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 > 第二百四十一章 绑架【夏浚】

第二百四十一章 绑架【夏浚】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盛夏脑海之中一直回闪着刚刚温暖要帮自己找干爹的玩笑话,如今看到冷枭浚肃然的模样,整个人微微一怔,甚至是有些胆颤的成分在其中。

    因为严肃起来的冷枭浚无疑是最慑人,让人心存恐惧的了。

    这还是两个人距离上一次的争执之后的再度见面,已经过了十天的时间了。

    盛夏面色微微一凝,冷枭浚则是墨眸凝视着面前的女人,瞬间难以调整和克制心头的颤动。

    温暖看着夫妻俩这般生硬的交流,嘴角上扬,杏眸闪过精湛的眸色。

    “大哥,你什么时候到的?”

    这盛夏刚到,冷枭浚就露面了,平时可是看不到男人的身影的。

    “嗯,刚到,有份合同要让翊签字……”

    冷枭浚强迫自己移开视线,淡薄的开口,薄唇抿起。

    “唔,你可别把我们家翊卖了,我们家翊可纯着呢,就你一肚子坏水……”

    冷枭浚:“……”

    冷枭浚感受到来自盛夏浓浓的敌意,嘴角的笑意一凝,墨眸越发的深邃,眸底忽暗忽明,让人难以捉摸。

    “除了你这辈子可以卖了冷枭翊,别人这辈子怕是卖不了他了……”

    温暖:“……”

    这句话,宣告了自己对于冷枭浚是何其的重要性,不可否认,温暖很满意。

    因为女孩子都喜欢听这样的话!

    “唔,彼此彼此吧……”

    温暖美眸尽是妖娆,对上冷枭浚深沉的眸子,漫不经心的说道:“唔,你们俩先聊,我先进去陪奶奶了,如果你要走的话,夏夏,帮我送送……”

    盛夏:“……”

    盛夏刚想开口说自己要走了,结果被温暖这句话瞬间完败,嘴角的笑意一凝,不知道和冷枭浚如何单独相处一室。

    “我还有点事情,暖暖,我先走了……不用送了,你们好好聊聊天吧……”

    盛夏柔声开口,对上温暖玩味的眸光,弱弱的说道。

    冷枭浚:“……”

    冷枭浚神色一冷,好不容易才见到小妮子一面,没想到小妮子,就是如此的想要避开自己嘛?

    视线触及到女人凸起的腹部,喉结滚动了几分。

    “我也回去了,温暖,你去陪老夫人吧,晚点我忙完了派人来接她……”

    温暖看着别扭的两个人,嘴角上扬,美眸一淡,咳了咳嗓子,这夫妻俩的事情,又有谁说得清楚呢。

    “你们夫妻俩还真的是神同步啊,得了,你们俩一块儿走吧,我就不送了……”

    盛夏:“……”

    一块儿走,盛夏神色微微一愣,眸子暗了暗,嘴角挤出一丝笑意,对上冷枭浚的墨眸,柔声说道:“我们走吧……”

    “嗯……”

    冷枭浚反应过来才意识到叫自己,薄唇不着痕迹的勾起,向着盛夏离开的方向跟上了脚步。

    一路上,两个人相对无言,盛夏走到车子门口的时候司机已经关切的迎了上来。

    “四小姐,四姑爷……”

    司机看到盛夏和冷枭浚一块儿出来的身影赶忙打了招呼,礼貌谦逊,让冷枭浚墨眸缓和了几分。

    盛夏拧了拧眉,转过身子,对着冷枭浚深沉的眸子,哑声说道:“奶奶好像是发现我们俩最近有点不对劲了,我让她别担心了……”

    盛夏心头颤抖的厉害,但是还是强忍住自己躁动的心,嘴角上扬,挤出一丝笑意,冷枭浚的眸子则是越发的暗沉了几分。

    “所以,你的意思是?”

    “我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希望我们俩的事情不要让我爸,还有奶奶过分担心了,毕竟他们俩年纪也大了……”

    盛夏没有说关于协议的问题,还没有做好十足的把握,非要和冷枭浚一刀两断……

    “如果没有什么其他的事儿,我先走了……”

    “嗯……”

    冷枭浚微微收敛了自己的心神,试图从女人镇定自若的眸子之中看到一丝端倪,但是却毫无所获。

    可见,盛夏她对于自己的情感控制的极好!

    盛夏坐进车内,一直期待冷枭浚真的能说些什么,做些什么,但是没想到冷枭浚真的什么都没有做,嘴角扬起一抹苦笑。

    看来女人还真的是受虐狂,之前男人对于自己百般示好,偏偏自己熟视无睹,如今,冷枭浚真的误会了自己和文臣的关系,关系冷漠至极,自己却心痛的厉害。

    ……

    “四小姐,您是不是和四姑爷吵架了?”

    管家从后视镜看到盛夏一个人有些黯淡神伤的模样,还以为盛夏和冷枭浚吵架了,不然四姑爷怎么没有陪四小姐一块儿离开呢。

    这四小姐还怀着身孕……

    “没有,我们俩不吵架,就是闹离婚罢了,唔,其实我也是云里雾里的……”

    盛夏嘴角上扬,整个人柔和了几分,和车内炎热的气温相比,则是恍如生活在仙境一般。

    此话一出,立马吓得开车的司机一个踉跄,这四小姐要是真的和四姑爷闹离婚,那还了得。

    “嘿嘿,四小姐,您真会说笑,好可爱……”

    盛夏说出了实话,没想到司机反倒是不相信,樱唇抿起,唇色上扬,柔声的问道:“师傅,您会一直爱着您的妻子不变心嘛,生活中如果遇到误会怎么办?”

    “嘿嘿,生活过日子摩擦是很正常的事情,哪一点小的事情可是不影响我爱她的,我们俩都老夫老妻快30年了……”

    司机爽朗的笑声让盛夏眸子一柔,继续问道:“如果不是小问题,可能是关于那个其他的呢,例如……第三者什么的,丈夫误会妻子在外面有情人了呢?”

    盛夏越说声音越小,小脸涨红的厉害,试着看把自己的情况当成案例说给司机听。

    看着司机迟疑的模样,赶忙提醒道:“我只是举个例子,和我无关的,不是在说我和冷枭浚……”

    “嘿嘿,四小姐,您别说了,我都知道,您长得这么漂亮,喜欢您的人多了去了,当然四姑爷误会您也是常理之事了……”

    盛夏:“……”

    果然,司机就是爽朗!

    盛夏小脸涨红的厉害,既然被男人知道了,也就不再隐瞒了。

    “那您说要怎么办?”

    盛夏不敢告诉冷家人,重家人,生怕他们担心,如今看到司机大叔,终于有了倾吐的对象了。

    “嘿嘿,四小姐啊,这男人啊,最担心的事儿,就是在自己媳妇面前没有威严,没有存在感……”

    “男人啊,越是自尊心强的,其实越是自卑……”

    盛夏:“……”

    盛夏从来都不知道男人的真实想法,如今听到司机大叔这么说,听得那是相当的认真,有板有眼的。

    自卑?

    冷枭浚怎么会自卑呢,那个男人,明明是那么的不可一世,而且他简直是神明一般存在在J市的人,极尽妖孽纨绔。

    怎么会自卑呢?

    不过,冷枭浚的自尊心确实是极强的……

    ……

    司机大叔看到盛夏有些困惑的模样,好心的为女人讲解道:“这个四小姐,你就不知道了吧,这男人啊,活的就是一口气,他嫉妒了,抓狂了,肯定是不会承认的……”

    “往往来说,这个男人,他越是在乎你,他对自己就越是不自信的,恋爱快到到达平稳的时候,这人啊,往往是感觉到自己不自信,自己配不上对方,想当初,我们家那个媳妇,那可是我们班长得最漂亮的……嘿嘿,我当初跟她结婚的时候也是相当的不自信呢……”

    说到自己的事儿,司机大叔眼眸都变得红红的,认真说道。

    “还是我们家那个败家媳妇好,说这全天之下,她最爱的人是我,其他男人再帅,再有钱,她都看不上眼,但是其实我一直都不太信,知道她跟我主动领了证,就这样,才算给我吃了一颗定心丸……”

    盛夏:“……”

    盛夏忽然陷入了沉思之中,整个人因为男人的话,触动异常!

    自己似乎从来都没有给过冷枭浚足够的安全感,因为当初,自己曾经和文臣相恋,哪怕自己一次又一次告诉冷枭浚,自己和文臣没有什么。

    但是冷枭浚也是不信的吧……

    自己一直都没有可靠地措施!

    所以……

    其实冷枭浚因为男人的自尊心,所以一直不愿意承认或者是忍受自己和文臣暧昧吧,痛定思痛,最后决定离婚,放任自己自由。

    “嗯,谢谢您,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嘿嘿,四小姐,我只是跟您分享我的居家过日子心得,爱情再伟大,终究也比不上家长里短,这过日子,才是最实在的事情。”

    “嗯……你说的有道理……”

    盛夏伸出小手抚摸着自己凸起的小腹,嘴角不着痕迹的上扬,经过司机大叔这么一梳理,忽然觉得刚刚以及过往冷枭浚吃醋的模样很是可爱。

    噗嗤一声笑出了声,视线看向窗外的风景,如果自己没有猜错的话,冷枭浚怕是又在忍不住发狂吧。

    ……

    盛夏看着窗外的风景,敏锐的发现不远处的一俩黑色轿车一直在紧紧跟着自己。

    似乎轿车的车牌是A市的!

    眸色微微一变,A市的车牌,那不就是文家嘛?

    这车子实在是有些不怀好意,所以,可能是文夫人或者是文功,文伟强伺机报复了……

    正好,文臣最近可是凭借着手中百分之六十的股份重掌了文家!

    “师傅,身后的那辆车一直在跟着我们,但是我不确定,来回兜几圈试试看……唔,去市中心人多的地方吧……”

    “四小姐,这个是真的假的?”

    司机大叔一听说这个情况,立马坐正了身子严正以待,很是严肃,关切的问道。

    “我希望是假的……唔,来者不善……”

    盛夏清丽的眸子微微眯起,一抹暗光悄然划过眸底,深呼吸一口气,继续伸出小手抚摸着自己凸起的小腹,嘴角扬起一抹讥诮。

    就算是整个文家的人,自己也毫无畏惧。

    毕竟他们在自己眼里手无寸铁,哪怕是大手也只是普通级别的,哪怕是自己怀孕了,要是想对付他们也轻而易举。

    “是,四小姐,要不要我们现在联系重先生来接我们……”

    “唔,不用,正好最近孕期无聊了,有他们陪我打发时间也是一件极好的事情……”

    盛夏精致的容颜越发的冰冷,散发出阵阵寒气,文家人如果硬是要找死,那么,最近也没有办法不是嘛?

    “是,四小姐……”

    司机大叔看着后座女人无比清冷的模样,和刚刚虚心请教的小女人判若两人,实在是惊奇的转变。

    果然,四小姐就是这般的魅力非凡。

    静若处子,动若脱兔……

    ……

    司机大叔载着盛夏在K市的市中心饶了一圈,结果都没有能成功的甩掉了身后的那辆黑色来自A市的轿车,嘴角噙着一抹冷笑。

    忽然,美眸一闪,一抹暗光在眸底一闪而过,这倒是一个机会……

    “放我在这儿下车吧,我去买点东西,你在这儿等我就好……唔,如果时间长等不到我的话,那就去把这翡翠镯子交给他,告诉他……如果他还想跟我过日子的话,那就亲自把这个镯子戴在我的手上……”

    盛夏摘下自己手腕上的翡翠镯子交给了司机大叔,嘴角上扬,美眸淡如水。

    这绝对是对于自己的一个最好的机会……

    来检验自己和冷枭浚对于彼此的真心!

    “四小姐,这么做,真的好嘛?那些人对您该不会做出伤害您的事儿吧……”

    司机大叔没想到盛夏明知道对方在跟着自己,还故意给对方机会,实在是太奇怪了,而且盛夏小姐文文弱弱的,万一要是出了什么事,可怎么办?

    “放心,不会的,我心里有杆秤……”

    盛夏报以诚挚的微笑,点了点头,深深地看了一眼司机大叔手中的翡翠镯子,樱唇勾起,随即转身下车,小手紧握成拳。

    如果说自己真的被轻而易举的被抓住,那恐怕自己在WA也是荡得虚名了……

    “是,四小姐……”

    ……

    盛夏走下车内,看着自己一身轻盈的雪纺连衣裙,嘴角上扬,实在是不方便做事,还好自己带了钱,可以在对方控制自己之前提前买好自己需要的东西。

    盛夏简单的换了一身长裤,长袖,还有一双靴子,在靴子,长裤还有衣服兜里都暗藏凶器。

    至于匕首的话,则是选择了最为锋利的瑞士刀!

    准备充分之后,盛夏才慢条斯理的吃饱喝足,然后向着人烟稀少的小巷走去……

    果不其然,前脚刚走进小巷,后脚已经有人快速的尾随而至……

    “你就是重安安吧,哼,可算是找到你了,天涯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了……”

    盛夏:“……”

    盛夏看到自己面前“非常魁梧”的四个男人,嘴角扬起一抹冷笑,咋咋唬唬的,一看就知道和文伟强一样都是一个草包。

    看来是文夫人担心浪费钱了,所以舍不得雇专业的,认为对付自己一个孕妇,区区这四个男人就足够了!

    嘴角上扬,轻声说道:“你们不用绑我,我会直接跟你们走的……”

    “……”

    电视剧上都不是这么写的,不是一开始的时候,这个女人得大吼大叫,然后呼唤救命吧,还得要掏出手机拨打110啊!

    这怎么会这么容易,这个女人也太好糊弄了吧!

    看着长这么漂亮,实质上真的是一点用都没有!

    “哼,算你识相,那就跟我们走吧,安安小姐,我们也会拿人钱财,为人消灾放心,只要你配合,我们绝对是一群有素质的绑匪的!”

    “可不是,你看,我们都完全没有爆粗口!用的都是专业术语……”

    一个绑匪觉得补充不够,另外一个绑匪迅速的补充,盛夏嘴角的笑意一凝,差点笑出了声,这四个男人,如果自己没有猜错的话,怕还是初次,也不是非常有技术含量的人。

    所谓的专业术语,难道就是拿人钱财,为人消灾嘛!

    盛夏被其中一个男人用小刀抵在腰身,向着一旁的黑色轿车走去,唇色抿起,故做漫不经心的问道:“既然你们是有素质的,不如让我死也死个明白,究竟是谁,派你们来的?”

    盛夏迅速的将手中的一粒沙子状的东西丢在了男人的口袋之中,那个是定位系统,就算是他们搜身自己,或者是让自己改头换面,恐怕也不会想到定位的源头出在了自己人手上。

    “这个,不太好吧,我们是有素质的……”

    盛夏:“……”

    盛夏从业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有素质的人,心底暗暗闪过几分赞许,美眸一淡,护住小腹,柔声解释道:“如果这样也不行的话,不如我猜,你们点头或者是摇头,这样,也就不算是违反规定了,不是嘛,话可没从你们嘴里说出来……”

    盛夏明显的看到男人眸子之中的松动,低着头,乖巧的坐进了车内,十分配合!

    绑匪看到盛夏如此的配合,心头一喜,也就不管那么多了,对着不远处的白色轿车做了一个OK的手势,紧接着做进了车内。

    “行,爷们我应了你……”

    “嗯,我猜是A市的文公,文夫人……文家大少爷……”

    男人说让自己猜,盛夏也不客气,直接把正确的答案说了出来,对上男人傻了吧唧呆掉的模样,嘴角微微抽搐了几分,似乎自己不该猜的这么明显,之前应该多过渡几家的。

    他们要是起疑心了,那么自己就危险了……

    恐怕熬不到冷枭浚来救自己,就会开始自救了!

    绑匪头子大哥惊讶的看向盛夏,忍不住拍手赞美道:“哎呀,人都说这个孕妇傻了吧唧的,最好办事了,没想到你这么聪明啊,就是文家,哎,不知道你和文家怎么结怨了,这都是有钱人,不好好跟钱过日子,在一块儿掐架干啥呢……”

    盛夏:“……”

    盛夏看着男人毫无意识到自己露出破绽的模样,微微松了一口气。

    文夫人果然是找了最便宜的新人打手来收拾自己了,看来自己的重安安豪门小姐的身份为自己隐瞒的极好。

    车在不断的向着K市郊区前行,盛夏眸子闪过一丝流光,嘴角微微上扬,低喃道:“因为不小心得罪她了,抢了她的钱,所以她按捺不住要找我报仇了,其实我真的不是有心的……这钱她留着,没有命去花,所以我帮她而已,就像你们帮她散财一样……”

    说完这句话,盛夏还报以微笑,整个人看起来超凡脱俗,精致十足,连劫匪都忍不住看呆了。

    “大妹子,你说的太有道理了……”

    盛夏:“……”

    盛夏看着面前的男人,隐约觉得男人要跟自己拜把子了,无奈的嘴角上扬,无视男人的话,直接凝视着窗外的景色。

    按照他们带着自己离开的方向,恐怕是要带自己去K市郊区的森林木材加工厂……

    或者就是临近海边的仓库了。

    具体是哪儿,得看文夫人智商了!

    如果是自己的话,恐怕会选择海边,因为海边杀人灭口比较方便,而且折磨人的法子千万,更重要的是。

    在海边方便除去印迹,不留任何蛛丝马迹……

    ……

    司机大叔等了半个小时还是没等到盛夏的身影,而且自己身边也没有了所谓了的黑色轿车的影子了,意识到盛夏可能跟着他们走了。

    赶忙赶回了冷家,跟着冷恩慈,冷枭翊还有温暖报告了这个情况,冷恩慈和温暖心头一惊,一下子难以接受,倒是冷枭翊迅速的冷静下来拨通了冷枭浚的电话。

    冷枭浚原本就在K市逗留,没有回J市的打算,盛夏在J市,自己怎么舍得离这个城市太远呢!

    接到冷枭翊的电话快速的回到了冷家,从司机手中接过翡翠手镯,脸色一变!

    “四姑爷,四小姐说了,您要是找到她了,就请您亲自帮镯子戴在她的手上……”

    冷枭浚:“……”

    冷枭浚俊脸暗沉的惊人,赶忙拨通了迟明辉的电话,厉声说道:“盛夏出事了,帮我定位她的位置,现在立刻马上……”

    “嗯……”

    迟明辉听得出来冷枭浚的口气不是很好,很明显是男人着急了,眸子一暗,迅速的发现了盛夏自行标记的定位系统。

    看来是盛夏特地留下来的!

    “战神,盛夏现在定位方向在不断的向K市北边移动,北边林海,我现在把她行动轨迹发到你的手机上……”

    “好……”

    “嗯,需要人……帮忙嘛?”

    “不用,我一个人就可以……”

    迟明辉:“……”

    的确,WA的战神绝非是浪得虚名,曾经一个人端了一队的特种兵,区区的绑匪,怕是不在话下,但愿盛夏别出什么意外。

    “好……”

    温暖和冷恩慈有些慌得六神无主,看到冷枭浚严正以待肃然的模样,挂断了电话,才低声说道:“翊,帮我查下,重家最近得罪谁了,或者是夏夏最近得罪谁了,否则怎么会无缘无故成为被绑架的对象?”

    “好,大哥……”

    “嗯,奶奶,我先走了……”

    “好……”

    冷恩慈十分关心冷枭浚的安慰,自然也包括盛夏和孩子,大手紧紧攥住温暖的小手,凝视着冷枭浚离开的背影。

    冷枭翊则是快速的进了书房,彻查盛夏最近是否有得罪哪些人又或者是重家是否最近与谁树敌。

    因为相信冷枭浚的处理能力,所以冷枭翊没有敢把盛夏出事的事情告诉重墨,担心重家率先炸开了锅。

    ……

    盛夏还没有下车之前,看着沿岸的大海,嘴角弯起一抹浅淡的弧度,看来,文夫人还不是很蠢,至少地点是选对了。

    那可真的帮自己省去了很多繁琐的事情,例如处理那些闲杂人等,直接推下海就好!

    杏眸微微眯起,尽是危险的光芒……

    “重安安,下车吧……”

    “嗯……”

    劫匪一路上对于自己还算是客气,盛夏樱唇抿起,点了点头,护住小腹小心翼翼的从车内下了车,看到眼前壮阔的海景,嘴角的笑意一凝。

    自己水性只能算是一般,但愿等下的恶战不在海上,不过战神却是样样精通,盛夏对于冷枭浚的出现期待十足。

    看到一旁的渔船,樱唇抿起:“文夫人就在附近是嘛?她是不是打算让你们帮我捆绑丢在海水之中溺死?”

    盛夏平淡的开口,却让四个劫匪猛地咽了咽口水,因为实在是太恐怖了,弱弱的看向严肃的盛夏,左右为难,许久之后,才直言不讳。

    “的确是这样,所以,重安安,到了阴曹地府也不要恨我们兄弟四人,我们也是拿钱办事,她们要我们这么做的,不过在这儿之前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儿,那就是文家的大少爷等着你呢……嘿嘿,先去仓库……”

    劫匪用刀抵在盛夏的腰间,逼迫盛夏向着一旁的仓库走去,盛夏黛眉微微蹙起,文伟强,他找自己做什么?

    “嗯……”

    盛夏没有准备反抗,跟上男人们的步伐主动的向着仓库走起。

    走进仓库,文夫人和文伟强都在,少了文功,一般做这种事情,女人去做就好,男人嘛,等着看结果就好!

    这就是文功典型的不作为之处,如果当初他够作为,恐怕文臣也不会受到文家母子迫害了。

    “哎呀,安安,你可来了……你这尊佛可让我好请啊……”

    盛夏:“……”

    女人的小脸之上尽是谄媚,盛夏微微皱了皱眉,安安两个字从她嘴里说出来,实在是令人作呕。

    “文夫人请就请了,何必如此大张旗鼓呢,唔,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要绑架我,杀人灭口呢?”

    盛夏清丽的眸子迅速的扫向文夫人和文伟强,看着女人精致妆容的模样,心头几分冷笑。

    有些人就是这么不知死活,明知道马上就会驱逐出文家,偏偏还是如此的主动仪表。

    死要面子活受罪,至于这个文伟强,一身荤肉,看的盛夏忍不住有些反胃。

    ……

    “哼,你这个贱丫头,死到临头还嘴硬,伟强,把电话给她,让她现在就打电话给文臣,把文家的股份还给你……”

    文夫人被盛夏说的脸红一阵白一阵,顿时失去了耐性,没好气的说道。

    “是,妈……”

    文伟强一听说可以接触盛夏,可把自己乐坏了,迈着步子向着盛夏走去,想要伸出肥手抚摸女人的脸蛋,却被盛夏快速的闪躲。

    “安安,给你,你今天真美……”

    盛夏:“……”

    盛夏被文伟强这一句安安叫得头皮都发麻,心底尽是厌恶,从男人手中接过了电话,拨给的对象正是文臣。

    嘟声许久之后,文臣才不乐意的接通了电话。

    “文臣,是我……”

    电话一接通,盛夏迅速的告诉文臣自己的存在,听到电话那头的关切声,樱唇抿起,柔声说道:“我没事,他很快就会过来,你不用担心我……”

    盛夏这句话说得声音极低,文臣勉强才能听清,因为是捂住话筒说的,所以文夫人和文伟强都没有听清女人在说些什么。

    文臣:“……”

    文臣唇色抿起,大手紧握成拳,掩饰不住心底的关切之情。

    “夏夏……你确定嘛?”

    确定让自己不用救她,只靠冷枭浚一个人就可以嘛?

    “文夫人和文少爷找了四个大汉看着我……”

    盛夏大声说道,把这边的情况简单告诉文臣,文夫人和文伟强几乎是手无寸铁,至于这四个大汉,根本也不是盛夏的对手。

    文臣微微松了一口气,厉声问道:“她们抓了你是希望拿你换文家的股份嘛?”

    “对……”

    盛夏言简意赅,看着面前的文夫人和文伟强眸底的雀跃,嘴角上扬,一抹寒光在眸底一闪而过,可是下一瞬,文臣的问题让自己脸色一变。

    “夏夏,你之所以能够被绑架,是因为想让战神救你嘛?”

    盛夏:“……”

    盛夏脸色微微一红,没想到文臣直接把这个问题给说破了,小手微微紧握,美眸一淡,实在是想不到如此幼稚的行为会让自己做出来。

    许久之后,哑声说道:“是,对不起……”

    文臣:“……”

    果然!

    自己所有的担心都是多余的,她最在意的就只有冷枭浚,冷枭浚什么时候去救她,怎么救她!

    “好,既然如此,我知道了……文伟强他们母子你随便处理,不用顾及我的感受……”

    “好……”

    盛夏听得出来男人嗓音之中的那一抹悲怆,眸子微微掩去一道暗光,小手紧握,挂断了自己手中的电话。

    “电话我打完了,文臣说他不会救我,让你们死了这条心吧……”

    文夫人:“……”

    文臣看这个贱人的眼神是做不了假的,自己明明看得出来文臣很喜欢这个女人,不知道怎么后面冒出所谓的兄妹言论了。

    “你这个贱人,他怎么会不顾你的死活呢,看来都是你肚子里的野种做祟……”

    “妈,现在怎么办?”

    文伟强早就想要把盛夏扑倒了,视线已经反复从女人身上来回停留好几遍了,尤其是女人的两条纤细的长腿。

    这要是……

    “哼,现在还能怎么办,既然文臣不行,那就等等看,我让你爸去联系重家人了……”

    盛夏忍不住轻哼一声,这文功要是去找了重墨,那么下场有且只有一个,那就是必死无疑,恐怕这偌大的文家之所以如此落败,怕是都是听了这个文夫人的指挥吧。

    盛夏嘴角扬起一抹讥诮,以静制动,等着这自作聪明的母子俩出手!

    ……

    文伟强的心思早就被盛夏勾去了,听到文夫人这么说,立马按捺不住自己心底激动之情。

    “妈,你不是准备让我尝尝孕妇的滋味嘛,我,我快憋不住了……”

    文夫人:“……”

    文夫人看着自己的儿子如此不中用,简直是想死的心都有了,如今都火烧眉毛了。他还有心思想着这男女之事。

    生气的直跺脚,但是看着文伟强已经忍不住提着裤子的模样,没好气的摆了摆手。

    “快带着这个女人去边上办事,别让我看到心烦……”

    “嘿嘿,多谢妈……”

    盛夏:“……”

    盛夏现在知道为什么文伟强也出现在这儿了,一直色迷迷的看着自己,居然是因为这个原因,一抹杀意悄然滑过,看到文伟强向着自己扑了过来,厉声说道:“滚开……”

    “肚子都被男人搞大了,没少被男人上过吧,放心,我技术很好的,一定会让你醉仙欲死的……宝贝,让我好好疼你,我可快忍不住了……”

    文伟强看着盛夏闪躲的模样,导致自己扑了空,没好气的训斥道:“你们几个吃屎的嘛,快把这个女人给我按在那个桌子上,否则我怎么爽……”

    盛夏:“……”

    盛夏原本想要等冷枭浚过来,让他处理这母子俩,因为怀孕之后,自己不想沾血腥,但是如今看来是不管用了。

    美眸之中笑意一凝,狠戾的眸光狠狠的射向文伟强,低声说道:“既然你想爽,我就成全你……”

    盛夏迅速的转过身子,从身侧一个劫匪的手中夺下了小刀,猛地刺向文伟强的双腿之间!

    “啊……”

    男人的尖叫声迅速响起,在偌大的仓库之中回荡显得格外的空旷,盛夏嘴角上扬,满意的看着男人双腿之间留下来的鲜血。

    “爽嘛?”

    文夫人:“……”

    盛夏动作实在是太过于迅速了,导致文夫人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已经看到文伟强痛苦的躺在血泊之中,伸出大手颤抖的护住自己的双腿之间。

    “伟强,你怎么了?儿子……怎么了这是……”

    “妈,她……她是魔鬼,她让我绝后了……妈……呜呜……”

    盛夏:“……”

    文伟强简直就像是长不大的孩子,现在这个时候,还靠在文夫人的怀里乞求,痛哭,申诉。

    盛夏美眸之中尽是嫌弃,锐利的眸子狠狠地扫向身侧的四个绑匪,厉声说道:“如果不想死的话,最好保持现在这个姿势别动,否则……”

    话语一落,盛夏甩出自己袖子之间藏着的利刃,射向了一旁男人的手腕,使得男人手腕一痛,鲜血直流。

    “否则,我下次射向的位置就不只是手腕了,还有你们的心脏,听清楚了嘛?”

    绑匪:“……”

    绑匪已经完全的愣在了原地,不知所措,根本不知道反应,四个人就像是画面定格了一般,除了一滴滴鲜血从男人的手腕间滴落。

    这个……

    这个叫做重安安的孕妇,她到底是人是鬼啊……

    ……

    盛夏看着四个男人已经吓傻了,不知道回应自己的模样,忍不住扑哧笑出了声,心情顿时被这四个男人愉悦了几分。

    美眸之中尽是慑人的寒气,看向文夫人紧紧抱着文伟强的模样,厉声说道。

    “文夫人,请问,你还有什么想做的嘛?”

    文夫人感受着女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气,虽然女人身上完全没有一滴血,但是为什么自己却觉得这个女人浑身上下都是血呢。

    颤抖的抱紧怀里下身已经全部都是鲜血的文伟强,颤抖的说道:“你到底是谁?你难道不是重安安,不是冷家的媳妇嘛?”

    根据调查的结果,重安安是重家最被疼爱的小女儿,许给了J市的冷枭浚,是个典型的名媛小姐。

    谁能告诉自己,一个普通的名媛小姐,怎么会这么厉害呢!

    盛夏因为女人这个问题愉悦了自己,美眸微微一淡,低声说道:“我……是盛夏……”

    “唔……看样子,给冷枭浚发视频的人就是你,说,你是打算要你的左手,还是要你的右手?”

    文夫人:“……”

    这个女人眼眸之中绽放着杀意,她是一朵罂粟花……

    ------题外话------

    咳咳,都说了我是亲妈了,哈哈哈,这一对没咋地虐啊,大过年的,嘿嘿,这个绑架是转折点,下一章还要转,咳咳,我是不是变态,写亲爹亲娘的故事,顺带一块儿写儿子的故事,哈哈哈,伤不起,嗷呜,新书求收:枕上婚色之天价妻约!一对一,女强哈!新书收藏留书评有活动哈……嗷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堇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堇颜并收藏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