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 > 第二百二十章 婚礼前夕:深夜偷情【暖】

第二百二十章 婚礼前夕:深夜偷情【暖】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因为在K市,是重墨的地盘,所以新闻上不断的滚动播出的都是重墨和水慕即将大婚的消息。

    以及被传出水慕怀孕的消息……

    盛夏看得十分专注,却没有发现冷枭浚和冷枭翊墨眸暗沉的惊人!

    终于新闻滚动播出完毕,盛夏却有些晃神,下意识的低喃出声:“昨天我意外见到水慕了,她真人比电视里漂亮很多……”

    冷枭浚:“……”

    冷枭浚脸色微微一变,高蜓的鼻梁下,浅粉色的唇却闪现出让人目眩神迷的光芒,对上盛夏平淡无奇的眸子,微微松了一口气,即使见到也不相认,这样的确是很残忍的事情。

    温暖一听到水慕,立马跟打了鸡血一样,根本停不下来。

    “夏夏,我去医院看沐沐就跟去动物园看熊猫一样,重墨可是把她保护的好好的,根本就是滴水不漏啊……”

    就跟冷枭浚护着盛夏的情形是一模一样!

    这年头一个个准爸爸就是担心自己的媳妇受到一丁点委屈……

    盛夏:“……”

    印象之中,温暖经常提起水慕,盛夏唇色一淡,下意识的看向冷枭浚,低喃道:“我们留下来参加她的婚礼好嘛?”

    冷枭浚:“……”

    冷枭浚眸色一惊,还是第一次听到盛夏主动要求一些和她相对而言比较陌生的人的事情,唇色抿起,大手抚摸着女人惊世的容颜,柔声的诱哄道。

    “可以是可以,不过你要告诉我为什么?”

    男人炙热的气息逼近,带有致命的压迫感,剑眉微挑,深邃墨色的眼眸在夜色中多了一份潋滟的波光,似魔非魔,似神非神。

    盛夏脸色微微一遍,眸子微微暗淡了几分,低喃道。

    “昨天因为因为在施工,所以我找不到妇产科的位置,她带我过去的,一来二去就认识了,觉得她人很好,很想去祝福她而已……”

    盛夏其实还有一个极其重要的原因没有说出口,那就是因为水慕无意之间的一句话。

    孩子是夫妻之间的调节剂,自己也是因为她那一句话感慨良多,没想到就真的是有孩子了,世事难料,真的是如梦境一般难以捉摸。

    冷枭浚:“……”

    冷枭浚认真的凝视着女人无比平淡安静的容颜,除了额头上的纱布有些异常的碍眼,唇色一淡,嘴角漾开一抹极其妖孽玩味的笑意,低喃道。

    “好,我们就留下来参加他们的婚礼……”

    “嗯……”

    盛夏眸子一淡,对于冷枭浚的突然答应反倒是不觉得有些奇怪,冷枭浚这个人极其阴狠狡诈,无所不用其极。

    如今答应自己,无外乎是因为自己肚子里的孩子……

    冷枭翊墨眸闪过一丝亮光,虽然重墨不知道,但是却圆了他多年的想法,如今重安安要再度回到他的身边了。

    温暖隐约觉得冷枭翊有些奇怪,明显是在瞒着自己一些什么事情,但是具体是什么却说不上来。

    不过多了一个盛夏作伴,这日子还真的是过得够滋润,只不过自己一看到冷枭浚就觉得不开心,狠狠的不开心。

    ……

    海边别墅:

    水慕再度通过重墨的实际行动知道了熊猫是怎么养成的,因为之前差点小产,孩子只有两周大,重墨对于孩子的事情相当的严肃。

    根本不能累着一点点。

    重恩和尹舰晟更是夸张,家里的车库都快要成为玩具厂了……

    水慕看到眼前的一切,竟然无力的反驳,只能全数的抱以微笑,在想肚子里的小家伙也真的是娇贵。

    “妍妍,燕铭如果有什么事情直接交给我就好,你现在在家休息……”

    “妍妍,别弯腰,鞋带我来系……”

    “妍妍,菠菜补充Vc,对身体好……”

    水慕:“……”

    这都什么事儿啊……

    重墨刚刚啰嗦之后,尹舰晟再度来了,老爷子严肃起来也是一板一眼的,惹得水慕不由得正襟危坐。

    “慕丫头,我觉得尹这个姓氏非常的不错,有前途……你觉得呢?”

    水慕:“……”

    自己到没有这么觉得,老爷子,有你这么自吹自擂的嘛?

    “慕丫头,你好歹叫我一声爷爷听听啊……”

    水慕:“……”

    水慕其实也意识到这个问题了,但是并不是想叫就能叫出口的,而且老爷子老爷子,叫得都习惯了,实在是改不了口了。

    “那既然你不开口叫我爷爷,我就默认这胎姓尹了啊……”

    水慕:“……”

    尹大宝,尹宝贝,尹小贝嘛?

    会不会名字有点太……

    ……

    水慕招架完尹舰晟,重恩已经把宾客名单再度列好了一份,水慕唇色抿起,意外接到了温暖的电话,说有一位特别的宾客。

    虽然不知道温暖在卖什么关子,但是却隐约觉得有那么一份惊喜的味道。

    “爸,刚刚暖暖打电话过来,需要加一下冷枭翊的大哥冷枭浚和他的妻子,麻烦再加两个人进入……”

    “好……冷家可是J市的名门望族,主动来参加你和墨的婚礼,看来是有主动交好的心思……”

    “我也听说冷家的家风很严,和冷枭浚只有一面之缘,不过却觉得他不是什么善类……不过能够来送一份祝福总是好的,爸,这段时间您忙前忙后的,辛苦你了……”

    水慕真心诚意的致以诚挚的感谢,惹得重恩的眸子湿润了几分,连忙摆了摆手。

    “我应该做的,老头子在家也没什么事情……不过,慕丫头,我有句话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重恩欲言又止,水慕知道重恩肯定是想要做尹舰晟的说客了,杏眸越发的柔和了几分,低喃开口。

    “嗯,爸,我知道您想说什么,放心吧,我和好好考虑我和老爷子,和尹家的关系的……”

    “你知道的,婚礼上总是要有人生牵着你的手把你交给墨的,尹家人无疑是最适合的……原本我想牵着你的手把你交给墨的……”

    水慕:“……”

    但是说到底,尹家才是自己真正的娘家人,所以要做这些事情的人必然是尹家人。

    水慕知道重恩的苦口婆心,以及男人心底的想法,嘴角漾开一抹浅淡的笑意,伸出小手握住了男人的大手。

    “爸,您想说的我都知道……谢谢您的建议,我会好好考虑清楚的……不会让您和重墨担心的……”

    “好,这些天老爷子来了这儿,几乎是就没有离过小牧和爱妍的身,他是真心疼他们俩……”

    “嗯……”

    水慕顺着重恩手指的方向,唇色抿起,美眸婉转如水一般,看着老爷子和蔼可亲的和两个小家伙嬉闹玩耍,场景实在是太过于温馨了。

    温馨到水慕的眸子都忍不住湿润了几分。

    ……

    半个月后:

    水慕在家里一连吃了半个月的补汤,小脸再度匀润了一圈,粉嘟嘟的模样煞是可爱,粉嫩的宛如小姑娘一般。

    根本就不像是两个孩子的妈,肚子里还有着新的生命……

    肚子里的小家伙一晃也是四周了,重墨简直是每天都在努力做好胎教的工作,一刻也不马虎。

    婚礼的前一天,新娘和新郎需要分开……

    尹舰晟思考了许久,还是决定让水慕住回尹家,哪怕是水慕不姓尹,但是本质上还是尹家的人,尹家唯一能给水慕的,就是娘家强有力的存在感。

    水慕原本想要回绝,犹豫不决之际,重墨已经提前作出了允诺,帮助水慕作出了决定。

    因为尹舰晟的模样,实在是太期待了,重墨也是第一次看到男人这般模样!

    祈求,期待……

    水慕到底还是和尹舰晟回到了尹家,看着重墨小媳妇一般恋恋不舍的模样,忍不住笑出了声。

    重墨漆黑的眸子凝视着娇嫩如花一般的女人,浅浅的凤眸微眯着,幽暗如墨,深邃如潭,似霸气又似贵气十足。朱唇殷红润泽,且邪魅勾起,一如赤色彼岸花,妖娆魅惑。

    当着尹舰晟和重恩的面儿深情索吻。

    重牧和重爱妍直接是伸出小手把眼睛捂住了……

    尹舰晟知道小夫妻两个人难分难解,索性带着两个小家伙坐到了车上等着!

    把空间留给小夫妻两个人……

    这还是重墨和水慕两个人三年后,再度在一起之后面临着分开,水慕看着重墨可怜巴巴舍不得放手的模样,忍不住笑出了声,伸出藕臂在夜色之下缓缓的环抱住了重墨的颈脖。

    “重先生,一晚而已,明天我们就可以见面了……”

    重墨:“……”

    该死的风俗习惯,重墨恨不得把女人困在自己的怀里,舍不得她离开自己一分一毫!

    “妍妍,你知不知道,其实一晚可以改变很多事情……小小墨就是一晚上来的……”

    水慕:“……”

    海风吹拂带来微微的暖意,水慕小脸忍不住涨的通红,看着男人这般耍流氓的模样,忍不住娇嗔的伸出手捏了捏男人的鼻尖,忍不住嫌弃道。

    “重墨,你知不知道世界上有种东西叫做逃婚?”

    所以,你可别逼我……

    ……

    重墨:“……”

    重墨下意识收紧力道,把女人完整的纳入怀中,但是却很好的避开了小腹的力度,嘴角上扬,漆黑的眸子满是深情。

    “嗯……带着我儿子闺女,你还想去哪儿?”

    水慕:“……”

    笃定的男人!

    水慕心底满是嫌弃,听得出来男人话语之中明显的玩味,踮起脚尖,啄吻男人的唇瓣,凑近男人的耳边低喃道。

    “放心吧,重先生,我认定你了,所以这辈子,我都不会离开你了,你等着乖乖做新郎吧……”

    水慕杏眸满是柔和的光芒,小手继续抚摸着男人的后背,柔声的安抚道:“重墨,我知道你在等谁,相信我,他们明天一定会出现的……安安,暖暖,大哥……”

    重墨:“……”

    重墨黑眸闪过一丝动容,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唇瓣抿起了淡淡的弧度,绯红的唇色泛起了诱人的光泽,如果说世界上谁更懂自己一些,那么这个人必然是水慕,她几乎是说到自己的心坎之中了。

    面前这个女人聪慧,绝色,自己该有何德何能,能够娶她为妻。

    “好……”

    重墨轻柔的再度把女人抱入怀中,重鑫祺会出现是必然的,只不过重安安和重暖暖,茫茫人海,她们俩究竟在哪儿呢?

    重暖暖看到新闻之后多半会出现,哪怕是不露面……

    但是重安安,这么多年来毫无踪迹,离开的时候又那么的小,她真的会……

    水慕感觉到男人微微的颤抖,嘴角上扬,美眸婉转,眸底尽是柔意,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都会皆大欢喜的。

    相信未来,真的会很美好……

    ……

    两个人难舍难分,厮磨了许久,重墨舍不得水慕站的时间过长,赶忙抱着女人直接坐进了车内,和重恩挥手告别送走母子三个人,心底满是异样的感受。

    重恩也是过来人,知道重墨此时此刻心底难受的厉害,伸出大手拍了拍男人的肩膀,目送着车子的离开,轻声说道。

    “墨……有件事情提前瞒着你了,婚礼我……”

    重墨:“……”

    父子俩难得如此心平气和的独处一室,重墨看着重恩欲言又止的模样,黑眸微微一闪,精湛的眸子满是诚挚。

    “爸,你说吧……”

    “婚礼……我邀请了你和安安的妈妈……”

    重墨:“……”

    重墨脸色微微一变,整个人瞬间僵硬住了,没想到重恩会给了自己如此大的惊喜。

    “爸,你怎么会……”

    怎么会这么突然!

    “当年的事情是我做的不对,所以她才会离开你和安安的,这一次我是真心诚意祈求她的原谅,儿子的婚礼总不能再缺席吧……”

    重墨凝视着面前的男人,男人仿佛一下子之间苍老了许多,唇色上扬,伸出大手轻轻的环抱着重恩的身子。

    重恩的身形很高大,重墨和重鑫祺全数是遗传男人的好身材。

    “爸,谢谢你……”

    “这句话应该是爸说才对,谢谢你原谅爸之前做的那些荒唐事……”

    重恩的眸子湿润的厉害,颤抖的伸出大手轻轻的拍了拍重墨的后背,孩子长这么大,自己终于能为他做一件实实在在的事情了。

    “妍妍还不知道,我准备明天给她一个惊喜,你可别告诉她……哄儿媳妇开心,我当然是义不容辞了。”

    “好……”

    三年前,自从知道四个孩子都是自己的亲生骨肉的时候,重恩就仿佛是经历了一些劫难。

    如今终于成功的摆脱了劫难,实在是不容易。

    褪去仇恨,自己完全像是一个正常人,等待着生老病死。

    期待着阖家团圆……

    儿子的婚礼,自然是要一齐见证了……

    感动之情萦绕在彼此之间,久久不曾消散……

    ……

    水慕和孩子们到达尹家,房间管家已经准备好了,因为担心两个孩子闹腾,水慕招架不了,老爷子直接在自己的房间里准备了两张婴儿床,顺带整理了一套阳光最充足,环境最好的婚房留给重墨和水慕婚后回娘家时候住。

    如今水慕以前来了,自然是先住进去了。

    水慕推开房门,入眼的是粉色装潢的房间,唇色上扬,入眼皆是奢华的装潢,以及完美的搭建和设计。

    房间里贴着喜字,更重要的是还准备了孩子的婴儿床。

    看来是为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准备的……

    “慕小姐,重牧小少爷,和爱妍小小姐的房间老爷子已经准备好了,就在隔壁,老爷子说了,以后方便你们回来住着方便……”

    佣人的话,让水慕唇色一暖,很温馨的装饰,衣柜里居然放着适合自己和重墨尺寸的衣服,看来老爷子准备的相当充分。

    “好,我知道了,谢谢……”

    “慕小姐,这个是老爷子吩咐让我叮嘱您晚上要吃的维生素,您别别忘了,都是对肚子里孩子好的……”

    “好……”

    水慕看着女人罗列了一个清单,白色的药品好几个,满是严谨的模样,哑然失笑,唇色上扬,柔声问道。

    “爱妍和小牧睡了嘛?”

    “老爷子已经带着两个人去洗澡了,慕小姐,我来尹家二十多年了,还是第一次看到老爷子今天这么高兴呢……”

    水慕:“……”

    自然是高兴了,自己第一次作为尹家的孙女回到了尹家,而且还是买一送三,还带了至少三个小的。

    他其实中年丧子,想必心底也是极其痛楚的!

    “嗯……那就麻烦你照顾两个孩子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会联系你……”

    “是,慕小姐,早点休息……”

    “嗯,晚安……”

    水慕看着女人离开的背影,嘴角上扬,感受着尹家带给自己异样的气息,走到窗户口,推开窗户,深呼吸一口气。

    忽然有种待字闺中,自己今天要嫁出去的感受,这种感受实在是有些诡异了……

    手机响起,是重墨的提醒短信。

    “重夫人,记得准时带着我儿子睡觉……”

    水慕:“……”

    水慕失笑的伸出小手护住自己的小腹,感受来自生命的传承,可能是因为生过一次有经验了,水慕也觉得这一胎,男孩的可能性居多,而且感觉似乎是要轻松一些。

    应该是一个……

    所以重墨简直是小小墨,儿子叫顺口了!

    水慕心底满是嫌弃,知道重墨不给自己打电话是想减少辐射,主动的乖巧的回了一条短信。

    “知道了,新郎官,明天见……我爱你……”

    重墨:“……”

    重墨本来新婚前一夜就有所激动,他妈的,该死的,因为女人的这一句我爱你,简直是笑成了傻子一般。

    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我爱你三个字,不亦乐乎……

    俊脸之上再也没有妖孽腹黑,只有二愣子一般的傻乐……

    ……

    水慕几乎是可以想到男人收到短信时候的得意洋洋,一个人在世上匆匆百年,时间那么短,真的很担心爱意表达不完。

    所以要在有限的时间内,尽情的表述着爱意……

    水慕唇色上扬,准备去浴室洗澡,换衣服睡觉,却意外的接到了陌生号码的来电,来电显示是K市!

    这么晚了,会是谁?

    杏眸微微一闪,潜意识里觉得会是自己认识并且是无比熟悉的人……

    想要直接接通电话,想了想,还是先插上了耳机,再度接通电话,减少辐射。

    “喂,你好……”

    水慕柔声的开口,声音很是清澈,此话一出,明显的听到了电话那头男人低沉的呼吸声。

    水慕可以判断是个男人,但是却不是重鑫祺,和重鑫祺生活了这么久了,对于男人的呼吸声也是相当的熟悉。

    “小妍……听说你明天结婚,提前打电话祝你新婚快乐……”

    水慕:“……”

    男人这般低沉的声音,虽然已经过去许久了,但是水慕却能辨别出来,是沈哲浩的声音,眸色微微一愣,小手有些不经意的颤抖了几分。

    “谢谢……”

    三年前,最后的一面就是在沈家机场那边得别墅,水慕知道沈家因为毕竟是重家的亲家,在K市依旧是名门望族。

    但是沈家的儿媳妇重暖暖,却彻底的消失在公众视线之中了。

    理由很简单,他们俩离婚了……

    重暖暖怀着孩子,同时有子宫肌瘤,独自一个人离开K市,去了睡也找不到的城市,包括重鑫祺和重墨。

    ……

    两个人近乎疏离的对白,大片的沉默,但是谁都没有挂断电话,沈哲浩颤抖的厉害,握住电话的大手也是在不断的收紧力道,眸子之中尽是暗淡,是对于自我的救赎,同样也是发自心底的祝福水慕。

    “有她的消息嘛,我找了她整整三年了……”

    三年前,沈哲浩从水慕的口中知道重暖暖怀孕离开的真相,整个人像是晴天霹雳一般。

    从别墅逃开,告诉了重墨水慕的地址之后,却意外得知水慕出事了,这么多年来,自己一直活在对于水慕和重暖暖的歉意之中。

    如今知道水慕平安回来,和重墨即将大婚,自己有千万句祝福,但是却没有脸说出口。

    如今心底迫切的想知道的,只有重暖暖的消息!

    重暖暖没有把孩子交给自己,说明她平安的活着,那么只是在人海之中躲避着自己!

    重墨和水慕苦尽甘来,终于要大婚了,按照重暖暖的性子,一定会回来的……

    水慕:“……”

    虽然直截了当,但是水慕很喜欢,至少男人关心的对象终于对了,看来他真的是开始对暖暖上心了!

    深呼吸一口气,欣赏着窗外的月色,回想起了年少轻狂时候三个人挚爱的爱恋,缠绵悱恻。

    “暂时还没有,有的话,我会通知你的……哲浩,明天来参加婚礼吧,不用刻意躲着我,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那天晚上,如果不是你带走我,恐怕李冰儿还是会想尽一切办法把我掳走的……多亏了你,还帮我通风报信去了……”

    水慕故作玩笑的说道,杏眸之中满是清澈的眸光,如月色一般,几乎是要和月色交汇。

    沈哲浩:“……”

    这件事情,虽然水慕和重墨不怪罪自己,但是沈哲浩为此内疚了许久,如今听到女人安慰的话语,虽然知道女人是安慰自己,但是还是松了一口气,嘴角上扬,继续说道:“谢谢你……小妍……”

    “哲浩,我很开心,如今你要谢谢的人是我,对不起的人是暖暖,朋友之间经常言谢,因为感谢彼此的付出和帮助,只有恋人,恋人经常面对各样的我们,好的坏的,多愁善感的还是错误抉择的……恋人之间,需要的往往是一句对不起……”

    “沈哲浩,你欠了暖暖一句对不起……”

    “我知道……”

    沈哲浩情绪有些激动,失去一个人之后,才知道那个人对于自己是多么的重要,重要到一切都可以割舍,只为了和她永远在一起!

    水慕听到电话那头男人明显的低泣声,自己又何尝见过这个模样的沈哲浩呢。

    唯有真正的情动……

    “哲浩,如果这一次再见到她,麻烦你抓住她好不好?”

    “嗯……好,我答应你……”

    “嗯……”

    水慕唇色暖了几分,看着男人这般模样,忍不住唇色上扬,似乎是见证到了一个幸福的开始,空气之中弥漫着淡淡的幸福。

    但愿明天,上天保佑,暖暖真的会回来K市,参加自己的婚礼……

    又或者是她其实一直都没有离开过,一直陪在自己最爱的男人身侧,不离不弃……

    ……

    两个人闲聊了许久,说了一些往事,水慕才恋恋不舍的挂断了电话,总觉得幸福洋溢在心头,实在是整个人宛如坠入花海一般。

    唯一缺陷的是,重墨不在自己的身侧!

    水慕咬了咬唇瓣,看着空荡荡的大床,有些后悔让重爱妍和重牧跟老爷子一块儿睡了,好歹留下一个打法时间,今天晚上,实在是无心睡眠。

    水慕无奈的摇了摇头,对于重墨的思恋,简直是如海水一般源源不断的向着自己冲击而来,这个男人,简直是给自己下了魔咒了。

    简单的拉上窗帘,这儿是三楼,而且尹家治安综合管理还是很不错的,所以水慕没有换上窗户,只是拉上窗帘。

    等下自己围着浴巾出来,总是有那么一点不方便……

    尹家的东西全数准备好了,简直是一应具全,浴室里,都换上了防滑的地毯,毛巾,用具全数是照搬海边别墅的。

    水慕的心不由得被狠狠的触动了一下,老爷子这般心细如尘,实在是让自己有些感动。

    热水喷洒在发丝之上,水慕简单的冲洗了一番之后,拿起一旁准备好的浴巾随意的围在腰间,透着水雾,看着镜子里女人小脸通红的模样,唇色上扬。

    感觉空气之中弥漫着一股异样,水慕说不上来,微微皱了皱眉,似乎是某人身上天赋的气息。

    哑然失笑,简单的往脸颊之上涂抹了爽肤水之后,摇了摇头。

    今天新郎和新娘不是说好了,婚礼前一天晚上不能在一起的嘛,所以重墨肯定一个人在海边别墅独守婚房了。

    房间里的门自己是反锁的,怎么会有人进得来。

    所以,水慕已经觉得自己是思恋重墨过度,导致嗅觉都变得不灵敏,失常了……

    无奈的将浴室的灯关上,水慕走出浴室,莫名的觉得空气之中一抹异样的气息缠绕,下一瞬,房间里的灯被关上。

    漆黑一片,水慕根本看不清楚任何东西……

    水慕:“……”

    停电了嘛?

    不会这么巧吧……

    水慕颤抖的在夜色之中伸出小手,准备摸黑去床边拿起手机照亮,周围的气息之中,男人强烈的气息异常来得猛烈。

    尤其是灼热的呼吸喷洒在自己的后颈之上,水慕哑然失笑……

    是他!

    明天婚礼的新郎官……

    重墨先生!

    不是说好了不能见面的嘛?男人今天的所作所为,是要做什么呢?

    还这般装神秘,故意关灯,水慕试探性的往左移动,发现后颈的炙热气息寸步不离,故做挑衅的向前动,虽然男人的脚步声已经控制再控制,水慕还是听到了。

    哼,还不招……

    水慕忽然蹲下身子,故做痛楚的哎呀一声。

    “哎呀,肚子好疼……”

    “妍妍,怎么样?”

    水慕:“……”

    男人炙热的呼吸从正面完全的笼罩自己,铺天盖地的袭来,水慕再也忍不住了,伸出双手环住了男人的腰身。

    “你还打算骗我多久,重先生?”

    在夜色之中和自己形影不离,这般叠靠在一块儿,却不显示自己的踪迹,重墨,你这么任性,真的好嘛?

    重墨:“……”

    女人明显的打趣,重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意识到自己被耍了,轻笑出声,女人刚刚沐浴完,浑身散发着诱人的气息。

    尤其是身上围着浴巾,白皙稚嫩的肌肤如同牛奶一般嫩滑,即使是关着灯,对于男人都是一个极其魅惑的勾引。

    “妍妍,我先抱你上床,地上有些凉……小心孩子……”

    扑哧……

    男人的声音变得几分沙哑,明显是沾染了欲求,算算日子,重墨有半个月没有碰过自己了,这般隐忍已然到了男人的极限。

    但是没办法,为了孩子,就是得忍住……

    “唔,好,听重先生的……”

    水慕伸出藕臂,环抱住男人,惊讶于男人在夜色之中把自己抱在了大床之上,颤声问道:“重墨,你怎么会看得见?”

    “我视力一直极好,在晚上也是几乎照旧,所以刚刚才会放心的关灯,不怕你摔倒,因为我一直在你的后边守着你……”

    水慕几乎是想脱口而出问视力为什么这么好,忽然意识到了重墨的苦楚。

    小的时候,重墨一直是被关在小黑屋的,所以……

    男人的话,如同暖流一般从心头滑过,柔软的大床不再那么般冰冷,水慕依靠在男人的怀里。

    自己身上还包裹着浴巾,可是男人炙热的呼吸,几乎是把自己*在外的水珠都蒸干了。

    还有潮湿的发丝,彼此萦绕着,简直是暧昧到了极致!

    “重墨,开灯吧,以后和你在一起,你愿意的话,我们天天开灯……”

    水慕唇色上扬,伸出小手,轻柔的握住了男人的大手,静静地听着男人的心跳声,嘴角上扬,美眸满是柔和的光芒,宛如窗外的星辰一般。

    “不用……过一会儿再开……新婚前一夜不是不能见面嘛,关着灯,不就是看不到了嘛?顺了老爷子和爸的心思……”

    水慕:“……”

    男人的话语嗓音低沉,宛如钢琴曲一般,缓缓地流入水慕的心坎之中,惹得水慕小脸涨红的厉害。

    这个是什么逻辑啊……

    这居然也说得通?

    水慕哑然失笑,对于男人的神逻辑,真的是点评不了,无奈的拿起身侧的手机,十一点十一分了,还有四十九分钟。

    所以,两个人要这么在夜色之中,静静地等待着四十九分钟嘛?

    “好……”

    两个人静静地相拥,仿佛世界之中只有彼此,呼吸也都和彼此缠绕。

    凌晨一到,重墨准时的开了床头的灯光,俯下身子,将女人轻柔的压在了身下,在静谧的灯光之下,两个人彼此凝视。

    男人薄凉的唇瓣漾开一抹极其一朵极其妖孽的笑意,妖娆深邃的的墨眸微微蕴起一抹轻媚光华,萦绕在绝色的眉眼之上,眩晕了水慕的视线。

    “老婆……”

    重墨想想自己也真的是够了,新婚前一夜,一个人躺在大床之上,如坐针毡,少了一个女人的存在,对于自己而言就是炼狱。

    而她在的地方就是天堂……

    所以自己才会这般马不停蹄直接驱车来到尹家,只为了和她厮守。

    水慕:“……”

    水慕因为男人的这句话,彻底的涨红的厉害,简直是红得要滴出血一般。

    老婆这两个字,叫的实在是过于亲昵了,但是却特别的中听呢,听在自己的耳边,让自己整个人都晕乎乎的。

    “老……老公……”

    两个人极少老公老婆的相称,如此的称呼彼此,实在是头皮都发麻的厉害,感觉整个人在云端一般。

    这一声老公,让重墨的眸子暗沉的惊人。

    俯下身子,狠狠地攫住女人柔嫩的唇瓣,发狠的力道,几乎是要把女人整个人吞入腹中。

    “唔……”

    水慕:“……”

    男人轮廓分明而深邃的五官,幽暗清明的冷眸子,狭长的眼,高挺的鼻梁,简直是完美的搭配。

    薄凉的嘴角轻勾,似笑非笑的样,显得狂野不拘,邪魅性感。

    水慕感受着男人炙热的索吻,忍不住伸出手臂,环住男人的颈脖,迎合着男人炙热的索吻。

    今天是5月20号,520!

    结婚的日子,今天,自己即将成为重夫人了……

    越吻越深,受罪的永远都是重墨,因为只能看,只能摸,只能亲,但是却吃不到……

    因为女人肚子里还有一个小家伙时时刻刻警戒自己的行为!

    水慕同样感觉到男人紧绷,忍不住笑开了怀,故作娇嗔的伸出小手指了指自己的小腹,扮起了无辜。

    “重先生,其实我也很想履行作为重太太的义务和责任,但是……他不允许,所以……”

    重墨:“……”

    重墨他妈的就是爱惨了女人这般楚楚动人的模样,几乎是一娉一笑要把自己整个人都给融化了,腻歪了一般。

    黑眸绽放出一抹异样的精光,俯下身子,凑近女人的耳边,暧昧的低喃浅语。

    “其实要履行的话很简单,妍妍,你是可以帮我的……”

    水慕:“……”

    水慕脸色微微一变,看着男人这般欲求不满的模样,隐约觉得重墨再度给自己下了一个套,迫使自己中套了!

    水慕刚想出言反驳,下一瞬,男人的薄唇直接强势的吻住了自己的唇瓣,暧昧的动作却一发不可收拾。

    ……

    激情结束,已经是凌晨快一点了,水慕被重墨抱着去浴室两个人共同沐浴,万分嫌弃男人,小手使劲的洗了好几遍,但是却觉得不够,使坏的将自己的小手使劲的捏着男人的腰身。

    但是男人的腰身,实在是太过于健硕了。

    健硕到,水慕觉得手疼的厉害……

    原本是新婚的兴奋,水慕了无睡意,但是到底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折腾一下,不由得有些困了。

    尤其是怀孕的初期,孕妇特别容易感觉到浑身乏力的厉害,尤其是男人的怀抱简直是温暖的港湾一般,水慕昏昏欲睡,但是却不放心的低喃道:“重墨,今天要是老爷子看到你了怎么办,你要怎么说?还有这儿是三楼,房间的门又锁上了,你是怎么来的……”

    难不成男人是凭空变出来的?

    重墨:“……”

    重墨看着女人眼皮子都搭在一块儿了,但是粉嘟嘟的小嘴却不放心的问这儿问哪儿的,忍不住唇色上扬,大手抚摸着女人柔软的发丝,低喃道。

    “放心,今天5点就会赶回海边别墅筹备婚礼的……至于我是怎么来的……三楼而已,难不倒我……咳咳,爬墙上来的……”

    水慕:“……”

    水慕被重墨的话整个华丽的愣在了原地,忽然有种偷情的感觉,怪不得重墨如此的神不知鬼不觉,就上来了。

    可是这儿可是三楼啊,他居然……

    水慕爆红的厉害,但是心底却跟抹了蜜一般,这样的男人,实在是太有魅力了,会让自己整个人为之倾倒。

    嗅了嗅男人身上的气息,在男人的怀里找了一个最舒适的位置,缓缓的继续合上眼睛。

    “重墨,我觉得我们俩像是偷情一样……唔,不过你明天可得小心一点,要是老爷子发现我们俩新婚前一天苟且在一块儿,得废了你……”

    重墨:“……”

    苟且这两个字是不是说得有些过了呢?

    重墨嘴角实在是抽搐的厉害,感慨水慕的口出狂言,黑眸尽是精湛的眸光,在夜色之下熠熠生辉。

    “你,我永远偷不够……”

    要知道,还是重鑫祺媳妇的时候,作为自己的大嫂,自己就没少偷……

    一想到这儿,重墨的俊脸不由得染上几分红晕,听到怀里女人浅浅的呼吸声,嘴角上扬,缓缓地合上了眸子。

    每一天都想拥她入怀,少了她,自己不能活!

    重墨,你什么时候变变成这个模样了呢!

    哑然失笑,爱情这个东西,向来就是这般,如今的自己,恐怕早已是弥足深陷了……

    夜色静好,两个人紧紧相拥,生生世世缠绵不休……

    ------题外话------

    哈哈哈,我要腻歪死了,嗷呜……乃们还满意嘛,如此温馨有木有……咳咳咳,下一章,世纪婚礼要开始大团圆了,嗷呜……开启配角番外之旅了,大家喜欢谁,求冒泡,那就先写谁……

    感谢18015238618,13016728020的五分评价票,感谢18015238618,刘雨霏的月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堇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堇颜并收藏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