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 > 第二百五十二章 婆媳斗,青青完胜【青青】

第二百五十二章 婆媳斗,青青完胜【青青】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尹青青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有一个哥哥!

    而且那个哥哥对自己很好,很爱护自己,很在意很在意自己……

    但是,却不知道这个哥哥喜欢自己,而且是很喜欢很喜欢,几乎是深入骨髓的爱!

    嘴角的笑意凝结成冰,尹青青整个人战栗不已,因为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不对,其实很多细节自己是可以看得出来的。

    只不过自己不愿意去相信……

    相信尹睿深爱着自己!

    尹青青整个人觉得很冷,冷得浑身都在发抖,伸出藕臂环住了自己的肩膀,使得自己可以从尹睿深爱自己的消息走出来。

    好幸运!

    世界上怎么会有像自己一样如此幸运的人呢,可以获得来自尹睿的爱……

    “对不起,我知道的这么晚……”

    这么多年,应该忍得很辛苦吧!

    “对不起,我那么那么的笨,笨的像是傻瓜一样……很傻瓜很傻瓜……让你那么在隐忍……这么多年,对我这么这么的好!”

    一想到这儿,尹青青红了眸子,整个人颤抖的厉害,许久之后平息了自己的心情之后,重新看着日记本后面内容,整个人更是可以感受到男人爱得深沉。

    大抵就是知道了尹家重视声誉,尹睿即使自己是尹家的养子,但是也决然不能和尹青青在一起,不能让尹家名誉受损。

    毕竟兄妹在一起,那就是*了……

    越往后到了尹青青结婚,尹睿烂醉如泥!

    还有尹睿在日记之中发誓,以后都不再对尹青青动非分之想,但是每次都按耐不住!

    ……

    尹青青完整的看完尹睿的日记内容已经是下午了,中午佣人来叫尹青青吃饭,尹青青只是让人送到房间里来,简单的应付两口之后,注意力全部都在手中的日记本上。

    看完之后,尹青青其实说不出来自己心里此时此刻的感受,只是觉得异样的感情在心头乱窜。

    对于尹睿,心疼的厉害!

    愧对……

    许久之后,尹青青感觉到小腹有些异样,似乎是小家伙在给自己反应,唇色抿起,站起身子,静静的凝视着K市的秋季。

    微凉,秋风扫落叶!

    只不过尹睿是再也无法看到了,如果可以,再给自己一个机会,自己早一些知道尹睿对于自己的情感。

    恐怕,自己就不会闹腾了。

    那个时候,哪怕是自己不爱尹睿,也会因为喜欢而和他走到一块儿的……

    一想到这儿,尹青青眸子微微一闪,深呼吸一口气,没有如果不是嘛?

    自己对周肆桀一见倾心,而且两个人被错误的下药,一夜缠绵,怀孕,流产,结婚,到现在的发现真相还是再度怀孕了。

    两个人真的命中注定纠缠在一块儿了。

    自己欠了尹睿真的是好多好多,有种东西,叫做有缘无份,如果有下辈子,两个人一定不要选择做兄妹。

    让尹睿可以坦荡荡的毫无畏惧的对着自己表白……

    ……

    尹睿出事虽然至今没有找到,尹家人也逐渐接受尹睿出事的消息,尹舰晟经常坐在尹睿的房间里一坐就是一整天。

    水慕和重墨担忧老爷子担忧的厉害,所以把双胞胎也带了回来,尹修琛实在是太小了,所以就没有带过来。

    有个两个小家伙的陪伴,尤其是重爱妍整天叽叽喳喳的闹腾,尹舰晟的情绪好了一些。

    尹青青则是强颜欢笑,肚子倒是一天天有了明显的变化,至少整个人都变得异常笨重了,有的时候,经常会累得爬不起来,睡觉偶尔也会腿抽筋。

    孙落和尹朝平因为公司资金链出了问题,在尹家待了两天之后就迅速离开了。

    周肆桀则是还在汉川等待着尹睿的消息,在哪儿,时间就是无价的。

    一晃儿三天都过去了,但是尹睿丝毫没有消息!

    周氏的运营单单靠杜秘书是无法正常进行的,周环城无可奈何只能重掌周氏,沈嘉涟实在是担心受怕的厉害,毕竟哪儿可是地震灾区,可不是什么其他的地方,所以咬咬牙,直接装病逼尹青青和周肆桀回周家。

    尹舰晟考虑到周肆桀的确是付出的够多了,也帮着沈嘉涟劝周肆桀回来。

    周肆桀前脚刚回来,重墨则是迅速的安排人驻守在汉川,一有尹睿的消息,迅速回来禀报。

    ……

    下午,尹青青一个人坐在房间内,看着窗外的景色,听到门口的动静,以及佣人的一身,姑爷回来了,让女人唇色一淡。

    尹青青时隔3天没有见到周肆桀,如今男人脸色骇白,风尘仆仆的站在自己的面前,倒是让尹青青一下子没有认出来。

    曾经这个男人,自己以为他化成灰,自己都能认识的。

    事实证明,不是这个样子的。

    “先去洗澡吧,爷爷跟我说周妈妈病重的事情,晚点让我陪你一块儿回家……”

    尹青青情绪不温不火,态度也是恭敬有礼,但是却极尽疏离。

    其实自己倒不是多么想去,并不是不关心沈嘉涟,而是担心自己去了,沈嘉涟的病情变得更差了。

    周肆桀唇色一暗,女人对自己的冷漠,最直接的就是造成伤口的剧痛。

    后背的伤口就不曾好过,灾区现在每天都在消毒,就是担心瘟疫的传播。

    因为自己原本就受伤了,所以免疫力极低,很容易被感染,所以才会被强制召回。

    自己回到K市,第一件事就是来见她,看到她气色没有以前那么苍白了,自己就放心了。

    虽然女人对于自己的态度极其疏离和冰冷。

    “嗯……”

    周肆桀唇色抿起,点了点头,随即从衣柜里找了自己平时穿的一件衣服向着浴室走去。

    尹青青一身素白的睡衣凝视着男人的背影,唇色抿起,总觉得和他在一起,没有原先的触动和颤动了,反倒是无尽的惶恐。

    惶恐,恍惚4年前发生的一切事情……

    ……

    尹青青抚摸着小腹,现在自己怀孕的事情被周肆桀知道了,恐怕周肆桀一定会告诉周爸爸,周妈妈了。

    到时候,恐怕,周妈妈就不会难为自己了,也不会执念的想要找代孕了,有的时候,还真的是极尽讽刺呢。

    ……

    周肆桀洗完澡在浴室里墨迹了很长一段时间还没有出来,尹青青看着窗外的风景都变暗了,暗想,自己和周肆桀回到周家的话,恐怕就是晚上吃完饭了。

    平时周肆桀不会洗这么久的!

    尹青青站在窗前发呆的时候,听到浴室传来的开门声,眸色一淡。

    水声很早就停了,那么这段时间,周肆桀在浴室里做什么?

    尹青青看着周肆桀重新穿了一件暗色系的衬衫,隐约嗅到一抹不一样的气味,但是具体哪儿不同却说不上来,浴室里的排风扇居然也开了。

    周肆桀手中拿着一个黑色的袋子,有些诡异,尹青青拧了拧眉,下意识的问道:“袋子里装的是什么?”

    周肆桀不动声色将口袋之中最新换下来的血衣和纱布向后放了放,低喃道。

    “没什么……”

    周肆桀生怕尹青青起疑,大阔步的向着房间门口走去,走到楼梯处,看到佣人之后,将手中的袋子交给了她。

    “帮我丢了,丢得越远越好……”

    “是,姑爷……”

    佣人看了一眼袋子里的血色纱布,吓得一个踉跄。

    “姑爷,您生病了,要不要我给您叫医生过来?”

    “不用了,我没事……”

    周肆桀薄唇抿起,眸子之中尽是肃然,干练了许多,成熟了许多,眸子深邃的惊人。

    “拿去丢吧,记得,千万不要被小姐知道这件事情……我不想让她担心……”

    “是……姑爷……”

    周肆桀看着女人拿着袋子离开,才重新回到了房间,看着尹青青还是站在床边发呆的模样,唇色抿起。

    “走吧,我们出发吧……如果你不愿意的话可以不用过去……”

    “没关系,我们下楼吧……”

    尹青青从衣柜里拿了一套深色的毛线衣,和牛仔裤向着浴室方向走去。

    周肆桀则是在门口耐心的等候着女人,暗想应该被自己收拾的干净了,所以尹青青看不出来端倪吧。

    ……

    尹青青走进浴室的时候,隐约觉得有些异样,微微拧了拧眉,总觉得是有些血腥的气息在自己鼻尖蔓延。

    看到自己脚下的一滴鲜血,尹青青愣在了原地,没有想太多,迅速的将毛线衣和牛仔裤换好穿好,向着房间走去。

    周肆桀看到尹青青出来之后,宽松的毛线衣掩盖住了腹部,一个多月的身孕不太明显,女人的身形依旧完美纤细。

    ……

    一路上,尹青青心情格外的沉重,每次回周家的感觉都隐约觉得有些异样,唇色抿起,美眸一淡,看向窗外的夜景,思绪万千。

    周肆桀试图找了几个问题,尹青青了无兴致。

    终于想到了自己一个比较感兴趣的问题,那就是关于张帅的母亲的事情。

    “肆桀哥,等到好些了,我们去张帅的老家去看看张帅的妈妈吧……”

    尹青青想说的是等自己以后肚子大一些,肚子里的孩子稳定一些再说,这个孩子来之不易,万一再像上一次意外失去了,自己根本不敢想。

    “好……”

    周肆桀眸色微微一亮,嘴角不着痕迹的上扬,看着女人难得开口说了话,略微沉思了一下,重新找了一个新的话题。

    “待会见到妈的时候不要多说话,我们待一会儿,吃完饭就走……”

    周肆桀唇色抿起,还没有敢让沈嘉涟知道尹青青怀孕的消息,要是按照沈嘉涟的性子,知道尹青青怀孕了,肯定是不顾一切留下这个孩子的。

    要是再知道孩子是不健康的,恐怕又得闹起腥风血雨,到时候撕破脸了就不要了。

    自己很想和尹青青在一起,任何人都没有办法阻止自己!

    “嗯……”

    尹青青自然是知道周肆桀害怕沈嘉涟为难自己,美眸一淡,一想到那天沈嘉涟在周肆桀的办公室口口声声要找代孕,还有对自己的深恶痛绝,尹青青就忍不住有些胆怯。

    真的是太可怕了……

    吃完饭就走!

    只待一会儿就好!

    ……

    周肆桀带尹青青回到周家的时候,下意识的握住了女人白皙的小手,感受到女人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唇色抿起,染上一丝关切。

    “怎么了,是不是哪儿不舒服?”

    “没事……”

    尹青青摇了摇头,看到周家精心装潢的模样,眸色逐渐暗淡了几分。

    两个人还没有来得及进门,周环城大老远看到周肆桀和尹青青的身影的时候,立马迎了上来,第一个看的是尹青青,看着尹青青气色有些苍白,再看了看周肆桀。

    周肆桀在汉川的这一周的时间瘦了很多,整个人也晒黑了,唇色苍白的毫无血色,周环城只是看一眼,就知道周肆桀没少吃苦。

    也好,吃苦了,也能得到好的锻炼!

    “回来了……”

    “爸……”

    “爸爸好……”

    尹青青嘴角上扬,挤出一丝笑意,对上周环城关怀的眸子,点了点头。

    “回来就好,你们受苦了,尹睿的事情我听说了,哎,这世事难料,人不都是得这么过嘛,你们平安,我就心满意足了……”

    周环城的话发自肺腑,尹青青嘴角有些苦涩,眸子再度不自觉的红了红。

    “嗯,谢谢爸……”

    尹青青情绪有些低落,索性被周肆桀揽入怀中,不断的安抚,嘴角挤出一丝笑意。

    “妈现在怎么样了?”

    周肆桀适时的跳转了话题,知道沈嘉涟称病的可能性极高,但是为人子女,最重要的是孝道。

    “在楼上躺着呢,听说你去汉川的时候吓坏了,你和青青快上楼去看看吧,态度好一点,别刺激她!”

    “好……”

    周肆桀眸色闪了闪,周环城的样子看起来也不是假的,看样子,沈嘉涟真的是又被自己去汉川这件事情刺激到。

    宽厚的大手轻柔的揽着女人纤细的腰肢,随即向着二楼的房间走去。

    尹青青的心里则是一直摇摆起了拨浪鼓,觉得隐约不安,但是对上周肆桀严肃的眸子,不好说些什么。

    周家的媳妇,当初自己那么开心,乐呵呵的想去做,结果事实证明……

    尹青青眸子微微一暗,心底像是打翻了百味瓶一般,心头错综复杂,百味尝尽……

    ……

    走进二楼周环城和沈嘉涟的房间,女人已经在卧床休息了,气色看起来非常不好,周肆桀和尹青青敲门而入,恭敬的叫了一声妈。

    尹青青的妈字叫得格外的小声,担心惹得沈嘉涟不开心,赶忙又重新叫了一句。

    “妈……”

    “怎么了,我儿子又不是聋了,在我耳边不停的叫,当我是什么了……”

    尹青青:“……”

    沈嘉涟出声犀利,让尹青青不由自主的眸子微微一愣,唇色抿起,点了点头,随即慌张的摇了摇头。

    “我只是第一声叫得声音比较小,担心您听不到而已……”

    “哼,说白了,就是觉得我老婆子年纪大了,耳朵聋了不是嘛?尹青青啊,当初看你老实巴交的,现在是仗着我儿子喜欢你,开始长本事了嘛?”

    尹青青:“……”

    尹青青因为沈嘉涟的话,脸色煞白的骇人。

    周肆桀唇色抿起,一抹暗光在眸底一闪而过,迅速的将尹青青拉至身后,这一细微的举措,再度让沈嘉涟黑了脸。

    沈嘉涟也是为人父母,做人子女的,自然知道有些话该说,有些话不该说。

    但是自己实在是被尹青青气坏了,这么多年,不为周家生儿育女也就算了,偏偏还搞出这么多幺蛾子。

    周肆桀现在简直就是死了心的把整个人都吊在她的身上了。

    更有甚者,尹睿出事了,周肆桀在汉川,地震的正中心守了一周,谁都知道余震不断,要是出了什么事,谁担当得起。

    沈嘉涟是越想越生气,整个人心情苦闷,自然是病缠身了,虽然装病的成份在里面,但是身体每况愈下是现实。

    ……

    周肆桀看到身后的小妮子又开始哆嗦了,忍不住皱了皱眉,原本自己现在是想极力的和尹青青缓和关系,而不是和她关系每况愈下,但是沈嘉涟这么做,无疑是把自己和尹青青的关系逼到了绝境。

    “妈,请您尊重青青,青青今天愿意来看您,是孝敬您……”

    “哼,我才不用她孝敬呢,我看她巴不得我死,就是一只不能下蛋的母鸡……”

    说到这儿沈嘉涟小手一挥,直接将桌子上的茶杯一并扫向了地面,跌碎,尹青青因为女人后面的不能下蛋的母鸡,眸子微微一红。

    自己才不是不下蛋的母鸡,自己现在怀孕了!

    尹青青本不想跟沈嘉涟较真,实在是气不过,准备开口,却被周肆桀下意识的拦了下来。

    “妈,您需要冷静一下,今天时间不对,我和青青下次等您心情好了,再来看你……”

    说完,周肆桀直接握住了尹青青的小手,神色有些异样,想要直接拉着女人出门,尹青青眸色微微一愣。

    按理来说,如果自己怀孕了,周肆桀一定会兴高采烈的和周环城和沈嘉涟说。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遮遮掩掩的。

    他到底是因为什么这样的!

    尹青青越想越迷糊,已经被男人大手的力道拖着向着房间门口走去,沈嘉涟看着小夫妻俩要走,赶忙起了身,迅速的追了上去。

    “不许走,我就知道,你现在整颗心都挂在这个小狐狸精身上,我才是你的亲生母亲,肆桀,我养你这么多年,你难道就是这么对我的嘛?既然今天人都到齐了,那么话不如摊开来说……”

    尹青青:“……”

    尹青青和周肆桀走到楼梯口,沈嘉涟已经追了上来,气急攻心,动作也变得异常的迅速,尹青青都没有反应过来,女人已经张开双臂,挡在了自己和周肆桀的面前了。

    摊开来说!

    看来是要说自己不能怀孕的事情了,尹青青倒也不害怕女人说,索性拉着周肆桀停下了脚步。

    “肆桀哥,你别说了,让妈说吧,我也想听听妈妈摊牌之后想说什么,妈,你说吧……”

    尹青青坦坦荡荡,毫无畏惧,清澈的眸子少有的清丽逼人,无形之中,多了几分逼人的气势。

    周肆桀:“……”

    果然,自己带尹青青回周家就是一个错误,周肆桀唇色抿起,现在尹青青怀孕,根本不能受到任何刺激。

    更重要的是自己不想让沈嘉涟知道尹青青怀孕的最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沈嘉涟一旦知道,一定是非逼着尹青青生下来的。

    到时候要是孩子在几个月的时候检查出来不健康,受苦的还是尹青青。

    “青青,你别闹了,我带你回家……”

    “不要,我就要妈说,有些话,我知道妈妈憋了很久了,现在难得有机会讲出来,是个不错的机会……”

    “好,尹青青,是你让我讲的,那我就不客气了……”

    沈嘉涟气得昏昏沉沉的,说话也开始不经大脑了,直接没好气的厉声呵斥道:“尹青青,你和肆桀结婚都四年了。你连个孩子都怀不上,根本不能为周家添个子嗣,要你何用……”

    尹青青:“……”

    女人这般模样,根本就不像是一个豪门贵妇,反倒是像一个泼妇,没想到几年的时间,就是因为一个不能抱孙子,竟然将沈嘉涟这个温婉的女人,变成了这副德行,实在是太讽刺了!

    尹青青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甩开周肆桀的大手,直接对上女人斥责的眸子,认真的说道:“那是我不想怀孕嘛,结婚四年,几乎是三年半周肆桀都在做措施,我上哪儿给你变个孩子出来?妈,你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应该知道做了措施,是没法怀孕的吧……”

    周肆桀:“……”

    漂亮的反击,周肆桀唇色抿起,眸子闪过一丝暗光,就在刚刚,自己还差点忘记了小刺猬的攻击能力了。

    其实这张小嘴,特别能说……

    抿了抿唇,既然尹青青都这么说了,那么自然自己要诚实回应了。

    “妈,青青说的没有错,我确实和青青在一起的时候都在做安全措施,有三年半的时间都在做,我想和青青多过一些二人世界……”

    说到这儿的时候,周肆桀重新将女人的小手攥在手心,自己如今握住她的小手已经成了习惯了,略微放开一分一秒,自己都会舍不得。

    想要握住她的手,一直一生一世,走下去。

    沈嘉涟:“……”

    沈嘉涟因为周肆桀的话继续怒不可遏,没好气的说道:“闭嘴,这儿没有你说话的份,你现在已经被这个狐狸精迷住了,她给你下套了……”

    周肆桀:“……”

    周肆桀嘴角抽搐了几分,眸子微微一暗,倒是尹青青慢条斯理的开口,反倒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

    “狐狸精?妈,我背着周肆桀如果勾引了其他男人,他大不了可以跟我离婚,如果没有,那么,你就不可以叫我狐狸精……”

    哪怕尹青青见识再短浅,也知道狐狸精是骂人的话,骂人的话,怎么可以随随便便说出口呢,实在是太伤人了。

    而且也是对于女孩子作风问题的一种否定,所以尹青青格外厌恶沈嘉涟对于自己的一句句狐狸精的称呼。

    离婚的字眼从尹青青的话语之中蹦出来,让周肆桀脸色微微一暗,迅速的出言反击。

    “尹青青,不许胡言乱语说离婚,哪怕是你和其他男人有些什么,我也不会跟你离婚的,更不要说你现在没有什么,妈,青青的为人您是知道的,青青绝对不会做出过激的行为的……”

    沈嘉涟看到周肆桀对着尹青青如此袒护,更是气不打一出来,没好气的说道:“哼,既然这样,明人也不说暗话了,尹青青,你知道肆桀这些年为什么要跟你做措施嘛?那是因为你根本不能怀孕……”

    尹青青:“……”

    沈嘉涟憋了四年的话,终于在自己面前说出来了,尹青青忽然很想笑,因为可能所有人都知道了,自己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现在回头想想,为什么孙落这大半年不再跟自己说孩子的事情了,恐怕也是知道事情的真相了。

    只有自己,像是一个傻瓜一样。

    对上身侧男人关切的眸子,尹青青嘴角上扬,尽是讽刺和讥诮。

    “周肆桀,你满意了嘛?现在在所有人面前,我就是一无所知的傻瓜一样……”

    周肆桀:“……”

    自己原先和尹青青的矛盾好不容易缓解,不再那么针锋相对,如今的全部被扭转了,周肆桀唇色抿起,眸子暗沉的惊人。

    “青青,这件事情,你……”

    “闭嘴,我不要听你说……”

    这个是尹青青第一次,如此厉声的对着周肆桀霸气的说了一句闭嘴,说完之后,尹青青也愣住了,没想到自己会这么说,脸色微微一白,到没有忘记回沈嘉涟的话。

    “妈,您的话,貌似只说了一半,是,我承认,我是很难怀孕,这些年,周肆桀一直跟我做措施,目的就是怕我怀疑我无法怀孕,不想伤了我的心……但是,你难道忘了我为什么不能怀孕嘛?”

    说这句话的时候,尹青青的声音不低,楼下的佣人和周环城都探头向着楼上望去。

    沈嘉涟脸色微微一变,隐约觉得尹青青有些逼人,和以往只会乐呵呵的笑个不停的女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难不成她都知道了?

    一想到这儿,沈嘉涟不由得苍白了脸色。

    “你……”

    “那是因为四年前,我就曾经怀孕过,还是周肆桀的孩子,结果呢?你要不要问周肆桀那个孩子为什么没有的?就是因为我涉险,他没有救我,导致我情绪激动,孩子怀胎了,还对我接下来的受孕有影响了……”

    “导致我根本无法怀孕,准确的来说是怀孕概率低……”

    说到这儿的时候,尹青青忍不住嘴角上扬,眸子看向沈嘉涟,看到沈嘉涟白了脸色,周肆桀脸色黑的厉害,顿时有种快感。

    像是小孩子过家家的感觉一样,幼稚的厉害,自己现在就是这么幼稚,简直是可悲的幼稚。

    尹青青最不喜欢的就是回忆过去的事儿,不断的翻旧账,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朝前看,不顾一切地往前,用力去爱,用心去感受生活!

    沈嘉涟看着尹青青一副了然的模样,再看看周肆桀,看到周肆桀并无惊讶的模样,整个人一怔。

    看来尹青青的确是知道了,要是尹青青知道了,那么整个尹家想必也是知道了!

    一想到这儿,沈嘉涟心底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对于尹家,根本没有法子得罪。

    “妈,现在你满意了嘛?”

    周肆桀薄唇抿起,看着沈嘉涟在沉思的模样,知道沈嘉涟是被尹青青吓坏了,楼下的周环城紧接着也上了楼,自然把尹青青所有的话都听了进去,赶忙拉着沈嘉涟站到了一侧。

    “嘉涟,有什么事不能和孩子好好说嘛?和孩子红脸,说出去,会让人笑话的……”

    沈嘉涟自然知道周环城是在给自己找个台阶下,眸色微微一闪,对上尹青青和周肆桀之间奇异的电流,就知道他们夫妻俩肯定也是吵架了。

    “嗯……我有点累了,不如你们回公寓去住吧……”

    尹青青:“……”

    尹青青现在像是喝了红牛,打了激素一样,她累了,自己可还精神着呢!

    尹青青嘴角上扬,尽是讥讽,深呼吸一口气,知道自己这个时候该拉着周肆桀滚了,但是自己偏僻不。

    知道尹睿出事之后,自己心里一直都有一团火,还没有把火散出去呢,自己一点都不开心。

    “妈,不是说好的摊牌嘛,现在就结束了,未免太早了吧,我才刚开始呢,既然爸也在了,爸,我知道我今天可能混蛋了一点,不是人了一点,但是这些话我真的憋了很久了,一定要说出口,你们别介意……”

    尹青青要说之前先道歉,然后甩开了周肆桀的大手,准备好好的,使劲说。

    周肆桀后背受伤,之前在汉川为女人挡了下落的石头,整个后背都像是撕裂了一样,被女人这么一甩,伤口直接裂开了。

    疼得周肆桀微微拧了拧眉,根本来不及阻止尹青青要说的话。

    ……

    “妈,就算是我生不了孩子,是个不下蛋的母鸡,但是你凭什么要给周肆桀照代孕,你有尊重过我的感受嘛?”

    尹青青到底是把自己最在意的事情说了出来,周环城直接是愣在了原地。

    尹青青刚一说完,周环城立马训斥道:“嘉涟,你真的做这种事情了嘛?”

    这种事情绝对是伤天害理,怎么可以做这种事情,虽然尹青青是周家的媳妇,但是也不能这么不怜惜啊。

    而且还是找代孕,实在是丢了周家的脸!

    当初尹青青的身体状况是周家一手造成的,所有的苦和罪,自然是要周肆桀和尹青青一力承担,怎么可能让尹青青一个人快活。

    事实就在面前,沈嘉涟百口莫辩,试图伸出小手拉住周环城的大手,却被男人迅速的甩开。

    “别碰我,这件事情不解释清楚,不许碰我……”

    尹青青:“……”

    尹青青原本以为周家人都是知道这件事情的,所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姑息养奸,没想到周环城也不知道,清澈的水眸一下子就忍不住红了。

    “爸……”

    “青青,你接着说,这些年还受了什么委屈都说出来,爸为你做主……”

    周环城绝对的刚正不阿,哪怕对方是自己的儿子,也绝对不会姑息养奸的!

    周肆桀:“……”

    周肆桀忍不住头皮发麻,要是周环城真的给尹青青做主了,和自己心甘情愿的离婚了,那么茫茫人海和世界,自己要何去何从!

    ……

    沈嘉涟脸色难看的厉害,原本就这么多天折腾的胆战心惊够难受的了,现在尹青青居然开始算旧账了,实在是太让人匪夷所思了。

    如今再加上一个周环城,实在是怕什么来什么。

    ……

    尹青青一向都不懂得看脸色,如今周环城指名道姓要挺自己,尹青青自然是乐意了,深呼吸一口气,继续说道。

    “那个……妈,其实我一直都很喜欢您的,但是一嫁到周家,你就给我喝补汤,搞的我都不敢回家了……”

    “妈,其实我从小对中药就不是很喜欢,看着您盯着熬的,所以才喝的……”

    沈嘉涟:“……”

    沈嘉涟神色凝重,微微一愣,没想到背后居然还有隐情……

    周肆桀同样也有些微微一愣,因为平时不知道尹青青对中药有些过敏,就只知道尹青青不爱喝那些中药,觉得太苦了!

    周环城则是对于尹青青所受的一切均是打抱不平,俨然是有一种公事公办的感觉。

    尹青青看着一家三口都盯着自己看,咳了咳嗓子,认真的说道:“是真的,那个,我喝完中药之后都会起红疹子,那个时候,周肆桀还以为是吻痕……”

    说完这句话,尹青青忽然意识到了一些什么,顿时红了脸,立马就偃旗息鼓了。

    不过自己说的话,倒是句句属实,毕竟压抑了那么久,自然是要说出来的。

    沈嘉涟脸色青一阵白一阵,有些难看,在所有人看来,自己真的嫣然成了恶婆婆了……

    没想到尹青青不只是一个被娇惯的千金大小姐,原先,自己关注的点,实在是太少了……

    但是这个也不能成为日后自己喜欢她的理由,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尹青青肚子要是一直都没有一个动静。

    周肆桀不可能平白无故守着她的!

    就算是歉意,但是总得替周家着想吧……

    “青青,我知道我过去可能做了很多让你反感的行为,但是我都是为了肆桀好,你那么爱肆桀,我想,你也不愿意肆桀往后没有孩子吧,好歹让他为周家留个后吧……”

    尹青青:“……”

    沈嘉涟的确是为了周家着想,为了周肆桀着想,但是唯独自己是一个外人,她根本就没有为自己想过。

    尹青青哑然失笑,嘴角上扬,忍不住勾起一抹冷笑。

    “妈,那你想让我怎么做?”

    周肆桀:“……”

    周肆桀知道小妮子现在在想些什么,尹睿走了,之前的往事已经让她溃不成军了,现在索性是破罐子破摔了。

    如果可以让她选择,她根本就不会多看自己一眼的……

    “青青,别闹了,我们回家吧……妈刚刚说的话,只不过是她病糊涂时候说的话……不用当真!”

    “乖,回去之后,我让阿姨给你做你最喜欢吃的西湖醋鱼……”

    尹青青:“……”

    西湖醋鱼!

    尹青青眸色微微一愣,原先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不会说出口的话,如今竟然说了出来。

    “我其实之所以喜欢吃西湖醋鱼,是听说夫妻俩在一起生活久了,生活习惯会变得很像,所以,因为你喜欢吃西湖醋鱼,所以我才告诉自己,要去喜欢吃西湖醋鱼……”

    “肆桀哥,你难道没有发现,我吃鱼经常被鱼刺卡嘛,在尹家的时候,很少有人给我主动夹鱼吃……”

    周肆桀:“……”

    尹青青的这句话,像是一巴掌狠狠的甩在了周肆桀的脸上,让男人的俊脸迅速的变得毫无血色。

    大手拉住女人的胳膊,还不愿意松开。

    尹青青眸子深处尽是讥讽,伸出小手,一根一根把男人的手指掰开,然后向着楼下走去。

    刚踩上第一个台阶,眼前一黑,猛地向下摔下!

    ------题外话------

    哈哈,自古以来婆媳斗啊,其实沈嘉涟倒不是真的不好,咋说呢,哪有婆婆受得了不能生宝宝的媳妇呢,哎,媳妇和婆婆天生是仇人,因为爱着同一个男人,哈哈,么么,嗷呜,肆桀两难,哈哈,求月票,求评价票,对了,2号的时候,新年获奖礼物已经下单寄出去了,哈哈,么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堇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堇颜并收藏盛婚豪门之爱妻养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