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 > 第二百三十五章 我怀孕了,文臣的【夏浚】

第二百三十五章 我怀孕了,文臣的【夏浚】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盛夏因为在雨林劳顿的厉害,不一会儿就睡着了,水慕看着小妮子这般疲惫的模样,将身上的薄被向上拉了拉,生怕盛夏不一不小心受凉了!

    毫无睡意,水慕简单的批了一个披肩就走出房间了,口干的厉害,赤脚踩着地毯走在了地上,好不容易走到了客厅内,客厅内的人影让水慕吓得一个踉跄。

    但是再度回神,发现眼前什么都没有。

    仿佛刚刚的一切都是自己的错觉一般!

    简单的抿了一口水,水慕准备回到房间里,却被男人瞬间压在了沙发之上!

    动作之快,如此的迅猛,但是却恰到好处的护住了自己的小腹,恐怕也就是重墨了!

    男人身上熟悉的天赋气息在鼻尖缠绕,水慕哑然失笑,还以为刚刚的身影是重墨呢!

    “重墨,你吓死我了……这么晚了,不睡觉干嘛,你明天难道不去公司嘛?”

    “唔,孩子们还有夏夏睡了嘛?”

    重墨薄唇轻抿,气质优雅无双,借着月光看着身下的女人,娇媚的容颜,华丽的肌理,让自己爱不释手,喜欢的厉害,啄吻女人的脸蛋,哑声说道。

    “嗯……都睡了,我不怎么困……”

    水慕诚实的说道,对上男人深邃的眸子,忽然几分了然男人要做些什么了,小脸涨红的厉害,下一瞬,男人凑近自己的耳边哑声说道。

    “正好,你不困,我也不困,我们做点有意义的事情怎么样?妍妍,我好想你……”

    水慕:“……”

    *裸爱意的表白让水慕的小脸涨红的厉害,避开男人灼热的视线,低喃小声说道:“去房间,别在客厅了……”

    “唔,不如顶楼的泳池怎么样?”

    重墨漆黑的眸打量着她,精致如工笔画的凤眸滑过一抹流光,看着女人小脸涨得通红的模样,故意逗弄道,大手滑过女人牛奶般嫩滑的肌肤,所到之处,像是电流一般惹得水慕浑身都在颤抖。

    “重墨,你无耻……”

    “嗯,保留点力气,不然等下没力气怎么办?”

    水慕:“……”

    男人的话,暗示的意味相当明显,水慕简直是羞红的不得了,被男人直接抱着走向了顶楼的游泳池,恒温设计,水温怡人。

    感觉到男人把自己抱进了水池之中,温柔的水的触感四周向着自己逼进!

    那种温润的触感,实在是舒适十足,但是水慕还是忍不住伸出藕臂环住男人的颈脖,生怕落入水中,下一瞬,女人这般贴己的动作,让重墨扣住女人的下巴,狠狠的索吻。

    几乎是饿了许多的豺狼终于被放出来一般,男人身上遍布着血性和欲求,体温剧烈的升高,水慕生怕男人做了什么夸张的事儿,赶忙小声的提醒道。

    “重墨,孩子……”

    “嗯,我轻点,乖,感受我……”

    “唔……”

    水慕还想再说些什么,整个人晕晕乎乎的,在男人猛烈的攻势之下节节败退,只能抱着男人的颈脖防止自己跌落,双腿环上了男人精壮的腰身……

    一时之间水花四射,暧昧的气温陡然升高!

    ……

    激情终了,水慕忽然有些明白为什么女人怀孕的时候是男人出轨率最好的时候,这男人简直是胃口猛增,根本吃不饱。

    重墨自从水慕怀孕之后,就一直刻意的和女人保持了安全距离,生怕自己一不小心伤了女人和孩子。

    如今终于满三个月了,终于可以一次性吃饱了,但是重墨刻意控制,看着怀里已经像是猫咪一般慵懒熟睡的小女人,重墨嘴角上扬,忍不住俯下身子吻了吻女人的唇瓣,将女人抱进一楼的客房清洗干净之后,重新一块儿睡在了客房之中。

    夫妻之间,偶尔的情趣也是必然的,例如重墨和水慕这般睡客房,新的环境,反而越发的将两个人紧贴在一块儿……

    ……

    清晨:

    盛夏没有睡懒觉的习惯,很自然的醒来,感受着空气的清新怡人,身侧不偏不倚,睡着两个小家伙,原本重爱妍和重牧睡在小床上的,看到大床上有那么大的位置,也就爬了上来。

    盛夏还是第一次和孩子在一堆睡觉,小小的人儿,那么柔软!

    盛夏俯下身子挨个吻了吻小家伙的脸蛋,心头尽是满足,房间内已经没有水慕的身影了,多半是起了,或者去找重墨了!

    盛夏总觉得空气之中萦绕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有几分熟悉,但是却说不上来,蹑手蹑脚的起身,重新换了一套紫色的长裙,裙摆处还有金丝勾勒的牡丹花,美丽妖娆,看得出来,重墨和水慕的品味很好!

    走出房间,重恩已经张罗着准备早餐了,水慕果然和重墨在一块儿还没有起来,重恩看到盛夏的身影,赶忙招呼道。

    “小夏,来喝杯蜂蜜水润润嗓子……”

    “谢谢爸……”

    盛夏唇色一暖,夏季的天气在清晨还不算是很炎热,可能是职业习惯,盛夏漫步走出别墅,开始侦查起整个海边别墅的环境了。

    视线触及不远处汪洋的大海,心胸顿时感觉开阔了许多!

    难怪有人说,住在海边的人,心都宽……

    也不知道,冷枭浚现在伤口的情况怎么样了!

    不知道有没有发炎……

    男人有没有身体发热!

    ……

    不远处,黑色奢华的轿车内,一身黑衣,身形高大,容貌俊美如神祇,仿若睥睨天下的王者,君临天下的气魄不怒自威。

    深邃的墨眸一直凝视着站在悬崖边的女人,娇弱的身影,那一抹妖娆的紫色,将女人的魅力尽显。

    薄唇勾起,嘴角上扬,一抹虚弱的苍白让男人看起来毫无血色!

    “大少爷,您该回去了,不然二少爷该着急了,您都出来一宿了,大少奶奶过得很好,您看,大少奶奶的气色多好啊,这跟一朵牡丹花一样……”

    管家自顾自的说了很多,这大少爷也真是的,昨天被冷家的直升飞机救了之后,执意要来K市,不去J市,为的就是看看大少奶奶过得好不好!

    这大少爷浑身上下都是伤,两处枪伤,更加的面目狰狞的厉害!

    所以啊,这得赶紧治疗了,偏偏大少爷一心要看大少奶奶,刚从别墅里出来,就执意坐在车内,从车窗里看着大少奶奶!

    大少爷,大少奶奶过得很滋润,咱们也该回去看医生了……

    ……

    冷枭浚薄唇抿起,潋滟的墨眸散发出摄人心魄的眸光,精致的五官凝了一层薄冰,手指之间优雅的夹着一根雪茄,车窗内烟雾弥漫,越发的衬托出男人身上妖娆的气息,高贵如冷漠王者。

    “你的意思是,她离开我之后,过得更好了?”

    女人的确是过得好,吃得好,睡得好,这环境也好!

    那小腹微凸的模样,神色怡然自得看海的模样,都在阐明一个道理,那就是这个女人,离开了自己过得是相当的自由滋润。

    自己人不人,鬼不鬼的,过得差极了,她不在自己的身边,自己就是该死的像是失去了氧气一般,连呼吸都变得异常的不顺利。

    管家:“……”

    大少爷真的是强词夺理啊,这么坏!

    难怪大少奶奶要回娘家,他就是活该……

    “咳咳,大少爷,您先把身子养好了,再接大少奶奶回来也不迟,这大少奶奶长得跟一朵花一样,您可真的是好福气啊……嘿嘿,到时候小小少爷也大了很多了……”

    “花开得美,容易遭贼惦记,哼……”

    文臣可是惦记的紧,自己刚刚得到消息,文臣已经结束WA的事务正往K市赶呢!

    管家:“……”

    遭贼惦记,为什么自己觉得冷枭浚说这种话有点口不对心呢,这夸大少奶奶也不对,劝他养身子也不对,自己可真的是没辙了。

    “嘿嘿,大少爷,这大少奶奶可是有冷家的骨肉,您放心吧,重先生和重夫人可是会帮大少奶奶照顾妥当的……”

    管家有些难为情,嘴角挤出一丝笑意偏偏一把年纪了,比哭还难看,冷枭浚嘴角抽搐了几分,管家不提重墨还好,一提到重墨这个大舅子,自己简直是心肝都要气炸了!

    “别挡着我视线,看不到夏夏了……”

    管家:“……”

    管家也是在冷家多年了,看到冷枭浚有些神智不清的模样,颤抖的伸出大手摸了摸男人的右手,滚烫一片。

    “大少爷,您发烧了啊,很严重啊……看样子伤口发炎了,绝对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我没事,都说了你别挡我视线了……”

    冷枭浚俊脸涨红的厉害,整个人有些莫名的飘飘然,看着不远处盛夏的倩影,感觉到女人一步一步向着自己逼近,心也跟着加快速度的跳着。

    管家:“……”

    自家的大少爷可是烧糊涂了啊!

    “大少爷,您清醒点,大少奶奶在向着客厅走去,没往你这儿走呢……真的,您醒醒……”

    冷枭浚浑然滚烫的厉害,炙热的温度几乎是可以烫的管家手都颤颤的,再这么下去的话,恐怕人得烧糊涂了。

    “大少爷,我现在带您离开,绝对不能再这么下去了,开车……”

    冷枭浚:“……”

    冷枭浚勃然大怒,想要站起身子,却忘记了自己坐在轿车之中,额头猛地撞向了车门,随即眼前一黑,昏了过去,更是吓得管家措手不及。

    “快……快开车,大少爷昏倒了……”

    “通知老夫人……”

    “通知二少爷和二少奶奶……”

    “是……”

    ……

    盛夏回去的路上一直隐约觉得有人在看着自己,听到不远处的汽车上,唇色一淡,视线扫了过去,却只看到黑色轿车扬长而去,眸色一淡。

    海边别墅也就是重家一套还有不远处的冷家一套,难不成刚刚那部车是来拜访冷家的?

    不过实在是有些诡异的厉害!

    小手情不自禁的抚摸着自己小腹的位置,盛夏嘴角上扬,美眸之中满是柔和的光芒,越发的美得摄人心魄。

    ……

    回到别墅的时候,重墨和水慕已经起来了,连带将两个小家伙穿戴整齐一并起来了,重墨则是一脸餍足的模样,水慕则是有些微微疲惫,两个人之间萦绕着点点暧昧,越发的旖旎。

    “夏夏,早……”

    “早,哥,嫂子……”

    盛夏少有的眉眼有几分笑意,柔声说道,伸出小手主动的牵着重牧和重爱妍的小手,一并坐在了餐桌之上。

    水慕双腿打颤的厉害,娇嗔的瞪了一眼身侧的男人,被男人小心翼翼的扶着坐在了餐桌之上,看到琳琅满目的点心,顿时食欲就来了。

    “夏夏,都说是酸儿辣女,我最近特别喜欢吃酸的,你尝尝看这个人菠萝汁,酸溜溜的,特别好喝……”

    “谢谢……”

    盛夏从水慕手中接过榨好的菠萝汁,轻轻的抿了一口,实在是好喝的厉害,忍不住嘴角上扬,再喝了一口。

    “文臣先生来了……”

    盛夏眸色一亮,听着佣人的话,忍不住起身赶忙走到了客厅门口,果然看到了文臣一脸疲惫的模样。

    昨天一别,自己还没有好好地道谢,一觉醒来,他就不见了……

    男人的俊脸之上还有胡渣,一看就是一宿没睡,盛夏柔声的开口关切问道:“文臣哥哥,快来一块儿吃早餐吧……”

    “好……”

    文臣原本是一身的疲惫,但是看到盛夏整个人带笑的眉眼,感觉到整个人轻松许多,嘴角上扬,主动的跟了过去,视线一直舍不得离开女人分毫。

    重墨黑眸凝视着文臣和盛夏的互动,嘴角不着痕迹的上扬,看着有些不明所以的重恩,“好心的”解释道:“爸,这个是文臣,是夏夏的青梅竹马,这一次,还对亏了文先生救了我们家夏夏……”

    “重先生客气了,叫我文臣就好……重老先生好,重太太好……”

    文臣谦卑有礼,不卑不亢,让重恩满意的勾起唇角,水慕心头也对于男人多了许多好感,因为很礼貌,温文尔雅,根本就不像是一个会玩刀玩枪的人,果然,人不可貌相!

    “文先生……文臣,谢谢你救了夏夏……快坐下一块儿吃吧……”

    “好……”

    水慕看着重墨特地给文臣安排了一个好位置,嘴角的笑意不着痕迹的上扬了几分,重墨在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表明,自家的宝贝妹妹很吃香!

    “文臣呐,你在重家多住几天,小夏的朋友,就是重家的朋友……”

    重恩适时的开口和重墨交换了一下眸色,显然是想到了一块儿去了!

    文臣唇色一淡,视线看向一直在认真吃早餐的盛夏,似乎是在等着女人的邀请,毕竟做客这种事情,如果盛夏不邀请,那么自己存在的一点价值都没有了。

    虽然自己真的很想留在这儿陪在女人身边就足够了!

    “夏夏,你对K市还不是很熟,有了文臣陪着你四处逛逛,也能解闷……”

    水慕得到了重恩和重墨一致的眼神暗示,咳了咳嗓子,弱弱的开口说道。

    盛夏口中还吃着培根,如今听到水慕呼喊自己的名字,美眸微微一个愣神,略微反应了一会儿才想到是在和自己说事情。

    “好……”

    文臣唇色一喜,大手攥紧手中的筷子,加了一些盛夏喜欢吃的点心放在了女人的餐盘之中,恭敬的说道。

    “既然这样,我就在重家叨扰几天了……”

    “哈哈,不叨扰,求之不得呢,终于有人陪着老头子我一并下棋呢,等下吃完饭,文臣啊,我们俩来一局……”

    “好……”

    盛夏:“……”

    盛夏隐约觉得有些奇怪,但是哪儿奇怪又说不上来,唇瓣噘了噘,看到餐盘之中男人为自己夹好的点心,仿佛是岁月回到过往,两个人朝夕相处的时候了,嘴角上扬,小口小口继续吃着面前的点心。

    文臣看到女人食欲这么好的模样,忍不住嘴角上扬,笑开了怀。

    ……

    丰盛的早餐,盛夏吃了很饱之后坐了一会儿,感觉有些消化不良,重墨已经赶去公司了,一连在雨林耽搁了两天,公司的事情压了许多,水慕则也跟着去了燕铭,最近燕铭的业绩不断的上升,成为了K市的热门新公司!

    两个小家伙则是请来了家庭教师,重爱妍教起了琴棋书画,重牧则是继续自己一个人看书,家教老师已经无法满足小家伙的求知欲了。

    重恩原先在和文臣下着棋,看着盛夏如此兴致不高的模样,柔声说道:“文臣,你陪着小夏去海边逛逛吧,别墅后面还有一块儿沙滩,这个季节玩水还不错……”

    “好,重伯伯,我知道了……”

    文臣和重恩棋艺相当,重恩越发的喜欢文臣了,这个孩子不矫揉造作的,而且不遮掩,不错,年少有成,恐怕也是将才啊!

    盛夏听到重恩和文臣的对话,美眸一愣,随即意识到在跟自己说话,点了点头,站起身子,准备直接向着门口走去,却被文臣拉住了手腕,给女人小心翼翼的披上了外套。

    “海边风大,批一件衣服吧……”

    “好……”

    盛夏感觉到肩膀上传来的温暖,嘴角上扬,点了点头,跟着男人一并走出了客厅,重恩满意的勾起唇角,自己这个最小的闺女啊,如今嫁给了冷枭浚,按理自己是该满足了。

    可是真正做父亲的心思,那会希望她多么非得嫁入豪门呢,她只需要陪在自己的身边,自己就心满意足了。

    要是以后真正离开冷家了,或者是和冷枭浚过不下去了,这个文臣就不错!

    ……

    盛夏跟着文臣一块儿在海边沙滩上漫步,盛夏觉得沙滩十分细腻柔软,索性直接赤脚踩在了沙滩之上。

    白皙的小脚踩在了柔软的沙滩之上,显得如白玉一般细腻嫩滑,惹得文臣的视线再度集中,嘴角上扬。

    “文臣,我其实很喜欢WA的一个最主要的原因也是因为在海边,好美……感觉心境都变得开阔了……”

    WA的总部在美洲一个不知名的小岛之上,却不是在表面,而是在海水之下,环境极美,像是一个人间仙境。

    最重要的是在哪儿电磁波是被屏蔽的,接收不到任何的信号,所以十分安全,隐蔽。

    “文臣,我一直忘记问你是为什么来到WA的?”

    盛夏小脚靠近微凉的海水,嬉戏乐呵呵的笑个不停,伸出小手牵着文臣的手一并踩在沙滩之上。

    丝毫没有察觉到男人的眸子暗沉的惊人。

    “被家族送进来锻炼罢了……我在家里是私生子……所以,当初继母送我进WA的时候,更多的目的是想要让我死在WA吧……”

    文臣眸子一淡,越发的暗沉,大手微微紧握,捏的盛夏的小手有些疼。

    盛夏嘴角的笑意一凝,感受着男人情绪的激动,忽然有些明了为什么这些年文臣如此的特立独行。

    原来是豪门之中最不待见的私生子,其实WA之所以会这么多年都屹立不倒,最重要的原因是严格以对,就连挑选出来的学员都是严格筛选的。

    其实很多豪门背景的家族,往往会选择把孩子送到WA加以磨练……

    其实也有很多人,将孩子往死地里送!

    目的就是废了这个人,神不知鬼不觉!

    原来文臣也是吃苦的人,盛夏情不自禁的伸出小手再度握紧了男人的胳膊,柔声说道:“没关系,都过去了,事实上证明你是最出色的……”

    “嗯……”

    文臣颤抖的伸出双臂,将女人紧紧的抱在怀里,感受着女人身上柔和的气息,虽然清冷,但是盛夏在面对自己的时候,已然褪去了许多。

    “有的时候,我真的很感谢生活的苦难,正因为如此,我才会遇见你了……”

    文臣哑声说道,时过境迁,伸出大手轻轻地拍着女人的后背。

    扑哧……

    盛夏因为男人温柔的话语,嘴角上扬,感受着男人身上熟悉的气息,嗅着男人身上的味道,有种回忆过往的感觉。

    当初一次又一次锻炼,涉险的时候,都是如此这般熟悉的气息让自己感觉到温暖十足。

    “没关系,以后都会好起来的,文臣,你还打算回文家嘛?”

    “嗯……文家欠我的,我都会讨回来的……”

    说到这儿,男人眸子之中绽放出慑人的光芒,浑身散发出几分寒气,盛夏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看样子,文臣在文家真的是受到极大的苦楚了……

    所以才会这般耿耿于怀。

    ……

    因为感觉到文臣的痛楚,盛夏对于自己以外问出的问题深表歉意,所以一直静静地抱着面前的男人,轻轻地为男人平复着呼吸,拍着后背。

    没有留意到不远处的相机!

    因为文臣提到了文家的过往,所以盛夏选择了静静地倾听,文家有一个名正言顺的长子,文臣的母亲是风尘女子,当初是文臣的父亲在外一夜风流欠下的罪孽。

    文臣的母亲意外病亡之后,安排人把文臣送回了文家,文臣的出生,是对文臣的父亲最大的耻辱,因为代表着自己曾经的酒醉情乱。

    所以爹不疼,没有娘爱,继母又想让自己死,唯一的哥哥也是厌恶自己入骨……

    盛夏没想到文臣生活的如此辛苦,神色再度紧了几分,比起他,似乎自己的生活好了很多。

    “我们玩水吧……”

    盛夏察觉到男人呼吸平复了许多,灵活的从男人的怀里逃窜了出来,蹲下身子,将脚边的海水撩到了男人脸颊之上,打湿了男人身上的衬衫。

    “哈哈……”

    盛夏看着文臣措手不及,忍不住笑出了声,文臣看着女人这般笑靥如花的模样,伸出大手准备撩起海水泼向女人,但是考虑到女人身上的薄裙,所以只是撩到了女人的脚踝处。

    “好你个囡囡……等着……别躲……”

    文臣因为胸前的衬衫被打湿,紧紧的贴在身上,健硕的男性躯体,没有一丝多余赘肉,优美的肌肉线条,堪比精致的雕塑品,尤其那是壁垒分明的八块腹肌,结合了力与美,充满了致命的性感诱惑。

    盛夏小脸涨红的厉害,赶忙避开了眼前如此的美景。

    “哈哈,我错了……”

    盛夏一边求饶说着自己错了,一边小心翼翼的查看着文臣的模样,看着男人真的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赶忙使坏的将海边重新泼向了男人的身上。

    两个人仿佛是回到了年少时候在WA的美好记忆,嬉戏打闹,像是个普通情侣一般,青梅竹马。

    每一次都湿透了,还想要一直玩,还会去深海潜水,目的就是为了寻找海底的珍珠……

    “兵不厌诈……”

    盛夏娇嗔的说道,嘴角的笑意越发的像花儿一般绽放开来,让文臣忍不住眸子之中的笑意深了几分,主动地伸出大手抚摸着女人白皙的脸颊。

    女人如樱花一般的长发随着海风轻舞飞扬,尤其是肩头还披着自己的衣服。

    十足的像是一个孩子……

    许久未有的亲昵,让盛夏神色一怔,感受到男人的大手在自己脸颊处的触感,杏眸微闪的厉害。

    似乎,自己已经开始排斥除了冷枭浚以外的所有男人的碰触了……

    “文臣,你……我……”

    盛夏迅速的向后退了退,差点被一波海浪冲击的摔倒在地,还好文臣眼疾手快,快速的将女人抱进了怀里。

    “小心……”

    心怦怦的跳个不停,倒不是因为脸红心跳,而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陡变的如此之快,盛夏觉得自己真的是中了冷枭浚的毒了,才会在自己和文臣如此亲昵的时候想着这个男人了。

    “有的时候,我时常在想,对我这辈子最重要的到底是什么,是文家的重视,还是报仇,还是拥有你……夏夏,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拿一切去换你陪在我身边,一生一世……”

    文臣情不自禁说出自己心底的话,大手轻轻地握住女人的右手扣在手心,指腹摩挲着女人手腕之上的伤疤,那个是盛夏曾经为自己殉情的见证。

    盛夏:“……”

    一个女人,如果能跟这个男人的事业平起平坐,看来这个女人在这个男人心目中占有一定比重的地位。

    如今文臣的话,更是犹如海浪一般瞬间将盛夏整个人席卷其中,唇色抿起,美眸之中闪过几分诧异的眸色。

    两个人曾经爱得轰轰烈烈,虽然不是你侬我侬,但是青涩十足,喜怒哀乐全数贡献进去了。

    付出过,爱过,但是……

    “文臣,其实一直欠你一句对不起……”

    盛夏思索了许久,还是说出了自己心底最想说的话,对不起!

    其实真的很对不起文臣,至少他没变,但是自己却背离了方向。

    “我觉得我对冷枭浚的感情变了,恐怕我大概也许,可能是没有以前那么恨他了,所以,对不起……”

    盛夏态度说得极其诚恳,文臣脸色微微一变,女人越是诚恳,越是像是一把利剑狠狠的刺进自己的心头之中。

    “没关系……”

    夏夏,只要你说对不起,我一定会说没关系……

    盛夏没有因为文臣的这一句没关系而感觉到心头轻松一些,反而是更加的沉重,唇色抿起,男人的大手已经握住了自己的小手。

    “夏夏,再留在我身边一小会儿,帮我做一件事情,结束之后,我亲自帮你除了手腕上的伤疤……”

    盛夏:“……”

    盛夏对上男人真挚的眸子,深呼吸一口气,点了点头,柔声说道:“好……”

    “文臣,我们会一直做朋友嘛?”

    盛夏声音柔和的像是温水一般径直的注入文臣的心尖一般,深深的凝视着女人绝美的容颜,对于女人凸起的小腹,嘴角扬起一抹苦涩的笑意。

    “对……”

    你愿意我们俩是什么关系,那么我们俩就是什么关系……

    “好……”

    盛夏因为男人这句话忍不住笑开了怀,像是一个孩子一般,自己的朋友不是很多,几乎是屈指可数。

    唯一算得上是有关系的,恐怕就是文臣和飞星了!

    飞星可以算得上是自己的师傅了,所以,唯一的朋友,怕是就是文臣了……

    盛夏觉得,这个男人就是自己生活中一个很重要的存在!

    ……

    盛夏没想到自己居然答应文臣帮了如此一个忙,实在是匪夷所思!

    三天后,晚上8点,灯光弥漫:

    K市迎宾馆,一直用于款待各界政要,以及达官贵族!

    偌大的VIP包间:

    盛夏如今一身精美的白色蕾丝衣服,镶着金边,正好露出白皙的脖颈,肤光胜雪,宛若白玉。活色生香,秀色可餐。

    盛夏看到自己面前坐着的文功,还有文夫人,以及文家的长子文伟强,微微吞咽了一口口水。

    “这位是重安安,重家的四小姐,安安,这位是文先生,文夫人,还有文少爷……”

    盛夏:“……”

    全场的焦点在自己身上驻足,盛夏咽了一口口水,使得自己看起来没有那么紧张,举手投足像是名媛一般落落大方。

    本来自己也是重家的四小姐,所以,文臣只不过如实介绍自己而已!

    “文先生,文夫人,文少爷好,我是盛……我是重安安,文臣的女朋友……”

    盛夏报以热忱的微笑,和平时清冷判若两人,定神在文功,文伟强,还有文夫人三人身上停留,标准的豪门世家的嘴脸,知人知面不知心,很难看出来,当初他们一家三口怎么会想到杀文臣灭口。

    还把年纪那么小的文臣送到了WA,让他自身自灭……

    文夫人明显坐不住脚了,这文家有先例,要是谁先有了冷家的下一代子嗣,那么就可以得到老太爷的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如今文臣虽然是私生子,但是同样享有和文伟强一样的百分之四十的股份。

    所以说……

    如果文臣拿到了老太爷的百分之二十的股份,那么,无疑在文家,文臣是称霸的!

    “怎么了,文夫人气色不是很好……”

    盛夏知道文夫人此刻心乱如麻,故意使坏的问道。

    文夫人:“……”

    “呵呵,没事,难道重小姐的哥哥就是重氏的重墨嘛,K市的重墨?”

    文夫人不死心的问道,文臣大手紧握女人的小手,嘴角绽放出一抹恭敬的笑意,但是却散发着摄人的寒气。

    “唔,看来夫人真的是好见识,远在A市,却知道K市的事情……”

    文臣那双犹如工笔勾勒的凤眸越发的锐利夺人,话语之中尽是讥讽,最重要的是,文臣对于文家三口人,丝毫都没有用敬词,而是用的夫人的称呼。

    文臣对于文功还有文伟强都是严重的深恶痛绝!

    文夫人:“……”

    文夫人被文臣如此直白的反击,精致妆容的小脸青一阵,白一阵的,不死心的凑近文功面前,不怀好意的说道:“阿功,你看文臣现在是越来越没有礼貌了,连一声妈都不叫一声……”

    盛夏:“……”

    盛夏脸色微微一变,柔声的主动说道:“文夫人,我的确是K市重家的四女儿,我二哥是重墨,我的大哥是重鑫祺……”

    果不其然,盛夏将重墨和重鑫祺的名字报了出来,明显看到文功的脸色缓和了许多,毕竟要是和重家结亲了,那可真的是大喜事一件。

    但是文夫人脸色却难看的厉害……

    “哼……果然是外面的野种,不干不净的……”

    文夫人小声的嘟囔着,让文臣忍不住大手紧握,盛夏感觉到了男人心底激动地情绪,主动地上前伸出小手握住了男人的大手,嘴角上扬,美眸越发的凝了一层碎冰,下一瞬,修长的手指微微一弹,一根银针刺进了女人的手背。

    “哎呀……”

    文夫人感觉到手背疼得厉害,赶忙将银针拂去,很快手背上的一个红点,迅速的变得红肿。

    “我去下洗手间……”

    盛夏看着文夫人落荒而逃的模样,嘴角噙着一抹冷笑,和文臣相视一笑,美眸都是玩味和安抚。

    文臣嘴角的笑意一凝,伸出大手宠溺的揉了揉女人的发丝,哑声说道:“谢谢……”

    “没事……”

    盛夏小声的回应道,感受着男人大手的亲昵动作,有些微微的不自然避开了男人的视线。

    自己刚刚是略施惩戒,给女人下了一些毒,无外乎是让她整个手背都变得溃烂,当然时间也不长,一周而已!

    ……

    文伟强在盛夏出现的时候,就再也舍不得离开视线了,这个女人飘飘欲仙简直像是一个仙子一般,精致绝伦,就像是一个完美的画卷。

    没想到这世间还有长得这么漂亮的女人,这简直是绝了!

    文伟强眼眸之中,流露出来的尽是*裸的占有欲和爱恋,*包天……

    臃肿的身子,尤其是大大的啤酒肚,30出头的人看起来活脱脱像是50出头的,和文臣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

    盛夏接受到了男人眼眸之中的示好,嘴角的笑意一凝,满是嫌弃,原本想要再送他一根银针的,但是又怕脏了自己的银针,实在是恶心的厉害。

    “重小姐和我们家小臣谈了几年恋爱了啊?”

    文功拿起桌子上的杯子喝了一口,赶忙问道,眼眸之中是*裸的算计,让盛夏微微皱了皱眉。

    这个问题,自然是要交给文臣来回答了……

    “我们谈了很多年,青梅竹马,几乎是一块儿长大的……在没有家人的岁月里,她就是我唯一的亲人……”

    文臣用了唯一的亲人,没有用恋人这个形容词来形容盛夏,盛夏美眸微微一淡,嘴角上扬,一抹暗光在眸底一闪而过,但是却欣慰十足。

    亲人……

    盛夏真的很喜欢有人可以这么形容自己!

    文功面露几分喜色,但是文伟强脸色却越来越难看,伸出肉肿的大手准备握住盛夏的小手,却被盛夏迅速的闪躲。

    “重小姐啊,我和文臣是兄弟俩,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盛夏:“……”

    Shit!

    谁稀罕他照顾啊,简直是蹬鼻子上脸,不要脸……

    “不用了,文臣很稳重,他会照顾我的,而且马上我们就要结婚了,我怀孕了……我想文先生和文少爷都看到了……”

    话题说到这儿,终于重新说到重点了,盛夏美眸之中尽是笑意和文臣相视一笑,没错,自己答应文臣要帮他做的事情,就是假借自己怀孕之名,夺得文家老太爷的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加上文臣手中的百分之四十,文臣可以掌控文家的大局。

    从一个私生子,华丽的蜕变成为文家的掌舵人……

    作为文臣的亲人,自己必须要帮他这么做……

    文伟强:“……”

    文伟强脸色难看的厉害,下意识的看向文功,却发现文功陷入一片深思之中。

    文家在A市,的确是数一数二的,但是和重氏相比,简直是不能比,如果文家能够交到文臣手上,恐怕能够把文家彻底的做大做强。

    “咳咳,这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邀请重先生一块儿吃个饭,毕竟重小姐,你现在都有身孕了,这个该谈婚论嫁了……”

    盛夏:“……”

    盛夏听得出来文功话语之中的暗示意味,樱唇勾起,对上文臣的眸子,低喃道:“好啊……到时候婚事谈成了,也该说说股份的事儿了,文先生,您说呢?”

    文功:“……”

    文功脸色微微一白,没想到盛夏直接一下子把这层窗户纸捅破了。

    这个该如何作答呢?

    ------题外话------

    感谢sheliahuang,hs19910422,15639865958评价票,感谢sheliahuang,南宫茉,15639865958,wenqing12月票!推荐新年活动:大年初一【19号】当天冒泡有礼!前五名书评签到且全文正版支持的妹纸,可以获得邮寄的和文文有关的精美礼物一份!【需要是全文正版支持哈,木有全文支持的赶快啦!妹纸们加群然后私聊勾搭给地址,联系方式啥的哈】其他书评冒泡的且正版支持的妹纸可以获得520小说币奖励!数量不限!感谢宝贝们陪着盛宠走过了14年!新年快乐,羊羊得意,么么,爱大家!

    另外:初一那天新书:枕上婚色之天价妻约【冷彦】的故事也会发出去鸟!嗷呜,亲耐的们,初一等着乃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堇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堇颜并收藏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