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娇妻凶悍,总裁小心 > 第八十章 背叛的代价,死!

第八十章 背叛的代价,死!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娇妻凶悍,总裁小心,第八十章 背叛的代价,死!

    本以为干涸的双眼,还是因为剧痛的心变得潮湿。舒悫鹉琻纪麟睿不敢睁眼,害怕一睁开就暴露自己的软弱。

    刘思思抱着膝盖,将头埋在膝盖上,眼泪早已打湿了衣物。

    耳边,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纪麟睿站在她身边,将一张银行卡放在她的脚边,他说,“这里面是五十万,密码是你的生日。再见了,思思。”

    脚步声渐渐远去,撕心裂肺的痛快要将刘思思撕碎,她最终失声痛哭。

    只有在失去的那一刻,她才知道有多心痛,以为一切只是骗局,可是她早在最初就付出了真心。

    纪麟睿,如果可以重新选择,我不会再让你失望。

    纪麟睿站在远处的小桥上,遥望湖边的女孩歇斯底里地痛哭,他心里的痛绝不亚于她,甚至几次抬脚想要回去,可最终,他只是狠狠一拳砸在了桥栏上,即使擦破了手背,流下鲜血,他也恍若未见。

    很久以后,纪云卿问他,放弃刘思思,他有没有后悔。

    他想了许久,云淡风轻地笑了,后悔过,不过就算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也不会改变主意,就算精心养护,已经变质的爱情还是会早早夭折,他们之间,终究是错过了。

    青桑将苏哲的犯罪证据匿名送到警察局,其中,就强迫妇女卖/淫和贩卖毒品就可以判处苏哲五至十年的有期徒刑。

    苏哲的父亲苏炳坤得到消息,立刻请了应城最有名气的律师,又通过关系网络见到了本次庭审的检察官,想要通过威逼利诱的手段令检察官就范,但是他并不知道检察官早已提前得到沈言的承诺,只要检察官们秉公办案,沈家会保证他们和他们家人的人身财产安全!

    沈家背后有着盘根错节的政治关系,拥有雄厚的实力,既然沈言开口做出承诺,检察官们当然会遵循本心,秉公执法。

    数罪并罚,苏哲被判处二十年有期徒刑,判决书一公布,黑炎门的老大苏炳坤就遭受打击昏死过去,他老来得子,还指望自己的儿子继承家业,将黑炎门发扬光大,没想到儿子稀里糊涂地被抓进警局,接下来还要在监牢里度过最美好的年华。

    他怎能不气,怎么不恨!

    和苏炳坤一样气愤的,还有苏艳青,苏艳青虽然是女人,但从小就跟着叔叔伯伯们混黑社会,养成了她骄纵跋扈,目中无人的性子,但是她最寵爱比自己小五岁的弟弟,在弟弟面前,她立刻从母老虎变身hello Kitty,就算弟弟要天上的星星,她也会想办法摘下来给他。

    苏哲坐牢,对她的打击无疑很大,这个骄傲的女人,*之间就变得沉默寡言,她知道自己肩膀上的分量更重,她必须站在父亲背后,扛起整个黑炎门。

    宣判当天,纪云卿戴着墨镜坐在旁听席最角落,她目睹苏炳坤昏厥的一幕,也目睹了苏艳青睚眦欲裂眼泪滚滚而下的一幕,被墨镜遮挡的黑眸里闪动着狂热的光芒,手指紧紧扣着座位,对,就是这样,为你们的亲人痛苦吧,否则,你们怎能体会到我的痛苦?

    法庭里人群散去,纪云卿走在空寂的走廊上,悠远的视线望向出口,唇边划过一抹浅淡的笑,是时候了,拿出那件东西,在陈敏茹不堪重负的身躯上再加一道枷锁。

    “大小姐,您的快递。”一名小弟敲了敲门,将一份快递放在苏艳青的办公桌山。

    苏艳青捏了捏眉心,挥挥手让他退下,这是一封神秘的快递,既没有寄件人的名字,也没有寄件人的地址,要不是只有薄薄的一封,她还真担心这里面装的是炸弹。

    她只是犹豫了一秒,便快速地拆开,从快递信封里面摸出一张光盘。

    苏艳青眉头一皱,将光盘塞到了影碟机里面,过了几秒,频幕上面显示出画面。

    一间奢华的酒店房间,两个*的男女热情相拥,用最原始的方式表达彼此间的爱意。

    恶心的画面在眼前播放,刺耳的声音在耳畔回荡,苏艳青脸色越来越差,突然,她捂着自己的嘴巴,差点呕吐。她扑身上前,拿起遥控器按着快进,眼睛里迸射出愤恨之意,死死地盯着画面上的那两个人。

    “好啊,不谈钱,那苏哲要是办事不牢靠,咱们谈好的五十万,我一分钱也不会给你。”

    “老婆,别介啊,苏哲就是为了那五十万才肯帮我做事,要是他没有收到钱,把事情捅到他姐姐那里,咱们这不是自找麻烦嘛。”

    “苏艳青不是你的女人吗?你摆平她啊,你这么厉害,不会连一个女人都摆平不了吧?”

    “老婆,咱们能不跟她吃醋么?我和她之间,各取所需,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真正爱的人还是你呀。”

    ……

    那对狗男女口中吐出的话,就像一把火熊熊燃烧着苏艳青的心,也将她的愤怒灼烧到极点,她的眼中迸射出愤怒和怨毒,该死的狗男女,竟然利用她,竟然利用阿哲,要不是因为他们,阿哲怎么可能坐牢!

    此时此刻,苏艳青恨不得将那对践人抽筋剥皮,活生生咬断他们的喉咙!

    咚咚咚咚,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响,因仇恨丧失理智的苏艳青被拉回了现实,她火速关掉影碟机,面无表情地盯着走进来的人,那人忽然有种坠入冰窖的感觉,忍不住哆嗦了一下,连忙恭恭敬敬地汇报工作,“大小姐,我们在新街的地盘被龙虎帮抢走了,您看我们是不是夺回来?”

    黑炎门和龙虎帮的争斗由来已久,但真正被激化,还是这一次阿哲和龙虎帮的人火拼,阿哲被抓之后,龙虎帮趁机夺走了新街,让黑炎门损失了一笔,这笔账,当然也要算在叶兆贤和陈敏茹那对践人身上!

    苏艳青冰冷的目光毫无波澜,“不必了,新街就送给龙虎帮吧,我会亲自跟高天虎谈一谈。”

    黑炎门这次损失惨重,除了苏哲,还有几个堂主也被抓进了监狱,如果再跟龙虎帮争执不休,只会给他们掠夺的借口,她要打出和谈的旗号,跟龙虎帮和平共处,为休养生息争取时间。

    小弟应了一声,退了出去。

    苏艳青用匕首将光碟狠狠划破,黑眸中的暴戾令人不寒而栗,她冷冷地笑,叶兆贤,既然敢背叛我,就要付出背叛我的代价!还有陈敏茹,你们一个都别想逃!

    或许是因为仇恨蒙蔽了理智,或许是因为“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苏艳青丝毫没有考虑到底是谁将这盘光碟邮寄给她,当然,就算她追查,也肯定查不到纪云卿的身上。

    日子风平浪静,纪云卿悠哉悠哉的等待,一切都在按照她预料的方向发展,要不了多久,陈敏茹就要倒大霉了。

    这一天,陈敏茹很倒霉,跟几个贵妇人逛街的时候,被一个小偷抢走了手提包,不光丢失了银行卡,还弄丢了手机,东西倒是不贵重,只是补办起来却很麻烦。

    好在,总有一件让她高兴的事情,高乔科技的股票一路上涨,CEO岳磊在媒体上表示收购案和谈已经进入到最后阶段,高乔科技很快就要与万星娱乐签订协议。

    回家之后,管家交给她一封信,说是一名陌生男子让他转交的。

    陈敏茹心生好奇,拆开一看,居然是叶兆贤写给她的,叶兆贤说,苏艳青已经开始怀疑苏哲坐牢是有人在背后搞鬼,他现在不方便用手机跟她联络,所以用这种最原始的方式联系她,他还约她明天在酒店见面,商量下一步该怎么办。

    陈敏茹跟叶兆贤夫妻多年,分辨得出,这确实是他亲手所写,所以并没有怀疑,思考了一下,还是决定赴约,毕竟叶兆贤对于她来说还有利用价值。

    另一边,叶兆贤收到了陈敏茹发来的短信,“老公,我想跟你谈点事情,明天老地方见,不见不散。”

    次日,银河酒店。

    叶兆贤避开苏艳青的手下,驱车来到银河酒店,开好房之后,等了半个多小时,陈敏茹还没有出现,他并没有放在心上,反正跟她约会,她总是迟到,他索性洗完澡,躺在*上休息。

    却说陈敏茹,正打算出门赴约,纪文光突然从公司打开电话,“敏茹,你赶紧去机场,宛华回来了。”

    陈敏茹吃惊不已,“宛华回来了?她怎么没有提前告诉我们?”

    纪文光声音颇为无奈,“宛华的性子,你又不是不清楚,要不是钦羡刚才从国外打来电话告诉我,我还不知道她今天抵达应城。你赶紧去机场接她,她的飞机还有一个小时就到了。”

    “好好,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把她接回家的。”结束通话之后,陈敏茹无比郁闷,纪宛华啊纪宛华,你既然都定居国外了,还回来做什么!

    说起这个纪宛华,陈敏茹对她是一点好感都没有,反而有一肚子怨气。

    好了,现在不能跟叶兆贤约会,还要自讨苦吃地弄回来一个扫把星。

    陈敏茹恼恨不已,想要打电话通知叶兆贤约会取消,可又担心他的手机被苏艳青窃听,发现他们俩有私情,只得作罢。反正叶兆贤不是笨蛋,她如果超过两个小时没赴约,他应该能猜到事情有变。

    叶兆贤等着等着就睡着了,迷迷糊糊间,听到有人按门铃,他睡眼惺忪地爬起来,走到门口打开门,看也没看门外的人,开口抱怨道,“你今天也太慢了,我已经等你一个多小时了。”

    “是吗?”冰冷熟悉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叶兆贤猛然清醒,脑中迅速闪过数个念头,脸上却丝毫没有流露,笑了笑道,“是啊,艳青,你也太慢了,我差点以为你没有看到我给你留的小纸条呢。”

    苏艳青漂亮的脸上一片冷漠,她清冷的视线在他身上扫过,白色浴袍微微敞开,露出他结实的胸膛,她唇角微微一勾,声音冰冷至极,“我也差点以为,你真的给我留了什么小纸条。”

    叶兆贤心里一紧,伸出手臂揽住她的腰,柔声道,“我就是看你最近心情不好,所以想约你到这里放松放松……”

    他一边说话,一边拥着她往房间里面走,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坦诚,好像丝毫不害怕被她发现什么秘密。

    苏艳青只觉得搂在腰间的大掌,就像毒蛇的芯子一样,恶心得让她想吐,她一把握住他的手腕,猛然用力,将所有的愤怒都发泄到里面,力道大得让叶兆贤这样的男人也难以承受。

    他没有甩开她的手,而是咬紧牙关,英俊的面容布满乌云,隐忍着怒火道,“艳青,你到底怎么回事?”

    苏艳青忽地展颜一笑,那笑容很美,令叶兆贤险些失神,她凑近他的耳边,喃喃低语,“你说,我们好了多久了?”

    叶兆贤心里突突地跳,他知道苏艳青的手段,越是笑得灿烂,越是危险,他怀疑她已经知道他跟陈敏茹的事情,心里已然警惕,脸上却浮现怀念的笑容,“五年了,要不是因为你不肯答应我的求婚,你现在就是我的老婆了。”

    “你的老婆?”苏艳青轻声低喃,眼中闪过一抹诡异的笑,“你的老婆不是陈敏茹么?”

    “她只是我的前妻……”叶兆贤话还没说完,脖子间一凉,一把匕首已经紧贴在他肌肤上,只要微微一用力,锋利的刀刃就会割破他的喉咙,他神色一变,沉声道,“艳青,你不要激动,有什么话,我们好好说。”

    “可惜啊,我已经没什么话想跟你说了。”苏艳青把玩着匕首,在他喉咙上比划,似乎在思考从哪里下手比较好。

    “艳青,你别这样,有什么问题说出来,我们慢慢解决好不好?”叶兆贤紧张得后背直冒冷汗,她的手稍稍一用力,匕首划伤了他的皮肤,尖锐的疼痛立刻袭来,血珠子迅速从伤口冒出,顺着脖颈往下流。

    苏艳青低声笑,笑声就像从地狱深处传出,阴沉得令人战栗,噬骨的寒意钻入他的骨头,恐惧如野草一般在心底滋生。她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声音沉沉地问,“你知道背叛我的下场吗?”

    “艳青,你冷静一点!”叶兆贤额头冒出冷汗,一颗一颗滴落在地毯上。

    苏艳青轻声笑,冰冷的匕首在他脸颊上油走,她温热的呼吸喷洒在他脖间,脖子上立刻冒出一层鸡皮疙瘩,突然,她猛地张开口,狠狠一口咬在他的大动脉上!

    “啊——”惨叫声划破房中的寂静。

    镜子里,一个身着红衣的女人紧紧抱着一个身着白色浴袍的男人,女人俯首在男人脖颈间,用力地啃咬,鲜血喷薄而出,男人疯狂地挣扎,痛苦地嚎叫,女人左手一动,匕首飞快地割开了他的喉管,痛苦的嚎叫声戛然而止,消失在黑洞洞的喉管里。

    男人绝望地睁大眼睛,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鲜血染红白色浴袍,因为窒息,他的嘴巴张得很大,用力地呼吸,空气却从断裂的喉咙跑掉,根本没有办法进入肺部。他的眼珠子越来越突出,布满了血丝,生命力缓缓流逝。

    女人不会让他死得这么轻松,再次动作,锋利的匕首狠狠刺入男人的胸膛。

    男人的身体急剧抽搐,眼中的光彩越来越暗,女人眼睛眨也没眨,飞快地抽出匕首,移到他小腹下面,手起刀落,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带着鲜血滚落到地毯上。

    “背叛我的男人,我要让他下辈子做太监。”女人咬着男人的脖子,说出最后一句话。

    男人挣扎的动作越来越微弱,最后彻底静止,鲜血滴答滴答流淌,而女人猛然抬起头颅,阴冷的视线望着镜中的自己,白希的脸颊上染满了鲜血,有种残忍到极致的美。

    她双手一松,男人扑通一声栽倒在地毯上,白色浴袍早已被鲜血侵染,如同泡在血水里一般。

    苏艳青面无表情地扔掉匕首,走进浴室,打开淋浴,冰冷的水流从头顶洒下,冲刷掉她身上的鲜血,却洗不掉她满身的罪恶。

    等她换好衣服出来,叶兆贤的尸体已经被人弄走了,地毯也换了新的,就连空气里的血腥味也已经被空气清新剂驱散,一切都很正常,就如这里从来没有发生过命案。

    叮——

    电梯来了。

    戴着墨镜的苏艳青走进电梯,手机突然响了。

    “大小姐,那个男人怎么处理?”

    苏艳青唇角微扬,“喂狗。”

    背叛她的男人,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

    至于那个贱女人,那就要看她的心情了。

    本来,她已经计划好,派人抢走陈敏茹的手机,用她的手机发短信给叶兆贤,将叶兆贤骗到酒店。同时以叶兆贤的名义,将陈敏茹也骗过来,渣男贱女一起收拾,不知陈敏茹运气好,还是早有提防,居然躲过一劫,那她就换一种玩法好了。

    想到有趣的事情,苏艳青那双阴鸷的眸子燃起兴奋的火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娇妻凶悍,总裁小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笑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歌并收藏娇妻凶悍,总裁小心最新章节