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 > 第二百二十九章 着急了?我满足你【夏浚】

第二百二十九章 着急了?我满足你【夏浚】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盛夏踌躇不决的时候,身侧的冷枭浚似乎是信心十足,已经开始迅速的把糖,盐,柠檬汁加入鸡蛋之中开始用打蛋器开始搅拌了。

    其实盛夏很想说,自己和冷枭浚到底是谁经常捣鼓饼干的!

    无奈的勾起唇角,自己则是熟练的开始对于低粉过滤,周围围了越来越多的观众,欣赏着两个初学者的献艺。

    蛋糊加入低粉继续搅拌,盛夏很好心的想要把自己过滤好的低粉拿一份给冷枭浚,但是还是放弃了。

    不过问男人的事儿,似乎成了自己的习惯……

    相对而言,冷枭浚打蛋的动作是迅速,但是却不是很熟练,盛夏则是熟悉的将蛋清进行分离,搅拌的动作恰到好处。

    接下来则是奶油,奶酪,咖啡粉……

    一套完整的工艺下来,虽然不算是复杂,但是盛夏已经满头大汗了,时间也过去了整整三十分钟了。

    脱模之后,成品完美的呈现在了众人面前,盛夏还贴心的准备了一片柠檬片放在了提拉米苏的一侧,增添了几分清新的气息。

    盛夏将自己的作品放在艾文的面前,冷枭浚恰好也将自己的作品端了过来……

    别人家的夫妻总是紧贴耳语,唯独他们俩个忙各的,都还不帮把手!

    盛夏看着男人的提拉米苏,唇色一淡……

    很精致的提拉米苏,另外甜点的上方应该洒了玫瑰花的花瓣,散发着淡淡的气息,诱人十足!

    盛夏也忍不住咽了咽口口水,不知道评价好坏的标准是什么……

    “很精彩的夫妻对决盛宴,唔,之前就说过了好的提拉米苏代表着是爱和幸福,那么我想问一下夫人,您在做提拉米苏的时候在想谁……”

    盛夏:“……”

    盛夏不傻,他们俩是夫妻,如此具有爱意的甜点,自己自然想着的人是冷枭浚了,况且,盛夏刚刚确实一直在想着他。

    好奇男人这个厨艺是跟谁学的,其实手法还不赖,孺子可教也!

    “我身边的男人……”

    顺应民心,盛夏直接报出了身侧男人,冷枭浚闻言嘴角不着痕迹的上扬,墨眸尽显妖娆的眸色。

    丝丝铅华,繁华落尽,却只围着身侧的女人花开花落……

    “那么,这位先生,您刚刚制作提拉米苏的时候在想着谁……该不会恰好也是你身边的夫人吧……”

    “嗯……还有过往所有的画面……”

    女人天真的,倔强的,冷漠的,愉悦的!

    盛夏:“……”

    原本一个很简单的答案,偏偏冷枭浚要加一个过往所有的画面,直接说是就好,盛夏听到人群之中的口哨声,小脸跟火烧一样。

    人群之中,似乎已经有人认出了冷枭浚,疯狂的拍照,盛夏看了一眼男人脸色严肃铁青的保镖,按兵不动,似乎是纵容了人群的所作所为。

    看来,冷枭浚有意要把彼此关系公布于众……

    “看来这位先生很爱这位夫人呢,那么请你们互相交换作品吧,因为提拉米苏是用爱在做的,自然是想要把爱和幸福传递给自己真正爱的人……”

    盛夏:“……”

    甜点,爱和幸福的传递,盛夏眸色有些微微一怔,直到自己面前的提拉米苏已经被男人拿在手心准备拿勺子品尝了,才有些措手不及的看向男人的提拉米苏。

    玫瑰花……

    代表爱情!

    用玫瑰花瓣倾洒在提拉米苏的表层,淡淡是这个设计,已经可以看得出来冷枭浚在外观上略胜一筹了。

    盛夏静静的坐在餐厅之内,拿起勺子轻轻的挖了一些放在唇边。

    很甜,很柔软,几乎是入口即化!

    视线看向身侧的男人,发现男人同样在品尝着自己做的提拉米苏。

    “好吃嘛?”

    盛夏柔声开口,视线有些恍惚,对上男人俊美的脸庞,心忽然漏跳了半拍……

    “嗯,牛奶的嫩滑,很像你的肌肤……和我下午在休息室里的感受一模一样……”

    “入口即化,让人欲罢不能……”

    盛夏:“……”

    恶心……

    盛夏小脸涨红的厉害,索性围观的人群已经走了,在这儿单独品尝甜点的只有自己和冷枭浚两个人,否则如果在大庭广众之下,盛夏一定会找个地洞钻进去。

    缄默,无视男人此刻的暧昧撩拨,盛夏继续挖了一口提拉米苏放在唇边,忽然,脸色一变!

    因为自己吃到硬物了……

    盛夏惊讶的用舌头将自己吃到的硬物吐了出来,赫然是一颗星星状的粉钻……

    不知道冷枭浚刚刚什么时候放进去的……

    抬眸看向男人,却发现男人眸底的暗沉深邃的逼人,下一瞬,男人仿佛是变戏法一般手中多了一条白金链子。

    站起身子,一步一步向着盛夏走来……

    妖娆的白兰地,冷枭浚握紧女人的小手将盛夏手中的粉钻星星丢进了白兰地之中,将外表面的奶油洗去,随即取出,拿纸巾擦拭干净。

    “喜欢嘛?”

    潋滟的灯光之下,男人的薄唇凑近自己的耳边,只是为了问一句喜欢嘛,灼热的呼吸几乎是直接对着自己吐出的。

    盛夏:“……”

    盛夏下意识向后缩身子,但是男人显然是早有准备,早就准备好了大手,温热的手掌紧紧的扣住了女人的身子,使得女人动弹不得。

    盛夏看着原本是单一的粉钻,如今被串在银色的链子之中越发的璀璨夺目,耀眼十足。

    价值不菲是盛夏最直接的感受……

    “嗯……很简单,很漂亮……”

    最简单的,往往是最美的,就像是爱情一般,所以盛夏更爱自己和文臣那般的情窦初开,不加任何杂质。

    不爱自己和冷枭浚之间的尔虞我诈,精于算计……

    更重要的是,两个人各有背景,简单似乎是成为了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

    “我帮你戴上,夏夏,你喜欢的,我都会给你……”

    冷枭浚看着女人这般呆萌的模样,几乎是心都要被软了,变得酥化了,想到了冷枭翊,冷枭翊对于别人都极尽蓦然,包括是水慕,认识许久了,都是不温不热的。

    但是见到温暖了,那嘴角总是忍不住上扬,拦都拦不住……

    这个世界上,总是需要有那么一些劫数的,让人欲罢不能……

    “冷枭浚,如果我想要自由,你会给我嘛?”

    盛夏不知道为什么脑子短路了,看着男人修长的手指玩弄着自己的颈脖,把发丝撩开,准备帮自己佩戴项链的时候,几乎是下意识的低喃出声。

    但是结果显而易见,他不会的……

    “未来的某一天自然会给你的,前提是你爱我……否则,我一旦放你自由,你便逃的无影无踪了,要知道,盛夏,你不是普通的女人,逃匿,对于你而言,是生存的本能!”

    盛夏:“……”

    两个人今天惊奇的有默契,同样说到了关于爱这个话题!

    盛夏无语凝噎的避开了男人灼热的视线,任由男人把参杂着淡淡酒香的项链佩戴在了自己的颈脖处。

    尤其是完美的衬托出了女人妖娆多姿的蝴蝶骨。

    惹得冷枭浚墨眸越发暗沉的惊人,大有一种要把女人吞入腹中的趋势……

    “我……我有点累了,想要回家里……吃不下的,打包吧……”

    盛夏率先败下了阵,和冷枭浚在一起,自己自然是手无寸铁的,要知道,战神可是给自己找了一件好差事!

    “嗯……”

    女人的一句打包深深的愉悦了冷枭浚,看来女人也舍不得丢弃自己做的提拉米苏。

    同样,自己也舍不得……

    ……

    两个人静静的牵着手,身后的黑衣保镖离开的时候多了两个包装盒,里面赫然是两个包装好的提拉米苏。

    “这位先生,夫人,祝你们幸福……从你们做甜点的动作来说,就看得出来了……爱是骗不了人的……”

    艾文的善意祝福让盛夏和冷枭浚虔诚的报以微笑,盛夏感觉到女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柔和,柔声说道。

    “您和您的先生也要幸福,您那么会做甜点,先生应该也很幸福……”

    说到自己的先生,艾文脸色微微一变,浑身被悲伤笼罩了!

    “我的先生已经过世了……是病魔夺去了他的生命……要离开人世的时候,他还要跟我闹离婚,不愿意拖累我,是我做了提拉米苏才成功的把他的倔脾气哄住了,这不,又是接着跟我过日子了,最后的一段日子,是我们俩最幸福的日子,因为互相包容,彼此珍惜……”

    盛夏:“……”

    盛夏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突然红了眸子,艾文诉说的时候,嘴角始终挂着一抹浅淡的弧度,但是一字一句砸向了自己的心里,

    对于爱的人可以如此肆无忌惮的包容……

    恐怕这就是爱情的真谛了!

    “谢谢您,夫人……”

    盛夏伸出小手主动和女人握手,拥抱,在拥抱的时候,艾文则是凑近女人的耳边小声的说道:“夫人,您的丈夫很爱你,请不要质疑他的爱……”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向来都是这么一个道理吧!

    盛夏唇色抿起,神情有些错杂,低喃道:“爱要包容,彼此珍惜……谢谢您……”

    “没关系,祝你们幸福……”

    冷枭浚不知道艾文对盛夏说了些什么,可是对上盛夏微微激动的心情,唇色抿起,大手轻柔的抚摸着女人的发丝,低喃道:“谢谢……”

    两个人各怀心思,所以简单的试吃了几个甜点之后,冷枭浚直接带着盛夏离开了甜点城,向着一旁的夜市走去。

    盛夏长这么大一直都是在冷家还有在WA的孤岛,还不曾来过闹市,冷枭浚也是如此,但是却总想做一些最简单的事情。

    普通情侣会做的事情……

    盛夏越发的觉得男人行迹怪异,可疑,不知道为什么冷枭浚会发生如此质的变化,无奈的勾起唇角,小心翼翼的被男人纳入怀中。

    闹市的人很多,全数都是小情侣,而且买卖的东西,还有小吃都是常见的,也是最可口的。

    盛夏不一会儿就有些嘴馋了,但是考虑到怀孕的缘故还是克制住自己了,但是对于那些小人偶都是爱得不得了。

    还有一些小的饰品!

    忽然看到不远处赫然摆放着挂件,可以放在包上,钥匙上,也可以放在车内!

    而且挂件全部都是毛线一针一针织成人偶的模样,很是可爱……

    “小姐,你是学生吧,哎,学生就算你便宜点,10块钱两个怎么样?”

    老板娘热情好客,看到盛夏年纪轻轻的模样,看起来还以为是普通的大学生,所以价格要的很低,很实惠。

    只不过这个女人身侧的男人看起来却有点三十出头的模样,一看就是老少配!

    这年头,小姑娘就喜欢找大叔!

    “这个吧,大叔和萝莉,很适合你们俩哦……”

    盛夏:“……”

    盛夏原本对于女人说自己是学生就有些惊讶了,看着女人推荐给自己的大叔和萝莉宽玩偶,嘴角不着痕迹的上扬,小手捏了捏,手感也很不错。

    但是自己没有带钱!

    所以!

    冷枭浚也看出了女人的窘迫,伸出大手直接把女人扣在怀中,薄唇凑近女人的耳边,低喃道:“想要?叫声老公就给你买……”

    盛夏:“……”

    欺人太甚!

    盛夏嘴角上扬,勾起一抹讥讽,小手快速的环向男人健壮的腰身,下一秒,白皙的小手手中多了一个皮夹。

    “唔,一不小心捡到的……”

    冷枭浚:“……”

    不愧是仅次于飞星的特工,动作就是如此的迅速,冷枭浚嘴角的弧度上扬了几分,看着女人打开自己的钱包。

    里面全数都是百元大钞以及金卡……

    重要的是,里面还有一张盛夏的照片!

    照片之中的女人俏皮的扎着马尾,盛夏杏眸微微一愣,照片里的应该是十多岁的时候,但是那个时候自己在WA啊。

    冷枭浚是如何搞到这张照片啊。

    男人果然是神通广大啊,显然,没有什么是男人达成不到的事情,居然可以翻出自己十多年在WA的照片。

    要知道,WA戒备森严!

    苍蝇都飞不进去,看来,冷枭浚确实是和WA关系匪浅啊,那么WA为什么要给自己下达调查他的命令呢!

    尤其是战神!

    如果战神真的想要染指自己,在WA就可以了,为什么要等到十年后的今天,自己成为冷枭浚妻子之后呢!

    盛夏陷入沉思之中,走神之际,忽然人群中一个神色慌张的男生快速的冲了过来,从盛夏手中抢走了钱包,快速的向着人群跑去。

    盛夏:“……”

    盛夏忽然小脸一黑,看着自己手中空空如也,难道说自己作为特工居然被抢了嘛?

    实在是太诡异了!

    冷枭浚身后的保镖见状快速的追向了人群……

    “那个……反正都是捡到的,所以再偷走就不心疼了,你说是不是?”

    冷枭浚:“……”

    冷枭浚墨眸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心底在吼叫,*!钱包里的钱财倒是无所谓,那张照片绝对是不能丢的。

    “你确定你只是捡到的,不是偷来的?而他不是抢走的,而是偷走的?”

    盛夏:“……”

    盛夏听得出来男人话语之中的玩味,其实如果不是自己怀孕不能奔跑,否则早就逮到他严惩了,都怪男人钱包之中的照片惹得自己思绪混乱。

    “我……我回去赔给你……”

    盛夏看着自己手中的人偶喜欢的不得了,但是保镖还没有把有钱的人追回来,难道真的是要走了嘛?

    “算了算了,小姑娘,看得出来你是真喜欢这个人偶,那么就送给你们俩了,好好过日子,老夫少妻日子好过啊!”

    盛夏:“……”

    老夫少妻!

    盛夏觉得身侧的男人俊脸黑得厉害,但是人家也说得不无道理嘛!

    “冷枭浚,说谢谢……”

    盛夏推了推身侧的男人,小声的说道,对着老板娘笑靥如花,像是一个可爱的精灵一般。

    “老板娘,谢谢您……”

    冷枭浚:“……”

    女人如此灿烂的笑容自己方法还是第一次看到,冷枭浚脸色微微一变,一时之间难以转移视线,那一抹笑靥如花,实在是太美了。

    女人整个人就像是最精致的芭比娃娃一般,尤其是那柔美精致的五官,在夜色之下越发的璀璨动人。

    “谢谢……”

    薄唇轻启,冷枭浚觉得自己再度被女人深深的蛊惑了……

    “没事,老夫少妻两个人好好过日子……”

    老板娘很是客气,最爱看俊男美女了,跟看偶像剧是一样一样的,看着自己心尖都颤颤的。

    “麻烦能再给我我们一个小一点的玩偶嘛,男孩的,因为我夫人怀孕了,是个男孩,想要一家三口的人偶……”

    冷枭浚冷静过来,从女人这般耀眼的笑容之中冷静下来,柔声说道。

    盛夏:“……”

    盛夏看着自己手中的两个人偶,的确是少了一个冷彦的,看来冷枭浚真的是细致入微,不过这么明目张胆的要真的好嘛!

    “嘿嘿,没问题,我给你们找一个,还以为你们俩只是谈恋爱呢,没想到都有孩子了,先生,你可真有福气啊……”

    “谢谢……”

    冷枭浚礼貌的道谢,看着女人从茫茫的人偶之中找到了一个精致的男孩人偶,煞是可爱,冷枭浚一拿到手中就爱不释手。

    盛夏从冷枭浚手中接过人偶,和自己手中的大叔和萝莉,俨然配成了一家三口。

    “谢谢您了……”

    盛夏嘴角上扬,柔声说道,礼貌的和老板娘道谢之后,随意的在闹市之中闲逛,走到一家奶茶店门口,听到冷枭浚接到了保镖的电话。

    “嗯,抓到就好,等下到刚刚买人偶的老板娘地摊上把她的人偶全部买下来……”

    盛夏:“……”

    全部买下来,整个地摊上的人偶,冷枭浚也真的是任性!

    盛夏唇色上扬,认同冷枭浚的所作所为。

    因为好人有好报……

    不一会儿,冷枭浚和盛夏身后,保镖手中多了几个大包,大包之中全是人偶……

    ……

    两个人闲来无事,继续在闹区闲逛,有一个小姑娘抱着玫瑰花走到了盛夏和冷枭浚面前,柔声说道。

    “叔叔,给姐姐买朵花吧……”

    冷枭浚:“……”

    为什么叔叔两个字,自己听得如此的别扭呢,嘴角抽搐的厉害,为什么叫盛夏就是姐姐,说明自己看起来比盛夏老很多嘛?

    盛夏看着小女孩也就是一年级的模样,伸出小手护住腹部,主动地蹲下身子,柔声说道:“唔,其实姐姐也可以给叔叔买花的,你的花卖多少钱一朵?”

    盛夏虽然没有钱,但是可以偷冷枭浚钱包,到时候回家之后一并还给男人。

    只是如此小的年纪就要出来卖花实在是太辛苦了……

    冷枭浚:“……”

    自己是需要女人买花的男人嘛?冷枭浚嘴角有些抽搐,墨眸微微一闪,看着盛夏主动蹲下身子,自己也一并蹲下身子,把玩着小姑娘手中的玫瑰花,柔声说道:“夏夏,你这个行为会让我觉得,我是被你包养的男宠……”

    盛夏:“……”

    “嘿嘿,如果是漂亮姐姐买花的话,那就是5块钱一朵,唔,买一朵,送一朵……”

    “帅气叔叔买的话,那就是6块钱一朵,嘿嘿,如果是送给漂亮姐姐的话,当然还是5块钱一朵,买一朵,送一朵……”

    小丫头如此能言善道的,实在是可爱的厉害,盛夏知道,定然是年纪小小就出来勤工俭学的。

    “冷枭浚,我们全买了吧……”

    “好……”

    盛夏唇色一暖,看着男人如此大方,嘴角上扬。

    总共二十朵玫瑰花,买一送一,也就是50块钱,冷枭浚直接拿出了百元大钞,给了小姑娘,盛夏看着小姑娘为难的模样,柔声的说道。

    “你长得这么可爱,你是买一送一,我们当然也是要买一送一了……所以50要给100!”

    “嘿嘿,姐姐你真好……”

    小姑娘嘴角勾起,露出天真无邪的笑容,让盛夏整颗心都变得暖暖的。

    一大束捧花在手中,盛夏从未有过的收花喜悦感,让冷枭浚不由得重新审视自己和盛夏的相处模式。

    似乎自己给的,和她想要的,形成了完美的误区。

    有的时候,如此简单的幸福,往往可以获得美人一笑……

    ……

    考虑到盛夏怀孕的缘故,走几步就有些疲惫了,加上晚上走太多的路,逛完夜市,冷枭浚直接把女人背在了后背,一步一步向着冷宅都去。

    盛夏虽然不是第一次被男人背在怀里,之前和文臣在一块儿,做任务或者是训练的太辛苦了,文臣都会把自己背在怀里。

    如今第一次被冷枭浚背在怀里,实在是有些奇怪。

    男人的后背很宽,很舒服……

    两个人静静地走在宽阔的马路之上,盛夏的心迹无比的平静。

    少有的平静!

    “冷枭浚,你今天很奇怪……”

    盛夏有些昏昏欲睡,疲惫的枕在男人的后背之上,小声的说道,但是因为马路足够空旷,冷枭浚可以清楚地听清女人所说的话。

    “那你喜欢嘛?”

    “唔……不知道……”

    盛夏无奈的噘起粉嘟嘟的唇瓣,心底尽是错杂,伸出藕臂环住了男人的颈脖,少有的娇嗔的说道:“对不起……”

    对不起……

    冷枭浚脸色一变,心瞬间跌落在谷底,她说对不起的深层含义是什么?

    脚步一听,感受着背部女人柔软的身子,想要听着女人接下来的言论,却只是听到了浅浅的呼吸声。

    潋滟的唇角上扬,男人精湛的墨眸之中尽是深沉的眸光。

    盛夏,你千万别让我失望……

    ……

    两个人甜美的在夜色之中散步在马路之上,走了长达两个小时才回到了冷家,文臣则是眼眸之中尽是深情,凝视着男人背后娇小的身影,一直陪着他们走回了冷家。

    大手紧握成拳!

    囡囡,你是爱上他了嘛?

    为什么,刚刚你在他身边的时候,同样展露出了笑靥如花……

    ……

    如期而至的明天,今天晚上8点是和战神约好的时间,盛夏清晨一觉醒来的时候,自己身上已经换上了干净的睡衣。

    记不得昨天自己是怎么回来的,盛夏只记得自己是在男人的后背上熟睡过去的,看着床头柜上的三个人偶,赫然是一家三口的模样,盛夏唇色一暖。

    连带昨天在小姑娘哪儿买好的玫瑰花也被放在了花瓶之中……

    昨天晚上的记忆重新浮现在眼前!

    盛夏小手抚摸着自己颈脖前的星状粉钻,感受着粉钻的耀眼夺目。

    关于昨天自己询问冷枭浚是否爱上自己的事实,冷枭浚说今天会给自己答案的!

    盛夏胡乱的摇了摇脑袋,自己果然是昨天被冷枭浚瞬间迷住了,不然怎么会一早上都在思考冷枭浚呢。

    脑子里想的都是他……

    盛夏深呼吸一口气,很快冷静下来了,从衣柜里的隐形柜子之中,将平时自己常用的装备拿了出来。

    要去见战神,自然是要装备齐全的。

    如果男人只是试探,那么就无可厚非了,算作是上级对于下级的一个考量,如果男人真的是要动粗的,那么自然自己也不会顺从,必然是殊死反抗。

    盛夏虽然想要离开冷家,和冷家撇清关系,但是也绝对不会出卖自己达成这个目的的。

    ……

    冷氏:

    迟明辉偕同娇妻飞星一块儿来探望战神,迟明辉如今和飞星入住K市,因为冷烨昕和冷芷熙,还有孩子们都在K市。

    加上罗冥一直很喜欢冷爱熙,自然是要培养小家伙们的情谊了。

    迟明辉知道最近冷枭浚伤了文臣,差点废了男人一条腿,这都是WA的人,作为领袖的迟明辉自然是看不过去了。

    三年前,冷枭浚饶了文臣一条命,就是念在同为WA成员的份上。

    迟明辉虽然年过40,但是风采依旧,薄唇轻启,看向冷枭浚无比烦躁的模样,玩味的低喃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盛夏,你就是战神呢?”

    飞星小口小口喝着自己杯子之中的咖啡,美眸满是清冷的目光,男人的世界总是比起女人要复杂许多,男人总是觉得女人在想很多,其实不然。

    女人想要的,往往就是男人死心塌地的爱着自己。

    简单即可!

    如果早在WA的时候,冷枭浚以战神的身份明摆着告诉盛夏,自己喜欢她,恐怕以那个时候懵懂的盛夏就从了冷枭浚了。

    但是冷枭浚偏偏要多此一举以战神的身份派盛夏去冷家,美名曰执行任务……

    自找苦吃!

    ……

    冷枭浚:“……”

    冷枭浚看得出来这对夫妻俩是*裸的来秀恩爱,看自己笑话的了,同为WA的负责人,迟明辉也是抱得了飞星的美人归了,不胜幸福。

    到了自己这儿就是隔着大山一般困难……

    “你们俩简直是禽兽,自己在J市逍遥快活,却让小冥一个人在总部运筹帷幄……”

    迟明辉:“……”

    眉眼染上几分笑意,迟明辉嘴角上扬,提及罗冥,罗冥的确是自己的骄傲,年纪轻轻,还是个孩子,就已经独立的完成了博士的学位,如今更是将WA管理的如日中天。

    “其实我也舍不得他,唔,下次带着爱熙去看他……”

    提及长子,飞星杏眸之中满是柔和的光芒,知道冷枭浚是故意的转移话题,没好气的说道:“战神,你要是再这么欺负盛夏,我可就真的忍不住借由WA之手帮夏夏离开你了……”

    冷枭浚:“……”

    果然,这对夫妻来给自己施加压力了!

    “唔,你们作为我和夏夏的婆家可不能过河拆桥……今天晚上我以战神的身份约了盛夏,要求她陪我一夜,我就会帮她离开冷家……”

    迟明辉:“……”

    这个男人,果然是够了,还以战神的身份摸黑了WA。

    飞星黛眉微微蹙起,低喃道:“战神,那你有没有想过如果盛夏真的赴约了,你怎么办?”

    一夜之后,真的放任女人离开冷家嘛?

    应该不会那么简单吧!

    飞星的话,一下子说到了冷枭浚的心坎里,因为也是自己要思考的问题,唇色抿起,站起身子,高大的身子具有致命的压迫感。

    “嗯,如果她真的答应了我作为战神的一夜要求,我想,我会放手吧……”

    冷枭浚虽然爱这个女人爱得天翻地覆,死的义无反顾,但是也是有底线的,忍受不了这个女人为了离开自己而上了其他男人的床。

    所以,这个是自己的底线。

    一切的抉择都看女人今天晚上的表现了……

    如果她选择拒绝或者是放弃,那么自己会以冷枭浚的身份告诉她,自己有多么的爱她。

    ……

    话题有些感伤了,迟明辉感受到身侧女人的低气压,伸出大手把女人圈入怀中,柔声的安抚道。

    “想当初我们也是这般历经千辛万苦才在一起的……我相信盛夏和战神也会幸福的……”

    迟明辉眸子一暗,罗冥不是自己和飞星的亲生孩子,一直瞒了女人整整十多年了,自然还要一直瞒下去。

    当初自己可是让女人吃尽了苦头。

    “嗯……”

    飞星唇色抿起,美眸尽是暗光,乞求可以让盛夏和冷枭浚有一个好的结局。

    ……

    盛夏原本以为冷枭浚会来冷家陪着自己吃饭,或者是其他的促进两个人联系的法子,但是显然都没有。

    一晃就到了晚上7点,到了自己要和战神赴约的时间了。

    盛夏唇色抿起,简单的穿了一套休闲的套装,下身穿了方便的牛仔裤,还在自己的小腿处捆绑了匕首。

    宽大的上衣,很好的遮住了女人凸起的腹部……

    盛夏提前和冷恩慈打了招呼,冷恩慈派了林伯亲自送了女人去了梅林酒店。

    盛夏有种要偷情的感觉,包里的手机响起,整个人猛地一惊,是冷枭浚的电话!

    盛夏小手微微有些哆嗦划开了手机,选择了接通。

    “喂,有事嘛?”

    盛夏此话问出口,才觉得电话那头的低气压强烈的惊人。

    “没事……”

    盛夏:“……”

    男人极尽薄凉,盛夏反倒是不知道要说什么了,樱唇抿起,有种被捉奸的感觉,因为自己现在正要去见其他男人。

    “那我挂了……”

    盛夏颤抖的准备挂断手机,但是男人磁性的嗓音紧接着响起。

    “盛夏……”

    “怎么了?”

    盛夏心提到了嗓子眼处,以为男人要说什么其他的话,但是却毫无所获,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此刻站在梅林酒店门口,惴惴不安,心几乎是要从嗓子眼冒出来了。

    “没事,早点回来,我在家里等你……”

    “嗯……”

    男人的话,让盛夏红了眸子,颤抖的挂断了手中的电话,整个人战栗的厉害,咬了咬唇,大阔步的向着战神早就预定好的房间走去。

    ……

    盛夏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门卡已经挂在了门口,男人显然是等着自己推门而入,盛夏也不矫情,直接推门而入,浑身散发着清冷的气息。

    清冷的眸子,散发出骇人的冷意。

    “战神,你出来吧……”

    房间内一片冰凉,盛夏小心翼翼的踱步,完美的总统套房,尽显奢华,不过黑暗也影响不了盛夏的搜罗,男人越是这般诡异,自己偏偏就要淡定。

    盛夏大致摸黑往前走,下一瞬,整个人被炙热的气息压在了柔软的大床之上,力道却非常柔和,控制好照顾了自己的小腹。

    “宝贝,你来了……”

    完美的变声,盛夏触及到男人脸颊之上的银色铁质面具,显然是处理过的了!

    “松开我……”

    盛夏小手下一瞬狠狠地捏住男人的颈脖,完美的脱身,快速的走到门边,按下了灯光按钮,房间里一片光明。

    男人颀长的身子,在光明之下也是致命的压迫感!

    盛夏记不清是什么时候再见战神了,两个人许多年没有见过面了,唇色抿起,男人身上整个人散发无比熟悉感。

    “既然来了,莫非是想要矫情嘛?盛夏,只有我才能帮你离开冷家,和冷家彻底的脱离关系,只需要你陪我一夜!”

    盛夏:“……”

    Shit!

    一夜……

    一夜要做的事情多了多去了,这个男人怎么会那么轻易的许诺呢?

    “战神,其实,你对冷家十分了解吧?或者是WA对于冷家非常了解……”

    盛夏美眸尽是清澈的眸光,挑了一个距离冷枭浚比较远的安全地方靠着墙壁,和男人保持相对独立的安全距离。

    “例如,冷家的事业涉足,其实很多在WA的接管范围……又例如,按照WA的财力物力,区区一个冷家,怎么会不在话下,还让我用了整整十年的光景?”

    “所以……战神,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和冷家是什么关系,或者是WA和冷家是什么关系?”

    盛夏虽然不是机智的人,但是也不是一个傻子,美眸清澈如水,认真的凝视着自己面前的男人,希望从男人口中得到准确的答案。

    战神唇色上扬,幽深的墨眸漾着点点光华,十分的迷人,只是在银色面具之下女人看不清男人细微的动作。

    聪慧的女人,总是可以时时刻刻给自己如此大的惊喜……

    “不在你的职责范围内,不要过问,当初你们来WA的时候,我记得我有教过你们……怎么,忘了?”

    男人慢条斯理的解开自己的领口,浅浅的凤眸微眯着,幽暗如墨,深邃如潭,似霸气又似贵气十足。

    朱唇殷红润泽,且邪魅勾起,一如赤色彼岸花,妖娆魅惑。

    如此细微的动作,妖娆到了极致,盛夏心底警钟敲响,低喃道。

    “我只是过来,仅此而已,质问清楚,我就会离开……你如果有不轨的行为,我会告诉WA上上下下!而且我会报警的……”

    盛夏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因为自己的这句话,男人身上的气息柔和了几分,不明所以,这句话,明明是自己来激怒他的话。

    冷枭浚心底简直是乐开了花,微微松了一口气,狠心的女人,还好女人只是过来质疑,没有答应一夜的邀约。

    “嗯,报吧……我想要的女人,从来都没有得不到的,难道你忘了,当初在原始森林,我是如何从猛兽,毒蛇口中救下了你……”

    盛夏:“……”

    是啊……

    当初因为任务失败,她和战神被迫从空中跳伞,没想到跳进了南非的原始森林,哪儿到处是陷阱,还有野兽。

    自己被死人花的枝条缠绕,还是他救下了自己,还有几米长的巨蟒……

    原始森林之中的猎豹,雄狮……

    男人以死相救,该不会从那个时候他对自己有意思了吧!

    可是为什么要安排自己去冷家呢?

    这个到底是为什么……

    盛夏深呼吸一口气,自己就是想要来找一个答案,偏偏战神极其吝啬给自己这么一个答案。

    “没有忘记,我也没有忘记WA给予我的一切,所以我才会答应调查冷家的背景……”

    但是,调查的结果就是如今自己贵为冷家的大少奶奶,甚至于肚子里还怀着冷家的长子嫡孙!

    所以,是不是玩笑开大了呢!

    感受到战神的缄默,以及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冷硬的气息,盛夏脸色微微一变,深呼吸一口气,下一瞬,趁着男人走神之际,快速的关上了房间里的灯光,准确的带上夜色过滤镜,向着床上的男人跑了过去,小手准确的覆盖上了男人的银色面具。

    一个用力想要撕开,可是整个人下一瞬被男人迅猛的再度压在了大床之上,但是盛夏却撕下了男人整个右手的衣衫。

    撕拉一声,盛夏耳边尽是男人暧昧的低喃:“既然你这么着急,不如我满足你?”

    盛夏:“……”

    ------题外话------

    哈哈哈,亲妈亲妈……下一章有惊喜,嗷呜……我其实真的是亲妈有木有!咳咳,其实原本设定的剧情很虐,很残……但是那个是从盛夏5岁开始的,咳咳咳,现在直接是从25岁开始写,哈哈,之前的阴暗遮去了,对,我是不会承认以此来证明我是亲妈所以才这样的……感谢18987662965,15187848405月票,感谢佳应子钻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堇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堇颜并收藏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