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 > 第二百四十二章 就凭我爱你!【夏浚】

第二百四十二章 就凭我爱你!【夏浚】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视频两个字盛夏咬的格外的重,看到文夫人惊慌失措的模样,嘴角上扬,看来的确是这样了。

    怪不得冷枭浚忽然知道了一切!

    原来都是这个文夫人搞的鬼,看来她还真的是嫌自己事情太少了!

    “你……你是盛夏,你不是重安安嘛?不要杀我,不要砍我的手……”

    文夫人看着身侧四个劫匪,慌乱的怒斥道:“你们几个站在那儿跟死人一样,没看到她要杀我嘛?”

    “报警,对,快去报警……”

    盛夏:“……”

    果然是一个蠢女人,报警,明明绑架自己的人是她,根本不是其他人,要是警察来了,最先抓的人到底是自己还是她呢?

    盛夏看着身侧的四个劫匪真的一动也不敢动,嘴角的笑意上扬,盈盈美眸,顾盼生姿,别提有多美了。

    “唔,文夫人,杀你?你未免太瞧得起你自己了,杀了你,我还担心脏了我的手,毕竟我还不想让我们家小彦心情不好,所以,你,我是决定留给冷枭浚的,唔,他有一百零八种法子让你身不如死……”

    盛夏说得干净利落,让文夫人听了之后忍不住瑟瑟发抖。

    “你们四个,把他们俩抬到渔船里吧……”

    “那个,你们可以动了……”

    “是,安安小姐……”

    盛夏:“……”

    盛夏看着四个男人畏畏缩缩的模样,眸色一淡,其实要说他们是坏人,其实比起文夫人这样动了怀心思的人根本不值得一提。

    这个世道根本没有绝对的好与坏!

    嘴角上扬,伸出小手护住自己的小腹,以往自己觉得冷枭浚是绝对的坏人,事实上,绝非如此!

    果然,有了孩子之后,真的人会宽宏大量许多了!

    ……

    因为文伟强疼得不能动弹,所以直接是被拖着走了,文夫人则是颤抖的想要拿起包里的手机报警,却被劫匪迅速的收走,把女人向着渔船上赶。

    上了船之后,文夫人猛地幡然悔悟,泪流满面的祈求原谅。

    “重安安,不是,盛夏……不是……”

    “求求你放了我们母子俩吧,求求你,我做错了,真的做错了,我只是想要为我的儿子做些什么……”

    “其实我们没有打算伤害你,只是吓唬吓唬你的……”

    “对,我们只是想要拿回文家的股份的……”

    盛夏:“……”

    盛夏则是平淡的看着面前的女人,低声说道:“你觉得有的时候,说出来的话,做出来的事情,随意的掩盖过去是不是就可以了?”

    船身晃动,盛夏却平衡力好的惊人,但是海腥味还是让盛夏忍不住皱了皱眉。

    “当初文臣那么小,就只有几岁的孩子,你居然想让他去死……你的儿子是大少爷,别人家的孩子命就可以被你这么肆意践踏嘛?”

    “还有刚刚,你确定你不是想让我的命,就算是想要我的命,我也无可厚非,只不过你有没有想过我肚子里的婴儿是无辜的?”

    “你居然还想满足你儿子的兽欲,让他来侮辱我……”

    盛夏一个字一个字说出口,看到女人陡变了脸色,嘴角越发的寒意慑人,文伟强已经疼得毫无知觉了,四个劫匪则是面面相觑,第一次出手就得罪人了。

    “文夫人,不如我们做一个游戏好不好?”

    盛夏美眸闪过一丝暗光,凑近女人的耳边小声的说道:“让你看看所谓的人性和绝望可好?”

    文夫人:“……”

    女人的声音明明是清澈如水,偏偏在自己听来,近乎是让自己绝望了,原来自己也会有看走眼的一天。

    明明以为是个软柿子,却没想到这个根本不是软柿子,而是一个威力十足的炸弹。

    “你什么意思?”

    什么是人性,什么是绝望……

    盛夏看着面前的女人,已经没有往日的优雅了,反倒是狼狈的厉害,樱唇抿起,站起身子,将腰间的一把银色手枪拿了出来直接递给了文伟强,厉声说道:“起来,别装死……”

    文伟强一个踉跄,看到盛夏这副模样,再也没有那种蠢蠢欲动了,整个人就像是被雷劈了一样,吓得双手都哆嗦。

    看到女人递给自己枪的时候,更是吓得大声尖叫。

    盛夏:“……”

    文伟强何止不是男人,简直是比起女人更不如!

    “要……要做什么……不要杀我,我不想死……”

    “你可以把枪口对准自己,或者是对准她,唔,我看文夫人那是相当的不顺眼,如果你把她杀了的话,我就饶你一命……”

    文夫人:“……”

    文夫人现在终于明白盛夏说的人性和绝望是什么意思!

    文伟强杀了自己的话,那就是可以让他活着!

    文夫人心头一惊,不知道文伟强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伟强……”

    “闭嘴,你要敢说话,你们俩都死定了……”

    盛夏樱唇抿起,斥责出声,不允许文夫人给文伟强任何的言语暗示,美眸直直的看向文伟强,继续说道:“文伟强,到了你选择的时候了,开枪活命,或者是你对自己开枪,我就饶了文夫人一命,选择权在你手上……”

    文伟强:“……”

    眸子之中在不断地挣扎,脸色一变,眸色看向盛夏和文夫人,整个人疯狂的摇头,点头,陷入艰难之中。

    盛夏唇色抿起,其实倒不是多么希望看到如此母子在生死之间挣扎的画面。

    曾经有人说过,要是母亲的话,必定会选择保护幼子的,因为这就是天性。

    但是如果选择权交到了幼子身上,并不是每一位幼子都会保护母亲的……

    这就是残忍和自私的一面!

    ……

    盛夏看到文伟强摇摆不定之后整个人突然变得平静下来了,嘴角上扬,看来,他主意已定,反倒是文夫人已经在不断地落泪,伸出小手死死的捂住唇瓣,担心自己哭出声。

    恐怕在文夫人心底,希望的是文伟强对自己开枪吧。

    至少这样,文伟强就可以活命了!

    “时间到了,你选择的结果是什么……”

    周围的空气仿佛是凝结一般,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四个劫匪纷纷是不敢动弹,只觉得被女人纯美的容颜给蒙住了。

    没想到女人如此的厉害,而且是相当的专业啊!

    文夫人缓缓地阖上了眸子,因为看到文伟强已经主动地将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自己。

    盛夏果然是让自己看到了人性和绝望,被自己亲生骨肉抛弃,如此绝望,生不如死。

    盛夏看着文伟强果然把枪口对准了文夫人,唇色一淡,没有多少喜悦之情,只是觉得有些悲凉。

    一,二,三……

    砰!

    “妈,对不起,我要活着……”

    “啊……”

    砰的一声枪响,男人痛苦的声音响起,文伟强不可置信看着自己腰间的血色,子弹居然从手枪枪身开了出来。

    正中文伟强的腰间!

    文夫人颤抖的张开了眼眸,自己没事,反倒是文伟强受伤了!下意识的看向了盛夏,刚刚明明文伟强开枪的方向对准了自己。

    没想到居然是他受伤了……

    “你为什么不让我死了拉倒了……”

    文夫人痛苦的看向盛夏,低喃道,泪水几乎是要把脸浸湿了,自己的亲生儿子,为了活命,居然想要自己的命。

    盛夏:“……”

    盛夏美眸一淡,低喃道:“只不过是想让你尝试一下什么叫做绝望……”

    文夫人:“……”

    原来,绝望的滋味就是这样的感受,如此的绝望,生不如死,简直是难受的厉害。

    盛夏如此之狠,让文夫人觉得自己陷入水深火热之中,浑身剧烈的颤抖,看着文伟强身上的血液源源不断的向外流着,终究还是心软了。

    “救他,我舍不得他死……哪怕是我死,我也不希望他死,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为了我这个儿子,求求你……”

    文夫人声泪俱下,颤声的说道:“求你,盛夏,求你……”

    盛夏眸子一淡,所谓的母性,怕是就是这般了,只可惜,文夫人这辈子最爱的人就是这个宝贝儿子,其他的人,都可以任意的牺牲。

    包括文臣,包括自己,还有自己肚子里的孩子。

    “嗯,他死不了,腰部中弹而已……我说过,杀了你们脏了我的手……”

    文伟强肥大的身子蜷缩在一团,浑身疼得厉害,鲜血直流,看着身侧文夫人哭花了的脸,精致的妆容已经变得面目全非。

    “妈……对不起……我只是想活命而已……”

    “不用解释了,你活着,我就满意了……”

    文夫人的话,说得极其颤抖,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出来的,盛夏感受到了来自女人的悲怆,哑声说道:“你绝望的时候,想想看,文臣还只有几岁的时候,就在忍受着这份绝望……”

    文夫人:“……”

    一句话,成功的让文夫人噤声,泪水源源不断的留下,挣扎着爬向文伟强身侧,伸出手把男人抱入怀中。

    “伟强,都是妈把你宠坏了……要说对不起的人也是我……”

    “妈……”

    ……

    盛夏看着母子俩深情款款的模样,嘴角一淡,听到海边传来的汽车声,眸色一愣,男人一身干练的黑色风衣,俊逸十足。

    是冷枭浚!

    嘴角上扬,低喃道:“因为有些人,我相信了人性和希望……”

    ……

    盛夏嘴角的笑意上扬,双手反剪在身后,坐了下来,哑声说道:“救我的人来了,挟持我……”

    劫匪一愣,看到岸边的刚毅的男人,再看看盛夏,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安安小姐不是都没事了嘛?这唱的是哪一处啊?

    “唔,跟在我身后就好,反正这儿距离岸边比较远,他看不见细节……”

    “是……小姐……”

    劫匪跟在盛夏身后,作势真的是拿把刀抵在了女人的腰间一般,其他三个男人也是面面相觑,也跟在了盛夏的身后。

    文夫人抱着文伟强躲在了船舱一边,不明白盛夏为什么这么做。

    再看看岸边刚毅的男人,忽然明了了,因为那个男人,就是自己调查出来盛夏的丈夫,J市的当家人。

    难道就是为了验证夫妻之间的情感嘛?情比金坚……

    “盛夏……不如我们赌一赌,他爱你是否胜过爱他自己……”

    盛夏:“……”

    盛夏看着文夫人眼眸之中的挑衅,小手微微紧握成拳:“他会这么做,我心里一清二楚,我只想让他知道,在危难时刻,我也会为了他放弃自己的……所以,需要你们陪我做场戏……”

    告诉冷枭浚,他其实很重要……

    文夫人:“……”

    文夫人眸子一愣,因为女人接下来的话,再度愣在了原地,剩下的四个劫匪也是久久难以反应过来。

    ……

    冷枭浚迅速的扫向不远处海面上的渔船,墨眸暗沉的惊人,余光看向盛夏坐在了船舱上,有5个男人,一个女人。

    其中依靠在一块儿男人和女人,怕是就是文夫人和文伟强。

    所以,真正有攻击能力的,就是四个男人。

    自己只需要防范他们就可以了!

    冷枭浚看着渔船向着自己的方向开来,却保持安全距离,使得自己站在岸边但是却难以碰得到,远射的确是可以,但是冷枭浚不敢贸然开枪,生怕伤到盛夏。

    渔船靠近,盛夏对上冷枭浚关切的眸子,樱唇抿起,小手紧握成拳,心头却怦怦跳个不停。

    因为男人深邃的眸子暗沉的惊人!

    “夏夏,你怎么样?”

    冷枭浚率先确定了女人的安危情况,君临天下的气场,让在场所有的人都被震慑住了。

    熟悉的嗓音再度响起,和之前薄凉疏离的男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是男人此刻最鲜明的心理状态,盛夏眸子微微一动,哑声说道。

    “嗯,没事……”

    盛夏伸出小手护住自己的小腹,对上冷枭浚,柔声说道:“冷枭浚,你怎么一个人来了?”

    冷枭浚深邃的眸子凝视着女人微白的小脸,确定女人真的没有任何问题之后,才微微松了一口气,凌厉的眸子再度扫向盛夏身侧的四个男人,其中一个男人用利刃抵在盛夏的腰间。

    其他三个男人则是防守着,看来还挺专业的。

    “嗯……”

    “冷枭浚,你不是等着我给你离婚协议书了嘛?你为什么还要过来……”

    盛夏眸子清澈逼人,厉声问道,非得把冷枭浚心底的话给逼出来。

    冷枭浚:“……”

    冷枭浚脸色微微一变,薄唇抿起,迅速的将盛夏的话语拦截:“盛夏,你别胡闹……你是我冷枭浚的妻子,这个永远都变不了的事实!”

    盛夏:“……”

    盛夏心头微微一暖,美眸微微一动,小手紧握成拳,哑声说道:“冷枭浚,你要记得你说的话……”

    “好……”

    冷枭浚薄唇抿起,认真的说道。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盛夏还有闲心说这些话,自己想要从女人的言语之中打探出对方的实力,但是盛夏却什么都没说。

    只是说了关于离婚协议书的事儿……

    ……

    “你们想要什么条件都可以开,文夫人,放了盛夏,我可以保你们一家三口平安无事……”

    冷枭浚厉声开口,扫向一旁的文夫人,看到女人惨白的容颜,墨眸微微一动,女人身上还有未干的血迹。

    应该不是盛夏身上的血迹,否则,自己就让文夫人死无全尸。

    “冷先生,我久仰您的大名……在J市,你可是一方霸主……听说和冷夫人感情也很好……”

    “之前文臣和冷夫人可是情侣关系,为你戴了一顶绿帽子,如今我绑了盛夏,只为了换得文家的股份,也算是为你清除了麻烦……”

    文夫人屏住呼吸,看着不远处船舱内的文伟强,男人身上还在不断地流着血,只想尽快的把盛夏交代的事儿做完。

    也想看看,盛夏和冷枭浚之间,是否可以像她所说的一样。

    人性,抛却自私……

    ……

    冷枭浚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隐约觉得有些异样,薄唇抿起,随意的掏出自己口袋里的雪茄,点燃,薄唇吞吐烟雾,显得整个人格外妖娆。

    “我冷家的媳妇,老轮不到你指手画脚……况且,她的为人,我一清二楚……”

    冷枭浚眸子锐利逼人,这些天盛夏不在自己身边,自己每次独处的时候,就格外喜欢

    文夫人:“……”

    男人直言不讳,迅速的反击,让文夫人脸色微微一变,深呼吸一口气,调整自己的情绪,哑声说道:“我……要想我放了她也行,我要你开枪自尽……”

    盛夏:“……”

    盛夏眸色微微一变,文夫人怎么不按照自己的剧本来演,原先准备的是让自己开枪,没想到如今文夫人居然让冷枭浚开枪。

    “冷枭浚,你不要听她的……”

    盛夏脱口而出的关切让冷枭浚墨眸微微一动,薄唇勾起,深邃的眸子给了女人安抚,柔声说道:“好,我答应你……”

    文夫人微微一愣,顺手从劫匪手中夺下小刀,抵在了盛夏的颈脖处,戏越做越真了。

    “但是,如果我开枪了,你没有放她走,不知道文夫人给我什么样的承诺……”

    冷枭浚慢条斯理的说道,手中的雪茄还在不断地燃烧,烟雾弥漫,使得男人飘渺到了极致。

    盛夏唇色抿起,生怕男人真的是会对自己下手!

    小手紧握成拳,下一瞬,大声说道:“不如这个决定让我来做怎么样?文夫人?”

    “我来开枪可以嘛?”

    文夫人:“……”

    文夫人听到盛夏暗示性明显的话,脸色微微一变,想到了刚刚盛夏救了自己一命,如今这个男人,很显然也愿意为盛夏奉献生命。

    许久之后,颤声说道:“好……如果你开枪打死这个男人,我就放你走……”

    “嗯……”

    盛夏樱唇抿起,看着岸边上屹立的男人,美眸闪过一丝流光,从文夫人手中接过银色手枪握在手心。

    知道如果自己拿枪不做反击,冷枭浚一定会起疑的……

    盛夏握住手中的银色手枪,哑声说道:“冷枭浚,他们给我下了药,所以我没有多少力气……”

    “嗯……不影响你对我开枪就好……”

    如果真的能如此简单的解决问题,冷枭浚到真的很愿意让盛夏给自己一枪。

    换取女人平安无事,那自己就放心了!

    盛夏:“……”

    盛夏眸色微微一变,听着男人这句话,心头颤抖的厉害,美眸湿润的厉害,看来冷枭浚是笃定自己会对他开枪了。

    腰间还有文夫人对自己抵着刀,盛夏美眸婉转,文夫人倒真的选了一个好的地方,渔船之上和男人保持着绝对的安全距离。

    否则按照冷枭浚的实力,怕是他们都活不了命了……

    “冷枭浚,我当初和文臣假扮男女关系,是因为文家对于第三代的孙子会额外给予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我是为了帮文臣……”

    “嗯,我知道……刚刚翊派人调查清楚了……”

    冷枭浚将手中的雪茄狠狠地踩在脚下,墨眸暗沉的惊人,不知道文夫人对于盛夏下的药有没有危害孩子。

    盛夏听到男人笃定的话语,嘴角上扬,一抹暖意在美眸深处一闪而过。

    “冷枭浚……你还记得在海边别墅门口,你问我的话嘛?关于爱不爱的问题……”

    冷枭浚:“……”

    冷枭浚大手微微一动,看着女人坚定的模样,墨眸微微眯起,哑声说道:“等你平安无事的时候,你再亲自告诉我……”

    夏季的天气燥热的厉害,现在已经是傍晚了,如果夜色暗下去,恐怕就得危险了。

    “不要,我现在就想告诉你……冷枭浚,我在乎你……虽然不知道那是不是爱情,但是我觉得,我对你的感觉,像是二哥对二嫂一样……很想跟你好好地过日子……”

    冷枭浚:“……”

    冷枭浚脸色一变,墨眸迸溅出一抹异样的情感。

    盛夏额头还在不断的冒汗,手心里也紧张的都是汗,认真的看向面前的男人,生怕男人不相信自己。

    司机大叔不是说了嘛,有些男人可能出现着一些自卑的心理在作怪。

    不相信自己说的一切,所以盛夏想要用实际行动来告诉冷枭浚,虽然不知道两个人情感变化到了什么程度,至少自己是在乎他的。

    并不是像他以为的,自己没有心,毫不在意。

    “之所以没有告诉你文臣的事情,也是因为不想让你多想,还有我之所以除去右手手腕上的刀疤,是因为你一直都希望我除去它……文臣平安无事,我就想要把过去所有的一切都和这个伤疤一块儿擦去……”

    盛夏一口气说了很多,结果发现冷枭浚的眸子微微一凝,整个人像是被定格了一般,心底有些着急,不知道冷枭浚对于自己所说的,听进去多少了。

    “冷枭浚,你在听我说嘛!”

    冷枭浚:“……”

    似乎是盛夏和自己在一起这么久了,第一次解释这么多,冷枭浚唇色抿起,大手手心竟然有几分湿意,凝视着女人干净白皙的右手手腕,想到了刚刚司机大叔交给自己的翡翠镯子。

    “乖,别说了……”

    盛夏:“……”

    盛夏唇色抿起,听着男人这般磁性的嗓音,不觉得红了眸子,哑声说道:“不要,我就是要继续说,你滚蛋,把我一个人丢在K市这么多天,你知不知道我每次去做孕检看着小家伙在不断的变化,特别想要跟你分享……你知不知道,我有好多话,想要跟你说,但是我不知道怎么开口,你知不知道,我也很纠结,不知道对你是什么样的感受,害怕承认那个事实,我可能比我想象之中要在意你,要爱你……”

    冷枭浚:“……”

    盛夏一口气说了太多的话,每一句话都扎向了自己的心尖,让自己心跳加快,恨不得将她拥入怀中,尤其是看到女人红肿湿湿的美眸,更加心疼的厉害。

    这绝对是冷枭浚听过的最幸福的指责了,女人控诉着自己一切的行迹。

    “对不起……”

    男人一句温柔以对的对不起,让盛夏眼底的湿意更加的浓郁,小手紧握成拳,继续说道:“今天,我不管要说,我还要做……”

    说完,盛夏将手中的银色手枪直接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冷枭浚,如果我们俩当中一定要有人死去,我希望是我,而不是你……”

    冷枭浚:“……”

    女人拿枪抵着自己的时候让冷枭浚心跳都要近乎停止了,厉声喝道:“盛夏,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把枪放下……”

    盛夏看到男人的右手手腕在收紧,知道男人随时随地要丢刀子射向自己的手腕,防止自己真的开枪。

    樱唇抿起,美眸终于给了男人明显的暗示,看了看汪洋的大海……

    “冷枭浚,我们办婚礼的话,在海边办吧,唔,我想看着冷彦玩沙的模样,你还欠我一个婚礼……”

    说完,盛夏完美的往前一跃,直接跳进了大海之中,做戏要做全套,如果让冷枭浚知道自己算计他了,恐怕男人非得暴跳如雷。

    盛夏成功跳海,剩下来的四个绑匪则是把文夫人拉到了一旁,因为刚刚盛夏已经给了承诺,如果他们帮忙成功演了这场戏,那么只需要把文夫人和文伟强送到派出所就行了。

    这盛夏刚刚入海,冷枭浚脸色陡变,迅速的陪着女人一块儿跳下了汪洋大海,这夫妻俩感情至深的模样,让渔船上的六个人都心思沉重的厉害。

    果然,你情我爱的,就是一件麻烦事,还是单身好!

    “文夫人,文大少,走吧,派出所见……我觉得安安小姐说得有道理,去了派出所投案自首,你们俩还能保住一条命,好家伙,要是让这个冷先生处置你们,恐怕命都没有了……”

    “可不是,大哥,我看这安安小姐身手真好,我们以后可以拜她做师傅啊……”

    男人听完之后没好气的伸出大手使劲的拍了拍身侧男人的脑门,没好气的说道:“异想天开!我们是绑匪!哪有人跟买家学技巧的,丢人现眼的……我是想清楚了,回去跟你嫂子好好过日子,原本嫌她累赘,想离的……”

    “走吧,这有钱人的生活看来也不咋地,我们小家过日子就不错……”

    “嘿嘿,大哥,你说的真有道理……”

    “走吧,我们去派出所吧……”

    “嘿嘿……”

    文伟强失血过去,已经开始昏厥,文夫人现在了无心思想其他事情,只想救活他,他活着就好,所谓功成名就还有金钱,都是带不走的东西。

    要是冷枭浚和盛夏成功上岸,恐怕自己也走不了了……

    盛夏!

    她真的是一个奇女子!

    ……

    扑通一声入海,海水因为经过一个白天太阳曝晒十分温暖,一点都不凉,盛夏小手始终护住腹部,刚刚落水的时候也是如此,尽量避免海水对于腹部的冲击力,因为在岸上自己已经在小腹上捆绑了一层薄薄的泡沫性质的东西,更加缓解了冲击力。

    自己刚落水不久,随即又是扑通一声,原本在岸边的冷枭浚也跳下来海,向着自己快速的游来。

    盛夏嘴角一暖,故作向下沉的姿势,看到男人快速的逼近,大手揽着自己的腰身,快速的把自己的脑袋托出水面。

    “唔……”

    下一瞬,盛夏伸出藕臂环住了男人的颈脖,樱花一般柔嫩的唇瓣覆盖在了男人的薄唇之上。

    强吻!

    还真的是盛夏第一次,对上男人错愕的眸子,盛夏越吻越深,其实这么做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帮助他们六个落跑。

    冷枭浚:“……”

    冷枭浚感受着女人过度的热情,貌似有些不像是被下药,毫无力气,不过却格外享受女人的热吻,伸出大手环住了女人的腰肢,托住女人,防止女人下沉。

    盛夏的吻技,似乎是越来越好了!

    热吻终了,盛夏大口大口的喘气,面色涨红的厉害,看着面前男人深邃的眸子,越发的觉得委屈,伸出小手使劲的捶着冷枭浚的胸膛。

    “冷枭浚,你过分……你太过分了……”

    盛夏一直在说冷枭浚过分,但是却不知道什么列举事实,看着男人越发妖孽的俊脸,猛地咬住了男人的喉结。

    冷枭浚身子微微一怔,这个小妮子,究竟知不知道喉结是自己的敏感点之一……

    盛夏发泄了一会儿,从松开了唇瓣,看着男人喉结处的那一圈红红的牙印,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了声。

    美眸凝视着男人的俊脸,一字一句,认真的说道:“冷枭浚,你还要跟我离婚嘛?”

    冷枭浚:“……”

    冷枭浚心头被女人的表白和女人的举措已经惊喜的一塌糊涂了,看着女人绝美的容颜,海水浸湿女人的发丝,衣服紧贴女人玲珑的身子。

    “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离婚……也没有打算你真的能离得了婚……”

    盛夏:“……”

    盛夏眸子微微一愣,不知道冷枭浚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他明明口口声声说只要自己弄好协议交给他,他就会签字的……

    冷枭浚看着女人如此迷迷糊糊煞是可爱的模样,忍不住啄吻女人柔嫩的唇瓣,哑声说道:“孕妇怀孕期间不允许离婚的,至少丈夫是无法单方面提出离婚要求的,就算是妻子提出的话,也必须是拿出有力的丈夫出轨的,或者负面的证据……”

    盛夏:“……”

    盛夏心底猛地一惊,仔细的琢磨男人说的话,倏地明了了,整个人一怔,就听到男人继续说道。

    “你是知道的,我跟你是第一次……所有和女人的第一次都是和你在一起……所以,你不会找到我对不起你的证据……”

    盛夏:“……”

    这个男人,实在是太过分了!

    盛夏美眸之中尽是嫌弃,狠狠地拧了拧男人的胳膊,小脸涨红的厉害,美眸也红得厉害,因为实在是太委屈了。

    “冷枭浚……你讨厌……”

    冷枭浚看着女人可怜巴巴的红着眸子委屈的模样,顿时就心软了,墨眸尽是措手不及,柔声的安抚道:“对不起……夏夏,我保证以后不会这样了……乖,别哭了,怀孕的女人不能哭……”

    “你禽兽,你知道我怀孕还这么欺负我……”

    “唔……”

    盛夏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冷枭浚再度吻住了唇瓣,紧紧的相拥在海水之中,感受着海水的轻柔,以及男人炙热的唇瓣。

    夕阳西下,太阳余晖洒在两个人的身上,越发的美轮美奂,尤其是两个人甜蜜拥吻更是美得厉害。

    ……

    两个人在海水之中热吻了一会儿,冷枭浚赶忙将盛夏托扶着一路上了岸边,不敢让盛夏在海水之中待太久。

    盛夏上了岸之后,文夫人还有文伟强以及四个绑匪已经离开了,岸边还有文伟强的血迹,赶忙伸出脚将海沙盖在了血迹之上,小手紧握成拳,不知道冷枭浚有没有看出来。

    冷枭浚因为浑身都湿透了,盛夏也是如此,冷枭浚抱着盛夏快速的坐进车内,拿出后座的干净衣服递给了盛夏,让盛夏换上。

    “别冻着……”

    “嗯……”

    盛夏小脸微微一红,先把衣服全部套在了身上,才解开里面的扣子,换了一套干的长裙,保证腹部不受寒。

    盛夏动作迅速,换好衣服之后,冷枭浚已经快速的开车扬长而去,期间,盛夏给冷枭翊和重家都打了电话,报了平安。

    冷枭浚没有直接开回市中心,就近找到了一个酒店入住。

    顺带派人重新送来了两个人合身的衣服和食物。

    盛夏直接被男人推着进去洗了澡,澡洗了一半,冷枭浚已经夺门而入,把*的盛夏顺势压在了墙壁之上。

    “夏夏……”

    盛夏被男人紧紧的抱在怀里,知道冷枭浚今天吓坏了,噗嗤一声笑出了声,伸出小手环住了男人的腰身,将喷头的水变大,使得两个人可以快速的洗干净。

    “唔……放心,我在……我没事了,我和冷彦都没有事了……”

    盛夏眸子宛如水晶石一般晶莹剔透,小手轻柔的抚摸着女人的后背,感受着男人灼热的气息全数喷洒在自己的颈脖之上,痒痒的。

    “嗯……”

    冷枭浚心头微微一紧,当初在雨林之中,因为自己和她在一起,所以她的一举一动都在自己眼中,如今她不在自己身侧,刚刚她不在自己身边的时候,真的让自己心惊胆战。

    冷枭浚有种失而复得的感觉,紧紧的抱着女人入怀,许久之后不曾松开,任由温热的水倾洒在自己和盛夏的身上。

    ……

    两个人洗完澡出来,冷枭浚预定好的衣服已经送了过来,是一条波西米亚风的长裙,还有干净的睡衣。

    盛夏小脸涨红的厉害,刚刚两个人在浴室内*相贴实在是够了,盛夏拿着衣物之后赶忙躲进了浴室,换好了才重新走出来。

    冷枭浚也换了干净的休闲装将服务生送来的餐点端到了餐桌之上,认真的查看每一道餐点,看到盛夏散落着发丝走出浴室的时候,眼前一亮。

    虽然只是最简单的衣着,却惊为天人,女人美的不可方物。

    ……

    盛夏被男人墨眸凝视着有些小脸涨红的厉害,有些微许的尴尬,被冷枭浚直接伸出大手拉入了怀中。

    “夏儿,刚刚勇气去哪儿了?”

    盛夏:“……”

    盛夏因为男人话语之中的夏儿小脸涨红的厉害,依靠在男人的怀里,感受着男人炙热的唇瓣啄吻着自己的脸颊。

    右手被男人握在手心,直接被男人拉着坐在了沙发之上,静静地听着男人有力的心跳声。

    右手的手腕之上只有一道浅浅的印记,原本狰狞的伤疤早就消失不见了。

    男人的大手认真的摩挲着女人的伤疤,薄唇轻启:“除去伤疤的时候疼嘛?”

    “唔,不疼……”

    割腕的时候会有一点疼,果然,老话是对的,好了伤疤就忘了疼了。

    除去伤疤的时候,连带那个雾霾都散去了……

    下一瞬,剔透的翡翠镯子直接套上了女人的右手手腕,男人磁性的嗓音响起:“答应我,以后永远不要摘下了……”

    “唔,凭什么?”

    盛夏媚眸之中尽是清澈!

    冷枭浚接受到了女人眸底的挑衅,嘴角上扬,尽是柔和和宠溺:“就凭我爱你……”

    “夏儿,你呢?”

    盛夏:“……”

    话题又重新兜兜转转到了自己的身上,盛夏面色一红,转过身子凝视着男人深情款款的墨眸,心微微一跳。

    ------题外话------

    哈哈,下一章宝贝横空出世鸟,嗷呜,外加水慕和重墨的三儿子也出世鸟,哈哈哈,夏浚故事结尾,咳咳,因为是尾声,故事不会很长,也不会那么曲折哈,么么!看文快乐……喜欢这对的话,就去支持他们俩儿子的新书吧,嗷呜……枕上婚色之天价妻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堇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堇颜并收藏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