环上了男人的颈脖,眸子深处尽是爱恋缠绵不朽。

    但是清澈的眸子已然被欲求替换……

    冷枭浚强忍住心底的躁动,帮女人的额头和后背涂抹上了金创药,腾出一只手,把女人扣在怀里。

    大手轻柔的把女人褪去长裙,薄唇摩挲着女人的脸颊,颤声问道:“盛夏,你知道我是谁嘛?”

    “文臣……”

    冷枭浚:“……”

    女人意识混沌之际,最先想到的永远是自己只挚爱的男人,冷枭浚嘴角的笑意越发的凝重,视线触及女人纤细的右手手腕,赫然还留着当初为他割腕时候的伤疤。

    冷枭浚像是惩罚性的吻住女人柔嫩嫣红的唇瓣,哑声问道:“现在呢,告诉我,我是谁,夏夏,这一次要是回答错了,任何人都救不了你了……”

    “唔……”

    后背和额头上的血腥和疼痛已经好转了许多,男性气息的逼近,已经让盛夏溃不成军了。

    “冷……冷枭浚……”

    冷枭浚终于松了一口气,身下的女人算是终于叫对自己的名字了,大手颤抖的覆盖在女人的小腹之上,这儿居然孕育着新的生命。

    自己和她爱情的结晶……

    “求你……要我……我好难受……”

    天然酶色,梨花落雨的模样,几乎是所有男人的克星,冷枭浚再也忍受不住了,猛地俯下身子,攫住女人嫣红的唇瓣。

    热情一触即发……

    “唔……”

    盛夏颤抖的伸出藕臂,环住了男人的颈脖,迎接男人火一般的热情,泪水从眼角滑落,肆意的倾洒在洁白的床铺之上。

    房间之中,旖旎的气息猛地加重了几分……

    ……

    没有考虑到盛夏怀孕,所以情药的剂量,冷枭浚放了许多,原本想要让女人洗冷水澡,彻底惩罚她想要上环的心思。

    却不曾想到折磨的会是自己……

    一场情事,盛夏虽不算是酣畅淋漓,但是却满足的像是乖巧的猫咪一般窝在男人的怀里,但是身侧的男人却明显的脸上写着大大的四个字,欲求不满。

    冷枭浚大手不曾离开过女人的小腹,颤抖的抚摸,感受生命的奇迹。

    居然是在盛夏百般不愿意的情况之下意外有的小生命,唇色勾起,一抹暗光在眸底一闪而过,看着身侧的女人疲惫的厉害,俯下身子吻了吻女人柔嫩的额头,下一瞬,因为睡梦之中女人无意识的低喃僵硬在了原地。

    “文臣……文臣……求求你,不要走……不要死……不要……求你……不要……”

    冷枭浚:“……”

    果然,在她心底,从来都不曾有自己的存在,说到底,就只有那个文臣的男人!

    冷枭浚大手紧握成拳,墨眸一抹暗光一闪而过,如果自己要是告诉她文臣没死,那么她会怎么样呢?

    ……

    盛夏再度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感受着男人炙热并且压迫性极强的怀抱,唇色抿起,感觉到身体的异样。

    原来两个人到底还是……

    不过身上却被换上了干净的睡衣,包括淡淡的洗发水的味道,看来事后男人有把自己抱进浴室清洗一番。

    屈辱,绝望,恼怒,不甘,怨恨……

    盛夏艰难的抬起手臂,想要扣住男人的咽喉,但是却硬生生的阻止了自己的动作,因为男人猛然睁开凌厉的墨眸。

    “乖,醒了……刚刚累坏你了……想吃什么,我带你去吃……晚点我们要做个详细的检查……”

    凌晨去哪儿做检查?

    盛夏知道,这个男人总有法子,让一切都彻底的臣服在他的脚下。

    盛夏:“……”

    沉默不语!

    眼角的泪水已然干涸了几分,嘴角勾起一抹讥诮,看着男人已经优雅的起床将自己整个人抱入怀中。

    “冷枭浚,你要做什么?”

    盛夏的嗓音沙哑的厉害,美眸停留在男人的俊脸之上,不可置信的看着男人这般妖孽的容颜,满是提防。

    “抱你下楼……去吃饭……”

    “我不饿……”

    “但是孩子饿了……”

    盛夏:“……”

    冷枭浚开口闭口都是孩子,盛夏脸色微微一变,嘴角扬起一抹讥诮,满是厌恶和嫌弃,这个男人居然在自己面前提孩子。

    自己明明来医院的目的是不要孩子的……

    没有想到,自己救水慕那个重重的一摔,孩子都安然无事,看来,这个孩子果然是福大命大。

    静谧的凌晨,医院里面只有微弱的光圈以及值班的医护人员。

    盛夏一身棉质的睡衣和衣衫整齐的男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一路上,盛夏想要起身,自己下来独立行走,但是却被男人越抱越紧。

    两个人静默无言,盛夏只感觉到男人的身子颤抖的厉害,是在隐忍着情感……

    这个孩子的出现,他是高兴的嘛?

    盛夏判断不了,说不上来自己的情感,谈不上是厌恶,但是确实是晴天霹雳,让自己措手不及,打乱了自己的一切计划。

    可是,他并不爱自己,充其量,自己只不过是他的傀儡而已,一切都在在他设定好的舞台上偏偏起舞。

    那么他到底在开心什么,愉悦什么……

    多了一个制胜自己的法宝嘛?

    盛夏美眸一淡,任由男人把自己轻柔的放在副驾驶位置上,开车扬长而去,直奔西餐厅……

    ……

    一望无尽的灯光,妖娆的夜景,运河之中的水波荡漾,画面撷取,尽是美景,但是盛夏却了无心思,晚饭没吃,的确是饿得厉害。

    “冷先生,你吩咐的阿胶莲子羹……”

    “嗯……”

    盛夏看着阿胶莲子羹直接端到了自己的面前,眸色微微一愣,下意识的低喃出声:“我不想吃甜食……”

    “保胎用的,不吃也得吃……”

    盛夏:“……”

    冷枭浚霸道,*,盛夏脸色微微一变,对上男人严肃的目光,没想到男人已经从餐饮上下手了。

    嘴角扬起一抹冷笑,盛夏直接把莲子羹整个推翻在地……

    “冷枭浚,我们谈谈吧……”

    坚硬的瓷碗摔在地上,应声而碎,冷枭浚墨眸闪过一丝异样,唇色抿起,看着一旁瞠目结舌的服务生,低喃道。

    “再送一份过来……”

    “是,冷先生,冷太太……”

    盛夏:“……”

    靠之,这个男人到底想怎么样?

    男人越是这般气定神闲,盛夏却早已经绷不住了,颤声的紧握小手,低声说道:“冷枭浚,这个孩子……我不想要……你应该是知道的,那天晚上我喝了酒……孩子不健康……如果以后你想要的话,我……我们再好好的准备一下再要……”

    盛夏摆明了睁着眼睛说瞎话,一边要医院准备上环,根本就没有心思要孩子,冷枭浚墨眸染上一抹凉意,薄唇轻启,修长的手指敲打着水晶琢磨,意味深长的低喃道。

    “如果我要定了呢……”

    盛夏:“……”

    要定了,那也得看自己愿不愿意生了!

    “冷先生,冷太太,阿胶莲子羹……”

    “谢谢……”

    盛夏眸色平静,已经看不出来眸底的波澜起伏了,颤抖的拿起汤匙,搅拌着自己面前的莲子羹,深呼吸一口气,索性用动作默认了回答。

    吃!

    冷枭浚想要做的事情,没有他做不到的,但是盛夏也不是池中之物,如今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冷枭浚看着女人这般乖顺的模样,嘴角不着痕迹的上扬,墨眸之中,染上一抹柔光,静静的看着她在自己面前小口小口吃着东西。

    那种感觉,真的很幸福……

    ……

    冷枭浚除了阿胶莲子羹,又准备了牛排,小的甜点,包括水果沙拉,全数都是健康的食物。

    盛夏实在是不想吃了,但是又被男人哄着喝了一些牛奶。

    最后,整个人直接被男人抱在怀里,男人的大手始终抚摸着女人的小腹,墨眸满是深意。

    “盛夏,过去的事情,我过往不咎……以后好好的待在我身边吧……做好冷家的长媳……讨得奶奶的欢心……在翊和温暖面前做好大嫂该做的事情……”

    盛夏:“……”

    盛夏感觉到男人的呼吸喷洒在自己的颈脖处,炙热缠绵,嘴角扬起一抹讥讽。

    原本今天会是一次严惩,却不曾想到,意外到来的小生命缓解了这一切。

    孩子,果然是彼此的调节剂……

    “冷枭浚,一晃儿我来冷家都快二十年了,我是5岁来的冷家嘛?扑哧,我们俩纠缠也有了整整十年了……费尽心思,和一个女人这般纠缠有意思嘛?”

    这个女人只不过是冷家的童养媳,而且是为了冷家的三弟准备的,却不曾成了大哥的媳妇……

    还真的是极尽讽刺!

    “有……乐在其中……从你5岁那年,第一次被奶奶带回冷家,我就在等你长大……命运捉弄人,让你离开冷家在外历练10年,索性这十年,你始终在我身边……”

    冷枭浚的大手颤抖的厉害,这个女人明明比起自己要小许多岁,因为和冷枭沉是年龄相仿的,所以当初老夫人认定了她是作为老三孙媳妇养着的。

    教她豪门所应该学会的一切,只是为了替老三储备好的新娘子。

    却不曾知道,最早盯上她的人是自己……

    ……

    盛夏:“……”

    话不投机半句多,恐怕在冷家,自己唯一说得上话的,就是寥寥数人了,盛夏想要挣扎从男人怀里起身,但是却越发的被困得动弹不得,困意来袭,依靠在男人的怀里。静静的凝听着男人的心跳声。

    在外历练了十年,自己几乎是要成为组织里最优质的特工了,本以为自己要摆脱童养媳的命运。

    不曾想到,如今自己却再度因为完成任务回到了冷家。

    同时害死了文臣,又害得冷枭沉离开冷家……

    世事弄人了!

    “冷枭浚,人生有几次十年,从我15岁到25岁,这么漫长的,最美的十年全数给了你,难道还无法偿还当初冷家的养育之恩嘛?”

    要知道,和他在一起的时候,自己刚刚一成年就被……

    还有未成年的时候,几乎是凡事被困……

    两个人的婚姻也已经走过了整整八个年头了……

    ……

    “不能,有一样东西你是永远都无法还清的……”

    因为那是爱,自己整整爱了她十年了,又怎么会因为她的一句离婚而分手呢,如果要算上在冷家初次见她的时候,那就是整整二十年了……

    盛夏:“……”

    男人的话语太过于神秘了,不过既然他说还不清,那么盛夏的确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依靠在男人的怀里,静静的找了一个最舒适的位置缓缓的进入睡眠之中。

    冷枭浚看着怀里的女人静静入睡的模样,嘴角不着痕迹的上扬,尤其是那张精致的容颜,简直就是尤物。

    冷枭浚静静的抱着女人,欣赏着窗外的美景,对着不远处的服务生做了一个衣服的手势,男人心领神会,赶忙送了一件毛绒毯子过来,小心翼翼的披在了盛夏的身上,然后小心翼翼的离开。

    冷枭浚俊脸满是柔和的光芒,越发的在夜色之中宁静,深邃……

    视线凝视着怀里的女人,舍不得离开分毫!

    恐怕这世间的女子千万,唯独是她,让自己怒不得,舍不得,恨不得,骂不得,爱不得……

    放不得……

    盛夏,我爱你,很爱很爱……

    爱了许久了……

    ……

    盛夏再度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看了一眼身侧的环境,唇色抿起,似乎是冷枭翊和温暖的别墅。

    杏眸微微一淡,赤着脚踩在了地毯之上,额头和后背火辣辣的疼的厉害,昨天自己和冷枭浚不是在餐厅吃饭的。

    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没想到一觉再度醒来之后,就到了冷家了!

    “夏夏……”

    温暖一身纯白的居家服,听到房间里有动静,就知道盛夏醒了,赶忙敲门而入,大大的明眸之中满是欣喜。

    和盛夏薄凉的杏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快,被赤脚踩在地上,小心受到寒气,别影响肚子里的孩子……”

    盛夏:“……”

    温暖怎么知道的如此迅速,如此可见,确实是冷枭浚嘴巴怎么那么大呢?

    盛夏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温暖拉着轻柔的坐在了大床之上,任由明媚的阳光肆意的倾洒在脸颊之上,整个人仿佛是镀了一层金光一般。

    “嗯……”

    “暖暖,冷枭浚呢,他回J市了嘛?”

    盛夏试探性的开口,对上温暖带笑的杏眸,知道温暖是由衷的对于自己怀孕的消息感觉到开心。

    为什么大家都对于这孩子的到来如此的欣喜若狂呢?

    唇色抿起,恐怕唯一举棋不定的人就是自己了……

    “没呢,他和冷枭翊在书房里呢,听说有事要谈……要不是看在他早上把你抱回冷家,我肯定不会给他好脸色看的……”

    温暖自从三年前,冷枭浚要抢孩子的梗,对于冷枭浚和冷恩慈一直没有什么好脸色,唯独对于盛夏态度温和的不得了,少有的温柔……虽然冷恩慈表面上严肃,但是实际上对于温暖和盛夏也是极好的。

    只不过,在冷家,这个偌大的家族之中,一直崇尚的,都是男尊女卑……

    所以,女人,再好,对于冷恩慈而言,也只是媳妇那么简单而已。

    “嗯……”

    盛夏静静地依偎在温暖的身侧,感受着女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柔和的气息,眸子微微一暗,低喃道。

    “昨天有点意外而已……”

    温暖:“……”

    温暖看着身侧的女人有些疲惫,赶忙端了一杯温热的牛奶递给了女人,柔声的诱哄着。

    “喝杯牛奶吧……对宝宝好……”

    盛夏:“……”

    盛夏脸色微微一变,几乎是现在所有的生活,已经莫名的和孩子挂钩了……

    “嗯……”

    轻抿着牛奶入口,淡淡的牛奶香,但是盛夏却觉得有些微许的苦涩萦绕在唇角,难以挥散不开。

    ……

    冷家书房内:

    重墨和水慕即将在5月20号大婚,盛夏作为重墨的妹妹,重安安,冷枭翊和重墨认识多年,自然知道重墨期盼着安安的出现。

    如今冷枭浚带着盛夏回来K市,自然是要好好地挽留一下。

    “大哥……留下来参加墨和水慕的婚礼吧,哪怕不让他们兄妹俩相认,参加婚礼也是一件无可厚非的事情……”

    冷枭浚:“……”

    冷枭浚脸色微微一变,的确,妹妹参加哥哥的婚礼是人之常情,唇色抿起,狭长的眸子越发的眯起。

    “嗯,我会考虑的……”

    冷枭翊看着自家的哥哥就是这般任性,嘴角忍不住抽搐了几分有些嫌弃,无奈的伸出大手拍了拍男人的肩膀,低喃道。

    “哥……你现在有点准爸爸焦虑症……”

    冷枭浚:“……”

    冷枭浚想要出口反驳,但是却不得不承认,妈的,自己真他妈是废在盛夏手上了,盛夏怀孕了,搞得自己跟什么似的。

    如今被冷枭翊还是如此的嫌弃!

    “冷枭翊……你发疯一样的想要闺女,不也是在避孕嘛?我们俩彼此彼此,你现在该祈祷的是,我们家养了一个闺女,以后可以给你抱抱……”

    冷枭翊:“……”

    果然,冷枭浚的尖嘴,是根本讨不到任何的苦头吃的……

    ……

    冷枭浚听到盛夏醒了的消息,赶忙和冷枭翊出门,一到客厅,就看到盛夏和温暖挨着在看青春偶像剧,尤其是男主角深情吻着女主角的画面,更是让温暖花痴的不得了。

    盛夏也被温暖的情绪感染,忍不住笑出声来。

    敏锐的察觉到身后的脚步声,就看到冷枭浚大阔步的走来,直接换了一个台。

    “看新闻吧,关心时事政治……”

    盛夏:“……”

    盛夏想要开口反驳,注意力却被电视上的新闻吸引住。

    “据报道,近日,重氏总裁重墨和准夫人水慕被媒体无意间拍到出入医院的画面,难免让人联想到二胎的消息,看来重氏好事成双,不光马上在本月的20号举办婚礼,还会添丁添喜……”

    盛夏:“……”

    盛夏眸色一淡,不由得想到了自己包里,水慕留给自己的纸条了……

    她本月婚礼嘛?

    5月20号,520,还真的是一个好日子……

    盛夏看到电视屏幕上男人和女人依偎在一起的画面,眸色越发的暗了几分,一抹异样在心头划过。

    ------题外话------

    嗷呜,乃们喜欢盛夏这对嘛?咳咳咳,貌似配角都走了一个流程了,哈哈哈,露个脸,马上要婚礼了,嗷呜,哈哈,求书评冒泡……求勾搭,感谢my800823,18987662965月票!看文快乐,2月……新年月,哈哈……新的一月,大家多多支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堇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堇颜并收藏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