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娇妻凶悍,总裁小心 > 第七十六章 报复

第七十六章 报复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娇妻凶悍,总裁小心,第七十六章 报复

    虽然那个人欺骗他,让他伤得很重,但是他有勇气重新站起来,因为他不是一个人,他还有姐姐和父亲,他们会陪伴他,而他也要保护他们!

    当晚,姐弟俩将开诚布公,解开了心里的疙瘩,关系恢复如初,甚至,更加亲近了。舒悫鹉琻

    在与他们姐弟俩分开的时候,梁越表示他认识朋友,可以帮纪云卿检验注射器里面的东西,纪云卿想了想,梁越是值得信任的人,自己并没有这方面的熟人,便将注射器交给他,请他帮忙。

    梁越办事效率很高,第二天就打来电话。

    “纪小姐,检验结果已经出来了,注射器里面装的是液态毒品,服用之后,可以迷乱人的心智,令人处于极度的兴奋状态,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服用两次,就可以令人上瘾,发作的时候非常痛苦,而且戒毒很困难。”

    纪云卿脑袋轰地一声,浑身血液迅速冰冷,手指紧紧扣着电话,竭力控制着心底愤怒咆哮的恶魔,她的眼神,疯狂嗜血。

    陈敏茹,你好狠!居然想要用女人和毒品对待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让他一步步走向*,走向死亡,你这个蛇蝎心肠的贱女人,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纪云卿并没有瞒着纪麟睿,将检验结果告诉他之后,他很震惊,震惊过后是一阵后怕,如果姐姐没有及时赶来,他会被那个恶心的女人玩弄,还会被她注射毒品,拍下视频,然后彻底沦为那伙人手中的玩物。

    他不敢想象那样的自己。

    害怕,惊恐,这些情绪过境之后,只剩下愤怒,对于幕后黑手的愤怒。

    纪云卿看到他充满仇恨的眸子,猛然一惊,为了复仇,她变成恶魔就够了,她不能让弟弟也为了仇恨而生。

    她双手捧着他的脸,直视着他的双眼,微微一笑,“阿睿,不要让仇恨蒙蔽了你的双眼,你不是仇恨的机器,你是纪家的未来,保护好你自己,变得更加强大,让那些小人再也没办法伤害你。阿睿,答应姐姐,不要弄脏你的双手。”那些肮脏的事情,交给我来做,你只要负责安好就可。

    “姐……”纪麟睿喉头哽咽,黑曜石般的眼眸涌动着破碎的晶莹,之于他,姐姐就是一抹阳光,划破黑暗,努力将他笼罩在温暖之中。他想,他的生命当中,再也不会有一个女人比姐姐更加重要。

    纪云卿柳眉微蹙,语气严肃坚定,“阿睿,答应我。”

    他握紧拳头,一字一顿,“好,我答应你。”我答应你不会弄脏自己的双手,但,不代表我会放过那些人。

    纪云卿眉头舒展,盯着他微红的眼眶,噗嗤笑了起来,“阿睿,你的眼睛又进沙子了吗?要不要我帮你吹一吹?”

    纪麟睿嘴角抽了抽,臭屁地扭开脸,哼哼唧唧,“不需要,啰啰嗦嗦的,你是提前进入更年期了吗?”

    纪云卿笑得更大声,纪麟睿看她明艳的笑脸,也忍不住露出勾起唇角,但很快又板起脸,哼哼两声,像极了闹脾气的小屁孩。

    装饰低调奢华的办公室内,巨大的落地窗被洁白的轻纱覆盖,敞开的缝隙中吹进带着凉意的春风,柔和的阳光将书桌后的男人染上梦幻的金色,完美的五官,圣洁得纤尘不染,他修长的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深邃的目光落在墙壁上巨大的液晶屏幕上,俊美的脸上虽然没有任何表情,却让屏幕那端的梁越无端觉得气势凛人。

    梁越干咳了一声,整理出严肃的表情,将汇报给纪云卿的事情再次汇报给沈言,最后道,“事情就是这样,少爷,你看我们需不需要对付黑炎门?”

    黑炎门,应城势力中等的帮派,不算大,但也不小,现任当家名叫苏炳坤,生了一女一子,女儿叫苏艳青,是叶兆贤现在的情/人,儿子苏哲,是黑炎门下一任当家,别看他长得斯斯文文,实际上是一头披着羊皮的豺狼,做了不少歼/淫掳掠的勾当。

    梁越这么问,当然不是出于为民除害的目的,而是他揣摩沈言的心思,猜测他会暗地里为纪云卿扫清障碍。

    哪知,他这回猜错了。

    沈言眸光平静无波,声音清冷,犹如高高在上的天神,“不必,黑炎门就交给卿卿让她练练手,阿泽,你派两个人暗中保护卿卿的安全。”他的视线落在像木头桩子一样杵在墙角的阿泽身上,犹如实质的冷光让他陡然一惊,“如果让她受到一点伤害,按照帮规处置。”

    阿泽木然的脸上裂开一条缝,嘴里说着“是”,心里却在流血流泪,少爷,您变坏了,为了那个女人,居然要动用帮里的刑罚,嘤嘤嘤嘤~

    纪麟睿假装不知刘思思欺骗他的事情,第二天一早,照旧骑着单车接她上学,刘思思看到他的时候眼神微微一闪,试探着问,“阿睿,你昨晚去哪里了?我给客人送完酒,回头就不见你的踪影,打你的电话也没有人接听,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纪麟睿虽然表面上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但她毕竟是他喜欢的女孩子,心里怎么可能不难受,面对她虚伪的关心,那种难受被扩大了数倍,手指紧紧掐进掌心,才能控制住自己不要露出破绽。

    “阿睿?”他不说话,刘思思心里不由一慌,难道他发现了什么?

    纪麟睿深邃的目光凝聚在她身上,许多翻腾的复杂情绪被死死压住,最终扯了扯唇角,露出一抹笑,“我昨晚跟几个朋友喝酒,一不小心喝醉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回到家里了,那个时候已经凌晨,怕吵到你睡觉,所以没有打电话告诉你,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刘思思脸上绽放出两朵灿烂的笑容,“你没事就好,对了,你是怎么回去的?”

    纪麟睿单手扶着额头,思索了一阵,皱着眉头摇头,“我记不清了,迷迷糊糊中,好像有人把我弄上了车……又好像是我自己拦了一辆车……实在是想不起来了……”

    “没关系,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阿睿,时间不早了,我们赶紧去学校吧。”

    刘思思虽然聪明,但毕竟年纪小,阅历不足,看不出隐藏在纪麟睿眼眸深处的复杂神情,仍旧像以往一样与他相处。

    当天,纪麟睿送刘思思到酒吧上班,他默默地坐在人少的角落,表面上看很安静无害,实际上眸子里闪动着捕捉猎物的光芒,他不动声色地搜寻苏哲和他那两个手下,只可惜,一整晚那三个人都没有出现,或许,那些人也在暗中观察他,想要找出昨晚救他的人是谁。

    纪麟睿借着喝咖啡的动作,掩饰唇边勾起的冷笑。

    等待了三个晚上,猎物终于出现了。

    苏哲看到他,露出高兴的表情,“纪小弟,没想到又碰见你了,上一次我们聊得很开心,没想到你突然头晕,吵着要回家,可真是扫兴呢。”

    纪麟睿爽朗地笑了起来,“苏大哥,是小弟的不是,小弟请大哥喝酒以表歉意,不知道三位大哥可否赏脸?”

    黄毛和桃花眼是苏哲的手下,下意识都看向苏哲,苏哲哈哈大笑两声,“好啊,只是你这小子不是不会喝酒么?教坏未成年人,这个罪名我可担不起哦。”

    纪麟睿英俊的脸上泛起不自在的红晕,鼓着腮帮子振振有词,“我已经十六岁了,算是成年人了,别看我年纪小,我可是很能喝的,苏大哥,敢不敢跟我拼酒?”

    苏哲意味深长地笑,“那有什么不敢,喝不过我,可不许哭鼻子哟!”

    纪麟睿面红耳赤,粗着脖子大声道,“你太小瞧人了,等我把你喝趴下,看你还能取笑我!”

    说完,他豪气地挥了挥手,酒保提来一打啤酒放在他们桌上,纪麟睿抢先拿起开酒器,一边开启酒瓶盖,一边毫不脸红地夸着海口,“你们等着,看我不把你们都喝趴下……”

    黄毛和桃花眼嗤笑不已,恰到好处地刺激纪麟睿。

    “好啊,让我看看你的实力。”苏哲似笑非笑地盯着纪麟睿开启啤酒的动作,这小子笨手笨脚的,几次差点将酒瓶打翻,一看就不是喝酒的料,要是一灌酒就晕更好,免得他们再下药。

    “来,一人一瓶,爷们儿一点!”纪麟睿豪气冲天地将啤酒瓶递给三人,自己也拿起一瓶,咕噜咕噜仰头就喝。

    愣头青,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苏哲啧啧感叹两声,对黄毛和桃花眼使了个眼色,三人也仰头喝了起来。

    如苏哲所料,最先趴下的果然是纪麟睿,他傻乎乎地趴在桌上,一会儿唱儿歌,一会儿大声叫着“变身奥特曼”,醉得一塌糊涂。苏哲三人也好不到哪里去,两眼发花,脚底发软,但头脑还是清醒的。

    苏哲拍拍手下的肩膀,示意他们将纪麟睿弄走。

    “来,小怪兽,咱们接着喝……”纪麟睿被黄毛架在肩膀上,晃晃悠悠地摇着脑袋,步伐踉踉跄跄,黄毛一个头两个大,本来自己脑袋就晕晕乎乎的,还被这小祖宗拖着拽着往地上摔,他恨不得直接将这小祖宗扔到巷子里。

    “臭小子,你再胡闹,老子折了你的胳膊!”黄毛骂骂咧咧,拖着纪麟睿往前走,突然感觉眼前一黑,噗通栽倒在地上,他往前扑的力道太大,拖得纪麟睿也摔在了地上。

    “黄毛,你搞什么鬼?”苏哲头晕得厉害,脚步虚浮地往那边跨了几步,然后也噗通栽下。

    剩下最后一个桃花眼,刚想上前搀扶苏哲,结果身体一歪,软绵绵的瘫在地上。

    三秒钟过去了,瘫在地面上的四个人一动也不动,突然,压在黄毛背上的纪麟睿慢悠悠地站了起来,一双漆黑冷厉的眼眸扫过地上的三人,哪里还有醉酒的样子,分明清醒得很。

    他俊美的脸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异常诡谲,他用脚踢了踢苏哲三人,他们就像死狗一样,毫不动弹。

    他嗤笑一声,他刚才趁着开启啤酒瓶的时候,在他们的啤酒里面加了药,这三人不晕才怪。他从路边捡起一根木棒,对准苏哲的脑袋,高高举起。

    纪麟睿咬了咬牙,眼里布满凶狠的光芒,用力将木棒往下敲去,眼看就要落在苏哲的脑袋上,突然出现一股力量,紧紧抓着木棒一端,让他没有办法将木棒压下。

    “是谁?”他警惕地回头,看清楚背后的人,瞳孔骤然紧缩,嗫嚅道,“姐?你,你怎么在这里?”

    纪云卿夺过他手中的木棒,咣当一声扔到一旁,精致美丽的脸上冷若冰霜,声音透着刺骨的寒意,“纪麟睿,你答应过我什么?”

    前一秒还像恶魔一样满身杀气的纪麟睿,转瞬间变成手足无措的大白兔,他慌乱地解释,“姐,我只是想教训他们一顿,我不会要他们的性命的,真的,我不骗你!”

    纪云卿面无表情地盯着他,漆黑的眼眸如同深邃的海洋,神秘且充满了危险,她向前一步,压迫的气息扑头盖脸地涌向纪麟睿,声音里面压抑着勃然怒气,“教训他们一顿?你跟他们一路走的,他们出了事,你就是最大的嫌疑人,你还嫌他们对付你手段不够狠是不是?”

    纪麟睿没出息地缩了缩脖子,干笑了两声,“嘿嘿,姐,其实你聪明的弟弟我早就算计好了,我在他们的酒里面下了药,在药物的驱使下,他们会忘记喝醉之后的事情,我揍他们一顿,再给黄毛和苏哲手里塞一根木棍,造成他们醉酒后闹内讧的假象,之后呢,我再用苦肉计,假装自己也受了伤,他们肯定就怀疑不到我身上。”

    纪云卿心底里觉得他的方法可行,但事有万一,万一苏哲等人怀疑到阿睿头上,变本加厉地对付他,甚至于危害他的性命,怎么办?

    她不会允许任何危机存在。

    她沉默了两秒,“阿睿,你先回家吧,接下来的事情,我会处理的。”

    纪麟睿脸色一变,急声道,“姐,我不要你帮我,你的双手也不可以弄脏!”

    纪云卿轻声笑,“傻瓜,我当然不会弄脏双手,放心吧,我已经计划好了。”

    纪麟睿还想说什么,被纪云卿捂住了嘴巴,她神色严肃,“好了,赶紧回去,再不走,我会生气的。”

    纪麟睿无法,只得垂头丧气地离开。

    纪云卿扫了一眼地上躺尸的三个人,唇角一翘,眉眼间流露出说不出的冷意,好戏就快上演了!

    “喂,醒一醒啊,臭男人,醒一醒啊!”一个女人蹲在苏哲面前,用力拍打着他的面颊。

    苏哲迷迷糊糊间感觉有人打他的脸,不一会儿脸上就火辣辣的疼,该死的,如果被他抓住打他的那个人,他一定卸了他的胳膊!

    脑中的混沌感消失,他猛然睁开双眼,恶狠狠地盯着面前的人,很快,他的脸色一变,脸上肌肉抽搐不已,我艹,这是什么生物,眉毛又粗又黑,嘴巴涂得血红血红的,就像刚吸过血,脸上那层厚厚的粉还在簌簌往下掉,再加上那头爆炸式的卷发,这真的是女人吗?艹,胸前鼓鼓的,果然是女人,这女人的品味还真是惨不忍睹!

    苏哲撇开视线,不忍直视那张惊悚的脸,扫了一眼地面,自己的手下还在昏睡,纪麟睿那小子却不见了踪影,难道那小子又被神秘人给救走了?脑海里百转千回,脸上却是冷冰冰的表情,“你是谁?怎么在这里?”

    女人粗俗地翻了个白眼,扬着下巴,颇有气势地谩骂,“老娘叫什么名字,凭什么告诉你,这是老娘回家的必经之路,老娘不在这里还能在哪里?老娘看到你们四条死狗躺在路上,好心好意地叫醒你们,难道还做错了?滚犊子的,以后再也不做好事了!”

    苏哲眉头跳了又跳,嘴角抽搐不已,他敢肯定,这粗俗又毫无品味的女人一定是站/街女,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粗鄙的气息,他略一冷静,抓住了她话中的重点,冷眉冷眼道,“你刚才说,你来的时候,我们有四个人?那另一个人现在去了哪里?”

    女人不耐烦地翻了个白眼,“还能去哪里,老娘把他叫醒,塞到了一辆出租车上,那个混球,身上一分钱都没有,害得老娘浪费了五十多块车费!喂,你们跟他一伙的对不对,赶紧把车费还给我!”

    说完,她伸出手讨要车费,颀长白希的手指,算是她全身上下最耐看的部位。

    苏哲心里极为烦躁,怪这女人多管闲事,好不容易灌醉了纪麟睿,没想到又被她给放跑了,面对一个社会底层的边缘女,他没必要跟她客气,满脸杀气地盯着她,冷冷道,“滚,再不滚,别怪我不客气!”

    女人气得跳脚,“你这狼心狗肺的东西,老娘救了你,你居然敢跟老娘这么说话,这可是黑炎门的地盘,老娘是交了保护费的,信不信老娘叫黑炎门的人来砍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娇妻凶悍,总裁小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笑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歌并收藏娇妻凶悍,总裁小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